还珠格格续集
17

    转眼间,到了乾隆的寿诞。
    整天,皇宫都热闹得不得了。大臣们、亲王们、贝勒贝子们、使节们、阿哥们……都按
照礼仪,向乾隆贺寿,大家纷纷献上苦心准备的贺礼。一时之间,古玩玉器,书画雕塑,西
洋钟表,珠宝如意,千年灵芝,奇花异草……都呈现在乾隆面前。但是,这所有的礼物,乾
隆也都见多了。至于祝寿贺寿那一套,更是年年如此,了无新意。乾隆对于这样的寿诞,实
在有些厌倦了。直到大戏台上,演出祝寿的节目时,他才精神大振。
    他坐在戏台对面的位子上,太后、皇后、令妃和所有妃嫔全部出席。阿哥们、格格们、
亲王福晋们也都在坐。晴儿坐在太后身边,十二阿哥坐在皇后身边,七格格、九格格坐在令
妃旁边。戏台上,张灯结彩,大大的寿字,贴在正中。乾隆看了看座中诸人,有些纳闷,因
为没有看到小燕子和紫薇,也没看到永琪和尔康。尔康可能和福伦在后台照料,怎么永琪也
不来?最爱热闹的小燕子,到哪儿去了?还有含香呢?
    戏台上,正热闹滚滚的表演着“双狮献瑞”。只见两只活灵活现的狮子,在台上飞舞跳
跃。时而腾空而起,捉对厮杀。时而匍伏在地,搔首弄姿。时而彼此逗弄,摇头摆尾。时而
奔跑追逐,满场翻滚。两只狮子,花样百出,看得大家目瞪口呆,眼花撩乱。乾隆不禁鼓掌
叫好,众人也跟着鼓掌。
    太后笑吟吟的看着晴儿,说:
    “这双狮献瑞,我也看过很多次了,这次真的不同!好看极了!”
    “想必是为了皇上过寿,特别训练的!”
    “不知道是谁负责的?节目安排得挺好!”太后问。
    令妃心里得意,忍不住接口:
    “回老佛爷,是福伦和尔康安排的!”
    “啊?”太后看了晴儿一眼:“他们父子,真是皇上的栋梁呀!”
    皇后揣摩着太后的心意,说道:
    “老佛爷,这个尔康,真是百里挑一的人才,可惜皇上把他指给了一个民间格格,真是
糟蹋了!”
    晴儿目不转睛的看着台上,似乎没有听到这个话题。
    “臣妾倒不那么想,紫薇格格优娴贞静,和尔康正是郎才女貌!”令妃说。
    “皇后说得不错,现在,要找像尔康这样的人才,还真不容易!”太后话锋一转:“令
妃,这也是你的光彩呀,你娘家出了不少人才!”
    皇后呆了呆,没料到让令妃得到赞美,脸色一暗,令妃不禁面有得色了。
    这时,晴儿拉着太后的衣袖,兴奋的喊:
    “老佛爷快看!”
    大家看往台上,只见两只狮子,突然伏地,仰首上望。
    从空中,有个大大的彩球忽然从天而降。一对狮子飞跃过来、接着彩球,就舞弄起来。
彩球时而在狮头上滚动,时而在地上旋转,时而被两只狮子抛在空中,时而和狮子满场盘
旋。舞得好看极了。
    乾隆看到那表演出神人化,匪夷所思,忍不住鼓掌叫好。
    满座都响应着,掌声雷动。
    接着,一只狮子跳着跳着,忽然站定,人立而起,从嘴里吐出一张红色锦缎,上面直书
着一行字:“老吾老以及人之老”。另一只狮子也跟着人立而起,吐出另一张锦缎,写着:
“幼吾幼以及人之幼”。乾隆正惊愕间,彩球轰然一声炸开,彩色烟雾随之扩散,只见两个
人影在烟雾氤氲中,腾空而起,拉开一面大旗,上面横书:“泽被苍生恩满天下”。那两个
人就拉着这面大旗,站立在两只人立的狮头上面。大家定睛一看,那两个拉着大旗的人不是
别人,正是小燕子和含香!
    大家看得惊喜莫名,乾隆尤其震动。然后,鼓声大作,两只狮子,跟着鼓声,粹然揭开
狮头,赫然是永琪和尔康!
    乾隆大惊,喊道:
    “怎么是你们!”
