还珠格格续集
2

    小燕子和紫薇走进了慈宁宫。
    两人抬头一看,只见太后端坐房中,容嬷嬷,桂嬷嬷在她身后捶着背,太监宫女环侍。
乾隆坐在一旁的椅子里,皇后令妃两边站立相陪。一屋子的人,却安静得鸦雀无声。
    小燕子和紫薇赶紧对着太后和乾隆跪下。
    “紫薇叩见老佛爷,老佛爷吉祥!”紫薇磕下头去,起身,再磕头:“紫薇叩见皇阿
玛!皇后娘娘!令妃娘娘!”
    小燕子赶紧跟着学,依样画葫芦,来了磕头那一套。
    “小燕子叩见老佛爷,老佛爷吉祥!还有皇阿玛,皇后娘娘,令妃娘娘!”
    “抬起头来!让我瞧瞧!”太后说,声音里就有那么一股不怒而威的气势。紫薇和小燕
子怯怯的抬起头来。
    太后的眼光就威严的在两个女孩上梭巡。
    “起来吧!”
    两人起身,必恭必敬的站着,大气都不敢出。
    太后就微笑起来:
    “刚刚我听了你们两个的故事,没有想到,我离开这大半年,宫里这么热闹!看样子,
我错过很多好戏了。”
    紫薇不敢回话,小燕子看到太后面带微笑,就把戒备的心全抛开了,兴奋的说:
    “可不是!奶奶你老人家干嘛跑去吃斋念佛?把尔泰的婚礼都错过了,把西藏土司的比
武也错过了……”
    紫薇慌忙拉拉小燕子的衣服。小燕子突然醒悟,急忙改口:
    “我是说……”声音小了下去:“回老佛爷,您确实错过很多好戏了!”
    乾隆瞪着小燕子,无奈的苦笑了一下,说:
    “皇额娘,这个小燕子就是这样,规矩到现在也没学会,朕觉得她天真烂漫,也就随她
去了。您最好别跟她计较!”
    太后皱皱眉头,看小燕子,问:
    “听说你无父无母,你进宫以前,是怎么过日子的?”
    “我?”小燕子转头看紫薇,悄悄问:“要不要说实话?”
    太后又皱皱眉。
    “我在问话,你不要东张西望!”
    小燕子一惊,慌忙看太后。
    “回……回老佛爷,我有很多方法呀!我卖艺,爬杆,耍大旗……有的时候也耍耍诈。”
    太后根本听不懂:
    “你什么什么?卖什么?爬什么?耍什么?”
    紫薇好着急,又去悄悄的拉小燕子的衣服,小燕子被太后一问,有些心慌,又被紫薇一
拉,更加心慌,又不知道说错了什么,就去看令妃,令妃对她直摇头。小燕子正在怔忡间,
太后声音再度响起:
    “你什么什么?再说一遍!”
    小燕子一急,冲口而出:
    “我不什么什么,没有什么什么!”说到这儿,忽然想起尔康的警告,不能说“什么什
么”,就赶忙声明:“我根本没说‘什么什么’呀!”
    太后睁大眼睛,听得一个头有两个大。
    “啊?什么什么?”
    小燕子更急了,也睁大了眼睛问:
    “什么‘什么什么’?”
    这太后和小燕子,就“什么什么”地闹了个没完没了,一屋子的人都听傻了。乾隆和令
妃交换了一个啼笑皆非的注视。宫女们拼命憋着气,忍住笑。
    紫薇不能不接口了:
    “回老佛爷,小燕子辞不达意,她是说,她会一点拳脚功夫,进宫以前,靠表演拳脚功
夫谋生活,‘爬杆’,‘耍大旗’都是表演的名称。”
    小燕子急忙接口:
    “是是是!等哪一天,奶奶您……不对,老佛爷您……”觉得又不对,摇头,自言自
语:“不对,要加‘回老佛爷’……回老佛爷您要是喜欢……我表演给您看!”
    太后被小燕子弄得糊里糊涂,皱着眉说道:
    “你这‘天真烂漫’,我大概是老了,可有点‘招架不住’!”
