还珠格格续集
20

    晚上,乾隆、令妃得到消息,气急败坏的冲进了漱芳斋,太后也得到了消息,把晴儿派
来看看虚实。乾隆一进大厅,就震惊的喊:
    “什么叫做紫薇病危?怎么会病危?”
    小燕子和永琪迎上前去。小燕子哭得眼睛都肿了,看到乾隆,就忍不住扑进乾隆怀里:
    “皇阿玛!太医都说,紫薇没有希望了!她快死了……尔康一直跟她说话,她还听得
见,还会掉眼泪……但是,太医们诊治了半天,还是说,她快要死了!”说着,就放声痛哭
了。
    “怎么会?怎么可能?”乾隆张大了眼睛.无法相信:“下午包扎的时候,她不是还很
好吗?永琪!到底是怎么回事?”
    永琪含泪说道:
    “皇阿玛!是真的!下午你离开没有多久,紫薇就昏迷不醒了,我们把四个御医全部宣
进宫,可是,紫薇一直没有醒……御医已经要我们做最坏的准备……现在,尔康金琐都守着
她,喊了她几千几万遍,她就是不睁开眼睛……”
    “不可能!她还那么年轻!她怎么能够死?”令妃嚷着,就冲进卧室去。
    乾隆和晴儿,也急急的冲进卧室里去了。
    紫薇躺在床上,看来了无生气。
    金琐、明月、彩霞还在徒劳的换帕子。
    尔康已经停止呼唤,整个人呆呆的,完全失魂落魄了,站在床脚,只是目不转睛的盯着
紫薇。似乎自己的整个生命,也跟着她快要消失了。
    四个太医还在窃窃私语,商讨病情。
    乾隆和令妃一冲进房,四个太医全部跪了下去。齐声说道:
    “臣参见皇上,皇上万岁万岁万万岁!令妃娘娘千岁千岁千千岁!”
    乾隆一挥手:
    “起来!什么时候了,不要行礼!告诉朕,紫薇怎样?”
    胡太医躬身说道:
    “回皇上,高烧一直没有退,脉象已经快要消失了!可能,挨不到明天天亮了!”
    乾隆如遭雷击,大怒:
    “胡说!你们会不会医治?赶快煎药来,治不好,你们提头来见!”
    “喳!喳!喳!”几个太医就急急的去一边,低声讨论。
    乾隆走到床边,看着那毫无生气的紫薇。忍不住大声嚷道:
    “紫薇丫头!朕来看你了!上次,你拔刀的时候,朕说过,朕贵为天子,会带给你福
气,现在,朕还在这儿看着你!你不许死,听到没有?”
    令妃不禁落泪了,哀声的说:
    “紫薇,你还没有成亲,没有生儿育女,生命等于没有开始,你跟尔康的誓言,也没有
实现,你怎么舍得走呢?”
    令妃的话,使努力维持镇定的金琐,终于伏在紫薇的枕边哭了。低喊着:
    “小姐!这么多人在喊着你,这么多人在留着你,你难道都听不见吗?”
    明月、彩霞全都哭了。室内一片哀戚。小燕子就扑到床前来,哭道:
    “紫薇,你是世界上最好心的人,你为什么要把我们大家都弄哭呢?你好坏,你好
坏……”
    晴儿站在远远一角,非常震撼的看着这一幕。
    这时,紫薇忽然一动。嘴里低低的,口齿不清的,喃喃的呼唤着:
    “尔康……尔康……”
    尔康大震,跌跌冲冲的扑过去。跪在床头,哑声的喊:
    “紫薇,我在这儿,我在!”
    紫薇努力想睁开跟睛,但是,眼皮似乎十分沉重。她衰弱已极,模糊不清的说:
    “山无棱……天地合……才敢……与君绝……”
    尔康顿时心如刀绞,五内俱焚。不敢碰到紫薇的手,拼命摇着紫薇的肩:
    “什么山无棱,天地合?不要再说那些废话了!你给我醒来!如果你死了,我迫你上天
下地,永远都不原谅你!你听到没有?听到没有?你醒来……醒来……”
    所有的人全部哭了。乾隆也泪盈于眶了。晴儿远远的看着,眼睛湿漉漉。
    就在这一片混乱中,含香手里拿着一个锦缎的袋子,急急的冲进门来。大家都在巨大的
伤痛中,几乎没有人注意到她。她试着要接近床前,但是,好多人拦在前面,她就大声的、
急促的说:
    “请大家让一让!”
