还珠格格续集
15

    这晚,乾隆到了宝月楼。他已经打定主意,要降服含香。一进门就嚷:
    “香妃,今天朕让人送来吐鲁番葡萄,你吃了吗?”
    含香行回族礼,答道:
    “谢皇上赏赐的吐鲁番葡萄和哈密瓜,因为来自家乡,都舍不得吃!”
    “傻瓜!”乾隆兴致高昂的说:“那些水果,就吃一个新鲜。虽然是快马加鞭,从新疆
运来,可是,路远迢迢,路上还是耽搁了好些日子,已经没有刚摘下来那么新鲜了。你再放
着,舍不得吃,岂不是要腐烂了吗?快!拿出来吃吧!朕陪你吃!”
    “是!”含香回头对维娜吉娜说:“去拿来!”
    维娜吉娜去拿水果。乾隆就走到含香身边,伸手去拉她的手。柔声的问:
    “这些日子,还想家吗?”
    含香轻轻一闪,像是跳舞一样,闪开了乾隆。乾隆的手拉了一个空。但是,他也不生
气,好脾气的说:
    “朕已经下令,要为你建一座伊斯兰教的礼堂,等到建好了,你就可以去祷告了。朕也
下令,给你建一个回族营,迁一些你的同乡们来住,那么,你就不会这么寂寞了!朕知道你
还有两个哥哥,干脆把他们都迁到北京来,如何?”
    “谢谢皇上这么费心!哥哥们都已经结婚,有了家眷,恐怕不能来!皇上的一片苦心,
含香心领了!”
    乾隆再伸手去拉她:
    “过来一点,朕不会吃了你!”
    含香又一闪,再度闪开了他。这次,乾隆有些恼怒了,却按捺着。
    维娜吉娜端了葡萄和哈密瓜出来,放在桌上。
    乾隆走过去,摘了一颗葡萄,自己吃了。
    “嗯,确实很甜!”乾隆说:“朕听说新疆有一句话:‘吐鲁番的葡萄哈密瓜,新疆的
女儿一枝花!’今天,朕吃着吐鲁番的葡萄,看着新疆的美女,还闻着这股幽香,朕才深深
的体会这两句话,实在不是夸张!”就再摘了一颗,送到含香嘴边去:“你也吃一颗看看!
别给朕吃光了!”
    含香被动的吃了。乾隆感到异香扑鼻,醺人欲醉,不禁心动。
    “从来没有一个妃子,进门到今天,这么久了,朕还不能接近的!”乾隆咬牙说,就猝
然一把把含者拉进怀里:“今晚,不管你愿不愿意,朕要让你这个妃子当得名副其实!”
    含香大惊,急忙挣扎。减:
    “皇上!请放尊重一点!你说过,不会勉强我!阿拉真神在上面看着呢!”
    “让它看吧!朕相信你的阿拉真神,已经见多了男欢女爱!”
    含香拼命挣扎。
    “放开我!放开我!”就用回语对维娜吉娜喊了一句什么。
    维娜、吉娜明白了,立刻转身,奔了出去。含香盯着乾隆,哀求的说:
    “皇上,含香进宫以来,对皇上充满了敬佩,觉得你是个顶天立地的人物,希望你不要
破坏了我这个印象!”
    “你的话说得很好听,可是,朕对于这些空话,已经没有兴趣了!”乾隆就用力把她压
进怀里,眼光炯炯的看着她,咬牙切齿的问:“告诉朕,你还在想那个回人吗?那个人,还
活在你心里吗?”
    含香勇敢的回视着乾隆。低而清晰的回答:
    “是!他还活在我心里!”
    乾隆没料到她答得这么直截了当,气坏了,一反手,用手背挥了她一耳光。含香摔落在
地,嘴角溢出一丝血迹。她用手拭去血迹,仍然一瞬也不瞬的看着乾隆。眼里,闪耀着一种
“威武不能屈”的光芒。
    “你可以打我,可以杀我,可以占有我……你就是没有办法,把他从我心里赶走!他永
远活在那儿,像天山一样,无法移动!”
