还珠格格续集
22

    蒙丹进宫,就这样险而又险的闯关成功。但是,含香还是坚持要守住对父亲的承诺,这
次见面,带给双方的,只有更深更深的痛楚和追忆。小燕子、永琪、尔康、紫薇这四个年轻
人,虽然个个聪明过人。足智多谋,这次,对含香和蒙丹的事,却完全无技可施了。
    紫薇的手指已经完全康复,在几个太医的调理之下,身体也比以前健康了,脸色红润,
精神饱满。尔康看在眼里,真是满心欢喜。
    这天,乾隆心情良好的到了漱芳斋,看到紫薇完全恢复了,就守着诺言,要和紫薇下
棋。小燕子最近,正在跟着紫薇水琪学下棋,棋力很差,棋瘾很大,看到乾隆和紫薇下棋,
就心痒起来。尔康、永琪都恭恭敬敬的站在一边看棋。
    金琐、明月、彩霞忙忙碌碌的侍候着茶茶水水。
    紫薇下了一颗子,抬眼看了乾隆一眼:
    “皇阿玛!叫吃!”
    小燕子看得津津有味,忍不住上前喊:
    “喂喂……喂喂……紫薇,不要走那一步!走这儿,这儿……”一边插嘴,一边用手指
到棋盘上去:“这儿!听我的没错!”
    乾隆抬头一哼:
    “哼!小燕子,你知不知道‘观棋不语真君子’?”
    “观棋不语真君子?反正我不是‘君子’,我是‘观棋说话假小人’!”
    永琪和尔康忍着笑。
    小燕子看到乾隆下了一子,又忍不住了,叫:
    “皇阿玛,你怎么不走那边?”
    “你这个臭棋,少支招了!”乾隆说。
    小燕子不服气,瞪大了眼睛:
    “我是臭棋?皇阿玛!你不要太小看我!你不知道,我现在跟着紫薇学下棋,已经下得
很好了!等会儿我跟你下一盘试试,好不好?”
    “你要跟朕下一盘?”乾隆笑看小燕子。
    “是呀!是呀!紫薇说我下得很好,我还常常赢紫薇呢!紫薇,是不是?”
    “是!”紫薇笑着说,就看着乾隆:“她刚刚学会下棋,棋瘾大得很,一天到晚缠着人
跟她下棋,上次居然抱着棋盘去找纪师傅,被纪师傅杀得片甲不留!”
    “什么‘骗了不溜’?”小燕子抗议的说:“我又没有用‘骗’的,又没有用‘溜’
的!就是下到最后,我的黑子就‘光溜溜’,全体不见了!”
    乾隆笑了,大家都笑了。
    小燕子噘着嘴:
    “纪师傅真不够意思,下了两盘就不肯跟我下了!”
    尔康忍不住笑着说:
    “纪师傅说,天下有三大苦事,一是农夫碰到久旱不雨,二是作官碰到奸臣当道,三是
纪师傅碰到还珠格格要下棋……”
    尔康一句话没说完,乾隆大笑起来。边笑边骂:
    “这个纪晓岚,也太刻薄了!小燕子,别泄气,待会儿朕跟你下!”
    小燕子乐得欢呼起来,跳得老高:
    “皇阿玛万岁万岁万万岁!”
    结果,乾隆可找了一个麻烦。小燕子的棋,下得当然不好,问题是,棋品也不大好。又
是悔子,又是赖皮,有时还悔到两三步以前去。乾隆这一生,哪个敢这样没品的跟他下棋?
他可在小燕子身上领教到了。
    “叫吃!”乾隆落了一子。
    小燕子一看不妙,急叫:
    “啊……啊……不对不对,我走错了!”
    小燕子把乾隆的棋子拿起来,还给乾隆,自己又重走。
    “走定了?好,朕要走了!”乾隆又笑又摇头。
    小燕子没把握了,赶紧把落好的子又拿了起来。
    “我再想想!好……”想定了,换了一个地方:“我走这里!”
    “哈哈!”乾隆大笑:“走来走去,走了最臭的一着!叫吃!”指着棋盘:“你这一块
都给朕吃了!”
    小燕子一看,赶紧把自己下的那颗子又拿起来。
    “我不走那颗了!我还是走原来的地方!”
