还珠格格续集
27

    乾隆知道小燕子回宫了,匆匆忙忙问了一下经过,听到小燕子受了好多委屈,真是又惊
又怒。一方面传旨严办杜老板夫妇,一面就带着令妃和尔康,迫不及待的赶到漱芳斋。
    “气死朕了!气死朕了!”乾隆一看到小燕子,就气呼呼的嚷着:“哪有这么坏的人,
偷了你的东西,扣了你的人,还打伤你,不给你东西吃,逼你做苦工!北京城里,居然有这
种丧心病狂的匪徒!朕恨不得马上把他凌迟处死!小燕子,你放心,朕已经传令下去,立刻
追查那个坏蛋的各种罪证,一定帮你出这口气!”
    小燕子看到乾隆进来,就有些心虚,一副准备挨骂的样子。听到他这样说,实在是意外
极了,一对眼睛睁得大大的。
    令妃走过来,怜惜的看着她,拉着她的手,拍着说:
    “哎,怎么会遇到这样的事?可怜的小燕子,就这么几天,人都瘦了一大圈!可想而
知,受了多少苦!好了,好了!总算回家了!以后、再也不要这样任性了!你这一走,大家
都急得魂不守舍了!你的皇阿玛,几夜都没睡好!每天都在念叨着你!”
    小燕子怔了,依旧睁着大大的眼睛,一句话也不说。乾隆困惑的问:
    “你怎么了?吓傻了?见到皇阿玛,还不高兴吗?怎么一句话都不说呢?”
    小燕子终于嗫嗫嚅嚅的开了口:
    “我以为……我以为……”
    “以为什么?”
    “我以为,我又闯祸了,打了侍卫,跑出皇宫,几天几夜都没回来……皇阿玛一定好生
气,看到了我,肯定会把我大骂一顿,再想办法处罚我!可是,皇阿玛都没有骂我,还要帮
我出气……我简直不相信啊!”小燕子说着,就热泪盈眶了。
    乾隆盯着小燕子,清了清嗓子:
    “哼!你不要以为朕不生气,你出走,朕当然生气!可是,朕也很担心!在‘生气’和
‘担心’两者并存的时候,担心就比生气来得多了!”说着,就走过去,仔细看她,柔声的
说道:“听说你被那两个混帐东西,折腾得满身是伤,朕料想,你也得到很多教训了!你
看,在亲人身边,你虽然有时候会受点委屈,可是,大家是疼你的,动机是善意的!谁也不
想真正伤害你!到了外面,你碰到的人就不一样了!”
    小燕子垂下头去,心悦诚服的说:
    “我知道了,我都明白了!”
    “明白了就好!”令妃就接口说:“你弄得惊天动地,宫里乱成一团,宫外也乱成一
团,整个御林军都出动了,城里城外到处找你!”
    “以后不敢了嘛!”
    永琪就急忙上前,生怕乾隆说多了,小燕子又吃不消。
    “皇阿玛!小燕子回来了,就是皆大欢喜了!虽然受了一些苦,好在没有大碍!儿臣担
心的,是老佛爷那儿,不知道还会不会追究?”
    乾隆一听到太后,就头痛了,皱了皱眉头,说:
    “小燕子今天先休息!明天一早,去慈宁宫请罪!”
    尔康急忙往前一步,很理性的说道:
    “臣认为不妥。老佛爷已经知道小燕子回来了,如果不去慈宁宫叩见老佛爷,恐怕更要
背负不敬之罪,老佛爷会越想越气,不如马上去慈宁宫请罪!”
    小燕子听到要去慈宁宫,脸色立刻一变,身子一退:
    “我不去!我怕老佛爷,她肯定要罚我……我不去!”
    紫薇走上前去,握住她的手,给她打气:
    “我跟你一起去!”
    “皇阿玛!就怕老佛爷不肯原谅,那要怎么办?”永琪着急的说:“小燕子身上还有
伤,实在不能再关暗房,受处罚了!”
    乾隆一叹:
    “这一关总要过的,这样吧!朕陪你们一起去!”
    结果,乾隆带头,永琪、尔康、紫薇簇拥着小燕子,大家来到慈宁宫。
    这次,小燕子自知理亏,乖乖的跪下了:
    “老佛爷,小燕子来请罪了!”