    乾隆气得脸色发青。大声一吼:
    “你胆敢跟朕说这种话!你把朕看成什么了?”
    “我把你看成一个英雄!记得你说过一句话,如果在这种情势下占有了我,你和一个强
盗土匪,就没有什么两样!我认为,你不会轻易让自己变成强盗土匪!”
    乾隆老羞成怒了:
    “你放肆!朕不在乎当不当英雄,如果朕没有办法赶走你‘心里’的人,朕只好退而求
其次,要了你这个人!”
    乾隆说着,就扑了过来。含得跳起身子,满屋子闪躲。
    就在这种情形下,门外,有太监高喊:
    “还珠格格到!紫薇格格到!”
    乾隆大惊,还没回过神来,小燕子和紫薇已经冲进门来。
    紫薇手里,抱着她的琴。一进门就大声喊着:
    “香妃娘娘,你说要和我一起弹琴,我把我的琴带来了!”她猛然煞住步子,故作惊奇
状:“哎!皇阿玛!你也在这儿!”
    小燕子嘻嘻哈哈的奔过来,惊喊:
    “哎呀!有葡萄!我好久没有吃葡萄了!”摘了一颗放进嘴里:“好吃好吃!皇阿玛,
你真不够意思,有好东西吃,也不通知我一声,一个人悄悄的吃。这么好吃的葡萄,我从来
都没有吃过!你明明知道,我最爱吃了!”
    乾隆被紫薇小燕子这样一闹,又惊又怒,却不好发作。生气的问:
    “你们两个丫头,懂不懂礼貌?要进房间,先要看看状况,这毕竟是妃子的房间,朕在
这儿,你们就该回避一下!”
    小燕子睁大眼睛,一股天真无邪的样子,问:
    “为什么?每次我去令妃娘娘那儿,你也没有要我回避!而且,是你自己说的,要我们
常来陪陪香妃娘娘!”
    乾隆被塞住了口,气得掀眉毛瞪眼睛。
    含香惊魂未定,站在远远的一边。
    紫薇抱着琴过来,对乾隆福了一福:
    “皇阿玛!你不要生气,我们和香妃娘娘,练了一首歌,是用回族乐器,和这把琴合奏
出来的!我们唱给你听!唱完了,我们两个立刻‘回避’,好不好?”
    乾隆还没说话,小燕子就不由分说的拉着乾隆,走到桌前。嚷着说:
    “来来来!你坐这里。我们两个格格,一个妃子,为你表演!这可是‘千载难逢’
啊!”说完,自己惊喊起来:“皇阿玛!我用了一个成语!是不是?一个成语耶!‘千载难
逢’!没有用错对不对?我学会成语了!值得奖励吧!你就奖励我一下,听我们唱歌!我现
在好想唱歌!”
    乾隆被搅得头昏脑胀,啼笑皆非。只得坐下,心烦意躁。
    紫薇拉了含香过来,三个女子,就弹琴的弹琴,打鼓的打鼓,弹回族乐器的弹回族乐
器,大家看着乾隆,开始唱一首歌:
    “当山峰没有棱角的时候,当河水不再流,当时间停住,日夜不分,当天地万物,化为
虚有,我还是不能和你分手,不能和你分手!你的温柔,是我今生最大的守候……”
    乾隆不由自主,被这歌声吸引住了。
    “当太阳不再上升的时候,当地球不再转动,当春夏秋冬,不再变换,当花草树木,全
部凋残,我还是不能和你分手,不能和你分手!你的笑容,是我今生最大的眷恋!”
