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八章


    就在小燕子被乾隆叫去问功课的时候,宫里的太监头儿高公公,带着一群很有气势的太
监们,昂首阔步的来到漱芳斋。
    “皇后娘娘懿旨,宣紫薇去坤宁宫问话!”高公公大声说。紫薇大惊,跳起身子。
    “皇后娘娘?”
    “是!快走!”
    “金琐、明月、彩霞全部围了过来,慌成一团。金琐急忙应着:
    “格格此刻不在,交待大家不得离开漱芳斋,等格格回来。立刻就去!”
    “是是是!咱们奉命,谁都不许走!”彩霞也跟着说。
    高公公面无表情。
    “皇后娘娘的懿旨,是马上就去!谁敢延误,以'抗旨’论!”
    高公公身后,一排太监往前跨了一步。
    紫薇看看这个气势,知道逃不过了,挺身而出。
    “好!我跟你们去!”“我也一起去!”金琐急忙嚷。
    “皇后娘娘只叫传紫薇,别人不用去!走吧!不要让娘娘等!”
    紫薇给了金琐一个眼光,便被一群太监,押犯人似的押走了。
    金琐脸色惨白,回头看明月、彩霞,大喊:
    “决去找格格!快去找五阿哥!快去找福少爷啊!”
    紫薇怀着一颗忐忑的心,跟着高公公走进坤宁宫。高公公一语不发,埋着头走。紫薇身
后,一群太监紧紧跟随。拐弯抹角的走了好大一段路,穿过回廊,穿过后花园,来到一个光
线暗暗的房门口。赛威赛广在门口走来走去,气氛十分诡异。紫薇还没看清楚,忽然觉得有
人在身后将她一推,她就跌进一间密室里,房门立刻关上。
    紫薇抬头一看,皇后正端坐桌前,容嬷嬷和三个老嬷嬷侍立在侧,室内光线幽暗,气氛
阴沉。
    紫薇一见皇后,立刻跪落地,磕头说:
    “奴婢紫薇叩见皇后娘娘!”
    皇后起身,走到紫薇身前、冷冰冰的说:
    “抬起头来!”
    紫薇被动的抬起头来,胆怯的看着皇后。
    “哼!听说你会唱歌,会下棋?还会写字?是不是”“回皇后,只是皮毛而已!”
    “你的‘皮毛’,已经会勾引人了,你的‘骨肉’岂不是会把人给吞了?”皇后的声音
抬高了。
    紫薇大惊,震动极了,忍不住就喊了出来。
    “皇后娘娘!”
    皇后一拍桌子,厉声问:
    “你给我老实招出来,你混进宫来;为了什么?
    是令妃娘娘训练你的吗,是福伦家养着你的吗?你学了多少东西,让你来勾引皇上?
说!”
    紫薇惊得目瞪口呆,脸上的血色,全体消失。天啊,这是怎样的误会,但是,自己的来
龙去脉,怎么说得清楚呢?她便以头触地,诚挚的喊:
    “皇后娘娘,请不要误会,奴婢和令妃娘娘,几乎不认得!奴婢所学,都是奴婢的娘教
的,与福大人家里,一点关系都没有!我也绝对绝对没有勾引皇上,我可以指天誓日,那是
天理不容的呀!”
    皇后绕着紫薇走,上上下下打量紫薇,怒喊:
    “长的就是一股狐媚样子,做的都是下流事情,还在这儿狡辩!容嬷嬷、李嬷嬷,给我
教训她!”
    容媛媛就带着三个嬷嬷一起上来,容嬷嬷对着紫薇肚子一踢,其他几个嬷嬷就将紫薇按
倒在地,紫薇魂飞魄散,大叫起来:
    “皇后娘娘!您冤枉我了!您真的冤枉我了!我跟您发誓,我绝对不是任何人,为了皇
上安排的女人,我不是不是呀……对皇上而言,我根本是个‘零’,是个‘不存在’
呀……”
    “你这个零,如果再不说实话,我就让你变成真的‘零’!真的‘不存在’!”皇后咬
牙切齿。
    地上,放着一块红布,布上,放着无数的金针。
    容嬷嬷就拿起一根金针,猛的插进紫薇的胳臂。
    其他嬷嬷,纷纷拿起金针,对着紫薇浑身上下,狠狠刺下去。刺完便收针,随刺随收。
紫薇顿时陷入一片针海里,那细细的针,那么有经验的、专门拣身上最敏感的地方下针,似
乎每一针都刺进了五脏六腑,痛得她天昏地暗。
    “哎哟……娘娘!请不要!请不要……”紫薇喊着,泪落如雨,“我真的没有啊……我
对皇上,只有孺慕之思啊……天啊!老天知道,苍天救我……哎哟!”
