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二章

    和乾隆“微服出巡”,实在是小燕子进宫以后最快乐的一件事,也是紫薇进宫以后,最
接近乾隆的一段日子。两个女孩子,忙得不得了,要照顾乾隆,要找机会说出秘密,要和三
个臭皮匠随时商量大计,还要闹闹恋爱,吵吵架。这一路,真是非常热闹。小燕子平均每三
天就要跟人打一架,她每次一出手,永淇就只好出手,生怕她吃亏。永琪一出手,福家两兄
弟就不能不出手,忙着保护这一个格格,一个王子。乾隆虽然也告诫小燕子,不要太冲动,
这样一路打打闹闹,要不引人注目,都不容易。但是,小燕子对乾隆振振有词的说:
    “看到那些坏蛋欺负好人,我怎么可以装作看不见呢?没办法呀!如果老爷你也装成看
不见,那……您就成了……成了……”她压低声音,嘻嘻一笑:“昏君啦!”
    乾隆瞪眼,拿这个小燕子一点办法都没有。
    他们一路打抱不平,走得其慢无比。好在乾隆也只是出门散散心,旅行是真的,出巡是
说得好听,所以也不匆忙。这一路,有个刁钻的小燕子,有个可人的俏紫薇,他真的享受到
从来没有享受到的温馨和幸福。如果不是一件突如其来的大事,结束了这段旅行,他说不定
会东西南北,一路“出巡”下去。
    这天,走到冀州境内。正好赶上当地的庙会。大家早已有了默契,有热闹的地方,不能
放过!所以,一行人就全体来到庙前。
    庙会,永远是最热闹的。有人在卖东西,有人摆地摊,有人卖膏药,有人卖艺。各种小
吃摊于,各种小点心,更是应有尽有。冀州的老百姓大概全城出动,庙里,香火鼎盛,庙
外,人潮涌来。
    小燕子在人群中挤来挤去,兴高采烈的东张西望,永琪紧紧张张的跟在她身边。
    “小燕子,你的腿还有伤,不要再向前挤了!”
    “那一点伤,早就好了!”小燕子满不在乎的说。
    突然一阵锣鼓喧天,人群中,出现一个踩高跷的队伍,有狮于有龙,有观音菩萨,有金
童玉女,还有哼哈二将,有蚌仙,有唐僧取经,后面还跟着“八仙”……几乎把所有民间传
说的人物,都包容在内。最精彩的是,全部踩着高跷,摇摇晃晃而来。
    小燕子一看,兴奋得不得了,喊着:
    “这个好看!大好看了!”就奋力挤上前去。
    “小心!小心!大家不要走散了!”福伦看到人山人海,急忙警告。
    小燕子那里肯听,已经奋不顾身,拼命的挤进人群,要去看高跷队。她东一钻,西一
钻,转眼就淹进人群中,没了影子。永琪不放心,追着小燕子而去。尔康和尔泰,忙着去追
永琪,四个人就一前一后,挤得看不见了。
    福伦和几个武将,护卫着乾隆。紫薇紧紧的跟在乾隆身边。乾隆本来也要去看高跷队,
但是,人潮一波一波的挤着,再加上烟雾氤氲,就觉得很热,拿着扇子退在后面,紫薇用手
里的扇子,拼命帮乾隆扇着风。福伦、纪晓岚等人,被挤得东一个西一个,但是,大家还是
眼光不离乾隆。
    这时,一个卖茶叶蛋的小贩,老夫妻二人,憨憨厚厚的,挑着担子停在乾隆面前。两人
对人潮张望着,挺无奈的样子。老头就对老妻说:
    “那儿人多,咱们两个大概挤不进去了!就在这儿将就将就吧!”
    老太婆一股忠厚样,拼命点头:
    “是啊,这卖茶叶蛋不比卖糕饼,又是火,又是炉于,万一烫着人,就不好了,能做多
少生意,就做多少生意吧!”
    乾隆觉得两夫妻善良勤勉,年纪那么大了,还要作生意。不禁同情,低头问:
    “生意好不好?”
    “凑合凑合,够过日子了!”老头说。
    “老爷子要不要吃个茶叶蛋?”老太婆急忙问:“咱们都用上好的红茶煮的,您闻闻看
香不香?不香不爽口,就不收钱!”
    乾隆笑了,说:
    “好吧给我十个!紫薇丫头,来付钱!”