    乾隆抬头,看到含香,更是满心伤痛,含泪说:
    “香妃!你也听说了?太医说她活不下去了!你们一直相处得那么好!你来送送她吧!
她快要走了……”
    乾隆就起身,把位子让给含香。
    含香扑到床边跪下,就急急忙忙的去看紫薇的瞳孔,又抓起紫薇的手,看看那裹着绷带
的手。毫不迟疑,她就命令的说:
    “金琐、明月、彩霞!快解下这个绷带,给我看看!”
    “可以解开吗?太医说解开了手指会有问题……”金琐问。
    含香大急,睁大眼睛喊:
    “人都要去了,还有什么可以不可以?还管手指有没有问题?吃了什么药?”
    含香的这种气势,使尔康乍见曙光。就一惊抬头,看着含香:
    “什么都没吃,吃进去的药全吐了!”
    “好!”
    含香就打开锦袋,拿出一个盒子,再打开盒子,里面有个瓶子,再打开瓶子,取出一颗
蜡封的药丸来。她捏碎蜡封,顿时满室生香。然后,她捏着紫薇的下巴,让她张开嘴来,就
把那颗药丸塞进紫薇嘴里。再捏紧她的嘴,防止她吐出来。
    大家全都看傻了,目不转睛的看着。
    乾隆忍不住问道:
    “你给她吃的是什么?”
    “这是我们王室的秘方,叫作凝香丸。是用穿山甲、白芷、天花粉、双花、防风、乳
香……等十几种动植物提炼而成,有清热解毒、活血止痛的奇效,是救命的良药!我来这儿
的时候,我爹给了我五颗。”含香说着,盯着紫薇看,看她喉咙一咽,这才松手。吐出一口
气来说:“还好,她还能咽!咽下去了!”
    永琪就急急的问:
    “这表示她会活吗?”
    “我还不知道。”含香说,目不转睛的审视着紫薇。
    这时,金琐和彩霞已经解开了紫薇的绷带,只见两手都已红肿发紫。
    含香又从锦袋中拿出一瓶药膏来,细心的给紫薇涂抹。一面说:
    “金琐!你也来帮忙,每个手指都给她抹上,轻一点,不要碰痛她!抹完了再把绷带包
上!”
    彩霞和明月也来帮忙,大家给紫薇细心的上药。小心的包扎。
    “你这擦的又是什么?”乾隆再问。
    “这叫‘仙花露’,是从金银花、蒲公英、野菊花、紫花地丁、紫背天葵子……这些野
花里提炼出来的,对于消肿止痛也有奇效,是回族的秘方,我们试试看吧!”
    小燕子觉得有了希望,擦掉眼泪,惊喜交集说:
    “原来,你还会医术!你从来没有告诉过我们!早知道,就把你早点请来!”
    “我不会医术,只是家传了这些药,看到过我爹用它治病,我也不知道有用没有!我以
前只帮我爹作副手,自己没有帮人治过病,现在是情况危急,顾不得了!”
    金琐满眼发光了,喊着:
    “一定有用!一定有用!老天把你送过来,给我们小姐救苦救难的!一定有用!”
    大家听了,都通通点头,似乎大家的希望都寄托在含香身上了。尔康屏着呼吸,充满希
望,提心吊胆的问:
    “什么时候,我们才知道有效?”
    “接下来,我想,我们只能等,看看她的反应!”
    尔康就在床前,席地面坐,两眼直直的看着紫薇。
    含香看看满屋子的人,对大家说道:
    “我们可能要等很久,大家最好散开,让她有新鲜空气!”
