还珠格格续集
12

    香妃闹了一场跳楼,毫发无伤。然后,还是穿着她那身回族服装。太后的“换衣”命
令,完全没有发生作用。这件事,对太后而言,是一个不小的刺激。居然,一个皇太后,却
拿一个妃子无可奈何!太后在脸上心上,都下不来台。再加上皇后和容嬷嬷在一边加油加
酱,煽风点火,太后想起来就恨:
    “皇上最近是怎么了?先莫名其妙的封了一个还珠格格,再莫名其妙的认了一个紫薇格
格,现在,又莫名其妙的迷上一个香妃娘娘!这三个女人把整个皇宫弄得鸡飞狗跳!这真不
是大清的福气,不是皇上的福气!我就弄不明白,她们三个,怎么会连成一气呢?”
    但是,晴儿却有晴儿的说法。看着太后,她诚挚的说道:
    “那两位格格,来自民间,跟咱们长在宫里的格格,当然不一样。那个香妃娘娘,来自
回疆,跟咱们的规矩,当然也不一样。她们三个,却有一个相同的地方,在这宫里,都是
‘与众不同’的。这份‘与众不同’,说不定就把她们凝聚在一起了。这是另一种‘同是天
涯沦落人,相逢何必曾相识’!”
    太后想了想,觉得晴儿的分析,也有道理。
    “依晴儿说,这个香妃,不肯换旗装,连我的命令,都敢违抗,我们应该怎样惩罚她才
好?”
    晴儿抬着那对清澈的眸子,坦白的说:
    “老佛爷,今天,我在御花园,看到两位格格穿着红衣裳,香妃娘娘穿着一身白色回族
装,觉得那个景象,好看极了!这个皇宫里,有个回族女人走来走去,可以变成‘皇宫一
景’!咱们就像看西洋镜一样,有什么不好呢?您老人家一定要追究,为了一件衣裳,伤了
皇上的心,不是因小失大吗?”
    太后恍然大悟:
    “是呀!晴儿言之有理!为了一件衣裳,伤了母子感情,也太不值得了!”
    太后就在晴儿的轻言细语下,把自己的“下不来台”,给硬走下来了。但是,从此,含
香和太后之间,这个疙瘩,却再也无法抹平了。
    太后耿耿于怀,乾隆也是心事重重。
    乾隆不止为了香妃操心,他也为紫薇和小燕子操心。太后拿香妃无可奈何,就把目标转
到紫薇和小燕子身上。这两对小儿女的婚事,成为太后最关注的目标。乾隆知道,他的“拖
延”政策,迟早会拖不下去。但是,那两对有情人,却深陷在一片痴情里,整天还在作一些
“情有独钟”的春秋大梦。这种情况,真让乾隆急在心里。
    这天,乾隆把紫薇、小燕子、永琪、尔康全体叫进了书房。
    乾隆低着头在看一篇文章。后面太监环侍。尔康、永琪、紫薇、小燕子一溜站在书桌前
面。乾隆看完文章,抬头看着四人,正色的说:
    “坦白说,自从老佛爷回宫,宫里出了许多事情,朕心里也不太痛快。你们几个的幸
福,一直是朕心里的大石头。小燕子和紫薇,救香妃有功,朕也放在心里。可是……”他看
着紫薇和小燕子:“你们一直不能得到老佛爷的喜爱,却是朕的心头大患。”
    四个人都震动了,紫薇就惭愧的说:
    “皇阿玛!你不要太操心了,我明白了。以后,我一定常常去慈宁宫,晨昏定省,让老
佛爷高兴。”
    紫薇的“晨昏定省”四个字,对小燕子来说,实在太深了。小燕子听也没听清楚,接口
倒是接得很快,她瞪着紫薇,吃惊的说:
    “你想‘成婚’‘定心’了?‘成婚’去慈宁宫干嘛?我看老佛爷根本不想要你‘成
婚’!你去也是白去!”
