还珠格格续集
26

    小燕子骑着马,一阵狂奔,奔到了会宾楼前面。大喊:
    “柳青!柳红!师父……快来啊……”
    柳青、柳红和蒙丹奔出大门,看到小燕子,大家又惊又喜。叫着:
    “小燕子!小燕子……你来了,你总算来了……”
    小燕子已经筋疲力尽,头昏眼花,再也支持不住,从马背上滚落下来。柳红急忙上前,
一把托住了她。小燕子倒在柳红怀里,气喘吁吁,脸色苍白的说:
    “有个大公狼……还有个大母狼……在追我……快去帮我报仇……”
    她一句话没有说完,眼前一黑,就力尽的厥过去了。柳红大惊,抱任她急喊:
    “小燕子!小燕子!小燕子……怎么满脸是伤?怎么这样惨?”
    “快抱进客房里去!”蒙丹说。
    柳青当机立断:
    “柳红,你们照顾她,我去给学士府送个信,告诉福大人,小燕子找到了!免得他们还
在城里城外到处找!”
    “是!”柳红抱着小燕子进房去。
    柳青又不放心的问:
    “她说有什么公狼母狼的是什么玩意?”
    “你快去!管他公狼还是母狼,有我!”蒙丹说。
    柳青就赶紧奔去学士府送信了。
    片刻以后,永琪和尔康已经得到了消息,两人匆匆忙忙的赶到了会宾楼。只见小燕子躺
在床上,脸上青青紫紫,都是伤痕,手腕上有绳子的勒痕,手臂上还有鞭痕。柳红说,已经
检查了小燕子,身上全是鞭痕和瘀伤。所幸没有伤筋动骨,已经给她擦了跌打损伤膏。永琪
和尔康震惊极了,永琪更是心痛得不知道该怎么办才好。正在谈论间,小燕子悠悠醒转,眼
睛一睁,就大叫着跳起身子:
    “你这个母夜叉,母大虫,母老虎,母妖怪……我跟你拼了……”
    她一面喊,一面双手乱舞,永琪急忙扑过去,紧紧的握住了她的手。喊:
    “小燕子!是我!是我……是永琪!是我啊……”
    小燕子这才发现,握住自己的,竟然是永琪。她睁大眼睛,不敢相信的看着永琪,像是
作梦一样。呐呐的问:
    “永琪?永琪?”四面看,就看到尔康、柳青、柳红、蒙丹的脸。大家都围着床,关切
的,紧张的看着她,她惊喜交集,热泪盈眶,高兴得口齿不清了:“你们都在这儿?我……
我……”
    “小燕子,”尔康急急的问:“你碰到什么事了?怎么全身都是伤?”
    永琪用双手把她的手紧紧的阖着,心痛而着急的说:
    “小燕子!看着我!”就热烈的盯着她:“你安全了,不要怕,没有人能够伤害你了!
知道吗?你回到我们身边了!”
    小燕子痴痴的看着永琪,忽然有了真实感,一下子就扑进他怀里,痛哭失声了:
    “永琪!你好坏……你害我被人欺负……害我差点死掉……哇!”
    永琪紧紧的搂着她,觉得眼眶湿湿的,喉咙梗着好大一个硬块:
    “是!我好坏,我知道!我已经骂死自己了!这几天,我们找你找得快发疯……谢谢
天,你回来了!我再也不会勉强你了!你回来就好,回来就好……不要哭,什么事都交给我
们……天塌下来,让我帮你撑……”
    大家都眼眶红红的,看着他们。
    小燕子哭了一会儿,抬眼再看永琪。看着看着,越看越委屈,鸣呜咽咽的说:
    “你好狠心……我已经几天汲吃东西了,好不容易有烤鸭吃,你还要我先背诗……”一
边说,眼泪就滴滴答答往下掉:“哪有这么坏……不背诗,就不给我吃东西……”
    永琪听得糊里糊涂,却被她的衰弱和眼泪弄得心都碎了:
    “哪有这回事?不背诗不给你东西吃?好好好……以后都不背诗,再也不背诗了!”
    蒙丹听出一些苗头了,惊问:
    “小燕子,你几天都没有吃东西吗?是不是真的?”
    小燕子拼命点头。柳红睁大眼睛说:
    “怪不得你这么衰弱!还好,我们什么吃的都现成!我去给你弄吃的来!”