    “那怎么行?”乾隆说:“你的棋品太坏了!知不知道‘举手无悔大丈夫’?”
    小燕子握着棋子不放:
    “我不是‘大丈夫’,我是‘举手就悔小女子’!”
    紫薇、尔康、永琪摇头的摇头,笑的笑。结果,小燕子大输,输得面红耳赤。把棋盘一
拂,棋子落了一地。
    “怎么总是我输?不相信!再来一盘!皇阿玛,再来一盘!”
    “纪师傅的苦,朕是尝到了!”乾隆大笑起身:“好了!你这个棋,还是找小邓子小卓
子跟你下下算了!”
    “他们都不肯跟我下!”小燕子说。
    “连他们都不肯跟你下?”乾隆睁大眼睛。
    “皇阿玛,再下一盘啦!”小燕子央求的:“就下一盘,你让我九子好了!”
    “我让你十八子,你也赢不了!”乾隆看看天色,伸了个懒腰:“哎!紫薇,看到你又
能下棋,手指没有留下病根,朕真是欣慰极了!”
    “谢皇阿玛关心!”紫薇好感动。
    乾隆爱怜的看看紫薇和小燕子。眼睛一瞪:
    “听说你们装神弄鬼,把容嬷嬷吓得大病一场!怎么那样放肆?”
    “真的呀?”小燕子大乐:“她吓病了呀?怪不得最近皇后不来找我们麻烦了!哈哈!
下次容嬷嬷再找我麻烦,我就拿伏魔棒对她作法!”
    “你们也淘气得太过份了吧!”乾隆说,想了想,又笑了:“不过,那个容嬷嬷,心肠
歹毒,朕正想找个方法治治她!把她吓一吓,也是她罪有应得!俗语说得好,平时不做亏心
事,夜半敲门也不惊!”
    小燕子太快乐了,满脸都是光彩:
    “皇阿玛!你真是太了解了!你真是太好太好了!”说着,又拉着乾隆的袖子,撒起娇
来:“如果你肯跟我再下一盘棋,你就是最伟大的爹了!”
    “再跟你下一盘?朕没有那么伟大!”乾隆举步向外走:“不下棋了!朕还要去宝月楼
坐坐!”
    “宝月楼?”小燕子脸上的阳光顿时消失。
    房间里每个人的神色都一紧,脸色全部一暗。
    其实,乾隆在宝月楼里,并没有做什么让含香为难的事。
    御膳房里,最近添了几个回回厨师,专门为含香做维族的伙食。什么羊肉串、烤鹿肉、
烤野鸭、羊肚片、回子饽饽、烧鹿筋、杂烩热锅……一样又一样的送到宝月楼来。乾隆每
晚,就到宝月楼来和含香一起喝酒,吃回回餐。
    含香会虔诚的向真主祷告,再和乾隆共饮。
    乾隆会静静的看着她,研究她。看着她那美丽的脸庞,一身的异国色彩,闻着满室幽
香,尽管心猿意马,也不敢造次。
    “你每次祈祷,都祷告些什么?”乾隆问:“为了你的族人吗?”
    “是!自从来到宫里,知道已经没有自我了,就天天为回族祈祷!”含香看着乾隆,诚
恳的说:“其实,我也常常为皇上祈祷!”
    “是吗?你为朕祈祷些什么?”乾隆动容的问。
    “祈祷……皇上更加开明,更加幸福,更加得人心!”
    乾隆笑了,深深的凝视含香:
    “但愿香妃的祈祷灵验!朕只要香纪有笑容,就会更加幸福,别的人心也算了,朕在最
想得到的,就是你的心了!”
    含香一听,脸色就立刻阴暗下去。乾隆看到她的脸色,心往下沉。终于,他按捺了自
己,忍耐的说:
    “算了!最近,宫里的事情特别多,朕心里压着好多大石头,总觉得沉甸甸的,透不过
气来!你上次救了紫薇那丫头,朕对你真的非常感激。不想让你不高兴,也不想让紫薇和小
燕子失望……说真的,朕还没有碰到过像你这样的难题!朕只想告诉你,朕真的非常非常喜
欢你!如果你一定要和朕保持距离,那么,朕就把你当成一个倾诉的对象吧!不管你心里怎
样,朕仍然以拥有你为荣!”
