还珠格格续集
11

    紫薇和小燕子再也没有料到,他们那个“大计划”,居然在含香那儿碰了钉子。
    当她们把整个计划告诉含香的时候,本以为,含香听完,一定非常兴奋,会追着问她们
何时实行。谁知,含香听了,半天都没说话,然后,她抬起头来,满眼犹豫的看着她们说:
    “你们这个办法,我不同意!”
    “你不同意?为什么不同意?”小燕子惊讶的问。
    “你们不懂!我是我爹献给皇上的‘礼物’,如果我跑了,我爹的一片用心,就全部白
费了。皇上一定会大发脾气,派兵去新疆搜捕。那么,我的‘和亲’政策,就完全失败了!
假若我有逃走的念头,我就不会答应我爹来北京,我既然来了,就不能逃走!”
    小燕子听得莫名其妙,含香那些大道理,她根本没办法了解。喊道:
    “你不要糊涂了!蒙丹已经把你们的故事说给我们听了,我们感动得稀哩哗啦,大家都
决定为你们豁出去了,怎么你反而婆婆妈妈起来!”
    “我不能背叛我爹,不能背叛我对阿拉发过的誓言!”
    “你好矛盾!一方面想要为你爹尽孝,为你的族人尽忠,一方面又放不开蒙丹,要为蒙
丹守身如玉!你知道吗?你想两者共存,是绝对不可能的事!”紫薇说。
    “可是,你上次说,你们在努力,让皇上放了我!”
    “那个想法太天真了!这些日子,我看着皇阿玛赐你这个,赐你那个,看到他看你的神
情,只要你笑,他就高兴得什么似的……我已经看明白了!他不会放掉你的!我们那个赌,
一定会输!”
    “可是,你说过,皇上是个仁慈的人,有一颗宽大的心!”
    “我是说过!但是,他对我们宽大,对我们仁慈,那是因为我们是他的女儿。对于你,
他完全是另外一种身份,他变成一个充满占有欲,也充满征服感的男人,这个‘男人’,让
我觉得好危险!”
    小燕子急忙接口:
    “是是是!你不要这样那样的搞不定了。跟在皇阿玛身边,你又这个也不愿意,那个也
不愿意,总有一天,你会被皇阿玛砍头的!”
    含香直直的站着,眼神坚定:
    “我愿意去试试看!赌一赌皇上的仁慈。你们两个,只要帮我和蒙丹传信,时时刻刻把
他的消息告诉我,给他打气,我就感激不尽了。其他的事情,真神阿拉会帮我的!”
    小燕子又急又担心,冲口而出:
    “你那个真神阿拉,到了我们中国,说不定水土不服,说不定给我们的菩萨收服了!搞
不好什么忙都帮不了你!”
    “不会的!它已经把你们两个送来给我了!”
    含香说完,就走到窗前,推开窗子,仰望天空,用回语高声祷告上苍。风吹起她的衣
服,她看来飘飘若仙。
    紫薇被含香感动了,说服了,眼睛闪亮的看着小燕子。
    “或者,天意要让我们赌一赌!说不定,那个阿拉真的在我们四周,帮助着我们!如果
能够不背叛皇阿玛,而解决含香的问题,那就是我最大的期望了!”
    “可能吗?”小燕子怀疑的问。
    她们同时去看含香,含香虔诚的站着,那种虔诚,似乎连天地都撼动了。
    紫薇和小燕子也被深深的撼动了。是啊!天下没有不可能的事!
    天下没有不可能的事!永琪也是这样想,所以,他编了一本《成语大全》,这天,和尔
康一起来漱芳斋,预备给小燕子上课。“上课”是名正言顺的事,理由充足,不用躲躲藏
藏,两人就大大方方的向漱芳斋走来。尔康看着那本厚厚的册子,充满同情的说:
    “编了这么一大本书,我看你也够辛苦!这本《成语大全》,你觉得有用吗?”
