还珠格格续集
4

    同一时间,太后正在慈宁宫不满的等待着。
    一桌子人,围坐在一张圆桌子上。太后居中,坐在上位,乾隆坐在一边,皇后、令妃、
和其他妃嫔相陪。晴儿坐在皇后另一边,几个小阿哥、小格格坐在下位。永琪是匆忙赶来
的,行礼人坐。看到紫薇和小燕子的位子空着,两人还不见人影,太后脸色十分难看,他的
心就往地底沉去。
    容嬷嬷、桂嬷嬷、宫女太监围绕在后面服侍。一屋子的人,却鸦雀无声。
    太后等了半天,还没看到紫薇和小燕子,一脸的不可思议,问道:
    “小燕子和紫薇到底去了哪里?怎么身为格格,竟然可以私自出宫?令妃,你也太纵容
她们了吧?”
    “臣妾知罪,是臣妾没有考虑周到。”令妃诚惶诚恐的回答:“她们只是去福伦家,臣
妾想,自家亲戚,多多走动一下也好!”
    “话不是这么说,不管去哪儿,都不可以!有规矩的格格,绝对不会随便跑出去,你看
晴儿,什么时候自己跑出宫去?”太后不以为然的说。
    “是是是!臣妾以后,一定严格管教!”令妃不住认错。
    乾隆忍不住说话了:
    “皇额娘别在意,小燕子和紫薇,曾经得到过朕的特许,只要报备过,就可以出宫走动
走动。因为她们两个是民间长大的,肤不愿意用许多宫里的规矩,把她们两个给拘束了!”
    令妃感激的看了乾隆一眼。皇后不动声色。太后接口了:
    “皇帝错了!管格格和管阿哥不一样,就算阿哥,也不可以随便出宫,何况格格?万一
有个什么差错,谁来负责?永琪,她们是和你一起出去的吗?”
    “回老佛爷,是!”永琪硬着头皮回答。
    “真的去了福伦家?”太后盯着永琪。
    “是!”
    “去做什么?”
    “回……老佛爷,两位格格不过是去和福晋谈天。尔康和我去郊外骑马了。”
    “啊?是这样吗?”太后一点也不相信。
    正说着,太监的声音大声响起:
    “还珠格格到!紫薇格格到!”
    随着这声通报,紫薇和小燕子匆匆忙忙的走进来。两人到了桌前,紫薇急忙匍伏于地,
小燕于跟着匍伏于地。紫薇轻声说:
    “紫薇叩见老佛爷!跟老佛爷请安认错,不知道老佛爷召见,来晚了!”
    小燕子跟着哼哼:
    “小燕子也来认错,也是来晚了!”
    “哼!你们两个去了哪里?”太后威严的问。
    小燕子急忙看永琪,永琪用嘴型说“福家”。
    紫薇很害怕,不敢随便说,只是用头碰地,没有抬头。
    小燕子没弄清楚,再看永琪,永琪再轻声说“福家”,小燕子听得不明不白,半信半
疑。就轻声自语着:
    “菩萨?”
    太后提高了声音:
    “小燕子!你说什么?大声一点!”
    小燕子一急,也汲时间细想,就大声回答:
    “也没去那里……”急忙更正:“回老佛爷,是去了‘菩萨’!”
    “啊?什么?你说什么?”太后睁大眼睛。
    小燕子觉得不大对,再看永琪,永琪好着急,再做口型,说“福家”。
    “回老佛爷,是去看菩萨!去庙里看菩萨!”小燕子肯定了,坚定的回答。
    太后的筷子,啪的一声,往桌上用力一拍。
    满座的人都吓了一大跳,全部放下筷子。太后瞪着小燕子:
    “满嘴胡言!你们两个,给我到暗房里去跪着,没有我的允许,不许起身!容嬷嬷,桂
嬷嬷,拉她们过去!小燕子!如果你再敢冲到门外去,我会打断你的腿!你不相信,你就试
试看!”
    “喳!”两个嬷嬷大声答着。
    乾隆皱紧眉头。令妃满脸焦急。皇后好生得意。永琪大急,爱莫能助。不禁向晴儿投去
求救的一瞥。晴儿会意,就不疾不徐的开了口:
    “老佛爷,您真要罚她们呀?”