    乾隆还没从震惊中回复,却听到锣鼓已停,琴声大作。他再度定睛看去,只见太监们收
去了旗帜狮子,金琐带着无数的宫女,身穿红色的衣裳,像一片彩色的波浪,一波一波的涌
到台上来。在这些彩色波浪中,紫薇正端坐台上,扣弦而歌。永琪、尔康、含香、小燕子分
站在紫薇两边,大家随着琴声,同声唱着一首别开生面的祝寿歌:
    “巍巍中华,天下为公,普天同庆,歌我乾隆。
    幼有所养,老有所终,鳏寡孤独,有我乾隆。
    泽被苍生,谷不生虫,四海归心,国有乾隆。
    仁慈宽大,恩威并用,舍我其谁,唯有乾隆。”
    一曲既终,紫薇就盈盈起立,一手拉着含香,一手拉着小燕子,走到台前,永琪和尔康
两边相随,五人对乾隆一跪。紫薇说道:
    “皇阿玛!我们大家,有太多太多的感恩,说不完,道不尽!一点心意,祝你万寿无
疆!”
    金琐带着众宫女全部匍伏于地。齐声喊道:
    “皇上万岁万岁万万岁!”
    乾隆看看紫薇,再看看永琪尔康小燕子含香,实在太意外了,太震动了。他一生收到无
数的礼物,看过无数表演,听过无数的歌功颂德,从来没有任何一刻让他这么震撼。他惊喜
得不知道该怎么办才好,片刻才回过神来。说:
    “我简直不相信,你们会给朕这样一个别开生面的节目!这真是一个大大的‘惊喜’
啊!你们太有心了!让朕太意外了!”就由衷的大笑起来:“哈哈哈哈!这是朕这一生中,
收到最‘名贵’的寿礼了!朕会终身难忘!”
    满座王公大臣,就爆起如雷的掌声。齐声大喊:
    “吾皇万岁万岁万万岁!”
    太后也惊讶着,震动着。这才有些明白了,这两个民间格格,确实不简单!
    令妃感动极了,擦着眼睛说:
    “哎!我太感动了!太动人了!如果不是皇上让他们心服口服,他们怎会这样用尽心机
呢?这种孝心,实在难能可贵呀!”
    皇后一肚子的不是滋味,对令妃冷冷的说:
    “别‘感动’得太早,看看清楚吧!”她指指含香:“真正幕后策划的,是那个会‘招
蜂引蝶’的香妃!她,可不能用‘孝心’两个字吧!”
    晴儿看着紫薇,深深感动了。自言自语的说:
    “不管是谁幕后策划的,这个‘特别’的礼物,实在用心良苦,感人至深!”
    “用心良苦是真的,未免‘太用心’了!”皇后接口。
    太后怔怔的看着那一排站立的五个俊男美女,被他们深深的眩惑了。
    那天晚上,御花园里处处张灯结彩,照耀如同白昼。乾隆带着所有嫔妃阿哥格格和太
后,在花园里看焰火。焰火一个个冲上天空,灿烂的花雨砰然一声炸开,四散而下。大家欢
呼着,欣赏着,喜悦的情绪高涨着。
    含香这是生平第一次看到焰火,不禁看傻了。
    “哎哎,那个火花怎么会这样洒下来呢?太漂亮了!我从来没有看过!”
    小燕子看到焰火,就手舞足蹈,兴奋得不得了。
    “你看你看,又一个上去了!哎哎,又一个下来了!”
    “哎,好多火花,散开了!散开了!”金琐也喊。
    “出一个谜语给你猜!”紫薇笑着对小燕子说:“上去上去,飞开飞开,闪亮闪亮,下
来下来!是什么?”
    “我又不是傻瓜!当然知道啦!是‘焰火’!”小燕子嚷着。
    紫薇大笑:
    “不对,是萤火虫!”
    小燕子一呆,尔康永琪含香金琐都跟着大笑。
    小燕子不服气了,想了想,说:
    “我也有一个谜语给你猜!‘上面上面,下面下面,左边左边,右边右边,中间中
间!’是什么?”
    乾隆看他们谈得热和,大感兴趣:
    “猜谜啊?这个朕最有兴趣了!”问小燕子:“这是一样东西吗?”
    “不能告诉皇阿玛!反正是个谜语!”小燕子得意的说。
    “小燕子出的谜语,不能想得太深奥!说不定根本不通!”尔康接口。
    “不要那么看扁我,好不好?我也会谜语!”小燕子嚷着。
    “上面上面,下面下面,左边左边,右边右边,中间中间!”永琪苦苦思索,看尔康:
“你猜得出吗?是什么呢?”