    “你叫天吧!你叫地吧!皇宫这地方,就是叫天不应,叫地不灵的地方!谁教你千方百
计的混进来!
    ‘孺慕之思’!你居然敢用这四个字?你有什么资格用这四个字?会两句成语,就这佯
乱用!容嬷嬷!让她抬起头来!”
    容嬷嬷便把紫薇的头发,死命的往后一扯。紫薇的头发散开,钗环滚落。容嬷嬷拾起一
根发簪,就往紫薇混身戮去。
    紫薇痛得天翻地覆,不住口的喊着:
    “娘娘!不是的!不是娘娘想的那样呀……”
    “容嬷嬷!跟她说说清楚!”
    容嬷嬷就拉起紫薇的头,警告的说:
    “娘娘没时间跟你耗着,今天,问你什么,你老老实实的回答,咱们就放你一条活路!
如果你不说,你这张漂亮脸蛋,就没有了!会弹琴的这些手指,也没有了!你自己想一想
吧!”
    紫薇在剧烈的痛楚中,突然逼出一股力量,抬头喊:““娘娘!我只是一个卑微宫女,
死不足惜!可是,我奉娘娘旨意,到这坤宁宫来,是宫女们太监们看着过来的,还珠格格一
定会追究我的下落,她的个性,一定闹得天翻地覆,娘娘贵为东宫之首,真要为一个无名小
卒,担当杀人之罪吗?”
    皇后冷哼了一声:
    二7飞“嘴巴倒是很厉害!该说的不说,不该说的说上一大堆!容嬷嬷!”
    容嬷嬷对着紫薇的腰际,一脚端去。另外几个嬷嬷,更是扭的扭,掐的掐,戮的戮,刺
的刺。
    紫薇痛喊:
    “容嬷嬷……御花园里,我还帮你说情,你今天一定要对我下这样的狠手吗?大家都是
奴才呀!”
    容嬷嬷恨恨的说:
    “不提御花园,我还会手下留情,提了御花园,我再赏你几下厉害的,你以为我不知
道,你和那个还珠格格在演戏吗?欺负了人,还要假扮好心!”
    容嬷嬷说着,掐住紫薇腰问的肉,狠狠的一扭。
    “现在,告诉我,你和令妃娘娘、福伦家、小燕子,还有五阿哥在图谋什么?说!”皇
后厉声问。
    紫薇心想,这样的问题,简直说都说不清。她根本不屑于回答,就闭嘴不语。容嬷嬷抓
起一把金针,迅速的对紫薇腰际戮下去。这样一戮,紫薇痛得冷汗直流,身子都痉挛起来,
再也忍不住,凄厉的大喊出“皇后!别这样待我呀,谁无父母,谁无子女,给您的十二阿哥
积点阴德吧!你看!十二阿哥在窗外看着你呢!”
    皇后大惊,本能的就冲到窗前,窗外,什么人都没有。皇后大怒,过来,对着紫薇狠狠
一踢。
    “你死到临头,坯在这儿胡说八道!我今天毙了你,也不过是打死一个丫头!”
    “皇后!你看!十二阿哥真的在窗外看着你呢!”
    紫薇再喊。
    皇后又一惊,本能的再抬头,窗外依然静悄悄。
    “容嬷嬷,给她一点厉害的!”皇后怒喊。
    容娘姣拿了针,对紫薇浑身乱剌。紫薇喊得更加惨烈了。
    “皇后!你看!十二阿哥真的在窗外看着你呢!
    上有天,下有地,种瓜得瓜,种豆得豆啊……”
    皇后一凛,被紫薇喊得五心烦躁。
    “容嬷嬷!这儿交给你!我没有时间慢慢蘑菇,你帮我问个清楚!”
    “是!”,容嬷嬷大声应着。
    皇后就昂着头,出门去了。
    容嬷嬷见皇后一走,就抓起紫薇的手,用一根针,刺进紫薇的指甲缝里去。
    “啊……”
    紫薇惨叫着,晕过去了。
    皇后刚刚回到大厅,小燕子已经带着永琪、尔康、尔泰、金琐等人,冲进门来。
    小燕子气极败坏的喊。
    “皇后娘娘,你把紫薇带到哪里去了?你要干什么?请你把她还给我吧!”。
    皇后雍容华贵的站在那儿,身后一排的宫女,一排的太监,十分威武。
    “什么事!在我宫里这样大呼小叫?格格,你在漱芳斋里可以不守规矩,到了我这坤宁
宫里,希望你维持起码的礼貌!”
    小燕子心急如焚,知道人在屋檐下,不得不低头,急急的屈了屈膝:
    “皇后娘娘吉祥!听说我房里的紫薇,被您叫来了!如果问完了话,可不可以把她还给
我,我屋里有一大堆事要她做!缺了她不行!”
    皇后好整以暇,慢条斯理的问:
    “哦?紫薇吗?就是那个新来的宫女啊?”
