还珠格格续集
14

    紫薇和小燕子被带进一间洗澡房。
    太后盛怒的站在那儿看着,皇后得意的站在太后身边。
    许多嬷嬷把紫薇和小燕子按进一个大浴盆里。太监提来了许多桶冷水,嬷嬷们就拿着冷
水,对着两人当头浇了下去。
    小燕子打了一个寒战。大叫:
    “好冷!好冷!下雪了!下冰雹了!”
    紫薇伸手一把抱住小燕子。惊喊:
    “救命……救命……”
    喊声没完,容嬷嬷拿起一桶水,又浇了下来。其他嬷嬷,纷纷拿着水桶,对两人不住的
淋了下来。两个格格,被冷水一浇,鼻子里,嘴巴里全是水,顿时被呛得又是咳嗽,又是喷
嚏。
    太后提高声音,问:
    “你们两个,醒了没有?如果没有醒,再来几桶冷水!”
    又是好几桶冷水,对二人当头浇下。
    两人满脸都是水,头发披在面颊上,好生狼狈。小燕子鼓着腮帮子:
    “噗……噗……噗……”拼命把嘴里的水吐出来。
    紫薇神志不清,发现自己坐在水里,就紧张得不得了,再被冷水一淋,更是惊慌失措,
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非常害怕,伸手乱抓,喊:
    “小燕子……尔康……救命!我要沉下去了!我不会游水呀……”
    紫薇喊着,双手在水盆里乱扑乱打,把水花溅得容嬷嬷一头一脸。
    “这个丫头在使坏,故意弄我一身水!”容嬷嬷喊,就狠狠的掐了紫薇一把。
    紫薇一痛,更加慌乱,尖叫起来:
    “哎哟!小燕子……救命,救命……有一条大鱼在咬我……”
    “噗……噗……”小燕子不住把水噗出来,听到紫薇求救,就四面张望,找大鱼:“大
鱼在哪里?在哪里?”
    太后被醉成这样的紫薇和小燕子气得发昏,皇后就凑过去说:
    “老佛爷,我看,两个格格醉成这样,就是浇一夜的冷水,也不会醒!老佛爷不如去休
息吧!这儿交给臣妾就可以了!”
    “好吧!交给你了!想办法,非让她们醒过来不可!”太后生气的说。
    “是!”
    太后就气呼呼的出房去了。
    太后一走,皇后就趾高气昂的喊了一声:
    “容嬷嬷!桂嬷嬷!不用跟她们两个客气了!身为格格,居然和王孙公子,出去饮酒作
乐,喝得大醉而归!这样荒唐,和风尘女子,有什么两样?”
    容嬷嬷、桂嬷嬷大声应道
    “喳!”
    容嬷嬷对小燕子狠狠的一拧。小燕子大叫:
    “大鱼来了!大鱼来了!紫薇,你不要怕,我来保护你……”
    小燕子一边叫着,就双掌齐飞,劈哩叭啦打向容嬷嬷。容嬷嬷猝不及防,被打得七荤八
素。气坏了,大喊:
    “你这个疯丫头!”拔下一根发簪,就对小燕子刺去。
    “哎哟!”小燕子大痛之下,呼啦一声,从水盆中一跃而起,嚷着:“紫薇,快逃!大
鱼有刺!”
    容嬷嬷大叫:
    “抓住她!”
    嬷嬷们就伸手去抓小燕子,哪里抓得住。小燕子就湿淋淋的,对那些嬷嬷拳打脚踢起
来。嘴里还大叫不停:
    “大鱼!来呀!来呀!有种你就过来……又会咬人,又会扎人……我打你一个落花流
水……来呀!看看谁怕谁……”
    那些嬷嬷们那里是小燕子的对手,倒的倒,摔的摔,叫的叫……小燕子就浑身是水的扑
上前去,乱打一气,水桶一个个翻倒,水流了满地。有些嬷嬷刚刚爬起来,又被水滑倒,哎
哟哎哟叫成一片,真是名副其实的“落花流水”。
    混乱中,紫薇也从水桶里跑了出来,追着小燕子说:
    “我逃出来了!小燕子,还有没有大鱼?”