    “这可把我给考住了!”尔康百思不解,摇摇头。
    大家议论纷纷,猜不出来。只见晴儿笑嘻嘻的看着大家,问:
    “是不是‘抓痒’?”
    “你怎么知道?”小燕子睁大了眼睛。
    “因为我常常给老佛爷抓背,有经验了!”晴儿笑着说。
    大家想想,恍然大悟,都笑了起来。太后也笑了,宠爱的看着晴儿。
    “朕也有一个谜语!”乾隆兴致高昂,看着小燕于,笑道:“谜题就是‘小燕子作文
章,如高山擂鼓,声闻百里!’猜常用词一句!”
    “哇!皇阿玛拿我来出谜语!我要猜一猜!”小燕子就转动眼珠苦思:“是什么?是什
么?我作文章,怎么跟高山有关?‘擂鼓’是什么意思?”
    “擂鼓,就是打鼓!”紫薇笑着,已经猜到了:“你想想在高山打鼓的声音!”
    尔康也猜到了,笑着接口:
    “高山擂鼓,声闻百里,是‘不通不通’!”
    “哈哈!哈哈!正是!正是!”乾隆大笑。
    大家都笑了起来。小燕子撅着嘴说:
    “好嘛!拿我开心好了!反正我是‘开心果’!”忽然想到一个谜语,就嚷着说:“我
还有一个谜语,你们一定猜不着!什么动物有八条腿,两对翅膀,上天能飞,到水里能游,
在地上会跑?”
    大家一听,这个希奇,立即纷纷讨论,猜来猜去,都猜不出来。乾隆忍不住说:“这个
动物太奇怪了,猜不出来!是什么东西?快说谜底!”
    小燕子大笑:
    “哈哈哈哈!我也猜不出来!”
    “这太赖皮了吧?”紫薇笑着嚷,追着小燕子打。小燕子又笑又躲。
    大家嘻嘻哈哈,好生热闹,乾隆看得眉开眼笑。太后微笑着,看乾隆好兴致,也就容忍
了小燕子和紫薇等人的嘻闹。皇后和容嬷嬷,带着十二阿哥站在远远的一边,不时看看焰
火,不时交换视线。十二阿哥名叫永璂,才九岁多,看焰火看得兴高采烈。令妃带着八岁的
九格格,和六岁七格格,站在乾隆身边,分享着乾隆的喜悦。小阿哥早就被奶娘抱去睡觉了。
    永琪想到一个谜语,说:
    “我也有一个谜语。什么东西‘上顶天,下顶地,塞得乾坤不透气’?”
    大家还没猜出来,小燕子却抢着说道:
    “先猜我的!什么东西‘头朝西,尾朝东,塞得乾坤不透风!’”
    永琪惊看小燕子:
    “你这个比我那个还厉害!”
    “可不是!”
    永琪、紫薇、尔康研究着。没有答案。
    “我投降,这是什么?”永琪问。
    小燕子仰天大笑:
    “哈哈哈哈!就是你那个顶天顶地的东西,我把它横着放平了!”
    乾隆和众人都大笑起来。
    “小燕子读书不用功,小聪明一大堆!”乾隆笑着说。
    焰火再度上升,绽放一蓬花雨。大家又仰头看。这时,焰火照射下,忽然有个人影在远
处的假山中间一闪。尔康立即警觉,大喊:
    “什么人?”
    所有的人,全部吓了一跳。
    尔康毫不迟疑,立刻飞窜到假山那儿,对暗处看去。只见假山后面,一个黑衣人拔地而
起,其快如箭,对着曲院回廊,浓荫深处,飞奔而去。
    “是哪一个?站住!”尔康大叫,如影随形,追薯那个黑衣人而去。
    “有刺客!我来抓!”小燕子好激动,一面喊着,一面飞身出去。
    “小燕子!你别凑热闹,我去!”永琪急喊,也跟着追去。
    转跟间,三个人全都追着人影而去。
    太后、乾隆和妃嫔阿哥格格们都大惊失色,人人震动。容嬷嬷急忙大喊:
    “来人呀!来人呀!保护皇上!保护老佛爷,保护皇后、各位娘娘、阿哥和格格们要
紧!来人呀……“
    顿时间,大内高手和待卫蜂拥而来。
    尔康紧追着那个黑衣人,迅速的穿越了大半个御花园。
    小燕子大呼小叫,和永琪追了过来。
    “哪里来的刺客!给我站住!居然在皇宫里撒野!”
