还珠格格续集
3

    自从太后回宫,尔康就开始心神不宁了。心里像是压著一块沉甸甸的大石头,觉得处处
不对劲。太后回宫前,他每次去漱芳斋,都是大大方方,不需要避讳。反正皇上一句“保护
濑芳斋”给了他正大光明的理由,宫里谁都不敢说什么。可是,自从太后回来,漱芳斋门
口,走动的人又多起来了。他再去漱芳斋,不止紫薇神经兮兮,他自己也感到有些惴惴不
安,好像四面都有眼睛在悄悄的瞅著他。但是,他却管不住自己。漱芳斋好像一块大磁铁,
总是把他吸引过去。
    再有,让他深深感到隐忧的,是皇后。本来,皇后和紫薇小燕子,已经有一段时间,不
再战争了。尽管皇后依旧冷冷冰冰,容嬷嬷依旧阴阴沉沉,可是,大家保持距离,总可以各
过各的日子。现在,太后一回来,皇后好像蓦然从睡梦里苏醒了,又重新威风起来,嚣张起
来,和紫薇的敌对,再度浮现。
    还有一件事,让尔康隐隐不安的,就是晴儿。
    这天,他往漱芳斋走去。无巧不巧,晴儿带著几个宫女,迎面走来。
    两人相遇,就都站住了。
    “尔康!你好!回来好多天了,都没时间跟你聊聊!好像……你发生了好多希奇的事
儿!”晴儿盈盈一笑,深深看着他。
    “你都听说了?”尔康感激的说:“那天,谢谢你了,幸亏你帮忙解围,要不然,老佛
爷恐怕不会那么容易饶了小燕子!”
    晴儿笑笑,那对清亮的大眼睛,就澄澈的凝视着他。尔康竟然有点局促。
    “没料到,我跟老佛爷去一趟五台山,好像是山中才几日,人间已经几千年,什么都变
了!”晴儿笑着说:“尔康,你还好吗?很快乐吗?”
    “是!我都好,你呢?”尔康更局促了。
    “依然是老样子,生活里没有自我,只有老佛爷!在山里,当然没有什么人能够谈话!
回到宫里,听说好多故事,不瞒你说,我有一点失落,有一点伤感,觉得自己不曾参与这些
‘惊天动地’,好遗憾!那些故事,都是东听一句,西听一句,残缺不全的!什么时候,能
听到你说才好!”
    “有时间的时候,一定告诉你!”尔康坦白的看她:“这些日子,确实闹得‘惊天动
地’,我和五阿哥,也找到共度一生的知己,人生的际遇,真的很奇妙……有时候,我不得
不相信,姻缘际遇,自有天定!”
    晴儿嫣然一笑。
    “成事虽然在‘天’,谋事依然在‘人’,是不是?”
    尔康一怔,不知她何所指,一时之间,答不出话来。
    就在此时,小燕子奔了过来,后面紧跟着紫薇。紫薇嚷着:
    “小燕子!不要去景仁宫了!我们还是守规矩一点比较好!”
    “不行不行,我快憋死了!”小燕子喊。
    小燕子和紫薇一看到尔康和晴儿,就急忙煞住步子。尔康连忙迎上前去。
    “干嘛急急忙忙的?”
    紫薇看看尔康,看看晴儿,直觉的感到有点怪异。轻声说:
    “这就是‘晴格格’了!”
    晴儿立刻福了一福。
    “喊我晴儿就得了!”
    小燕子眼睛一亮,眉开眼笑,欢声大叫:
    “晴儿!那天撞到你,我还以为你是一个宫女,真没想到,你是一个‘货真价实’的格
格!在老佛爷面前,你都可以叽哩呱啦的讲来讲去,讲得老佛爷一点脾气都没有,你好威风
啊!”
    晴儿只是笑,眼光不由自主的打量着紫薇。
    尔康急忙给两边介绍:
    “紫薇,小燕子,你们好好的认识一下晴儿!她是老佛爷面前的红人,以后,你们两
个,恐怕很多地方,还要靠她帮着你们呢!”
    紫薇就福了下去。
    “我是紫薇,请多多关照!”
