还珠格格续集
24

    一桶冰冷的水,对着小燕子当头淋下。
    小燕子惊醒过来。她睁眼一看,杜老板阴森森的站在面前。还有一个满脸横肉的老板
娘,正不怀好意的看着她。她想跳起身,才发现自己被绑得结结实实,丢在墙角,动也动不
了。她四面一看,这是一间厨房,有着大大的灶和锅,房里还有几个工人,在烧火洗菜做着
工作,却对她视而不见,似乎对这种情况,早已司空见惯。
    小燕子挣扎了一下,挣扎不开,立即破口大骂:
    “什么东西,居然敢绑我?你们通通不要命了!你们知道我是谁?”
    杜老板慢条斯理的回答:“我们知道,你说过了,你是小燕子!”
    “我告诉你,我小燕子是……”小燕子本想把“还珠格格”的身份抬出来,才开口就咽
住了,心想:“我这么丢脸,包袱给人偷了,钱也输掉了,还被人绑在厨房里,千万不能让
人知道我是还珠格格!”她想着,转动眼珠,苦思脱身之计:“杜老板!你把我绑在这里,
预备要怎么办?送官府吗?”
    “小事一件,何必麻烦官府呢?你砸了我的店,吓坏了我的客人,破坏了我的生意,我
现在要在你身上讨回来!”
    那个老板娘就用油腻腻的手,去摸小燕子的脸庞。说:
    “我说,这张脸蛋长得还不错,我们把她卖到妓院去,大概可以卖几个钱,贴补我们的
损失!叫小二把‘杏花楼’的张老板请来吧!”说着,她的那个手,就摸到小燕子嘴巴旁边
来了,小燕子哪里和她客气,张开嘴,一口就咬住她的手。
    老板娘大惊,摔着手大跳特跳。
    “这个臭丫头!”她一脚踹在小燕子的胸口。
    小燕子痛得哎哟哎哟叫。
    杜老板阴沉沉的看着她,很感兴趣的样子:
    “我劝你省省力气,不要撒泼了!免得皮肉受苦!”
    小燕子吸了口气:
    “杜老板,你这样绑着我,一点好处都没有,卖到妓院,是给你自己找麻烦!你想,我
怎么会听话呢?到时候,我把妓院也打得落花流水,我就说,是你派我去砸掉那个什么楼!
那么,你跟妓院的这笔帐,就算不清了!”
    “嗯,说得也是!那么,你有什么提议?”杜老板瞪着她。
    “你放了我,我回家去拿银子,该赔你多少钱,我赔你就是了!”
    “你家住在哪里?哪条街?哪条巷?”
    小燕子楞住了,总不能把“皇宫”说出来吧!
    “我住的地方,不能跟你说,会吓死你!”
    “哦?你吓吓看!”
    “我……我不要说!”
    “我就知道,你说不出来了。”杜老板得意的说:“我看,你身上带着银子衣裳,又说
不出住在哪里?还会两下功夫……晤,八成是偷了哪个大户人家,逃出来的小贼吧?”
    小燕子心里飞快的转着念头,怎么办?要不要说出会宾楼,让柳青柳红来救?想着,就
神态一凛。不行!太设骨气了!绝对不说!她傲然的一抬头:
    “你不要研究我是什么来历了,说了你也不信!我警告你,如果再不放我,会有很多人
来找我,那时候,你会倒大楣!你会被砍头!灭九族!五马分尸!”
    “哦?那么厉害?偏偏我不怕!让他们来找我吧!”
    小燕子投辙了。想了一想。
    “这样吧!不过是砸了你们的店,该赔多少,我来帮你们做工,好不好?”她看着杜老
板,低声下气的说:“你猜得差不多,我没爹没娘,在一个大户人家当丫头,主人一直欺负
我,我只好逃跑了!我会做很多事,洗碗,烧菜,劈柴,挑水……都可以!反正我也没地方
去,我做工还钱,怎么样?”
    杜老板还没回答,老板娘开了口:
    “不行!我才不要这样的丫头!我看她一股骚样儿,留下来一定是个祸害!”