    小燕子一股气往上冲,简直按捺不住了,大声说:
    “是啊!就是新来的宫女啊,就是被你‘教训’过的宫女啊……”
    永琪怕小燕子把事情闹僵,急忙一步上前,说:
    “皇额娘!还珠格格和这个宫女非常投缘,日常生活,全是这个宫女照顾,如果皇额娘
没什么事,就把她放回去吧!”
    皇后看着永琪,又看尔康尔泰,心里更加疑惑。
    “一个小小宫女,居然惊动五阿哥和福家少爷,是不是大小题大作了?”
    尔康往前一冲,急切之情,已难控制,喘息的说:
    “皇后!那丫头虽然事小,还珠格格事大,整个皇宫,几乎都知道,皇后和格格不睦,
皇后何必再为一个丫头,再和格格伤和气呢?如果皇后肯放回紫薇,我想,格格会感激涕零
的!”
    皇后见尔康情急,疑惑中更添疑惑,便冷冷说道:
    “谁说那个丫头在我这儿?”
    金琐大急,往前面一冲。喊:
    “皇后!明明是你派人把她叫来了!我亲眼看到的,亲耳听到的!怎么说不在呢?”
    皇后大怒:
    “你小小一个宫女,也可以到坤宁宫来撒泼?回头大喊:“翠环!给我教训她!掌
嘴!”
    小燕子一个飞身,就拦在金琐前面,厉声喊:
    “谁敢打金琐!先来打我!”抬头怒视皇后:“你有什么气,冲着我来好了,要问什么
话,你问我!放掉我屋里的人,你今天不把紫薇还给我,我马上去告诉皇阿玛,我不怕把事
情闹大,反正我不守规矩已经出了名了!皇后,你也要弄得跟我一样出名吗?”
    尔泰急忙推了推小燕子,对皇后躬身,恭恭敬敬说道:
    “皇后!为了一个小小的紫薇,实在犯不着如此!”
    “皇额娘!这实在是件小事,还是不要惊动皇阿玛比较好!”永琪也说。
    “皇后娘娘有什么话要问,大概也问完了,就让还珠格格把人带走吧!”尔康也低声下
气了。
    皇后满腹疑云,脸上,却不动声色。
    “你们真是太奇怪了!我叫紫薇来问问话,值得你们一个个脸红脖子粗的?何况,那个
紫薇,在我这儿只停留了半盏茶的时间,我就让她回去了!你们都跑到我这儿来吵吵闹闹,
有没有回去漱芳斋看看呢?
    如果不在漱芳斋,在不在令妃娘娘那儿呢?”
    “您已经让她回去了”小燕子一呆。
    “是啊!老早就走了!”
    尔康掉头看尔泰,尔泰低声说:
    “我就说先回去看看,格格已经沉不住气了!”
    尔康便甩袖俯身,急道:
    “臣等告辞!”
    小燕子也不行礼,已经气极败坏对外冲去。
    紫薇没有回漱芳斋,没有在令妃娘娘那儿,没有在皇宫任何一个角落。大家找到日落时
分,已经断定紫薇陷在坤宁宫,出不来了。
    小燕子跌坐在一张椅子里,用手蒙住脸,痛哭失声。
    小燕子这一哭,金琐也控制不住了,跟着痛哭。
    “我就是应该跟去嘛!我追在后面,喊着要一起去,可是,那些公公拦着我,不许我
去,我就应该什么都不管,跟定了她才对!”
    尔泰安慰金琐,说:
    “你去了,是多一个人失踪,对紫薇一点好处也没有!幸亏你没去!”
    “皇阿玛叫我去,我就把紫薇带在身边又怎样?
    为什么把她一个人留在漱芳斋?尔康,你杀了我吧,我把紫薇弄丢了……”小燕子哭得
伤心。“我得去告诉皇阿玛,让皇阿玛帮我做主!”说着,跳起来就往外跑。
    永琪把她抓了回来。
    “你不要这样激动,商量清楚再行动呀!”
    “等你商量清楚了,紫薇就没命了!”
    “你认为皇阿玛会为一个宫女,跑去向皇额娘兴师间罪吗?就算他肯去,皇额娘还是咬
定人不在坤宁宫,皇阿玛又能怎样?要找皇阿玛,你就要有证据,紫薇确实陷在坤宁宫才
行!否则,救不了紫薇,还会逼得皇后‘杀人灭口’!”永琪说。
    “杀人灭口!”尔康大震。
    “给你这样分析来,分析去,紫薇是死定了嘛!”
    小燕子脸色如死。
    尔康忽然往众人面前一站,脸色惨白,意志坚定的说:
    “你们听好,天已经黑了,再等半个时辰,等到天黑透了,我要‘夜探坤宁宫’!”