    “不敢当!一路上听‘真假格格’的故事,已经是‘久闻大名,如雷贯耳’了!如果我
算是老佛爷面前的红人,你们两个,大概就是很多人面前的‘紫人’了!”晴儿应着,声音
清脆悦耳。
    紫薇一楞,还没回话,小燕子已经口快的嚷道:
    “什么‘纸人’?我才不是‘纸人’!纸人风一吹就破,我那有那么脆弱?”
    晴儿掩口一笑,就看着三人,点点头说道:
    “老佛爷差遣我办事,还没办完呢!不能多谈了!我看,你们大概也有事吧,我不耽搁
你们了!我走了,改天再和你们长谈!再见!”
    晴儿再看了尔康一眼,翩然而去。
    尔康怔忡着。紫薇若有所觉,不安的看看尔康。小燕子却什么都没觉察,立刻抛开了晴
儿,兴奋的喊:
    “我们去找永琪,好不好?这几天,我们被那个‘老佛爷’弄得整天神经兮兮,把会宾
楼开张的事都耽搁了!我们的贺礼不是准备了一半吗?我们赶快去准备吧!”
    紫薇兀自对着晴儿的背影出神。尔康不知怎的,就觉得“没有作贼,偏偏心虚”,为了
掩饰自己那突然涌上的不安,他慌忙大声应着:
    “好!我们去找五阿哥,准备会宾楼的大事!”
    “会宾楼”这天开张了。
    会宾楼门口,热闹而喧哗,人潮滚滚,大家挤在那儿,看着会宾楼的金字招牌,看着那
洞开的大门,看着里面豪华的装璜,也看着一队舞龙舞狮队,敲锣打鼓的舞了过来。那条龙
足足有几丈长,狮子在龙头前前后后跳动,喧器的走向会宾楼。
    柳青、柳红都是一身簇新的衣服,带着宝丫头和会宾楼的伙计,站在门口,东张西望。
等待着始终没有露面的紫薇、小燕子、永琪和尔康。
    路人们伸头探脑看热闹。议论纷纷:
    “好气派的酒楼,今天新开张!”
    “听说这个会宾楼,有亲王撑腰,来头大着呢!”
    “不是亲王,听说,和那个‘还珠格格’有关!”
    人群中,有个用白巾缠着头的年轻人,正在聚精会神的听着。他的脸色非常苍白,眼神
却非常凌厉,双眸炯炯发光,体格高大。穿着一身很奇怪的衣服,浑身都带着异国情调。这
人不是别人,正是蒙丹。他的手下,也是包着头巾,亦步亦趋的紧跟着他。
    柳青、柳红没有注意到蒙丹和他的手下,始终没看到尔康他们,两人都有些心神不宁。
柳红伸长了脖于往前看,问:
    “他们来了没有?怎么一个人都没有看见?”
    “我看,他们不会来了!上次匆匆忙忙赶回去,也不知道出事没有?”柳青说。
    “吉时已经快到了,咱们是等他们,还是就放鞭炮了?”
    正说着,舞龙舞狮队已经舞到门前。柳青诧异的问:
    “柳红,你叫了舞龙舞狮队吗?”
    “没有呀!”
    柳红正在纳闷,有个舞狮队员,拿了一张信笺,递给柳青,柳青低头念信:
    “我们出不来,无法前来道喜,特别雇了一队舞龙舞狮队,代表我们大家,恭喜你们开
张大吉!”
    “原来是这样!他们果然来不了!”柳红好生失望。
    舞龙舞狮队已经卖力的表演起来,那条龙也活跃极了,忽面盘绕在一起,忽而飞翔成一
条直线,生动好看,与众不同。看得围观群众哄然叫好。那只狮子尤其调皮,时而爬到龙背
上去散步,时而又在龙头上跳跃舞动。狮子和龙,滚来滚去,龙头和狮子头彼此呼应,舞得
有声有色。这么好看的舞龙舞狮,让柳青柳红也大开眼界,看得发呆了。
    围观群众,看得律律有味,纷纷鼓掌叫好。
    那只狮子忽然跳到柳红面前,大舞特舞,动作夸张,像哈巴狗般去舔她的脸,又用爪子
不住的去搔爬她的鼻子。柳红起先还笑着闪躲,但,那只狮子越来越没样子,居然人立而
起,把她一把就抱了起来。柳红大惊,慌忙跳下地,就有些倔怒起来。喊着:
    “你们做什么?做什么?”