    “晴儿不许说情!”太后厉声说:“上次已经听了你的话,原谅她们了,这次再原谅,
她们会不知天高地厚,越来越没规矩!谁都不许求情!容嬷嬷!桂嬷嬷!”
    晴儿不敢再说话,睁大眼睛看着。
    容嬷嬷和桂嬷嬷趾高气扬的走过来,拉了紫薇和小燕子就走。
    小燕子想反抗,紫薇对她摇头。小燕子就哀声喊了起来:
    “我不要去暗房,暗房是什么地方?我不去不去!”
    “居然如此大呼小叫!掌嘴!“太后大怒。
    桂嬷嬷劈手给了小燕子一个耳光。
    小燕子忍无可忍,跳起身来,就要发难。紫薇飞快的抱住她的腰,两人滚倒在地。紫薇
就在小燕子耳边急促的说:
    “不要反抗了,听老佛爷发落吧!”
    “我不要!我不要!那个暗房,我说什么也不去!”小燕子喊着,从地上爬起身,挣开
两个嬷嬷,跑回桌前来,求救的大喊:“皇阿玛!你说过我可以出宫!你说过不苛求我,你
说过我和紫薇,可以‘没大没小,没上没下’,你都忘了吗?”
    乾隆无法再保持缄默,正色说:
    “小燕子!我说这些,并不包括可以‘撒谎生事,胡说八道’,再加上‘蛮横无礼,目
中无人’!”
    永琪看到闹得不可开交,离开饭桌,“噗通”一声,给太后跪下了。
    “回老佛爷,两位格格是跟着我出去玩了,都是我闯的祸!我们换了老百姓的衣服,去
了大佛寺,又去了戒台寺,看了好多菩萨……老佛爷,您就罚我,饶了两位格格吧!”
    太后气得发晕,瞪着永琪:
    “永琪,你也太没分寸了!已经是老大不小的年纪了,怎么还是这样糊涂?”
    “老佛爷教训得是!永琪知罪了!”
    这时,两个嬷嬷又上前;拉着紫薇和小燕子,往房间外面推去。容嬷嬷乘机死命的掐了
小燕子一把。小燕子就大喊起来:
    “哎哟!容嬷嬷杀人啊!痛死我了!”
    小燕子喊完,突然往地上一倒,眼睛翻白,竟然厥过去了。
    紫薇大惊,匍伏着爬到小燕子身边。喊着:
    “小燕子!你怎么了?怎么了?”她推着小燕子,见她动也不动,急得不得了:
    “小燕子!你醒醒呀!醒醒呀!”
    永琪看到小燕子晕倒,简直是急怒攻心,跳起身子,就对容嬷嬷大喝:
    “容嬷嬷!你对她做了什么?是不是又用针刺她了?你的手上有毒吗?你对她下了什么
毒手?你说!你说!”
    容嬷嬷崩咚一跪,磕头喊道:
    “奴婢什么都没做!冤枉啊!冤枉啊!”
    紫薇趴在小燕子身上,吓得魂飞魄散,忽然看到小燕子对她眨了眨眼睛。紫薇一征,才
知道小燕子有诈。
    乾隆已经按捺不住,急步走了过来。焦急的问:
    “小燕子怎么了?”
    紫薇征着,撒谎做戏这一套,她实在不会。小燕子悄悄的捏了她一下,她看到大家都眼
睁睁看着,知道不演戏也不行了。心一横,豁出去了,咬咬牙,决定跟着小燕子的戏走。就
哀声说道:
    “皇阿玛!小燕子自从中了一箭,就有心痛的毛病,她平时要强,不肯说,总是掩饰
着。最近,这毛病就常常发作。受了刺激,就会厥过去!刚刚容嬷嬷不知道对她做了什么手
脚,她一痛,病又发了!”
    乾隆怒视容嬷嬷,大吼了一声:
    “你做了什么?快说?”
    容嬷嬷吓得挥身哆嗦,立刻磕头如捣蒜,嘴里没命的喊着:
    “万岁爷开恩!奴才什么都没做!什么都没做!万岁爷开恩!”
