还珠格格续集
7

    当天,在漱芳斋,紫薇和小燕子就知道了这个故事。
    紫薇听完整个经过,就感动得眼睛都湿了:
    “天啊!好美好美的感情啊!我好像已经看到一片沙漠,风和沙纠纠缠缠到天边!好让
我震动啊!”说著,就激动的看著尔康和永琪他们两个:“怎么不干脆放了香妃,让她‘随
风而去’呢?”
    “说实话,当时,这样的念头确实在我心里闪过,”尔康说:“可是,皇上特别交代,
要我们保护香妃的安全,好像他已经预知会出事似的。如果我们不带香妃回来,我和五阿
哥,现在大概就没有办法站在你们面前了!”
    “这个蒙丹,确实就是我们在会宾楼认识的蒙丹吗?”金琐急急的问。
    “一点也不错!就是那个蒙丹!现在,我们才知道他为什么全身是伤。原来,他一路追
踪香妃娘娘到北京,大概在路上已经动过好几次手,都没有达到目的!现在,又被我们两个
打得满身是伤,不知道他有没有力气撑到会宾楼去!”永琪担心的说。
    “我担心的是,他根本不会回去!你想,他的同伴,大概都死了,香妃娘娘又被我们带
了回来,他救不了香妃,又救不了同伴,一定绝望极了。说不定我们一走,他就抹脖子了!”
    小燕子一听,就激动得一塌糊涂。拉住永琪就走。
    “那我们还耽搁什么?我们赶快去会宾楼,看看他回去没有,伤得怎样?他是我的师父
呀!你们两个,也真是糊涂,交过手的人还认不出来吗?怎么不放水?还把他打得重伤!如
果他有个三长两短,我找你们算帐!”
    “他伤得很严重吗?有没有生命危险?”紫薇急问。
    尔康看永琪:
    “我真的没把握,你看呢?那几剑都是你刺的!”
    小燕子一跺脚,惊呼:
    “你还刺了他好几剑?”她伸手对永琪一推:“你会舞几下剑,不表演一下你就难过是
不是?是敌是友你都搞不清楚,气死我了!”
    “我真的不知道是蒙丹呀!更没料到是这种情形呀!”永琪喊。
    “那个香妃怎么样?皇上怎么说?”金琐问。
    “你真的把实情都和盘托出了?”紫薇也问。
    “你们想,那么多侍卫和御林军看着,香妃娘娘扑过去抱着蒙丹的头,又对我们下跪哀
求,那种惊心动魄的场面,人人都看到了!我们就是要隐瞒,也隐瞒不住,不如从实招了!
我也有我的想法,我赌皇上知道了真情以后,说不定会放了香妃,成全了一对有情人!”尔
康说。
    “你好冒险,他说不定老羞成怒,把香妃给杀了!”永琪看着尔康。
    “是啊!尔康少爷,你会不会弄巧成拙呀?皇上能够忍受一个妃子,心里爱着另外一个
人吗?”金琐张大了眼睛,看着尔康。
    “不是‘弄巧’,是根本没有第二条路来选择!”
    “结果怎样?皇阿玛有没有被感动?有没有说要放掉香妃?”小燕子着急的问。
    “我看不出来,他对我很生气是真的!差点把我送去关起来!”尔康说。
    紫薇眼睛发亮,呼吸急促,拼命点头:
    “不过,他毕竟没有把你关起来!我想,在他内心,一定是非常震憾的!他需要一点时
间来消化这个故事,就像他当初,听到我们的故事一样!等到他消化完了,想明白了,他就
会采取行动了!你的筹码跟我当初的筹码一样,赌的是皇阿玛的‘不忍’和‘仁慈’!我当
初会赢,现在,还是有机会赢。有希望!绝对有希望!”
