还珠格格续集
16

    结果,小燕子被螫了满头包,好生凄惨。
    好不容易摆脱了蜜蜂,小燕子回到漱芳斋,躺在一张大躺椅中。痛得眼泪直流,不住口
的呻吟。大家围绕在她身边,拿着各种药膏,给她上药。
    “哎哟!哎哟!哎哟……”小燕子哎哟不断。
    紫薇一面帮她上药,一面惊喊:
    “这么多包怎么办?别动!别动!我们一个个上药!”
    永琪看得心惊胆战,急急的说:
    “这么多包不治不行!我去宣太医!”说着,回头就走。
    小燕子听了,跳起身子拉住永琪,生气的大叫:
    “不要丢脸了!我才不要看太医,都是你,说什么‘皮肤无罪’,怎么‘无罪’?根本
是‘皮肤受罪’!‘皮肤好痛’!‘皮肤有包’!”
    大家又是同情,又是好笑。永琪啼笑皆非的说:
    “怎么会是我的错?这是什么逻辑?”看到小燕子痛得龇牙咧嘴,又心痛得不得了,赔
笑说道:“好好好!就算是我的错!不该说‘皮肤无罪’!那……还是请太医来看看,好不
好?”
    “不好!不好!”小燕子跺脚大叫:“太医一看,整个皇宫都知道我学香妃学不成,一
定会把大家笑死!不许请太医!”
    “可是,刚刚你表演的时候,好多宫女太监都在看,要保密也保不住!”尔康说:“说
不定整个皇宫,都已经知道了!”
    “我就是不要请太医!不要请太医!”小燕子喊着。
    “好好好!不请太医,你不要动来动去,那个九毒化瘀膏很好,让它以毒攻毒!彩霞,
再给她用冷毛巾敷一敷,看看能不能止痛?”永琪急忙说。
    “是!”
    大家就匆匆忙忙,绞毛巾的绞毛巾,冷敷的冷敷,上药的上药。金琐紫薇不时给她吹吹
这里,吹吹那里。紫薇想想,纳闷极了:
    “怎么香妃可以把蝴蝶引来,小燕子引来的居然是蜜蜂?”
    尔康深思的说:
    “我想,花香有好多种,有的吸引蝴蝶,有的吸引蜜蜂,大概都不样。你调配的这种
‘混合花香’,大概是蜜蜂最喜欢的味道了!”
    紫薇看着满头包的小燕子,想想,实在有些好笑,简直是“一语成谶”嘛!
    “不是,是因为小燕子老早就‘化力气为蜜蜂’了!”紫薇笑着说。
    紫薇这样一说,大家想起前因后果,都忍不住大笑。
    小燕子跳起身子,对紫薇一拳捶去。
    “我已经满头包了,你还敢笑我,太不够意思了!简真是那个什么灾什么祸!”
    “幸灾乐祸?”紫薇问。
    “对对对!幸灾乐祸!哎哟……哎哟……一点同情心都没有.....哎哟……”
    “你这么跳来跳去,怎么上药嘛!快躺好!”金琐拉着小燕子。
    明月彩霞就把小燕子按进椅子里,紫薇金琐忙着给她治疗。
    大家正在忙乱中,外面忽然传来小邓子、小卓子的大声通报:
    “皇上驾到!”
    大家都吓了一跳。小燕子呼噜一声,就拉起永琪那件背心,把自己连头带脸全体蒙住。
    乾隆大步进来。
    一屋子的人急忙请安,说“皇上吉祥”“皇阿玛吉祥”。
    “发生什么事情了?”乾隆好奇的问:“刚刚小路子告诉朕,小燕子在御花园里,又跑
又跳!引得一群太监宫女看热闹……”说着,就到处找小燕子:“小燕子!你在哪儿呢?”
    小燕子把脸孔蒙得紧紧,声音从背心里面传出来:
    “小燕子给皇阿玛请安!皇阿玛吉祥!”
    乾隆看到蒙着头的小燕子了,一怔。
    “这是怎么了?谁又招惹她了?”乾隆诧异的看着大家。
    大家面面相觑,都瞪大眼睛,答不出话来。小燕子在背心中接口:
    “没人招惹我……没人招惹我……”
    “那……为什么又把自己蒙起来?这个毛病一直改不好啊?出来!”
