还珠格格续集
23

    尔康和永琪,简直成了“难兄难弟”,两人再也没有料到,自从太后回宫,情况会弄得
这么恶劣。他们自己着急还不说,还要顾全紫薇和小燕子的自尊,许多事。只能藏在心里,
还不敢让她们两个知道。小燕子是个冲动的个性,受不得半点气。紫薇又是个敏感的人,非
常容易伤心。所以,两人就彼此警告,要想办法扭转局面,更要防备两个姑娘知道真相。两
人真是负担沉重,愁肠百结。
    永琪决定还是先给小燕子上课,从改变她的说话开始。三个月!天知道三个月能做什
么?尔康无技可施,只能祈祷真情能动天地。这天,两人来到漱芳斋,永琪把一本《成语大
全》往小燕子面前一放。故作轻松的喊:
    “来来来!小燕子,好久没有念成语了,我们来复习一下!”
    小燕子像弹簧一样的跳了起来。嚷:
    “干嘛?干嘛?我才不要念那个东西!烦死了!学了那个,对我一点好处都没有,我到
院子里练剑去,师父教我的剑法,我还没有学会!”
    小燕子说着,拿起长剑,往院子就跑。永琪一把拉住了她,赔笑的说:
    “不学成语,念唐诗也成!上次那首‘春眠不觉晓’总背出来了吧!”
    “那有什么难?”小燕子扬着眉毛说:“春眠不觉晓,处处闻啼鸟,夜来风雨声,花落
知多少!”
    尔康、紫薇、永琪全部鼓掌,给小燕子打气。
    小燕子得意起来,开始夸口了:
    “背这个其实是很简单的!像唱歌一样!”
    “那么,”永琪说:“上次教你的那首‘前不见古人,后不见来者’背出来了没有?”
    小燕子一呆:
    “‘前不见古人,后不见来者’啊?”
    “是呀是呀!就是陈子昂那首诗!”
    “陈子昂……陈子昂……”小燕子叽咕着说:“陈子昂这个人很奇怪耶!”
    “怎么奇怪?”永琪怔了怔。
    “前面看不到人,后面也看不到人,这个地方一定很荒凉,不好玩,他赶快走掉就好
了,作什么诗?”
    “别发谬论了!再记一遍!”永琪就念:“前不见古人,后不见来者,念天地之悠悠,
独抢然而涕下!”
    小燕子眼睛一亮,想起来了,就恍然大悟的喊着:
    “啊!就是那个‘爱哭鬼’啊!我想起来了!‘涕下’就是眼泪鼻涕通通流下来!‘来
者’指的是未来的人!这个陈于昂是个神经病!脑筋一定有问题,前面看不到‘古人’,后
面看不到‘来者’,他就哭得唏哩哗啦,简直莫名其妙!这些作诗的人,都是闲得无聊,才
写这些不通的话!我就不懂,谁看得到‘古人’?谁看得到‘来者’?如果看不到就要哭哭
啼啼,那么,不是全世界的人都要大哭特哭了吗?”
    大家听了小燕子的大论,不禁面面相觑。尔康笑了,说:
    “我不得不承认,小燕子的话,还有几分道理!”
    “再说,”小燕子越说越有劲:“那首‘春眠不觉晓,处处闻啼鸟,夜来风雨声,花落
知多少!’也有问题!”
    “怎么也有问题?”紫薇问。
    “早上不知道天亮,到处‘听到’鸟叫,晚上‘听到’下雨,‘不知道’花瓣落了多
少!你们想想,这个人是不是‘瞎子’?他全用听的,不用看的!而且,还有点呆,有点麻
木!天亮都不知道!白痴!”
    大家又傻住了。小燕子就往门外跑,预备出去练剑了。
    永琪赶紧把小燕子一拦,委婉的说:
    “不管你有多少理由,这个唐诗,是人人都会的东西,你还是要念!”笑着,求着:
“就算为我念,好不好?”
    “你陪我练剑好不好?”小燕子看着永琪。
    “你背一首唐诗,我就陪你练剑!”
    小燕子不高兴起来:
    “不管是‘糖诗’还是‘盐诗’,我都没有兴趣!那个苦差事,我不要做!”
    永琪忍耐的,压抑的说:
    “有些事,不是我们‘有兴趣’还是‘没兴趣’的问题,是我们必须要做的问题!你把
它当一种责任吧!”