    “夜探坤宁宫?”永琪惊喊。
    “是!我承认,五阿哥分析得都对!可是,我现在忧心如焚,已经顾不得理智不理智!
这样等下去,我会发疯!我必须采取主动!我要弄清楚,紫薇在不在坤宁宫?其实,我们都
知道,她一定在,只是不知道在那间屋子里!好在,坤宁宫不大,我去一间一间搜!只要确
定紫薇人在坤宁宫,小燕子就可以理直气壮去找皇上!如果我失手被捕,你们大家,就拼出
你们的全力,去求皇上救我和紫薇吧!”
    众人目瞪口呆的看着尔康。
    “你一个人去夜探坤宁宫,不如我舍命陪君子吧!”尔泰吸了口气。
    “要去,不能现在去,要等夜静更深才行!而且你们两个去,不如我们一起去!万一出
事,好歹我是‘阿哥’,可以罩在那儿!毕竟,没有人敢把‘阿哥’扣上‘刺客’的帽
子!”永琪说。
    “那我也一起去,人多好办事!我们看到紫薇,就把她救出来!”小燕子立刻热烈的
喊。
    永琪对小燕子正色的说:
    “如果你真的想帮忙,真的想救紫薇,你就老老实实的呆在漱芳斋,什么事都不要做,
等我们的消息!否则,我们大家还要照顾你,更加手忙脚乱!”
    小燕子心里明白,自己那点儿武功,在高手云集的皇宫内,实在不算什么,为了救紫
薇,只好忍耐了。
    于是,这天深夜,尔康、尔泰、永琪穿着一身黑衣,蒙着脸,去了坤宁宫。
    由于对地形熟悉,三人又都是武功高手,几乎没有碰到什么障碍,就深入了坤宁宫的内
院。三人分开,一间一间的探视,探到后院的密室,尔康从屋檐上倒挂在窗口,就看到紫薇
了。紫薇蜷缩在地上,像个虾米一般,动也不动。尔康一看到紫薇,顿时热血沸腾,什么都
顾不得了,就想穿窗而入。谁知,倏然之间,赛威和赛广飞窜出来,挥拳就打。
    尔康和赛威很快的交换了几招,尔泰和永琪听到著音,奔来救援。
    五人立刻缠斗起来。赛威、赛广见来者地形熟悉,身手不凡,招数又非常熟悉,心里就
有些明白了。赛威并不高喊,低声问:
    “来者是谁?是刺客?还是自己人?报上名来!
    否则,惊动所有侍卫,我就不管了!”
    “是好汉,跟我走!”尔康也低语。
    赛威赛广已听出声音,心知有异。五个人迅速的来到一个冷僻的角落。
    永琪倏然拉开面中。
    赛威赛广双膝落地,低喊。
    “五阿哥!”
    “我特地来找你们两个,问你们一句话,紫薇怎样了?”永琪开门见山的问。
    “被容嬷嬷用了刑,已经支持不住了!”
    尔康一把扯下面巾。
    “我敬重你们两个都是好汉!这坤宁宫竟然做些伤天害理的事,我想,你们两个不会同
流合污,也不会自己人打自己人,我现在要去把紫薇救出来,你们两个,就当没看见吧!”
    “那不成!如果你们要救紫薇,必须把我们两个杀了!”
    尔泰上前,匕首出鞘,一下子抵在赛广喉咙上。
    “你以为我们不敢杀你吗?”
    “尔泰!不要冲动!”永琪看二人:“你们只有‘忠心’,没有“是非’吗?”
    “如果我们只有‘忠心,没有‘是非’,在发现你们的时候,就已经大喊出声,现在,
所有大内高手,都早已围过来了!”
    “那么,你们还刁难什么?”
    “皇后把犯人交给我们看管,如果犯人丢了,我们的脑袋也保不住!五阿哥已经知道紫
薇的下落,没有几个时辰,天就亮了!何不等明儿一早,来坤宁宫公然要人!那时,要闯入
内,赛威赛广恐怕……抵挡不住!”
    “可是,这几个时辰里,紫薇会怎样?”尔康问。
    “容嬷嬷早已累垮了,没力气再审了!紫薇姑娘暂时没有危险。”
    “你保证?”
    “我们保证!我们会‘看管’她!”
    永琪立即抱拳说:
    “两位壮士,永琪和还珠格格记在心里了!回头看尔康和尔泰:“咱们退!此地不能久
留!”
    尔康还有犹豫,永琪用力拉了他一下。
    “别忘了,这儿是皇宫,你是御前侍卫!快走!”
    三人迅速的穿屋越墙而去。
    天才亮,乾隆就被小燕子惊动了。
    “小燕子,你又发生什么事了?腊梅说你四更天就来了,跪在这里跪到现在?你怎么
了?两个眼睛肿得像核桃一一样?”