    小燕子被紫薇的信心鼓舞了:
    “紫薇说有希望,就一定有希望!现在,最重要的事,就是去告诉蒙丹,不要灰心,不
要做傻事!还有他的伤……”她回头就跑:“我要去拿‘九毒化瘀膏’、‘紫金活血丹’、
‘白玉止痛散’,马上给蒙丹送去……”
    永琪拉住她。嚷着:
    “你别冲动,听我们把话说完,我们现在来找你们,就是觉得事情紧急!你现在根本没
有办法出去,我们必须分工合作!”
    “分工合作?”
    “对对对!”尔康连忙接口:“我和五阿哥,现在就去会宾楼,如果找不到蒙丹,就去
城外找,如果还是找不到他,就让柳青顺着路,一路往新疆去找……反正要把蒙丹找到!至
于你们两个,也有很重要的事情要办!你们要去宝月楼,毕竟你们是格格,拜访娘娘也很正
常。我现在不止担心蒙丹想不开,我也非常担心香妃!”
    紫薇和小燕子同时一凛,都被提醒了。
    “是啊!亲眼看到蒙丹这样为她拼命,为她受伤,她却无可奈何。还被押解到这个深宫
里,来侍候另外一个男人,这种情况,她怎么受得了?”紫薇说。
    “就是这句话!”尔康看着紫薇和小燕子。
    小燕子重重的一点头,用手背在永琪胸口打了一下。
    “好!我们分工合作,说做就做!晚上,你们还是要冒险来这儿一趟,我们彼此交换消
息!”她拉着紫薇就往门外走去:“走!我们去宝月楼!”
    “万一皇上在那儿,你们怎么办?”尔康喊。
    小燕子头也不回的说:
    “放心吧,事关生死,我们不会闯祸的!你们赶快去找我的师父要紧!”
    乾隆确实正在宝月楼。
    得到了尔康和永琪的回报,乾隆心里,说有多呕,就有多呕。怎样也咽不下这一口气,
他到了宝月楼,站在含香面前,死死的瞪着她。
    含香脸色苍白如死,站在窗前,痴痴的看着窗外,一语不发。维娜吉娜静悄悄的站在一
旁,大气都不敢出。
    乾隆瞪着含香,看了好一会儿,含香始终一动也不动,好像生生死死,和她都没关系,
好像他这个“万乘之君”对她也毫无意义。乾隆憋着气,胸口剧烈的起伏着。这样的女子,
他从来没有遇到过,好像是在考验他的耐心!他突然发难,一步上前,捉住香妃,用手掐住
她的脖子,咬牙切齿的说道:
    “你好大的胆子!居然敢在众目睽睽之下,和那个回人搂搂抱抱?你不要命了?是不
是?朕今天就亲手结束了你!免得你变成朕的笑话,和朕的祸害!”
    含香被他掐得整个头都仰了起来,那对美丽无比的眸子,就黑黝黝的瞪着乾隆,脸上,
几乎是平静安详,而且如释重负的。这种平静安详,就更加刺激了乾隆。
    维娜和吉娜一看情况不妙,双双扑了过来,忘形的抱住乾隆的胳臂。大叫:
    “不要不要!皇上开恩呀!原谅她吧!”
    乾隆一怒,伸脚一踹,维娜飞跌出去。乾隆再一踹,吉娜也飞跌出去。
    乾隆的手放松了一些,盯着含香问:
    “你知错没有?”
    含香看着乾隆,什么话都不说,还是那副神情。
    “你想死?朕终于明白了,你为什么说,早把生死置之度外!既然你想死,朕就成全了
你!你去死吧!”
    乾隆的手劲加重,含香不能呼吸了,面孔涨红了,喉咙里咯咯作响,眼看就要断气了。
维娜吉娜吓得魂飞魄散,用回语高喊救命。
    情况正在十万火急,忽然,窗子喀啦一晌,接着砰然而开,一个人从窗外飞身而入。嘴
里大喊着:
    “不好了!皇阿玛要杀香妃!”