    “一定有用!非要有用不可……”
    永琪话没说完,尔康忽然看到漱芳斋外面,有个面孔很生的太监在伸头伸脑。
    尔康心中一动。大叫:
    “什么人?你给我站住!”
    尔康一面喊,一面飞窜过去,要抓那个太监。谁知,太监竟然会武功,身手俐落的飞身
而起,往绿荫深处奔逃。众班大喝一声:
    “往哪儿跑?”
    永琪把手里的册子丢在地上,飞窜过去拦住了太监,立刻一拳打去。那个太监不敢迎
战,回头要跑,尔康早已挡在对面,一脚踹了过去。
    那个太监眼看腹背受敌,就飞身而起,上了树。
    尔康哪里肯放掉他,也拔身而起,追到树上,和那个太监大打出手。太监看看情况不
妙,又跃下树来,永琪再扑了上去。三人就这样交起手来。谁知,那个太监的武功不弱,三
人打得团团转。这样一阵打闹,惊动了漱芳斋,把小燕子引出门来了。
    小燕子一看到尔康、永琪和人动手,立刻摩拳擦掌:
    “有奸细是不是?我就知道我这个漱芳斋闹贼!小贼!看你往哪里跑!”
    小燕子一面喊着,一面飞窜出去。
    这时,尔康已经一把抓住了那个太监的衣领。不料,小燕子飞窜而来,竟然一头撞上了
尔康。
    “哎哟!”
    尔康手一松,太监又飞逃而去。
    永琪急忙伸手去抓,谁知道,小燕子赶到,不由分说的一拳打过去,居然打到永琪的鼻
子上。永琪弯着腰大喊:
    “哎哟!”
    这样一耽搁,那个太监又逃了。
    “小燕子!你可不可以安安静静站着不动?”尔康急喊。
    “那怎么成?”小燕子大叫:“小贼!你敢跑,我追你一个落花流水!”
    小燕子往前一追,正好永琪飞扑过去拦截那太监,太监闪身躲开,小燕子用力过猛,又
撞上了永琪。永琪躲避不及,竟然和小燕子头碰了头。这一下撞得不轻,小燕子大叫哎哟,
手捂着脑袋,摔了一跤。永琪一看小燕子摔了,吓了一跳,顾不得那个太监,急忙来看小燕
子。
    “小燕子!你怎样?碰到哪里了?给我瞧瞧!”
    那个太监乘此机会,逃之夭夭了。尔康还要追赶,奈何已经不见人影。
    小燕子从地上爬了起来,对永琪跳脚:
    “哎!你怎么不追贼?把他放走了?他是哪儿来的?我再去追!”
    “不要去了,人已经跑了!”尔康说。
    “跑了?”小燕子直跳脚:“你们两个居然让他跑了!怎么这样没用!你们的武功,都
还给师父了?连一个小贼都抓不到!”
    尔康啼笑皆非,瞪着小燕子喊:
    “小燕子姑奶奶,如果没有你的帮忙,这个小贼早就逮住了!”
    永琪揉着自己碰痛的额头,说道:
    “就是!就是!也不知道你是在帮我们呢?还是在帮那个小贼?你看看清楚再打呀!”
一边说,一边去检查小燕子的额头:“哇!不得了,头上撞红了一大块!恐怕又要肿起来
了!”
    紫薇、金琐、明月、彩霞、小邓子、小卓子都跑了过来。
    “怎么回事?有贼?什么贼?”紫薇回头问大家:“我们有丢东西吗?”
    “没有啊!”金琐就问彩霞:”你们丢了什么吗?”
    “没有!什么都没丢!”
    “你怎么知道是贼?他要偷什么东西?偷到了吗?”金琐纳闷的问尔康。
    尔康看看四周,心情沉重:
    “我不能确定他是贼,我确定的是,来者不善,善者不来!这个太监身手功夫都是第一
流的,不是普通人物。面孔很生,从来没有见过。看到我们出手,立刻就逃。如果不是做贼
心虚,干嘛要逃呢?宫里怎么会出现这样的人物?实在太奇怪了!你们大家,都要提高警觉
才好!以后门户小心!高远高达怎么也不在,去哪里了?”