    小燕子匍匐于地,泪如雨下,泣不成声的痛喊:
    “皇阿玛!我已经没有办法了!请你救救我,救救紫薇,如果紫薇死了,我也活不成!
我跟皇阿玛老实招了,紫薇不是普通的宫女,她是为我而进宫的!
    她是我的结拜姐妹呀!当初,我跟玉皇大帝和阎王老爷都发过誓,我要跟紫薇一起活,
一起死!现在,我把她害得这么惨,我真的活不下去呀……”一面说,一面哭得唏哩哗啦。
    乾隆简直摸不着头脑,但是,听到紫薇的名字,就不能不关心了:
    “你慢慢说,慢慢说,朕听得糊里糊涂,紫薇怎么了?”
    “昨天,我和皇阿玛在谈功课的时候,她被皇后娘娘带进坤宁宫,就一直没有回来!她
被皇后关起来,用了刑,现在,不知道是死是活……”
    乾隆心中怦然一跳,皇后带走了紫薇?想到紫薇,不知怎的,他也不能平静了。
    “你怎么知道她被皇后关起来,还用了刑?”
    小燕子急坏了,大喊:
    “我知道,我知道,我就是知道!皇阿玛,求求你不要耽误时间了!五阿哥和尔康尔
泰,已经在昨晚‘夜探坤宁宫’,亲眼看到紫薇被囚……”说着,就用额头碰地,砰然有
声:“皇阿玛!求求你!拜拜你!
    只有你才能救紫薇,你看在她跟你彻夜下棋谈天的分上,去救她吧!五阿哥、尔康、尔
泰、金琐都在外面等着呢!”
    乾隆震动的站起身子。
    乾隆冲进坤宁宫的进修,还是拂晓时分。身后跟着小燕子、金琐、永琪、尔泰、尔康等
众人。
    “皇后!”乾隆大喊。
    皇后急步走出,见到乾隆,连忙屈膝行礼:
    “臣妾恭迎皇上,给皇上请安!怎么一大早就过来了?”惊看小燕子等人,心中已经有
数:“哦?来人不少!”
    “你把紫薇带到你的宫里,要做什么?”乾隆盯着皇后,严厉的问。
    “皇上!一个宫女,也值得您亲自跑一趟吗?”皇后一怔,讶异已极的说。
    “只怕我不亲自跑一趟,你不会把人交出来!”
    “紫薇那丫头,说话不得体,行为不得体,是我把她叫了来,训斥了几句,就让她回去
了,怎么?她不在漱芳斋吗?是不是化妆成小太监,溜到宫外玩儿去了?”
    小燕子一听此话,就完全失控,发起疯来。大叫:
    “皇后!你把紫薇怎么样了?你赶快把紫薇交出来!要不然,我和你没完没了,我也不
管你是不是皇后,我也不管你有多大的权力,我跟你拼命!紫薇被你扣在宫里,已经是千真
万确的事,你还睁着眼睛说瞎话!”
    小燕子一边嚷着,一边就怒发如狂,冲到皇后面前,抓着皇后胸前的衣服,一阵乱摇。
    “这还像话吗?反了反了!来人呀!”皇后大喊。
    赛威赛广冲了出来。和永琪尔康电光石火般的交换了一个眼光。
    小燕子什么都不顾了,拼命摇着皇后,大喊大叫:
    “紫薇不会武功,说话连大声都不会,你还说她这个不得体,那个不得体,你是安心要
弄死我们!放她出来!紫薇少一根头发,少一根寒毛,我都要你的命……放她出来!再不
放,我跟你同归于尽!”
    小燕子喊着,就整个扑在皇后身上,双双滚倒于地。小燕子就去勒皇后的脖子。
    “不可以!”赛威大喊。
    赛威赛广往前扑,尔康和尔泰同时出手,挡开赛威赛广,拉起小燕子,干净利落。赛威
赛广便被逼后退。
    皇后跌在地上,惊得面无人色。早有宫女太监奔去扶起。
    这样一片混乱,看得乾隆目瞪口呆,此时,尔康喊:
    “皇上!救人要紧!”
    乾隆一步上前,怒声喊:
    “朕已经知道紫薇在坤宁宫,不要推三阻四了,闹成这样子,成何体统?赶快把人交出
来!”
    皇后怒不可遏。
    “皇上一清早,就带着这个没规没矩的格格,来我这儿大吵大闹,又动手,又动口,难
道还是臣妾有失体统吗?”
    “你身为皇后,居然囚禁宫女,动用私刑!现在,朕亲自来跟你要人,你还扣住不放,
你是不是连朕也不放在眼睛里了?”
