还珠格格续集
9

    令妃新生的小阿哥,取名永琰,排行十五。
    乾隆五十岁,再获麟儿,踌躇志满,高兴得不得了。当然,令妃有了儿子,身份也不一
样了。一时之间,延禧宫成了宫里的热门,太后、乾隆、嫔妃们、格格们、御医们、亲王贵
妇们……不住的穿梭在延禧宫,送这个,送那个,汤汤水水,门庭若市,笑声满院。令妃的
抑郁,在有了小阿哥之后,就一扫而空了。宫里又是摆酒,又是唱戏,热闹了好一阵子。乾
隆也不好意思天天去宝月楼,经常留在延禧宫探视新生的儿子。紫薇和小燕子,更是走得
勤,一天到晚,把清脆的笑声,抖落在令妃面前。
    这一切,看在皇后眼里,真是恨得咬牙切齿。心里的事,不能跟任何人说,只能对容嬷
嬷说:
    “这个令妃,本来已经没戏唱了。现在,居然生了一个阿哥,又跩了起来,连老佛爷都
跟著起哄。阿哥又怎样?我生十二阿哥的时候,也没看到皇上这么得意!”
    “皇后娘娘,令妃这个阿哥生得实在不妙!”容嬷嬷满脸凝重:“奴婢看皇上那个神
情,还是真喜欢。你瞧他对令妃,马上变得体贴起来。这母以子贵,娘娘不能不防!”
    “防?怎么防?孩子生都生下来了!皇上喜欢又怎样,不过是个奶娃娃,谁知道成得了
气候,还是成不了气候?”皇后想著,越想越气:“真是一个眼中钉没解决,又来好几个眼
中钉!那个香妃怎样?好像小燕子和紫薇跟她走得很近,这不是奇怪吗?这两个丫头不是令
妃的心腹吗?怎么会去笼络香妃呢?她们到底要脚踏几条船?”
    “这两个丫头,真是变化多端!娘娘千万别小看她们,她们厉害极了。看到皇上对香妃
着迷,她们就开始到宝月楼献殷勤!奴婢听小路子说,那个宝月楼也和漱芳斋一样,开始花
天酒地!半夜三更,两个格格常和香妃击鼓作乐,大跳回族艳舞!”
    “有这等事?”皇后惊愕。
    容嬷嬷重重的点头。
    “那个香妃是回人呀!这两个丫头怎么有这么大的魅力,能够让回人也屈服?香妃一天
到晚,关在宝月楼里,和谁都没有来往,怎么会和紫薇她们好?这太奇怪了!”
    “这两个格格,本来就很奇怪!”容嬷嬷阴沉的说:“她们先收服了福家一家,再收服
了令妃,然后是五阿哥,然后是皇上!现在是香妃!奴婢觉得,就连晴格格,好像也在暗暗
的帮她们。奴婢听说,那白莲教有种妖术,可以迷惑人,把人的魂魄都收掉……娘娘看,这
两个丫头,会不会是白莲教的妖女呀!”
    皇后一震,深思。回忆起来:
    “上次皇上带她们去出巡,遇到刺客,紫薇代皇上挨了一刀,从此收服了皇上,那些刺
客,就是白莲教的余孽……”
    “这里面,有没有问题?会不会是预先排练好的一场戏?”
    皇后深思不语。容嬷嬷就担心的说道:
    “如果要收拾那两个丫头,就要越早越好,奴婢看得好担心,就怕……就怕……”
    “就怕什么?”
    “就怕老佛爷现在讨厌她们,最后还是会被她们收服!”
    皇后陡然打了一个冷战,深深的看容嬷嬷。容嬷嬷也深深的回视着她。
    “你的眼睛睁亮一点!”
    “那还用说吗?”
    在这一段时间里,乾隆和含香的状况,仍然陷在一片胶着里。
    乾隆不能明白自己的感情,含香越是冷淡,他就越是强烈。为了讨好含香,他几乎挖空
心思,赏赐各种东西给含香。回族的项圈、耳坠、数珠、乐器、丝巾、地毯、壁饰,全部往
宝月楼搬。至于满人喜爱的珍珠、玛瑙、翡翠、玉如意……更是赏赐无数。可是,含香还是
清冷如冰,坚硬如玉,美丽如星,遥远如月。
    乾隆弄不明白,怎么有这样的女人?