    皇后看到这种样子,气得脸都绿了,喊着说:
    “反了!反了!这还像话吗?容嬷嬷……”
    皇后没有说完,小燕子直冲过来,把皇后也撞得跌倒在地。小燕子就拉住皇后,大叫着
说:
    “这里还有一条会叫的鱼!”就拉起皇后,不由分说的把她按进洗澡盆里去了。
    “来人呀……来人呀……”皇后大喊。
    “叫!还敢叫!给你喝水,给你喝水!”小燕子把皇后掀在水盆里,嘴里喃喃的念叨:
“人都要喝水,早上要喝水,中午要喝水,晚上要喝水……喝水!喝水……”皇后连头带身
子都被小燕子压在水里,迫不得已,咕嘟咕嘟喝着水。
    这样一场大闹,当然把慈宁宫闹了一个鸡飞狗跳。太后气得简直不知道该怎么办才好。
紫薇和小燕子,尽管冲了冷水,又大闹了一场,却始终没有清醒。太后只好命人给她们换了
干衣服,把她们暂时关进了暗房。她这一生,还没有遭遇过这样离谱的事情,她也需要一点
时间来想,该如何处置她们?
    紫薇躺在暗房的地上,已经没力气了。
    小燕子摸索着爬了过来,把紫薇抱在怀里。拍着紫薇说:
    “不要怕,大鱼都被我打跑了,这里没有大鱼了!”说着,抬头一看,看到供桌上的香
火,闪烁着两簇火光,就纳闷起来:“可是……那儿有一对小眼睛,闪啊闪的!说不定是妖
怪!你不要动,我去打妖怪……”
    小燕子就要“飞身而起”,哪儿还飞得动,一跳,就撞在供桌的桌角上。
    “哎哟!哎哟……”小燕子跌在地上哼哼。
    紫薇大惊,暗房中好黑,她四面摸索:
    “小燕子,你在哪里?不要走……”
    紫薇满地爬,终于抓到了小燕子的腿。小燕子什么都看不见,突然感觉有手抓住自己,
就大叫出声:
    “妖怪!妖怪!妖怪抓住了我的腿……”说着,低头一口咬在紫薇手上。
    紫薇摔着手大叫:
    “哎哟……妖怪咬我……咬我……”
    小燕子急忙把紫薇抱进怀中。
    “不怕,不怕!有我呢!”就大声喝叱作法:“我小燕子在这儿,妖魔鬼怪通通滚!嘛
咪嘛咪急急如律令!”
    “妖怪走了没有?走了没有?”
    “我也不知道……”小燕子也很害怕,四面张望:“那两个小眼睛还在……”就对着香
火挥手:“滚!滚!”
    两人自己吓自己,紧紧张张的抱在一地,瑟缩在墙角,都已筋疲力尽。
    安静了一会儿,小燕子就躺在地上。哼哼着说:
    “好多鸟在飞……飞啊……飞啊……”声音渐小,睡着了。
    紫薇轻轻的唱:
    “山也迢迢,水也迢迢,山水迢迢路遥遥……”唱了两句,就倒在小燕子身边,枕着小
燕子的胳臂,也呼呼入睡了。
    半晌,房门被轻轻的推开了。
    晴儿很紧张的闪身进房,手里拿了两条棉被。就着门口射进来的光线,看着躺在地上的
紫薇和小燕子,低喊:
    “小燕子!紫薇!”
    两人蠕动身子。小燕子突然喊了起来:
    “不许跑!有种你就不要逃……”
    晴儿吓了好大一跳,转身就想逃出房,发现没有动静,再回头定睛细看,才发现是小燕
子在说梦话。晴儿折回两人身边,蹲下身子,推着两人。低声说:
    “小燕子,紫薇,这房里又阴又冷,你们最好不要睡!”
    两个人睡得打呼,推也推不动。
    晴儿没办法,就拉开棉被,把两个人都仔细的盖好。
    “那么,千万盖好棉被,不要弄病了!天亮以前,我再来拿回棉被!听到没有?”