    太后一直皱眉头,小燕子紧张得语无伦次了:
    “怎么会呢?我爬杆,耍大旗都是表演,不需要对打,您……不对,老佛爷您……”急
急再改口:“回老佛爷您……您老了也没关系,你只要看,我又不会打到您前面来,不用您
接招,没什么‘招架不招架’的!奶奶您……”想想不对,更紧张,改口:“老佛爷
您……”想想又不对:“回老佛爷您……哎呀!”小燕子老是说错,一急,啪的一声,打了
自己一个巴掌:“我好紧张……说什么错什么……”她瞪着太后,冲口而出:“我可不可以
喊您奶奶呀?这‘老佛爷’三个字实在别扭,我怎么说就怎么不顺!”
    乾隆皱眉摇头。令妃咬着嘴唇干着急。皇后好得意。一屋子太监宫女快憋死了。太后被
搅得头昏脑胀了。
    “你这说的……是什么跟什么呀?”
    紫薇不得不硬着头皮给小燕子解围:
    “老佛爷!小燕子进宫以前,曾经照料过许多无家可归的老人,那儿有些老太太,她都
喊人家‘奶奶’。在她心里,最最亲切的称呼就是‘奶奶’了!她看着您慈眉善目,和蔼可
亲,就忘了您是高高在上的‘太后’了。”
    “是是是!就是!就是!”小燕子又点头,又咽口水:“我想,这‘太后’也是人,跟
‘佛爷’实在有些不像,想那庙里供的‘佛爷’,都是石头雕的,泥巴做的……哪像您这样
有血有肉,会说会笑呢?”
    乾隆赶紧打断小燕子:
    “小燕子,你不要‘别出心裁,独树一帜’了!大家都叫太后作‘老佛爷’,你跟着称
呼就对了!”
    小燕子一听到乾隆说成语,老毛病就来了,困惑的问:
    “什么新菜旧菜,一只两只?”
    乾隆叹气。令妃着急。这次,紫薇也爱莫能助了。
    太后一脸的不可思议,瞪了小燕子半晌。
    “好了,这个还珠格格,我也了解几分了!”就不再看小燕子,看向紫薇:“紫薇,你
是受你母亲遗命,进京来找皇阿玛的?”
    “是!”紫薇小心翼翼的回答。
    “你的母亲要你进京来找皇阿玛,不是太奇怪了吗?她有什么把握,你能进宫?为什么
她生前不自己来,要让你一个姑娘家,孤零零的到北京来?我听得糊里糊涂,你是不是可以
给我解释一下?”太后盯着紫薇。
    紫薇没想到太后第一次见面,就这样直接的,咄咄逼人的提出疑问,一惊。答得有些嗫
嚅,有些胆怯:
    “回老佛爷,紫薇不……不知道。紫薇猜想,我娘,她不敢来,她等待了太久,大概已
经对自己没有信心了。”
    “哦?对自己没有信心,对你倒有信心!这也怪了。”太后沉吟的说。
    紫薇脸色变白了。
    乾隆好着急,忍不住咳了一声,接口说道:
    “唉,皇额娘,那些过去的事,现在也不必追究了!”
    “是呀!恐怕也追究不出什么所以然来了!”太后眼光就直视紫薇,把她从头看到脚:
“长得倒是干干净净的!”转头看乾隆:“听说,已经指婚给尔康了?”
    “是!”乾隆应着。
    “好不容易才认了格格,怎么这第快就指婚了?”太后问。
    皇后好不容易又逮着机会了,接口说道:
    “老佛爷有所不知,这紫薇格格,曾经跟着皇上出巡,一路上和那尔康‘情投意合’,
皇上看他们‘两小无猜’,就成全他们了!”
    太后一听,心里有气。
    “哼!情投意合?两小无猜?”就注视着紫薇,正色说道:“既然进了宫,既然也封了
格格,自己要管着自己,你娘那些毛病,可别跟着学!”
    太后这话一出口,紫薇如同挨了一捧,脸色立刻变了。她睁大眼睛,呼吸急促,感到屈
辱极了。
    小燕子听到太后这样说,又看着紫薇的脸色,心里愤愤不平,就拼命吸气,压抑着自
己。紫薇忍气吞声,声音颤抖的说了一句:
    “紫薇谨遵老佛爷教训。”
    太后脸色一正,严肃的说:
    “你们两个,来自民间,不要把民间那些不三不四的事情,带到这皇宫里面来!生活小
节,行为举止,都要端正,知道吗?”
