还珠格格续集
13

    这天晚上,紫薇失魂落魄的坐在床沿上,神思恍惚。金琐搂着她,难过得不得了。小燕
子在她面前走来走去,愤愤不平的嚷着:
    “管他什么鹅黄鸭黄,反正你就不能答应,不能心软!皇阿玛不是说,要尔康跟你‘商
量’吗?可见这个事情还是可以商量的!虽然永琪说,皇阿玛有权利这么做,可是,如果尔
康说什么都不肯,皇阿玛还是没办法,对不对?”
    紫薇情绪纷乱,整颗心都痛楚着,连平时清楚的头脑,现在也失去了作用,什么都想不
明白了。她沮丧已极的说:
    “尔康赌咒发誓说,他要拒绝这个安排!可是,我就很怀疑呀……皇阿玛对于我和尔康
的事,那么清楚,为什么还要做这样的安排?”
    金琐看看紫薇,有件事憋在心里,不能不说了:
    “小姐,我想起一件事,不知道该不该告诉你!”
    “什么该不该?说呀!”小燕子心急的喊。
    “记得你们被老佛爷关进暗房里那天吗?一大清早,我去慈宁宫打听消息,看到晴格格
和尔康少爷在假山后面谈话!后来,晴格格先走出来,眼睛里有眼泪,匆匆忙忙的跑了。尔
康少爷这才走出来,我急着要救你们,当时觉得奇怪,也没问他……可是,现在越想越不对
劲……”
    紫薇整个人都震住了。
    小燕子立刻沉不住气,跳脚说:
    “我就知道尔康靠不住!”
    “我想不透呀……”金琐困惑的说:“那尔康少爷,自从认识了小姐,眼里就只有小
姐,他不可能还会喜欢别人!”
    紫薇盯着金琐,呼吸急促起来:
    “你说‘喜欢’,你的直觉是,他‘喜欢’晴儿?”
    “我没有什么直觉,”金琐急忙摇头:“就是觉得像晴格格那样高贵的姑娘,又是老佛
爷身边的人,怎么会和尔康少爷躲在假山后面?可是,后来我又想,说不定是尔康少爷急
了,去求晴格格救你们!”
    紫薇被重重的打击了,直挺挺的倒上床。
    “他骗了我!他还口口声声跟我说没有‘过去’!如果没有任何‘过去’,晴儿不会眼
中带泪,更不会跟他跑到假山后面去!不管是什么理由,以晴儿的身份,绝对不会!”
    金琐摇着紫薇,着急的说:
    “我也弄不清楚,你别生气呀!”
    紫薇身子往床里一滚,眼泪就夺眶而出了。哽咽的说:
    “自从认识他,我就那么单纯,他说什么,我信什么。现在想来,我是太天真了!其
实,我对他的过去,几乎完全不了解!”
    金琐好后悔,自己打了自己一下耳光:
    “是我多嘴!就是沉不住气嘛!”
    小燕子急忙抓住金琐的手。
    “你干什么,这又不是你的错!”
    金琐竟然眼泪一掉,委屈的说:
    “你们不知道……我心里也很不舒服,我没有什么地位可以追问他,我是个丫头呀!就
算将来也是他的人,也只是个附件呀!我哪有资格吃醋呢?”
    紫薇再度被狠狠的撞击了。
    “吃……吃醋?”她坐起身子,呆呆的看着金琐,心脏沉进地底:“附……附件?天
啊!我做了什么?己所不欲,勿施于人!我那么忽视你的感觉,我真的大错特错了!”她用
手捧着下巴,抬头看着窗外,晴儿,金琐,尔康……她顿时心乱如麻,觉得自己被撕扯得四
分五裂了。
    金琐困惑的看着她,不知道她话中的意思。
    小燕子拍着紫薇的肩,义愤填膺的说道:
    “紫薇,不要难过!你还有我呢!如果尔康敢对不起你,我和他没完没了!”