    “是!”
    紫薇挤上来,掏出钱袋来付钱。乾隆就去拿茶叶蛋。
    突然间,老头跳起发难,一炉子炭火陡然飞起,直扑乾隆面门。热腾腾的茶叶蛋,全部
成了武器,飞打乾隆。紫薇首当其冲,被烫得大叫。老头嘴里大喊:
    “皇帝老儿,纳命来吧!”
    老太婆哗啦一声,突然从腰间抽出一把尖锐的匕首,直扑乾隆,吼着:。
    “我给大乘教死难的信徒报仇!看刀!”
    变生仓卒,小燕子等人远水救不了近火,近处的鄂敏、傅恒、福伦等人大惊。
    “有剌客!有剌客!保护老爷要紧……”,福伦大喊,声如洪钟。
    乾隆已经挥着折扇,来不及的打着那些炭火和热腾腾的茶叶蛋,一抬头,陡见利刃飞刺
而下。乾隆本不至于招架不住,但是,前前后后全是人墙,施展不开。眼见利刃直逼胸前,
自己竟退无可退,闪无可闪。就在这千钧一发的时候,紫薇奋不顾身,用身子直撞乾隆,挺
身去挡那把刀。
    只见利刃“噗”的一声,插进紫薇胸前。鲜血立刻出来。
    乾隆大震,什么都顾不得了,伸手捞起紫薇,嘴里发出一声大吼,把周围的人,撞得跌
的跌,倒的倒,他抱着紫薇,飞窜出去。
    同时,鄂敏、傅恒、福伦都大喊着飞扑过来救人。和那老头老大婆大打出手。
    远处,小燕子、永琪、尔康、尔泰听到这边的喊叫,知道出事了,也顾不得伤人不伤
人,一路吼叫着扑奔过来,飞的飞,窜的窜,跳的跳……
    谁知,高跷队伍全部发难,高跷成了武器,和永琪等人展开恶斗。一群人竟然都是武功
高手,大家打得天昏地暗。
    群众喊着叫着,摔着跌着,四散奔逃,场面混乱。
    傅恒、鄂敏和老头应战,福伦就保护着乾隆且战且退。乾隆一直抱着紫薇,不曾放手。
利刃也一直插在紫薇胸前。
    尔康等人,和那个高跷队杀得难解难分。始终没办法杀到乾隆身边,大家急死了,只得
拼命死战。
    傅恒、鄂敏已将老头和老太婆打倒在地。可是,“蚌壳精”和“舞龙舞狮”又都砍杀过
来,傅恒见乾隆抱着紫薇不放,显然无法自保,急忙大喊:
    “鄂敏!去保护皇上!这儿交给我!”
    “是!”
    鄂敏抽身,和福伦保护着乾隆,终于退到了安全地带。纪晓岚也奔了过来。
    乾隆低头,看着怀中面孔雪白,血一直淌下的紫蔽。哑声大叫:
    “胡太医!胡太医!胡大医……胡太医在哪儿?”
    “忙乱之中冲散了,皇上别急,我去找!”鄂敏说。
    “鄂敏,你别去!在这儿保护皇上!”傅恒急喊。
    乾隆大急,看着紫薇,心如刀绞,大喊:
    “去找胡太医!这儿已经安全了,保护什么?赶快去找胡太医!”
    纪晓岚急忙应着:
    “我去找!我去找子
    纪晓岚冲进人群,到处找胡大医。
    尔康耳听四面,眼观八方,看到纪晓岚在人群中,疯狂的喊着“胡太医”,知道有人受
伤。他大吼一声,连连撂倒了好几人。飞过人群,抓住了正在盲目奔窜的胡太医。后面“何
仙姑”追杀过来,一刀砍伤了尔康的手臂。尔康负伤,却不肯放掉胡太医,急促中,嘴里大
吼,脚下连环踢,踢倒“何仙姑”,尔泰赶来,一刀刺下。
    “皇上已经退到树下,紫薇身受重伤,你赶快去!这儿有我!”尔泰急喊。
    尔康一听,紫薇身受重伤,脑中轰的一响,抓着胡太医,一路杀出去。
    树下,乾隆仍然抱着紫薇,不曾松手。他低头,看到紫薇的脸色越来越白,血一直滴到
地下,不禁心慌意乱。他喊着紫薇:
    “紫薇!紫薇丫头!看着我,别晕过去,保持清醒!跟我说说话!听到没有!”