    小燕子蒙得紧紧的,摇头:
    “不出来!不出来……”
    “出来!出来!”乾隆说:“呕气也不能这样呕!”
    “不要,不要,不能出来……没呕气……没呕气……”
    乾隆转头看紫薇。问:
    “紫薇,她到底是怎么了?”
    紫薇忍着笑回答:
    “皇阿玛!一点小事!请你不要追究了!”
    “怎么是一点小事呢?那些宫女都在窃窃私语,说小燕子这个那个,现在,小燕子又把
自己蒙起来,一定有问题!她又闯祸了?是不是?”就命令的喊道:“明月,彩霞,把那件
衣裳拉开!”
    “是!”明月、彩霞急忙上前,低低的喊:“格格!格格……”
    小燕子知道逃不掉了,喊着说:
    “出来就出来!”
    说着,小燕子呼啦一声拉开了衣服,露出满是包的脸孔来,简直惨不忍睹。乾隆大惊,
眼睛瞪得像铜铃。惊喊:
    “这是怎么回事?”
    小燕子就哇啦哇啦的嚷道:
    “皇阿玛!我好惨啊!都是那个香妃娘娘害我,她站在草地上,就有蝴蝶飞过来,我也
跟着学,飞来的都是蜜蜂!永琪也害我,说什么‘皮肤无罪’……”
    “什么?什么?”乾隆不可思议的问。
    尔康生怕小燕子口没遮栏,说出“怀璧其罪”来,就急忙上前禀道:
    “启禀皇上,是这样的!小燕子那天看到香妃娘娘可以把蝴蝶引来,羡慕得不得了。回
到漱芳斋,突发奇想,要学一学。就要明月彩霞准备了很多花瓣,泡了一夜花瓣澡,希望也
能引来蝴蝶,谁知道,蝴蝶没来,来了一大群蜜蜂……”
    尔康的话没说完,乾隆已经忍不住,捧腹大笑了:
    “哈哈!哈哈!原来是‘东施效颦’的结果啊!”
    小燕子一跺脚,气呼呼的喊:
    “什么‘大瓶小瓶’?我痛得满头冒烟,你们大家还笑我!气死我了!这么多人,没有
一个肯去试验,我才会这么惨!那些蜜蜂也奇怪,只螫我一个人,不螫你们!如果你们够朋
友,都去泡一泡花瓣澡,再让蜜蜂螫一螫,才是‘有福同享,有难同当’呀!”
    乾隆也不知道小燕子嚷些什么,就是笑不停:
    “哈哈!花瓣澡!哈哈!花瓣澡!这是朕今年听过的笑话里,最好笑的笑话了!小燕
子,你真是朕的开心果呀!哈哈!哈哈!”
    乾隆笑得这么开心,大家都傻了,忍不住个个带笑了。小燕子纳闷的看看乾隆;
    “皇阿玛,这么好笑啊?真的好笑啊?”就毅然的一摔头,豪气的说道:“算了算了,
虽然被螫了满头包,能让皇阿玛这么高兴,大笑一场,也就值得了!本来我想,找到那些蜜
蜂窝,打他一个稀巴烂,给自己报仇……现在,也饶了它们吧!”
    乾隆听了,还是忍不住要笑,但是,心里却感动着,心痛着。回头大喊:
    “永琪!还不赶快宣太医!这样满头包,不治怎么行?”
    永琪正中下怀,高声答道:
    “是!儿臣这就去!”
    永琪转身飞奔而去,小燕子看看紫薇,没辙了。
    乾隆实在忍不住,立刻到了宝月楼,把这个消息告诉含香。
    “香妃,你知道吗?小燕子为了学你,昨晚泡了一夜的花瓣澡,今天在花园里引蝴蝶,
结果,蝴蝶没有引来,引来了一群蜜蜂,把她螫了满头包!”他大笑着说。
    含香大惊,着急的问:
    “真的?严重不严重?那……我要去漱芳斋看看她!”她抬眼注视乾隆:“我可以去
吗?”
    乾隆就凝视着含香。收起了笑,正色的问:
    “你和那两个丫头,很投缘是不是?”
    含香哀恳的看着乾隆,诚挚的回答:
    “是的,我和她们好投缘,她们是真神阿拉赐给我的礼物!在我这么无助的时候,给我
安慰,给我希望。我真的好喜欢她们!”