    太后扶着晴儿,眼光扫了大家一眼,再威严的看着小燕子,脸上,一点笑容都没有,语
气尖锐的说:
    “请罪?我看,这么多人陪着你来,是来帮你‘壮声势’吧?”
    乾隆马上赔笑说道:
    “小燕子这次出门,受了好多苦,被两个坏人绑架,扣在店里做苦工,这才没有及时回
来!其实,她一出门就知道错了……”看小燕子,猛递眼色:“是不是?”
    “是……是。”小燕子咽了一口口水。
    “是吗?”太后不信地说道:“那么,你为什么要‘出门’去?还打伤了两个侍卫?你
不是最爱奴才吗?为了出门,你不惜出手伤人,这样‘不择手段’?为什么?”
    小燕子大惊,怎么?把人打伤了?她立即急急的说道:
    “不折手断?我没有把侍卫打得‘不折手断’呀?”她张大眼睛问:“难道,他们的手
断了?怎么这样脆弱?我觉得我出手很轻,只是把他们逼开而已,真的不知道那么严
重……”就关心的追问道:“是哪一个的手断了?断了几只手?”
    紫薇、尔康睁大眼互看。永琪急得不得了。乾隆又是皱眉,又是摇头。
    太后一脸惊愕,听都听不懂:
    “你在胡扯些什么?谁告诉你侍卫的手断了?”
    “是老佛爷您说的呀!他们‘不折手断’了!”
    晴儿总算明白了,忍不住微微一笑。
    太后瞪大了眼睛,气得脸色发青,挥挥手说:
    “算了算了!我看我跟你是话不投机,我说的话,你听不懂,你说的话,我也听不懂!
这个‘请罪’,也不必了!”就看乾隆,有力的说:“皇帝,你跟我有一个约定,不知道还
珠格格这次的离家出走,算不算是‘犯规’呢?”
    乾隆一震。还来不及说话,永琪脸色一变,往前一迈,就跪在小燕子身边了。
    “老佛爷!永琪有话要说!”
    “你说!”太后怔了怔。
    永琪抬头看着太后,眼神坚定,语气恳切而坚决:
    “永琪知道,老佛爷给了一个期限,要小燕子改善所有的毛病。这次小燕子出走,就是
被这个事情逼走的!在小燕子失踪的这段时间里,我已经仔细的想过。小燕子的问题,出在
她根本不是一个格格,她做不到老佛爷对于‘格格’所定下的条件!但是,她在我的心目
里,是完美无瑕的!今天,想娶小燕子为妻的,是我。如果老佛爷不能够放宽对她的要求,
那么,请废掉她‘格格’的身份、让她去做一个普通的老百姓!免得她一天到晚,被这些她
学不会的功课压垮!至于我,只好跟她一起做个平民!‘阿哥’的身份,我也不要了!”
    永琪这一篇话,说得慷慨激昂,语气铿然。
    大后大震,不禁一退。乾隆也大震,目不转睛的看着永琪。
    小燕子也震动极了,不敢相信的看着永琪。
    紫薇和尔康,感动得一塌糊涂。尔康看着紫薇,觉得永琪把他要说的话,抢先说了。就
实在按捺不住,拉住紫薇一起上前,跪在永琪和小燕子的身边。
    尔康就抬起头来,不胜感慨的说道:
    “老佛爷!我和五阿哥,深有同感。今天,五阿哥说了他心里的话,我心里的话,也不
能不说了!我们都知道,在宫廷中,我们四个,都犯了宫中大忌!不该忘情,不该有情!可
是,人生,就有许多‘不该发生’却‘偏偏发生’的事!我们无法克制自己的感情,由相遇
到相知,由相知到相许!既然相知相许,彼此在对方眼中,都是完美的!如果在老佛爷眼
中,不那么完美,也请老佛爷看在我们的一往情深上,成全我们!如果不能成全我们,那
么,就放掉我们,让我们离开皇宫,去找寻自己的天空吧!”
    尔康说完、磕下头去。永琪、小燕子、紫薇就跟着磕下头去了。
    太后睁大眼睛,闻所末闻,惊愕得不知所措了。
    乾隆好震动的看着这两对小儿女,也惊得不知所措了。
    晴儿再也忍不住了,用袖子擦了擦服角,笑着拉了拉太后的衣袖。她深深的吸了一口
气,清清嗓子说:
    “老佛爷,皇上!我是一个局外人,听了五阿哥和尔康的话,我好感动,不知道你们觉
得怎样?中国虽然是个讲究礼教的国家,但是,写情的诗句,却是车载斗量!‘在天愿作比
翼鸟,在地愿为连理枝’,好美!‘两情若是久长时、又岂在朝朝暮暮’,好美!‘愿我如
星君如月,夜夜流光相皎洁’,好美!‘衣带渐宽终不悔,为伊消得人憔悴’、好美!那么
多美好的诗句,仍然抵不过我们眼前的四个人!老佛爷,你不觉得他们好珍贵吗?你不会为
他们骄傲吗?”