    小燕子瞪着永琪,忽然生气了。跺着脚喊:
    “什么‘责任’?我为什么会有这个‘责任’?你是怎么回事,一直缠着我背诗念成
语?你是不是嫌我学问不好,配不上你?我跟你说,我就是背了一大堆成语唐诗,我还是小
燕子,变不成凤凰的!我不喜欢背那些唐诗,念那些成语!如果你一天到晚逼我念那些东
西,我会讨厌你的!”
    永琪本来情绪就很坏,在那儿拼命按捺。这时,他就再也沉不住气了。声音也大了起来:
    “你根本没有为我的处境想!根本就不把我放在心里!你一天到晚就想着怎么玩,怎么
疯,好像我的义务就是陪你玩,陪你疯!我这样低声下气,求你稍稍为我改变一些,免得夜
长梦多,你就是不跟我合作!只要你心里有我,在乎我,稍微设身处地代我想一想,你就该
明白,我是阿哥,我有我的包袱,我的身份和背景!你要走进我的生命,我的家庭,也该为
我付出一些吧!如果你心里只有自己,你的爱,未免太自私了!”
    永琪这样一吼,小燕子就爆炸了:
    “你说些什么,我根本听不懂!反正一句话,你嫌我没学问就对了!我知道你是阿哥,
我知道你的身份高,我的身份低!你不用一直提醒我!你是阿哥有什么了不起?我从来没有
赖住你,没有招惹你,嫌我,你就休了我!反正又没有结婚!”她越说越气,怒不可遏:
“你嫌我!你还敢嫌我……我才嫌你呢!你的‘皇额娘’一天到晚想整死我,你的‘老佛
爷’一天到晚把我关起来,这样的家庭,我根本看不上!我根本不希罕!”
    尔康一个箭步,跳到两人中间,去推永琪,说:
    “五阿哥!你怎么了?小燕子的脾气,你最清楚了!你有话好好说,干嘛用吼的?已经
内忧外患一大堆了,自己还不团结起来?”
    紫薇也把小燕子拉到一边去,急急的说:
    “怎么了?怎么了?五阿哥要你背诗念成语,完全是为了你好,你不体谅他,还跟他吵
架,你不是太过份了吗?想想五阿哥对你的好吧!”
    永琪气冲冲的回头叫:
    “对她好,她怎么会知道?她根本没有感觉!有感觉她就不是这个样子,有感觉她就会
为我想……”
    小燕子气坏了,挣开紫薇冲到永琪前去。大吼:
    “我没感觉,我是白痴!可以了吧?你以为我不难过,是不是?每天弄些我记不住的东
西来刁难我……我就是记不住嘛……”说着,一阵委屈,眼泪滴滴答答往下掉:“如果跟你
在一起,你就要把我变成另外一个人,要我‘一张嘴就吐出文章来’,那你就跟吐得出文章
的人在一起好了,为什么要找我?我看晴儿跟你配得很,你娶晴儿吧!”
    永琪更怒:
    “你莫名其妙!”
    小燕子跳脚喊:
    “你才莫名其妙!你一千个莫名其妙!一万个莫名其妙!”
    尔康和紫薇急坏了,拼命拉架。尔康拉着永琪说:
    “五阿哥!你在气头上,就少说两句!现在说什么都错!”
    紫薇哄着小燕子:
    “不要哭,不要哭,你一哭,五阿哥也很难过呀!平常你有个小病小痛,五阿哥都急得
不得了,把你弄哭了,他也会跟着痛苦的!”
    “他痛苦?”小燕子哭着喊:“他的痛苦就是不知道怎样来摆脱我!”
    永琪一听,气得往门外就走。心灰意冷的说:
    “算了算了!算是白白认识一场!为这样一个女子付出,我才是白痴!”
    小燕子一听,心都碎了。大喊:
    “是!你是白痴!你是呆子!你是傻瓜……所以你才会看上我!你走!你走!你再也不
要来找我!”
    小燕子喊完,把手里的长剑摔在地上,返身冲进卧室里去了。
    永琪也一怒出门去,砰然一声掼上房门。
    紫薇和尔康对看,两人都是一脸的着急,然后,紫薇追着小燕子进了卧室,尔康也追着
永琪而去。
    到了景阳宫,尔康就开始数落永琪:
    “上次我和紫薇闹别扭,你有一大堆的理由来劝我,说得头头是道!怎么发生在自己身
上的时候,就完全乱了!不管你心里多着急,有些话,你实在不该说!”