    柳红就急急的奔出去了。
    “什么?你几天都没有吃东西?”永琪一瞪眼睛,怒上眉梢:“怎么可能?你不是带了
钱走的吗?到底,你碰到什么事情了?”
    尔康拉了永琪一把。说:
    “你不要急,看小燕子这个样子,她这几天,过得一定非常辛苦!她的故事,恐怕一言
难尽。我们先让她吃饱了,再洗一个澡,换上干净的衣服,再来听她说!现在,她怎么有力
气说呢?”
    “对对对!让她精神恢复一点,慢慢说!反正,是谁惹了她,是谁欺负了她,这人就死
定了!”柳青义愤填膺。
    片刻以后,小燕子已经梳洗干净,换了衣服,坐在桌子前面。桌上堆满了食物,鸡鸭鱼
肉,热汤热饭,应有尽有。小燕子好像饿了几百年似的,筷子也不拿,就用双手撕着烤鸭大
吃特吃,吃得狼吞虎咽,看得大家目瞪口呆。
    “你不要吃那么急,饿久了,应该要慢慢吃!先吃个馒头比较好!”蒙丹说,殷勤的递
上馒头。
    “好像应该先喝一点汤!”永琪急忙盛了一碗汤给她:“来!喝一口汤!慢慢喝,别噎
着了!”
    “不!还是先吃一点清淡的!喝点小米粥!”柳红盛了一碗粥给她。
    “她喜欢吃烤鸭,吃一点也没关系!”柳青撕了一只鸭腿给她。
    “还是先吃一点面食比较好!喏!这是你最爱吃的蒸饺!”尔康把蒸饺挟到她碗里。
    小燕子看着大家,见大家拼命给她添莱添饭,要她吃这个吃那个,想到陷在棋社的惨
状,心里一个激动,放下筷子,伏在桌上,哇的一声又哭了。大家急忙喊:
    “怎么了?怎么了?又哭了?”
    永琪心痛得快死掉,掏出手帕给她,又不住用手拍着她的背脊。哑声的说:
    “我知道你受了好多委屈,受了好多苦!你不要难过……居然几天没吃饭,简直不可思
议!无论是谁,让你受了这些委屈,我一定帮你报仇!你身上的每一个伤痕,我都要让他十
倍百倍的还回来!你放心,我会让他碎尸万段!”
    小燕子抽噎了一阵,抬起头来,看着大家。问:
    “紫薇呢?金琐呢?”
    “她们还不知道你找到了,这些天,为了找你,已经弄得人仰马翻。整个经过,我们再
慢慢告诉你!刚刚,是柳青到了我家,说是要见我!我正在长安街挨家挨户找你,下人一
说,我马上猜到是你有消息了,急忙找到五阿哥,赶到我家。见到柳青,我们就来不及回
宫,先到这儿来看你!”
    “因为我们上次扮作萨满巫师进宫,很多人都认得我们,所以,尔康认为会宾楼最好不
要引人注意!怎么找到你的,我们等会儿再研究一个说法!”柳青补充着。
    小燕子吃了东西,精神好多了,看着大家说:
    “我被一家黑店坑了,那家店的老板和老板娘都会武功,夜里,把我绑在厨房,白天要
我做苦工,不做就打,我打不过他们,怎么逃都逃不掉……”
    永琪脸都绿了,恨恨的问:
    “那家店叫什么?”
    “不知道是‘干车棋社’,还是‘赶车棋社’!”
    大家你看我,我看你。
    “棋社?”永琪扼腕大叹:“我们找了餐馆、小吃店、食品店、旅馆、酒楼、菜馆、客
栈……怎么忘了棋社?”
    “赶车棋社?这个棋社的名字怎么这样古怪?”尔康问。
    永琪苦苦思索,忽然一拍桌子、跳了起来。
    “我两次经过那家棋社,根本没有想到小燕子会陷在里面!‘翰轩棋社’!”
    大家神态一凛,个个摩拳擦掌。
    黄昏时分,杜老板和那个母夜叉正带着手下,在布置被砸坏的棋社,准备重新开门做生
意。忽然,“砰”的一声,棋社大门飞裂而开。杜老板和老板娘一惊回头。
    只见小燕子手里拿了一条九节鞭,拦门面立,阳光在她身后闪烁,她站在阳光的光圈
中,像个复仇女神。嘴里大叫:
    “大公狼,大母狼!小燕子回来了!”