    “早上还在,这会儿不知道去哪里了?”小邓子说。
    尔康怕紫薇担心,故作轻松的笑笑:
    “算了!别让一个小毛贼,影响了我们的心情!不理他了!大家进去吧!”
    永琪拾起地上那本册子。
    “对!不要管小贼了!我们办正事要紧!”
    “正事?”小燕子好奇的问:“什么是正事?这么厚一本是什么东西?
    “《成语大全》!特地为你准备的!”永琪笑着说。
    小燕子着看那本册子,一肚子的狐疑,大家就走进了漱芳斋。
    进了大厅,永琪就把那本手写的《成语大全》,摊开的放在小燕子面前。
    “这本《成语大全》,是我为你特别写的。里面都是一些比较常用,比较浅的成语,我
从‘一’字头开始编,大概搜集了三千多个成语!你赶快把它背起来!”小燕子吓得跳了起
来:
    “什么?三千多个成语?我哪里背得出三千多个成语?你饶了我吧,不要折腾我了!我
对于抓贼比较有兴趣!”说着,还不停伸长脖子去看房间外面。
    “贼已经跑了,不用抓了!”紫薇把她按在椅子里,热心的说:“小燕子,看在五阿哥
‘用心良苦’上,你也不能泄气,一定要学!‘用心良苦’就是‘用心用得好苦’的意
思!”她故意说了一个成语。
    “那为什么要说‘用心良苦’?说‘用心用得好苦’不就好了?”
    “那不是很罗嗦吗?”尔康也来帮忙:“中国人喜欢用很少的宇,表示很复杂的意思!
你学了之后,就会发现中国文字‘妙不可言’!‘妙不可言’的意思就是‘妙得不得了,讲
都讲不出它的好处’!”尔康也故意用了成语。
    小燕子大叫:
    “哇!我要疯了!你们这样搅和我,我会连说话都不会了!”想想,又说:“其实四个
宇的话我也会说好多呀!像是‘落花流水’、‘要头一颗,要命一条’、‘莫名其妙’、
‘岂有此理’、‘乱七八糟’、‘胡说八道’、‘气死我了’……”
    尔康急忙更正:
    “‘气死我了’不是成语!‘要头一颗,要命一条’也不是成语!”
    “管他是不是,够用了啦!没有学成语,我也活了这么大,从来没有人听不懂我说的
话,为什么现在要学这个呢?”
    永琪就拉住小燕子的手,恳求的说道:
    “算是为我学的,好不好?这皇宫里每个人开口闭口都是成语,只有你不会!人家说的
时候,你也听不懂,常常‘答非所问’!最起码,我们要弄懂它的意思!学学看嘛,不会很
难的!”
    “如果你会了,以后和皇上谈起话来,也是成语来,成语去,多有意思呀!老佛爷再要
难你,也难不住了!”尔康也积极的鼓励。
    “就是呀!你不是答应了皇阿玛,要好好的用功,就是要你背诗,你也会去背吗?”紫
薇跟着说。
    小燕子看到大家都这么说,显然赖不掉了,就嘟着嘴,无奈的说:
    “好嘛好嘛!我学就是了!”
    永琪就翻开第一页:
    “来!我们先从‘一’宇开始,你先把这一页的成语念一遍,告诉我们那是什么意思?
看看你了解多少?”
    小燕子就拿起《成语大全》,苦着脸,去念成语:
    “这个‘一苦千金’,大概是说‘如果有了一千两金子,人就不苦了’!”
    尔康、永琪、紫薇同声一喊:
    “什么?‘一苦干金’?”
    “是‘一诺千金’!”永琪说。急忙指着册子,对小燕子耐心的解释:“这是一个
‘诺’宇,诺言的诺,承诺的诺,怎么会念成‘苦’呢?差太多了吧!”