    “什么话我不该说?”永琪摔着袖子,吼着:“我已经压抑好久了,老早就想说了!你
看她那个样子,哪里想学功课?上次几句成语,她就有本领念得白字连篇!这次几句唐诗,
也不好好背,歪理倒有一大堆!如果她心里有我,她会这样吗?”
    “坦白说,我很同情小燕子!我觉得,你冤枉她了!”
    “我冤枉她什么?”
    “你要小燕子做学问,本来就是强人所难!小燕子的可爱,就在她的纯朴。你喜欢她,
也是喜欢她的本来面目。她说得对,如果你要‘改造’她,何不干脆另外选一个,那么麻烦
干什么?”
    永琪一楞,烦躁的说:
    “你明明知道,只有我喜欢她是不够的!”
    “这一点,对你是压力,对她也是压力!她已经因为老佛爷的不喜欢,充满了愤怒和挫
败感!你不但不安慰她,还弄了一堆功课给她做!她刚刚已经很坦白的说了,她就是记不
住!你让她在挫败感之外,更加有挫败感!因为,你根本不要‘小燕子’,你要一个‘大家
闺秀’!”
    “我哪有这个意思?”
    “你表现出来的,就是这个意思!还说什么‘为这样一个女子付出,我是白痴!’你让
她怎么想?你明明就在轻视她,就在‘后悔’嘛!就嫌她是一个粗俗的,不学无术的女人
嘛!你的口气,和老佛爷又有什么不同?”
    “我不是这个意思!”永琪急了:“我怎么可能嫌她粗俗,嫌她不学无术?她的天真和
无邪,那么珍贵,那么动人,是什么大家闺秀都比不上的!”
    “哦?这句话她可没听到!她只听到你对她大吼,你是阿哥!你有你的身份!她应该为
了你的身份去当个‘出口成章’的准王妃!否则,就是她‘没感觉,莫名其妙’!”
    “我哪有这个意思?”永琪更急。
    “我听起来就是这个意思,不知道她听起来是什么意思?”
    永琪满屋子乱绕,心烦意乱,被尔康说得哑口无言。
    尔康就建议的,试探的说:
    “如果我是你,现在就飞奔到漱芳斋去负荆请罪!”
    “什么?”永琪大声说:“负荆请罪?我才不去!就算我有错,她也有错!她为什么不
跟我负荆请罪?男子汉大丈夫,哪有那么轻易就去请罪?”
    尔康苦笑,一叹:
    “咱们虽然是‘男子汉大丈夫’,但是,在她们‘小女子’面前,实在骄傲不起来!你
别弄得像我上次那样,害得紫薇大醉,闯出一堆祸来!最后,后悔心痛的还是我!”
    “我才不像你那么没出息!”永琪昂着头。
    “好好好!你有出息,我就不劝你了!你别后悔,以我的经验,这种吵架是越拖越
糟!”说着,就大大一叹:“平常小燕子多么要强,刚刚哭得唏哩哗啦,这会儿,不知道怎
么样了?你不去漱芳斋,我去了!”说完,掉头去了。
    永琪愤恨末消,气冲冲的看着尔康离去,把自己重重的抛在椅子里。
    尔康劝不好永琪,紫薇也劝不好小燕子。两个人这次呕气是呕大了。尽管尔康和紫薇两
边劝,两个人谁也不低头。
    到了晚上,小燕子见永琪始终不出现,越想越气,气得晚饭也没吃,一直在卧室里走来
走去,双手捧着胃,因为,胃又开始作痛了。
    夜深了,金琐端着一盘热腾腾的食物,走到小燕子身边,笑着说:
    “小燕子!不要生气了,我给你煮了好多你爱吃的东西,还有一碗莲子银耳汤,喝了可
以降火!来来来,气坏了自己的身子犯不着!晚饭也没吃,铁定饿了!”
    “我什么都不要吃,饿死算了!”小燕子挥着手。
    金琐把食盘放在桌上,过去拉她:
    “给我这个丫头一点面子,好不好?特地去厨房给你煮的!你看,有你最爱吃的水晶蒸
饺,什锦包子,牛髓炒面茶,香酥鸡……快来吃,快来吃!”