    小燕子这话一出口,紫薇大窘,尔康惊讶得睁大眼睛,永琪一脸的啼笑皆非。乾隆瞪着
小燕子,一叹:
    “你真是朕的‘大麻烦’呀!”说着,他看看其他三个:“你们不是在教她成语吗?不
是在给她补功课吗?”
    永琪、尔康拼命点头:
    “是是是!”
    乾隆就把正在阅读的那篇文章递给小燕子。
    “小燕子!纪师傅今天交给朕一篇奇文,这是你写的吗?”
    小燕子拿起文章看了看,心知不妙,勉勉强强的点点头。
    “是!”
    “你把它念出来给大家听听!”
    “我看,还是不要念吧!”小燕子又缩脖子,又扭身子。
    “朕要你念,你就念!赶快念!”乾隆命令的说。
    小燕子没辙了,拿起那篇文章,噘着嘴说:
    “念就念!这篇文章的题目叫作‘如人饮水’。”念了题目,就抬头看乾隆,很无辜的
说:“皇阿玛!你不能怪我,纪师傅出题目,出得奇奇怪怪,我弄了半天,才知道‘饮水’
就是‘喝水’!”
    乾隆瞪她一眼:
    “弄清楚之后,你写些什么呢?”
    小燕子就拿着文章,清清嗓子,念道:
    “人都要喝水,早上要喝水,中午要喝水,晚上要喝水。渴了当然要喝水,不渴还是可
以喝水。冷了要喝热水,热了要喝冷水。春天要喝水,夏天要喝水,秋天要喝水,冬天还是
要喝水……”
    小燕子一篇文章没有念完,紫薇、尔康、永琪已经憋笑憋得脸红脖子粗。
    小燕子一本正经继续念:
    “男人要喝水,女人要喝水,小孩要喝水,老人还是要喝水。狗也要喝水,猫也要喝
水,猪也要喝水,人当然要喝水……”
    大家再也憋不住,笑得东倒西歪。
    乾隆也忍不住了,站起身来,又笑又骂:
    “你这样‘喝水’,淹死了孔老夫子,淹死了纪师傅,气死了朕!你知不知道,这‘如
人饮水’四个字,下面还有一句话?下面那句才是主题!”
    小燕子一怔:
    “下面还有一句话?”
    “你把下面那句话说给朕听听!”乾隆说。
    小燕子急忙去看永琪。
    永琪赶紧作嘴型,无声的说“冷暖自知”!
    小燕子听不清楚,再去看尔康。
    尔康也作嘴型说“冷暖自知”!
    紫薇趁乾隆转身,赶紧在小燕子耳边飞快的轻声提示:
    “冷暖自知”!
    小燕子听得糊里糊涂,半信半疑,嗫嗫嚅嚅的说:
    “下面一句是……‘冷了蜘蛛’?”
    乾隆瞪大眼:
    “啊?‘冷了蜘蛛’?还‘烫了蜻蜓’呢!朕打你一百大板!”
    小燕子急忙一退,嚷嚷着说:
    “皇阿玛!这个做学问,真的好难啊!喝水就喝水嘛,还要作文章,这不是太无聊了?
我想得出来的喝水,通通写上去了,本来我还要多写一点,可是好多字都不会写……只好马
马虎虎交差了。”
    “幸亏你‘马马虎虎’交差了,否则,整个北京城都给你淹了!”乾隆说。
    小燕子噘着嘴,不敢说话了,一脸的不服气。
    紫薇、尔康、永琪面面相觑,又要忍笑,又是着急。
    乾隆在房里走来走去,站住,问永琪:
    “你们不是在教她吗?到底在教些什么?”
    “只有教成语!”永琪慌忙回答。
    “只有教成语?那,朕就考考你的成语!”乾隆精神一振。
    “啊?还要考我啊?”小燕子大惊。
    尔康好担心,急忙说道:
    “启禀皇上,只教了最浅的!”