    “你可以对小燕子和紫薇笑,为什么不对朕笑?”乾隆盯着她:“你知道吗?在这皇宫
里,有多少女人,活着的目的就是等待朕!”
    “或者,也该有一个,是跟那些女人不一样的!”含香勇敢的说。
    “你已经够‘不一样’了!”乾隆瞅着她:“不要太傲慢,把朕的耐心磨光了!朕最近
添了一个儿子,心情太好,不想为你生气,也不想让宫里有什么血光之灾,你的脑袋,你的
身子,都暂时留着!但是,你小心啊!”
    “我只是一个‘礼物’,连‘女人’的资格都不够!这个礼物,你可以丢掉,可以毁
掉;可以当他不存在……如果你把我看成是一个‘女人’,就请尊重一个‘人’的权利,让
我活得有尊严一点!”
    “什么叫做‘活得有尊严一点’?你的‘尊严’是什么?”
    “让我有自由的意志!有说‘不’的权利!”
    “你好大胆!居然敢跟朕要求说‘不’的权利?”乾隆一惊:“难道你不知道在这整个
中国,都没有人能够跟朕说‘不’!你为什么认为朕会给你这个权利?”
    “凡是男子汉,都有这种……”含香叽哩咕噜的说了一句回文。
    “这句回文是什么意思?”
    “翻成汉语,大概是器量,胸襟,男子气概之类。”
    “器量?胸襟?男子气概?”乾隆突然大笑:“哈哈哈哈!你在将朕一军!如果朕不给
你这个权利,那么,朕就不是男子汉了?”他凝视含香,不住点头:“厉害!你是一个厉害
的角色,朕越来越喜欢跟你玩这个游戏了!”
    含香不语,眼神孤傲。
    乾隆看着这样的眼神,对这个女人,真是又佩服又震动又无奈:
    “好!朕让你活得有尊严一点!朕对你充满了兴趣,你美丽,高贵,冷淡,傲慢,心里
还另有所爱……这样的女人,在朕的生命里,你还是第一个!你是朕的挑战,朕倒要看看,
你能够坚持多久?”他看了她好一会儿:“如果有一天,你生活的目的,变成对朕的期盼!
那时候,希望你还能维持这份潇洒!”
    乾隆说完,大踏步的去了。为了呕这一口气,他始终没有强迫含香就范。
    这天,含香又写了一封信,托小燕子和紫薇,带给蒙丹。
    自从令妃生了孩子,令妃的心,就全在孩子身上。小燕子和紫薇,几次三番请求出宫,
令妃都没批准。她不愿意在这个美好的时刻,为了两个格格得罪了太后。小燕子出不了皇
宫,急得五心烦躁。倒是尔康和永琪,常常去探视蒙丹,再把消息转告给小燕子她们。蒙丹
的伤,终于慢慢好了,他那两个回族的朋友也已复元,因为蒙丹决定留在北京“长期作
战”,那两个朋友就起身回新疆了。蒙丹身上的伤口,虽然痊愈,但是,心里的伤口,随着
时间的流逝,却越来越严重了。
    这天,小燕子拿了含香托付的信,再也熬不住了。她千方百计的说服紫薇和金琐,故技
重施,全部化装成小太监,溜出宫去。紫薇和金琐都觉得不妥,可是,含香那么期盼,她每
天活着,就为了等待蒙丹的消息。紫薇经过一番天人交战,最后,竟然依了小燕子。三个姑
娘化装成了三个最俊俏的小太监,出现在景阳宫。永琪和尔康,一面叹气,一面列举各种不
能出宫的理由,一面吩咐小顺子小桂子准备马车,一面带着三人,混出皇宫去了。
    大家到了会宾楼,马上被柳青柳红带进蒙丹的房间。
    蒙丹一看到大家,立刻起身,倒身下拜。
    “各位,蒙丹身受大恩,无以为报,请受我一拜!”
    尔康急忙把他拉起来。说:
    “不要这样!我们已经成了朋友,成了知己,千万不要再说大恩大德这一套!”
    小燕子立刻跟着喊:
    “就是!就是!你怎么可以跪我呢?你是我的师父呀!虽然说,到现在,你一天都没教
过我,可我还是认定了你这个师父!师父,你的身体都好了吗?”