    紫薇的眼光定定的看着窗外,在各种复杂的情绪中,不知道身之所在了。
    第二天一早,尔康就被小卓子从朝房里叫了出来,说是“紫薇格格有要事找福大爷”。
尔康一听,心脏就咚的一跳,不知道紫薇发生了什么事?自从太后回宫,紫薇为了避嫌,从
来不主动找他去漱芳斋!他好紧张,几乎是用跑的,来到了漱芳斋。
    尔康一进大厅,小燕子就冲了过来:
    “尔康!你要有良心,不要欺负紫薇老实,她还有我这个姐姐呢!你欺负了她,我会跟
你算帐,永远也不原谅你!”
    尔康怔着,急忙去看紫薇。紫薇站在窗前,眼光直直的看着窗外。
    金琐过来了,眼泪汪汪的对尔康福了一福:
    “尔康少爷,我和小燕子出去了!你跟小姐好好的谈!我帮你们看着门。”
    金琐就拉着小燕子出去了。细心的关上了房门。
    尔康怔忡着,看到紫薇眼睛肿肿的,一副整夜没睡的样子,他的情绪就更乱了。
    急急的走到紫薇身边,他问:
    “怎么了?我们昨天不是把话都说明白了吗?又发生什么了?你的脸色怎么这样苍白?
夜里设睡吗?”说着,就焦灼的去拉她的手:“怎么不看我呢?”
    紫薇一下子转过身来,面对着他。重重的说:
    “你骗了我!”
    “我什么事情骗了你?”
    紫薇那黝黑晶亮的眸子,第一次这样充满了怒意,充满了谴责,紧紧的盯着他。
    她一个字一个字的说:
    “晴儿!你跟我说,你和她没有‘过去’,那是假的!我已经知道了,确定了,你和她
有一段‘过去’!我这么信任你,你居然骗我!”
    尔康大震:
    “你听谁说了?谁跟你胡说八道?”
    紫薇眼光灼灼,声音咄咄逼人:
    “是胡说八道吗?你还敢说那是‘胡说八道’吗?你还不预备跟我说实话吗?”尔康在
紫薇这样的逼视下,仓皇失措了。就结舌的,吞吞吐吐的说:
    “真的没有什么‘过去’……那根本就不能算是‘过去’!如果你一定要追究的话,是
有这么一段……”他吸了口气,只好说了:“三年前的冬天,老佛爷去香山的碧云寺持斋,
晴儿跟着去了。有天,皇上派我去碧云寺,给老佛爷送一些用品。我到了山上,天下大雪,
我就困在山上,没办法下山了。那晚,雪停了,居然有很好的月光。我坐在大殿的回廊下看
雪看月亮,晴儿出来了,跟我一齐看雪看月亮。然后,我们就开始聊天,我非常惊奇的发
现,晴儿念了好多好多的书,我们从诗词歌赋谈到人生哲学,谈了整整一夜。”
    紫薇定定的看着他。
    “就是这样?”
    “就是这样。”
    “为什么以前不说?为什么昨天不说?”
    尔康跌脚一叹:
    “因为怕你误会,怕你胡思乱想才没有说。主要的,是觉得没有必要去说,如果特地告
诉你,倒好像我跟她有事似的。”
    紫薇眼前,立刻浮起那个画面,月光映着白雪,钟鼓伴着梵唱,松枝掩映,雪压重
檐……一个像晴儿那样的才女,一个像尔康这样的才子,并坐在长廊下,畅谈终夜!那个有
雪有月的夜!那个有诗有词的夜!那一夜,必然镂刻在两人内心深处吧!紫薇的心跳加快,
声音冰冷:
    “在回廊下看雪看月亮,谈了整整一夜。你说,这不算‘过去’!我一再追问你,你都
不要告诉我,我们之间,还有真诚吗?那一夜之后,你和她在宫里,在老佛爷的聚会里,总
会遇到吧?眉尖眼底,都没有任何交会吗?”