    紫薇看着乾隆,好痛,吸着气,觉得每次呼吸,血就跟着流出去。她以为自己要死了。
好多话,还没说明白,怎么办?
    “皇上,我是不是快死了?”她挣扎着问。
    乾隆大震:
    “什么死不死?受这么一点小伤,怎么会死子抬头又一阵大喊:“胡太医!找到胡太医
没有?”
    紫薇心里好急,颤声的说。
    “皇上,如果我死了,可不可以请求你一件事?”
    “什么?”乾隆心痛,着急,心不在焉,到处找太医。
    “请你饶小燕子不死!”紫薇轻声说,恳求的。
    “不要再死不死的了,谁都不会死!”乾隆生气的喊。
    紫薇好痛,呻吟着:
    “我们不是安心的……请饶小燕子一命!”她再说。
    乾隆根本听不懂,以为紫薇已经失去意识了,急得不得了,大声说:
    “紫薇,你撑着一点,太医马上来了!”
    这时,尔康浑身浴血,手臂带伤,提着太医,几乎是脚不沾尘的飞窜而至。
    “太医来!太医来了!”他喊着,一眼看到乾隆臂弯里的紫薇,看到那把深深插在她胸
前的利刃,和那点点滴滴往下淌的鲜血……他眼前一黑,几乎要晕过去,脱口就喊:“老天
啊!”
    胡太医惊魂未定,喘息的站在那儿。
    “请皇上把紫薇放下地,让臣诊治!”
    鄂敏已将身上外衣脱下,铺在地上。
    乾隆这才将紫薇放在地上。太医急忙上前把脉,察看伤口。
    另一边,战事已经告一段落。高跷队东倒西歪,全部躺下。冀州的守备丁大人已经得到
消息,率领了大批官兵赶到,捕捉刺客。
    小燕子这时才能脱身,听到是紫薇受伤,吓得面无人色。连滚带爬的扑奔乾隆这儿,一
看到地上的紫戳,魂飞魄散。
    “紫薇,怎么会这样?你中了一刀……天啊!”她爬过去,抱往紫薇的头,泪珠就落在
紫薇面颊上了:
    “我答应过金琐,不让你少一根头发,现在,你居然中了一刀,我要怎么办啊……”
    紫薇看到小燕子,好多叮嘱,简直不知道要先讲那一样好。
    “金琐,要照顾金琐……”她虚弱的说。
    小燕子更是泪如雨下。
    “你说什么,不会有事的!你勇敢一点,不会有事的……”她哭着喊。
    众人此时已恶战完毕,纷纷聚拢。
    “报告皇上,丁大人已经带兵赶到,所有乱党全都抓了起来!都是大乘教的余孽,从
‘抛绣球”那天就盯上我们了,现在,已经押去审问了!”傅恒禀告。
    就有丁一大人带着一队官兵,急跪于地。
    “卑职丁承先叩见皇上,不知皇上驾临。护驾来迟,罪该万死!”
    官兵全部跪落地。齐声大喊:
    “皇上万岁万万岁!”
    乾隆烦躁的挥手,心急如焚的说:
    “都不要吵,现在什么事都别说!先把紫薇治好要紧!胡太医,紫薇怎样子
    “赶快找一个干净地方,臣要把匕首拔出来!”胡大医紧张的说。
    乾隆就对丁大人喊:
    “听到没有?最近的地方在哪儿子
    丁大人磕头说:
    “皇上不嫌弃,就到奴才家里吧!”
    乾隆一俯身,就从地上抱起紫薇,急促的说:
    “还耽搁什么?走呀!”
    说着,乾隆就迈开大步,大家赶紧急步跟随。
    丁府一阵忙忙乱乱。
    紫薇躺上了床,胡大医不敢立刻拔刀,生怕刀子一拔,紫薇也就去了。看乾隆这种神
情,万一紫薇不保,恐怕他这个太医也不保了。先要丫头们准备热水,准备参汤,准备绷
带,准备止血金创药……他忙忙碌碌,在卧室内内外外跑。
    乾隆在门口拦住了他。
    “胡太医,你跟我说实话,拔刀有没有危险?”
    “回皇上,紫薇姑娘的伤,并没有靠近心脏,可是,流血大多,伤到血管,是显而易见
的!刀子拔出时,只怕她一口气提不上来,确实有危险!臣已经拿了参片,让她含着,但
是……”
    乾隆明白了,咬牙说道。
    “朕跟你进去!看着你拔刀!”