    “你不要追刺客了!侍卫都来了,你会越帮越忙的!”永琪喊。
    “谁说?我要抓刺客,不能让他跑了!”小燕子紧迫不舍。
    永琪只好跟去。
    侍卫也追了过来,乒乒乓乓,长剑出鞘。高手们一个个飞窜着,大家追着黑衣人,在御
花园里一阵狂奔。那黑衣人好快的身手,转眼间,来到了漱芳斋外面。
    漱芳斋的大门开着,小邓子、小卓子正在院子里看焰火。黑衣人就直接窜进了漱芳斋。
小邓子眼睛一花,来人给了他一掌,他就躺下了。小卓子一回头,什么都没看清楚,也被打
倒在地。来人就直窜入房。
    尔康追赶过来。高远、高达也跳了出来。
    “高远!高达!快去追刺客!”尔康大喊。
    “是!”高远高达带着侍卫,奔进房去。
    小燕子、永琪也已赶到。小燕子嚷着:
    “居然跑进漱芳斋去了!也太大胆了吧!我非逮到你不可!”
    小燕子、永琪、也跟着冲了进去。
    尔康很快的查遍了漱芳斋每个房间,说也奇怪,那个黑衣人已经不见踪影。对尔康来
说,漱芳斋是他最熟悉的地方,每间房间,都了如指掌。大家跑出跑进,里里外外,找了一
个透,什么人都没看到。
    片刻以后,尔康、永琪、小燕子、赛威、赛广、高远、高达及侍卫齐集大厅。大家研究
着,讨论着,疑惑着。
    “奇怪,眼看有人跑进来,就这样不见了!”高远说。
    “这么多人,居然把一个刺客给追丢了,这不是太笑话了吗?”尔康说。
    “就是呀!那个人身手好快!简直像闪电一样!”小燕子说。
    “怪了!这个漱芳斋没有后院,刺客不能翻墙!会不会趁我们追进门,一阵混乱的时
候,再从大门跑出去了!”永琪说。
    “不可能,我盯得那么紧,除非他有障眼法!”尔康疑惑极了。
    永琪看看尔康,两人都有些很不安。今天是乾隆寿诞,谁会这么大胆,敢惊扰圣驾?谁
有这么好的武功,能在众目睽睽下消失?
    这时,乾隆、太后、皇后、令妃、含香、晴儿、紫薇、金琐、明月、彩霞、容嬷嬷及太
监宫女们全都赶了过来,站了满房间。
    “怎样?抓到刺客了吗?”乾隆问。
    尔康纳闷的说:
    “启禀皇上,臣一路追到漱芳斋,眼看刺客冲进来,竟然就这样不见了!”
    太后看着尔康永琪,问道:
    “你们口口声声说是刺客,怎么知道他是刺客呢?他伤人了吗?”
    尔康一怔。被太后提醒了,接口说道:
    “是呀!这事好奇怪,来人只有一个人,看样子功夫非常好,单身闯进皇宫,未免也太
胆大了吧?可是……他只有打倒小邓子、小卓子,出手也不重。这个人好像只是进宫来探探
虚实,被人发现了,也不交手,拔腿就跑,实在有些怪异……”
    尔康说到这儿,心里就咚的一跳,脑海里猛的想到一个人;蒙丹!会不会是蒙丹?这样
一想,就情不自禁去看永琪,永琪接触到尔康询问的眼神,立刻震颤了一下,蒙丹!永琪也
这么想,两人就去看含香。含香看到两人的眼神,脸色顿时变得苍白了,伸出一只冰冷的手
去拉紫薇的手,紫薇握住含香的手,就微微的发起抖来,大家几乎都肯定了,是蒙丹!尔康
转着眼珠深思,蒙丹一定按捺不住了,混进宫来察看虚实,没料到形迹败露,他就逃进漱芳
斋。但是,他怎么知道漱芳斋的位置呢?想必,是大伙平常言谈中,言者无心,听者有意吧!
    尔康等人,个个紧张,唯有小燕子心无城府,气得大叫:
    “这也太小看我们了吧?把皇宫当成他的家一样,要来就来,要走就走!”