    乾隆正有一肚子的无可奈何,太后管教紫薇和小燕子,他是满心的想袒护,又不能袒
护。看到她们两个手足无措,答话答得语无伦次,又着急又心痛。这时,所有的气都出在容
嬷嬷身上,就借题发挥,大骂:
    “你这个阴险的东西!专门欺负弱小,心胸狭窄,手段狠毒!别忘了,你的人头只是借
住在你脖子上,你明知道两个格格,是朕最钟爱的,你也敢下毒手!你不要你的人头了,是
不是?”
    容嬷嬷真的吓傻了,簌簌发抖:
    “奴才知错了!万岁爷开恩!万岁爷开恩……”说着,就自己打自己的耳光,打得劈哩
叭啦响:“奴才该死!奴才该死!”
    紫薇从来没有演过这样的戏,心里好害怕。但是,众目睽睽,已经欲罢不能。就抱着小
燕子的头,摇着,喊着:
    “小燕子!醒来醒来呀!求求你,快醒来吧!”
    乾隆低头看着小燕子,对紫薇吼道:
    “小燕子有病,你怎么不早说?赶快传胡太医进宫!令妃,锦绣,珍珠,快把格格抬回
漱芳斋去!”一面吩咐,一面回头对太后急急说:“皇额娘!要教训孩子,等到她们的身子
好的时候再教训!现在,还是先治病要紧!”
    令妃、皇后都跑过来看。令妃蹲下身子,扶着小燕子的头,心痛的说:
    “老佛爷开恩吧!这两位格格,身子都弱,到了宫里,吃了好多苦头……”
    皇后仔细看着小燕子,一肚子的疑惑。很快的打断了令妃:
    “皇上不要着急!这突然厥过去,臣妻有个法子治,一定治得好!”
    皇后说着,就飞快的拔下一根发簪,对着小燕子的人中戳了下去。
    小燕子可没料到皇后有这样一招,痛得整个人都弹了起来,大叫:
    “哎哟!我的妈呀!我的青天大老爷!”
    皇后得意的抬头说:
    “皇上,您瞧,这不就醒了?”
    小燕子瞪了皇后一眼,恨得咬牙切齿。人中上,已经被刺了个血点。
    永琪心痛的看着小燕子,不知道她晕倒是真是假,急得不得了。再怒看皇后,恨入骨
髓。在太后面前,他又不敢说什么,做什么。
    小燕子才没有那样容易认输,她的戏还要演下去。站起身来,身子摇摇晃晃,四面观
看,一股茫然失措的样子。看到乾隆,就可怜兮兮的,轻声的,歉然的说道:
    “皇阿玛,我在哪儿呀?怎么这么多人……我又做错什么了?对不起,我总是惹你生
气,做什么都错……我……我……”脚下一个踉跄,站不稳,又摔倒在地。
    紫薇急忙抱住,痛喊:
    “小燕子!小燕子!小燕子……”
    乾隆瞪大眼睛,一迭连声喊:
    “太医!太医!赶快传太医呀!小路子……赶快指担架来,先把她送回漱芳斋去!快快
快……”
    “喳喳喳喳喳……”太监们飞快的应着。
    一桌子妃嫔全部傻眼。永琪半信半疑,又惊又怕。晴儿看得津津有味。太后被弄得七荤
八累了。
    接着,好一阵忙忙乱乱。
    小燕子被抬回了漱芳斋,引起了一阵骚动。太医来了,诊视,开药。乾隆一直待在漱芳
斋,问东问西,关怀不已。好不容易,太医走了,乾隆也离开了。小燕子躺在床上,眯着眼
睛,不住左右偷看。
    紫薇弯下腰来,对她展开一个动人的笑。
    “好了!不要再装了!只有我们‘一家人’了!”
    小燕子从床上一跃而起。
    “皇阿玛走了吗?太医也走了吗?太医怎么说?有没有泄我的底呀?”
    “太医多么圆滑呀,你既然厥过去了,开药总是没错的!所以开了一堆药,讲了好多养
生之道,就走了。”紫薇说。
    “皇阿玛相信了?”
    金琐对小燕子直摇头:
    “你可把我们大家吓坏了是真的!看到你被抬进门来,我还以为你……”
    “以为我死了?”小燕子笑嘻嘻的接口。
    明月拍着胸口,埋怨着:
    “格格,这个不好玩,你是假的厥过去,咱们差点真的厥过去了!”