    尔康怔了怔,有些生气了:
    “你不要这样‘欲加之罪,何患无辞’好不好?我心目里的紫薇,是个温柔如水,宽宏
大量的女子,什么时候变得这样小心眼?”
    紫薇睁大眼睛,痛楚的看着尔康,声音里,再也没有平时的冷静:
    “现在,你发现了,我不温柔,我不宽宏大量!我小器,我斤斤计较,我小心眼!我不
值得你爱,不值得你娶,你去娶晴儿吧!你既然已经把我看低了,我宁愿从你生命里退出!”
    尔康大大的震动了,盯着紫薇:
    “你讲真的还是讲假的?”
    紫薇眼前,只有那个“月夜”,那个让她心痛的“月夜”!她愤愤的说:
    “你走吧!我不要再听你,不要再被你骗!你好好的待金琐,不要再说不要她的话,你
已经欠了一大堆的债,如果还想摆脱金琐,我恨你一辈子!”
    尔康一听,紫薇俨然已经扣实了他和晴儿的罪,现在,还拉扯上金琐!他百口莫辩,就
气了起来,大声的说:
    “你这说的是什么话?好像我招惹了晴儿,我招惹了你,我又招惹了金琐……好像我是
一个到处留情的浪荡子!你这样误会我,哪里像我深爱的那个紫薇?哪里配得上我这一片
心!”
    紫薇被大大的刺伤了,声音也大了:
    “我是配不上!所以我不想高攀了,行吗?”
    尔康气得脸色苍白。心里堵着千言万语,一句也说不出来。为了她,和乾隆争辩,为了
她,几乎和整个宫廷作战,她居然如此轻易说出“从你生命里退出”这种话!他傲然的一仰
头,大声说:
    “行!”
    尔康掉头就走,冲出门去,砰然一声,把门掼上了。
    紫薇崩溃了,用手蒙住脸,心碎的哭了。
    房门一开,小燕子和金琐急急的跑了进来。金琐慌乱的喊:
    “小姐!小姐!怎么回事?尔康少爷脸色发青,头也不回的走了!你们谈得不好吗?吵
架了吗?”
    紫薇只是哭,一语不发。
    “喂!你们到底怎么了?”小燕子问。
    “我们结束了。”紫薇哽咽着。
    金琐着急起来:
    “什么叫作结束了?你是皇上指给尔康少爷的,怎么结束?”
    “皇阿玛也有管不着的事……”紫薇抬起泪眼,看小燕子和金琐:“如果你们对我仁慈
一点,请你们不要再对我提他的名字!”看到金琐,她的心更加痛楚纷乱,可怜的金琐,她
该怎么办呢?“金琐,你还是可以跟着他!”
    金琐心慌意乱的喊:
    “你说些什么?你不跟他,我怎么跟他?我是你的丫头呀!”就抱往紫薇,拍着哄着:
“小姐,什么都别说了,你现在在气头上,说什么都不算数!等到气消了,我们再谈,啊?”
    紫薇接着金琐,不禁泪落如雨了。
    小燕子看着她们这样,眼圈也红了,心里好难过。男人,都不是好东西!
    小燕子和金琐,不知道如何劝解紫薇,永琪也不知道该如何劝解尔康。
    “怎么闹得这么严重嘛!你不是比我沉得住气吗?姑娘家的心思,你不是比我懂吗?你
记不记得采莲的事件?那不过是我们在路上援助的一个姑娘,小燕子就气得拿石头砸我的脑
袋!那次,你和尔泰还都说我不对!现在,你弄了一个晴儿,虽然不是你招惹的,但是,居
然论及婚嫁,你要紫薇怎么受得了?她和你说几句重话,就是吃醋嘛!你不让着她,安慰
她,还跟她真生气?”永琪振振有词的埋怨着。
    “我当然真生气!”尔康气呼呼的喊:“她跟我这样走过大风大浪,还这么没有默契!