    乾隆闻声抬头。只见飞进窗子的,竟然是小燕子。
    小燕子飞进窗子,窜得太急,一头撞在屏风上,把屏风也撞翻了,一阵唏哩哗啦,屏风
倒下,无巧不巧,又倒向一排宫女,于是,宫女跌的跌,摔的摔,乱成一团。外面的侍卫,
听到这样惊天动地的声音,全部举着长枪冲了进来。
    乾隆大惊,掐着含香脖子的手,就松开了,含香跌倒在地。维娜和吉娜急忙爬过去,紧
紧的搂着含香,用回语喊着叫着。
    小燕子揉着脑袋,哎哟哎哟的哼哼着。抬头一看,看到一排侍卫的剑指着她,急忙挥手
大喊:
    “不是刺客!不是刺客!是小燕子啊!”
    乾隆惊看小燕子,怒喊:
    “小燕子!你这是做什么?为什么跑来翻窗子?你到底懂不懂规矩?”
    小燕子赶紧爬起身子,揉着头,走到乾隆面前,一跪落地,嚷着:
    “皇阿玛!事关紧急,我顾不得规矩不规矩了!本来,我是过来看一下,看看皇阿玛在
不在这儿,如果不在,我和紫薇想和香妃娘娘聊聊天!走到院子里,就看到小路子跟我们摇
手,是我顽皮,溜到这边窗子底下来偷看,不看还好,一看就吓得什么都忘了……想也设
想,就这么跳进来了!老天一定是惩罚我,让我一跳进来就撞到了头,哎哟哎哟,好痛啊!”
    乾隆睁大眼睛,被小燕子这样一搅和,简直不知道是怒是恨。
    侍卫看到又是“还珠格格”,这才退出门去。宫女也纷纷爬了起来。
    侍卫退出,紫薇却走了进来。走到小燕子身边,也跪下了。
    “紫薇给皇阿玛请安!皇阿玛万岁万岁万万岁!”
    乾隆被闹得头昏脑胀,甩了甩头。怒喊:
    “你们两个,是不是以为这个宝月楼是漱芳斋?随你们要进来就进来,要出去就出去?
而且,居然可以翻窗进来,简直无法无天!今天,朕非要重重的惩罚你们不可!”
    紫薇磕下头去,再抬头说道:
    “皇阿玛要惩罚我们,紫薇和小燕子甘愿受罚。不过,请皇阿玛高抬贵手,饶了香妃娘
娘,我不知道香妃娘娘做错了什么,惹得皇阿玛大发脾气。但是,我知道,香妃娘娘是阿里
和卓‘献给’皇阿玛的!皇阿玛不管多么生气,一定要顾全阿里和卓的一片心!如果杀了娘
娘,肯定会引起回部的深仇大恨,阿里和卓哪会干休?新疆就再也没有安宁之日了!”
    乾隆震动的看着紫薇,紫薇的几句话,如醍醐灌顶,使他惊醒了过来。
    小燕子看看乾隆的脸色,急忙接口:
    “是呀!皇阿玛是世界上最最伟大的人,伟大的人怎么会随便掐人家的脖子?娘娘这么
漂亮的脖子,弄断了不是好可惜吗?何况,她还有特异功能,会散发香气,留着当成香料,
薰薰屋子也好!”
    小燕子说得不伦不类,但是,乾隆对含香那种“盛怒”,也在二人的言语中淡化了许
多。想想紫薇的话,确实是言之有理,不禁长长一叹,心灰意冷了。他再去看含香,只见她
靠在两个女仆手中,憔悴苍白,看来弱不禁风,更有一种动人心处。
    乾隆对她,不禁又爱又恨,情绪矛盾极了。但是,不管怎样,两个格格在这儿,自已是
气也好,恨也好,爱也好,都不便表现了。瞪着含香,他咬咬牙说:
    “看在两个格格的面子上,今天饶你不死!朕已经封你做了妃子,你就是朕的人了!你
最好弄清楚自己的身份!朕知道你不怕死,但是,你怕不怕‘不死不活’呢?”