    杜老板看到小燕子,大喜。问:
    “你是不是想通了?回来当我的小老婆?我就说跟了我没错……”
    杜老板话没说完,永琪、尔康、柳青、柳红、蒙丹从小燕子身后,飞窜而出,直奔两人
面前,永琪劈手就给了杜老板一个耳光。杜老板要闪,身后,蒙丹一踹,杜老板闪过蒙丹,
闪不过永琪,被结结实实打了一记。
    “你这个丧尽天良的混帐!你死期到了!”永琪喊着。
    “哪儿来的土匪,敢到这儿来撒野……”
    老板娘大叫,飞身而起,柳红和柳青,一跃上前,堵死了她。柳青一阵连环拳,柳红一
阵连环踢,老板娘武功高强,纷纷闪过,尔康拿了一根大棍子,横地一扫,老板娘跳起身
子,躲过脚下的棍子,躲不过柳青柳红的前后夹击,柳青给她一掌。
    “你这个母夜叉,胆敢欺负小燕子,我要杀了你!”柳青喊。
    老板娘肩上背上挨一掌,柳红又直踢她的面门。
    “我踢死你!”
    老板娘急闪柳红,就结结实实挨了尔康一棍。
    “我要把你宰了!剁成肉酱!”
    老板娘接连挨了好几下,这才知道来人不弱。杜老板大吼:
    “小丫头居然带人来报仇!老太婆,拿出看家本领来,打呀!来人呀!来人呀……”
    打手们一拥而人。两路人马就大打出手。一时之间,屋里桌椅齐飞,刚刚才修好的桌子
椅子,再度遭殃,全部碎裂。杜老板夫妇,虽然武功高强,但是,尔康永琪,比他更强。一
阵恶斗之后,众打手纷纷被摆平,哼哼唉唉的躺了一地。杜老板夫妇极力奋战,但已捉襟见
肘,顾此失彼。
    再一阵恶斗,杜老板和老板娘已经打不过了,两人跃到门口,想逃。大家哪里允许他们
逃走,打的打,踢的踢,挡的挡……终于把夫妇二人制伏了。
    尔康等人很有默契,故意要让小燕子报仇,把杜老板踢到小燕子脚前。蒙丹一脚踩住他
的背,把他死死的压在地上。喊:
    “小燕子!轮到你了!”
    小燕子举起九节鞭,就狠狠的抽过去。一面抽,一面骂:
    “打死你这个癞虾螟!打死你这个黑心鬼!我说过,我会把你切成一段一段,拿去喂
狗!”
    老板娘接着被摔到小燕子脚前。小燕子举起鞭子,劈哩叭啦打过去:
    “大女王!大大女王!尝尝鞭子的味道!我打得你脸蛋开花!”
    杜老板和老板娘,这下尝到滋味了,小燕子鞭鞭不留情,打得两人唉唉叫唤。
    “好了好了!我们认输了!小燕子,就算我们错了……”杜老板求饶的说。
    “小燕子的名字,你也敢叫!”永琪大怒,踩着杜老板,死命一踩。
    “哎哟!哎哟!好汉饶命啊!”杜老板大叫。
    尔康提高声音问:
    “还珠格格,这两个犯人要怎么处理?”
    “还珠格格?”杜老板大惊,睁大眼睛看小燕子:“这是还珠格格?”
    “这个丫头是个格格?”老板娘也不可思议的问。
    尔康很有气势的大声一吼:
    “还珠格格微服出巡,就是听说你们在为非作歹,存心来试探你们的!下棋是多么风雅
的事,你们却用来诈财行骗!格格来了,你们还不知道死期到了,居然胆敢把格格扣在店里
做苦工,打打骂骂,现在,你们要怎么死,就看还珠格格怎么发落!”
    小燕子就声音洪亮的喊道:
    “先把他们绑起来!厨房里有绳子!”
    “是!”大家就大声应道。
    杜老板和老板娘相对一看。杜老板不相信的说:
    “你们是哪条道上的?不要装格格,装大爷了!你们去打听打听,我‘笑面虎杜大爷’
的名号!招惹了我,你们会不得好死!”