    “谢谢!总算都好了!又可以冲锋陷阵了。”蒙丹一股准备再上沙场的样子。
    紫薇上前,从口袋里掏出含香的信,郑重的递给蒙丹。微笑的说:
    “给你送‘万灵丹’来了!”
    蒙丹急忙接过,迫不及待的展信阅读。
    “看过之后,拜托马上烧掉!”紫薇说。
    小燕子接口:
    “你们这样通信,我最惨了!已经快要变成‘字纸篓’了!不知道怎么回事,每次都弄
得紧紧张张,然后我就吃了一肚子信纸!皇阿玛老说我肚子里没有墨水,没有文字,我吃一
点也好!可是,吃下去的,全是回文!对我一点帮助都没有!”
    小燕子这样一说,大家全部笑了。蒙丹好抱歉,好感激的看着小燕子。
    “两次吃信的事,五阿哥他们都告诉我了!小燕子,如果有机会,我蒙丹发誓,一定把
所有的功夫,全部教给你!”
    “那么,我就没有白白吃信纸了!”小燕子大乐。
    蒙丹看完了信,十分不舍的,把信放在炉火上烧掉了。他眼看着那信笺着火,再看着它
变成灰烬。他抬眼看着众人,眼光变得深邃而迷蒙,叹了口气,说:
    “含香要我把我们的故事,告诉你们……我也觉得,我应该把所有的事,都告诉你们,
让你们了解,你们帮助的,到底是什么人……”
    大家就围着蒙丹,专注的听着。
    蒙丹开始叙述他和含香的故事:
    “你们都知道,含香是阿里和卓的女儿,是维吾尔族的公主。我也是维吾尔人,却不是
和卓那一支。但是,我娘和含香的娘,有那么一点遥远的亲属关系。含香因为生来就有奇
香,长得又非常美丽,被阿里和卓视为国宝,比教育儿子还要用心。在我十岁那年,我跟着
我娘去阿里和卓家做客,那是我第一次见到含香,她当年是八岁……我永远无法忘记那个画
面!那天,她站在水边的草地上、穿着一身白纱的维吾尔族服装,脸上带着笑,双手平摊,
在那儿跳舞转圈圈。让我目瞪口呆的是,有许多蝴蝶围绕着她飞舞。那些蝴蝶,好像在和她
玩,在她头上手上,飞来飞去,真是好看极了。随着她的舞动,那股幽香,就不断的散发出
来,我这才知道‘香公主’的意思。我看着她,简直被她迷住了。我挖空心思,也想表演一
点功夫给她看!那时,我已经学了武功,为了表现,我一会儿学膀蟹走路,一会儿学青蛀
跳,一会儿空翻斤斗,一会儿用手倒立着走……什么耍宝的事,我全做出来了,还倒着脑袋
和她说话。我这样卖力的演出,终于逗得含香哈哈大笑。这一笑,就注定了我们一生的命
运!”
    蒙丹停了停,大家听得津津有味,个个都目不转睛的看着他。
    “童年,真是一个无忧无虑的年代。我们从认识的那一天起,就似乎注定了要相爱,或
者,是阿拉真神,把我们撮合在一起。我在阿里和卓家住了两年,时时刻刻,都和含香在一
起,十二岁那年,我就决定了,我要娶含香为妻!”蒙丹喝了一口茶,继续说:“慢慢的,
我们长大了。童年的感情,变成热烈的相爱。每次小别几天,都会让我们两个痛不欲生。我
们经常并骑着马,在辽阔的草原上奔驰。什么事都不做,只是感觉着风,感觉着天,感觉着
地,感觉着彼此。我们也骑着骆驼,去沙漠里跋涉,体会着‘你是风儿我是沙’的感觉……
然后,我们决定了,今生今世,永不分离!含香十七岁那年,我正式向阿里和卓提出求婚。
谁知,阿里大怒,把我赶了出去,同时,禁止含香和我来往!从那天开始,我和含香,就前
后私奔了七次!”
    “七次!”小燕子惊愕的插嘴了:“你们真的私奔了七次?为什么?”