    柳青也觉得不对劲了,嚷着:
    “喂!远一点!不要贴着人家站娘跳!”
    狮子那肯听话,更加靠近柳红。蹭来蹭去,搔首弄姿。
    那只龙也不安份起来,居然像条大蛇般把柳红蜷在中间,龙头不住向柳红逼近。
    “你们是怎么回事?谁叫你们来的?要闹场吗?”柳红大叫。
    “再闹,我就不客气了!”柳青生气了。捋着袖子,准备动手了。
    狮子看到两人已经动怒,就舞到柳红眼前,突然把狮子头拿开,冲着柳红嘻嘻一笑。柳
红吓了一大跳,只见狮头下面,赫然是小燕子欢笑的脸庞。
    “小燕子!是小燕子!”柳红大喜。
    那只大龙也拿开了龙头,露出永琪欢笑的脸。
    柳青又惊又喜,简直不敢相信:
    “五阿……”才开口,柳青就警觉的咽住了称呼,忙对永琪行礼:“你这个贺礼太大
了,我们怎么敢当?”
    这时,龙身下面,尔康带着小邓子、小卓子、小桂子、小顺子跳了出来。
    尔康就走向柳青柳红,抱拳一揖:
    “恭喜恭喜!你们的‘会宾楼’今天开张,我们怎么可能不来贺喜呢?”
    “是啊!不过,小燕子这个贺喜的点子,可把我们给折腾惨了!”永琪说。
    “两位爷是铁打的身子,不怕,咱们几个,才是腰酸背痛,手臂都快舞断了!”
    小邓子嚷着。
    “是呀!是呀!”小卓于、小桂子、小顾于纷纷响应。
    柳红这一下,真是喜出望外,拉着小燕子,又叫又跳:
    “你每次都是这样,让人想都想不到!猜都猜不到!”又四面找寻:“紫薇和金琐呢?
怎么没看见?”
    紫薇带着金琐,笑吟吟的从人群后面,排众而出。
    “这样的盛会,我们怎么会不来呢?小燕子不许我们露面,要我们躲在人堆里!伯我们
泄露了他们的天机!”紫薇笑着说。
    “还好,没有要我们也去舞那条龙,已经是我们的运气了!”金琐也笑着。
    柳红就小声的问紫薇:
    “那个太后怎么样?凶不凶?上次满脸油漆回去,有没有怎么样?”
    紫薇还没答话,小燕子就抢着开了口:
    “还说呢?我们又遇到克星了,那个‘老佛爷’可不是省油的灯,我们差一点就都出不
来了……”
    “嘘……”尔康急忙警告的发出嘘声。
    小燕子缩了缩脖子,赶紧闭口。柳青连忙喊:
    “放炮了!放炮了!开张大吉!”
    鞭炮劈哩叭啦响起。小燕子等人,这才跟着柳青柳红进门去。
    会宾楼里,早巳坐满了客人,生意兴隆。还好,柳青柳红已经留了一张大圆桌给大家。
大家坐好,只见店小二带着宝丫头,满屋子穿梭着上莱。这个宝丫头才十二岁,是大杂院里
的孤儿,会宾楼开张,也跑来帮忙。小燕子看到生意这么好,就坐不住了。
    “没想到开张第一天,生意就这么好!我看,宝丫头已经忙不赢了,我来帮你招呼客
人!”说着,就跳起身子,冲向宝丫头。
    “你别管了,我们请的人手已经够多了!”柳红急忙喊。
    小燕子那里肯不管,抢着接过宝丫头的盘子。问:
    “你去招呼别的客人!这是哪一桌的?”
    宝丫头指着前面:
    “前面第三桌!”
    “知道了!”
    小燕子端着盘子,就急急忙忙往前走。她还带着舞龙舞狮的兴奋,走得很不安份,故意
要耍帅,溜冰似的滑过去。正巧,蒙丹带着四个手下,大踏步走来。小燕子这个“溜冰”,
就溜得太过份了,直撞上蒙丹。小燕子闪避不及,盘子里的汤汤水水,全部倒在蒙丹身上。
盘子也落地打碎了。
    蒙丹一步跳开,已经来不及了。阴郁的脸色,更加蒙上了寒霜:
    “你……你没长眼睛吗?怎么回事?”