    这样的告白,让含香更加痛苦了。
    乾隆说完,就伸手去握她的手,含香被动的让他握着,可是,眼前像闪电般闪过蒙丹痛
楚的眼神。含香浑身一颤,用力的一拍手,站了起来。
    “皇上,”含香带泪的说:“我跳舞给你看,好不好?”
    含香就跳起舞来,维娜吉娜赶快奏乐。
    乾隆看着舞动的含香,眩惑在她曼妙的舞姿里,沉沦在她那含泪的眸子里。不知道自己
是享受还是自虐?是拥有还是失落?他就迷失在自己那矛盾的情绪里,有些痛苦起来。
    这种生活,对于含香真是一种折磨。漱芳斋成了她避风的港湾,她经常逃到漱芳斋去,
只有在这儿,她不用伪装自己,她可以说出心里的话:
    “如果根本没有见到蒙丹,我也认了!再见到他,好像把所有的过去,全部带到了眼
前!他那么痛苦,他的感情那么强烈……他的眼睛,一直在我眼前出现,瞪着我,求着
我……我没办法呀,没办法摆脱他的眼睛,没办法摆脱他的声音,我真的不知道该怎么办才
好!以前,皇上来宝月楼,我还可以敷衍他,现在,连敷衍都做不到!我怎么办呢?”
    “所以,这种生活一定要结束!”紫薇同情得不得了:“你现在好像被切割成了两半,
一半是皇阿玛的爱妃,一半是蒙丹的心上人,这种生活,再过下去,你会崩溃的!含香,不
要再犹豫了,慎重的考虑一下那个‘大计划’吧!”
    “可是,那个计划也有很多问题,一个都没解决,还要连累你们,我实在心惊胆战!万
一皇上大怒,对回部宣战,那我岂不是民族的罪人吗?”
    小燕子义愤填膺,拍着胸口说:
    “听我说!你不要管那么多,只要去做!船到桥头自然直!我们几个,是‘大难不死,
逢凶化吉’,每次眼看活不成,最后还是死不掉!所以,你别为我们操心!至于回部啦,民
族啦……你就交给你们那个真主阿拉吧!它如果连这点小事都办不好,还能当你们的神吗?”
    “小燕子这几句话,可是深得我心,讲得漂亮极了!有理极了!”紫薇笑了。
    小燕子被紫薇一夸奖,就飘飘欲仙了,得意的看紫薇:
    “是吗?是吗?我也有点道理,是不是?”
    “你一直都很有道理!理直气壮!理不直的时候,你也是气壮!”
    含香好忧愁。小燕子就伸手一拉她,嚷着说:
    “不要烦恼了!天塌下来,让我帮你撑着!一切信任我们就成了!嗯,其实,最近我好
开心,紫薇的病好了,蒙丹也顺利混进宫,和你见到面!我还把容嬷嬷吓得半死,皇后也不
敢来找我们麻烦了!真开心啊!来,含香,不要烦恼了!我们一定会心想事成的!今晚,让
我们先来庆祝一下!”
    紫薇立刻说:
    “我已经答应皇阿玛,以后滴酒不沾!”
    “这种‘答应’,也就算了!你哪能滴酒不沾呢?等你洞房花烛夜的时候,总要喝交杯
酒吧?”小燕子说。
    “怎么拉扯上这个!”紫薇害羞的转开了头。
    “不过,我不是想喝酒,今晚,我们来放焰火棒!”
    “焰火棒?”
    是的,焰火棒!