    “因为,我们每次都失败了!阿里和卓有最精悍的部下,我们无论怎么逃亡,都逃不出
阿里和卓的追捕。最后一次,我们想翻越天山……路上要经过沙漠,我们骑了骆驼,走了三
天三夜,我以为,风沙会掩盖我们的气息,让我们平安的逃出去。谁知道,骆驼首先罢工
了,无论我们怎么拉它,它就是不肯走下去!接着,我们的饮水又喝完了,然后,起了大
风,我们被风沙卷到沙丘下,说有多狼狈,就有多狼狈!那是我们最艰巨的一次逃亡。当我
们蜷缩在风沙中,已经筋疲力尽的时候,阿里和卓带着他的马队和猎狗,出现了!”
    “猎狗!”小燕子惊呼。
    “是的,猎狗!那些猎狗把我们团团围住,马队和武士,把我们追得走投无路,我们又
失败了!这次,阿里和卓气得不得了,他知道,除非杀了我,要不然,我永远是他的心腹大
患!他把我绑住,用一匹马,拖着我飞奔。含香看到这样,就跳着出去,拦在阿里和卓面
前,苦苦哀求阿里放了我。但是,阿里和卓已经铁了心,拔出刀来,一定要杀了我。含香看
到情况危急,什么都顾不得了。扑了过来,用她的身子挡住我,喊出了她最不该出口的一句
话,她说:‘爹!只要你放了他,随你要我做什么,我都听你的话!’阿里和卓马上把握了
机会,对她说:‘你用真神阿拉发誓!我饶他不死!’我大喊着想阻止含香发誓,可是,含
香发了,她用真神阿拉发了誓,她发誓从此离开我,以后,什么事都听阿里和卓的安排!”
蒙丹停住了,深深的吸了口气,看着大家,声音沙哑了:“我们回人,一旦对真神阿拉发了
誓,就不能违背誓言。那次私奔,是去年春天的事。今年,含香就被阿里送进北京了。以下
的事,你们都知道了!”
    蒙丹说完,房间里静悄悄,大家都怔怔的看着蒙丹。小燕子、紫薇、金琐、柳红都感动
得眼眶湿漉漉的。
    半晌,小燕子才喊了出来:
    “哇!我太感动了!七次!你们居然私奔了七次!怎么可能跑不掉呢?”
    “你们知道含香身上,带着洗不掉的香味,只要她走过的地方,都有香味留下来,阿里
只要把狗放出来,多远都追得到!”
    “原来这样!”尔康沉吟着:“可见‘有一利必有一弊’,这可是一个大问题。”
    紫薇痴痴的看着蒙丹,叹了一口长气:
    “唉!说真的,我这样帮助你们,我一直充满了犯罪感,觉得好对不起皇阿玛!但是,
今天听了你们的故事,我再也没有犹豫了。愿天下有情人都成眷属!我豁出去了!我决定再
也没有顾虑,尽全心来帮助你们!”
    小燕子擦擦眼睛,笑看紫薇:
    “你现在才决定?我早就决定了!”
    “那么,我们就不要再耽误时间了,赶快把我们的办法告诉蒙丹吧!”永琪说。
    蒙丹精神一振:
    “你们已经有办法帮助我了?”
    “是这样的。现在,含香的处境非常微妙。不知道皇阿玛是怎么回事,他对含香,真是
忍让到了极点!”紫薇解释着:“含香不肯屈服,一直对皇阿玛保持距离,皇阿玛也不逼
迫。他会这么宽容,我们也觉得不可思议。总之,目前,含香没有危险。尤其,皇阿玛刚刚
得到一个儿子,心情好得不得了。”
    蒙丹急切的说:
    “你们说她没有危险,我却觉得她危险极了。男人是怎样的,我比你们清楚!皇上如果
不是对含香有志在必得的决心,就不会对她宽容!他的忍让,像是藏在灰烬里的火苗,随时
会烧起来,变成大火!到时候,含香就是死路一条了!”
    尔康不禁点头:
    “蒙丹分析得有道理!皇上不但不逼迫香妃,还赐了很多东西给她……他越是这样,他
的动机就越明显,他是要这个人,不是不要这个人!所以,我们本来想说服皇上放弃香妃,
现在觉得试都不用试,一定行不通!”
    “那要怎么办?”蒙丹问。
    “办法是有一个,不过还在计划中,还没成熟!”尔康说:“我们的意思是,让香妃慢
慢的转变,装作被皇上逐渐征服了,等到皇上心中得意,不再设防的时候,我们大家把香妃
‘偷’出来!蒙丹,你就马上带着她远走高飞!”