    两人大步来到床前。
    紫薇躺在床上,脸色惨白,匕首仍然插在胸前。太医已将伤口附近的衣服剪开,丫头们
用帕子压着伤口周围。
    大医推开丫头,按住伤口,准备拔刀。
    小燕子、乾隆、尔康、尔泰、永琪、福伦全部围在床前,紧张的看着太医。
    “我需要一个人帮忙,抱住她的头,压住她的上身,免得拔刀时身子会动!”
    尔康往前一冲,忘形的说:
    “我来!”说完,才发现手臂上有伤,根本动作不便。
    乾隆已经一步上前。坚定的说:
    “朕来!”就上前,紧紧的,稳定的抱着紫薇的头,低头对紫薇说:“朕在这儿稳着
你,朕既然贵为天子,一定能够给你力量!你也要为朕争一口气,知道吗?”
    紫薇虚弱的点头。心里明白,自己的生命,恐怕会随着拔刀而消失。眼睛不禁看众人,
好多的不舍,好多的话要说。
    胡太医很不安:
    “皇上!臣拔出匕首时,只怕血会溅出来!是不是让别人……”
    “你不要顾虑了,赶快救人要紧!”就看众人:“你们退下吧!小燕子,你也出去!”
    小燕子立刻哀声喊:
    “我不走,我守着她!我绝对绝对不离开她!”
    尔康两眼,死死的看着紫薇,整个魂魄,都悬在紫薇身上,那里能够离开。永琪看大家
这个状况,就急促的说:
    “皇阿玛,如果没有不方便就让我们看着这把刀拔出来。毕竟,这些日子以来,我们跟
紫薇已经像一家人了!没看到她平安,大家都走不开!而且,我们可以给她打气呀!”
    乾隆自己已经方寸大乱,顾不得大家了。就默然不语。
    太医就握住刀柄,看着紫薇说:
    “紫薇,我要拔刀了!拔出来的时候会很痛,但是,没办法,非拔不可!”
    紫薇点了点头,抬眼看乾隆。
    “等一下!”她的眼光,深深切切,里面藏着千言万语,盯着乾隆。
    乾隆在这样的眼光下,觉得心都碎了。他振作了一下,用有力的语气说:
    “紫薇丫头,只是痛一下,你不会有事,朕不许你有事!不要怕,知道吗?”
    “皇上……皇上……我要请求一件事!”紫薇衰弱的说。
    “是!你快说!这刀子要马上拔,不能再耽搁了!”乾隆着急。
    “皇上……请答应我,将来,无论小燕子做错什么,您饶她不死!”
    小燕子一听,泪水就疯狂滚落。
    “好,朕饶她不死!你安心了吧子乾隆匆匆回答。
    尔泰和永琪交换了一个注视,这句话终于听到了,却在这种情况底下,人人震动而心碎
了。
    紫薇放心了,一笑,眼光就停在尔康脸上。
    “尔康,我也求你一件事!”
    尔康震动的盯着紫薇,哑声的:
    “你说!”
    “万一我有个什久请你收了金琐!我把她的终身托付给你了!,,
    尔康心中,一阵绞痛,此时此刻,她关心的是小燕子,是金琐!他咬了咬牙,忍着泪不
敢再耽误时间,有力的答道:
    “是!”
    紫薇就对太医沉着的说:
    “请拔刀!”
    大家连大气都不敢出,摒住呼吸,定定的看着那把刀。
    小燕子泪水不停的掉,用手蒙住嘴。
    尔康咬紧牙关,好像是自己在拔刀,脸色和紫薇一样苍白。
    太医握住刀柄,用力一拔。
    鲜血立刻飞溅而出。紫薇一挺身,痛喊出声:
    “啊……”
    乾隆将紫薇的头,紧紧一抱,血溅了一身。
    紫薇昏厥了过去。乾隆急喊:
    “紫薇!紫薇!紫薇……”
    “她死了……她死了……”
    “崩咚”一声,小燕子晕倒在地。
    紫薇悠悠醒转的时候,夜已经很深了。她闪动着睫毛,微微的睁开眼睛,只见室内灯火
荧荧。她的眼光,从灯光上移开,看到了太医和小燕子……然后蓦然发现乾隆正一眨也不眨
的看着她。紫薇一个震动,清醒了,惊喊:
    “皇上!”