    含香颤栗了一下,仍然无语。
    乾隆就一摔袖子,废然转身,出房去了。
    紫薇和小燕子看到乾隆走了,这才急忙跳起身子,两人就把宫女们全部赶出门去,再去
关门关窗子。
    含香从维娜吉娜怀中,衰弱的站了起来、摸着自己的脖子,看着忙忙碌碌的紫薇和小燕
子,还没有从震惊的情绪中恢复。
    小燕子关好房门,就跑到含香面前。严重的说:
    “含香公主,你让这两个回族女人退下去,我和紫薇有很重要的话要跟你说!”
    含香对这两个格格,实在惊奇极了。
    “她们是我的亲信,不用回避她们!你们两个,到底是谁?”
    紫薇走过来,开始自我介绍:
    “我是紫薇,这是小燕子,我是皇阿玛的女儿,小燕子是皇阿玛未来的媳妇,在宫里,
我们被称为紫薇格格和还珠格格!”
    含香盈盈下拜。说:
    “含香谢谢两位格格救命之恩!上次你们冲进来又冲出去,我连和你们招呼的时间都没
有!”
    小燕子急急的说:
    “不要谢了!我们这次也没有很长的时间来说话,只能挑最重要的话来说!是这样的,
我们认识蒙丹,他是我的师父……”
    含香一听到“蒙丹”两宇,整个人一震,全部精神都集中了。
    “上次在会宾楼,我和蒙丹打了一架,真是不打不相识,蒙丹身手又好,带着伤,打得
唏哩哗啦,当时我就拜了师父啦……”小燕子说得乱七八糟。
    紫薇见小燕子说不到重点,急忙接口:
    “让我来说吧!香妃娘娘……”
    “请喊我含香!”含香急促的说,盯着紫薇,焦灼之情,已溢于言表。
    “好!含香!你听好,今天,护送你去城外的两个年轻人,一个是五阿哥,一个是福尔
康!他们凑巧也是我们两个心里的‘蒙丹’。所以,我们对于你的故事,充满了同情和了
解。今天在郊外发生的事,我们也都知道了。
    含香睁大眼睛看着紫薇,听得专注极了。
    “我知道,你现在心里最着急的事,就是蒙丹好不好?伤势严重不严重?我告诉你,现
在,尔康和五阿哥,已经赶去救他了!”
    含香大震,紧紧的盯着紫薇。不敢相信的,屏息的问:
    “真的?”
    小燕子急忙插嘴:
    “不会骗你!五阿哥还带了宫里最好的药去,都是救命的仙丹,只要找到蒙丹,我们大
家会拼命把他治好!”
    含香眼泪夺眶而出,喃喃喊道:
    “我不相信,我不相信……”
    紫薇就紧紧的握住含香的手。郑重的说:
    “你一定要相信!他是风儿你是沙,风没有停,沙也不能停。知道吗?我们特地来这
儿,就是要告诉你,我们和你是一边的!虽然,在表面上,我们不能公然和皇阿玛作对,但
是,我们心里,都站在你这边。我们会帮你的忙,你也要帮自己的忙,最重要的,是要保重
自己,留着宝贵的生命,等待和蒙丹重逢的那一天,懂了吗?”
    “我想,再也没有重逢的那一天了!”含香哀声说。
    “有的!有的!”小燕子拼命点头:“你碰到了我们,就什么不可能的事,都变得可能
了!你不要怕皇阿玛,他看起来很凶,其实心地非常好。如果他再掐你的脖子,你不要傻傻
的让他掐,要反抗!反抗不成,就逃出门去!逃不成,就说好话,求他,跪他都可以,好女
不吃眼前亏,保命要紧!保住了命,才有希望离开这个皇宫,我们都在努力想办法,让他放
了你!”
    “可能吗?”含香听得匪夷所思:“我是我爹‘献给’他的人啊!他已经封了我作妃
子,怎么可能放了我呢?”
    紫薇有力的回答:
    “事在人为!小燕子说得不错,皇阿玛是个有情有义的人,他现在想不明白,但是,他
会有想明白的一天!含香,相信我们!今晚,我们会和尔康他们相会,关于蒙丹的消息,我
们时时刻刻会传达给你!至于你,有没有话要我们传达给他呢?”