    小燕子跺着脚,暴跳如雷:
    “不吃不吃!”她转头对着紫薇喊:“他有什么了不起?动不动就用阿哥的身份来压
我!我倒了十八辈子楣,才会碰到一个阿哥!上次皇阿玛打我一巴掌,我就跟他说过,真的
爱我,带我走!把这个阿哥丢掉……他就不要!让我待在皇宫里受苦受难!他居然还要改造
我,改造不成,就大发脾气!他算哪根葱哪根蒜?他根本就爱他那个‘阿哥’的身份,远远
的超过爱我!”
    紫薇过去拉着她,拍着她的手说:
    “你这样说,就太冤枉五阿哥了!想想他为我们劫狱的事吧!那时候,大家不是都准备
集体逃亡了吗?他绝对不是贪图富贵的人,为了你,他也牺牲了很多,自从老佛爷回来之
后,他的压力好大,老佛爷毕竟是他的亲祖母呀!他不能不理,是不是?你也要为他的立场
想一想呀!”
    “他的立场,”小燕子更气:“他只关心他的立场,有没有关心过我的立场?他把我看
得那么扁,每一句话都在欺负我……我是那个那个……”想起来了:“士可杀不可辱!他要
一个看不见古人就哭得唏哩哗啦的姑娘,他就去找那个姑娘呀!打死我,我也变不成那种
人!”
    “他不是要你变成那种姑娘,有那种姑娘,他逃得比谁都快!”紫薇陪笑的说:
    “其实,他是好欣赏你,好喜欢你的……”
    小燕子对紫薇叫道:
    “你不要帮他说话!你再帮他说话,我连你也不理!”
    “好好好!我不帮他说话!”紫薇急忙说:“他莫名其妙,他不懂感情,不会怜香惜
玉!我们不要理他!现在,你先吃东西好不好?”
    紫薇端起那碗莲子银耳汤,走过去:
    “饿死才犯不着呢!来来来,给我一点面子!”把碗送到小燕子嘴边去:“赶快趁热喝
了!”
    “不吃!不吃!不吃……”
    小燕子大叫,手一摔,哗啦一声,把一碗莲子银耳汤都摔到地上去了。
    紫薇和金琐也无可奈何了。
    结果,第二天一早,小燕子就“离宫出走”了。
    天刚破晓,小燕子穿着一身汉人的平民装束,带着一个小包袱,昂首阔步,抬头挺胸的
走到宫门前面。侍卫拦了过来,一看是小燕子,立即行礼。
    “还珠格格吉祥!”
    “快让开!我要出去!”小燕子盛气凌人的说。
    “要出去?”侍卫好为难,犹豫的看着她。
    小燕子拍了拍手里的包袱,大声说:
    “令妃娘娘要我把一样东西,交给门外的一个人!我东西交了好交差!”
    “门外有一个人?什么人?”侍卫伸头向外看。
    小燕子立即飞身而起,声势不凡的喝道:
    “我有皇上特许,随时可以出宫去!令妃娘娘有事,要我立刻出宫去办!谁要拦着我,
就跟我去见皇上!耽误了我的事,包你们吃不了兜着走!快让开!”
    小燕子一面喊着,一面踢翻眼前一个侍卫,又踢倒另一个。
    变化仓卒,两个侍卫还来不及应变,小燕子已经夺门而去了。
    小燕子飞跑了一段路,回头看看那座巍峨的皇宫。带着一种壮士断腕的坚决和悲壮,昂
着头,毅然决然的说:
    “皇宫、五阿哥、皇阿玛、紫薇……我走了!我再也不回来了!”
    小燕子就飞奔而去了。
    明月一早去侍候小燕子起床,才发现小燕子不见了。棉被迭得整整齐齐,根本没有动
过。旗头、旗装、花盆底鞋,全部放在床上。枕头上,还放着一封信。明月大惊,知道情况
不妙,拿着信,飞快的来找紫薇,紫薇打开一看,只见信笺上画着一只燕子,飞出宫去。画
的下面,写着一行歪七扭八的,斗大的字:“前不见古人,后不见来者,眼前不见的,是小
燕子!”
    紫薇的心,咚的一跳,握着信笺,大喊:
    “小邓子!小卓子!”
    小邓子、小卓子都急急的跑了进来。
    “你们谁看到了小燕子?有没有人看到她?”