    小燕子立刻扑了过去。惊喜的喊:
    “她醒了!她醒了!”
    乾隆给了紫薇一个难以察觉的微笑,转头急喊:
    “胡太医!”
    “臣在!臣马上诊视!”
    胡太医急忙上前,看了看紫薇的眼睛,又握起紫薇的手来把脉。半晌,胡太医放下紫薇
的手,松了一大口气,回头看乾隆:
    “皇上,紫薇姑娘脉象平稳,已经没有大碍了!真是皇上的洪福,苍天的庇佑!现在,
只要好好调理,休养一段时间,就可以恢复健康了!”
    乾隆那颗提着的心,这才回归原位,就低头去看紫薇。
    “紫薇!觉得怎样?醒了吗?真的醒了吗?认识朕吗?”
    “皇上,我……让您担心了!”紫薇衰弱的说。
    乾隆紧紧的盯着她:
    “是,你让朕担心了,担心极了,担心得不得了!现在怎样,坦白告诉朕!”
    “好痛!”紫薇诚实的说。
    胡太医急忙说:
    “我这就去熬药,吃了,可以安神止痛!”
    “有那种药,还不快去熬!”乾隆对太医喊。
    “喳!”太医急急退出门去。
    小燕子对着紫薇,左看右看。越看越欢喜。她握起紫薇的手,终于有真实感了。突然放
声大叫:
    “哇!你活了!”低头看紫薇,乐不可支:“恭喜恭喜!你没有死!你知道是怎么回事
吗?你已经到阎王那儿去报到,可是,阎王老爷看到你,非常生气,跟那些抓你的小鬼大发
脾气,说:‘这个姑娘时辰没到,还有一百年阳寿,你们抓错了人,赶快送她回去!’所
以,你就活过来了!度过这一关,你还有一百年好活!…
    紫薇看着小燕子,笑了。
    “一百年,那不是变成老妖怪了!”
    “反正有我这个‘千岁千千岁’陪着你!你怕什么?咱们上面,还有万岁万万岁,
呢!”
    乾隆就俯身看着紫薇,眼中,盛满了温柔。紫薇接触到乾隆的眼光,不安的动着身子:
    “皇上!您还不赶快去休息,我那一百年阳寿,准会被您打折了!”一动,伤口好痛,
不禁咬牙吸气。
    乾隆急忙按着她的身子:
    “别动!那么大一个伤口,你还要动来动去,血好不容易才止住了!千万不要动!”就
深深的看着紫蔽,说不出有多么怜惜。“还记得整个发生的事吗?”
    紫薇点点头。难过的说:
    “怎么会有刺客呢?一个好皇上,千载难逢,他们还要行刺,我真……想不通!”又关
心的问:“还有人受伤吗子
    “只有尔康,受了一点轻伤,其他人都还好!”
    “尔康!”紫薇惊呼。
    “操心你自己好不好?不要管别人了!和你的伤比起来,那些伤都不算什么了!”乾隆
忍不注用帕子拭去紫薇的汗。“这一一会儿,疼得好些吗子
    “好多了!拔刀的时候,我真的以为活不成了!”
    “傻丫头!有我镇在那儿呢!朕心里一直有个强烈的声音在说,你不会死!绝对绝对不
会死!”
    紫薇感动极了,吸了吸鼻子,请求的说:
    “我现在没事了,请皇上去休息!”
    乾隆继续看着紫薇,看!”好久好久。
    “好!朕去休息,让你也能休息,不过,在朕去休息以前,有几句话要跟你说!”
    紫薇又点点头。
    “你今大用你的身子,为朕挡那把刀,你带给朕震撼、不是一点点,而是惊涛骇浪。你
受伤之后到现在,朕一直看着你,不明白如此柔弱的你,怎么会有这种勇气?你,真的让朕
困惑了,感动了!”
    紫薇眼中充泪了。
    “皇上,你不用困惑,那不是“勇气’,只是一种本能!”
    “本能?多么珍贵的‘本能’!朕会永远珍惜着你这份‘本能’!”
    紫薇很想说什么,奈何伤口痛楚,欲说无力。
    乾隆见她欲言又止,体贴的接口:
    “现在,夜已经深了,朕还要去追查那些刺客的来历,不陪你了!有什么话,慢慢再告
诉朕,来日方长,知道吗子
    紫薇再点点头。乾隆就起身,看着小燕子:
    “小燕子,你好好的侍候着紫薇,需要什么,马上说!太医的药熬好了,要看着她吃下
去!”