    “不是有边念边,没边念中间吗?这半边不是一个‘苦’字吗?”小燕子说。
    “那是‘若’,不是‘苦’……算了算了,念下一个好了!”永琪说。
    “这个我懂!‘一鸟骂人’就是说,一只鸟在树上骂人……”说着,就惊喜起来:“这
只鸟和我一定拜了把子,大概也是一只小燕子!”
    “一鸟骂人?”紫薇的眼睛张得好大:“怎么有这样离谱的成语?”
    “是‘一鸣惊人’!”永琪跌脚。
    尔康拍拍脑袋,急道:
    “小燕子!你不能把每个字都拆开,只念你会念的那部份!”
    小燕子扬起眉毛,振振有词的喊:
    “谁说?我也研究了一下,我没念成‘一口骂人’呀!其实,一口骂人也满通的!只有
这个‘一名金人’我不懂,为什么是‘金人’,不是‘银人’呢?那个‘金’字我认得,哪
有这么多笔划?”
    “算了算了,再念下去看看!”永琪放弃“一鸣惊人”了。
    “一劳永兔!大概是说一只兔子的故事。”
    “一劳永逸!”大家又异口同声喊。
    “一丝不句!”小燕子继续念。
    “一丝不苟!”大家再喊。
    小燕子忽然发现一个成语,谅喊道:
    “哎呀……这句好厉害!简直就是皇后和容嬷嬷!”
    “哪句?哪句?”永琪伸长脖子问。
    “一发千钩!这一定是一种刑罚,一根头发,要用一千个钩子钩起来,你们说多厉害?”
    “天啊!是‘一发千钧’!”尔康喊着。
    “你们又要喊天了,每次我一做学问,你们就开始喊天,喊得我都没有兴趣了!”小燕
子不满的噘着嘴。
    “不喊天,不喊天!你再看下去!”尔康忙说。
    “这个……”小燕子看着册子,没什么把握的说:“这个‘一兵之猫’我看不懂。是不
是一队猫要和别的猫打架?还是猫要编成军队什么的……”
    众人全部傻眼。
    “一兵之猫?这可把我给考住了,这是什么?”紫薇问。
    “‘一丘之貉’啦!”永琪喊。
    一屋子的人,差点全部摔到地下去了,大家又是笑,又是摇头,又是佩服,个个匪夷所
思的看着小燕子。小燕子眨巴眨巴眼睛,继续和那本《成语大全》奋战。把本子歪着看,倒
着看,偏着看,看了半天说:
    “这个字有点复杂……‘一言九桌’?”
    永琪忍不住叫了起来:
    “一言九鼎!这个‘鼎’宇和‘桌’宇差了那么多,怎么也会混在一起呢?这是一个
‘鼎’宇,一言九鼎就是说,一句话的份量很重,像九个鼎一样!说了就不能反悔!”
    小燕子听得一头雾水:
    “这个‘鼎’是什么东西?”
    尔康跑进书房,搬了一个“鼎”形的香炉出来。
    “这种三只脚的容器,就叫做‘鼎’!”
    小燕子瞪着那个香炉,恍然大悟的喊:
    “那个是‘鼎’啊?我叫它‘香炉’。为什么说话要像香炉呢?还要像‘九个香炉’,
这不是太奇怪了吗?”
    大家再度傻眼,你看我,我看你。
    永琪好泄气,跑到房门口去,一屁股坐在门槛上,用手托着下巴发呆。
    小燕子伸伸脖子,觉得好抱歉。忍不住跟了过去,喊:
    “你不要生气呀!其实‘一’字头的成语我也知道很多,偏偏你写的这些我都不知道!
像是一前一后,一胖一瘦,一上一下,一天一夜,一男一女,一大一小,一长一短,一高一
矮……”就得意的问:“是不是?”