    紫薇牵着含香,悄悄的溜到小燕子身边,轻轻的一拉小燕子。
    小燕子一怔,看到永琪的眼光,再看到尔康的眼光,又感到含香发抖的身子,紧靠着自
己……她这次福至心灵,蓦然醒觉:难道是师父?顿时张口结舌。
    尔康就急忙对乾隆等人说道:
    “皇上!这个刺客只有一个人,想必不能成事!臣立刻派人搜查整个皇宫,力求安全!
已经夜深了,皇上和老佛爷,还是早些休息吧!”
    “正是,”永理立刻附议:“今儿个皇上过寿,不要让这些小贼破坏了兴致!安全问
题,交给儿臣和尔康吧!”
    皇后看着太后,深思的说:
    “臣妾觉得不妙!漱芳斋只有一个入口,没有逃走的路。刺客怎么可能不见了?这儿是
小燕子和紫薇住的地方,万一藏了一个刺客,两个格格要怎么办?大家最好把床底下,柜子
里,屋梁上……任何可能藏人的地方,全体检查一遍!”
    “正是!皇后说得对!”太后拼命点头。
    乾隆就大声吩咐:
    “赛威,赛广!赶快去彻底检查!任何角落都不要放过!”
    “喳!”赛威、赛广及众侍卫拿着刺刀,高声应着,又往房里奔去。
    尔康、永琪、小燕子、紫薇、含香全部跟着侍卫往房里跑。
    接着,漱芳斋是一阵翻箱倒柜的搜查。侍卫们拿了刺刀长剑,不住的刺向床底下,刺向
橱柜里,刺向门背后,刺向屋梁上,刺向每个黑暗的角落。
    最后,每间房间都找过了,只剩下紫薇的卧房。侍卫们进来以后,也是桌下、门后、橱
柜,长剑一一刺去。小燕子越来越着急,含香和紫薇,每当刺刀一刺,两人几乎都是一个惊
跳。尔康永琪严阵以待。这种反常的情形,乾隆也注意到了,心想,事关两个格格的安全,
难怪他们个个都紧紧张张。
    侍卫到处刺了一阵,小燕子就跳起身子,东张西望的说:
    “好了!好了!这间房间干净了!应该没事了!”
    “还是再仔细搜查一下比较好I”高远说:“小邓子、小卓子的房间都找过了,明月、
彩霞的房间也找过了!现在,只剩下这间还没有仔细的搜!”
    皇后、大后、令妃、容嬷嬷和乾隆都在旁观。
    紫薇知道这是唯一可以藏人的房间了,就紧张得不得了,忍不住出面阻止:
    “我的房间最简单,一目了然,要藏一个人恐怕不容易!大家不要破坏了我的东西!看
看就好了!别拿着剑刺来刺去,我看着好紧张!”
    “是呀!是呀!”小燕子跟着喊:“我养了一只猫,你们别把我的猫刺伤了!”
    乾隆纳闷了,奇怪的看了紫薇和小燕子一眼。
    尔康和永琪交换着不安的眼神。
    皇后不知怎的,热心得不得了:
    “大家仔细搜,两位格格的安全,就在大家手上了!”
    高远到处都检查过了,摇摇头。
    “启裹皇上,到处都干净……”
    高远住口,似乎想到什么,忽然走到床前,呼啦一下,掀开床上的垫被。这是唯一还可
能藏人的地方。
    紫薇、含香、尔康、永琪、金琐全部一震。
    只听到“砰”的一声,垫被下面掉出一个东西,大家瞪眼看去,不是人,而是一个一尺
长左右的布娃娃。
    紫薇等人,没有看到蒙丹,就松了一口气。
    太后却奇怪的喊道:
    “那是一个什么东西?容嬷嬷,给我拿来看看!”
    容嬷嬷走上前去,拾起布娃娃,漫不经心的说:
    “回老佛爷,只不过是个布娃娃,没想到两位格格还这么小孩气,十八、九岁了,还玩
这个!”
    “布娃娃?”紫薇好诧异,就去看小燕子:“小燕子!是你的吗?”
    “笑话!我怎么会玩这个?是金琐的吧?”小燕子说。
    “不是呀!我从来没玩过布娃娃!”金琐说。
    太后大疑。神情一凛。严肃的说:
    “把那个布娃娃拿给我看!”
    容嬷嬷捏着布娃娃,突然一缩手:
    “咦!奇怪,怎么会扎手呀?”