    “‘偷’出来?怎样‘偷’?”蒙丹惊愕的问,精神大振。
    小燕子看着蒙丹,转着眼珠说:
    “皇阿玛不许我们出宫,我们还不是出来了?那个皇宫,虽然到处都是护卫,到处都是
高手,可是,我们毕竟是格格,是阿哥!还有一个进出皇宫,完全自由的御前侍卫!”
    蒙丹眼中绽出光彩,柳青和柳红也兴奋了起来。
    “这个办法有些惊险,但是,计划得好,说不定是条好计!我们事先一定要部署得周周
密密才行!要把‘远走高飞’的工具、路线,全部安排好,绝对不能回新疆去,因为皇上发
现香妃跑了,一定往回疆的方向去追!”柳青说。
    “对对对!还有,你们大家,都要把自己的退路安排好,等到香妃跑了,皇上追究起
来,你们这两个常常去宝月楼的格格,是不是能够置身事外呢?”柳红说。
    金琐一听柳红的话,就有些急了:
    “就是!就是!现在,太后对我们这个漱芳斋,已经注意得不得了,两位格格,每天都
危危险险的,自顾不暇了!是不是还有力量帮香妃呢?”
    小燕子义愤填膺的嚷道,
    “这不是力量不力量的事!是非做不可的事!如果我们不做,我们还算什么英雄好汉
呢?”
    “是!这是义不容辞的事!听了蒙丹这样惊心动魄的故事,我们再也不能退缩了!不管
有多少危险,我们一定要全力以赴!不过,这件事必须好好的计划!如果计划得不够周密,
救人救不成,大家都会没命!”永琪说。
    “所以我说,一定不能操之过急!蒙丹,你愿不愿意等?”紫薇问。
    蒙丹对大家已经肃然起敬,急忙一迭连声的说:
    “我等!一定耐心的等!”
    尔康打量蒙丹:
    “那么,第一件事,你必须落发!你的中文说得很好,已经听不出是回人,只有头发,
一看就知道来自边疆,这样,太引人注目了!”
    于是,那天,他们给蒙丹落了发,决定了一件大事,要把含香救出宫!他们所有的人,
都陷在蒙丹和含香的狂热里,根本没有料到,在漱芳斋,正有一场灾难在等待着他们!
    原来,小燕子他们,在会宾楼逗留了太久的时间。
    眼见天色渐渐的晚了。小邓子和小卓子急得在院子里兜圈子。小邓子每次一急,就要念
经,这时,正念念有辞:
    “两位格格是金刚不坏之身,大难不死,逢凶化吉,是菩萨转世!上有天,下有地,天
地尊亲师全部保佑……格格有顺风耳,千里眼,听得到小邓子的祷告……”
    小卓子在他脑袋上拍了一下,喊:
    “你不要一直念经好不好?守在这个院子里就可以了,安安静静不行吗?念得我紧张兮
兮,快要被你烦死了!”
    “你安安静静就好了,我要念经!”小邓子固执的说,就埋着头继续念叨:“上有天,
下有地,天地尊亲师全部保佑,两位格格是金刚不坏之身,大难不死,逢凶化吉,是菩萨转
世,听到小邓子诚心诚意的祷告,马上就会回家……”
    正在念着,外面响起太监的大声通报:
    “老佛爷驾到!皇后娘娘驾到!”
    “我的妈呀!”小邓子脱口惊呼。
    “看你!看你!念什么经,格格没念回来,把老佛爷给念来了!”小卓子喊。
    两个太监正吓得手足无措,太后、皇后、容嬷嬷、桂嬷嬷带着宫女太监,已经浩浩荡荡
进了院子。小邓子、小卓子慌忙“崩咚”一跪,磕下头去:
    “老佛爷吉祥!皇后娘娘吉祥!”
    太后四面看看:
    “你们的主子呢?”
    “主子……主子……”小卓子哼哼唧唧。
    皇后和容嬷嬷对看一眼,都是一脸得色。皇后就高昂着头,胸有成竹的说:
    “老佛爷亲自来了,还不进去通报一声,让你们主子出来接驾!”