    “紫薇知道了!”紫薇轻声说。
    小燕子挺立着,更加生气。呼吸好急促,一脸的不平。
    太后没有忽略小燕子的表情,提高了声音问:
    “还珠格格好像有点不服气,是吗?”
    小燕子咬咬嘴唇,低下头去。
    “有什么话,就说!”太后盯着小燕子,命令的喊。
    小燕子紧闭嘴,拼命摇头。
    “要你说话,摇头是什么意思?”太后更加不满了。
    这一下,小燕子再也控制不住自己了,抬起头来,大声的说道:
    “说就说!是您要我说的,不是我自己要说的!我不敢不服气,因为您是太后。我知
道,太后说的话,比圣旨还圣旨,小老百姓只能遵旨。您认为民间都是一些‘不三不四’的
事,我还认为宫里才有好多‘不七不八’的事呢!”
    太后哪里碰到过这样的钉子,顿时大怒,一拍桌子:
    “放肆!跪下!”
    紫薇和小燕子一吓,双双跪倒。小燕子一跪,感到膝上软绵绵的,不禁暗中得意。嘴里
就叽里咕噜的喃喃自语:
    “跪就跪,反正已经武装好了!有‘棉被而来’,不怕!”
    小燕子膝上的“跪得容易”实在太明显了。皇后眼尖,看见了,指着说:
    “老佛爷,这个还珠格格有些奇怪,膝盖上不知怎么了?”
    太后也觉得小燕子行动怪怪的,就回头喊:
    “桂嬷嬷,窜嬷嬷,看看她的膝盖怎么了?”
    “喳!”桂嬷嬷、容嬷嬷大声答着。就上前去拉小燕子的衣服,小燕子哪里肯让两个嬷
嬷碰她,伸手用力一推,桂嬷嬷就摔了出去。“哎哟哎哟”呻吟着。
    容嬷嬷慌忙一退,跪地磕头,夸张的说道:
    “回老佛爷,奴婢不敢去碰还珠格格,她有武功,会把奴婢打得鼻青脸肿!奴婢以前不
知厉害,被她教训过好多次了!”
    太后大惊。
    “什么?”她惊看小燕子:“你敢动手?两个嬷嬷奉我的命令过来,代表的就是我!你
怎敢动手?”
    “如果我不动手,我肯定要吃亏!总不能每次只有挨打的份,没有还手的份!好嘛!你
们不要研究我的膝盖了!给你们看就是了!”小燕子嚷着,就掀起衣服,露出“跪得容
易”,伸手得意的拍拍膝盖:“这个东西叫作‘跪得容易’,是我发明的!在这皇宫里,动
不动就要下跪,如果不把膝盖保护好,每个人都会变成跛子!”
    乾隆、令妃啼笑皆非,急在心里。一屋子宫女太监,又都憋着笑。
    太后看得目瞪口呆。
    乾隆想给小燕子解围,大声说道:
    “小燕子,你书念不好,花招倒不少!以后不许戴这个东西!下跪是一种礼节,谁说可
以保护?你这不是‘阳奉阴违’吗?”
    小燕子好着急,哀声喊道:
    “皇阿玛,您又跟我拽文了!什么‘羊啊鹰啊’?我又不是‘羊’,又不是‘鹰’,虽
然叫作小燕子,可就飞不出皇阿玛的手掌心!这个‘跪得容易’不能省,因为我总是说错
话!下跪的机会太多,每次闯祸的都是‘嘴’,连累的都是‘膝盖’……”
    乾隆忍无可忍,大喝:
    “你还不住口!”
    小燕子一吓,连忙闭紧嘴巴。
    太后气得发晕。
    “容嬷嬷!桂嬷嬷!给我把她那个‘跪得容易’拿下来!拿来给我看看是什么玩意,再
给我好好的教训她!我倒要看看她,还敢不敢动手?”
    “喳!”
    两个嬷嬷一脸得意的,去抓小燕子。小燕子急喊:
    “不许碰我!不许碰我……”
    容嬷嬷一脸诡笑,向小燕子逼近:
    “现在已经由不得你‘许不许’了!”
    小燕子眼看两个嬷嬷阴狠狠的走来,豁出去了,抓住紫薇,跳起身子,往门外冲去,嘴
里大嚷:
    “紫薇!七十二计,跑为第一!好女不吃眼前亏!要不然又要糊里糊涂挨打了!”