    “我知道!”
    乾隆再看了紫薇一眼,转身去了。小燕子送到房门口。
    “去陪着紫薇,别送朕了!”
    “是!”
    乾隆离去了,小燕子就回到床边,对紫薇崇拜的说:“紫薇!你好了不起,胸口插了一
把刀,你还记得要皇阿玛饶我死罪!我的脑袋,是不是不会搬家了!”
    “我想,不会搬家了!”
    “那…我们还等什么?我们都说出来算了!”小燕子兴奋的说。
    “无论如何,要先回宫才能说!”
    “无论如何,要等你身体好了才能说!万一皇阿玛大发脾气,你才有力气帮我!”
    紫薇虚弱的笑,同意了。
    这晚房门一开,尔康闪身入内。他关上房门,就直冲到床前。
    紫薇一见到尔康,就紧张的惊呼着:
    “你的手臂怎样了?给我看!”
    尔康心痛已极的说:
    “不要管我的手臂了!”就用没有受伤的手,抓住紫薇的手,急促的说:“嘘!你别说
话,也不要动!我知道你很衰弱,没力气跟我多说话,你什么话都别说!听我说就好了!我
看着太医离开,问过你的情形,我也看到皇上离开,知道你不会有事了!我不再说让你泄
气,或者让你担心的话,我只要告诉你,我爱你爱得好心痛,爱得快发疯了!请你为我快快
好起来!”
    紫薇含泪点头。
    “你已经赢得皇上的爱,赢得每一个人的尊敬,你这么勇敢,这么不平凡!我想到这样
完美的一个你,居然心中有我,就觉得好骄傲!我想,我不用告诉你,你的受伤,带给我多
大的痛楚,因为你那么了解我,你会体会的!现在,皇上和太医,时时刻刻都在你身边,我
反而只能远远的看着你,我能说的,听得见,我不能说的,相信你也听得见!”
    紫薇拼命点头。
    “你好伟大,你好能干!现在,我们等于已经拿到特赦令了,等到我你回宫以后,等你
的身子完全康复了,我们再找一个机会,去跟皇上说明一切,现在我不要你操心,不要你烦
恼,我一定配合你!不会冲动。我信任你,爱你!”
    尔康说完,就在紫薇额上,印下一个重重的吻。站起身来说道。
    “太医马上要给你送药来,我不能停留了!答应我,好好吃药,好好休息!”
    紫薇含泪看尔康,握着尔康的手,用力的紧握了一下。
    “你的手臂……”
    “我知道!”尔康急忙回答:“我也会为你保护我,你放心,只是一点点皮肉伤!”他
依依不舍的放开紫薇。“我走了!明天再来看你!”
    紫薇再点头。
    尔康很快的闪身出去了。
    小燕子眨动眼睑,对紫薇说:
    “我好感动!我好嫉妒””你怎么能让这么多的人都喜欢你呢?”
    紫薇一笑。
    “你还不是一样吗?”
    “‘噗哧噗哧’啊!”
    紫薇怔了怔,听不懂。
    “就是‘彼此彼此’啊!我才学会的句子!”
    紫薇虽然很痛,却忍不住笑了。
    紫薇的受伤,带给乾隆的震撼,真的不是一点点,而是强烈巨大的。他身为皇上,早已
习惯了前呼后拥,被人千方百计保护着的日子。从小到大,侍卫、随从为他受伤的也有好
多,他的感觉都只是“理所当然”而已,那些人是训练了来保护他的。可是,紫薇却用血肉
之躯,来为他挡刀,他就不能不震动。感动到“忘我”的地步了。一连好几天,他陷在这种
感动中,眼中,都是紫薇,心中,也都是紫蔽。
    几个大臣,也看出皇上的心事了。福伦是知情的人,看在眼里,急在心里。纪晓岚在毫
不知情下,却成了乾隆的知己。君臣之间,对紫薇有着最坦率的谈话。
    “这个紫薇,真的让朕困惑极了,震动极了!”乾隆说。
    纪晓岚察言观色,就诚挚的接口:
    “紫薇姑娘,是个冰雪聪明、才气纵横的女子。这一路上,臣看着她在生活小事中,流
露出来的智慧,已经觉得非常惊奇。作诗、写字、下棋,她什么都会,书籍的涉猎,又那么
广博,真是难得!而这次面对剌客,表现出来的勇气,才更力口让人佩服!”