算什么知己?怎么共度一生?什么‘山无棱,天地合,才敢与君绝!’全是废话!”
    “你实在不能怪紫薇呀!你的事情也真多,以前一个塞娅,还好尔泰挺身而出,给你解
围!现在又来一个晴儿,谁还能帮你解围呢?你要紫薇怎样?心平气和,温温柔柔,欢欢喜
喜的接受晴儿吗?”
    “不是!我也不要接受晴儿呀,我一直不要呀!”尔康愤愤不平的说:“紫薇应该了解
我,应该跟我站在同一战线,来为我们的未来奋斗,不是和我吵架,派我的不是!我已经好
话说了一大车,她还是这样误解我,我怎么能不气呢?”
    永琪在屋于里兜圈子,想办法。往尔康面前一站,说:
    “听我说!后天就是十五,皇阿玛允许她们两个出门。我去跟小燕子说好,要她鼓动紫
薇,一起出门去看蒙丹。到了会宾楼,你找个机会,跟她好好的谈,把误会通通解释清楚!
怎么样?”
    尔康一摔头:
    “我不要解释!她既然说得出‘从我生命里退出’这种话,我还低声下气,为我没有犯
过的错误认错……我也太没骨气了!太没男儿气概了!爱得这么辛苦,我也不如退出!”
    “我不管你怎样,反正,后天我们去会宾楼,随你去不去!”
    尔康大声说:
    “会宾楼我当然要去,我是去看蒙丹,和紫薇没有关系!”
    紫薇和尔康的冷战,一直持续到去会宾搂那天。两人自从吵了架,就没有再见面。尽管
一个是夜夜不眠,泪湿枕巾。另一个是坐立不安,长吁短叹。两人却都坚持着,谁都不愿意
向对方讲和。
    这天,小燕子、紫薇、金琐都依照乾隆的提议,穿了男装,来到会宾楼。三个姑娘,齿
如编贝,肤若凝脂,唇不点而红,眉不画而翠。穿了男装,怎样也不像男人,更加显得俊秀
飘逸,引入注目。来的时候,大家虽然共乘一辆马车,气氛却低极了。尔康一路上,一句话
也没说。紫薇一路上,也一句话都没说。小燕子看到尔康始终不低头,代紫薇气呼呼。金琐
心事重重,看着尔康,一肚子狐疑,也是一句话不说。永琪看大家这样,满心无奈,更不知
道说什么好。幸好,这段路不长,沉默中,大家到了会宾楼。
    柳红惊喜的迎了过来。喊着:
    “小燕子!你们终于来了!有人已经等得快要发疯了!”说着,就指指墙边。
    大家看过去,只见蒙丹已经落发,穿着一身满人的服装,一个人坐在角落的一张桌子上
喝闷酒。神情寥落。
    小燕子立刻跳到蒙丹面前。
    “喝酒啊?我也要喝!”
    柳青一迭连声的喊:
    “小二!添碗筷!把店里最好的酒莱都拿来!”
    蒙丹看到大家,整个人就活了过来。跳起身子说:
    “你们总算来了!有没有东西带给我?”
    “你也太性急了吧!”永琪打量蒙丹:“嗯,这身打扮,我看起来顺眼多了!”
    大家围着桌子坐下。紫薇非常沉默,脸色苍白。尔康也非常沉默,脸色阴郁。彼此连眼
光都不接触。金琐不住的看紫薇,又看尔康,急在心里。
    店小二忙忙碌碌,酒莱纷纷端上桌。蒙丹看到店小二退下,就急急的问:
    “你们跟含香说了吗?那个‘大计划’要什么时候执行?我觉得越早越好,这样悬着,
我的日子简直过不下去!”
    小燕子小心翼翼的从怀里掏出一封信来。
    “看信吧!”
    蒙丹急忙展信阅读。脸色越看越苍白。看完,就跳起身子喊:
    “不!这样不行!”