    小邓子急急的说:
    “我刚刚已经去神武门问过了,侍卫说,天还没亮,格格穿着老百姓的衣服,说要帮令
妃娘娘办事,谁要拦她,她给谁好看!大家盘问了两句,她就出手打人,乘大家一乱,她冲
出门去了!现在,侍卫正要去禀告皇上呢!”
    紫薇打了一个冷战,急忙喊:
    “小邓子!你赶快去景阳宫,告诉五阿哥!小卓子,你赶快去朝房,告诉福大爷!让他
们先去神武门拦住侍卫,千万不要惊动皇阿玛!再来我这里商量对策!”
    “喳!”
    片刻以后,永琪和尔康气急败坏的冲进门来。永琪一进门就喊:
    “她留下什么信?给我看看!”
    紫薇把信笺递给永琪。一面问:
    “你们有没有拦住侍卫?惊动皇上就不好了,万一给老佛爷知道,小燕子又是一条大
罪!最好神不知,鬼不觉,我们马上把她找回来!”
    “有有有!”尔康说:“我们已经跟侍卫说好了,他们把格格放走,自己也吓得要命!
听说我们会处理,大家都松了一口气!”就伸头去看那张信笺,对永琪跌脚说:“唉!我就
跟你说,这种事不能拖,你不听!小燕子不是那种被动的,等你慢慢想的人,你还没想通,
她就行动了!现在好了吧?要怎么办?”
    永琪脸色苍白,握着信笺,痛苦的说:
    “什么古人来者?居然去跟‘古人’‘来者’生气!都是这个陈子昂神经病,害死了
我!没事作什么诗?”
    永琪的口气,俨然是小燕子,把罪名怪到陈子昂身上去了。尔康、紫薇听了,啼笑皆
非。尔康就看紫薇:
    “你怎么不劝她?怎么会放她走?”
    “对不起,我真的疏忽了!”紫薇歉疚的说:“以为她发发脾气,气消了就算了!谁知
道她会一走了之!我应该有警觉才对!这次,她是真的伤心了!”她看着永琪,忍不住责备
的说:“不是我说你,五阿哥,你实在没有顾虑小燕子的感觉。她一向都觉得自己很了不
起,从来没有自卑过,你用这些成语诗词,把她所有的自卑感都唤醒了!还对她那么凶!”
    永琪又是着急,又是后悔:
    “我怎么知道会弄成这样?如果我知道,打死我,我也不会让她念什么成语,背什么
诗!”他看看窗外,痛苦得一塌糊涂:“唉!不背就不背嘛!成语不会就算了嘛!要生气,
跟我吵架打架都可以,我一定会让她的!怎么一气就走人呢?上次也是这样,骑上马背就跑
得无影无踪!这次不知道又去了哪里?”
    金琐急急的说:
    “你们不要耽误了,赶快去找她吧!我想,她也没有别的地方可去,八成去了会宾楼!
她和小姐一样,整个北京城,只认识柳青柳红,心里有别扭,一定找他们去诉苦,何况,那
儿还有她的师父呢!”
    “对!先去会宾楼找,一定没错!五阿哥,你再不负荆请罪,事情就闹大了!解铃还须
系铃人,我们走吧!”尔康急忙说。
    “我跟你们一起去!”紫薇喊。
    “你要出去,又很麻烦,今天不是可以出宫的日子!”
    “如果我不去,我保证你们就是找到小燕子,她也不会回来!”
    “对对对!紫薇,你一定要去,那个小燕子,我拿她一点办法都没有!”永琪连忙接
口,求救般的看着紫薇。
    “那……就不要耽搁了!赶快,我们还是去求令妃娘娘吧!不要说小燕子跟五阿哥吵架
出走了,就说紫薇想去看我额娘!”尔康一面说,一面回头交代:“金琐,你留在宫里,万
一皇上或者是老佛爷要找格格,就说去福大人家了!千万不要泄露小燕子出走的事!”
    “我知道!我会守在漱芳斋等消息!”