    小燕子闯了祸,好抱歉。笑着,抓了一块抹布,就对蒙丹身上擦去,嘴里嚷着:“算你
倒楣啦!我第一天当跑堂,经验不够嘛!”
    小燕子动作太大,手里的抹布,在蒙丹身上乱打,全部打到他的伤口上。蒙丹一痛,不
由自主的皱了皱眉,闪身避开。阴鸷的喊:
    “别碰我!”
    小燕子向人道歉,已经不容易。不料被碰了一个大钉子,她征了怔,顿时火高十八丈,
抹布一摔,就吼了起来:
    “你这人懂不懂礼貌?我小燕子撞了你,跟你又道歉,又赔笑脸,你骂我不长跟睛,我
也忍下去,你还那么凶干什么?你以为你是会宾楼的客人,我就不敢得罪你吗?你神气什
么?”
    小燕子话没说完,蒙丹双眼一瞪,不怒而威。眼中有一股寒气。
    小燕子接触到这样凌厉的眼光,不禁一怔,火气更大。
    “你瞪我干什么?”
    蒙丹吸了口气,决定不惹麻烦,他忍耐着,收敛了自己:
    “算了!算了!算我出门不利!”
    “我才不利呢!你于嘛走那么快?有火烧到你的尾巴了吗?”
    蒙丹忍无可忍了,瞪着小燕子:
    “你是恶鬼投胎的是不是?”
    柳红看到小燕子跟人冲突起来了,急忙上来打圆场:
    “不要吵!不要生气!来来来……天下没有不对的客人。客官,这边坐!”
    蒙丹瞪了小燕子一眼,想跟着柳红走。无奈小燕子挡在前面,他身子一闪,想闪开她。
小燕子被他一呕,那里肯放他,飞快的一拦。谁知,她拦得快,他闪得更快,竟然闪开了她。
    蒙丹这一闪,闪得太漂亮了。小燕子又一怔。顿时起了斗一斗的念头。
    “原来是个行家!有功夫是不是?有功夫就把眼睛长在头顶上,看掌!”小燕子说着,
一掌就劈向蒙丹。
    蒙丹灵活的一接,小燕子被震得连退了两步。
    尔康、永琪、紫薇等人一看,不得了,小燕子又惹麻烦了。尔康就喊着;
    “小燕子!你怎么回事?别砸了会宾楼,今天还是第一天开张呢!”
    小燕于一听,就一个斤斗,翻出门外,嘴里大嚷着:
    “有种,就出来打!”
    蒙丹和四个手下交换了一个眼光,手下忙着对他摇头。他收束心神,不想打架,正要说
什么,小燕子一个斤斗又翻回来。胜利的喊:
    “你不敢打?是不是认输了?”
    “好男不和女斗!我饶你一死!”蒙丹阴沉的说。
    小燕子大怒,一脚踢向蒙丹面门。蒙丹闪开。小燕子又飞出门外。边跑边喊:
    “什么好男不好男,我看你比女人还女人!”
    蒙丹那里受得了这个气,跟着窜出门去。
    永琪、尔康、紫薇、金琐、柳青全部跳了起来。
    “她又犯毛病了!简直没有办法!”永琪喊着,生怕小燕子吃亏,急忙追了出去。大家
也跟着追了出去。
    到了门外,小燕子已经和蒙丹交上了手。许多还没散的群众,都围着看热闹。
    只见小燕子飞上飞下,窜来窜去,用尽力气去打蒙丹。蒙丹却只是闪躲,也不回手,小
燕子使出浑身解数,连蒙丹的衣角都碰不到。
    旁观的永琪、柳青、柳红、尔康看得一脸惊奇。尔康低声问永琪:
    “这个人是从哪里来的?看服装打扮,不像满人也不像汉人。武功底子深不可测,小燕
子根本不是他的对手。”
    “这是一个回人,看头巾就知道了。”柳青说:“最近,不知道怎么回事,北京城里,
多了好多回人,常常逛来逛去的!”