    “皇上有什么证据,说紫薇在坤宁宫?”皇后挺了挺背脊。
    “皇后这么说,紫薇不在坤宁宫!”你敢指天誓日的说一句,紫薇确实不在?如果所说
是假,皇后犯法。与庶民同罪!”乾隆疾言厉色。
    皇后话锋一转:
    “好吧!就算紫薇在坤宁宫,紫薇不过是个宫女,我跟格格要了这个宫女,留在身边侍
候我,可以吗?”
    乾隆大怒:
    “一个皇后,说话出尔反尔,做事跋扈嚣张,简直可恨!”
    皇后面无血色,不敢相信的看着乾隆:
    “皇上!难道臣妾今天的地位,还不如一个宫女吗?您怎能用这种话来说我!”
    乾隆不由自主,竟引用了小燕子的话:
    “宫女也是人,宫女也有爹娘,也是人生父母养的!所谓“皇后’,正应该‘母仪天
下’!你的‘母仪’在哪里?你不知道‘老吾老以及人之老,幼吾幼以及人之幼’吗?如果
你不能胜任当一个‘国母”,这个‘皇后”的位子,你不如让贤吧!”
    皇后大震,连退了两步,张口结舌,竟吓得说不出话来了。
    乾隆便厉声再喊:
    “还不赶快把紫薇交出来!”
    皇后心一横。
    “臣妾要为皇上除害,不能把紫薇交出来……”
    乾隆大怒,回头喊:
    “尔康!尔泰!永琪!你们去把紫薇搜出来!”
    尔康、尔泰、永琪巴不得有这样一句,便大声应着“遵旨”,冲进后面去了。
    尔康三人,冲进密室的时候,只见到容嬷嬷带着三个老嬷嬷,正在对紫薇用刑,她们居
然“日出而作”,气得三个人都血脉贲张。
    尔康一声大吼:
    “该死的老巫婆,居然还在用刑!”就飞扑上前,踢翻了容姣媛,一看旁边的刑具,气
得鼻子里都冒烟了,抓起一把金针,就对容姣娥肩上一插。“你这个混蛋!你这个没有人心
的魔鬼!让你自己尝尝这是什么滋味!”
    容嬷嬷倒在地上,痛得打滚。杀猪似的叫了起来:
    “哎哟!皇后娘娘……快救命啊……”
    尔康看到蜷缩成一团的紫薇,心都震痛了,顾不得容嬷嬷,就忘形的扑过去,一把抱住
紫薇,痛楚的喊:
    “紫薇!对不起,我来晚了!”
    紫薇看到尔康,泪水潜潜而下。
    容嬷嬷还在杀猪似的惨叫,尔泰上前,劈手就给了容嬷嬷好几个耳光。
    “还敢叫?这种歹毒的老太婆,不如杀了”匡郎一声,拔出匕首。
    容嫉嫉大惊,吓得发抖,跪在地上,拼命磕头。
    “饶命!饶命啊!福少爷,我知错了!”尖叫:
    “五阿哥!救命啊……”
    永琪早把其他嬷嬷一一踢翻在地。众嬷嬷全跪在地上,磕头如捣蒜。永琪喊:
    “尔泰!要杀她,不能在这儿杀!先救紫薇要紧!
    这个老太婆,随时可以收拾!皇阿玛还在外面等着呢,不要耽误时间了!,,尔泰心有
不甘,一挥手,将容嬷嬷发髻一刀削掉。
    发髻落地。容嬷嬷以为自己的头割掉了,咕咚一声,晕倒在地。
    尔泰拎着她背脊的衣服,拖了出去。
    “我不杀她,有人会杀她!让皇上发落!”
    尔康已经抱起紫薇,往外大步走去。
    当尔康抱着披头散发,狼狈不堪,脸色苍白的紫薇走出来时,乾隆震惊极了。永琪和尔
泰跟在后面。
    尔泰还拖着一个没有发髻的容嬷嬷。
    “皇上!紫薇救出来了!已经受过严刑拷打,遍体鳞伤!”尔康喊着。
    小燕子和金琐,一看到紫薇这样子,心都碎了,两人尖叫着扑上前去:
    “紫薇!紫薇!我害死你了……我真该死!真该死!”
    “他们把你怎样了?怎么会弄成这样…你的伤在哪里?我能不能碰你呀?”
    紫薇知道乾隆在,便挣扎着要下地。尔康也不便一直抱着紫薇,就小心翼翼的把她交给
小燕子和金琐。小燕子和金琐,一边一个,去扶住紫薇。
    紫薇东倒西歪的倚在两人怀里,好生凄惨。
    乾隆大步上前,不敢相信的看着紫薇。震动而心痛。
    “紫薇,你哪里受伤了?”