    “朕就考你几个最浅的!”乾隆想了想,问:“上次朕说了一句‘阳奉阴违’,你接了
一句乱七八糟的话,现在,你懂了吗?什么是‘阳奉阴违’?”
    小燕子转着眼珠,拼命想。想了半天,明白了:
    “‘羊缝鹰围’啊?大概是说有危险的时候,羊就钻到石头缝里去了,老鹰比较凶,就
围过来攻击敌人……”
    紫薇、尔康、永琪都睁大了眼睛,又惊又急。
    乾隆匪夷所思的看着小燕子:
    “哈!这样啊?如果有石头缝,你钻过去算了!”
    小燕子知道又闹笑话了、哼哼唧唧的说:
    “如果有石头缝,我是很想钻啊!”
    “再考一个!‘三十而立’什么意思?”乾隆问。
    小燕子又傻了:
    “三十而立?哪个‘立’字?”
    紫薇低低提示:
    “立正的立,站立的立。”
    “哦!是不是三十个人排排站?”小燕子大声问。
    乾隆拼命点头:
    “三十个人排排站!好,解得好!那么,‘不择手段’是什么意思?”
    “这个我知道……”小燕子总算听懂了一个,就很有把握的,欢声说道:”两个人打
架,有个人的手很脆弱,不用‘折’就‘断了’!”
    乾隆眉头一皱,大骂:
    “你的手,才不用折,就断了!那么,‘晓以大义’总懂了吧!”
    小燕子没有把握了,这个小什么大什么,好像常常听到:
    “晓以大义……晓以大义……”突然想明白了:“是‘小蚁大蚁’是吧?”眼睛一亮:
“‘小蚁大蚁’是不是小蚂蚁碰到大蚂蚁,两队蚂蚁就大打了一架?”
    紫薇、尔康、永琪面面相觑。
    乾隆眉毛抬得高高的:
    “‘晓以大义’是小蚂蚁碰到大蚂蚁,打了一架?厉害!小燕子,你真厉害!朕对于
你,真是佩服得五体投地呀!”突然想起来,又问:“这‘五体投地’你知道是什么意思
吗?”
    小燕子拼命点头,可怜兮兮的说:
    “知道。”
    “你知道?什么意思呢?”乾隆睁大眼睛,好惊讶。
    小燕子眨巴眼睛,怯怯的说:
    “就是说我闹了笑话,害得五个人的身体,都笑得摔到地上去了!”
    乾隆一怔,忍不住哈哈大笑了。
    “哈哈!朕虽然千头万绪,烦恼重重,你的‘成语妙解’,还是能让朕开怀一笑。只
是,老佛爷听了,恐怕要让你‘不折手断’了!”就对小燕子一凶:“你,到底要让朕怎么
办呢?”
    小燕子看着乾隆,不相信的问:
    “都……不对吗?一个都不对吗?”
    “你认为对不对呢?”
    永琪就急忙上前一步,说道:
    “皇阿玛!您不要烦恼了,小燕子的功课,有我们大家来努力,假以时日,一定会进步
的!”
    乾隆挥挥手:
    “好吧!你们去继续努力吧!朕看,这简直是个大工程!”他在室内踱了几步,烦恼的
摇摇头:“算了,不谈小燕子的功课……”就忽然抬头看着尔康,正色的问:
    “上次,朕和你谈的话,你有没有认真的想一想?”
    尔康大惊。脱口喊了一声:
    “皇上!”
    乾隆盯着他,再看看紫薇:
    “你最好认真的想一想!跟紫薇也商量一下!”
    尔康大震,脸色立刻变白了,紫薇满腹狐疑,转头惊怔的看着尔康。
    四个人从御书房出来,紫薇就气急败坏的追问尔康:
    “皇阿玛是什么意思?他要你认真的想什么?跟我商量什么?”