    这晚,小燕子就点燃了好几枝焰火棒,在漱芳斋的院子里玩。这个焰火棒,顾名思义,
就是点燃之后,可以用手拿着,像焰火般冒出火花的棒子。本来,宫闱重地,是严禁放炮这
些事情的。就算有喜庆节日,必须放炮放焰火,也要由专人燃放,小心侍候,以免发生火灾。
    小燕子才不管这些忌讳,手持好几枝“焰火棒”,在整个院子里飞窜。忽上忽下,忽高
忽低,到处飞舞。好像浑身的活力非要发泄不可,嘴里大叫着:
    “我是闪电,我是流星,我是焰火,我是萤火虫!我会放光,我会发亮……我要飞到天
上去!”说着,就飞到屋顶上去了。
    院子门口,一个孩子伸了脑袋看进来,小脸上又是好奇,又是羡慕。那个孩子不是别
人,正是皇后的独子永璂,十二阿哥。这个十二阿哥,在皇宫里是很寂寞的,皇后为人尖锐
严肃,嫔妃们大都不喜欢她,对她敢怒而不敢言。连带对永璂也敬而远之。宫里,虽然阿哥
格格很多,这个十二阿哥,却被所有兄弟姐妹排斥着。
    永璂在门口,看到小燕子在玩焰火棒,真是羡慕得不得了,看得律津有味,跃跃欲试,
就是不敢进去。
    紫薇、尔康、含香、永琪、金琐、明月、彩霞、小邓子、小卓子全在院子里,大家仰头
张望在屋顶的小燕子。尔康笑着喊:
    “你有没有比较安静的庆祝方法?”
    小燕子舞着焰火棒,在屋顶上跳,跳得危危险险的,还要对下面喊话:
    “好看不好看?你们看得到吗?像不像屋顶上有火星在跳舞?我还可以拿着焰火翻斤
斗……”就在屋顶上翻起斤斗来。
    永璂再也忍不住了,跑进院子,抬头看着,看得目瞪口呆。拍手嚷道:
    “好好看啊!小燕子姐姐好厉害!”
    大家看到永璂,不由得全部一怔。永琪就诧异的说:
    “十二阿哥!你怎么来了?奶娘呢?”
    宫里的阿哥格格,在十二岁以前,都有奶娘照顾,这些奶娘,有的跟着主子一辈子,成
为宫里作威作福的嬷嬷。
    “我看到有火花,就溜了过来,奶娘不知道我在这儿!”永璂说着,抬头看小燕子,看
得目不转睛了。
    小燕子几个斤斗一翻,就站不稳了,在屋顶摇摇晃晃。永琪看得心惊胆战,大叫:
    “你赶快下来好不好?不要翻斤斗了!看起来好危险!”
    “下来!下来!不要胡闹了!到院子里来玩,不要上屋顶!”大家也纷纷喊。
    小燕子好脾气的应道:
    “是!小燕子来也!”
    小燕子就直飞而下,焰火棒闪着火花,跟着她直飞而下。
    这时,在御花园里,太后正带着晴儿、宫女们散步,忽然看到屋顶上火星翻滚,接着,
火星从天空飞下。太后大惊:
    “那是什么?难道是我眼睛花了?怎么有火花在到处乱跳?”
    “我也看到了!落到漱芳斋去了!”晴儿说,惊讶极了。
    “咱们看看去!”太后带着晴儿就向漱芳斋走。
    小燕子等人,完全不知道太后即将来到。小燕子发给每人几枝焰火捧。说:
    “这个焰火棒,可是柳青从宫外给我找来的,好玩得不得了!我们大家来练一个‘焰火
舞’好不好?过年的时候,可以表演给皇阿玛看!来呀来呀!”她发着发着,发到永璂,不
禁一怔:“十二阿哥,你怎么在这儿?你额娘知道你在这儿吗?”
    永璂摇摇头,两眼发光的,渴望的看着那焰火棒。
    小燕子心里,掠过一阵天人交战。哼!皇后的儿子!休想跟咱们一起玩!她眉头才一
皱,紫薇已经看穿她的心思了,立刻走过来,看看小燕子,再温柔的看着永璂,笑着说:
    “来,小燕子,给十二阿哥一根!不要小器,大家都是一家人!”
    小燕子本能的往后一退,但是,永璂整个脸孔都发亮了,简直受宠若惊了。
    “我可以一起玩吗?”他怯怯的问。
    “你当然可以,为什么不可以呢?”紫薇就看着小燕子说:“永璂才九岁,和我们没有
过节,也没有仇恨,让他一起玩吧!”
    小燕子挑挑眉毛,豪气的一摔头,给了永璂一根,笑着说:
    “本姑娘今晚心情太好,紫薇姐姐怎么说,我就怎么做!”