    太后震动的看着晴儿,困惑了。
    “是吗?”
    晴儿拼命点头,两眼发光,热烈的说:
    “是!老佛爷,我一直觉得,咱们皇宫里,什么都有,就是少了几分‘人情味’。这
‘人情味’三个字,可以分开来用,变成‘人、情、味’!是‘人’的世界,‘情’的天
地,和‘有味道’的人生!自从这次回宫,见识到他们四个这份感情,这才觉得,我们宫
里,也有‘人情味’了!”
    紫薇惊讶的看着晴儿,此时此刻,忘记了所有的醋意,对晴儿真是折服得五体投地。尔
康没料到晴儿这样帮忙,而且,句句发自肺腑,对晴儿感激之心,更是深刻了。小燕子这个
人,是别人对她一分好,她就想回报十分的,看到晴儿三番两次的帮她,恨不得跳起身来,
给她一个大大的拥抱。永琪当然也是又感激又感动。就连乾隆,也深深的动容了。大家都被
晴儿的话震撼了。太后看看众人,觉得被这年轻的一代,弄得晕头转向了,不禁又疑惑的问
了一句:
    “是吗?”
    晴儿就诚心诚意的喊:
    “老佛爷,君子有成人之美!你再不成全他们,连晴儿都会跟他们一起心碎了!”
    太后看着晴儿,有些举棋不定了。乾隆见太后意思活动了,机不可失,就一步上前,大
笑着说:
    “哈哈哈哈!皇额娘,我们认输吧!这些孩子们,一个比一个厉害,我们那些老古董,
那些礼教规矩,就暂时收起来吧!免得传出江湖,说我们母子,连‘天长地久’‘儿女情
长’这种普通成语都不懂,那还有什么资格,要求他们学成语!不如大家一起去‘不折手
断’吧!”
    太后被打败了,看着四人,一句话都说不出来了。
    乾隆就对尔康、永琪使眼色。
    尔康、永琪会意了,急忙拉着紫薇和小燕子,四人磕下头去,齐声谢恩:
    “谢老佛爷成全!谢皇阿玛成全!”
    太后目瞪口呆,完全不知道该怎么应付了。
    这晚,在漱芳斋里,人人忘形了。
    为了“一家人”又团圆了,为了逃过太后的责罚,为了乾隆的了解,还为了种种种种的
喜事,漱芳斋摆了一桌子酒席,含香也被邀来参加。小燕子一高兴,什么都不管了,把明
月、彩霞、小邓子、小卓子都按进椅子里,强迫他们一起喝酒。她欢天喜地的笑着,不断向
每个人举杯:
    “哇!我太幸福了!又跟你们坐在一起,又有这么多好东西可以吃!还有酒喝,不要劈
柴,不要擦地,不要洗棋子……没有母夜叉拿鞭子守着我……哇!我真的太幸福了!紫薇!
干杯!尔康,永琪,含香,金琐……大家干杯呀!”
    大家围桌而坐,看到小燕子如此,都笑得好开心。
    “干杯!”大家欢呼着。干杯的干杯,倒酒的倒酒。
    紫薇浅尝了一下,就放下杯子。
    “我只喝一点点,上次醉过一次,绝对不能再喝醉!”
    尔康心里石头已落地,太快乐了,鼓励的说:
    “没关系!我守着你,不会让你醉!这次喝酒,跟上次的心情完全不一样,你不会醉
倒!”
    “谁说?我已经醉了!”紫薇甜甜的笑着。
    永琪用手压住小燕子的杯子,笑看她,简直不知道该把她怎样捧在手心里才好。
    “小燕子,你多吃一点东西,少喝一点酒!身上有伤,怕酒对伤口不好!”
    “我要喝!我哪有什么伤口?我太开心了……真想大醉一场!”