    杜老板却兴味盎然的盯着小燕子:
    “只怕我一放你,你就开始撒泼!”
    “不会不会,”小燕子拼命摇头:“你的功夫比我强,我上一次当,学一次乖!不敢
了!你又会武功,又会下棋,我佩服都来不及了!在你的店里做工也不错,还可以跟你学下
棋,学武功……我就留在你的棋社帮忙吧,倒茶倒水,招待客人,做小丫头,什么都行!”
    杜老板看到小燕子说得可怜兮兮,长得明眸皓齿,就心动起来。料想她也翻不出手掌
心,就点点头说道:
    “我放开你!如果你再敢动手,我就毙了你!把你丢到乱葬岗去!”
    小燕子拼命点头。
    杜老板就拿了一把尖刀,挑断了小燕子身上的绳子。
    小燕子伸伸手脚,哼哼唧唧的站了起来。说:
    “好了,我可以做工了,现在,我该做什么?”
    “去灶前面烧火!”老板娘命令着。
    “是!”
    小燕子顺从的应了一声,看看屋角堆的柴火,就走过去,抱了一堆,走到大灶的前面,
去一根根的放进灶炉。
    老板娘虎视耽耽的看着她做,杜老板皮笑肉不笑的,也看着她做。
    小燕子一股逆来顺受的样子,一根根柴火往灶炉里放。火越烧越旺了。
    忽然之间,小燕子抽出一根烧着的柴火,对着杜老板的脸孔一戳。杜老板一闪身避开,
小燕子就飞快的夺门而逃。
    这次,出手的是老板娘,又快又狠,对着她后脑勺一拳,小燕子又倒了。
    尔康、永琪、紫薇、柳青、柳红、蒙丹已经找过各条街道,把小燕子的样子形容给路人
看,探访各家餐馆、小吃馆、茶馆、旅社……永琪甚至从“翰轩棋社”门口走过,却压根儿
没想到,小燕子会陷在这家棋社里。
    转眼,天黑了,大家一点眉目都没有。全部集合在会宾楼的客房里。
    永琪急得五心烦躁:
    “怎么办?怎么办?天都黑了!她一个姑娘家,孤单单的一个人,会到哪里去呢?我真
的要急死了!”掉头又往门口跑:“我再去找!”
    柳青把他一把拉了回来。说:
    “你不要太激动好不好?这样瞎找,一点用也没有!我认识小燕子好多年了,她这个人
命大得很!我想,她不会有任何问题!但是,她的脾气强,如果她安心不当这个格格了,也
不要我们找到她,她说不定已经跑到好远好远的地方去了!”
    “这就是我最害怕的事!”紫薇说。
    永琪“砰”的一声,一拳捶在桌子上。又急又伤心的说:
    “她怎么会这样?就算跟我发脾气,她也该想想紫薇,想想尔康,想想我们这一大群
人,这么多好朋友,发现她丢了,大家会多么着急!还有,她走了,我们怎么面对皇阿玛?
怎么面对老佛爷?宫里追究起来,不是人人要遭殃吗?她什么都不管,就这样走得无影无
踪,未免太任性太无情了!”
    “不管怎么样,大家先吃一点东西!我去叫厨房做点饭菜,送到房里来吃!跑了一整
天,都是又累又饿!不要再把自己折腾病了,尤其紫薇,大病刚好!”柳红说。
    尔康赶紧看看紫薇,怜惜的握住她的手。
    “紫薇,你还好吧!真不该让你跟着我们跑!”
    “我没事,只是好担心小燕子!”紫薇就有些伤心起来:“她连我这个妹妹都不要了,
还说什么有福同享,有难同当?找到了她,我一定跟她算帐!”
    蒙丹忍不住说:
    “她会不会已经回去了?大家忙着找人,也没有回去看一看!我想,小燕子是个很热
情,又很讲义气的人,出走是气头上的事,气消了可能就会想明白,知道这一走事态严重,
说不定就悄悄的回去了!”
    永琪就猛的跳了起来。嚷着说:
    “蒙丹说的对!那……我们赶快回去!”
    “也不急在这一刻,好歹吃点东西再走!”柳红说。
    “算了算了!他这个样子,怎么吃得下东西呢?我有经验,还是回去再说吧!”