    说话间,小燕子已经娇喘连连,打不过了。
    “算了,算了,打不过你,不打了,不打了!”
    小燕子往后一退。
    蒙丹立刻收手,抱拳致意:
    “姑娘,承让了!”
    谁知,小燕子有诈,一声大叫:
    “什么让不让的!谁会让你!”
    小燕子一边叫着,一边抓了一个龙头,对蒙丹砸了过去。再抓起鼓棒、铜锣、旗杆、乐
器……反正,手边有什么,抓什么,全部乒乒乓乓的砸向蒙丹。
    蒙丹已经掉头要走,毫无防备,几乎被打到。幸好身手灵活,全部闪过。一怒之下,飞
跃回来,伸手就抓住了小燕子的衣服,把她高举过头。
    永琪个箭步冲上前,伸手就打,大喊:
    “呔!放下她!”
    蒙丹摔开小燕子,急忙应战。四个旁观回人,见到永琪出手,嘴里喊着一些听不懂的回
语,大叫着也跃进战场。
    尔康、柳青、柳红一看,不得了,对方还有四个人!一急,也都飞身而入。于是,一场
混战就此开始。
    几个回人虽然武功高强,但是,要和尔康他们打,还是差了一截。尔康、永琪、柳青、
柳红本来可以打得很漂亮,奈何小燕子总是横冲直撞的陷入险境,大家又要打架,又要保护
小燕子,就打得顾此失彼。好几次,小燕子都落进蒙丹手里,再被众人手忙脚乱的救出。
    紫薇、金琐看得心惊胆战。紫薇就着急的,不断的喊着:
    “小燕子,不要打了!快停止,如果打伤了,怎么回家?根本是误会嘛!大家解释解释
就没事了!为什么要打架嘛?”
    小邓子急得双手合十,不住的拜天拜地:
    “天灵灵,地灵灵,救苦救难观世音菩萨,保佑咱们的主子不要出事,不要受伤,小邓
子给您拜拜了!”
    小卓子急得团团转,嘴里念念有辞:
    “我就说不要出来,不能出来。我的好主子,我的好祖宗,别打了,大家的脑袋都跟你
有关系呀!”
    小桂子和小顺子搓手的搓手,抓头的抓头,大家都急得不得了。
    尔康和柳青两人围攻蒙丹一个。蒙丹显然有些不支。柳青趁他不备,一拳打中他的肩
头,这一下,正好打在蒙丹的伤口上,蒙丹呻吟一声,肩上沁出血迹。尔康看到他身子摇
晃,几个连环踢去踢他的下盘,蒙丹一个躲不开,几乎摔倒。尔康急忙一扶,握住蒙丹的手
臂。喊道:
    “壮士,可不可以停手了?”尔康觉得手里是湿的,低头一看,忽然发现抓了一手血
迹,大惊:“你受伤了?你身上有伤?你带伤打架?太不可思议了!”
    尔康惊讶之余,托住蒙丹的身子,用力跃出重围。大喊:
    “不要打了!不要打了!大家停止!停止!”
    大家这才纷纷停止,睁大眼睛看过来。但见蒙丹脸色惨白,神情依然自若。肩上、袖子
上都是一片殷红。四个回人围过来,用回语叽哩呱啦的喊叫。其中一个,就拿出一瓶药,倒
了一粒,塞进蒙丹嘴里。小燕子忍不住低喊:
    “紫金活血丹!”
    蒙丹吃了药丸,就定了定神,对尔康等人一抱拳,说:
    “一点小伤,没有关系!”话汲说完,早已支持不住,身子已经摇摇欲坠。
    柳青急喊:
    “带他进去,我的房间里有金创药!”
    小燕子睁大眼睛瞪着蒙丹。顿时之间,佩服得五体投地了:
    “原来你身上有伤?你有伤,还打得这么漂亮,你简直是个英雄!是个好汉!小燕子服
了!”就学着男孩子一拱手。
    蒙丹勉强一笑。还想说什么,眼前一黑,就直挺挺的倒了下去。
    尔康伸手一抱,托住蒙丹的身子。
    “赶快抱进客房里去!”柳红喊。
    小燕子等人和蒙丹的认识,就是这样开始的。
    那天,在会宾楼的客房里,他们给蒙丹包扎了伤口。当大家发现蒙丹浑身都是伤口的时
候,大家更是掠讶极了。那四个回人,显然只会说回语,问什么都问不出来。只是非常紧张
而防范的看着尔康他们处理伤口。
    “他们好像有难言之隐,我看,是经过一番血战!”尔康研判的说。
    “血战!唔……”小燕子对蒙丹更是佩服:“他一定是个江湖大侠客!”