    “你们真的见得到他?找得到他?”
    紫薇和小燕子也拼命点头。
    含香终于相信了这个事实,眼睛发光的看着两人,半晌才说出来:
    “告诉他,告诉他,请他为我好好的珍重自己,不要再拼命了!”
    “是!那么,你也要为他珍重自己!”紫薇说。
    小燕子就积极的问:
    “你要不要写封信什么的,让我们带给他?”
    含香眼睛一亮,问:
    “我可以吗?”
    “你可以!你当然可以!”小燕子说。
    含香的眼光在两人脸上来回凝视:
    “如果我的信落在别人手里,我和蒙丹,就都没有命了!但是,不知道为什么,我那么
相信你们,阿拉真神定听到了我的祈祷,把你们两个派来解救我!”
    含香就站起身子,奔到窗前,面对窗外的天空,用回族祈祷方式,双手交叉放在胸前,
嘴里念着可兰经。两个回族妇人,慌忙也跟着祈祷。
    含香祈祷完毕,整个人都活了过来,转过身子,对两人嫣然一笑,就跑到书桌前去写信。
    紫薇和小燕子互视,两人眼里,都满是安慰和感动。
    于是,这天晚上,尔康和永琪又来到了漱芳斋。
    小燕子迫不及待的问:
    “你们找到蒙丹没有?快说!”
    “别急!别急!已经找到了!”永琪应着。
    “他还好吗?伤得怎样?现在在那里?”紫薇追问。
    “我们去了会宾楼,蒙丹果然没有回来,所以,我们和柳青柳红,就一路找了回去,结
果,在城外的河边,找到了他们。原来,他的伙伴死了两个,伤了两个,他不能丢下受伤的
朋友,正在水边给朋友疗伤!”尔康说。
    “那他自己呢?”
    “当然很掺,旧伤新伤,全身都是伤!我们当机立断,把他们三个都带上马车,送到会
宾楼、住在客房里。也不敢请大夫,只好自己给他们治!忙到现在,总算把他们的伤口都包
扎好了!也让蒙丹了解了我们的身份和立场,现在,柳青柳红照顾着他们,吃了药,睡下
了!”永琪说。
    “他们活得成吗?”小燕子问。
    “都是外伤,还好没有伤到内脏!就是你常说的那句话,什么人什么天的!”尔康看着
小燕子。
    小燕子欢声大叫:
    “吉人自有天相!”
    永琪、尔康、紫薇惊喜互看。永琪诧异的说:
    “她会说这句话了!”
    尔康就问紫薇:
    “你们去看香妃的结果怎样?”
    紫薇很慎重的从怀里掏出一张信笺来。说:
    “这是她写给蒙丹的信!你得小心的收着,千万不要落到别人手里,上面写的是回文!
你负责明天一早送去给他,我想,这比任何止痛散,活血丹,都有用!”
    尔康还来不及收信,外面响起小邓子和小卓子惊慌的大叫声:
    “老佛爷驾到!皇后娘娘驾到!”
    大家这一惊,非同小可。
    紫薇一把就抢回了那信笺,急切中塞进衣服。没有塞好,信笺竟从衣襟中滑到地上。金
琐眼明手快,赶快拾起,慌慌张张的把信笺往桌上的花瓶下一压。
    小燕子就去推永琪。
    “你们两个,藏到卧室里去!”
    “不好!”尔康依然冷静,接口说:“太后和皇后一起来,显然已经得到情报,知道我
们在这儿!故意来逮我们的!藏到卧室,万一搜出来,更是有理说不清!”
    正在说着,门外,已经传来皇后高亢的声音:
    “老佛爷!这个漱芳斋十分古怪。奴才们不喜欢在房里侍候,都喜欢待在房间外面!臣
妾已经见识过好多次了!”
    接着,太后的声音威严的响了起来:
    “还不开门?”
    金琐急忙上前,把房门打开了。
    太后带着皇后、容嬷嬷、桂嬷嬷、宫女们,打着灯笼,浩浩荡荡的走进门来。
    大家赶快行礼。紫薇、小燕子、金琐、尔康、永琪纷纷请安:
    “老佛爷吉祥!皇后娘娘吉祥!”