    尔康说,看了紫薇一眼,想起上次的吵架,还余悸犹存。“而且,已经出来一天了!还
不知道宫里面发现没有?那几个侍卫会不会说出去?”
    大家越想越担心,决定马上回宫,看看宫里的状况再说。大家就急急的往外走,尔康到
了门口,又再三叮嘱柳青柳红和蒙丹:
    “你们一定要注意,小燕子也很可能走了半天,没有地方去,然后再来找你们!如果她
来了,你们一定要留住她,不要让她再跑走!我明天会来这儿,传达彼此的消息!”
    “知道了!明天一早,柳青和蒙丹继续去找,我留守在会宾楼!”柳红应着。
    于是,大家回到了漱芳斋。
    金琐看到大家,就急忙迎上前来,着急的问:
    “找到没有?找到没有?”
    金琐这样一问,尔康、永班、紫薇全部脸色一沉。
    “这么说,她根本没有回来?”永琪失望的问。
    “没有呀!晚饭以后,令妃娘娘还过来了一趟、问小姐去福大人家回来没有?我只好说
没回来,也不敢露一点口风!”金琐说。
    “那么,宫里还没有发现小燕子失踪了?那些侍卫没说?老佛爷那边有没有什么动静?
皇后娘娘那儿呢?”紫薇问。
    “还好,什么动静都没有。我一直守在漱芳斋,照你们交代的应变。你们怎么去了那么
久,我紧张得一直冒冷汗!”
    “已经把北京城都找遍了,什么线索都没有!”尔康沮丧的说。
    正说着,含香匆匆赶来,关心的问:
    “怎么会发生这种事情呢?五阿哥,你真的跟她吵架了?怎么不让让她呢?”
    永琪脸色灰白,乏力的跌坐在一张椅子里。痛苦的用手支住额,呻吟着说:
    “如果时间能够倒流,我一定让她!陪她去练剑,陪她下棋,陪她做一切她要做的事!
我怎么知道她会气得离开我……她太过份了!”
    紫薇叹了一口长气,疲倦的坐下来。
    尔康就对明月、彩霞说道:
    “你们赶快去厨房,弄一点吃的东西来,大家累了一天,连好好的一餐饭都没吃!先吃
点东西,有了力气,才能想出办法!”
    “是!”明月、彩霞赶紧去弄吃的东西。
    含香见个个人都痛苦而沮丧,急忙安慰大家:
    “你们先不要慌,我打赌,小燕子会回来的!她绝对舍不得离开你们大家的!你们想想
看,她最爱热闹,最怕寂寞!要她没有你们,单独过日子,她可能一天都活不了!所以,我
想,明天她一定会回来!我们要担心的,就是怎么瞒住宫里的各路人马!”
    尔康深深点头,提起精神,对大家说:
    “含香说的对!我们赶快再研究一下,如果皇阿玛找人怎么说?老佛爷找人怎么说?皇
后娘娘不会找人,但是,她是最可能得到消息,故意来揭穿我们的人,不能不防!”
    永琪皱紧了眉头,痛苦得快要死掉,说:
    “老佛爷给我三个月,现在只是第一天,小燕子不但没改,干脆失踪了!如果老佛爷知
道她出宫去,整夜都没回来,那就什么希望都没有了!”
    “什么叫‘老佛爷给你三个月’?三个月怎样?”紫薇大惊,睁大眼睛问。
    尔康叹了口气,知道瞒不住紫薇了,就对紫薇说道:
    “老佛爷限期三个月,要小燕子脱胎换骨,改善所有的毛病。否则,就要取消指婚!所
以,五阿哥才那么气急败坏,要教小燕子功课!”
    紫薇张大了眼睛,这才明白了。
    永琪走到窗前,痴痴的看着窗外,喃喃的说:
    “我大概永远失去小燕子了!如果以后的生活里再也没有她,我要怎么过?”他的脑袋
抵着窗棂,绝望的说:“哪里有这么任性的人,哪里有这么不了解感情的人,哪里有这么狠
心的人……居然用这种方式惩罚我!”说着,就对着窗外大叫:“小燕子……你给我回来!”