    乾隆就命令道:
    “我们都出去,到大厅里去等!四位太医不要离开,也到外面去等着!令妃,让小邓子
小卓子给大家弄点茶来喝!”
    “我不出去,我要守着她!”小燕子固执的说。
    尔康根本就像石雕木塑一般,早被钉死在紫薇床前了,动也不动。于是,众人都出去
了。只有含香、尔康、小燕子、金琐、明月、彩霞守在床前。远远的墙边,有个人也没出
去,那就是晴儿。她也像石雕木塑一样,看着这一切,不能移动了。满屋子的人,没有一个
注意到她。
    时间缓慢的消逝。一更,二更,三更……金琐、明月、彩霞仍然忙着绞毛巾、换帕子,
尔康仍旧痴痴的看着紫薇,目不转睛。含香紧张的观察,试温度,试鼻息。小燕子走来走
去,拜天拜地,嘴里念念有辞……
    三更打过之后,紫薇脸色逐渐红润,呼吸平顺起来。金琐摸摸紫薇的额头,惊喜的喊了
起来:
    “烧退了!烧退了!尔康少爷,烧退了呀!”
    大家全部惊动了。尔康仆到紫薇身边,伸手触摸她的额头。立刻哑声大喊:
    “太医!太医!快来看看!”
    四个太医再度奔入。乾隆等人随后。太医趋前,俯身诊视。大家都睁大了眼睛,屏息以
待,胡太医不可思议的抬头说道:
    “热度退了,汗也发出来了!脉象也稳定多了!看样子,格格是吉人自有天相,大概不
会有问题了!”
    小燕子跳了起来,双手伸向天空,大喊:
    “万岁万岁万万岁!我知道她不会死!我知道!我知道……”喊着,就去抱着金琐跳,
又抱着明月跳,再抱着彩霞跳,然后抱着含香跳,乐不可支。
    尔康听到胡太医这个宣布,紧张的情绪乍然放松,他的头一低,“砰”的一声,撞在床
柱上。他虚弱的用手蒙住眼睛,泪水从面颊上滑落。
    晴儿震撼的看着这一切,看着紫薇的病容,看着尔康的热泪,只觉得自己脸上,一片潮
湿。她抬手拭去脸颊上的泪珠,悄悄出门去了。
    太后还没有入睡,正等着晴儿。
    晴儿总算回来了。太后急急的问:
    “我要你去看看紫薇,你怎么去了这么久?她是不是真的快死了?”
    “回老佛爷,她已经度过危机,大概没事了!”
    太后松了一口气,就有些狐疑起来:
    “我就知道,哪有弄伤几个手指头,就会送命呢?这也太娇弱了吧!会不会是那个丫头
玩花样,故意装死,好让皇帝心痛?”说着,就惊看晴儿:“你怎么了?眼睛红红的,哭过
了吗?谁把你弄哭了?”
    “老佛爷,我没事!”
    “怎么说没事呢?明明就有事!谁欺负了你,告诉我,我给你撑腰!”
    “真的没有人欺负我,是刚刚在漱芳斋,看到紫薇死里逃生,看到大家对她的那个样
子,实在没有办法不感动!”晴儿坦率的看着太后,诚实的回答。说着,眼泪就涌了出来,
急忙擦泪:“对不起!”
    太后困惑着,深深的看着晴儿。晴儿一向很能自制,喜怒都不形于色,今晚这个样子,
实在太失常了。太后正在疑惑不解,晴儿忽然走到太后面前,对太后一跪。
    “你做什么?”太后一惊。
    “老佛爷!晴儿有事恳求老佛爷!”晴儿诚挚的说。
    “你说!不要跪了!什么事?”
    晴儿就好诚恳的,近乎哀求的说道:
    “我知道,老佛爷最近为了我的终身大事,非常伤脑筋。我也知道,老佛爷看中了尔
康,想拆散紫薇和尔康,好把我指给他!”
    太后更深刻的看晴儿:
    “嗯,你说中了!毕竟,我心里的事,都瞒不过你!怎样呢?”就弯腰悄声问:
    “是不是我也猜中你的心事了呢?”