    “是呀!小邓子吓得噗通跪倒,对老天磕了好几个响头。”彩霞说。
    “你们大家对我这么好,我怎么舍得死呢?”小燕子好感动:“我是九头鸟,砍掉一个
头,还有八个,死不掉的!”
    “你就别再说‘砍头’两个宇了,听起来好可怕!”金琐说。
    “是嘛!是嘛!”明月、彩霞一迭连声的应着。
    小燕子想起皇后,恨得咬牙切齿:
    “那个皇后真是个王八蛋,上次皇阿玛要把她关到宗人府去,你还帮她求情,就该让她
剪光了头发去宗人府当尼姑!现在,太后回来了,她又拽得跟二五八万一样!”她揉着人
中:“气死我了!”
    金琐拿着药膏,帮她擦着人中上的伤口:
    “赶快上点药,那个皇后的发簪,搞不好是经过制造的,说不定有毒!”
    “对对对!最好用‘九毒化瘀膏’擦一擦,以毒攻毒!”彩霞说。
    紫薇见危机已过,惊魂甫定,想想,忍不住笑。说:
    “你真大胆!又汲跟我串通好,说晕倒就晕倒,吓得我魂飞魄散!差点没办法配合你演
戏!”
    小燕子也笑,指着紫薇:
    “你不是配合得挺好!哈!设想到,你撒起谎来,比我还镇静,简直是那个‘蓝色变青
色,青色变红色’!”
    “青出于蓝,而胜于蓝!”
    “对对对!青出于蓝,而胜于蓝!我看,你已经得到我的真传了!以后,这个太后只要
一找我麻烦,我就晕倒!这一招挺有效!”
    “这一招到此为止,以后不可以再用了!”紫薇慌忙警告。
    小燕子想想,说:
    “那么,下次换你晕倒,反正你也中过一刀,演起来比我还像!让我在旁边说词,一定
说得比你更真更好,说得它天花乱坠,骗死人不偿命……”她越想越有趣:“就这样说定
了,以后,我在你腰上一掐,你就晕倒……”
    正说着,门外有人敲门,小邓子伸头进来。说:
    “两位格格,五阿哥和福大爷溜过来看你们了!”
    紫薇跳了起来:
    “他们真大胆,这么晚也敢过来!给太后抓到,我们又是‘行为不检’了!”
    两人赶紧迎出去。只见尔康、永琪着急的站在大厅里,两人都是一脸愁容。看到她们两
个,永琪立刻奔过去,拉住小燕子的手,急切的看到她脸上去:
    “你好了吗?到底是怎么回事?我吓得魂飞魄散了!你是真的还是假的?”
    小燕子大笑。说:
    “你真笨!当然是假的了!我的身体那么好,怎么可能晕倒呢?本来,应该紫薇晕倒,
比较像,偏偏她那个老实人,一点花招都使不出来!”
    永琪呼出一大口气来:
    “谢天谢地!”又看她的嘴唇:“糟糕!肿起来了!”
    “没关系,已经上了一大堆药了!”小燕子满不在乎。
    尔康看到紫薇,就心痛的,深深的看着她,摇头说:
    “我看,你们两个,又陷进‘水深火热’里去了,怎么办?我急都要急死了!”
    紫薇看尔康,叹口气说:
    “这么晚了,你怎么还没回家?现在尔泰跟塞娅去了西藏,你阿玛额娘身边,只有一个
你,你该早早回去陪伴他们才对!”
    “我知道,我知道,可是……我看到你们被召进慈宁宫,心里七上八下,怎能放心回
家?所以就在景阳宫等五阿哥,五阿哥把经过都告诉我了,真是惊险啊!你看,那个太后真
的被唬过去了吗?”
    “说实话,我也不知道,当时,真是慌成一团,只能硬着头皮跟小燕子做戏。太后那
儿,我连眼角都不敢看!”紫薇说。
    尔康想了想,觉得有好多问题。看着两人,郑重的说:
    “你们两个听我说,太后是出了名的厉害,绝对不是个简单的人物。今晚虽然给你们唬
弄过去了,说不定想想就明白过来!如果明天再传你们,你们不要又答得乱七八糟!咱们又
要套招了!要不然,小燕子再来几个‘菩萨’,我们大家,就真的是‘泥菩萨过江’了!”