    永琪苦笑。
    小燕子就一拳打在永琪肩膀上,下定决心的嚷道:
    “好了!我答应你,好好的学成语!‘一句话就像九个香炉’,说了就不能反悔!怎么
样?”
    紫薇和尔康互视,忍俊不禁。
    永琪看着小燕子,真是笑也不是,气也不是。小燕子就挤到永琪身边坐下,关心的问:
    “喂!我那个师父怎么样?”
    “他呀!”永琪看着她,故意说了一句成语:“心急如焚!”
    小燕子一呆,惊喊:
    “心急如坟?他想死是不是?那不成!怎么急,都不能到坟墓里去!”
    永琪往门框上一靠,设辙了。
    成语学了一个半调子,小燕子没兴趣了。这天,带着含香逛御花园。
    “我们住的漱芳斋往这边走!你一定要告诉维娜和吉娜,把漱芳斋的路认清楚!如果你
在宝月楼有任何状况,需要救兵的时候,就让吉娜维娜来找我们!不管深更半夜,我们都会
赶到!”
    含香了解小燕子的意思,就回头对维娜吉娜用回语吩咐。
    维娜吉娜拼命点头,记着路线。
    “既然,你已经决定要赌一赌,你就要有‘危机意识’!皇阿玛是你的危机,其他的人
你也不要轻视,这个皇宫里,没有简单的人物!”紫薇叮嘱着。
    正说着,迎面走来了太后和皇后,身边跟着晴儿、容嬷嬷、桂嬷嬷和宫女们。
    两路人马遇到了,彼此都非常惊讶。紫薇赶紧请安:
    “老佛爷吉样!皇后娘娘吉样!”
    小燕子不情不愿的跟着说:
    “老佛爷吉祥!皇后娘娘吉样!”
    晴儿看到紫薇,忍不住深深的看了她一眼。紫薇接触到晴儿的眼光,想到尔康的话,心
中就猛跳了跳,忍不住也仔细的看了看晴儿。
    皇后立刻挑起眉毛,希奇的喊:
    “哟!两位格格兴致真好,今天不出去‘看菩萨’了?留在宫里陪伴美人啊!两位格格
真是机伶,哪儿香,就去哪儿!好像,早上还没去过慈宁宫,给老佛爷请安吧!”
    小燕子一听,气不打一处来,怒视皇后,嚷着说:
    “是啊!还没去慈宁宫请安,皇后娘娘尽管挑拨吧!最好老佛爷再打我一顿,皇后娘娘
才舒服,是不是?”
    皇后不说话,只是抬眼看太后,一股“你看吧”的样子。
    太后对小燕子实在没好感,一皱眉头:
    “小燕子!不许放肆!”
    小燕子好气,紫薇急忙拉了拉她的衣服。
    含香见到太后和皇后,双手交叉在胸前,行了一个回族见面礼。
    “含香见过老佛爷,见过皇后娘娘!”
    太后又不高兴了,皱着眉说:
    “香妃!这满人的规矩,你还没学会吗?见了长辈,总得请个安!你这身打扮,也太奇
怪了。既然成了大清的妃子,还是入境随俗比较好!”就对晴儿吩咐:“晴儿,回头你找些
衣裳、鞋子,让香妃换装!”
    “是!”
    皇后急忙应道:
    “臣妾那儿,刚好新作了两套衣裳,还没穿过,如果香妃娘娘不嫌弃,臣妾就让容嬷嬷
去拿!”
    小燕子又插嘴了:
    “老佛爷,香妃娘娘得到皇阿玛的特许,可以不学满人的规矩,不穿满人服装,维持她
回人的身份!”
    “又是特许?”太后又惊讶,又生气:“她在皇上面前有‘特许’,在我面前没有‘特
许’!是满人的媳妇,要守满人的规矩!”说着,就斩钉断铁的回头吩咐:
    “容嬷嬷,桂嬷嬷,去把衣裳拿到宝月楼,皇后,你看着她改装!”