    两人睡得好沉,动也不动。晴儿摇摇头,就把两人密密的盖好,偷偷的出去了。
    这夜,漱芳斋里的人,一个也没睡。尔康和永琪,根本没有离开漱芳斋,两人也不管合
适不合适,礼法不礼法,就在漱芳斋急得团团转。他们把小邓子、小卓子、小顺子、小柱子
全部派出去,要他们去慈宁宫的太监房打听消息。宫里,虽然每个宫之间,都有派系。可
是,太监与太监之间,仍然有着自己的情谊。
    几个太监去了好久都没回来,眼看过了三更。人人急得像热锅上的蚂蚁。
    “小姐和小燕子,醉得连站都站不稳,脑筋也不清不楚,老佛爷把她们带走,我想想都
会害怕!等会儿,老佛爷问东,她们答西,会不会把老佛爷弄得更加生气呢?”金琐问。
    “我担心的也是这个!”永琪说:“平常,小燕子出了错,好歹有个紫薇在旁边帮忙打
圆场,现在,紫薇醉成那样,两个人谁也帮不了谁,不知道会出什么状况?”
    尔康痛苦得不知道怎么才好,自责的用手拼命敲着脑袋:
    “反正我是罪魁祸首,我真恨不得把自己给杀了!她们两个这种样子进了慈宁宫,还会
有好结果吗?我不要等了!我还是去找皇上,除了皇上,没有人能救她们!”尔康说着,往
门外就冲。
    永琪一把拉住他。
    “现在什么时辰了?怎么可以去找皇阿玛呢?”
    “我要急死了!老佛爷说是带去‘醒酒’,用什么方法‘醒酒’?会不会要容嬷嬷给她
们‘醒酒’?会不会再用针刺什么的?”
    永琪一听,就急得五心烦躁。
    “如果容嬷嬷敢对她们两个用刑,我非杀了她不可……”
    正在说话中,房门响,大家都扑奔到门口。
    只见到小邓子、小卓子带着一个穿着披风,连头带脸都蒙着的人,急急忙忙赶到。
    “五阿哥,福大爷!咱们带了一个人来了!”小邓子说。
    “两位格格的事,她比谁都清楚!”小卓子说。
    大家惊疑着,来人把披风帽子放下,对着尔康永琪嫣然一笑,原来是晴儿。
    “晴儿!”尔康惊呼。
    永琪喜出望外,急忙问:
    “晴儿,她们两个吃亏了吗?怎么样?赶快告诉我!”
    晴儿着着两人,一直笑,说:
    “吃亏的不是她们,是皇后和容嬷嬷,差点没有被她们两个给淹死!你们没有见到那个
场面,简直‘惊心动魄’!我现在才知道,跟这两个格格在一起,要不‘惊心动魄’,都不
容易!”
    尔康急急的问:
    “什么‘淹死’?怎么会‘淹死’呢?”
    “老佛爷要皇后娘娘给她们两个‘醒酒’,把她们按在澡盆里冲冷水,也不知道是怎么
一回事,里面就打起来了!等到我们大家赶到的时候,一屋子嬷嬷摔得四仰八叉,两个格格
把皇后按在洗澡盆里喝洗澡水!”晴儿清脆的说,眼里全是笑意。
    尔康、永琪眼睛都睁得好大:
    “啊?”
    金琐和明月彩霞互视,大家都惊讶得一塌糊涂。
    “后来,老佛爷把她们关在暗房里,当然又是要她们‘闭门思过’啦!我已经进去看过
了,她们抱在一起,‘闭门大睡’!我想,打雷也吵不醒她们!我给她们盖了棉被,让她们
好好的睡一觉再说!反正,天塌下来也是明天的事了!”
    永琪又惊又喜,对晴儿一揖到地。
    “晴儿,谢谢你!有你这么好心,明里暗里的帮着她们,永琪记在心里了!”
    晴儿笑笑,看了尔康一眼。再说:
    “看到小卓子他们在那儿没头苍蝇似的乱绕,知道你们两个急坏了,怕他们话说不清
楚,干脆过来跟你们说一声。我可不能多停留,给老佛爷发现了,就该我给关进暗房去了!