    紫薇被她拖得摔倒在地,挣扎着爬开去,拼命摇头:
    “不要这样!小燕子,不行呀!回来呀……”
    小燕子顾不得紫薇了,像箭一般,冲出门外去了。
    太后一脸的惊愕。
    众人全都傻眼了。
    小燕子冲出慈宁宫,就没命的往前飞奔,一面还要回头张望,看看紫薇逃出来没有。这
样跑着跑着,就没看到迎面走来的晴儿。晴儿是刚刚去马车上,把太后的衣服首饰收拾好,
带着几个宫女,抱着衣服,正要进慈宁宫,没料到小燕子直冲而来,两人都闪避不及,撞了
一个满怀,双双跌倒在地。
    “哎哟!这是谁?这么火烧眉毛的?”晴儿喊着。
    小燕子急忙扶起晴儿。一看,是张生面孔,不认识。
    “你是谁?”小燕子问。
    “我是晴儿!”
    小燕子生怕有人追出来,没时间多问,就急急的说:
    “不管你是‘晴儿’还是‘雨儿’,你一定是新来的宫女,我没时间跟你多说!你要小
心……”指指慈宁宫:“那里面有个很难缠的老太太,正在找我麻烦!我逃命要紧!你也最
好逃开,免得被我连累,我这个人别的本事没有,连累别人的本事数第一!你快走!快走!”
    晴儿睁大眼睛,稀奇的看着小燕子。
    正说着,乾隆、皇后、令妃、太后、容嬷嬷、桂嬷嬷和宫女太监们纷纷跑出门来。紫薇
跟在最后面,惊慌失措的看着小燕子。
    乾隆真的怒不可遏了,大吼道:
    “来人呀!给我把还珠格格抓起来!赛威,赛广!”
    就有侍卫大声应着,赛威赛广也应声而出。
    “喳!奴才遵命!”
    赛威、赛广就飞身去抓小燕子。
    小燕子一看情况不对,拔脚就跑。赛威、赛广紧追在后。
    小燕子在假山上面,跳上跳下,到处飞窜。她一边跑着,膝盖上的“跪得容易”就一边
掉落。后面,侍卫成群追着,赛威、赛广跟着跳上跳下,宫女太监全部跑出来看热闹,整个
御花园里,闹得天翻地覆。
    乾隆、皇后、太后等一行人看得目瞪口呆。晴儿也看得津津有味。
    小燕子边跑边喊:
    “皇阿玛!你说过,我可以不守规矩,可以不要‘三跪九叩’,你怎么不守信用?每次
你说话都不算话,我们到底要不要相信你?”
    太后气得发抖:
    “反了!反了!这种野丫头,怎么会变成格格的?”
    皇后胜利的看着太后,说道:
    “老佛爷,这种场面,还是小场面!您离开的这段时间里,更大的场面,时时刻刻在演
出呢!”
    这时,永琪、尔康、金锁……也都惊动了,从漱芳斋奔出来。
    永琪和尔康一看到这种状况,两人全都傻住了。
    “怎么会这样?不是教了半天吗?怎么还会变成这样?”尔康惊问。
    小燕子已经跳到一棵树上,高喊着:
    “皇阿玛!你也不帮我?你也不救我?太后一回来,你怎么就变了一个人?”
    永琪忍不住大叫了:
    “小燕子!你不要胡闹了!赶快下来!”
    赛威、赛广也飞身而上,去抓小燕子。小燕子不愿被抓,又飞身而下。赛威赛广跟着飞
身而下,紧追不舍。小燕子就和两人打了起来。赛威、赛广哪里敢真正和格格交手,有所顾
忌,不能伤到格格,闪避的时候多,还手的时候少。三人在御花园里,就演出了一场闹剧,
忽上忽下,忽追忽打。
    太后见所未见,实在看不下去,对乾隆厉声说道:
    “皇帝!这成何体统?”
    乾隆不能不管了,大喊:
    “赛威!赛广!不要跟她客气了,把她捉过来!”
    永琪生怕小燕子吃亏,急忙喊:
    “皇阿玛!我和尔康去捉她!”
    永琪就和尔康飞窜过去,抓住了小燕子。永琪在小燕子耳边,低声警告:
    “太后面前,连皇阿玛都要忌讳三分,保护不了你,你不要再闹了!”