    永琪看他读完了信,立刻把那张信笺拿过来,细心的撕成粉碎。说:
    “你坐下,不要引人注意!依我看,你只有暂时按兵不动,照含香的意思试试看!紫薇
说,一切并非不可能。如果事情到了不能控制的地步,我们就立刻实行‘大计划’!所以,
有关计划的一切安排,我们还是一件一件的去做!”
    蒙丹看着紫薇,心里有几百个问题要问,急切中,只问了最关心的一个:
    “她好吗?”
    紫薇一抬眼,不知怎的,竟然滚出两滴泪。
    才坐下的蒙丹,又猛然跳了起来,脱口惊呼:
    “她不好!”
    “怎么回事?这样沉不住气,还能成大事吗?”柳青把蒙丹的身子按住,看紫薇,纳闷
而关心的问:“紫薇,你哭什么?”
    尔康很快的看了紫薇一眼,那两颗泪珠,绞痛了他的心。却仍然负气转开头。
    紫薇马上拭去泪水,哽咽着说:
    “没事!”
    小燕子已经快要憋死了,急忙插嘴,摇头晃脑的说:
    “哎!这世界上有各种各样的人!有人是风儿有人是沙,有人是山,有人是水……有人
说了话不算话,有人撒谎像喝白开水一样……”
    小燕子话没说完,尔康恼怒的喊:
    “小燕子!你说话小心一点!”
    小燕子立刻对尔康一凶。大声问:
    “你要怎样?和我打架吗?”
    永琪又急忙去拉小燕子。说:
    “小燕子!你不要再火上加油了好不好?”
    柳红觉得奇怪极了,看看这个,又看看那个。
    “你们大家是怎么了?都这样怪怪的?”就去看金琐:“金琐,他们怎么了?”金琐眼
圈一红,眼泪也在眼眶里转:
    “我不能说……大家心情都不好。”
    蒙丹急得不得了,整颗心都悬在含香身上,看到大家如此,只当含香出了事,大家不忍
告诉他。急得心都寒了,就脸色如死的说:
    “好了!你们坦白的告诉我吧!含香发生了什么事?不要这样吞吞吐吐了,我受不了这
个!是不是含香已经变心了?她被征服了?她放弃了?她不要再跟我了!所以她不要照我们
的计划做!是不是?是不是?”
    紫薇瞪着蒙丹,想到含香的痴情,还引来这样的误会,想到自己的痴情,却换来尔康这
样的冷淡。就话中有话,呼吸急促的对蒙丹说:
    “你这样说含香,你是咒她死无葬身之地!你难道没有听说过,痴心女子负心汉!女人
都是倒楣的,她已经百般委屈了,你还这么说她!她真是白白为你付出,白白为你痛苦,白
白为你守身如玉!”
    尔康一征,恼怒的接口:
    “白白付出的绝对不是只有女人!女人是没有理性的,没有原则的!一点默契都没有,
一点了解都没有,还配说什么风儿什么沙!”
    紫薇听了,又气又恼,端起桌上的酒杯,一仰头,把整杯酒都干了。
    “哎!你不会喝酒呀!”金琐要去抢酒杯,已经来不及了。
    永琪再也忍不住,对尔康和紫薇说:
    “你们两个退席好不好?有什么话,你们去单独说清楚!不要这样搅和得蒙丹糊里糊
涂!”就转头对蒙丹说:“你不要胡思乱想了!他们之间有战争,跟你的事没关系!”
    柳青、柳红、蒙丹都惊异的看着尔康和紫薇。柳红简直不相信的说:
    “紫薇,你在和尔康吵架吗?”
    紫薇不回答,心里好难过,端起酒杯,又干了一杯酒。
    两杯酒一下肚,紫薇就有些酒意了。拿起酒壶,斟酒,举杯对蒙丹说:
    “蒙丹!对不起,我把你搅糊涂了!你放心,你这样山啊水啊的追随着含香,为她出生
人死!这种真情,天地都会动容!含香不会负你的!像你这样的男人,这个世界上,已经绝
无仅有了!我敬你一杯!”一仰头,又干了杯子。
    “不要这样呀!”金琐大急,拼命去拉紫薇的手:“你今天是怎么了?少喝一点!身上
带了酒味回家,不是很麻烦吗?”