好了,我走了!”对尔康抬了抬眉毛:“你都没有话要跟我说吗?”
    尔康一怔,心情真是复杂极了:
    “我……我……也记在心里了。”
    晴儿一语双关的说:
    “你‘有心’就好了!”晴儿说完,往屋外就走。
    永琪急忙喊:
    “小邓子!小卓子!保护晴格格回去!”
    晴儿和小邓子、小卓子,急急的走了。
    晴儿消失了踪影,尔康和永琪就相对一视,惊喜交集。尔康不敢相信的说:
    “紫薇和小燕子把皇后按在澡盆里喝洗澡水?可能吗?”
    “晴儿这样说,绝对没错了!哈!小燕子真是奇人,连醉酒都醉得希奇!”永琪脸色一
正,看着尔康:“晴儿这个人情债,你准备怎么还?”
    金琐立刻深深的看了尔康一眼。
    尔康拍了一下脑袋:
    “唉!我真是一个头有两个大!”吸了口气:“现在,没办法操心那么多,我也得回家
去了。明天一早再进宫来看状况!”想想,又担心起来:“天气这么冷,还被拖去冲冷水,
醉成那样,又在地上睡一夜!会不会弄出病来呢?金琐,明月,彩霞!你们还是准备一些姜
汤吧!”
    “是!”金琐哀怨的看了尔康一眼:“姜汤我们会准备,只怕小姐好多病,不是姜汤可
以医治的!其他的病,恐怕还要尔康少爷来开药!”
    尔康大大的震动了。
    天亮时分,紫薇醒了,拥着棉被,坐起身子四看。
    “我在哪里?天啊,这是慈宁宫的暗房!”紫薇低头看到小燕子,就去推小燕子:“小
燕子!醒醒啊!你瞧,我们又被关进暗房里来了!”
    小燕子翻了一个身,拥着棉被继续睡。
    “棉被?”紫薇拉起棉被,困惑极了,又去推小燕子:“小燕子!你看,老佛爷把我们
关在这儿,可是,她心里还是对我们好,还给我们盖棉被呢!小燕子!起来!起来!不要睡
了!
    小燕子打了一个大哈欠,终于被紫薇叫醒了。她伸了一个懒腰,坐起身子,四面一看。
暗房里黑忽忽。
    “天还没亮呢,叫我起床干嘛?再睡!再睡!”
    小燕子倒回地上,“砰”的一声,碰了头。
    “哎哟,这个床怎么这么硬?”
    “这是老佛爷的暗房啊!小燕子,我们怎么会关进来的?你记不记得?”
    “暗房?”小燕子再度坐起身子,真的醒了。揉着脑袋:“我怎么这儿也痛,那儿也
痛……我们怎么会在这儿呢?我记得,我们在会宾楼打架,打得落花流水……”正说着,房
门吱呀一声,被轻轻的打开。晴儿一闪身进来。
    晴儿看了看,就直奔两人身旁。蹲下身子,急促的问:
    “你们醒了没有?我是晴儿!”
    “晴儿!”紫薇大震,晴儿!让她心碎的那个晴儿!和尔康“雪夜谈心”的那个晴儿!
将和她“分享”尔康的那个晴儿!她瞪着晴儿,心绪如麻。
    晴儿飞快的说:
    “听好!你们昨晚大醉,被老佛爷逮到,带回慈宁宫来‘醒酒’。醒酒的经过,现在役
时间谈!接着,你们就被关进来了!棉被是我给你们送来的,我要拿走了。不能让老佛爷知
道我在帮你们,要不然我的日子就不好过了!等会儿老佛爷问起,千万别说你们有棉被,千
万别供出我来啊!”
    小燕子大惊:
    “你给我们送棉被?”
    紫薇更是震动,一瞬也不瞬的盯着晴儿,心情紊乱。
    “我走了!老佛爷那儿,我尽量去想办法!”