    小燕子还要挣扎,尔康也低声警告:
    “快过去!不要弄得不能转圜,那就严重了!”
    两人把小燕子拉到乾隆等人面前,三个人全部跪落地。永琪磕头说道:
    “老佛爷!皇阿玛!小燕子来认错请罪了,请开恩!”
    紫薇急忙走过来,也一齐跪下。
    太后看着小燕子和紫薇,不敢相信的说:
    “这样的两个格格,真是匪夷所思,让我大开眼界!”
    紫薇磕下头去,含泪说道:
    “老佛爷!紫薇代小燕子向您认错!请您不要再追究了!小燕子和我,进宫不久,对于
宫里的规矩,难免生疏。不是有意冲撞,请您网开一面,紫薇给您谢恩了!”
    乾隆见紫薇楚楚可怜,心里好生不忍,对太后婉转说道:
    “皇阿玛别生气了!这两个丫头确实该打,但是,看在她们才入宫不久,规矩都还没有
闹清楚,就让她们好好去反省吧!”就低头看紫薇和小燕子,大声说:“你们两个,还不磕
头认错,回去学规矩!”
    紫薇忍着泪,磕下头去。
    “紫薇知错了!紫薇给老佛爷磕头了!”
    尔康和永琪,拼命拉小燕子的衣服,示意她认错。
    小燕子却怒气冲冲的挺直背脊,就是不肯磕头认错。
    太后气坏了,指着小燕子:
    “我不管你这个‘格格’有多少人在撑腰,我今天非处罚你不可!来人呀!给我把‘还
珠格格’拉到慈宁宫,我要亲自管教这个丫头!”
    这一下,永琪、紫薇、尔康全部磕下头去,恳求的喊着:
    “老佛爷请息怒!高抬贵手啊!”
    情况眼看不可收拾,晴儿笑嘻嘻的走了过来,把太后的胳臂一挽,清脆的说:
    “老佛爷!您才回宫,就闹了个人仰马翻!您累不累呀?我看这个还珠格格挺好玩的,
在这假山上面跳上跳下,引得大家看热闹,宫里几时这么好玩过?老佛爷,您就当这是还珠
格格别出心裁,在想法儿迎接您,逗您开心,好好的笑一笑不好吗?难道还真跟她生气不
成?您也知道,只要您老人家一生气,整个皇宫上上下下,就没有一个人能够心安,大家都
会跟着难过,您何必呢?”
    晴儿叽叽喳喳,说得轻松愉快,小燕子和紫薇看着听着,傻了。尔康永琪也看着她,都
有意外的惊喜。
    太后一怔,抬眼看晴儿,脸色立刻柔和起来。
    “哦?晴儿的意思,不要追究了?”太后问。
    “老佛爷,当然不要追究了。”晴儿应着:“瞧,把人家两位格格,吓成这个样子,人
家到底是新来的,对您了解不深,不知道您是为了她们好,还以为您不慈祥呢!您那份慈悲
心,那份菩萨心肠,她们说不定就误会了!那,您不是得不偿失吗?”
    太后看了晴儿一会儿,竟然笑了:
    “算了!算了!晴儿说了一大车话,就是在帮你们两个说情!看在晴儿面子上,我只好
饶了你们了!好了!别跪在这儿了,都去吧!”
    大家好惊讶。没料到一场风波,就这样轻易解决,都呆呆的看着晴儿和太后。
    乾隆赶快见风使帆,故意大声喝道:
    “还不赶快谢恩,回去闭门思过!”
    紫薇、永琪、尔康都连忙磕头,齐声说道:
    “谢老佛爷恩典!谢皇阿玛恩典!”
    只有小燕子,依旧直挺挺的跪着,不肯磕头。
    太后不再看他们,扶着晴儿的手,转身去了。乾隆和众人急忙跟随而去。
    晴儿临行,对尔康投来深深的一个注视。
    尔康怔忡着。太后回眼一看,再看看晴儿,心里若有所悟了。
    小燕子一回到漱芳斋,就纳闷的喊:
    “这个晴儿,到底是个什么来头?小小一个宫女,怎么在太后面前那么吃得开?太奇怪
了!”