    尔康看着这样的紫薇,又是心急,又是心痛,可是,仍然一肚子气。掉头不看。
    “大家要喝酒是不是?”小燕子起哄的说:“好嘛!喝就喝,我也喝!管他呢?要头一
颗,要命一条!”说着,也干了杯子。
    蒙丹被弄得丈二和尚,摸不着头脑。心里的痛苦,更是无法排遣。拿起酒杯,就一饮而
尽。说:
    “反正,除了喝酒,现在也没办法,是不是?干杯!”
    紫薇就站起身子,给每一个人倒酒,倒到尔康面前,就好像没有这个人一样,把他给跳
掉。她殷勤执壶,笑容可掬,对大家不住口的说:
    “干杯!干杯!干杯……”
    这时,旁边一桌,坐了几个大汉,也喝得醉醺醺,不住对紫薇看来。紫薇带着酒意,双
颊嫣红,美目盼兮,实在要人不注意都难。一个大汉就对同伴低低说道:
    “好漂亮的小兄弟,我赌他是个女的!”
    那桌的客人,就叽叽咕咕,对紫薇、小燕子、金琐指指戳戳,品头论足起来。
    紫薇笑着,不断的倒酒,不断的干杯。整桌的人,除了柳青柳红,没有几个是清醒的。
一个闹酒,个个响应。全部喝了起来。
    终于,隔桌的一个大汉,站起身子,走了过来。笑嘻嘻的,色迷迷的拉了拉紫薇的衣袖:
    “这位小兄弟,我们这桌有上好的花雕,来来来,也跟咱们干一杯吧!”
    尔康正在一肚子气没地方出,看到大汉一脸的轻薄相,大怒。一拍桌子,直跳起来,一
拳就对那个大汉打去。嘴里大骂:
    “你吃了熊心豹子胆!居然敢动手动脚,拉紫薇的衣服?”
    大汉被这一拳,打得飞跌出去。摔到后面一桌的桌子上,桌子垮了,杯杯盘盘,碎了一
地。隔桌的几个客人,一见到朋友吃亏,都大叫着扑了过来。
    “那条道上的?敢对本大爷的朋友动手!”
    “我要了你们的命!”
    尔康浑身的怒火,全部冒了出来,挥拳踢腿,怒发如狂。
    蒙丹看到有人欺侮紫薇,还和尔康动手,哪里能够旁观,大喊:
    “大胆!过来!你们通通过来!”
    蒙丹跳起身子,就参加战争。柳青一看,不能忍耐了,也跳了起来:
    “敢在我会宾楼撒野,吃我一拳!”就一拳打去,把一个客人打得满场摔。
    顿时间,大家打成一团。
    小燕子已经喝得半醉,看得心花怒放,爬到桌子上面,站得高高的观战,看到满场桌翻
椅倒,碗盘齐飞,兴奋得不得了,拍着手叫:
    “好玩!好玩!打架我最内行了!看我的!小燕子来也!”
    小燕子飞了过去,一头撞在尔康身上,撞得跌倒在地。
    “哎哟!哎哟!”
    永琪急忙扑过去,拉起小燕子。
    “你怎样?”
    小燕子摩拳擦掌:
    “本姑奶奶想打架!哇……”
    小燕子“哇”的大叫着,冲向打成一团的人群。
    永琪只得飞身出去,保护小燕子。
    于是,整个餐馆,全部卷进战团,只要有功夫的,通通应战,打得唏哩哗啦。
    紫薇已经醉了,拿着酒杯,笑嘻嘻的看大家打架。越看越高兴,笑得东倒西歪,不时举
起酒杯,对满屋子打架的人说:
    “干杯!大家干杯!”