    “你让她喝,没有关系,只要不喝得大醉!那些伤,已经上过药了。喝酒没关系!”含
香笑着对永琪说。
    “你看!”小燕子胜利的嚷:“我们的女大夫都这么说了!你就不要拦我了!”她看看
含香,又觉得遗撼起来:“我们今晚,还差一个人,如果师傅可以参加,一起喝酒,那样的
人生,才有‘色香味’了!”
    “是‘人情味’,你怎么变成‘色香味’了?”永琪笑着。
    “哈哈!”小燕子大笑:“我看着一桌子鸡鸭鱼肉,心里只能想起色香味!”
    “也说得通!”紫薇接口,“色、香、味的意思是说,‘彩色缤纷’的世界,‘芳香弥
漫’的天地,‘五味俱全’的人生!尤其,我们有含香,一屋子香味,更是色香味俱全了!”
    大家都笑了,真是高兴得不得了。小燕子就看着大家说:
    “你们知道吗?我陷在那个牢笼里的时候,改写了陈子昂的诗!如果陈子昂地下有知,
说不定给我‘气活了’!”
    “什么叫作‘气活了’?”
    “活人会被‘气死’,死人只好‘气活’!”
    “你还会改诗?说来听听看!”尔康很感兴趣的说。
    “那一天,我夜里作了一个梦,梦到鸡鸭鱼肉,蹄膀,什么都有!醒来一看,什么都没
有!真是,……”她摇头晃脑的念:“前不见蹄膀,后不见烤鸭,念肚子之空空,独怆然而
涕下!”
    大家听了,又是心痛,又是笑。永琪急忙挟莱给小燕子。
    “蹄膀,烤鸭……都有都有!”
    大家开心的笑。唯独含香,落寞起来,闷不开腔的喝了一杯酒。
    金琐和几个宫女太监,有些心不在焉,不住回头观望。金琐不安的说:
    “我看,你们大家好好的喝酒,我去守门!万一老佛爷心血来潮,又来抽查一下,我们
不是糟了吗?”
    彩霞急忙跳起来:
    “我去!我去!”
    “我去!我去!”小邓子、小卓子、明月、彩霞就都跳了起来。
    尔康把大家都拦住。说:
    “没关系!今晚,真的没关系!外面,我已经布署好了。许多侍卫守着呢!何况,我认
为,皇上心里有数,今晚漱芳斋会没大没小,所以,没有一个人会来阻扰我们的兴致了!毕
竟,这场欢聚,代表的是一个有‘人情味’和‘色香味’的人生!”
    小燕子举杯,欢呼道:
    “为这样的人生干一杯!”
    大家哄然响应,举杯相碰。含香又一口喝干了杯子。
    紫薇看看含香,伸手压住她的杯子,轻声说:
    “谁都可以醉,你不能醉!”
    含香凄然微笑,说:
    “谁都可以不醉,我可以醉!你们不醉,可以看到醉里的人,我醉了,才能看到他!让
我醉吧!”
    紫薇愣了愣,心中油然涌上一股恻然的情绪。
    正在这时,门上传来轻轻的敲门声。大家惊跳起来。尔康立刻警觉的一窜,窜到门边
去,把门开了一条小缝,看了看,就立刻把门大大的打开,惊喜的喊道:
    “我们有贵客!彩霞,赶快添碗筷!”
    大家一看,来人不是别人,正是大家感激万分的晴儿。
    “晴儿!”小燕子惊喜的喊:“快来跟我们一起喝酒!你是我们的恩人,我们的救星!”
    晴儿跑过来,看了一眼,笑嘻嘻的说:
    “我好羡慕啊!你们有这么盛大的宴会!我真的很想参加,想得不得了!可是我只能待
一下下!我来告诉你们一声,皇上和老佛爷恳谈了一番,老佛爷已经把‘三个月’的成命收
回了。所以,你们不用再担心了,病痛快快的喝酒吧!”
    永琪双眼发光。快乐得要飞上天空去了。他就对晴儿一揖到地,感恩不尽地说:
    ”晴儿,大恩不言谢!“
    尔康也一揖到地,看着晴儿,心里五味杂陈,嘴里喃喃的说:
    “我……简直不知道该对你说什么!”
    晴儿看着两人,眼里也闪耀着光彩,声音诚恳而真挚:
    “什么话都不要说!只是,好好的爱护你们身边的人!你们知道吗?我一直在想,你们
活得这么轰轰烈烈,拥有这么灿烂的人生,相形之下,我觉得自己的生命太贫乏了!简直嫉
妒死你们了!”