    “原来他还有名号!‘笑面虎’?”永琪恨得牙痒痒。
    小燕子一鞭子抽过去,嚷着:
    “我把你打成‘哭脸猫’!”就左右开弓,劈哩叭啦的抽过去,顿时,把杜老板一张脸
打得东一条西一道:“如果你不服气,我还可以把你打成‘哭脸鼠’、‘哭脸癞虾螟’、
‘哭脸狼’、‘哭脸毛毛虫’……”
    老板娘看看情势不对,就放声大喊:
    “救命啊……救命啊……有强盗土匪啊……救命啊……”
    柳青柳红已经找了绳子过来,大家就把两人绑得结结实实。
    老板娘杀猪似的大喊:
    “强盗杀人啊!救命啊……土匪抢劫啊……救命啊……”
    小燕子对着老板娘的脸,几鞭子抽过去:
    “我把你打成‘哭脸母夜叉’、‘哭脸母大虫’、‘哭脸老母狼’……”
    这样一阵大叫和大闹,终于把外面搜人的官兵引进门来。大批的侍卫冲了进来,一阵
“叮铃哐啷”,长剑出鞘:
    “哪个是强盗?官兵在此,赶快投降!”
    永琪大声一吼:
    “看看清楚,我在这里!”
    众侍卫抬头一看,大惊,全部跪落地:齐声喊着:
    “五阿哥吉祥!福大爷吉祥!还珠格格吉祥!”
    老板娘和杜老板这一下吓傻了,彼此互看,脸色惨变。
    尔康就有力的交代:
    “你们赶快把这个棋社每间房间都搜一遍!格格有个包袱,看看在不在这家黑店里?其
他的人,去报请巡城御使李大人,要他立刻过来!”
    “喳!”
    侍卫们立刻行动,进房的进房,出房的出房。
    没多久,小燕子的包袱找到了,御使李大人也赶来了。杜老板和老板娘,这才明白,自
己是真正的栽了。李大人恭敬的向永琪、小燕子、尔康行札。
    “卑职李宗裕失查,让管辖地区有这等不法之徒,请五阿哥,还珠格格,福大爷海涵!
两个人犯,要如何处置?请明示!”
    永琪看小燕子:
    “还珠格格,你要如何处置他们?”
    小燕子想了想,语气铿然的说:
    “我要砍他们的头,灭他们的九族,把他们五马分尸!”
    杜老板和老板娘吓得屁滚尿流,拼命磕头。喊着:
    “格格饶命!格格饶命!”
    “在砍头以前,还要他们做一件事!”小燕子转着眼珠:“这儿是棋社,他们居然让下
棋变成犯罪,太气人了!我要让他们两个,一人吃一盒棋子!马上执行!”
    杜老板和老板娘大惊,磕头如捣蒜。两人不住口的哀求着:
    “格格高抬贵手啊!那个棋子都是石头做的,吃不得!”杜老板哭丧着脸说。
    “格格女王!格格女大王!我们有眼不识泰山,多多得罪了,我给您磕头了!”
    老板娘不住磕头。
    众侍卫早已把棋子拿来。小燕子又叫:
    “等一下!”
    小燕子就跑进厨房里,提了一桶黑糊糊的脏水来,把两盒黑白棋子,倒在脏水里,用棍
子搅拌了一下,说:
    “杜老板,老板娘!奴婢给您两位老人家,做了一桶‘黑白棋子污水汤’,就请您两位
老人家连汤带料喝下去!”
    夫妻二人惨叫出声。杜老板没命的嚷:
    “格格救命啊……小人是癞虾螟,是黑心鬼,是大公狠……格格高抬贵手啊……小人给
您磕头!请您用那个鞭子,抽我们几百鞭都没关系,把我们变成‘哭脸癞虾蟆’也没关系,
只要不喝那个‘黑白棋子汤’……”
    老板娘更是磕头如捣蒜:
    “格格女王!格格女大王……你大人不计小人过,饶命啊……饶命啊……这个什么
汤……吃不得啊……母大虫给您磕头了……”
    “你们黑白不分,给我吃馊水!”小燕子厉声喊:“现在,你们非吃这个‘黑白棋子污
水汤’不可!”
    永琪就大声一吼:
    “格格要他们吃,就吃!马上执行!”
    于是,侍卫们就掰开两人的嘴,强迫的灌“污水棋子汤”。两人哪里吃得下去,又咳又
呛又呕又吐又叫。
    尔康看看已经闹得差不多了,和永琪相对看了一眼,就对李大人说道:
    “好了!吃够了!人犯交给你,先把他们关起来,查明犯了多少案子,再回报!他们扣
押格格,已经是死罪一条!你们务必把人犯看管好,等圣上发落!”
    “是!是!卑职遵命!”