    “永琪给老佛爷请安,给皇额娘请安!”
    “臣福尔康恭请老佛爷圣安,皇后娘娘金安!”
    太后眼光一扫,看到永琪和尔康果然都在,眉头一皱,气不打一处来。
    “深更半夜,你们关着房门,在做什么?”太后直截了当的问。
    小燕子和紫薇互看。
    尔康一步上前。硬着头皮编故事:
    “回老佛爷,只是闲话家常。今天接到尔泰和塞娅的家书,里面有给还珠格格和紫薇格
格的信,知道两位格格一定急于要看,所以给她们送来!”
    太后把手一伸:
    “信呢?拿来看看!”
    紫薇一呆。
    容嬷嬷东张西望,一眼看到花瓶下露出半张信笺,就走了过去。
    小燕子一看苗头不对,什么都顾不得了,一个箭步冲上前去,推开花瓶,抢过那张信
笺,飞快的放到油灯上面去烧。花瓶落地打碎,太后惊得睁大了眼睛。
    信笺烧着了,但是,小燕子的手也烧到了,小燕子哎哟叫着,慌忙把信笺甩掉,半张着
火的信笺就飘落于地。太后急叫:
    “快把那张信纸给我拿来!”
    “喳!”
    两个嬷嬷和宫女们就奔上前去捡信。同时,小燕子、尔康、永琪也飞快的冲上前去,一
齐去抢那张信笺。结果大家撞成一堆,宫女们和两个嬷嬷摔了一地。
    小燕子比谁都快,已经抢到信笺,急切中,把半张信笺塞进嘴里去了。
    太后大怒:
    “把信纸给我掏出来!”
    两个嬷嬷爬起身,就拉住小燕子,去她的嘴里掏那张信笺。
    小燕子早巳狼吞虎咽,把那张信笺吃下肚里去了。看到两个嬷嬷居然把手伸到她嘴边
来,就张开大嘴,一口咬在容嬷嬷手上。再一脚踢向桂嬷嬷。
    “哎哟!哎哟!我的手指断了!”容嬷嬷摔着手。
    “哎哟!哎哟!我的腿断了!”桂嬷嬷跌在地上,揉着腿。
    永琪和尔康简直不敢看这个场面。紫薇和金琐惊得面无人色。
    皇后胜利的看着太后:
    “老佛爷,您总算亲眼看到了!如果不是有什么阴谋诡计,为什么‘家书’不能给我们
看?竟然急得把它‘毁尸灭迹’!这里面有多少秘密,恐怕只有他们几个的肚子里才知道
了!”
    太后转向永琪和尔康,厉声问:
    “你们到底在搞什么鬼?”
    尔康知道“家书”之说,会引起更多猜疑,就飞快的看了紫薇一眼,眼中递着讯息,心
里转着念头,答道:
    “回老佛爷!那张信纸不是尔泰的‘家书’,是五阿哥写给小燕子的一首情诗,小燕子
生怕老佛爷看了会生气,所以把它毁了!”
    永琪急忙呼应:
    “老佛爷,请原谅永琪的‘情不自禁’!”
    太后看看尔康,又看看永琪,看到两人神情闪烁,答话又前言不对后语,对他们两个,
完全不信。就对外高声喊道:
    “来人呀!给我把这两个格格押到慈宁宫去!”
    紫薇和小燕子的脸色大变。尔康和永琪也楞住了。
    紫薇和小燕子,被带到了慈宁官的“暗房”。
    “暗房”顾名思义,就是“黑房间”。在皇宫里,为了惩罚宫女,或是太监,几乎各个
宫里,都有密室、刑房、或是牢房。在慈宁宫,就有“暗房”。
    紫薇和小燕子被推进房间的时候,还没什么大感觉,因为房门开着,门外的光线透了进
来。容嬷嬷和桂嬷嬷站在门口。容嬷嬷气势凌人的说道:
    “太后娘娘有命,要你们两个跪在观音菩萨前面,闭门思过!跪到明天早上,再来问
话!”