    乾隆震动了,深思的说:
    “她们也是上苍赐给朕的礼物……看样子,朕和你之间,还有一点地方是相同的!”说
着,就在房间里徘徊起来。
    含香看着他,突然走到他面前,跪下了。
    乾隆一震。含香自从进宫,都是行回族礼,很少下跪。他就惊怔的看着她。
    含香仰着头,诚挚已极的说:
    “皇上!紫薇和小燕子曾经告诉我,你是天下最仁慈的父亲,有一颗宽大的心!她们还
说,你懂得感情,了解感情,是一个最‘人性化’的皇帝!所以,我恳求你,不要对我生
气,也不要勉强我!试着用你的了解,你的宽大来包容我!如果你尊重我,我会用我的一生
来报答你!”
    乾隆看着她,被她这种哀恳的语气震动了,也被她说的话震动了。
    “你的一生?”
    “是的!”含香忍着泪:“我可以做你的奴隶,你的舞娘,你的宠物……你的什么都可
以,为你奉献一生!”
    “什么都可以……只是,不要做朕的女人?”
    含香磕下头去。伏地不起。
    乾隆沉思片刻。耳边,响起紫薇的声音:“人类最没有办法勉强的事,就是感情了!”
他不禁深深一叹:
    “也罢!朕不会再勉强你了!勉强而来的顺从,又有什么意思?朕答应你了,尊重你,
包容你!”
    含香抬头,眼泪滑下面颊,笑容漾在嘴角。
    “谢皇上仁慈!”
    当漱芳斋里的大伙,知道含香这个消息的时候,真是又惊又喜。
    “真的?皇阿玛说他答应你了?不再勉强你了?”小燕子笑着问。
    含香点头。
    紫薇就兴奋的抓住小燕子的手,叫着:
    “我就知道,皇阿玛不是普通人物!他那么伟大!我以他为荣!”
    尔康上前,对含香行礼:
    “恭喜恭喜,我们总算暂时可以松一口气了!”
    “早知道,小燕子就不必弄得一头包了!”永琪接口。
    含香看着小燕子:
    “对不起,让你弄了满头包!痛不痛?”
    “没事没事!就是有点丑!”
    “不丑不丑,很有特色,像释迦牟尼的脑袋!”永琪笑着说。
    “啊?真的吗?”小燕子以为是句赞美,还很得意。想了想,明白了,对永琪一凶:
“什么话?我哪有那么多疙瘩!”
    一屋子的人都笑了。
    含香看着尔康和永琪,行了一个深深的回族礼:
    “含香谢谢两位,为我所做的事!为蒙丹所做的事!以后,还要麻烦你们,照顾蒙丹,
开导他,劝他,安慰他!”
    尔康一怔,有些明白了,愕然的看着含香:
    “你的语气,好像和他永别了?”
    含香认命的、凄凉的说:
    “当我答应我爹进宫来的那一天,我就决心和他永别了!是他不死心,一直追到北京
来!现在,皇上对我那么仁慈,我也不能对他不义,我是皇上终身的奴仆了!”
    小燕子立刻大大的抗议起来:
    “那怎么成?我师父绝对不能接受这个!含香,你不要仁啊义啊的!我们暂时等一等,
等我研究出来怎么样引蝴蝶,我们再说……”
    “小燕子!你还要研究怎么引蝴蝶啊?”永琪大惊:“够了!下次说不定把蟑螂蝗虫飞
蚂蚁都引来了!”
    大家又都笑了,室内充满温馨。尔康就对含香诚挚的说:
    “不要那么快说‘永别’,那太残忍了!我完全可以体会蒙丹的心情,等待虽然很痛
苦,可是,毕竟有希望。你可以让他等待,不能让他绝望!也不要让你自己绝望!你瞧,皇
上已经答应了你的请求,说不定有一天,他会放掉你呢?”
    紫薇就热烈的接口:
    “是呀!是呀!我对皇阿玛充满了信心,你也充满信心吧!你和蒙丹,那么深刻的感
情,感动了我,感动了小燕子,感动了尔康和五阿哥,感动了天地,怎么会感动不了皇阿玛
呢?”
    含香被大家说得眼睛发亮了。
    皇后在第二天,就知道小燕子被蜜蜂螫了。
    容嬷嬷绘声绘色的形容着:
    “小燕子被蜜蜂追得满花园跑,是千真万确的事!现在,整个宫里人人都知道了!皇上
还为小燕子传了御医,听说小燕子的脑袋都肿了,现在,待在漱芳斋,大门不出,二门不
迈,在那儿疗伤呢!”