    三人唱着,心里各有所爱,每个人眼里,都绽放着光彩。
    “让我们红尘作伴,活得潇潇洒洒,策马奔腾,共享人世繁华!对酒当歌,唱出心中喜
悦,轰轰烈烈,把握青春年华……”
    歌声中,小燕子和紫薇似乎都看到自己,和永琪、尔康驰骋在草原上。含香也看到自
己,正和蒙丹驰骋在草原。
    “让我们红尘作伴,活得潇潇洒洒,策马奔腾,共享人世繁华!对酒当歌,唱出心中喜
悦,轰轰烈烈,把握青春年华……”
    一曲既终,三人的眼里都亮晶晶,三人的脸颊都是红润的。
    乾隆眩惑了,看着三人,被这歌声带进一种自己也不了解的感动里。
    紫薇放下琴,起身,对乾隆屈了屈膝:
    “我们献丑了!”
    “很美的歌,谁谱的词?”
    “是我!”紫薇说。
    “好一个‘让我们红尘作伴,活得潇潇洒洒,策马奔腾,共享人世繁华!’让朕也深深
撼动了!但愿,朕也有这样一个红尘知己!”乾隆不禁心向往之。
    紫薇凝视着乾隆,语气恳切的说:
    “皇阿玛不是有了令妃娘娘吗?还有好多娘娘,都是皇阿玛的红尘知己啊!包括……我
那个等一辈子的娘!”
    乾隆一震,如同被当头打了一棒。
    紫薇深深的凝视着乾隆,用充满感性的声音,继续说道:
    “欧阳修说得好:‘人生自是有情痴,此恨不关风与月!’有些事情,是‘身不由
己’,有些事情,是‘心不由己’!我想,人类最没有办法勉强的事,就是感情了!”
    乾隆瞪着紫薇,体会到紫薇的言外之意,十分震撼。这才了解,紫薇和小燕子,是特地
赶来给香妃解围的!
    紫薇和乾隆对视了片刻,乾隆终于站起身来,感到有些狼狈了。对香妃那股“占有
欲”,也被紫薇和小燕子打断了。再看了含香一眼,只见她亭亭玉立,楚楚可怜,和紫薇小
燕子站在一起,像是姐妹一样。他什么情绪都没有了,叹口气说:
    “你们去唱歌,跳舞,谈心吧!朕不在这儿妨碍你们了!”说完,掉头而去。小燕子和
紫薇急忙送到门口。高声说:
    “小燕子、紫薇恭送皇阿玛!”
    紫薇和小燕子眼看乾隆走远了,这才转身。含香走来,感激的紧握住两人的手。大家都
呼出一口气来。但是,三个姑娘心里都很明白,这种莽撞的“解围”办法,可一而不可再!
下一次,不见得会有这么好的运气。何况,下一次之后,不会有下下一次!下下一次之后,
还会有再下一次……三人眼里,就都是隐忧重重了。
    尔康知道,紫薇虽然原谅了他,对他又甜蜜如初了。但是,紫薇心里的阴影,仍然存
在。晴儿像是一块烙铁一样,烙在她的心版上,一定时时刻刻,让她烧灼痛楚着。自从和紫
薇冷战以后,他也仔细想过,如果易地而处,是紫薇有了另一个论及婚嫁的人,他会怎么
样?这个想法,就让他惊得一身冷汗。将心比心,紫薇情何以堪?尔康知道他不能迟疑了,
一定要快刀斩乱麻,解决这件事!他再也不要让紫薇伤心了,再也不能让她流泪了。
    这天,在御书房,他终于求见了乾隆。
    “尔康,你有什么事要和我单独谈?”
    尔康正视着乾隆,恭敬而诚挚的说:
    “皇上!臣恳求皇上,取消上次的提议,臣不能误了晴格格,再负了紫薇!如果让我同
时拥有她们两个,一定不是我的幸福,更不是晴儿和紫薇的幸福,请皇上明察!”
    乾隆很惊讶,看着尔康,问:
    “是不是你已经和紫薇谈过了?听说,前几天紫薇和小燕子喝得大醉,还把慈宁宫闹得
人仰马翻,是不是为了这件事?”