    “都怪永琪啦!说什么‘菩萨’……”小燕子嘟着嘴埋怨。
    永琪脱口喊道:
    “小燕子姑奶奶!我说的是‘福家’!”
    小燕子一呆,抢白的说:
    “你为什么不说‘尔康’呢?我比较清楚……”
    尔康冲口而出:
    “如果他说‘尔康’,你本领这么大,说不定听成‘水缸’!”
    小燕子正喝茶,一口茶全都喷了出来。
    金琐、明月、彩霞全都笑得东倒西歪。
    虽然谈得很严肃,大家仍是嘻嘻哈哈的。正说得热闹,外面忽然传来小邓子、小卓子大
声的通报:
    “皇上驾到!”
    门里的人一阵慌乱。
    小燕子急得满屋子乱转。
    “天啊!他不是走了,怎么又来了!”
    “你赶快睡到床上去!”金琐拉着小燕子。
    来不及了,乾隆已经大踏步而入。后面跟着太监宫女们。
    紫薇、小燕子、永琪、尔康都急忙请安道吉祥。
    金琐、明月、彩霞也慌忙请安,再忙忙碌碌的去倒茶,拿点心。
    乾隆看到尔康和永琪,眉头一皱。大声的说:
    “哈!这个漱芳斋好热闹!尔康,永琪,你们这么晚还在‘探病’呀?”说着,眼光直
射向小燕子。“小燕子,你倒好得快!看样子,胡太医的功夫越来越好,给你的是仙丹啊!
怎样?现在头还晕不晕?胸口还疼不疼?”
    小燕子立即做出一股衰弱的样子来,哼哼着说:
    “头还是晕晕忽忽的,胸口也是闷闷的,不过已经好多了!刚刚在慈宁宫,差点就断气
了!”
    乾隆一拍桌子,大吼:
    “还敢说‘差点断气’!你是想‘真的断气’,是不是?”
    小燕子吓了一跳,抬头惊愕的看着乾隆。
    满屋子的人全部一震。乾隆瞪着小燕子,说:
    “你好大的胆子,敢在慈宁宫玩花样!连老佛爷你都敢骗,你还有什么事做不出来?”
说着,看向紫薇,不相信的:“紫薇,连你也串通做戏?朕以为,你是永远都不会撒谎骗人
的!学好,那么难,学坏,就那么容易啊?”
    紫薇这才知道,已被乾隆识破,听到乾隆这样说,又羞又愧,就跪下了。
    “皇阿玛!紫薇知错了!当时,实在没办法,我们根本没有串通,小燕子突然晕倒,我
也手忙脚乱,后来,看到小燕子跟我眨眼,我除了配合,没有第二条路!”
    小燕子看到紫薇跪下,就急了,冲上前来,义愤填膺的说:
    “皇阿玛!你不要怪紫薇,反正坏点子都是我出的,我一人做事一人当……”
    “要头一颗,要命一条?”乾隆接口。
    小燕子楞了楞。
    “皇阿玛,你怎么把我的话,都学去了?”
    乾隆瞪大眼睛,瞅着小燕子:
    “你这么顽劣,联拿你也没办法了,看来,你迟早会‘要头一颗,要命一条’的!朕可
以原谅你一次,原谅你两次,但是,不会原谅你一百次,两百次!你不要越来越大胆,把整
个皇宫里的人,都当傻瓜!”
    永琪急忙挺身而出:
    “皇阿玛!小燕子当时是急了,您了解小燕子的,她每次一急,就会失去理智,只凭冲
动去做事,她的‘冲动’,总是这么乱七八糟的!”
    乾隆对大家一瞪眼:
    “你们还不坦白招供,今天去了哪儿?什么‘看菩萨’?”
    尔康就长长一叹,上前诚恳的说道:
    “皇上请息怒!两位格格,今天是跟臣出门去了。小燕子人宫以前,有个结拜的兄弟和
姐妹,名叫柳青柳红。他们在城里开了一个酒楼,今天酒楼开张,大家去给他们贺喜,因为
好久不见,谈得高兴,就耽误了回宫的时间!”
    “是真的吗?”
    “不敢再欺骗皇上!”尔康诚实的回答。
    乾隆想了一下。沉吟的说:
    “在宫外有朋友,也是一件好事。联也有许多江湖上的朋友,遍布大江南北,每次南巡
时,都会找时间跟他们相聚。这也没有什么需要撒谎骗人的,太后问起时,为什么不直说?”