    皇后大大的兴奋起来,忍不住哈哈大笑:
    “哈哈!这可是闻所未闻的大笑话!小燕子被叮了满头包,太好笑了!我真想看看她现
在的样子!”
    “奴才也好想看看她现在的样子,还神气不神气?还得意不得意?”
    皇后挑着眉毛:
    ”那么,咱们还等什么?咱们就去‘问候问候’这位还珠格格!”
    于是,皇后带着容嬷嬷、宫女、太监浩浩荡荡来到漱芳斋。皇后来的时候,尔康和永琪
当然也在。他们两个,已经越来越没办法克制自己了。
    小邓子、小卓子看到皇后,急忙对屋里大声通报:
    “皇后娘娘驾到!”
    屋子里的人,全部一惊。小燕子满头包,听到皇后来,急得满屋子兜圈子。喊:
    “我不要给她看到我这个样子!怎么办?怎么办?”
    紫薇急忙推着小燕子:
    “躲到房间里去,躺在床上不要起来!”
    小燕子还来不及进房,皇后大步而入,容嬷嬷宫女们再随后。皇后及时喊:
    “小燕子!你要去哪儿?”
    小燕子只得停步。手里拿着一条帕子、就往脸上一蒙。永琪、尔康、紫薇连忙上前请
安,说:“皇额娘吉祥”“皇后娘娘吉祥”等。金琐、明月、彩霞也屈膝的屈膝,请安的请
安。
    皇后声音高了八度,清脆的喊:
    “哟!你们这个漱芳斋,永远这么热闹!五阿哥和尔康,在这儿上朝办公啊?”
    永琪和尔康互看一眼,忍耐着不说话。
    皇后就盯着小燕子仔细看:
    “这是怎么了?帕子蒙着脸,难道也变成回人了?学香妃这么好玩呀?有句成语,你听
说过吗?‘画虎不成反类犬’!料你也听不懂,我给你解释一下,画老虎画得不像,就会变
成狗!我劝格格,还是不要学香妃了!把帕子拿下来吧!”
    皇后如此尖酸刻薄,大家敢怒而不敢言。
    小燕子哪里受得了这个,一气,把帕子一掀。对皇后吼着说:
    “皇后娘娘!你想看看我的脸,你就看吧!我是给蜜蜂螫了满头包,这也没有什么见不
得人的地方!”
    皇后看着小燕子都是疙瘩的脸,心里实在得意:
    “哟!这蜜蜂那么喜欢你这张小脸呀!”
    小燕子气得牙痒痒。永琪咬牙,尔康瞪眼,紫薇憋着气。
    容嬷嬷就接口说道:
    “大概格格人长得漂亮,像一朵花儿一样,这些蜜蜂也糊涂了,都飞过来采蜜了!听
说,那天惊动了整个御花园,所有的人,都在看格格跟蜜蜂捉迷藏呢!”
    小燕子掀眉瞪跟,永琪生怕又弄出大祸来,急忙往前一站。说;
    “皇额娘看过了,就让小燕子去休息吧!”
    尔康心里生气,一步上前,对皇后说道:
    “还珠格格只是淘气,学学香妃,不伤大雅。她已经满头包了,皇后娘娘何必再取笑她
呢?包容一点吧!”
    皇后一挑眉毛,瞪着尔康:
    “你这说的是什么话?我今天是听说小燕子被蜜蜂螫了,好心好意来看看她!你一个晚
辈,那么没有规矩!胆敢指责我……”
    这时,小燕子睁大眼睛,目不转睛的盯着皇后的头顶看。
    大家不知道她在看什么,就也跟着看。
    皇后看到所有人的眼光都盯着她的头顶,觉得怪怪的,也抬头看。却看不出什么所以然
来。
    小燕子忽然跳了起来,大叫:
    “不好!蜜蜂都被我引到漱芳斋里面来了!”就窜得好高!伸手拍到皇后的旗头上,把
那个旗头拍到地上去了,嘴里大叫:“蜜蜂!蜜蜂!有蜜蜂……”
    小燕子一面大喊着,一面跑过去踩皇后的旗头,把旗头踩扁了。
    大家都吓了一跳,皇后更是震惊得一塌糊涂。一时之间,反应不过来。
    小燕子拾头满屋子看:
    “还有还有!”跳起来,又把容嬷嬷的旗头扑下地,再去踩着:“死蜜蜂!踩死你!踩
死你……”
    小燕子跳了一阵,拍拍胸口。
    “好了,好了,踩死了!踩死了!”