    晴儿的眼神,清澈如水,光明如星:
    “老佛爷您猜中了,可是,三年前您就该做主了!现在,太晚了!”
    “只要晴儿有这个意思,没有晚不晚这句话!我现在还是可以为你做主!”
    “可是,现在,我不要他了!”晴儿清清楚楚的说。
    “为什么?”
    “我要不起他了!”晴儿就坦白的看着太后.含泪说道:“老佛爷,自从我回宫以后,
已经亲眼目睹尔康对紫薇的用心,我好感动!尤其今晚,我几乎见到了一场‘生离死别’,
我实在太震撼了!”
    太后盯着晴儿:
    “哦?震撼?”
    “是啊!震撼极了!我不由自主,就被带进他们那个世界,见识了一场人间最强烈,最
深挚的爱,我想,只有用‘惊天地,泣鬼神’六个字来形容!太美太美了!这种感情,我虽
然没有得到过,可是,我好敬佩,我好感动!如果我破坏了这份感情,我会很死我自己!老
佛爷,请帮我积德!千万千万不要拆散他们!晴儿谢谢您了!”
    说着,就诚诚恳恳的磕下头去。
    太后惊看晴儿,不相信的说:
    “晴儿,你不必那么清高,这是你的未来啊!”
    “老佛爷,我并不清高,一个不属于我的男人,我嫁了也不会幸福啊!如果老佛爷疼
我,就让我陪伴您一生吧!”
    “我不能这样就误你!”太后想想:“或者,我可以安排,你和紫薇共事一夫?不过,
那样就太委屈你了,所以,我虽然有这个念头,始终没有提出来!”
    “是!那样就太委屈我了!”暗儿赶紧说:“所以,千万不要这样安排!”
    “我不了解……三年前,你陪我在碧云寺,那个下雪的晚上……”
    “老佛爷都知道了?”晴儿叹口气:“那只是一个看雪的晚上,根本不代表什么!和出
生人死、海誓山盟比起来,真是小巫见大巫了!老佛爷,你何必把我这样潦草的推出去呢?
我真的不想介入他们两个的中间,因为,那个中间没有任何位置来给我!尔康眼里心里,都
只有一个紫薇啊!”
    “男人的心,永远是贪多的!是喜新厌旧的!”
    “所以尔康才那么高贵!老佛爷,让尔康的高贵,一直活在我的心里,不要破坏他,好
不好?这样,我才觉得自己也有一些价值了!”
    太后看了晴儿好一会儿。
    “你真的要这么做?你决定了?不要跟尔康成为夫妻?”
    “是!我决定了!请老佛爷成全!”
    “这……还叫‘成全’吗?”太后好心痛,在睛儿眼底,读出了太多的“割舍”。她的
心,就为这个自己深深宠爱的孩子而痛楚起来。是的,三年前,自己就该作主了!那时,都
因为自己的私心,舍不得晴儿早嫁,没想到这一迟疑,竟然耽误了她!想着,心里更加懊恼
和后悔起来。就伸手拉晴儿:“傻孩子!我懂了……我要仔细的想一想,想通了再说!”
    晴儿以为太后已经应允了,松了一口气:
    “谢老佛爷!”就虔诚的磕下头去。
    尔康彻夜守候着紫薇,没有任何人可以让他离去。
    天亮的时候,紫薇终于有了动静,她轻轻蠕动着身子。睫毛颤动着,似乎醒了。
    尔康立即仆过去。
    “水……水……水……”紫薇轻声的说。
    “水!她要喝水!”金琐大叫。
    小燕子就跟着大叫:
    “她醒了!她要喝水!赶快!水!水!水……”
    金琐、明月、彩霞都跑去倒水,同时端了三杯水过来。
    尔康接过杯子,兴奋得手都颤抖了:
    “给我,我来!”
    “你小心她的手,别碰到她的手!”小燕子说。
    尔康轻轻的托起紫薇的身子,小心的不去碰到她受伤的手。低唤着:
    “紫薇,我要喂你了,嘴巴张开一点!”