    容嬷嬷、桂嬷嬷大声应着“喳”,立即转身面去。
    “臣妾谨遵老佛爷吩咐!”皇后对太后屈了屈膝,就看着香妃说:“香妃,我们这就去
宝月楼换衣服吧!”
    “含香不能从命!”含香一退,坚定的说。
    “什么?”太后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
    “可兰经说得很清楚,众生平等,没有人可以勉强别人做任何事!”
    “可兰经是什么?”太后没好气的问。
    “那是我们至高无上的经典!”含香回答。
    “除了佛经,没有至高无上的经典!”太后更气:“居然敢跟我谈平等,简直不可思
议!皇后,我把她交给你了!扒了她那身衣服,我看不顺眼!”
    “是!”
    紫薇一看,情形不妙,急忙给了小燕子一个眼色。小燕子懂了,一溜烟跑了。
    几个嬷嬷就拉扯着含香,回到宝月楼。容嬷嬷很快的拿了一套旗装来,就伙同另外几个
嬷嬷,按着含香,强制执行,要脱除她的衣服。
    含香拼命挣扎着。喊着:
    “我不要!我不要……没有任何人可以脱我的衣服!”
    “容嬷嬷!跟她讲讲道理!”皇后趾高气扬的说。
    “娘娘,”容嬷嬷阴侧侧的开了口:“你虽然是皇上封的娘娘,可是,上面还有皇后,
皇后可比你大!再上面,还有老佛爷!老佛爷比皇上还大!今天,老佛爷说要扒了你的衣
服!皇后娘娘‘奉命’办事,奴才就非扒了你的衣服不可!”
    “你识相一点,就自己脱掉!要不然,容嬷嬷桂嬷嬷可不会怜香惜玉,弄痛了你,弄伤
了你,也是你自找的!”皇后接口。
    含香激烈的反抗:
    ”不行!让开!不要靠近我!不要靠近我……我不脱!说什么都不脱……我生为维吾尔
人,死为维吾尔鬼!就是死了,也要穿维吾尔的衣服!”
    “那可由不得你!容嬷嬷!不要跟她客气了!”皇后命令着。
    容嬷嬷就下手去扯掉含香的面纱,又去扯她的上衣。维娜吉娜一看不对,用回语大叫
着,扑上前来保护。站在一边的紫薇,急得六神无主了。
    容嬷嬷和几个嬷嬷,就和维娜吉娜扭打起来。
    含香逃向窗边,容嬷嬷扑了过来,扯住她的头发,把她拉了回来。
    “哎哟!不要这样呀!不要……”含香痛得大叫。
    紫薇一看,情况不对,急忙对皇后跪下。喊道:
    “皇后娘娘!千万不要动手呀!香妃娘娘确实有过特许,您好歹要看皇上的面子,手下
留情呀!换衣服事小,扒衣服事大……”
    “关你什么事?又要你来说话?”皇后对紫薇咬牙切齿的说,一脚踹向她:“走开!就
算你有皇上撑腰,我今天可是奉了太后的命令!”
    紫薇被踹倒在地上。几个嬷嬷早已把维娜吉娜打倒。
    容嬷嬷就把含香按倒在地,几个嬷嬷就一拥而上,撕衣服的撕衣服,扯扣子的扯扣子,
拉项链的拉项链,脱鞋子的脱鞋子……一时之间,钗钗环环,珠佩首饰,“叮铃当啷”的滚
了一地。含香掺烈的喊:
    “你们怎么可以这样?难道大清不是文明的国家吗?不要!不要……谁都不许碰我,不
许碰我……”
    紫薇忍不住,扑了过来,伸手去拦众嬷嬷。“皇后娘娘!不可以呀!你赶快让大家住手
吧!不要弄得不可收拾呀!”
    “你敢说我不可以?容嬷嬷,一起教训!”皇后铁了心。
    容嬷嬷就连紫薇一起又掐又打。两个回族妇人,又挣扎着爬过来阻挡,哭着喊着,房里
乱成一团。
    正在这时,乾隆带着小燕子急步赶来。
    “皇上驾到!皇上驾到!”