    紫薇起身,叹了口长气:
    “皇阿玛,您有一颗宽大、包容的心!您那么体谅我们,那么了解我们,甚至,您会设
身处地的为我们去想,推己及人的原谅我们的错……我们在您面前,或者还敢说实话,可
是,在这深宫之中,像您这样宽宏大量,心胸开阔的人,毕竟不多呀!”
    紫薇这番话,说得乾隆实在舒服极了。脸上,就不知不觉的带笑了。
    小燕于察言观色,立即打铁乘热,再加了几句:
    “就是就是!您是世界上最最伟大的人!但是,这宫里的人,没有你这么伟大,他们看
到我的脑袋就不舒服!有时,为了保护这颗脑袋,我就会狗急跳墙,自己也不知道做了些什
么!”
    乾隆看着这样的两个格格,气也不是,不气也不是,想想,却哈哈大笑起来。“什么
‘菩萨’,连朕都知道永琪在说‘福家’,这个小燕子,笨的时候还真笨!但是,厥过去还
演得真像,连朕都差点唬住了。”就瞪着两人说:“你们两个,害得朕也只好跟着你们演
戏,简直荒唐极了!”
    小燕子睁大眼睛,惊佩万状,喊:
    “皇阿玛!您在慈宁宫,就知道我在演戏了呀?你真是世界上最最聪明的人了!您这样
掩护我,我还冤枉您不帮我……”就噗通一跪,磕了一个头:“小燕子给您磕头了!您真是
最最开明的皇上,最最慈爱的爹啊!”
    乾隆笑了,心中感动:
    “算了算了,你们这两个丫头,给朕左一顶高帽子,右一顶高帽子,我戴得挺舒服,只
好饶了你们了!”
    小燕子跳起身子,欢声大叫:
    “谢谢皇阿玛!我就知道,您是菩萨下凡,来帮助我们的天神啊!”
    一屋子的人喜出望外,全部笑容满面,彼此互看。
    乾隆突然收住笑,正色说道:
    “你们也不要太得意忘形了!老佛爷是朕的亲娘呀,朕对她都恭恭敬敬的,你们怎么可
以唬弄她?上次小燕子大闹御花园,这次又大闹慈宁宫,真是让朕头痛呀!朕警告你们,以
后对老佛爷要诚实坦白,谦恭有礼,这是基本的规矩!老佛爷是最精明能干的人,你们不要
以为骗得了她,如果她追究起来,连朕都没办法救你们!”
    小燕子立刻垮着脸说:
    “啊?”
    乾隆凝视尔康一会儿,又看了紫薇一会儿,想到太后的悔婚,心烦意乱起来:
    “还有,这漱芳斋,到底是格格住的地方,尔康,永琪,你们也要避避嫌疑吧!不要让
她们两个蒙受不白之冤!出了事,你们也保护不了她们!说不定连你们的未来,都赔了出
去!”
    尔康听了这话,脸色一变。赶紧应道:
    “是!臣谨遵皇上教悔!”
    永琪也急忙说:
    “儿臣知罪!”
    紫薇和小燕子,也笑不出来了。房里的空气,陡然沉重起来。
    乾隆看看大家,又不忍这么扫兴,就振作了一下,大声说:
    “不过,最近,老佛爷也没有时间来管你们了!因为,新疆的阿里和卓,带着他的公
主,也要来访问我们了!这是继西藏土司来访之后,又一件大事!整个宫里,都要为迎接阿
里和卓而忙了!”
    小燕子惊讶的说:
    “啊?又有一个公主要来啊?”就急忙看尔康和永琪,不放心的问:“这次,轮不到他
们了!是不是?不知道这个‘生姜王’,要选谁做驸马?他们那些什么姜的人,都流行带公
主到北京来找驸马啊?”说着说着,越想越急,指头看着看乾隆:
    “尔康他们已经指婚,不会再被选中吧?”
    “那可说不定!”乾隆回答。
    紫薇一惊。小燕子张口结舌。尔康、永琪不禁异口同声的喊:
    “啊?”
    ------------------
  文学殿堂疯马  扫校
    由著名的晓军做再次精心校对

上一页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