    永璂拿着焰火棒,小卓子帮他点燃了,他兴奋得不得了。跟着小燕子,满院子追追跑
跑。小燕子像个大孩子,永璂是个小孩子,转眼间,大孩子和小孩子就玩成了一块儿,笑成
一团。
    尔康看着这样的小燕子和永璂,不胜感动。对永琪说:
    “能够这样不记仇,善待十二阿哥,整个皇宫,大概也只有紫薇和小燕子了!她们两
个,真有一颗黄金一样的心!”
    永琪拼命点头。旁观的含香被引出兴趣来了。
    “真的!我们可以练一个‘焰火舞’!”
    含香说着,拿着几枝焰火棒,试着跳舞。含香的舞蹈,本来就训练有素,几个美妙的旋
转,裙摆翻飞,灿烂的火花,围绕着她,如花雨般洒下,真是好看极了。小燕子一看,就兴
奋的大叫:
    “我也要跳!来呀!紫薇、金琐、明月、彩霞,不要站着不动,全体来跳‘焰火
舞’!”就跟着含香旋转起来。
    “我也忍不住了!跳吧!明月、彩霞,都来呀!”金琐笑着喊。
    快乐是有传染性的,金琐一喊,大家全都忍耐不住了。于是,紫薇、金琐、明月、彩
霞、含香全体跳起‘焰火舞’来。一时之间,但见几个始娘衣袂翩翩,迎风起舞。焰火缭绕
着她们,闪闪烁烁,光环飞舞,灿烂夺目。
    尔康、永琪、小邓子、小卓子、永璂都看呆了。
    尔康看得目不转睛,对永琪说:
    “五阿哥,我真的不敢相信,在不久以前,我以为紫薇活不下去了,一心只想跟她‘共
存亡’!可是,此时此刻,我听到她在笑,看到她在跳舞,还看到这么多的光环围绕着她,
好像那些焰火,就是‘生命力’的闪光,那么灿烂!我太感动了!”
    “我也是,我常常想着我们和小燕子认识以前的生活,几乎不相信那时是怎么过的?每
天上书房,练功夫,每年最刺激的事就是和皇阿玛去狞猎!现在,天天都是多采多姿的!就
是太刺激了一点!‘惊心动魄’、‘胆战心惊’这种成语已经不够用了!”永琪对尔康的
话,真是心有戚戚焉。
    这时,小燕子奔过来,对永琪尔康抗议的喊:
    “你们是怎么一回事?这个焰火棒,不动不好玩,一定要动才好玩!你们不要聊天了!
大家起劲一点嘛!”小燕子说着,就用焰火去烧永琪的辫子:“你再不动,我烧了你的头
发!”
    “哪有这样顽皮的?”永琪又笑又躲:“你敢!你的头发可比我多,要不要试试看?”
他点燃一枝焰火棒,拔脚去追她。
    小燕子笑着逃走,永琪笑着追赶。
    小邓子和小卓子的兴趣都引起来了。
    “好像很好玩!”小邓子就去烧小卓子的辫子:“如果辫子着了火,不知道会怎么样?”
    谁知,小卓子的辫子,真的烧着了。小卓子大叫:
    “哎哟!我的妈呀!”他把辫子捞到前面,扑灭了火,追着小邓子喊:“你烧我!我也
要烧你!烧着了你就知道会怎样了。”
    小邓子拔脚就逃。小卓子就追,二人笑着追追跑跑。
    永璂看得哈哈大笑,快乐得不得了。跟着大家奔跑。大家不断的换新的焰火棒,玩得不
亦乐乎。满院子的人,舞着焰火棒,跳舞的跳舞,追跑的追跑,简直是一个奇景。就在这
时,太监的通报骤然传来:
    “老佛爷驾到!晴格格到!”