    “都是臣的罪过!”尔康惭愧的承认了。
    乾隆一惊,一脸的不可思议:
    “紫薇那么柔顺,难道就没有容人的气度?”
    “皇上!紫薇的不能‘容人’,正是臣最‘感动’的地方。请皇上成全我和紫薇这份
‘不容侵犯’的感情,让我们彼此都能‘忠于对方’吧!”
    乾隆眉头一皱,不以为然的看着尔康:
    “尔康!你是堂堂的男子汉啊!不要被儿女私情,磨光了男儿气概!‘忠实’是女子对
男子的事,不是男子对女子的事!”
    尔康坚定的回答:
    “臣以为,男人跟女人是一样的,都希望得到一份专一的感情。专情是对感情的认真和
负责。我对紫薇非常认真,愿意对她永远负责,这完全不影响我的男儿气概。我知道,所有
的王孙公子都有三妻四妾,我也明白,皇上认为我太感情用事。但是,我真的很想为紫薇做
一个不一样的男人!请皇上支持我!”
    乾隆怔住了,觉得尔康的话非常稀奇,简直有点匪夷所思。
    “你的思想太新奇了,朕一时之间,实在有些不能适应。专情只是人类的理想境界,真
要实行起来,就太难了!”乾隆深思了一会儿,抬头说:“或者,朕也应该尊重你这种想法
吧!总之,朕明白了,就是紫薇不能接受这件事。也罢,这只是朕的一个提议,如果你们都
反对,朕也不能勉强。这事就先压在那儿,让腾仔细的想一想,慢慢再说吧!”
    尔康这才松了一口气,对乾隆一拱手:
    “谢皇上恩典!”
    尔康心里的一块大石头,总算暂时落了地。他又控制不住自己了,马上去漱芳斋找紫
薇。正好永琪也在漱芳斋,四个人就聚在一块儿。尔康看看没外人,就拉住了紫薇的手,说:
    “皇上已经答应了我,把晴儿的事压下去,暂时不谈了!”
    紫薇眼睛一亮。接着,又忧愁起来:
    “只是暂时‘压下去’,还是要谈的,对不对?”
    “只要皇上肯暂时压下去,我们就一切都有希望!”尔康说:“我们的感情,我们的思
想,我们的观念,皇上都不见得了解,我们要给他时间,让他了解。所以,先缓和一下再
说!最重要的,是你不可以跟我再生气了,你一生气,我就章法大乱了!”
    金琐听了,好开心,倒了茶过来。对尔康一福,笑着说:
    “尔康少爷,请喝茶!是小姐为皇上准备的茶叶,我忍不住偷了一些来,特地泡给你
喝!”
    “难道我都没有一杯吗?”永琪插嘴。
    “有有有!我再去泡!金琐笑着喊。”
    “还有我的!哪有泡茶只泡一杯的,太小器了吧!”小燕子嚷着。
    金琐好脾气的笑着:
    “有有有!每个人都有!好了吧?”
    金琐笑着跑走了,紫薇看着如此快乐的金琐,又发起呆来。
    尔康就急急的对紫薇说:
    “金琐的事,也只好放在心里,先压着!说不定有一天,她自己会突然醒觉,发现还有
一个自我!我们现在冒昧的说,只怕伤了她的自尊!”
    紫薇拼命的点头。
    小燕子已经忍不住,跑了过来喊:
    “你们不要晴儿金琐的搅和不完了,也管管含香好不好?我觉得,你们的事还不急,急
的是含香!你看,皇阿玛随时都会去宝月楼,对含香已经越来越没有耐心了!这样下去,皇
阿玛迟早会砍她的头!我们也不能每次赶过去唱歌跳舞的闹一场!如果没有赶到怎么办?”
    永琪深有同感,点头说:
    “蒙丹已经急得快发疯,眼看也要按捺不住了!我想,我们还是按照计划去准备一切,
都准备好了,才能随机应变!”