    满屋子人,全都给她弄傻了。
    小燕子俯身拾起那两个像帽子似的旗头,整理着上面的花朵、珠子、穗子,对皇后抱歉
的说道:
    “对不起,皇后,真的有蜜蜂!糟糕,我把您的旗头踩扁了!”就大喊:“明月,彩
霞,金琐……快把旗头拿去弄弄好!”
    明月、彩霞、金琐根本不知道小燕子在做些什么,只得应着:
    “是!”
    明月、彩霞、金琐就拿了旗头,走出房间。
    小燕子飞快的对紫薇使了一个眼色,也跟着跑出房间。
    紫薇、永琪、尔康不知道小燕子葫芦里卖的是什么药,看到皇后和容嬷嬷气得脸色发
青,三人就急忙上前。紫薇赔笑的说道:
    “皇后娘娘别生气,自从小燕子被蜜蜂螫了,她就有一点神经兮兮,老是说漱芳斋有蜜
蜂,事实上,确实有蜜蜂……有时候,一只两只的飞过来,有的时候,四只五只的飞过来,
小燕子被螫怕了,看到蜜蜂就紧张……”
    容嬷嬷又是气愤,又是怀疑:
    “奴才一只蜜蜂也没看见!”
    “是呀!我也没看见!”皇后怀疑的说。
    “有有有!刚才有好几只,被小燕子踩死了!”永琪赶紧说。
    尔康忍着笑,一本正经的接口:
    “宁可信其有,不可信其无!这个蜜蜂,实在厉害,你们看小燕子那满头包就知道了!
还是小心一点比较好!”
    大家正说着,金琐和彩霞捧着两顶旗头出来。小燕子、明月跟在后面。
    “皇后娘娘,旗头修好了,还好,一点儿都没有坏!让奴婢给您戴上吧!”
    彩霞也对容嬷嬷低声下气的说道:
    “容嬷嬷,我来帮你戴!”
    容嬷嬷看看旗头,果然修得好好的,就不疑有他。
    金琐、彩霞、明月、紫薇就一起上前,把旗头给皇后容嬷嬷戴好。
    皇后四面看看,还真的有点怕蜜蜂,就说道:
    “好了!小燕子,你好好的保养你那张小脸吧!别再给蜜蜂螫了!容嬷嬷,我们走吧!”
    小燕子大声的应道:
    “是!小燕子谨遵皇后娘娘教诲!谢皇后娘娘关心!”
    小燕子的嘴巴太甜了,皇后一脸的狐疑,带着容嬷嬷出门而去了。
    小燕子急忙对大家说:
    “我们赶抉跟出去,说不定有好戏可看!”
    大家知道小燕子一定有鬼,就全部跟着出门去。
    皇后、容嬷嬷高高的昂着头,走在前面。两人也是一肚子的疑惑,皇后说:
    “这个小燕子到底在搞什么鬼?踩扁我的旗头,她也高兴吗?”
    “她是狗急跳墙!除了拿旗头出出气,她也没有别的法子了!”容嬷嬷说。
    “她那张小脸,可真花稍!设想到,蜜蜂帮我出了一口气!哈哈!”皇后想想,仍然忍
不住要笑。
    “这就叫‘恶人偏有恶人磨’!她心眼坏,才会有这种报应!”容嬷嬷答着。
    主仆二人,在前面得意的议论着。后面,小燕子等一群人,正远远的跟着。
    尔康实在按捺不住,问:
    “小燕子,你葫芦里卖的是什么药?你把那两顶旗头怎样了?”