    乾隆、皇后、令妃、晴儿、尔康、永琪都围过去看。只见那个布娃娃,是用简单的白色
锦缎缝制,由上而下,写了一排宇,是“辛卯庚午丁巳丙辰”。娃娃上面,还有细小的针,
插在身上各处。
    太后接过布娃娃,立刻打了一个寒战,脸色大变。
    乾隆跟着勃然变色。尔康、永琪都吓得惊跳起来,晴儿也脸色惨白。
    紫薇看到众人变色,愕然不解:
    “皇阿玛!有什么问题吗?这个布娃娃有什么来头?还是有什么玄机?”
    乾隆陷在极大的震惊中,看看紫薇,看看小燕子,大惑不解。
    太后再看布娃娃,触目惊心,全身血液都要凝固了。明白了!她终于明白了!这两个
“民间格格”,用尽心机混进宫来,为了要取乾隆的性命!她眼神凌厉的看向紫薇和小燕
子,当机立断,厉声大喊:
    “赛威!赛广!高远!高达!你们立刻把这个屋子里的每一个人,不论是主子还是奴
才,给我通通抓起来!”
    “喳!”赛威等人大声应着。
    侍卫们就往前一冲,抓住紫薇、小燕子、金琐。其他的人往外冲,去抓明月、彩霞、小
邓子、小卓子。
    尔康、永琪大惊,急忙上前。永琪气急败坏的喊:
    “皇阿玛!事有可疑,一定要查清楚!”
    尔康心惊胆战,痛喊出声:
    “皇上!紫薇和小燕子不可能做这种事,她们连懂都不懂!你千万不要中计呀!今晚,
所有的事都很离奇,老佛爷,您一定要弄清楚呀!”
    小燕子被赛威等人抓得不能动弹,挣扎着,大喊:
    “皇阿玛!这是怎么一回事?干嘛要抓我们?我们做错了什么?”
    乾隆实在太震撼了,大意外了,也太受打击了,他不断的看紫薇和小燕子,这两个他深
深喜爱的姑娘,刚刚还在唱歌祝寿,带给他最大的惊喜和感动,此刻,竟然搜出这么可怕的
东西来!这是怎么回事?他觉得一股寒意,从背脊骨迅速的往上窜,遍布全身,他眼睛发
直,一语不发。
    皇后高高的抬着头,怒上眉梢,义正辞严的说道:
    “我早就知道,她们两个来历不明,居心叵测!连这个邪魔玩意,都弄到宫里来了!”
她往前一站,对二人厉声说:“皇阿玛这样爱护你们,处处护着你们,给你们这个特许,那
个特许,把你们看得比真格格还珍贵!你们不知感恩,居然还敢谋害皇上!简直丧尽天良,
其心可诛!”
    太后的脸色,早就青一阵,白一阵。眼神里满是恐惧和震怒,听到皇后这样说,就颤巍
巍的大喊道:
    “通通关起来!赛威,把他们男的送男监,女的送女监!暂时送到大内监牢去!等皇上
查办!”
    “喳!遵命!”
    一群大内高手,就拉着小燕子、紫薇、金琐出门去。
    小燕子惊愕困惑之下,呼天抢地的喊了起来:
    “皇阿玛!你怎么不说话?难道你也相信我们要谋害你吗?不要……不要……”她拼命
挣扎:“我不要再去监牢,我不要……不要……”
    紫薇陷在极大的震惊中,连思想都几乎停顿了,被动的被拖着走。
    金琐吓哭了,喊着:
    “小姐!小姐,我们又要重来一遍吗?为什么要去监牢?我们不是今天才为皇上唱祝寿
歌,舞狮子,怎么一下子就要关监牢呢?小姐呀……”
    “皇阿玛!”永琪急喊,冲上前去,往乾隆面前“崩咚”一跪。
    “皇上!不要让悲剧重演!快阻止他们呀!”尔康大急,也往乾隆面前一跪。
    含香震惊得一场糊涂,也上前跪下了:
    “皇上!两位格格,对皇上好得不得了,为什么要关她们呀?”
    “皇上!查清楚再关也不迟!”令妃也上前跪下了。
    “皇帝!”太后急喊:“不要再执迷不悟了!事实胜过雄辩呀!”
    乾隆一摔头,从震惊中醒转,受伤而痛楚。一挥手,哑声的说:
    “先拉下去!关起来再说!”