    尔康和紫薇跳起来,奔过去。尔康急喊:
    “嘘……嘘!你干嘛?干嘛?”
    “五阿哥!冷静一点,不要发疯呀!你要叫得人尽皆知吗?”紫薇嚷。
    正在这时,外面传来小邓子、小卓子的急呼:
    “皇上驾到!”
    大家一阵慌乱,急得你看我,我看你。尔康就在永琪肩上重重的一拍。
    乾隆已经大步而人。声到人到:
    “谁在叫小燕子?朕也在找她,快把棋盘拿出来,朕今晚兴致好,教教她怎么下
棋……”
    一屋子的人赶快请安。说“皇阿玛吉祥,皇上吉祥”等。只有永琪,还陷在自己那激动
的情绪中,又被乾隆的突然出现,搅得心慌意乱,连请安都忘了。
    含香急忙上前,行回族礼:
    “皇上!”
    乾隆看到含香,一怔。立即高兴的说:
    “原来你在这儿串门子!朕刚刚赐了烤鹿肉、烤羊肉给你加菜,你大概也没看到?”
    “是吗?谢皇上赏赐!”
    乾隆扫视大家,只见个个魂不守舍。乾隆觉得气氛有点怪:
    “你们怎么了?小燕子呢?”
    “她……她……在里面……在里面……”紫薇吞吞吐吐的说。
    “叫她出来!越来越没规矩,听到皇阿玛来了,也不出来迎接!”
    “是……是……”紫薇不知道怎么办才好,求救的看尔康。机智的尔康,这下也应变不
出来。永琪更不用说了,呆呆的像个雕塑。
    乾隆奇怪极了,看看这个又看看那个。
    含香突然伸手挽住乾隆的胳臂,给了乾隆一个好甜的笑。清脆的说:
    “皇上既然赐了烤鹿肉,烤羊肉……何不去宝月楼跟我一起吃?我还没有吃晚餐呢,本
来想过来和小燕子她们一起吃,但是,她们已经吃过了!听到烤鹿肉……觉得好馋啊,那个
回回厨师又表演了一手,是不是?”
    乾隆看到含香这么主动,这么亲热,实在意外极了:
    “是啊!厨师说是道地的新疆做法,不知道合不合你的口味?”
    “那么,我们就去吧!别等菜凉了,不好吃!”含香挽着乾隆就向外走。
    乾隆怔了怔,就哈哈大笑起来:
    “好啊!好啊!我们走吧!”回头对一屋子发楞的大家说道:“棋,只好改天再来下
了!”
    乾隆带着含香而去,大家连“恭送皇阿玛”都忘了说。
    乾隆一走,永琪就虚脱的倒进椅子里。拍着额头说:
    “如果再找不到小燕子,我看,我是‘横也是死,竖也是死’!”
    漱芳斋里,大家很惨。小燕子陷在棋社,情况更惨。
    她已经被折腾得蓬头垢面,正在炉子前面拼命烧火。老板娘凶神恶煞般,双手叉腰站在
她身后,恶狠狠的喊:
    “火不够旺!你死人呀!会不会烧火?多加一点柴火,知不知道?”
    小燕子恨得牙痒痒。心想:“真倒楣!进了一家黑店,碰到一个黑郎中,外带一个母夜
叉……功夫都比我好,我怎么会这样倒楣呢?都是永琪害我……”正想着,老板娘大吼:
    “火烧旺一点!听到没有?”
    一面说,那老板娘提起脚来,对小燕子屁股一踹,小燕子往前一仆,差点跌进炉火里
去。她跳了起来,大骂:
    “你想把我烧死是不是?”
    老板娘又是一踹,燕子飞身而起,想逃开,哪里逃得掉,结结实实又挨了一脚,摔倒在
地。老板娘拍拍手说:
    “好漂亮的狗吃屎!要不要再来一下!”