    所有的人都吓了一大跳,还来不及反应,太后和晴儿已经走了进来。
    小燕子一个煞不住车,就连带焰火捧,直撞到太后身上。太后大叫一声“哎哟”,摔下
地。
    紫薇、明月、彩霞、小邓子、小卓子……赶紧奔过来,要搀扶太后,彼此又撞得东倒西
歪。晴儿和宫女早已扶起太后。
    太后仓卒站稳,却惊见自己的背心冒烟了。太后大惊,摔着双手:
    “火!火!火……”她满院子转,只见到处烟雾腾腾,不知道该往那儿逃才好。
    尔康急忙脱下自己的背心,去扑打太后的衣服。太后惊慌失措,喊:
    “救命……救命……火……火……”
    小邓子一急,看到院子里有一桶浇花的水,拿起来就对着太后一浇。
    太后还没从身上着火的恐惧中苏醒,突然又被淋了一身的水,惊得魂飞魄散。晴儿急忙
扑上来,合身抱住太后。太后脚下一滑,连晴儿一起摔倒在地。
    场面一团混乱,大家慌得手足无措。
    晴儿就拼命扑打太后的衣服,把火苗扑灭了。紫薇和小燕子慌忙扶起她们。晴儿一迭连
声喊着:
    “没事了!没事了!老佛爷不要惊慌,还好衣服穿得厚!”她低头检查:“有没有烫
着?有没有受伤?”
    太后已经面无人色,脸上又是水又是汗,好生狼狈。她又是惊吓,又是生气,簌簌发抖
的说:
    “这……这……这……是怎么回事?是怎么回事?”
    大家也吓得面无人色,早就熄灭了焰火棒。
    小邓子、小卓子、明月、彩霞、金琐这才慌忙跪下。喊:
    “奴才给老佛爷请安!老佛爷千岁千千岁!”
    紫薇、尔康、永琪、小燕子也赶紧请安:
    “老佛爷吉祥!”
    太后眼睛发直,惊魂未定,看到衣服上又是水又是烟,身子兀自发抖。
    “别说‘吉祥’了!别说‘千岁千千岁’了!没给你们烧死,算我命大!这个漱芳斋,
简直跟我犯克!”
    太后说完,转身颤巍巍就走。晴儿也惊魂未定,给了尔康等人一个不敢相信的眼光,急
忙搀扶着太后,匆匆的去了。
    这时,永璂的奶娘也气急败坏的奔来,看到擞浪,拉着就跑:
    “我的小主子,你哪里不好去?居然跑到漱芳斋来!你要害死奴才是不是?”
    说着,不由分说的把永璂拉走了。
    漱芳斋的大伙,大家面面相觑减,好半天都没人说话。
    然后,永琪才对尔康低低说道:
    “我就说……刺激吧?时时刻刻,你不知道下面会发生什么事?这一下,我们说不定又
要‘乐极生悲’了!”
    是的,乐极生悲!这“焰火棒”的“后遗症”,马上就发作了。
    当晚,太后就对乾隆激动的说:
    “皇帝,你马上把那两个格格贬为平民,送出宫去!”
    “那怎么行?她们又做错什么了?”乾隆惊问。
    “不是做错了什么,是从来没有做对过!”太后大声说。
    “到底怎么回事?她们其实有她们的可爱呀!皇额娘试着跟她们多接近一下看看……”
    乾隆话没说完,太后就怒冲冲的打断:
    “多接近我就没命了!”她正视乾隆,严重的说:“我不管你多么喜欢小燕子和紫薇,
我就是不喜欢她们!身为格格,一点格格的样子都没有!在皇宫里面,居然弄些会着火的东
西在那儿玩,差点把我烧死!这样没轻没重,怎么能当王妃?虽然她们没有做布娃娃害人,
但是,她们花样多得不得了,一会儿在房里驱鬼,吓唬容嬷嬷,一会儿又带着火苗到处
跑……我看,她们绝对是这个皇宫里的祸害!”
    “火苗?怎么有火苗?”乾隆头痛的问。
    “启禀皇上,是焰火棒!”晴儿说。
    “焰火棒?她们居然在皇宫里玩焰火棒?一定是小燕子耐不住寂寞,搞出来的新花样!
皇额娘别生气,朕一定好好的教训她!”
    “教训也没有用!她是教训不好的!我请皇帝来这儿,就是要告诉你一声,我已经决定
了!为了永琪好,为了我们子孙的血统,我绝对不能让永琪娶小燕子!皇帝,你不能废掉这
两个格格,也得马上取消五阿哥和小燕子的指婚!”
    “皇额娘!兹事体大!”
    “我不管‘体大’还是‘体小’,我就是不能容忍小燕子!这样没教养的姑娘,实在配
不上永琪!你一直跟我说,她会改好,她会进步!可是,我看,她是越来越糟!疯疯癫癫,
没有半点规矩!又是个汉人,怎么可能当王妃?”她正视着乾隆,伤感起来:“我上次对紫
薇用了刑,你跟我发了一顿脾气,不知道我这个太后,现在是不是一点说话的份量都没有
了?”