    尔康深思起来,说:
    “可是……还有个问题,上次,蒙丹说,香妃身上有香味,所以非常容易追捕!”他看
看紫薇和小燕子:“你们有没有办法,把这个香味去掉?如果身上带着特殊的香味,什么计
划都不能实行!太危险了!”
    紫薇和小燕子面面相觑。异口同声的喊:
    “把香味去掉?”
    当天,紫薇和小燕子就找到了含香,大家在御花园里,一面散步,一面深谈。
    “把香味去掉?”含香看着两人,叹口气说:“你们以为我不想去掉吗?以前,和蒙丹
私奔的时候,想了各种办法,就是去不掉!蒙丹还曾经拿了各种香精,让我涂在身上,可
是,原来的那股香味,还是遮不掉!”
    小燕子拼命吸气。闻着含香身上那股幽香。
    “这是一种花的味道。”
    “不是一种花的味道,是好多种花混合的味道。”紫薇也拼命吸气。
    “最糟糕的是,如果我一跑,或是运动之后,香味会更重。冬天还好,春天或者夏天的
时候,连蝴蝶都会飞来!追捕我的人,只要看到蝴蝶成群的飞,追过来就没有错了!”
    “真的呀?我听蒙丹说过,可是没有看过,还是有点不相信!”小燕子说。
    “那么,我表演给你看!”
    含香说着,就在草地上,拼命的旋转,飞舞。她白色的衣裳纱巾,也跟着飞舞,煞是好
看。她转了一会儿,停住。摊开双手。
    像是奇迹一般,先是有一只两只的蝴蝶飞来,接着,就有成群的蝴蝶飞来,绕含香飞舞。
    小燕子看呆了,惊呼起来:
    “啊……啊……太美了!我不相信!我不相信!”
    小燕子伸手去抓蝴蝶。紫薇也看呆了,喊:
    “简直不可思议!”
    含香就一手拉着小燕子,一手拉着紫薇,让她们两个站在自己身边。
    “你们站着不要动!蝴蝶也会飞到你们的身上来!”
    紫薇和小燕子,就一边一个,站在含香身边。
    含香平摊双手。紫薇和小燕子也跟着学。
    蝴蝶不断不断的飞来,绕着三人起舞,有些蝴蝶停在小燕子头发上,有一只停在含香手
心上,有几只停在紫薇肩膀上。
    远远的,乾隆带着宫女太监走来,看到这种景象,站住,惊呆了。
    宫女太监们,都围过来看。全部看得目瞪口呆。
    尔康和永琪经过,看到大家围在这儿,也走过来看。两人都看傻了。
    “真是百闻不如一见!太奇妙了!”永琪对尔康惊叹的说。
    尔康看看乾隆,只见乾隆目不转睛的盯着含香,看得入迷了。那种眼神,尔康是深深了
解的。他爱死含香了!尤其,这个会和蝴蝶一起飞舞的含香!尔康再看四面围拢的嫔妃、官
女、太监们,心里浮起了不安。他低声对永琪说:
    “太引人注意了,只怕会有后患,紫薇她们太疏忽了!”
    永琪心里一惊,看看乾隆,暗暗点头。
    含香发现大家都在看,手一扬,蝴蝶纷纷散去了。
    乾隆忍不住鼓起掌来,众人就掌声雷动。含香赶紧行礼:
    “皇上!”
    乾隆震撼的说:
    “这种美丽,真让朕大开眼界!”他的眼光,简直无法从含香脸上移开:“怪不得,阿
里和卓把看成国宝,你真是一个绝无仅有的珍宝呀!”就大笑了起来:“哈哈!不管这个宝
贝多么复杂……朕还是太有福气了,因为能够拥有你!”
    紫薇一惊,和尔康对看了一眼,知道自己做错了,实在不该让含香表演!
    尔康、永琪、紫薇、小燕子回到漱芳斋,房门一关。尔康就着急的说:
    “这个奇景,实在让人太震撼了!但是,你们为什么要让香妃表演?你看,皇上好像得
到宝贝一样,这一来,他更加不会放掉香妃了!”