    “没有什么!”尔康还想掩饰。
    “怎么没有什么呢?明明就有嘛!”紫薇急得不得了:“你为什么不说呢?难道要我去
问皇阿玛吗?赶快告诉我呀!”
    小燕子好不容易摆脱了问功课,就活泼了起来,嘻嘻哈哈的起哄:
    “就是嘛!尔康最不坦白了!一天到晚神秘兮兮的,一定有秘密!大概他惹了什么麻
烦,不敢告诉紫薇!”
    尔康心里本就有事,这一下急了:
    “我那有?我那有?你别胡说!”
    永琪觉得事态严重,拍了拍尔康的肩;
    “我看,皇阿玛不是在开玩笑。上次他说的时候,好像只是一个‘提议’,可是,现在
好像已经是一个‘决策’了!尔康,你瞒不住了,还是告诉紫薇吧!”
    尔康一听,就又是痛苦,又是激动的嚷:
    “什么提议?什么决策?我通通不要呀!哪有这样不合理的事,没有得到我的同意,就
把‘提议’变成‘决策’了?”
    紫薇更急了,瞪着尔康,一跺脚。
    “到底是什么事?你要把我急死吗?”
    小燕子也瞪着尔康,转着眼珠说:
    “该不是你惹了什么风流债吧?”
    小燕子一句话歪打正着。尔康急得脸色苍白。
    “什么风流债?”他四面看看,拉着紫薇说:“不要在这儿说,我们回漱芳斋去,到了
漱芳斋,我再告诉你!”
    紫薇看着尔康,一脸的惊疑。
    小燕子觉得严重了,看永琪,小小声的问:
    “到底是什么?他真的有风流债呀?”
    永琪默然不语。紫薇看看永琪,看看尔康,整颗心都吊起来了。
    大家回到漱芳斋,金琐、明月、彩霞都围了过来。
    “皇上把你们叫去,有什么事没有?”金琐问。
    尔康看着大家,环室一抱拳,急急的对大家说道:
    “对不起!能不能请你们都出去一下,让我和紫薇单独谈一谈!”
    “我不要,你的秘密,我也要听一听……”小燕子喊。
    小燕子话没说完,永琪一拉小燕子,把她拉到房门外面去了。
    金琐就充满疑惑的,和明月彩霞全部退了出去。金琐细心的带上房门。
    房间里只剩下尔康和紫薇。尔康往前一迈,伸手把紫薇的手紧紧的握着。他的双服,深
深的注视着紫薇,恳切的说:
    “首先,你一定要相信我,这件事只是皇上的提议,我也是前两天才听皇上说,当时,
我就对皇上表示‘万万不可’,我根本没有同意。不知道为什么今天皇上又提起?我想,我
要找一个机会,服皇上恳切的谈一谈!”
    紫薇盯着他的眼睛,心往地底沉去。
    “‘首先’已经讲过了,‘主题’到底是什么?”
    “是……是……”尔康说不出口。
    “你说啊!是什么?不要吓我嘛!”
    尔康实在没办法,冲口而出:
    “是……晴儿!”
    紫薇大震。
    “晴儿怎样?”她的呼吸急促了起来:“你快说呀!”
    “皇上要效法‘娥皇女英’,把晴儿也许给我!”尔康只好说了。
    紫薇如遭雷击,踉跄一退。
    尔康赶紧扶住她,急得六神无主了。握紧了她的手,他心痛的,焦灼的说:
    “紫薇!你知道我的,心里除了你,还是你!我连金琐都不愿意收,何况是晴儿?这
事,绝对不是我的意思,那是不可能的!到底怎么会冒出这样一个提案,我真的不明白。可
是,我的意志很坚决,我不会同意的,绝对绝对不会同意的!你要相信我!”
    紫薇的脸色变白了,眼神黑黝黝的盯着他。
    “怪不得,那天皇阿玛对我说,要我宽大一点,看开一点,我现在全明白了!”