    “我还不知道灵不灵呢!大家仔细看着!”就盯着皇后看去。
    “你快说呀!到底你做了什么?”紫薇追问。
    金琐嘻嘻哈哈的笑了,说:
    “上次小燕子洗花瓣澡,还剩下好多花瓣,当时,以为大家都要用,我们就把花瓣风干
了!刚刚,我们把那两顶旗头里,全都塞满了花瓣……”
    “尔康说的,那些蜜蜂可能喜欢这个‘混合花瓣’的香味,我试试看到底是不是?”小
燕子笑着说。
    彩霞指着前面,兴奋的喊:
    “来了来了……”
    “什么东西来了?”明月问。
    “蜜蜂!蜜蜂!”小卓子惊喊。
    “蜜蜂!蜜蜂!”小邓子也惊喊。
    大家睁大眼睛看过去,只见成群的蜜蜂在空中飞舞,一直追向皇后和容嬷嬷。
    皇后听到“嗡嗡”声,抬头一看,大惊失色,惊喊:
    “蜜蜂!好多蜜蜂!”
    容嬷嬷也抬头一看,吓得手足无措,大叫:
    “怎么那么多蜜蜂……皇后娘娘,快逃呀!”
    容嬷嬷牵着皇后的手,就没命的往前奔去。
    蜜蜂成群结队,追着皇后和容嬷嬷。皇后狼狈的伸手扑打着:
    “天啊……救命啊……救命啊……”
    “跑啊!皇后娘娘,快跑啊……”容嬷嬷抓着皇后的手飞奔。
    皇后和容嬷嬷,平时在宫里都是趾高气扬,抬头挺胸,走路从容而高贵,仪容端庄而威
严,哪里有这样仓皇过。她们那奔逃的样子,实在突兀。许多太监侍卫宫女都停下来张望,
看得目瞪口呆。
    只见蜜蜂围着她们飞舞。后面跟随的宫女太监早已尖叫着,四散奔逃。
    小燕子等人,笑得东倒西歪。小燕子搂着紫薇又跳又叫:
    “灵了!灵了!哈哈!哈哈!这一下,她知道什么是老虎,什么是狗了!”
    容嬷嬷跑得气喘吁吁,脚下一绊,摔了一个四仰八叉。容嬷嬷一摔,皇后也跟着摔了下
去。于是,成群的蜜蜂就“蜂拥而下”,直扑两人。皇后惨叫:
    “救命啊……救命啊……不好了……”一面叫,一面拼命用袖子遮住脸孔。
    “哎哟……哎哟……哎哟……”容嬷嬷也惨叫连连,双手拼命挥舞。
    侍卫宫女们远远的看着,不知道如何救驾。
    小燕子看了,实在太乐了,跳着脚碱:
    “蜜蜂宝贝,蜜蜂姑娘,蜜蜂姑奶奶……努力飞呀,努力螫呀!不要客气,拿出你们的
看家本领来……啊哟!我笑得肚子痛……”
    金琐、明月、彩霞都笑得前仰后合。
    尔康和永琪互视,彼此摇摇头,可是,也忍不住笑。只有紫薇,笑完了,觉得有些不
忍,想上去帮忙,尔康一把拉住了她。
    “不要太好心,那些蜜蜂可认不得人,过去了会跟着遭殃!”
    小燕子一把拉住紫薇喊:
    “你敢同情她,我和你绝交!”
    紫薇只得站住。可是,看到皇后和容嬷嬷这么狼狈,还是满心不忍。
    总算,有几个侍卫上前去驱赶蜜蜂,扶起皇后容嬷嬷,但是,两人的脸上,早已千疮百
孔,惨不忍睹了。小燕子兴高采烈,得意得不得了,遥望皇后,喊道:
    “这一下,轮到你们满头包了!你们好好保护你们那张‘老脸’吧!”
    皇后和容嬷嬷,在侍卫宫女的包围下,呻吟着而去。
    小燕子和漱芳斋的众人,这才回身,往漱芳斋走去。个个脸上。都是笑容。小燕子虽然
头上有包,却是一张喜悦的脸孔。跳跳蹦蹦的说:
    “嗯,我这个‘花瓣澡’虽然把自己弄得满头包,可是,收到这样的效果,我太满意
了!现在,我还要去研究一下……”
    尔康、永琪、紫薇立刻异口同声喊:
    “不许研究了!”
    小燕子看了大家一眼,笑嘻嘻的说:
    “我是要研究,下个月皇阿玛过寿,我们送什么礼物给他才好!他压下晴儿的事,又不
勉强含香……我现在对他充满了感激,我要送一个大大的礼物给他!”
    ------------------
  文学殿堂疯马  扫校
    由著名的晓军做再次精心校对

上一页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