    永琪也嚷着:
    “就是嘛!要知道‘匹夫无罪,怀璧其罪’!香妃就是因为有这个天赋,才会受这么多
的苦!现在又露这样一手,实在是弄巧成拙!”
    小燕子被永琪的成语弄得糊里糊涂,听得一头雾水外带不服气,嚷着说:
    “什么‘皮肤无罪’?是不是‘皮肤’的问题我们根本不知道,就算是‘皮肤’散发出
来的香味,跟有罪没罪有什么关系呢?本来就‘无罪’嘛!”
    “天啊!”永琪喊。
    “又叫天了!好嘛,都是我不好,含香是表演给我看,怎么知道皇阿玛会过来?算我
‘皮肤有罪’好了!”小燕子说。
    “不要研究你的皮肤有罪没有罪了!你们研究过这没有,能不能去掉这个香味呢?”尔
康问。
    “含香说,以前已经用过各种方法,都去不掉!”紫薇泄气的回答。
    “那怎么办?”
    “吃大蒜有没有用?”金琐建议:“蒜味很重,说不定可以遮掉香味!连吃一个月的大
蒜试试看!”
    “你要让‘香妃’变成‘臭妃’吗?”小燕子嚷。
    大家忍不住笑了起来。
    “我想,那个香味,与生俱来,不是任何味道可以遮掉的!”紫薇说。
    小燕子满房间走来走去,想办法。忽然眼睛一亮。转着大眼珠说:
    “我想到一个办法,我们不要一直动脑筋去掉香味,我们增加香味总可以吧?”
    “怎么增加香味?”永琪听不懂。
    “紫薇,金琐!”小燕子兴冲冲的喊:“我们三个从明天起,去采很多花瓣来,泡在洗
澡水里面,我们就泡花瓣澡,把每个人泡得香香的!然后,到了‘大计划’实行的那一天,
我们和含香一起出门,分成四个方向跑……那不是等于有四个香妃了吗?我们绕着北京城,
东一个香妃,西一个香妃,到处都香,把追兵累死!”
    大家听了,你看我,我看你。尔康不禁点点,赞许的说:
    “说不定这是个好办法!”
    永琪也点头,欣赏的看着小燕子:
    “有点创意!小燕子毕竟聪明!”
    尔康和永琪这样一赞美,小燕子好得意。紫薇却非常怀疑,说:
    “含香的香,不是普通花香。这个‘花瓣澡’能够造成什么效果,我也有点怀疑,不要
再弄巧成拙!”
    小燕子兴奋的喊:
    “怎么这也‘成拙’,那也‘成拙’!不会不会啦!这样吧,我先来做试验,如果我的
试验成功了,你们再一起做,行了吧?”
    接下来的几天,漱芳斋里的人,全部忙着采花瓣。把御花园里所有的花,全部采得光光
的。小卓子和小邓子还溜到附近几个著名的庭园里,采了一大堆奇花异草来。
    然后,小燕子泡了一整夜的花瓣澡。紫薇、金琐、明月、彩霞都围着澡盆,帮小燕子
“加香”,把花瓣在她身上搓着揉着。
    “你要怎么证明,你和香妃一样香呢?”紫薇问。
    “我明天一早,就去花园里引蝴蝶!”小燕子说:“如果蝴蝶飞来,那就表示我成功
了,如果蝴蝶不来,那就表示实验失败!”
    泡了一整夜的花瓣澡,小燕子确实变得香喷喷。
    第二天一早,小燕子就到御花园里去实验引蝴蝶。
    尔康、永琪那么关心这个实验的结果,两人也一早就到御花园来旁观。漱芳斋里的人,
大家万众一心,是“一家人”,全部跑来,要看小燕子引蝴蝶。
    小燕子选了花园的一隅,站在草地上。学着含香,平摊着双手。
    四面一只蝴蝶也没有。紫薇说:
    “你先要跳舞,学香妃转一转看!”