    小燕子这才拿起自己的包袱,抬头挺胸,扬眉吐气。和尔康、永琪、柳青、柳红、蒙丹
一起出门去。
    当小燕子回到漱芳斋,整个漱芳斋就乐翻了。
    小邓子、小卓子看到小燕子,喜出望外,欢声大叫:
    “格格回来了!格格回来了!”小卓子不知道是该去迎接小燕子好,还是去报告紫薇
好,一会儿跑向小燕子,一会儿跑向屋里,闹了个跑前跑后,手足无措。
    小邓子急忙念佛:
    “上有天,下有地,天灵灵,地灵灵,菩萨保佑……格格回家了!”就奔到小燕子面
前,噗通跪落地。欢喜如狂的喊:
    “小邓子给格格磕头,格格,您可回来了!”
    小燕子好感动,喉咙哑哑的吼了一声:
    “不是说过,不许磕头吗?”
    “是是是!那……我给老天磕头!”小邓子说,就转了一个方向,高举双手,再匍伏地
上,大喊:“谢谢老天!谢谢菩萨!谢谢各方神灵!保佑我们的格格平安回家……”
    紫薇、含香、金琐、明月、彩霞听到声音,全部奔了出来。顿时之间,院子里响起一片
尖叫声:
    “小燕子……小燕子……小燕子……”
    “格格……格格……格格……”
    大家一边喊着,一边奔向小燕子。
    小燕子看到大家这样的热情,情绪激动,再看到紫薇,悲从中来,奔上前去,一把抱住
紫薇,抱得紧紧的。含泪说:
    “紫薇!我以为这一辈子,再也见不到你了!”
    紫薇眼泪夺眶而出,捶着小燕子:
    “你还说呢?我气死你了!恨死你了……”
    小燕子浑身是伤,被紫薇这样一打,痛得龇牙咧嘴。直叫:
    “哎哟哎哟,别打我……好痛!好痛……”
    紫薇赶紧放开小燕子,惊看她,才发现她脸上都是伤痕。惊讶得一塌糊涂。
    “小燕子!是谁伤了你?怎么回事?”
    永琪心痛的喊:
    “大家赶快进屋说话!紫薇,金琐,你们别碰她,她全身都是伤……”
    “都是伤?”含香回头就跑:“我去宝月楼拿凝香丸!”
    小燕子一把抓住含香。说:
    “你那个救命的药,留着以后有需要的时候再用!我哪有那么严重?”
    明月、彩霞、金琐都好惊讶,急忙上前扶着小燕子,关心得不得了。
    “谁敢伤到格格,他吃了熊心豹子胆吗?”
    “赶快进去!小邓子、小卓子,宣太医过来看看!”金琐喊。
    尔康就上前一步,对紫薇说:
    “小燕子交给你们了,我去给皇上覆命!”
    永琪回头看尔康。问:
    “要不要我和你一起去见皇阿玛?”
    尔康推了他一下,对小燕子的方向看了一眼,低声说:
    “你还是待在漱芳斋吧!她虽然回来了,身心上,都受了好多伤害,你恐怕要费点心,
好好安慰她一下!皇上那儿,我就说,我们搜到棋社,把她找到了!”
    永琪点点头。大家已经簇拥着小燕子进房去,永琪就急急的跟进去了。
    进了大厅,大家搀扶着小燕子。金琐、明月、彩霞搬椅子的搬椅子,绞帕子的绞帕子,
拿靠垫的拿靠垫……小心翼翼的把小燕子扶坐在椅子上。小燕子不安的说:
    “你们不要这样,我哪有这么娇弱?刚刚还打了一架……打架的时候,所有的痛都忘
了,打得好过瘾!”
    “怎么会受伤呢?难道你一出去,就跟人打架了?”紫薇问。
    “可不是!这次碰到一个公夜叉和一个母夜叉,我打不过他们,被他们欺负得好惨!不
过,尔康、永琪和柳青他们,已经帮我报仇了!”就看着含香:“还有我师父,把那两个夜
叉打得落花流水!”
    提到蒙丹,含香心中一痛。
    “你以后再也不可以这样了!你弄得全身是伤,我们也弄得好痛苦,每个人都像热锅上
的蚂蚁,快要烤焦了!”紫薇眼圈红红的说。
    金琐端了一杯茶过来,也是眼圈红红的:
    “小燕子,这些天,小姐几乎天天都在掉眼泪,埋怨自己没把你看好,没有安慰你,没
有留住你……夜里也不肯睡觉,只要有个风吹草动,就跳起身子喊:‘小燕子回来了!’每
天每夜,开门关门就闹个不停!每次开了门,看不到你,就回到房里去伤心……你都不知
道!”