    紫薇点头,大家就急急的出门去。
    半个时辰以后,大家到了会宾楼。柳青、柳红、蒙丹一听,都惊讶得一塌糊涂。
    “小燕子出走了?不见了?怎么会这样?她根本没有来找我们,自从上次表演驱鬼舞到
现在,我们还没见到过小燕子!”柳青说。
    “你们怎么知道她是出走了?小燕子喜欢开玩笑,说不定躲在什么地方跟你们玩,宫里
是不是都找过了呢?”柳红问。
    永琪气急败坏,伸手就抓住柳青胸前的衣服,激动的嚷:
    “柳青!我们是生死与共的朋友,你不要为了帮小燕子,就欺骗我们!我知道她没有别
的地方可去,她一定是来找你们了!就像上次紫薇出走,也是找你们一样!快告诉我,你们
把她藏到哪里去了?你们这样不是帮她,是害她!”
    柳青用力一挣,挣开了永琪。认真的说:
    “我没有骗你们,她真的没有来!不信,你们问蒙丹!”
    “她真的没有来!”蒙丹坦率的看着大家,诚挚而担忧的说:“她失踪多久了?大家赶
快想一想,她可能去了哪里?分头去找吧!”
    紫薇看着柳青柳红和蒙丹,相信了,焦急的转向永琪:
    “我想,小燕子这次是吃了秤砣铁了心,她不要我们找到她!她知道我们一定会来会宾
楼,所以,她根本不来这儿,连柳青柳红和师父,她都不要了!”
    “这一下,情况真的不妙!”尔康急促的说:“她会一点功夫,也有谋生的能力,以前
的生活方式,她还津津乐道。现在,她说不定已经离开了北京,天南地北,流浪去了!”
    永琪跌脚,脸色惨白,眼神阴郁,焦灼的说:
    “她那一点‘功夫’,怎么算是‘功夫’?每次打架,如果没有人护着她,她是一定吃
亏的!她又不知天高地厚,总以为自己功夫好得不得了,常常惹是生非,这样单独一个人去
流浪,会发生什么事,根本不能预料!”他用手支着额头,痛苦得不得了:“我怎么会让这
件事发生呢?为什么要苛求她呢?”
    大家看着永琪,又是同情,又是着急。尔康走上前去,握了握他的肩:
    “不要急,我们人多,马上分散开来,先把整个北京城找一遍再说!”
    “对!我们一条街一条街的找!紫薇和尔康一组,我们每个人单独一组,这样,有五路
人马,一个时辰以内,就可以把北京跑遍了!”柳青积极的说。
    “那么,我们画张地图,大家分区行动吧!一个时辰以后,大家还在会宾楼聚齐!”柳
红更加积极。
    尔康马上磨墨,拿纸,提笔画地图。
    永琪尔康他们,开始满街找寻小燕子,他们谁也没料到小燕子的去向和遭遇。
    原来,小燕子离开皇宫以后,自己也不知道该到哪儿去。背着包袱,在熙来攘往的人群
中漫无目的的走着。心里还在愤愤不平,一夜没睡使她有些脑筋不清楚。但是,有一点,她
是肯定的,她不要去会宾楼!
    “紫薇和尔康一定会到会宾楼去找我,我绝对不能被他们找到!我要彻底失踪,让他们
谁也找不到我!我再也不要回去了,我再也不做‘还珠格格’了。从今天起,我恢复本来的
我,我是小燕子,和还珠格格一点关系也没有!我要去找工作,要去过自己的生活,可是,
我要去哪里呢?”
    小燕子东张西望,感觉到前所未有的孤独和失落。她停在一个像是茶馆的门口,看到很
多人走进去。
    她抬头一看,看到一块横匾,上面写着“翰轩棋社”。这“翰轩”两个字,她一个也不
认识,歪着头看了半天:
    “这是两个什么怪字?‘干车棋社’?好奇怪的名字!大概是‘赶车棋社’!这个‘赶
车’跟‘下棋’有什么关系呢?”她狐疑的想着,突然眼睛一亮:“下棋?棋社?原来很多
人在这儿下棋?反正我也没地方去,看看去!”
    小燕子就走进了棋社。发现里面摆着很多桌子,很多棋客正在下棋喝茶。
    小燕子看到这么多人在下棋,就忘了自己的烦恼,兴趣全来了,忍不住走近一桌,去看
棋。
    整个棋社中,一个女人也没有,小燕子的出现,就引起了棋社老板的注意,也引起其他
棋客的窃窃私语。小燕子才不管别人注意不注意,看着那桌棋,看得津津有昧。下棋的是两
个老头。下得很专心,小燕子看得也很专心,抓耳挠腮。
    一个老头走了一步棋,小燕子忍不住叫了起来:
    “喂喂……不要走那里,走这里,这里!”伸手去指,指到棋盘上去了。
    两个老头都惊奇的抬头看小燕子。
    “怎么来了一个姑娘家?”老头就对小燕子皱皱眉头:“不要说话!”