    紫薇张开的不是嘴巴,而是眼睛。
    尔康的面庞,在紫薇面前晃动,像水雾中的倒影。她再努力的睁大眼睛,看清楚尔康
了。她凝视着他,轻声的喊:
    “尔康……”
    尔康好激动,紧咬了一下嘴唇,眼眶湿了:
    “你醒了!你又认得我了!你真的醒了?”
    紫薇唇边漾出一个微笑:
    “我……睡了很久吗?”
    “是!现在,别说话,先喝水!”
    尔康把杯子凑在紫薇唇边,小小心心的喂着她。心有余悸的说:
    “慢慢喝,别呛了!慢慢咽下去,不要急……”
    大家都小心翼翼的看着。紫薇咽了第一口,接着,又一连喝了好几口。不喝了。
    尔康轻轻的放下她的身子。金琐接走了杯子。尔康含泪看着她,唇边涌出笑意:
    “现在,我才深深的体会出,小燕子那篇文章,真是写得太好了!人都要喝水,早上要
喝水,中午要喝水,晚上要喝水,渴了当然要喝水,不渴还是可以喝水……真是至理名言
呀!原来,这一口水,是生命之泉……紫薇,你喝这一口水,我可以快乐得上天了!”
    小燕子喜悦的笑着,眼眶湿漉漉。金琐也含笑看着,眼眶也是湿漉漉。
    紫薇困惑的看着大家。仍然衰弱,看到每个人都恍如隔世一样,就困惑的问:
    “你们为什么都守着我?我怎么了?”
    尔康把她受伤包扎着的双手,小心的捧到棉被外面,再用棉被把她盖好,说:
    “你在鬼门关转了一圈,现在回来了!”说着,就回头看着金琐、明月、彩霞:“你们
都去吧!这儿有我,大家都两个晚上没睡了,不要再弄得生病!你们先去休息,等会儿再来
接我的手!”
    “可是……尔康少爷,你也一直没有休息,你不累吗?”金琐看着一脸憔悴的尔康,体
贴而怜惜的问。
    “她醒了,我怎么还会累呢?”
    金琐就屈了屈膝:
    “我去给小姐熬一碗粥来,两天两夜没吃东西了!胡太医说,醒了要吃一点清淡的,我
去准备!尔康少爷,你也要吃一点东西才好!”
    小燕子好欢喜,带泪而笑,嚷着:
    “明月,彩霞,你们都去准备吃的,五阿哥在大厅里睡着了,大家都没吃东西,大概都
饿了!小邓子小卓子拜了一夜菩萨,念了一夜经!也给他们弄点吃的!”
    “是!”明月、彩霞看看紫薇,快乐的应着,和金琐跑出去了。
    小燕子就拍拍尔康的肩:
    “我在外面大厅里,需要我,就叫我!”说着,一溜烟的去了。
    房里剩下紫薇和尔康。
    紫薇看着尔康,见尔康形容憔悴,好心痛,伸手想去摸他的脸。
    “你都有黑眼圈了,怎么弄的?”
    紫薇的手一伸,才发现绑了绷带。尔康急忙捧住她的手,颤声的说:
    “你要做什么?千万不要动!”
    “好想……摸摸你的脸!”紫薇瞅着他,轻声的说。
    尔康就把自己的面颊,轻轻的贴在她绑着绷带的手背上。低低的,感恩的说:
    “紫薇,谢谢你回到人间,谢谢你回到我的身边,谢谢你在最危险的时候,没有放弃你
的生命!谢谢你听到了我的呼唤!谢谢你没有弃我而去……”就一迭连声的说道:“谢谢
你!谢谢你!谢谢你!谢谢你……”
    紫薇并不知道自己“死里逃生”的经过,却被尔康这样的热情深深撼动了。
    “尔康!”她低喊。
    尔康抬起热烈的眸子,看着她。
    紫薇对他软弱的笑着,说:
    “我作了一个梦,梦到你、我、小燕子、五阿哥、尔泰、塞娅、蒙丹、含香、柳青、柳
红、金琐……大家都在幽幽谷,含香和蒙丹好亲热的靠在一起,满山满谷都是蝴蝶,我们大
家和蝴蝶一起跳舞,好像什么烦恼都没有,大家好快乐好快乐啊!”