    乾隆被纪晓岚说进心坎里:
    “是啊!朕这些天,一直在回忆被刺那个刹那,就想不明白是什么力量,让她去挡那把
刀!她没有武功,手无缚鸡之力,只是一个弱女子。当她用身子去挡刀的时候;她根本没有
时间思想!她说,那是‘本能’!是的,朕千思万想,那确实出于‘本能’,她的‘本
能’,让她毫不犹豫的代朕去死!朕只要想到这一点,就觉得惊心动魄了!”
    纪晓岚了解的看着乾隆,觉得已经‘读’出了他的心意。
    “这佯的女子,可遇而不可求!是皇上的洪福,才会遇到。这次皇上化险为夷,论功行
赏,紫薇姑娘,也要排个首功!无论如何,应该给她一点封赐!臣以为,皇上回宫以后,不
妨再作安排!”
    乾隆迷惑起来:
    “朕也这么想。可是””这个紫薇,实在有些奇怪!朕从来没有对于一个女子,像对她
这样!在朕内心深处,总觉得对她有种感情,甚至超越了男女之情。朕会去在乎她的看法,
她的感觉,几乎‘尊重’着她的一些思想,不愿意用‘皇上’的身份去勉强了她。朕也对她
充满好奇,很想去透视她,研究她!哦!真有些说不明白!”
    “臣以为,最美丽的女人,是一本吸引你一直看下去,却永远读不完的书!”
    “哦!”乾隆对这个说法,非常感兴趣。“你这个说法,很有意思!是!紫薇就是这样
一本书!有时,朕很想翻到最后一页,去看看结尾,又生怕这样,把中间最精彩的部分跳掉
了,于是,就压抑着自己,不要操之过急!还是一页一页的看吧!她有些地方,像一个
谜!”
    是的,紫薇是一个谜,有些神秘。乾隆在震撼之余,根本没有去推敲谜底。
    紫薇在丁府,休养了半个月,所幸年轻,复元得很快。半个月以后,已经活动如常了。
乾隆自从碰到刺客事件,就对“微服出巡”败了兴致,很想回宫了。只是紫薇身子没好,他
生怕她禁不起舟车劳累,一直按捺着不动身。
    这天,小燕子和两个丫头,扶着紫薇坐进亭子。
    尔康、尔泰、永琪都围了过来。
    “紫薇,怎么下床了?太医说可以出来吗?吹风不要紧吗?”
    紫薇站起身来,跳了跳,转了一圈,表示自己已经好了。
    “我好得不得了,你看,跑跑跳跳,都没关系!就是皇上太关心,太医才说多休息几天
比较好,其实,我没事了,你们不要再把我当病人了!我拖累得大队人马,都不能行动,已
经好抱歉了!”
    “好好好!我们相信你,你不要跳!不要转圈子了,当心头晕!”尔康急忙说。
    亭子外面,丁府的几个女孩子,正在踢毽子。毽子一上一下,煞是好看。孩子们一面
踢,一面数着数:
    “五、六、七、八”
    毽子飞得太高,眼看接不到了,小燕子技痒,一个飞身而出,接着毽子,继续踢下去,
一面踢,一面对孩子们喊着:
    “我教你们怎么踢毽子!这踢毽子有各种各样的花样……”就表演起来:“前踢,后
踢,转身踢,连环踢,高踢,翻个跟斗踢,这个踢法叫‘鲤鱼跃龙门’,这个踢法叫“老鹰
抓小鸡’……”
    小燕子表演得十分精彩,孩子们看得目瞪口呆。个个的脑袋,都跟着那个毽子忽上忽
下。
    紫薇和尔康、尔泰、永琪、丫头等人都笑吟吟的看着。尔康看看小燕子,看看紫薇,因
紫薇的恢复健康而欣喜着。小燕子继续喊:
    “这样反脚从后面一个高踢,叫作‘一飞冲天’
    毽子被这个“一飞冲天”,真的飞上了天,然后,竟然落到屋顶上去了。
    众孩子全体“哇”的大叫:
    “毽子!毽子!我们的毽子!怎么办?我们要毽子……”
    “要毽子?那有什么难?拿给你们就是了!不要吵,不要吵……”
    小燕子一面说着,一面施展轻功,飞身而起,永滇大喊:
    “小燕子!你不要去拿了,我帮你去拿……”
    永琪话没说完,惊见小燕子这次的表演居然成功,已经上了屋顶。
    “她上去了!居然上去了!”尔泰不相信的喊。
    所有的小孩全体仰头往上看,佩服极了,大喊:
    “还珠格格好伟大啊!好伟大啊!可以飞上屋顶耶!”就鼓起掌来,大叫:“还珠格格
好伟大!还珠格格了不起!”