    小燕子就学着香妃,又跳舞,又旋转。转得高兴,还飞身而起,在地上翻斤斗,倒立行
走,表演特技。永琪赶紧说:
    “好了好了!你别弄得一身汗,把好不容易泡的花瓣澡给洗掉了!”
    “是呀!是呀!人家那个香味是从内而发,你的是从外面加上去的!够了!不要再表演
特技了!”紫薇也喊。
    小燕子就站好,面有得色,双手平摊。
    有些宫女和太监就围了过来,看到小燕子也在引蝴蝶,个个惊奇,窃窃私语。
    大家屏息观望。四周静悄悄。
    “一只蝴蝶也没看到啊!”金琐失望的说。
    “再等一等看!”彩霞说。
    “她泡够没有?会不会不够香?”尔康问。
    “花瓣都用了好几篮!”紫薇说:“如果再不够香,那也没办法了!”
    小邓子和小卓子交头接耳:
    “我看是不灵!”小邓子说。
    “我看也不灵!”小卓子说。
    小燕子见蝴蝶迟迟不来,有些懊恼,大声喊:
    “你们不要吵,安静一点!蝴蝶都被你们吵得不敢来了!”
    “是!”紫薇笑了,看众人:“大家安静,安静!要不然试验失败了,是大家的责任!”
    大家都低低笑着,不敢说话,都盯着小燕子看。
    小燕子闭上眼睛,非常虔诚的平摊着双手,嘴里念念有辞:
    “天灵灵,地灵灵,我是花仙子转世,蝴蝶姑娘赶快来……天灵灵,地灵灵,我是花仙
子转世,蝴蝶姑娘赶快来……”
    空中有一种细微的“嗡嗡”声传来。大家东张西望。
    “好像有动静了!”永琪说。
    “真有有动静了!”紫薇说。
    尔康瞪眼一看,脱口惊呼:
    “确实有动静了!”
    大家全部抬头,跟着那“嗡嗡”声看去,却大惊失色的发现,空中,成群结队的蜜蜂正
“蜂拥而来”。
    “哎呀!不好!”金锁惊喊:“蜜蜂!蜜蜂!我的妈呀!是蜜蜂呀……”
    小燕子急忙睁开眼睛,只见蜜蜂已经黑压压的罩在头顶。
    “蜜蜂!怎么来的是蜜蜂……”小燕子尖叫。
    永琪大喊:
    “小燕子!逃呀……”
    围观的宫女们和太监们惊喊着,四散奔逃。小邓子、小卓子、明月、彩霞、金锁全体抱
头鼠窜。小燕子伸手挥舞,拼命要赶走蜜蜂,狼狈的喊着:
    “不要螫我,不要螫我……我不是花,不是花仙子,我是小燕子……天灵灵,地灵灵,
我不当花仙子了!救命啊……”
    小燕子张牙舞爪的赶蜜蜂,蜜蜂却越来越多。小燕子没辙了,拔腿就逃,蜜蜂追赶在
后。小燕子东跳西跳,蜜蜂依旧穷追不舍。小燕子像火车头般在御花园里横冲直撞,蜜蜂也
如影随形的追着她。
    尔康、永琪、紫薇都惊愕得张大眼睛,追在后面。大家七嘴八舌的喊:
    “小燕子……快逃……快逃……”
    永琪看到许多蜜蜂都叮到小燕子脸上去了,急坏了,大喊:
    “小燕子,用衣服把头蒙起来……”
    小燕子哪里还顾得到蒙头,逃都来不及。永琪看看不行,就脱下自己的背心,飞身而
起,窜过去蒙住小燕子的头。
    整个御花园里,奔逃的奔逃,追赶的追赶,惊喊的惊喊……加上嗡嗡乱飞的蜜蜂,简直
是个奇观,乱成一团。
    ------------------
  文学殿堂疯马  扫校
    由著名的晓军做再次精心校对

上一页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