    结果,紫薇和小燕子喝得酩酊大醉。会宾楼砸了一个乱七八糟。尔康、永琪的衣服上全
是汤汤水水……大家在回程的马车里,真是狼狈得不得了。
    紫薇、小燕子抱在一起,两人兴高采烈的唱着歌。金琐搂着她们,手里拿了一瓶醒酒
药,试图喂给两人喝。紫薇、小燕子哪里肯喝,两人推开金琐,大声唱着:
    “今日天气好晴朗,处处好风光……好风光……蝴蝶儿忙,蜜蜂儿忙,小鸟儿忙着白云
也忙……马蹄践得落花香!落花香……眼前骆驼成群过,驼铃响叮当……响叮当……响叮
当……”
    “小姐!小燕子,你们醒醒呀!这样怎么回宫呢?”金琐着急的拍着紫薇的面颊:“小
姐!不要唱了……把这个‘芙蓉玉露’喝下去吧!是柳青给我的醒酒药……”
    永琪看着尔康,看着大醉的紫薇和小燕子,着急的说:
    “你看!弄成这个样子,你说怎么办呢?都是你!就不能忍一忍吗?把会宾楼也给砸
了,把蒙丹也弄得七上八下,我们这副样子,怎么进宫?我看,还是回到会宾楼,等到她们
两个酒醒了再回去!”
    尔康看着紫薇,心里已经后悔得一塌糊涂:
    “不行!醉成这样,酒醒大概是明天的事了!出来已经好几个时辰,眼看就要天黑了,
再不回宫,一定有问题。我们还是从神武门溜进去,马车直接驾到漱芳斋,把她们两个送进
门去,我们再走。”
    “如果有状况呢?”
    “只好我们两个一肩挑,就说我们带她们出去玩,只喝了一点酒,没料到她们那么没有
酒力,喝一点就醉了!”尔康说。
    金琐还在努力,拿着小药瓶去凑着紫薇的唇,哀求的说:
    “小姐!赶快把嘴张开!来……听金琐的,好不好?来……”
    尔康看着徒劳的金琐,按捺不住,起身过去。一把拿过了药瓶:
    “让我来!”
    尔康就用手捏着紫薇的下巴,强迫她张嘴,把一瓶药水灌进她嘴里。
    紫薇立刻呛了起来,又呛又咳,咳得气都喘不过气来,脸上又是汗,又是泪。
    尔康盯着她,心里排山倒海般,涌上一阵剧痛。他紧紧的搂住了她,把她的头压在自己
的胸口。低低的,悔恨的说:
    “我真该死,你一巴掌打死我吧!”
    回到漱芳斋,天已经完全黑了。
    总算顺利进了宫,马车到了漱芳斋,永琪半扶半抱的把小燕子拉进院子。小燕子大着舌
头,笑着嚷嚷:
    “哈哈!到家了!”挥着手大叫:“明月!彩霞!快来扶紫薇,她喝醉了!她喝醉
了……哈哈……蝴蝶儿忙,蜜蜂也忙……”
    永琪急忙把手指放在嘴上。
    “嘘!你小声一点!”
    小燕子也赶紧把手指放在嘴唇上。眨巴着大眼睛说:
    “嘘!嘘!小声!我知道……小声……”可是说得好大声。
    明月、彩霞都跑出来看,吓得魂飞魄散。
    “哎呀!格格,这是怎么了?”两个宫女喊着。
    小燕子嘘到每一个人的脸上去:
    “嘘!小声!小声!嘘……嘘……”
    金琐和尔康扶着摇摇晃晃的紫薇跟在后面,走进院子。
    小燕子一回头,看到紫薇,就跑过来,甩袖请安。
    “奴才小燕子叩见紫薇格格!格格千岁千岁千千岁!”