    紫薇抬眼见到乾隆,就挣扎着要站稳,无奈浑身一点力气都没有。在小确子和金琐的扶
持下,好不容易,摇摇晃晃站着,她还试图跪下。可是,一个头昏眼花,力不从也就倒在金
琐和小燕子怀里。
    “皇上,紫薇不曾受什么伤……”她勉强的说着。
    乾隆看着那张又是汗,又是泪的脸孔,心里实在吃惊。
    “弄成这样,还说不曾受什么伤!你尽管说,谁打了你?怎么打的?用什么东西打的?
你说!不要怕!朕为你做主!”
    皇后见到紫薇救出,心里害怕,向前迈了一步。
    “皇上……”她喊着,声音里已有怯意。
    乾隆震怒的抬头,扫了皇后一眼,厉声说:
    “朕在问紫薇,皇后请不要插嘴!”
    这时,尔泰将容嬷嬷拖到乾隆面前,一掷而下。
    “皇上,我把这个刽子手捉来了!”
    容嬷嬷被这样一摔,醒过来了,睁眼一看,差点又要晕倒,跪地惨叫道:
    “万岁爷饶命!万岁爷……奴才不敢了……奴才再也不敢了……”
    乾隆怒瞪着容嬷嬷,对皇后所有的怒气,全部转移到容嬷嬷身上。
    “你这个下流东西!就是你在兴风作浪!如此对待一个弱女子,太可恶了!”回头大
喊:“赛威!赛广!把她拖出去斩了!”
    “遵旨!”赛威赛广大声应着,便来拖容嬷嬷。容嬷嬷魂飞魄散,尖叫:
    “皇后……皇后……”
    皇后此时,心胆俱裂,再也顾不得皇后的形象,噗通一声,对乾隆跪下了。
    “皇上请手下留情!容嬷嬷是我的乳娘,等于是半个亲娘!皇上请开恩!”
    “你现在要朕开恩了?容嬷嬷不过是个奴才,一个罪大恶极的奴才,我杀一个奴才,你
也会舍不得吗?”
    皇后落泪了。
    “臣妾知错了!请皇上网开一面!这些年来,臣妾虽在坤宁宫,长日无聊,多亏容嬷嬷
悉心照顾,没有功劳,也有苦劳!请看在你我夫妻情分上,放她一马吧!”
    皇后一句“长日无聊”,乾隆心中一震,也有侧隐之心,但盛怒难减。
    “你的奴才,你知道怜惜,小燕子的人,你为什么不能怜惜?什么叫推己及人,你不知
道吗?”
    “臣妾知罪了!”皇后委曲求全。
    乾隆便厉声说道:
    “容嬷嬷!朕把你的人头,暂时记下!如果再有任何差错,再去漱芳斋找麻烦,你就必
死无疑!”
    “奴才谢皇上恩典!谢皇上恩典”容嬷嬷匍匐于地,浑身颤抖。
    “死罪虽然兔了,活罪难逃!赛威,赛广,把她拖出去打二十大板!”
    赛威赛广便拖着容嬷嬷出去。
    皇后眼睁睁看着容嬷嬷被拖走,什么话都不敢再说。
    乾隆见容嬷嬷拖下去了,就转头看着紫薇。
    “紫薇,除了容嬷嬷,还有谁对你用刑?为什么对你用刑?”
    紫薇在金琐和小燕子的左右搀扶下,跪在地上,摇摇晃晃的给乾隆磕了一个头。
    “回皇上,没有了,请皇上不要追究了!皇后教训奴才,是天经地义,皇上不追究,就
是紫薇的福气了……”一。
    紫薇说到这儿,眼前一黑,竟晕了过去。
    小燕子抱住紫薇,泪如雨下,惨烈的喊:
    “紫薇,紫薇!你不要死,你死了我跟你一起死!”
    乾隆又惊又急又痛,连声喊:
    “赶快送她回漱芳斋!马上传太医!快!、快!”
    紫薇躺到漱芳斋的床上,人就清醒过来了。
    漱芳斋一阵忙乱,太医来了好几位,令妃也赶来了。明月、彩霞、小邓子、小卓子和诸
多宫女太监,忙忙碌碌,跑前跑后。倒水的倒水,擦拭的擦拭,先帮紫薇弄干净,清理更
衣。然后,太医们诊治的诊治,抓药的抓药,煎药的煎药,上药的上药……。又忙了好一阵
子,才把紫薇弄定了。终于,紫薇躺在床上,换了干净衣裳,梳洗过了,伤口都上了药,觉
得自己又活过来了。
    乾隆居然亲自到床前来看紫薇。
    金琐和小燕子看到乾隆,便屈膝请安。小燕子眼眶一红,委曲万分的喊了一句“皇阿
玛”,眼泪就簌簌直掉,哽咽难言。
    紫薇苍白如死,见乾隆亲临,受宠若惊,急忙想起床。
    “皇是!”
    乾隆一伸手,将紫薇身子按在床上。
    “这种时候,不要多礼了!”凝视紫薇:“令妃都告诉我了,是用针扎的?嗯?听说浑
身都是针孔?疼极了,是吗?”