    晴儿就抱起棉被,溜出门去了。
    紫薇和小燕子面面相觑,紫薇感到,那条棉被的余温还在自己身上。但是,她的心,却
被纷乱的情绪涨满了。说不出来是感激,是嫉妒,是惊讶,是痛楚……那条棉被,真有千斤
重啊!
    晴儿离开了暗房,就赶到太后寝宫,来侍候太后起床。坎肩,珠串,旗头,耳环……一
件件亲手准备。宫女们也忙忙碌碌,打水的打水,绞毛巾的绞毛巾,递漱口水的递漱口水……
    太后看着忙忙碌碌的晴儿,对她充满了爱怜,说道:
    “晴儿,怎么今天亲自来帮我穿衣服?其实让丫头们忙,就可以了!”
    “每次她们做,总是缺了这个,少了那个,还是我比较在行!”
    “被你服侍惯了,将来没有你,我怎么办?”太后笑看晴儿。
    “我就永远陪着老佛爷。”
    “那我就太造孽了!放心吧!你的事情,我可一直放在心上。”太后话中有话。
    “老佛爷说些什么?我可听不懂。”晴儿自顾自的帮太后穿衣整装。
    太后看她一眼,笑笑:
    “听不懂就算了。”看到晴儿,就想起紫薇,忽然脸色一正,问:“那两个丫头怎么
样?有没有派人去看一看?”
    晴儿乘机对太后请了一个大安,说:
    “晴儿有事求老佛爷!”
    “什么事?那么严重的样子?”
    “老佛爷,您就饶了那两个格格吧!不要再追究了。”晴儿恳求的说。
    “为什么?”太后生气的说:“她们跑到宫外喝酒作乐,行为放荡。回宫以后,还大发
酒疯,把慈宁宫也闹得人仰马翻!再不教训,还得了?”
    “她们两个,已经冲过冷水,睡过暗房……现在,肯定知道闯了大祸,胆战心惊了。老
佛爷就看在晴儿面子上,让她们回漱芳斋吧!晴儿怕她们在酒后,睡了一夜暗房,会闹出病
来,万一病了,总是在慈宁宫病的,皇上那儿,也不好交代!”
    太后深深的看着晴儿。敏锐的问:
    “晴儿,你好奇怪,怎么总是帮着那两个丫头说话?”
    晴儿垂下睫毛,深深一叹。
    “不敢瞒老佛爷,晴儿受人之托,忠人之事。”
    太后一震。
    “受谁之托?”
    “尔康。”
    太后又一个震动,更深的看晴儿。
    “这个托付,对你很重要吗?”
    晴儿深思了一下:
    “其实,还有另外一个原因。”
    “什么原因?”
    “那个小燕子没爹没娘,紫薇也失去了母亲,她们和我的身世,其实很像啊!不过,我
有老佛爷宠着,怜惜着。比她们就强多了!所以,心里对她们很同情!”
    太后震动了,仔细的看晴儿。想了片刻,问:
    “你觉得,你和紫薇,可以成为朋友吗?”
    晴儿诚恳的点了点头。坦白的说:
    “晴儿觉得,紫薇和小燕子,都是很纯真的人,紫薇温柔美丽,楚楚动人。小燕子活泼
淘气,热情奔放……其实,我有点羡慕她们两个,她们虽然常常把宫里搅得乌烟瘴气,可是
活得多采多姿。我觉得,她们是那种可以为朋友两肋插刀的人!我也很希望能够和她们成为
朋友!”
    太后深深的看着晴儿。
    “我明白了。我要好好的想一想!”就抬头说道:“好吧!那两个丫头,我就不再追究
了!但愿,她们明白你为她们做了什么?把她们叫来吧!”
    晴儿急忙屈膝:
    “是!晴儿谢老佛爷思典!”
    紫薇和小燕子,立刻被带到太后面前。
    两人知道,这次的祸闯大了,都规规矩矩的跪在太后面前。紫薇太后磕下头去,惭愧而
诚恳的说:
    “紫薇给老佛爷请安!昨晚喝醉了回宫,实在罪该万死!听说又大闹了慈宁宫,紫薇惭
愧极了!真的没脸来见老佛爷!不知道怎样才能赎罪?”