    大家正在研究蒙丹,蒙丹也悠悠醒转。睁眼一看,看到大家围绕着他,大惊。慌忙从床
上坐起身来。柳青急忙扶住,说:
    “这位壮士,你最好再躺一躺。你的伤口,我们都给你上了药,包扎好了!我这个刀创
药是很灵的。这样包扎着,每天换药,包你十天半月就好了!”
    蒙丹挣扎着坐好,对大家一抱拳。
    “谢谢各位!有劳费心了!”
    “你身上有伤,自己要保重,不能随便和人再打架了!”尔康忍不住叮嘱。
    蒙丹苦笑,眼光扫着小燕子:
    “有的时候,真是没办法,碰到不讲理的人,硬要打架,怎么办?”
    “你说我吗?”小燕子转着眼珠说:“如果我知道你受伤了,我才不会跟你动手呢!我
绝对不会‘乘人有危险,就去欺负人’!但是,你武功这么好,怎么会受伤呢?”
    蒙丹苦笑不语。永琪就问:
    “请问壮士,怎么称呼?”
    蒙丹有些迟疑,还没说话,小燕子心直口快的问:
    “你是‘生姜’人,是不是?”
    “生姜?”蒙丹一怔。
    “是呀!你这样的打扮,柳青说你是‘生姜’人。”
    “她的意思是,你是‘回疆’人?”永琪赶快解释。
    蒙丹环视众人,看到一张张热情而率直的脸,终于坦白的说道:
    “我姓蒙,单名一个丹字。不瞒各位,我确实是回人。”
    “在下福尔康,对于阁下的身手,实在不能不服!咱们不打不相识,交个朋友如何?”
尔康说。
    “我姓艾,单名一个‘琪’字!”永琪说。关于真实身份,当然不能透露。
    “我是柳青,那是我妹妹柳红!”柳青介绍。
    小燕子一拍胸口:
    “我是小燕子,这是紫薇和金琐,我们大家都是一家人,有的是结拜姐妹,有的是生死
之交,有的是‘山无棱,地无边’的朋友……反正说不清楚,就是那个感情好得不得了的
人!你虽然带伤打了一架,又把伤口弄破,流了好多血!可是,你的血没有白流,因为你得
到好多好朋友!”
    小燕子叽哩呱啦,蒙丹听得动容了。点点头,诚恳的说:
    “回人蒙丹,感谢各位的好心,如果有可以效力的机会,一定全力以赴!”
    小燕子好奇的再问:
    “你那个‘生姜’,不是在很远的地方吗?你跑到北京来做什么?”
    “你怎么能说这么好的汉语?”永琪也追问。
    蒙丹眼光灼灼的环视大家:
    “我从小就学汉语,说得跟汉人差不多,我在新疆,也是大户人家的子弟……”他欲言
又止:“各位,我有个请求……我的身份,是个秘密。如果给人知道了,我会有杀身之
祸……我看各位都是很义气的人,请帮我保密!”
    “我知道了!你是从‘生姜’逃出来的!你一定受了什么冤枉,有仇人在迫杀你,你一
路从‘生姜’逃到北京,几次和敌人大战,你的人少,敌人太多,你打得落花流水,还是受
伤了!”小燕子有声有色的说道。
    蒙丹又苦笑了一下,眼神落寞而凄苦:
    “姑娘真是聪明!差不多就是这样。所以,如果几位不提遇到了我的事,我会非常感
激。”
    “你相信我!我们一定不提,可是,你也要答应我一件事!”小燕子说。
    “请说!”蒙丹看着小燕子。
    “我要拜你做师父!”
    “我怎么敢当?”蒙丹一怔。
    “你怎么不敢当?敢当敢当,一定敢当!反正,我认定了你做师父,如果你做我的师
父,你的仇人就包在我身上,我帮你除掉他们!”