    两个老头继续下,小燕子又忍不住喊了起来:
    “错了!错了,应该先管上面那块棋!该走这里!这里!”又指到棋盘上。
    那个老头脸孔一板,严肃的说:
    “观棋不语……”
    “我知道观棋不语是‘真君子’,我就是做不到!”小燕子打断了他。
    这时,一个四十来岁,眼神凌厉的男子,走了过来,手里玩着一把折扇。上上下下打量
小燕子:
    “这位姑娘,你是谁?我是这家棋社的老板,我姓杜!请问,你到我们棋社来干什么?
这儿不招待女客!”
    “不招待女客?”小燕子挑起眉毛:“哪有这个道理?你们棋社开着大门,不是随便谁
都可以进来下棋吗?”
    “是!”
    “那我是进来下棋的!怎么可以不招待?”
    杜老板又惊又好笑:
    “你来下棋?你知不知道下棋要付茶钱,棋钱?你有钱吗?”
    “多少钱一杯茶?”
    “一吊钱。”
    “多少钱一盘棋?”
    “也是一吊钱。”
    小燕子掏出一块碎银子,“啪”的一声往桌上一放:
    “这块碎银子,总有好几吊钱了吧?够不够付茶钱棋钱?”
    小燕子出手豪阔,杜老板一惊。慌忙正视她:
    “够够够!那你要跟谁下棋?”
    小燕子东张西望,再望向杜老板。
    “我就跟你下!”
    “跟我下?”杖老板暗笑:“我的棋艺太好,你还是选别人吧!”指着一个其貌不扬的
小孩子:“那是我的徒弟,你跟他下吧!”
    小燕子大怒,觉得简直被侮辱了。大声说:
    “我就要跟你下!”
    “跟我下要赌彩!我不下没彩的棋!”
    “赌彩?好啊!”小燕子叫:“好久没有痛痛快快的赌一场了!赌就赌!怎么赌?”
    杜老板眼中闪着阴鸷的光,很有兴味的看着小燕子:
    “当然是你赢了我输钱给你!我赢了你要输钱给我!”
    “赌多少?”
    杜老板掂掂手里的银锭子:
    “就赌你这块碎银子!”
    “好!”小燕子豪气的一摔头。
    杜老板就喊道:
    “小二!泡壶好茶来!”手一伸:“姑娘,请!”
    小燕子昂着头,很神气的走了进去。两人落坐,许多人都围过来旁观,大家议论纷纷,
啧啧称奇。茶水上桌,杜老板谦虚的拿了黑子。
    两人开始下棋。几颗子以后,杖老板已经暗笑了。
    “姑娘怎么称呼?”
    “小燕子!”小燕子头也不抬的说,发现自己的棋下错了:“嗳嗳嗳……你怎么设了一
个陷阱给我?我不走这颗了……”想把自己的棋子拿起来:“我要重走!”
    杜老板手中的折扇迅速的伸过去一挡,小燕子好像触电一样,赵紧把手收回。
    杜老板皮笑肉不笑的说:
    “赌彩的棋,是举手无侮的!”
    小燕子奇怪的看看杜老板。心想,这个人有点古怪,天气这么冷,手里拿一把折扇,打
到皮肤上好痛,难道他还会功夫不成?
    小燕子没时间研究了,注意力被棋吸引了。原来,杜老板已经轻轻松松的吃掉她好大的
一块棋。小燕子叫了起来:
    “哎哎哎……你怎么乘我不注意,把我这块棋全都吃了,这样,就不好玩了!”
    杜老板一笑:“承让了!这棋……你是中押败了!”
    “我输了?”小燕子看看几乎片甲不留的棋盘,输得冒汗:“来来来!我们再来一盘!”
    “再来一盘?彩金先放着!”
    小燕子从包袱里摸出一个银锭子,又是“啪”的一声放在桌上。不服气的说:
    “杜老板好棋力!连赢我三盘,这个银锭子输给你!”
    “好!”杜老板更有兴味了,接口:“三盘里,只要姑娘赢一盘,我输你一锭银锭
子!”也掏出一个银锭子,放在桌上。
    “一言为定!”