    小邓子簌簌发抖,喃喃说道:
    “通报……通报……”
    “你们两个奴才是怎么回事?听不懂吗?”太后惊讶的问。
    “奴才该死!奴才该死!”小卓子、小邓子赶紧磕头。
    “滚开!让我进去看看!”太后生气了。
    小邓子连忙尖声警告明月彩霞:
    “老佛爷驾到!皇后娘娘驾到!”
    明月、彩霞奔了出来,见到太后等人,双双跪落地。发抖的说:
    “奴婢叩……叩见老……老佛爷!”
    “你们的主子呢?”太后大声问。
    “主子……主子……去……去……逛花园了!”彩霞一紧张,胡乱答了一句。
    “主子……去……去……逛花园,逛花园……”明月赶紧跟着哼哼。
    太后和皇后对看。太后盛怒的一挺背脊:
    “哼!逛花园?我们进去等她们!”
    太后没有等多久,小燕子和紫薇回来了。永琪和尔康不放心,一直送到漱芳斋。小燕子
一溜烟的溜进院子,见到院子里静悄悄。就回头招呼大家:
    “放心!没事!”
    小燕子说着,就冲进大厅去。冲得太猛,撞到一个直挺挺的人身上,抬头一看,竟是太
后。再一看,皇后、宫女、太监……等人黑压压的站了一屋子。明月、彩霞、小邓子、小卓
子哭丧着脸,全部跪在地上发抖。
    最可怕的,是容嬷嬷、桂嬷嬷,带着其他几个嬷嬷,手里各拿一根鸡毛掸,正虎视既既
的站着。
    小燕子大惊失色:
    “老佛爷!您……您怎么在这儿?”
    太后昂着头,看着打扮成小太监的小燕子。
    紫薇、金琐、尔康、永琪都走了进来。大家通通变色了。紫薇、金锁急忙请安:
    “老佛爷吉祥!皇后娘娘吉祥!“
    “老佛爷吉祥,皇额娘吉祥!”永琪赶快跟着喊。
    “臣福尔康参见老佛爷,参见皇后娘娘!”尔康硬着头皮请安,心里直打鼓,这一下,
要怎么办才好?
    太后的眼光冷冷的打量着大家,看到紫薇和金琐,也打扮成小太监,尔康和永琪,都穿
着便服,心里火大,半晌不语。皇后抬高下巴,带着冷笑,也看着大家。
    空气僵了一会儿。然后,太后静静的开了口:
    “你们打扮成这个样子,去哪里了?”
    小燕子一急,就哀声的开了口:
    “回老佛爷,没有办法了,我好想出去玩,以前都是令妃娘娘做主,我就可以出去!可
是,现在娘娘全心在照顾小阿哥,不管事,我不知道要问谁,就求着五阿哥和尔康,带我们
出去!”
    太后不疾不徐的追问:
    “又去‘看菩萨’了?”
    小燕子不敢再随便回答,就求救的去看尔康和永琪。
    “回老佛爷……”尔康往前迈了一步。
    太后立刻伸手阻止:
    “尔康!你不要想尽办法帮她们解围了!你一直是我最喜欢的一个小辈,总觉得你是个
有思想,有深度的孩子。但是,你现在竟然也变得这么荒唐,这么轻浮!让我太失望了!”
    尔康一怔,惭愧的拱手低头:
    “老佛爷教训得是!臣惭愧极了!”
    太后陡然提高了声音:
    “两位格格,一个阿哥,一个御前侍卫,都是身份高贵的人,居然做些离经叛道的事!
你们贵为阿哥格格,打不得,骂不得!”就走上前去,拉住金琐的耳朵:“你是紫薇格格带
进宫的?你叫金琐?”
    金琐吓坏了,被拉得好痛:
    “是!是!我是金琐!”
    “跪下!”太后厉声喊。
    金琐慌忙跪下。
    “容嬷嬷!桂嬷嬷!给我先打这个丫头!”太后盛怒的喊。
    “喳!”
    两个嬷嬷,就上前去,挥着鸡毛掸,狠狠的抽向金琐。
    紫薇一看,魂飞魄散,飞扑向前,挡在金琐身前。张开手痛喊:
    “老佛爷开恩!不要打金琐,她和我情如姐妹呀!”
    太后厉声喊道:
    “主子犯错,全是这些奴才不懂事,为什么不劝?我今天不罚两个格格,这些奴才,非
打不可!”