    “不要说笑话了,我四海为家,在北京不会久留。”蒙丹说。
    “既然四海为家,为什么不在北京久留?”小燕子问。
    两人正在扯不清楚,紫薇忍不住着急的提醒大家:
    “小燕子,别闹着拜师父了,我们出门好半天了,你又打架,又交朋友,又拜师父……
现在,天都快黑了!再不回家,我们就有麻烦了!”
    永琪、尔康一震。看看窗外的暮色,全部紧张起来。
    “真的!大家快走吧!”尔康喊。
    小燕子就对蒙丹一拜:
    “小燕子暂时拜别师父,你好好养伤,柳青柳红会把你当成自家人一样,你的那四个朋
友,他们也会招呼的,这儿还有几间客房,你们就住下来,不要客气!咱们中国人,是那个
‘四面八方,都是兄弟’,所以,你就是大家的兄弟……”
    金琐拉着小燕子就走:
    “别说了,快走吧!柳青会帮你照顾‘师父’的,你就不要啰啰嗦嗦了!要不然小姐又
要跟着你遭殃!”
    大家拉着小燕子走。小燕子几自一步一回头:
    “师父!你不许悄悄的走掉……听到没有?我过两天再来看你,你把你的那个仇人的名
字告诉我,我帮你报仇……还有你的故事,你一定有一个很精彩的故事,我最喜欢听故事
了!”
    蒙丹只是苦笑,眼神深透。看起来莫测高深,而略带苍凉。
    尔康带着大家,回到宫里,已经是黄昏时分了。
    紫薇走在御花园里,神态就紧张起来了,看看尔康,看看永琪,不安的说:
    “尔康,五阿哥,你们不要再送我们了,我们自己回漱芳斋去!”
    尔康看着紫薇,不知怎的,心里那层不安,又卷上心头,就把她的手一拉:
    “紫薇,借一步说话!”
    “你干嘛?别拉拉扯扯的!当心给人看见!”紫薇惊慌的东张西望。
    小燕子大笑,调侃的说:
    “你就跟他借一步说说话吧!要不然,我们大家集体回避!”
    小燕子一挥手,大家就笑着,一溜烟的通通跑开了。
    “你看你嘛!待会儿我又会被小燕子笑!”紫薇羞得跺脚。
    尔康就把紫薇一拉,拉到一座假山后面去。
    “有话快说!天快黑了!”紫薇好着急。
    尔康凝视紫薇,在紫薇那对黑白分明的眸子下,许多心事,都藏不住了。
    “紫薇,自从太后回来,我一直心神不定,觉得隐忧重重。有些事,我也不知道该不该
跟你说,压在心里好难受。”
    紫薇被他严重的样子惊吓了。
    “什么事?”
    “我想,我们已经这么好了,彼此都不该有秘密。”尔康迟疑的看着紫薇:“又怕你胡
思乱想,弄得本来没事,反而变成有事……”
    “你快说明!你这样吞吞吐吐的,我更加会胡思乱想了!最近,我就觉得你有心事,你
就坦白说吧!”紫薇着急的盯着他,有些害怕起来。
    “有关两个人,一个是晴儿,一个是金琐!”尔康冲口而出。
    紫薇大大一震。
    “晴儿?金琐?”
    “是!”尔康深深的看着紫薇:“先说晴儿。晴儿的身份,你已经了解了。但是,有件
事你不知道,六格格去世之后,在几年前,皇上曾经想把我指给晴儿,当时,晴儿还小,这
只是一个提议,谁也没有认真。不过,这件事总是一个事实……如果别人告诉你,就不太
好,所以,我宁愿自己告诉你!”
    紫薇心中猛的一抽,眼睛睁大了,定定的看着尔康。
    “你为什么从来没说过?”她哑声的问。
    “它从来不在我心里构成什么,连皇上也忘了这件事,我何必去说它呢?”