    太后听到紫薇言语诚恳,想着晴儿,深深的看了她一眼:
    “算了!这个醉酒的事,就到此为止!我希望你们两个是真的忏悔了,真的觉悟了。别
说你们是格格,就算是普通人家的站娘,也不该在酒楼里喝得大醉!”
    紫薇真心后悔,伏地说道:
    “紫薇知错了!谨遵老佛爷教诲,以后一定再不重复这种错误!”
    太后见到紫薇语气诚恳,态度谦恭,就比较释然了。想了想,依然说道:
    “本来,你们两个,我一定要重办!给宫里立下一个规矩,可是,晴儿一早,就为你们
两个请命,看在晴儿份上,我再一次原谅你们!”
    紫蔽一震,抬头看了晴儿一眼。小燕子很困惑,也看了晴儿一眼。
    晴儿对她们微微一笑。
    太后就站起身来:
    “好了!你们两个,回漱芳斋去吧!以后,自己检点一点!”
    小燕子没想到那么容易过关,大喜过望。急忙磕头谢恩:
    “谢老佛爷恩典!”
    紫薇跟着磕头。心里,翻江倒海般汹涌着难绘难描的情绪,是爱是恨,是悲是喜,自己
已经整理不清了。
    紫薇和小燕子回到漱芳斋,金琐、明月、彩霞、小邓子、小卓子就全部迎上前去,大家
都整夜没睡,看到两人,欢喜得手足无措了。金琐惊喜的喊着:
    “小姐!你们回来了?老佛爷没有再为难你们吗?”拉着紫薇前看后看:“有没有挨
打?有没有被罚?除了关暗房,还有没有别的?”
    “还好。我没事,没事!”紫薇有些心不在焉,还在想着晴儿。
    小燕子回到漱芳斋,精神全来了,兴高采烈的嚷:
    “我是什么人物?怎么可能有事呢?小邓子常常说的……那个菩萨转世……”
    “大难不死,逢凶化吉!”小邓子笑着说。
    “是呀,我是菩萨转世,死不掉的!”
    “赶快进来!赶快进来!姜汤都准备好了,先喝一碗再说!”彩霞喊。
    小卓子却体贴的喊道:
    “我去给五阿哥和福大爷送信去!要不然,他们一定急急忙忙去找皇上了!”
    小卓子就飞也似的往门外冲,却和急急进门的尔康永琪撞了一个满怀。
    小卓子撞到鼻子,一面叫哎哟,一面急忙请安:
    “五阿哥吉祥!福大爷吉祥!”
    尔康永琪冲进了院子。永琪欢天喜地的说:
    “晴儿已经派人跟我们说了,恭喜恭喜,大家有惊无险!”
    紫薇一见到尔康,眼睛一红,就把头转开,用背对着他。尔康此时,整颗心都软了化
了,所有的骄傲怒气都飞了,恨不得把紫薇拥在怀里,捧在手心里,揣在口袋里,藏在心坎
里……看到紫薇转头不看他,心里更是沸滚的油锅一样,说不出来的烧灼和痛楚。他奔上前
去,拉住她的手。
    “我们进屋里去谈!”
    紫薇挣扎了一下,尔康哪里允许她挣开,紧紧的拉着她,拉进了房间。
    小燕子和永琪对看了一眼,就很有默契的留在外面。
    尔康拉着紫薇进了房间,关上房门。
    紫薇心里一酸,跑到窗前去,还是不肯看他。尔康冲了过来,一把就把她抱进怀里。紫
薇用力一挣,挣脱了他。喊:
    “你不要碰我!”
    尔康就使劲的握住她的手,盯着她的眼睛。哀求的说:
    “不要再跟我生气了,好不好?自从那天和你大吵之后,我这两天,真是度日如年!日
子怎么过的,我都不清楚!只知道,我脑子里,心里,思想里……全是你!你的名字,你的
温柔,你的生气,你的眼泪,你的笑,你的好,你的诗情画意!我真的快被你折腾得活不下
去了!你再不理我,我会一命呜呼的!”