    两个嬷嬷拼命抽打金琐,紫薇拦在前面,容嬷嬷管他三七二十一,一齐打。金琐眼看紫
薇要跟着遭殃,就拼命推着紫薇,哭喊道:
    “小姐,你让开吧!有我一个人挨打就够了!求求你,不要管我了……”
    小燕子、永琪、尔康一看情况不对,全体跪下了。
    “老拂爷!我错了!都是我的错!请你饶了金琐!”小燕子喊。
    “老佛爷请息怒!老佛爷请开恩!”尔康、永琪也喊。
    太后惊愕得一蹋糊涂:
    “一个丫头,也值得你们大家下跪吗?就是下跪,还是要打!”
    鸡毛掸继续劈哩叭啦的打向金琐,金琐痛极,只得用手去挡,鸡毛掸就打在手腕上,手
背上,瘫得她泪如雨下。
    “还有两个宫女,也给我打!”太后喊。
    其他嬷嬷就上前,开始抽打明月、彩霞。三个姑娘被打得哀哀喊叫:
    “饶命啊!不敢了!奴婢知错了……救命啊!救命啊……”
    紫薇再也控制不住,抱着金琐,哭了。
    小燕子也无法控制了,跳起身子,就飞窜上前,去抢夺那些鸡毛掸。
    “小燕子!不要!”永琪急喊。
    “小燕子!你如果再这么放肆,我把这三个丫头全体带走!你这一辈子,就再也见不到
她们了!”太后怒喊。
    小燕子大惊,慌忙收住步子。抬头,脸色苍白的看着太后。知道太后不是虚言。
    紫薇就膝行到太后面前,抓住太后的衣摆。哀求的说:
    “老佛爷……请听我说!老佛爷气的是我们,打的是她们!但是,她们根本没有做错什
么,老佛爷打她们,比打我们还让我们痛!这太残忍了!我们宁愿自己挨打,不愿意她们挨
打,老佛爷……您是菩萨心肠呀!饶了她们吧!”
    皇后高高的抬着头,冷冷的接口:
    “紫薇,不要利用老佛爷的仁慈,来坏了宫里的规矩,你们一天到晚,做些见不得人的
事,还要永琪和尔康为你们处处遮掩。你们两个把民间那些坏习惯,全部带进宫里,带坏了
尔康,带坏了五阿哥!你们还不知羞吗?”
    皇后的话,正好说进太后的心坎里。就严厉的说:
    “就是!我早就警告过你们,那些民间的‘不三不四’,不能带进宫来!看样子,我是
对牛弹琴了!现在,谁也不许劝我,容嬷嬷!打!”
    几个嬷嬷拼命抽打金琐、明月、彩霞。
    小燕子眼看救不了,就奔了过去,一跪落地,伸手抱住明月彩霞。喊:
    “谁要打她们,就连我一起打!”
    太后怒不可遏:
    “那就不必跟她们客气,想挨打,就打!”
    嬷嬷们的鸡毛掸,就连紫薇和小燕子一起抽了进去。金琐哭着喊道:
    “小姐!小燕子!你们不要管我们了……哎哟!哎哟……”拼命去遮住紫薇,让自己挨
打:“容嬷嬷,你打我,打我……不要打小姐!”
    容嬷嬷看到紫薇自己来送死,正中下怀,故意死命抽打紫薇,紫薇被打得好惨。
    明月、彩霞也拼命用身子去承接掸子。
    “不要打格格!打我……打我……”两个宫女拼命喊着。
    五个姑娘,拼命保护着对方,让自己挨打,场面实在惊心动魄,而且惨烈。
    尔康和永琪爱莫能助,心痛得快要死掉。尔康一拉永琪的衣袖,示意他去找救兵,永琪
明白了,掉头就跑。皇后耳听四面,眼观八方,立刻喊:
    “五阿哥!你要去哪里?”
    “永琪!站住!”太后就大声喊。
    永琪只得站住。太后看着他,说:
    “你想去搬救兵吗?想去把皇阿玛找来吗?不许去!”
    永琪咬牙,站住不动。
    小邓子、小卓子就爬到太后面前,磕头如捣蒜。
    “老佛爷!两位格格身子娇弱,手下留情呀!”小卓子说。
    “老佛爷!打奴才吧!奴才肉厚,打奴才吧!”小邓子说。
    太后看着小邓子、小卓子,越想越气:
    “不要急!马上就轮到你们了!”太后看看打得已经差不多了,挥手对嬷嬷们说道:
“够了!”