    “那么,你现在为什么又要说呢?”紫薇紧紧的看着他。
    尔康一征。
    紫薇急了。眼前,立刻浮起那天看到尔康和晴儿谈话的神情,浮起晴儿那张白皙娇美的
脸庞,那对若有所诉的眼睛,还有……她那清脆说耳的声音……
    “可见,她在你心里还是有份量的,是不是?”紫薇急问:“你跟她有‘过去’吗?一
定有,是不是?那天在御花园碰到你们,我就觉得怪怪的,现在,我全明白了!我们交往的
这段日子,她离开你很遥远,我离你很近,你忘了她。但是,现在她回来了,那些‘过
去’,就也跟着回来了!”
    “你在说些什么?”尔康大惊。“我就知道不能跟你说!五阿哥一定要我跟你‘备
案’,一‘备案’你就开始编故事!我向你发誓,我跟她什么都没有,老佛爷家教森严,也
不允许有任何事……”
    “难道你家不是‘家教森严’,你和我还不是发生了感情?‘家教森严’又有什么
用?”紫薇一急,嘴里的话,不经思索就冲出了口。
    尔康瞪着紫薇,生气了。
    “你这是什么逻辑?怎么可以用我们的故事,去套在别人的身上?你这样硬栽给我一个
‘过去’,实在太不公平了!你简直辜负我的一片心!辜负我特地告诉你这件事的诚意!”
    看到尔康生气了,紫薇更急,立刻后悔了,声音就软弱下来:
    “对……对不起,我……我有一点失常!那个晴儿,那么漂亮,那么会说话,在老佛爷
面前,那么有办法……我觉得……我觉得……她是我的威胁,我在她面前,好渺小……我
怕……”她吞吞吐吐的说到这儿,眼泪就不争气的滚落下来。
    尔康原是要防止任何的流言传到紫薇耳朵里,免得紫薇多心,这才老老实实的把那件根
本“没什么”的旧案供出来。不料紫薇的反应这么强烈,又看到她哭了,顿时五脏六腑,全
部揪成一团,早知道,就该什么都不要说!他一个控制不住,就伸手握紧她的手,拉她人
怀,拥着她,一迭连声的喊道:
    “是我不好!是我不好!实在不该跟你说这件事!更不该跟你大声,你别哭,我要跟你
说的,其实好简单,就是请你信任我,不管有什么风吹草动,我心里只有一个你!真的,永
远只有一个你!你不要伯,谁都不会成为你的威胁,谁都不会!”
    附近有宫女走动说话的声音,紫薇一惊,慌忙挣脱尔康,胡乱的擦着眼泪。
    “什么都别说了,让我回去吧!给人看见,算什么呢?”
    尔康拉着她,急切的看她:
    “你信我了吗?信我了吗?”
    “不知道该不该信……”紫薇哽硬咽着。
    “什么叫该不该信?我要怎样才能让你信?”尔康急了,一摔头:“这样吧!我现在就
去找皇上,让他作主,给咱们立刻完婚!”说完就走。
    紫薇急忙拉住他。
    “你不要这样子嘛!我信你,信你,信你!好了吧?”她四面看看:“我真的要走
了!”突然又想起来,问尔康:“你说第二个人是金琐,那是什么意思?”
    尔康长长一叹。
    “算了,今天不跟你说了!你一下子没有办法接受这么多的事!金琐的问题,改天再
谈!”
    紫薇满腹狐疑。
    “金琐跟你说了什么吗?”
    “没有,没有!”尔康连忙回答:“是我的问题,我不能委屈了金琐!”
    紫薇一呆,还来不及说话,几个宫女走了过来。紫薇一惊,就想挣脱尔康,尔康在匆忙
之中,抱住她,吻了她一下。匆匆的说:
    “记住,千言万语,只是一句,你永远是我心中的唯一!”
    紫薇好感动,泪汪汪的看了尔康一眼,挣脱了他,跑走了。
    紫薇赶回了漱芳斋,发现一屋子的宫女太监都在着急。小燕子已经换了旗装,戴好旗
头,正在等她。原来太后赐宴,所有阿哥格格都去了,只差了她们两个。
    “快快快!”金琐一迭连声的喊:“小姐!要换衣服,要梳头,要戴首饰,换旗鞋……
我看,是一定会迟到了!我的天啊!”
    ------------------
  文学殿堂疯马  扫校
    由著名的晓军做再次精心校对

上一页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