    乾隆一步跨入,只见含香被几个嬷嬷按在地上,衣服已经撕了个七零八落,钗环首饰,
全部滚在地上,含香徒劳的挣扎着,被头散发,衣不蔽体。
    乾隆大惊,顿时气得发抖,怒喊:
    “你们这是在做什么?停止!马上停止!”
    众嬷嬷慌忙住手,颤巍巍的跪了一地。磕头大喊:
    “皇上吉祥!”
    乾隆脸色铁青,瞪着这群嬷嬷,咬牙切齿的喊:
    “敢对香妃娘娘动手!你们全体活得不耐烦了?来人呀!通通拉下去斩了!”
    一群嬷嬷,吓得魂飞魄散。磕头如捣蒜:
    “皇上开恩!皇上开恩!”
    嬷嬷们就自己打自己的耳光。一面打,一面喊“皇上开恩”。
    皇后对乾隆屈了屈膝,振振有词的说:
    “皇上!臣妾是奉老佛爷命令,给香妃娘娘换装!难道皇上要反抗老佛爷不成?”
    乾隆怒极,一瞬也不瞬的瞪着皇后:
    “皇后!你今天扒了香妃的衣服,朕要扒了你的皮!”
    皇后大惊,踉跄一退。
    这时,含香服装不整的从地上爬了起来,好生狼狈。她低头看看自己,见到自己半裸的
身子,顿时感到屈辱已极,简直无脸见人。她忽然飞奔到阳台上,想也不想,就纵身对楼下
一跃。
    “不好!娘娘跳楼了!”紫薇大叫。
    “香妃!”乾隆惊喊。
    小燕子像箭一样直射过去,伸手就拉,嗤啦一声,拉破了衣服一角,含香已经跃下了栏
杆。小燕子什么都顾不得了,跟着纵身一跳,也跳下了楼。小燕子平时的轻功并不怎么好,
这天,却表现得可圈可点,出神入化。或者,是含香命不该绝,小燕子伸手一捞,居然捞着
了她,小燕子就紧紧的抱住她,两人掉落在地。
    小燕子怕含香摔着,就地一滚。半天,才煞住车。
    两人睁大眼睛彼此注视,都是惊魂未定。片刻,含香挣扎着爬起身子,坐在地上,痛定
思痛,抱着小燕子放声痛哭。
    乾隆、紫薇和皇后都追了过来。
    乾隆心惊胆战的问:
    “怎样?怎样?小燕子,你们都活着吗?”
    “是!皇阿玛!我们都没死!”小燕子的回答很有力。
    乾隆呼出一大口气来。低头看着两人:
    “摔伤没有?”就回头大喊:“赶快宣太医!”
    “喳!”太监们飞奔而去。
    小燕子扶起含香,自己跳了起来,伸伸手脚。
    “幸亏我的武功第一流,要不然就惨了!”小燕子得意起来,拉起含香:“你怎样?有
没有摔到哪儿?”
    含香掩面而泣。小燕子看了看,放心了。
    “皇阿玛放心,香妃娘娘也没事!”
    紫薇奔上前去,手里拿着一件披风,披在含香身上,遮住她的身子。在含香耳边,低低
说道:
    “你答应过我,要好好的活着!无论受了多大的屈辱,不能跳楼啊!”
    含香泪眼看紫薇,无言以答。
    乾隆就对皇后、容嬷嬷等人跳脚道:
    “你们通通滚!让紫薇和小燕子陪着香妃!谁再敢到宝月楼来闹事,我一定摘了她的脑
袋!滚!滚!滚!”
    皇后恨恨的看着含香等三人,一屈膝,掉头而去。
    众嬷嬷吓得屁滚尿流,急忙跟随而去。
    ------------------
  文学殿堂疯马  扫校
    由著名的晓军做再次精心校对

上一页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