    “你们最好自己知趣一点,不要以为是暗房,没有人看见你们的行动,你们在这房间里
的一举一动,老佛爷都看得见!”桂嬷嬷接口。
    “两位‘格格’,好好的在这儿当‘格格’吧!这里可不像坤宁宫,就是皇上,也救不
了你们了!”
    两个嬷嬷转身出门。房门“哐啷”一声阖上了。
    屋里的光线乍暗,小燕子摸索着爬过去,抱紧了紫薇。关心的问:
    “你怎么样?有没有给那两个老巫婆伤到?”
    紫薇爬起来,坐在地上,努力四面观望:
    “还好,我没事……这儿是什么地方?既然有观音菩萨,应该是个佛堂,怎么这样黑?”
    两人张望,等到眼睛适应了暗淡的光线,这才看到房里有一张供桌,桌上,有个小小的
观音像。观音像前面,燃着两炷香火,那就是整个房间唯一的光源。紫薇安慰自己说:
    “不怕!不怕!观音菩萨在那儿,会保佑我们平安无事!我们到菩萨面前来。”
    两人爬到供桌前面,拥抱着,觉得整个房间阴森森。
    “这房间怎么这么冷呀?我觉得有股冷风,一直往我脖子里吹!你摸,我的寒毛都竖起
来了……”小燕子缩着脖子说。
    豁啦一声,门上有个小窗,打开了。太后严厉声音响了起来:
    “跪下!”
    紫薇和小燕子一惊,急忙跪好。
    豁啦一声,门上的小窗又关上了。
    小燕子低低的对紫薇说:
    “你们常说什么墙上有耳朵,我看,这间房间,是墙上有眼睛。偏偏我们又没有戴‘跪
得容易’,如果跪到明天早上,恐怕会把膝盖跪烂了!”四面看看:“这儿,好像比那个宗
人府的监牢还恐怖!太后会不会把我们关一辈子,不放我们出去了?”
    紫薇心里很怕,却拼命给小燕子壮胆:
    “不会的,尔康和五阿哥会救我们的!皇阿玛也会找我们的!我们现在和以前不同,我
们是名正言顺的格格了!”
    “什么名正言顺的格格,我看,是受苦受难的格格!”小燕子又气又沮丧。豁啦一声,
门上的小窗又开了。太后看进来:
    “不许说话!”
    两人一惊,蓦然住口。
    豁啦一声,小窗又关上了。
    紫薇和小燕子,惊惶的睁大眼睛,彼此对看。
    同一时间,尔康和永琪在景阳宫里,急得像热锅上的蚂蚁。
    “我去找皇阿玛!”永琪往门外一冲。
    尔康急忙拦住:
    “现在,已经半夜三更了,皇上肯定睡了。今天,为了那个香妃,皇上已经一肚子气,
如果我们再把他闹醒,说不定救不了她们,还会害她们!”
    “那么我们怎么办?就在这儿坐以待毙吗?”
    “不会‘坐以待毙’,没有那么严重,太后好歹是紫薇的亲生祖母,总有一点祖孙之情
吧!不会像皇后那样心狠手辣!”尔康深思的说。
    “你看她对紫薇真的有‘祖孙之情’吗?”永琪冲口而出:“我看,她看紫薇,就像看
一个闯入者一样,充满了敌意!”
    尔康一惊。立刻失去了平静:
    “你说得不错,那……我又要夜探慈宁宫了!先去看一看,她们有没有被刑求?紫薇可
吃不消再被针刺鞭打那一套!”说着,就往外走。
    这次,是永琪拦住了尔康:
    “不行!好歹等到天亮吧!天亮以后,我去求皇阿玛!你去求一个人!”
    “谁?”尔康问。
    “晴儿!”
    尔康怔住了。
    ------------------
  文学殿堂疯马  扫校
    由著名的晓军做再次精心校对

上一页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