    “皇上也跟你提了?”尔康更加心惊肉跳了。
    紫薇一瞬也不瞬的看着尔康,对他不信任的摇头,心碎的说:
    “你还敢告诉我,你和她没有‘过去’?”
    “哪里有‘过去’嘛!我和你才有‘过去’!在幽幽谷的‘过去’,在宗人府的‘过
去’,在学士府的‘过去’,在皇上遇刺时的‘过去’……和这些‘过去’比起来,什么都
不算‘过去’了!”尔康情急的喊。
    紫薇不相信,一气,挣脱了尔康,就往卧室跑。
    尔康慌忙拉住她,把她紧紧的箍进怀里。喊着说:
    “你不要跟我生气,这不是我的错呀!你这样生气,我就心慌意乱,更不知道该怎么办
了!”
    紫薇盯着他,眼泪往眼眶里冲:
    “自从我第一次见到晴儿,我就知道你和他之间有问题,你们骗不了我,每次你们对
看,眼光都怪怪的。我是女人,我了解女人,我爱过,我了解爱……你不要再骗我了!”
    尔康急了,大声说:
    “你这样不信任我,对我简直是一种侮辱!”
    “上次你就这样堵我的口!现在,你又来了!”
    紫薇更气:“你明知道,你跟我一发脾气,我就没办法了……已经到了这个地步,人家
都要嫁你了,你还要对我凶,我……我……”就挣扎着,想挣开尔康的手:“放开我!不用
这么为难了,你去娶晴儿吧!反正,老佛爷看我也不顺眼,根本不想承认我……”
    尔康抓住她的胳臂,摇着喊:
    “你要不要讲理?”
    “我不要讲理,不要讲理,这个时候,还有什么理可讲?我也不要风度,不要宽大,不
要看开……”紫薇崩溃的喊着,拼命摇头:“不要,不要,不要!我什么都不要……都不
要!”
    尔康用手捧住她的头,稳定着她。哑声的问:
    “你什么都不要,你还要不要我呢?”
    紫薇眼泪一掉,心碎肠断了:
    “我哪里要得起你!好不容易,认了爹,进了宫,还要和晴儿共有一个你,我宁愿不
要!”
    尔康盯着她:
    “在幽幽谷,你对我说过,做妻做妾,做丫头,做奴婢,你都愿意!”
    紫薇一征,心里更痛:
    “当时,没有事实在眼前,说大话好容易!现在,有一个晴儿,那么优秀,那么聪明,
那么漂亮,那么有人缘……我嫉妒她!我发疯一样的嫉妒她!我不要……不要……”
    紫薇推开了尔康,拔腿就跑。
    尔康飞快的一拦,把她抱住。在她耳边喊道:
    “爱你爱到这个地步,还忍心让你做妾,做丫头,做奴婢吗?我故意这样说,只是要你
也体会一下,我一直强调的那种‘唯一’!我想,直到现在,你才真正明白了!我们两个之
间,是什么人都插不进去的!”
    尔康说着,就低下头去,紧紧的吻住了她。
    紫薇挣扎了一下,就融化在尔康的热情里。
    一吻既终,紫薇抬起泪雾迷蒙的双眼,心碎的瞅着尔康。
    尔康热烈的,诚挚的说:
    “我们的路走得好艰苦,每次都是一波未平,一波又起!但是,请相信我,我还是幽幽
谷那个我,心里只有你!晴儿的事,让我们再来面对吧!像面对很多困难一样,我仍然深
信,人定胜天,事在人为!”
    紫薇就小小声的,可怜兮兮的问:
    “你和她没有‘过去’?”
    “没有过去!”
    紫薇就张开手臂,紧紧的搂住他,把脸孔深深的理进他的肩窝里。
    ------------------
  文学殿堂疯马  扫校
    由著名的晓军做再次精心校对

上一页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