    三人就不由分说的被拉了下去。小燕于一路惨叫着:
    “皇阿玛!我不要去监牢……不要不要啊……皇阿玛,你怎么忍心这样对我们……关过
一次宗人府,还不够吗?”
    尔康和永琪,眼睁睁看着小燕子等三人,被押解下去,两人都知道这个布娃娃的厉害,
不禁魂飞魄散,肝胆俱裂了。
    紫薇、小燕子、金琐、明月、彩霞全部被关进了大内监牢。这个牢房,严格说起来不能
算是“监牢”,它只是宫廷里,临时禁闭奴才的地方。
    侍卫们把五个人一推入房。五个人摔的摔,跌的跌,全部摔成一堆。
    监牢铁栅门“叮铃哐啷”的阖上,侍卫们踏着大步而去。
    小燕子哭着喊:
    “我们到底做错了什么?那个布娃娃是个什么玩意?为什么找到一个布娃娃,我们就要
全部关监牢?”
    金琐也哭着,想到从前,害怕得不得了:
    “皇上不是已经认了小姐吗?怎么一生气就把我们关监牢?小姐,你说话呀,我好害
怕,会不会再来一个梁大人,把我们打一顿呀?”
    明月、彩霞更是魂飞魄散,吓得鸣鸣的哭,抱在一起。彩霞哭着说:
    “我们会不会被砍头?我家里还有爹,不知道死以前,还能不能见爹一面?”
    “砍头?”明月吓坏了:“你不要吓我呀!怎么会砍头呢?为什么要砍头呢?”
    紫薇终于从震惊中醒来,看着四周。但见四壁萧然,阴风惨惨。铁栅外的走廊上,插着
两支火把,光线暗淡的照过来,到处都是阴影幢幢。想必,这个不是监牢的牢房,也有很多
冤死鬼吧!
    紫薇伸手搂着大家,脑筋已经转过来,可以思想了,她深思的说:
    “我们被陷害了!刺客、布娃娃可能都是预先准备的!这是一场戏,千方百计,把皇阿
玛、老佛爷都引到漱芳斋去!现在,当众搜出布娃娃,是人证物证,样样俱全了!”
    “可我想不明白呀……一个布娃娃,有什么了不起?会让老佛爷和皇上,都变了脸?”
金琐问。
    “自从汉朝起,就有‘巫蛊之祸’!我们中国人,就是‘迷信’这一关,过不了!”紫
薇悲哀的回答。
    “什么鼓什么祸嘛?”小燕子根本听不懂,哭道:“我们是不是又要倒楣了?又是皇后
捣鬼,是不是?她想杀了我们,是不是?”
    紫薇抱紧了小燕子。
    “不要哭!小燕子,我们已经经过大风大浪,说不定还能度过这个危机!五阿哥和尔
康,会拼死来救我们的!皇阿玛那么聪明,如果连我都分析得出来,这是一个陷害,他也会
想明白的!”
    “他会吗?我看他脸色发青,一直瞪着小姐和小燕子看!好怕人啊!”金琐说。
    小燕子四面看看,拭去了泪,恨恨的说:就好了!”明月说。
    “我就是不该作那首‘走进一间房,四面都是墙’的诗!人家说,作诗会应验的!怪不
得我老是被关监牢!早知道,我就写‘走进一间房,四面都是窗’!翻窗子也容易一点!现
在,一个窗子也没有,怎么办嘛?”
    彩霞可怜兮兮的说:
    “我现在只想‘走进一间房,里面有张床’就好了!”
    “可我……好想,‘走进一间房,里面有个娘’就好了!”明月说。
    “好!”紫薇就拥着大家:“我们就来想像那间房,有窗,有床,还有娘!”
    小燕子脱口而出:
    “就怕‘走进一间房,都是黄鼠狼’!”
    “呸呸呸!房间里怎么会有黄鼠狼呢?”金琐连忙要呸掉晦气。
    “像我这么倒楣的人,要走进一间房,又有窗,又有床,还有娘,那是不大可能的!有
一屋子黄鼠狼,倒是可能得很!”小燕子说。
    紫薇听小燕子说得滑稽,忍不住噗哧一声笑了。紫薇一笑,小燕子也笑了,于是,金
琐、彩霞、明月都跟着笑了。
    大家拥抱在一起,虽然落难,仍是泪中带笑。
    ------------------
  文学殿堂疯马  扫校
    由著名的晓军做再次精心校对

上一页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