    紫薇看了晴儿一眼,就满满的斟了两杯酒,拿到晴儿面前去。她深深的看着晴儿,眼里
充满了热情和欣赏,诚心诚意的说:
    “晴儿!不瞒你说,我对你的感觉真是复杂!好几次,希望有个机会跟你深谈。可是,
每次我们都在很奇怪的情况下见面,就是有话,也没有机会说!现在,我长话短说……这个
皇宫,带给我的震撼真多,但是,最震撼我的,是你!你超越了我们的喜怒哀乐,把我们变
得那么渺小!我才嫉妒你!嫉妒你的才华,也嫉妒你的潇洒!”
    晴儿也深深的看着紫薇,两个人就彼此深深的,深深的打量着。
    尔康看着这两个姑娘,心里漾着奇异的感觉,震撼了。
    大家看着这一幕,都有些看呆了。紫薇就继续说:
    “我答应过皇阿玛,不再喝酒,今天为你破了誓言,我敬你一杯!千言万语,尽在不言
中!”她递给晴儿一杯酒,自己一仰头干了杯子。
    晴儿举起杯子,也爽气的一仰头,干了。晴儿就把紫薇拉开了两步,说:
    “紫薇……有句悄悄话要跟你说!”就俯在紫薇耳边低语道:“我从来没有想抢走尔
康,更不想介入你们之间!我也有我的骄傲,了解了吗?”
    这句话只有紫薇听到,大家看到她们两人说悄悄话,都迷惑着。尔康尤其紧张。
    紫薇听了,脸孔蓦然绯红,眼睛却更加闪亮了。
    晴儿就走到桌边,嚷道,
    “我要敬你们大家一杯酒!”她倒满杯子,对大家举杯,笑着:“干杯!”
    大家就欢呼起来:
    “干杯!”
    大家都干了杯。含香更是一饮而尽。
    小燕子太快乐了,就手舞足蹈的唱起歌来。一屋子的人,全部高兴得神彩飞扬。晴儿看
着这样的一群人,完全融化其中了,恨不得留下来和大家一起醉,但是,她知道自己不能多
待,只得依依不舍的去了。
    晴儿来了这一趟,漱芳斋里的人,更加欢欣了,连紫薇都放开了矜持和顾忌,开怀畅饮
了。大家喝得不亦乐乎,这里面,只有含香,是“酒入愁肠,化作相思泪”。
    结果,当维娜吉娜把含香带回宝月楼的时候,她已经步履蹒跚了。
    走进宝月楼的大厅,含香就惊见乾隆从油灯的光影下走了出来。
    含香正满心想着蒙丹,骤见乾隆,不禁一震。乾隆温柔的看着她,问:
    “你去了哪里?”他闻了闻:“你喝了酒?在哪儿喝的?”他立刻明白了:“漱芳斋?
那几个孩子,又忘形了。对不对?”他好脾气的,自说自话的微笑着:“让他们忘形吧!或
者,我们也应该忘形一下!”说着,就伸手去拉含香的手。
    含香一挣,脚下一个踉跄,差点跌倒,乾隆一扶,她就跌进他的怀里。
    乾隆拥着含香,见她双颊嫣红,不胜酒力,醺然薄醉,芬芳扑鼻,不禁动情。
    两个回族女人忙着想把含香扶起来。乾隆对两个女佣吼道:
    “你们下去,这儿有朕!”
    两个回族女子,不敢不从命,非常不安的退了下去。
    乾隆就把含香一把抱了起来,放在地毡上的靠垫堆里。含香挣扎着,从靠垫堆里站了起
来,惊惶的说:
    “皇上!请不要!”
    “不要什么?”
    “不要碰我!”
    “你让朕软玉温香抱满怀,又让朕不要碰你?”乾隆深情的凝视她:“香妃,朕最近被
那几个孩子传染了,心里汹涌澎湃着一份热情,急于找一个对象宣泄!说实话,你就是那个
对象!不知道为什么会对你这么着迷,对你这么丢不开,忘不掉!这么多年以来,朕没有对
任何一个女人狂热过,你燃起了朕所有沉睡的感情,让朕重新回到年轻的时代!”
    含香后退,直到身子靠着墙壁。
    “不要……皇上,不要对我这样,我不值得!”