    “她不是宫女,她是一个格格!”永琪接口,看了尔康一眼。
    “她也是皇阿玛的女儿吗?”紫薇一惊。
    “她不是,她是愉亲王的女儿!”尔康回答,看着紫薇,解释着:“愉亲王在十年前战
死在沙场,福晋跟着殉情而死。晴儿是愉亲王唯一的孩子,太后看她可怜,就带回宫里,一
直养在身边。”
    “原来如此!搞了半天,她是太后的亲信!”小燕子明白了。
    “不错!不止是亲信,也是亲人,老佛爷几乎离不开她,喜欢她就像皇阿玛喜欢你一
样!没什么道理,就是打心眼里喜欢!”永琪说。
    小燕子一跺脚:
    “算了!皇阿玛哪有喜欢我?太后欺负我们,他也不帮咱们,我气都气死了!你还说他
喜欢我!”一边说,一边气得满屋子转圈子。
    “你不要怪皇阿玛了,他一直在护着我们,如果不是皇阿玛,我们又要挨耳光了!”紫
薇脸色凄然的说。
    “她们对打耳光那么有兴趣啊?”小燕子更气,嚷着:“那个太后也喜欢打人耳光啊?
一个容嬷嬷还不够,又来一个桂嬷嬷,这些嬷嬷有病吗?打了我们的耳光,她们可以长生不
老,是不是?”
    尔康心里梗着一个疑团,着急的问:
    “这到底是怎么回事?怎么好好地去问话,会问得鸡飞狗跳?太后为难你们了吗?什么
打耳光?太后为什么要打你们的耳光?紫薇!”
    紫薇看着尔康,想到太后的话,就气急败坏起来,伸手把他拼命往屋外推去。
    “你走!你走!以后不要来我这个漱芳斋,给别人看到,我百口莫辩!”
    尔康看到紫薇这样,心里更急,挣脱了紫薇,急促的说:
    “跟我说说清楚,不要把我往外推,到底太后说了什么?”说着,就抓着紫薇的手,拼
命对她脸上看去:“她怎么欺负你?”
    “不是教了半天,怎么说话,怎么下跪,怎么磕头……难道都没用?还是都做错了?”
金锁跟着追问。
    “反正说什么,错什么!做什么,也错什么!不说什么,也错什么!不做什么,也错什
么!她们要在鸡蛋里挑骨头,我们就一路错到底!错错错,就对了!”小燕子喊着回答。
    “啊?那要怎么办?”金锁睁大了眼睛。
    “那个太后,听不惯我说的话,也就算了,反正我的八字跟这个皇宫不合。她找紫薇的
麻烦,就太过分了!”
    “她找你什么麻烦?”尔康急问紫薇。
    “不要说了!”紫薇哀求的:“你们两个,离开这个漱芳斋吧!五阿哥,你回你的景阳
宫去!尔康,你也去朝房吧,当心皇上要找人!”
    “皇上知道我会在这儿!我奉命保护这个漱芳斋的安全!”
    “你再‘保护’下去,我就‘不安全’了!你如果为了我好,就不要来吵我,不要一天
到晚来漱芳斋!”紫薇喊。
    尔康深深的凝视她。
    “我明白了,皇后又用你们的操守问题,来刁难你们了?太后跟皇后一个鼻孔出气,是
不是?我就说,这个婚礼一天不办,我们大家都是夜长梦多,五阿哥,我们真的非跟皇上求
情不可,要他赶快选日子,把大事办了!否则,我们两个,都没好日子过!”
    “对对对!我明天就去说!”永琪急忙应着。
    “你们千万不要去说,皇阿玛已经说过了,不舍得我们结婚太早……你们现在跑去说,
太后一定以为我们两个等不及了,急着想嫁人,那,我们更是无地自容了!”紫薇拼命摇头。
    “你们急什么?慢慢去等吧!”小燕子看着永琪,跟着喊:“我现在一肚子气,我看那
个太后很难侍候,和那个皇后一样,跟我有仇!嫁了你要天天看她脸色,我才不要!所以,
我不要嫁你!”
    “你这是什么话?”永琪大惊:“我们好不容易才挣得今天的局面,你已经没有退路
了,注定是我的人了!”
    “那可说不定!”小燕子没好气的说。
    永琪为之气结。金锁着急的看紫薇,追问:
    “小姐,那个太后很厉害吗?她说了什么让你难堪的话吗?”
    紫薇点点头。
    尔康一阵心痛,往前一迈。
    “不行!我不能让你在宫里受委屈,五阿哥不说,我要去说!”