    紫薇眼睛一眨,泪珠滚落。哽咽的说:
    “我说过,不要再听你!你这些甜言蜜语,留着去对晴儿说吧!”
    尔康热烈的瞅着她,眼里,盛满了深深切切的真情:
    “晴儿根本不在我脑子里,不在我心里,我怎么对她说呢?”
    “你不是说,我配不上你吗?”紫薇越想越委屈。
    尔康抓住她的手,打了自己一耳光。
    “你打我,好不好?那个时候,我在生气嘛!你也在生气呀!生气的时候,说的话都不
算话,我们把它全体收回,好不好?”
    “不好!你心里已经轻视我了,你拿我和晴儿比,你发现她比我好,你已经后悔和我的
婚事了……”
    尔康惊愕的看着她,急得不得了:
    “哪有这样?谁说的?”
    “你自己说的!”
    “我哪有说这些混帐话?”
    紫薇哀怨的抬起眼睛来,看他一眼,这一眼,让尔康心都碎了。
    “你跟她看雪看月亮,看了一整夜,从诗词歌赋谈到人生哲学……我都没有和你看雪看
月亮,也没跟你从诗词歌赋谈到人生哲学……”
    尔康一把抱住她,一迭连声的喊:
    “我错了!错了!错了!好不好?我不该跟她看雪看月亮,不该跟她谈一整夜,不该谈
诗词歌赋人生哲学!以后,只和你看雪看月亮,只和你谈诗词歌赋和人生哲学,好不好?”
    “不好!不好!她已经站在我们中间了!再也不可能消失了!”
    “她哪有站在我们中间?只要你不生气,我会努力去和皇上沟通!你要给我时间呀!如
果我们自己都乱了章法,彼此制造裂痕,那我们才没救了!无论如何,你实在不应该说,要
从我生命里退出!这太严重了!”
    “宁为玉碎,不为瓦全!”紫薇低下头去。
    “我跟你保证:不用玉碎,不是瓦全!”尔康用手托起她的下巴,凝视她。
    “可是……可是……”紫薇眼泪一掉,痛楚的说:“还有金琐!她已经爱上了你,认定
了你,我要把你让给她!”
    尔康大惊失色:
    “这是什么话?”
    “我不知道,我已经好混乱,头好痛,我没有力气想……”紫薇可怜兮兮的说。眼神
里,尽是无奈和憔悴。她用手揉着额头,真的头好痛好痛。
    尔康心痛得快晕了,急忙说:
    “不要想了!我是你的,是你一个人的!没有其他的人,可以在我生命里取代你,更没
有人能够和你分享我!要怎么办,让我去想,让我去操心吧!”
    紫薇不说话了,面对这样的尔康,真是柔肠寸断,百折千回了。
    尔康就深深切切的看着她,柔声的,诚挚的,忏悔的说:
    “昨天,我看着你在会宾楼灌酒,心痛得快要死掉,就是脾气强,不肯认输!后来,你
醉得人事不知,和小燕子搂着唱歌,我没有办法让你清醒,当时,我真想把自己杀掉!等到
回到宫里,眼睁睁的看着你被太后带走,我又没办法救你,我急得快要死掉!后来,听说你
被冲冷水,关暗房,我再度心痛得要死掉……这一天一夜,你过得好辛苦,我也是‘九死一
生’了!”
    紫薇眼泪纷纷往下掉,再也无法矜持什么了,痴痴的看着他。尔康也痴痴的看着她,哑
声的问:
    “原谅我了吗?”
    紫薇轻声的回答:
    “山无棱,天地合,才敢与君绝!”
    尔康眼中一热,张开手臂,把紫薇紧紧的,紧紧的拥进怀中。紫薇依偎在他怀里,听着
他的呼吸,感觉着他的心跳。此时此刻,什么都不存在了,她眼里心里,只有这个男人,尔
康!她的尔康!至于晴儿,至于金琐,她真的没有力气想了!
    第一部完。待续第二部《生死相许》
    ------------------
  文学殿堂疯马  扫校
    由著名的晓军做再次精心校对

上一页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