    尔康眼神一凛,正色的回答:
    “我答应你,那不是梦,总有实现的一天!”
    紫薇的身子,就一天一天的好了起来。
    福伦和福晋,也特别进宫来探视紫薇,带给紫薇好大的惊喜和感动。至于乾隆暂时搁置
“布娃娃”的苦衷,福伦也仔细的向永琪和尔康分析过了。两人心里,虽然仍然有些不平,
但是,看到紫薇逐渐恢复健康,大家的心情,就都好得不得了,简直没有情绪去和任何人生
气了。正像尔康说的:
    “紫薇死里逃生,我已经对上苍充满了感恩,不敢再怪任何人!只希望,这些灾难,是
真的结束了!”
    紫薇的身子虽然没事了,但是,那双受伤的手,却有好久都不能拿东西,不能活动。几
个太医,轮番来治疗,要金琐和明月彩霞给她按摩。尔康生怕丫头们重手重脚,坚持自己来
做。紫薇每次在按摩的时候,都痛得不得了,但是,看到尔康心痛的眼神,感到他按摩时的
小心翼翼,呵护备至,就把疼痛全部忘了。眼里心里,都被尔康的怜借体贴所涨满了。看到
尔康这样待自己,想到为了晴儿,和尔康呕气的事,就深深自责起来。
    含香成了大家的恩人,每个人都恨不得为她粉身碎骨,来报答她救紫薇一命的恩惠。虽
然,在紫薇没有完全复元以前,大家也没有情绪和精力来顾及蒙丹。但是,蒙丹和含香的这
件事,大家更是管定了,义不容辞了。
    在每天的按摩和运动下,紫薇的手指逐渐恢复了。痛楚一天天的减轻,终于不再疼痛
了。紫薇知道,只有拼命运动手指,才能让它一如从前。就每天勤练弹琴。于是,那一阵,
漱劳斋里,琴声叮咚,从断断续续,到如高山流水,一泻千里。
    于是,这天,紫薇把尔康按在椅子里,微笑着,深情的说:
    “我为你作了一首歌,要唱给你听!”
    紫薇坐下,熟练的拂弄琴弦,流畅的音符如水般流泻。
    尔康坐在她面前,痴痴的看着她。看到她又神清气爽,脸颊红润,手指又能忙碌的拂过
琴弦,他的心,就被幸福满溢了。金琐、小燕子、永琪、含香、明月、彩霞听到这么优美的
琴声,都围了过来。
    紫薇一面弹琴,一面深深的凝视尔康,眼里,是千丝万缕的柔情,她荡气徊肠的唱着:
    “梦里听到你的低诉,
    要为我遮雨露风霜,
    梦里听到你的呼唤,
    要为我筑爱的宫墙,
    一句一句,一声一声
    诉说着地老和天荒!
    梦里看到你的眼光,
    闪耀着无尽的期望,
    梦里看到你的泪光,
    凝聚着无尽的痴狂,
    一丝一丝,一缕一缕
    诉说着地久和天长!
    天苍苍,地茫茫
    你是我永恒的阳光!
    山无棱,天地合
    你是我永久的天堂!”
    紫薇一曲既终,大家的眼眶都是湿的,但是,人人都带着笑。
    尔康好激动,一瞬也不瞬的看着紫薇。忍不住走上前去,握住了紫薇的手,两眼发光的
说:
    “你完全好了,又能弹琴了!还能唱这么美的歌给我听,我感激上苍,感激所有所有照
顾着你的神灵!”
    两人深深凝视,无尽的深情,闪耀在两人眼底。
    小燕子感动得唏哩哗啦,伸手紧紧的握住永琪的手。
    含香带泪带笑的看着,好想,也握住一个人的手,但是,那个人却不在眼前。
    ------------------
  文学殿堂疯马  扫校
    由著名的晓军做再次精心校对

上一页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