    小燕子这一请安,就站立不稳,摔到地下去了。帽子也滚落在地。明月、彩霞慌忙去扶
小燕子,被小燕子一拉,全部摔落地。
    紫薇看着摔成一堆的几个女子,就吃吃的笑个不停。
    就在这时,外面忽然响起脚步声,灯笼照耀,隐隐约约有人声传来。
    永琪伸头一看,惊喊道:
    “好多灯笼……有人来了,赶快进去!”
    尔康更急,拉着紫薇向屋里走:
    “紫薇,赶快躲到卧室里去!这个样子,万一给皇后抓到了,麻烦就大了!”
    紫薇哪里肯听,摔开尔康和金琐,笑着嚷嚷:
    “小燕子!背诗!一定要背!”
    “嘘!紫薇,不背诗!唱歌……当山峰没有棱角的时候,当河水不再流……”
    大家好不容易把小燕子从地上扶了起来,两个酒醉的姑娘,就笑着闹着唱着拥抱着。她
们摇摇晃晃的,不辨方向的要向外走。尔康又急又心痛的低喊:
    “紫薇!到房里去唱!你再不走,我就抱你进去了!”
    大家正在拉拉扯扯之际,外面传来太监大声的通报:
    “老佛爷驾到!皇后娘娘驾到!”
    尔康、永琪大惊。永琪急喊:
    “不好!老佛爷来了……大家不要拉拉扯扯了!”
    大家急忙放开紫薇和小燕子,站直身子,整理衣服。小燕子就危危险险的靠在明月彩霞
身上,紫薇歪歪倒倒的靠在金琐身上。大家惊惶的抬起头来。
    只见太后和皇后挺立在面前。容嬷嬷桂嬷嬷和宫女太监跟随。灯笼很快的围过来,把漱
芳斋的院子照射得如同白昼。
    衣冠不整的几个人,连躲都没地方躲,全部原形毕露。
    永琪急忙请安:
    “老佛爷吉祥!皇额娘吉祥!”
    尔康也急忙请安:
    “臣福尔康叩见老佛爷!叩见皇后娘娘!”
    金琐、明月、彩霞都赶紧屈膝,喊:
    “老佛爷吉样!皇后娘娘吉祥!”
    金琐、明月、彩霞这样一屈膝,小燕子和紫薇顿失倚靠,紫薇就一屁股坐在地上,小燕
子跌了一个四仰八叉。
    “哎哟!哎哟!哎哟……”小燕子躺在地上呻吟。
    紫薇笑着,手足并用的爬过去扶小燕子:
    “小燕子,你摔了?你怎么老是摔绞?摔痛了没有?哎哟……”一个不稳,跌倒在小燕
子身上。金琐、明月、彩霞顾不得太后了,急忙再去搀扶两人。
    太后匪夷所思的看着这一幕,眼睛睁得好大好大。
    皇后和容嬷嬷彼此得意的互看。
    尔康心里一叹,知道这次的祸,又闯大了。就挺了挺背脊,一步上前,禀道:
    “臣罪该万死!今天,是两位格格获准出宫的日子,格格们高兴,央求我和五阿哥带她
们到街上逛逛。两位格格不敢引人注意,所以换了男装。逛到下午,大家饿了,就去‘太白
楼’吃饭,臣不知道两位格格完全没有酒力,只喝了一小杯酒,两人就醉了!”
    “老佛爷请不要生气,这都是我和尔康的错!”永琪也急忙呼应。
    太后的眼光,严肃的从尔康永琪脸上掠过,那眼光像两把冰冷的刀,带来一股刺骨的凉
意。太后看完尔康和永琪,就冷冰冰的回头,对随从大声说道:
    “把两位格格带回慈宁宫去!我帮她们醒酒!”
    “喳!”一群太监应着。全部上前,拉起紫薇和小燕子。
    尔康、永琪大震。眼睁睁看着紫薇和小燕子被带走,完全无法相救。
    ------------------
  文学殿堂疯马  扫校
    由著名的晓军做再次精心校对

上一页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