    围观的人,见所未见,都“啊”的惊呼出声。更是议论纷纷。
    小燕子和杜老板又下起棋来。没有几步,小燕子又输了。她哪儿服气,再下,又输了,
输得脸红脖子粗。跟着下第三盘,转眼就一败涂地。杜老板一抱拳,
    “姑娘,承让了!”说着,就把银锭子纳入怀中。
    “再来再来!”小燕子直冒汗,输得把背心也脱了。再拿出一锭银子。
    两人继续下,小燕子输了一盘又一盘。
    “姑娘!承让了!”杜老板大笑,又把银锭子纳入怀中。
    小燕子已经输得毛焦火辣。越输越不服气,嚷道:
    “来来来!再来一盘!我们赌大一点……”
    “对不起,不能奉陪了!”杜老板从容的起身。
    小燕子一拦。
    “那怎么成?赢了就跑?再来再来!”
    “再来?赌多大?”杜老板问。
    “一锭银子一盘,怎么样?”
    小燕子一面喊着,一面伸手去拿包袱,谁知竟然拿了一个空。她大惊,站起身子一看,
自己的包袱早已不翼而飞。小燕子大叫:
    “我的包袱呢?谁拿了我的包袱?”
    围观众人面面相觑,个个摇头。杜老板不慌不忙的说:
    “包袱丢了?你怎么不小心一点?这个公共场合,就是要注意自己的财物!你看,咱们
墙上还贴着警告:‘小心扒手’!”
    小燕子输棋已经输得火大,现在包袱也丢了,气更往脑子里冲。对杜老板一凶:
    “东西在你店里丢的,你要负责!你这是什么店?黑店吗?我看你就有问题,赶快把我
的包袱交出来!”
    杜老板立刻翻脸了。“砰”的一声,拍着桌子跳起来,大骂:
    “姑娘嘴里干净一点!这北京城,还没有人敢说我杜大爷开黑店!你是哪儿来的丫头?
你不打听打听我是谁?居然敢在太岁头上动土!识相一点,回家再去拿钱,拿了钱再来赌!”
    杜老板一面说着,手里折扇一挑,就把小燕子放在桌面上的背心跳到她脸上,无巧不巧
蒙住了她的脸。杜老板就中气十足的大喊:
    “小二!送客!”
    小燕子哪里受过这样的气,何况,自己也正一肚子气没地方出,顿时发作了。她一把拉
下脸上的背心,嘴里“哇……”的一声大叫,一脚就踢翻了面前的桌子。
    茶壶飞了出去,茶杯落地打碎,棋子像雨点般四落。
    大家惊叫着,闪的闪,躲的躲。
    小燕子一不作二不休,一脚又踹翻了另一桌。
    “你这家贼店,敢偷姑奶奶的东西,简直不要命了!你才没有打听打听,我小燕子是
谁?”她一边嚷嚷,一边踹桌子,一时之间,棋盘棋子,茶壶茶杯,杯杯盘盘,全部翻的
翻,倒的倒。
    杜老板大怒,挥着折扇就飞窜过来抓她。小燕子喊:
    “原来会武功!会武功就欺负人,简直不要脸!来抓我呀!来抓我呀!”
    小燕子嘴里喊着,开始在整个棋社里飞窜,所到之处,把所有桌椅,全部踢翻。
    客人奔的奔,逃的逃,有的被茶水烫到,哎哟叫不停,有的撞成一堆,跌倒在地。整个
棋社,天翻地覆。杜老板气得鼻子里冒烟,飞扑过来,和小燕子大打出手。
    这时,早有几个打手,围了过来。小燕子和杜老板一交手,才知道自己不是对手,但
是,已经豁出去了,势如拼命,乱打一气。杜老板手里的折扇,打上了她的肩,她感到一阵
剧痛,大叫“哎哟”。心想:“打不过了!好女不吃眼前亏,七十二计,逃为上计!”
    小燕子对着门外窜去,谁知,几个打手一拦,她好像撞在铜墙铁壁上,跌倒在地。她跳
起身子,还想再跑。
    杜老板的折扇,如影随形,对着她的头顶一敲。小燕子眼前一黑,就晕过去了。
    ------------------
  文学殿堂疯马  扫校
    由著名的晓军做再次精心校对

上一页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