    小燕子感动得唏哩哗啦,紧紧的抓住紫薇的手:
    “对不起,紫薇,我不是跟你生气……”说着,瞄了永琪一眼,永琪就对着她深深一
揖。小燕子还想矫情,故意转过头去,看着金琐说:“金琐,你不知道我有多惨,被那两个
夜叉抓起来,每天做苦工,没东西吃,饿得我头昏眼花。有天,嘴里叼了一个窝窝头,还要
擦地,心里就想着你给我做的莲子银耳汤,一不小心,窝窝头掉到擦地的脏水里,当时,我
都哭了,恨不得从脏水里捞起来吃!”
    大家眼睛瞪得好大好大。
    “有这种事?”金琐不信的问。
    小燕子痛定思痛,拼命点头。永琪听得心都碎了,怔怔的看着她。
    “我夜里作梦,都梦到你们叫我吃东西,可是,我要吃的时候,大家都要我先背待,背
了诗,才可以吃……”
    紫薇好心痛,把她的手紧紧一握。
    “再也不会发生这样的事了!永远也不会发生这样的事了……”说着,就抬头看永琪:
“是不是?五阿哥?”
    永琪再也忍不住了,走上前去,一把握住小燕子的手。
    “小燕子!我们去卧房,我要单独跟你谈一谈!”
    永琪就不由分说的,把小燕子拉进卧室去了。
    进了卧室,永琪把房门一关,跑过来,双手抓住小燕子的手。
    小燕子好幽怨的看着他,眼神是可怜兮兮的。
    永琪就把她的手,放在自己的胸口。盯着她,诚挚已极的,一本正经的说:
    “我用我的生命,我死去的额娘来跟你发誓,我再也不勉强你做任何事情!从此,不要
背诗,不要学成语,不要做功课……你不喜欢做的事,我们都不要做!只请求你,再也不要
离开我!前不见古人,没关系!后不见来者,管他的!眼前没有你,我就完了!”
    小燕子眼泪一掉,扑进了永琪怀里。硬咽的说:
    “我知道我不够好,学什么都学不会,我好笨!我……”
    “你不笨,是我笨!是我笨!”永琪哑声的打断她,扶起她的头,看着她:“让我告诉
你,陈子昂,李白,杜甫,自居易,孟浩然……他们加起来,也没有你的份量!他们写下了
再伟大的诗篇,都不会让我感到这么深刻的痛楚……你,胜过千千万万的诗,千千万万的成
语,千千万万的至理名言……你超越了一切!”
    小燕子一瞬也不瞬的看着他,屏息的说:
    “你说得好好听,我觉得有点飘飘然了!你的话都是真心的?”
    “如果我不是真心的,让我被天打雷劈!”
    小燕子笑了,豪气的一摔头:
    “好!为了你这几句话,我下定决心,要为你学诗,学成语!要成为你的骄傲!”
    永琪拼命摇头:
    “你不必!你已经是我的骄傲了!”
    “可是……我还是要顾全你的身份,你是阿哥,你有你的地位,包袱……”
    “这是谁说的混帐话?”永琪粗声的问。
    “你说的!”小燕子楞了楞。
    “我们不要理那个莫名其妙的人!说那些混帐话的人,已经不存在了!现在,站在你面
前的,是一个全新的永琪!一个会为你的立场去想,会为你的兴趣去想,懂得尊敬你,欣赏
你,怜惜你的男人!”
    小燕子太感动了,一瞬也不瞬的看着永琪。然后,她就扑进他怀中,紧紧的抱住了他。
把脸颊埋进他的肩窝里。低低的,热情的,承诺的说:
    “我也要为你,做一个全新的小燕子!君子一言,八马难追!”想想,觉得还不够,就
爽气的说:“再加九个香炉!”
    “是驷马……”永琪习惯性的想更正她。
    “什么?”
    永琪笑了,拥着她,说:
    “我发誓不再要求你了,不管是新的你,还是旧的你,我都会好好的珍惜!君子一言,
八马难追!再加九个香炉!”
    第二部完。待续第三部《悲喜重重》
    ------------------
  文学殿堂疯马  扫校
    由著名的晓军做再次精心校对

上一页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