    “你敢说!你说了,我这一辈子都不要理你!”紫薇喊着。
    紫薇语气坚决,尔康一呆。
    “紫薇,你存心要让我担心害怕,是不是?你不想跟我终生相守吗?以前,你的身份不
明不白,我担心得要命,现在,你的身份已经真相大白,我还是担心得要命!求求你,我们
把这种担心的日子结束吧!”
    “皇阿玛对我那么好,我就算有什么委屈,我都愿意咽下去。你那么了解我,就不要让
我内忧外患,难道你都不在乎我的自尊吗?”
    “就是太在乎了,才这样患得患失啊!”尔康转向永琪:“我们两个,怎么这样苦命
啊!眼巴巴等到了指婚,还是这样牵肠挂肚!唉!”
    永琪也忍不住长叹一声:
    “唉!”
    尔康、紫薇、永琪、小燕子他们这两对,并不知道,这次和太后的一场见面,确实撼动
了他们的婚姻基础。
    那晚,太后把乾隆召到慈宁宫,开门见山的说了她的看法:
    “皇帝!这两个丫头,看起来奇奇怪怪,到底什么地方打动了你,让你对她们这么包容
呢?”
    乾隆诚恳而坦白的回答了:
    “关于紫薇,是朕辜负了她的娘,对她有许多歉疚。再加上,那孩子知书达理,温柔娴
静,实在是个非常出色的孩子!至于小燕子,她确实很离谱,说话完全不经过大脑,行为也
很乖张。可是,就因为她直来直往,常常会说出心里最坦白的话,那些话,是朕完全听不到
的!当久了皇帝,听惯了山呼万岁,偶尔听到一两句真心话,会觉得特别珍贵。”
    “我懂了,皇帝有颗宽大的心,是我们大清的福气。可是,这样一个完全不懂规矩、来
历不明的孩子,你把她许给五阿哥,是不是太欠考虑了?”
    乾隆一怔。
    “你到现在还没立太子,这永琪,也大有机会!如果永琪有一天承继大位,这小燕子将
来就是皇后,你看她这样子,能够当皇后吗?大家对她的出身,会不追究吗?她这么没轻没
重,能母仪天下吗?”太后句句话,都切入问题核心。
    乾隆再一怔,脸色暗淡了。
    “立太子的事,言之过早!”
    “就算他不会成为太子,他总是一个亲王吧!这个小燕子,能当王妃吗?”
    乾隆叹了口气。
    “皇额娘说得对!这件事,确实是朕太草率,决定得太鲁莽了!”
    “好在,还没成亲,后悔还来得及!”太后静静的接口。
    乾隆大惊,立刻抗拒起来:
    “这不大好吧!已经指婚了,君无戏言!朕答应皇额娘,一定把小燕子教教好,让她能
够配上永琪!她今天是太紧张了,有点失常!”
    “是吗?我听皇后说,这是她很‘正常’的表现,很‘经常’的戏码!”
    “哼!皇后!”乾隆一怒,拂袖而起。
    “皇帝偏爱令妃,也别忽略了皇后才好!毕竟皇后是皇后!”
    乾隆被堵得一句话都说不出来,敢怒而不敢言。太后严肃的,继续说:
    “这个婚事,我们慢慢再研究!至于紫薇的婚事,也要从长计议!”
    乾隆又是一惊:
    “为什么?”
    “皇帝,你忘了晴儿了?”太后直视着乾隆:“她好歹也是愉亲王留下的根苗,是个名
正言顺的‘格格’!愉亲王全家就留下一个晴儿。她跟在我身边十年,任劳任怨!几年前,
你亲口对我说过,要给晴儿找个好婆家,不是尔康,就是尔泰!现在尔泰已经成了西藏驸
马,就剩下尔康了!”
    乾隆大震,急忙说:
    “晴儿的婚事,还有其他王公子弟,就是要永瑢也可以!”
    “永瑢太小,和晴儿年龄不配!我看不看去,尔康文武双全,才华出众,我就喜欢
他!”太后盯着乾隆:“为了晴儿,我跟你要了尔康这个人!”
    乾隆张口结舌,不知该如何是好了。
    ------------------
  文学殿堂疯马  扫校
    由著名的晓军做再次精心校对

上一页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