    乾隆是个很孝顺的皇帝,对太后一直很尊敬。宫中的事,只要太后有意见,乾隆几乎是
言听计从的。现在听了这话,就又惊又急,惶恐的说道:
    “皇额娘怎么这样说呢?这样说,朕就罪该万死了!上次,朕也没有发脾气,只是希望
宫里没有暴力而已。”他背负着手,绕室徘徊,想到要拆散永琪和小燕子,实在不忍。但
是,又不能违背太后的命令,心里真是为难极了。半晌,才站定了,看着太后,婉转的说:
“皇额娘的意思,朕明白了!但是,永琪和小燕子,彼此都有了感情,现在拆散他们,实在
是件很残忍的事!这样吧,我为小燕子向皇额娘求求情,再给她一次机会,看看她能不能改
好,能不能进步!我们以三个月为期,如果她还是没有进步,或是再犯一次规,朕就取消指
婚!怎样?”
    太后看着乾隆,气呼呼的说:
    “皇帝亲口说的!君无戏言。就再给她三个月!”
    第二天,乾隆在御书房里,召见了永琪和尔康。永琪一听,就大惊失色了。
    “皇阿玛!三个月是什么意思?怎么可能用三个月的时间,把一个人转变呢?小燕子的
个性,皇阿玛比谁都了解!她是江山易改本性难移。要她不闯祸,实在不容易。何况,老佛
爷所谓的‘闯祸’,都是她最率真的表现!”
    尔康也急忙上前,帮着永琪说话:
    “皇上!你一定要跟老佛爷解释,小燕子一点恶意都没有!玩焰火捧完全是因为紫薇复
元了,她心里高兴的缘故。烧了老佛爷的衣服,那是一个意外呀!”
    “小燕子的‘意外’,未免也太多了!朕已经尽力而为了!你们也知道老佛爷,以前德
佩格格和兆样的婚事,她不喜欢,朕最后还是依了她!老佛爷是朕的亲娘,朕一定要尊重她
的看法!”
    “皇阿玛!”永琪急坏了:“这事你一定要为我作主!如果取消指婚,小燕子一定会崩
溃,我也会崩溃的!”
    “你的心意,我还有不知道的吗?”乾隆无奈的说:“但是,小燕子也实在不争气,怎
么还是那个样子?说话颠颠倒倒,做事毛毛躁躁,难道,你就一点办法都没有吗?好在,还
有三个月,你就争取这三个月,让小燕子改善,让她赢得老佛爷的心吧!”
    “只怕老佛爷已经有了成见,再也不会接受小燕子了!”
    “那倒未必!”乾隆深深的看永琪:“事在人为!是不是?”
    永琪没撤了,心烦意乱。乾隆也心烦意乱,又转向了尔康,说:
    “尔康,你阿玛今天进宫,特地来向朕提出要求,希望让你和紫薇完婚!”
    尔康一震,眼睛发光了,充满希望的问:
    “皇上答应了吗?”
    “朕很想答应,尤其紫薇大病以后,朕觉得宫里处处危机,把她嫁到你家去,说不定可
以解除她的危险!可是,老佛爷对你们这两门婚事,都有意见,朕正在极力和老佛爷沟通!
暂时,恐怕还不能让你们如愿。”
    尔康真是失望透顶,话都说不出来了。
    乾隆叹了口气,再说:
    “老佛爷早已把小燕子和紫薇,看成一体,不能分割!她不喜欢小燕子,也不喜欢紫
薇!好在,她还没有因为小燕子和紫薇,迁怒到你们身上,在她心目里,你们是完美的,她
们却不够完美!大概,这也是所有长辈的心态吧!她一天到晚,就在动脑筋给你们两个重新
指婚!所以,你们两个都小心一点,让紫薇和小燕子提高警觉,在老佛爷面前好好的表现一
下,也监督着漱芳斋,不要再做出任何惊人之举来!否则,朕也无能为力了!”
    尔康和永琪大震,心乱如麻了。
    ------------------
  文学殿堂疯马  扫校
    由著名的晓军做再次精心校对

上一页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