    小燕子上了房,好生得意,听到掌声吆喝,更加得意。但是,毽子在屋顶另一角,小燕
子就一面走向那个毯子,一面对下面众人喊:
    “谁都不要卜来帮忙,我马上拿下来了!”
    小燕子就在屋顶上迈步,摇摇晃晃的去拿毽子。
    众人看得提心吊胆。
    就在此时,乾隆带着纪晓岚、傅恒、福伦、鄂敏等人来到。
    乾隆见大家都仰头看屋顶,跟着抬头一看,大惊。大喊:
    “小燕子!你怎么跑到人家屋顶上去了?这成何体统?赶快下来!”
    小燕子被乾隆一吼,吓了一跳,一面回头看,一面伸手捞键子,这样一分心,脚下一
滑,就尖叫着,整个人滚下屋顶。
    孩子们惊呼起来。
    永琪早就蓄势待发,此时飞窜过去,伸手一接,小燕子落在永琪怀里。手里牢牢的握着
那个毽子。
    乾隆眉头一皱,本来就觉得小燕子和永琪之间,有些怪异,现在的感觉更强了。
    “小燕子!你实在有点过分!那有一个格格,像你这样淘气!现在,我们是在丁家作
客,你好歹也要收敛一点!怎么上了人家的屋顶!像样吗子乾隆骂着。
    小燕子从永琪怀中跳了起来,对乾隆鼓着腮帮子:
    “只是帮孩子们去捡毽子嘛!毽子飞到屋顶上去了,不上去怎么拿呢?本来拿得好好
的,难得我的轻功这么灵,一跳就上了房,人家孩子们给我又鼓掌又呛喝的,我正在得意
呢!皇阿玛一来就吼我,害我从上面摔下来!这一摔,得意也摔掉了,光彩也摔掉了,弄得
我一鼻子灰!我是因为紫薇好了,心情好,才稍微放松一下,跟孩子们玩玩嘛!皇阿玛干嘛
那么凶子
    乾隆啼笑皆非,睁大眼睛:
    “哈,朕才说了一句,你倒有这么多句!看样子,还是朕怪你怪错了?”
    小燕子叹口气:
    “老爷还没回宫,你又把‘体统’搬出来了!我最怕的,就是皇阿玛那句‘成何体
统’!”
    乾隆瞪着小燕子,很想凶她,却又凶不起来。此时,紫薇走过来,笑着说:
    “皇上,格格只是高兴,您就让她高兴一下吧!”
    乾隆凝视紫薇,声音不知不觉的柔和了。
    “好!看紫薇丫头的面子,不怪你了!”
    小燕子一屈膝,笑开了。
    “谢皇阿玛不怪之恩!”
    小燕子得意,把毽子一丢,飞身一踢,毽子落到孩子中。孩子接着毽子,笑着跑走了。
    乾隆摇头,唇边却堆满了笑,众人察言观色,也都笑了。
    这时,丁大人带着两个官兵,急步而来。甩袖一跪:
    “启享皇上,北京有急奏!”
    “拿来!”乾隆神色一凛。
    官兵跪倒,双手高举,呈上奏章。
    福伦等人,脸色全体一变,紧张的看着乾隆。乾隆看完奏章,惊喜的抬头:
    “福伦,你们猜发生了什么事?”
    福伦看乾隆脸色:
    “臣猜不着!想必是件好事!”
    “哈哈!是件好事!西藏土司巴勒奔带着她的小公主塞娅,订于下月初来北京朝拜!西
藏这样示好,真是大清朝的光彩呀!”
    大家全体惊喜起来。尔康算了算日子,惊喊:
    “下月初?那么,我们要快马加鞭,赶回北京了!”
    乾隆接口:
    “是!我们要快马力口鞭,赶回北京了!”
    -----------------------
  书路 扫描校对

上一页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