    小燕子连忙说道:
    “不要了!不要了!好女不吃眼前亏,我烧火……烧火……”
    小燕子拼命用嘴去吹火。一阵灰被她吹得飞了起来,飞了她一脸一身。她抓了一把火
钳,在火里乱捅,再抓了一把扇子,拼命煽火,煽得满屋子又是灰又是烟。“你该死!”老
板娘伸手就去拧她的耳朵,她要躲,那里躲得过,老板娘行动像闪电,已经拎住了她的耳
朵,拼命拉扯。小燕子大叫:
    “哎哟!哎哟!母大王,饶命!小燕子不敢了……”
    “要不要乖乖烧火了?”
    “要……要……要……”
    小燕子跪在火炉前,火光映红了她的脸,脸上又是灰又是伤,好生狼狈。
    烧完了火,老板娘又押着她去挑水。小燕子在大杂院的时候,过的也是苦日子,但是,
有柳青柳红和一些老奶奶老爷爷照顾着,她可没有做过粗活。现在,要她挑水,她就头痛
了。原来那水担并不容易平衡,她又贪心,把水桶盛得太满。她挑着水,歪歪倒倒的走来,
要把水倒进水捅。谁知一倒之下,水桶一歪,竟然把整桶的水全部倒在地上,而且倒在老板
娘的鞋子上。
    “你找死!”
    老板娘大怒,“砰”的一声,就给她一个“爆栗子”。小燕子想要跳开,那里跳得开,
额上结结实实的挨了一记,痛得眼泪直流,脚下踩到水,又滑了一跤,摔得四仰八叉,惨不
忍睹。
    “哎哟!哎哟……”小燕子喊:“我真是出门不利,碰到了鬼……”
    小燕子一句话没有说完,母夜叉的脚已经踩上了她的胸脯。
    “你说什么?再说一遍!”
    “我说,你可以跟容嬷嬷去拜把子……”
    “听不懂,一定不是好话……”老板娘的脚,就用力踩下去。
    “哎哟哎哟……”小燕子急忙喊:“轻一点,轻一点,把我踩死了,你还得抬我去乱葬
岗,不是挺麻烦吗?我是说……你是女王!大女王,大大女王,大大大女王……”
    老板娘脚下一松,小燕子哼哼唧唧爬起身。一面清除地上的积水,一面低低的叽哩咕
噜:“女王八,大女王八,大大女王八,大大大女王八……”
    然后,老板娘又押着小燕子洗碗。脏碗迭得一落一落,好多好多。小燕子洗得腰酸背
痛,哼哼唉唉。
    “洗快一点,动作麻利一些!不要偷懒!”老板娘喊。
    小燕子狠得咬牙切齿的。老板娘把一块抹布,往她脸上一丢。
    “盘子上的水,要擦干净!”
    小燕子忍耐的拉下抹布,擦着盘子。嘴里低低的念念有辞:
    “叽哩咕噜那不那鲁米里吗唬唏哩呼噜嘛眯嘛眯急急如律令!小燕子在这儿作法,大头
鬼、小头鬼、无头鬼、冤死鬼,吊死鬼……全体来帮忙,把这个母大虫切八段,烧成
灰……”
    “你嘴里在叽哩咕噜说什么?”
    “没……没……没什么,没什么……”
    “把干净盘子放到那个架子上,排整齐!”
    “是!奴婢遵命……”
    小燕子抱着一迭干净盘子,要放上架子,手一松,盘子全部落地打碎。
    老板娘尖叫:
    “你是故意的!你这个小贼!你这个臭丫头!我打死你……”
    老板娘就凶神恶煞般飞扑而下。小燕子大叫:
    “救命啊……救命啊……黑店杀人啊……”
    老板娘把她压在地上,骑在她身上,劈哩叭啦的打着她的耳光。小燕子又气又恨,大骂:
    “你当心,我会报仇的!你这个死巫婆,母大虫,母老虎,母乌龟,母夜叉,母王八,
母狗熊……我会把你切成一段一段,拿去喂狗!我会带了人来,烧了你的店!要你学狗
叫……把你用铁链子绑着,拖着你游街……”
    老板娘对着她的脑袋一拳打去,小燕子又晕了。
    ------------------
  文学殿堂疯马  扫校
    由著名的晓军做再次精心校对

上一页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