    众嬷嬷这才住手。几个姑娘全部跌落在地。
    太后就大声喊:
    “来人呀!给我把这个小邓子、小卓子拖到院子里,打五十大板!”
    小邓子、小卓子惨然互视。脱口喊道:
    “救苦救难观世音菩萨!”
    就有太监侍卫一拥而入,拖住两人,拖向院子。
    大家跟着奔出房间。早有太监搬来两张长凳,拿来板子。
    紫薇、小燕子、金琐哭着,彼此扶持着站起来。追到门口。紫薇哭着,求着:“老佛
爷!不要不要啊……”
    小燕子还想阻止,冲到院子里,站在两张凳子中间。喊着:
    “老佛爷!他们都是听我们的,他们有什么错……”
    “打!”太后毫不留情的命令着。
    小邓子、小卓子被按在长凳上,板子劈哩叭啦的打上身。太监边打边报数:
    “一、二、三、四、五……”
    “哎哟……哎哟……救命啊……我的格格,我的祖宗,救命啊!”小卓子痛喊。
    “观世音!如来佛!孙悟空……猪八戒……都来救命啊!”小邓子痛喊。
    小燕子情急,什么骄傲都没有了,“噗通”一跪,对着太后不断的磕头,喊:“老佛
爷!我怕您了,我再也不敢了!请您饶了他们吧……”
    太后根本不理。皇后得意的看着。众嬷嬷太监环侍。
    板子继续打在小邓子、小卓子身上。一声又一声,打得两个格格心碎肠断。
    紫薇、金琐彼此搀扶,抱头痛哭。明月、彩霞也抱头痛哭。
    尔康再也忍不住,上前一跪。
    “老佛爷!两位格格已经挨了打,三个丫头也已遍体鳞伤,难道还不够吗?五十大板,
会要了小邓子小卓子的命!老佛爷持斋念佛,连小蚂蚁都不忍伤害,何况是人呢?救人一
命,胜造七级浮屠呀!我们大家,都已经知错了,得到教训了,请饶了他们两个吧……”
    太后板着脸,一语不发。
    就在这时,乾隆气急败坏的急步而来。
    “皇上驾到!”太监急忙大声通报。
    所有的人都吃了一惊。太后和皇后都一震抬头。
    小燕子看到乾隆,如见救星,就膝行到乾隆面前,拉着乾隆的衣摆。
    “皇阿玛……救命啊……”小燕子才喊了一句,就放声大哭了。
    乾隆看到这种状况,实在震撼。就对太后急急说道:
    “老佛爷为什么生这么大气?打奴才事小,伤了身子事大!十五阿哥还没满月,老佛爷
请为小阿哥积德!”
    一句话提醒了太后,神态一凛。便伸手说道:
    “不要打了!”
    太监停下板子,小邓子、小卓子滚下地,哎哟不停。
    乾隆回头看紫薇和小燕子,不能不训斥几句:
    “你们两个能不能停止闯祸了?一天到晚,弄得乌烟瘴气,你们自己伤心,朕看着也难
过,这要怎样才好呢?”
    紫薇和小燕子泪流满面,抽噎不语。
    乾隆好生不忍,掉头看太后:
    “儿子送母亲回宫!这两个丫头,以后再来教训!”
    大家这才簇拥着乾隆、太后、皇后离去。
    永琪和尔康留在最后,不得不跟着走,却一步一回头。
    紫薇、小燕子、金琐、明月、彩霞看到大家离去,就全部跌跌冲冲的扑向小邓子和小卓
子。小燕子哭着喊:
    “小邓于!小卓子!我害死你们了!我害死你们了……”
    小邓子痛得龇牙咧嘴,却挤出一个笑容。呻吟着说:
    “格格,我还没死呢!”
    小卓子痛得脸都歪了,也挤出一个笑容说:
    “我也没断气!”
    小燕子眼泪一掉,又哭又笑。紫薇急忙喊:
    “赶抉把他们抬进去,明月,彩霞,拿紫金活血丹,白玉止痛散!”
    ------------------
  文学殿堂疯马  扫校
    由著名的晓军做再次精心校对

上一页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