    “你值得!你的美丽,你的冷漠,你的青春,你的异国情调,你的芳香……全部汇合起
来,变成一股强大的吸引力。朕不得不承认,是被你征服了!从来没有一个时候,朕这么希
望,自己能够变得年轻一些,使朕配得上你!”
    含香好痛苦,害怕的看着乾隆,拼命往后退缩,已经退无可退。
    “不要再抗拒朕了!把你自己放松一点,接受朕,好吗?”
    乾隆说着,就用力把她一拉。她站不稳,再度摔进他怀里。乾隆就俯头,想去吻她。两
人拉拉扯扯,又滚倒在靠垫堆里。含香大惊,拼命挣扎。
    “放开我!放开我!你答应过我,不勉强我……”
    乾隆根本不回答,只是紧紧的箍着她的身子。
    含香急得不得了,什么都不顾了,她伸手摸着靠垫和地毡底下,摸出一把匕首。倏然之
间,她抽出匕首,对着乾隆用力一挥。
    匕首寒光一闪,“唰”的一声,把乾隆的衣袖划破,乾隆手腕上立刻现出血痕。
    乾隆这一惊,真是非同小可。他直跳起来,“砰”的推开她,瞪大眼睛,不可思议的说:
    “你藏了一把匕首?你想杀了朕?”
    含香颤抖着,语不成声:
    “我……我……我没有路可走了……我……”
    含香说着,就飞快的举起匕首,对自己胸口刺去。
    乾隆迅速的一脚踹去,含香的匕首脱手飞去。乾隆手腕上的血,滴落下地,他赶紧握住
伤口,非常震撼的说:
    “你准备了匕首,不是想杀朕,就是想自杀……进宫这么久了,你还是这样?”
    这时,听到声音的侍卫太监,一拥而入,七嘴八舌的喊:
    “万岁爷……怎么了?什么声音……”
    乾隆立即把受伤的手藏到身后,大声喝道:
    “没有叫你们,怎敢闯进门来?滚出去!”
    “喳!喳!喳!”大家赶紧退出。
    乾隆就对含香命令的说道:
    “去把房门关好!”
    含香惊惶的关好房门。
    乾隆卷起袖子,察看了一下伤势,抬眼看着含香,命令的说:
    “你还不赶快把医药箱拿来!你的医术,朕信得过!上次紫薇病得快死掉,你都能救活
她!赶快拿金创药止血药来,先用那块丝巾绑住手腕上面,把血止住!”说着,就坐进椅子
里。
    含香如同大梦初醒般,这才赶快行动。先用丝巾,用力绑住乾隆的上手臂。再奔进里屋
去,拿了医药箱出来,跪在乾隆身前,开始帮他上药包扎。
    乾隆凝视着她忙碌的手,凝视她黑发的头,一语不发。
    终于,伤口包扎好了。含香抬头看着乾隆,脸色苍白如死:
    “对不起,皇上!”
    乾隆定定的看了她一会儿。正色说:
    “朕要问你一句话,你真的要置朕于死地吗?”
    含香拼命摇头,泪水跟着滑下。
    “不!不!不……我不要……我不要……我真的不要……”
    乾隆就伸手,一把把她的头压在自己胸口,柔声的说:
    “那就好了!什么都别说了。以后,身边不许放武器!今天的事传出去,连朕都不能保
护你!这件事,你知我知,再也没有别人知道!明白了吗?连对小燕子和紫薇,都不可以
说!答应朕!”
    含香拼命点头。
    “只要你露出一点口风,给太后知道,或是满朝文武知道,这‘弑君大罪’,你都必须
处死!就算你不怕死,你爹和你的族人,大概全部会牵连进去!这是要诛九族的事!你知道
利害了吗?”乾隆严重的说:“快答应朕,你绝对不告诉任何人!”
    “可是……可是……”含香颤抖的说:“你手腕上有伤,怎么瞒得住?”
    “那是朕的事!”
    含香凝视乾隆,泪眼凝注:
    “我不说!跟任何人都不说!”
    乾隆松了口气,在她的头发上,印下一吻,把她放开了,故作轻松的一笑:
    “不要担心,只是一个小小的伤口,过两天就好了!不过,你要忙一点,换药是你的
事!”
    说完,他就站起身子,若无其事的出门去了。
    含香虚脱般的倒进靠垫堆里,用手蒙住了脸。
    ------------------
  文学殿堂疯马  扫校
    由著名的晓军做再次精心校对

上一页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