    这么温柔的语气,这么关心的眼神,紫薇好感动,眼中立即充泪了。
    “谢皇上关心,不疼了!”
    乾隆点点头:
    “疼得脸色都像白纸一样,还说不疼?”
    “有皇上和令妃娘娘这样关爱,又请太医,又赐药,又殷殷垂询,真的不疼了!”紫薇
哽咽的说。
    乾隆心中一抽,怜惜之情,不能自己。
    “皇后为什么对你动刑?刚刚在坤宁宫,你不说,现在,可以说了!”
    “请皇上不要追究了!”紫薇在枕上磕头。
    “你尽管说,没有关系!”
    紫薇看着乾隆,眼光诚诚恳恳,声音温温婉婉:
    “皇后贵为国母,无论怎样教训我,都有她的理由和权利。皇上,家和万事兴,犯不着
为了小小一个丫头,闹得宫内不宁!皇上已经罚过容嬷嬷,够了!”
    “话不是这样说,万一闹出人命,怎么办?而且,这皇宫,是多么高贵宁静的地方,是
朕的家呀!居然在皇宫里动用私刑,这像话吗?”
    紫薇见乾隆发怒,就含泪不语。小燕子在一边,再也熬不住,落泪嚷:
    “皇阿玛!这还有什么好问的?皇后就是看我这个漱芳斋不顺眼,没办法除掉我,就欺
负我房里的人!皇阿玛,你那么忙,我们不能一出事就找你,今天是紫薇命大,您在宫里,
如果您不在宫里,紫薇大概就被弄死了!”
    乾隆抬头看小燕子,叹口气:
    “你放心,朕已经吩咐尔康,调侍卫来保护你们,以后,坤宁宫叫传,先告诉朕,朕为
你们做主,不会再发生类似的事了!”
    令妃便上前说道:
    “皇上,请回宫去休息吧!这儿,有小燕子她们照顾着,尔康、尔泰保护着,应该不会
再出问题了!”
    乾隆看着紫薇,看了好一会儿。怜借一叹,说:
    “紫薇,你好好休养,想吃什么,尽管叫厨房去做!你今天受了委曲,你虽然不肯说,
朕心里也大概明白!你一句‘家和万事兴’包涵了千言万语,朕也了解了!你不要怕,伤好
了,朕再来跟你下棋!”
    乾隆说得如此委婉。紫薇感动得泪如雨下,在枕上拼命磕头。嘴里重复的说:
    “谢皇上……谢皇上……谢皇上……”
    “看样子,朕不离去。你也没办法休息!令妃,走吧!”乾隆体贴的说。转身离去。
    一屋子的人忙着恭送。
    乾隆刚走,尔康进来了。
    小燕子一看到尔康,就挥手要大家全体出去,一面对尔康说:
    “不要谈大多了,太医说,她需要休息!我和金琐在门口守着,不会让人进来!”
    “谢谢你!”
    金琐过来,对尔康屈了屈膝,低低的叮嘱:
    “她很痛,到处都痛,你跟她谈谈,或者可以止痛!就是,千万别说要带她出官去,皇
上亲自慰问,她感动得要命。什么力量都没办法让她离开了,你如果又说要带她走,那会让
她更痛的!”
    尔康一怔,对金琐拼命点头:
    “我知道了!”
    小燕子就和金琐匆匆出门去。
    尔康奔到床前,见紫薇仍然苍白如死。他在床前坐下,把紫薇的手抓了起来,紧紧的放
在胸口。两眼热烈而痛楚的凝视着她,半晌,一句话都说不出来。
    紫薇眼中含泪,过了片刻,反而是紫薇先开了口。
    “都过去了,好在,有惊无险。”她安慰着尔康。
    “有惊无险?你已经遍体鳞伤,还说有惊无险?
    我……”摇头,咬牙:“我会为你心痛而死!”
    “不要这样,你这么难过,我会因为你的难过。
    而更加难过的!”
    “我知道不该让你更加难过,可是,我真的没办法不难过!我怎么样都没想到,会发生
今天这种事!
    我觉得自己真该死!真没用!居然没有力量保护你!
    看到你这样,我又没有办法替你痛,我真的好后悔!”
    “我知道,我都知道!”紫薇含泪看尔康,勉强的挤出一个软弱的笑。不要为我难过,
皇上因此而注意我,我是因祸得福了!”
    “伤成这样,你还这么说!身上到底有多少伤口?
    除了针,还有没有别的?”
    “没有关系!你来了,这样守着我,看着我,我知道你对我的疼惜,知道你比我还痛!
够了,我心里很温暖,很感动。受一点小小的伤,发现自己被这么多人珍惜着,这点伤,其
实是一种幸福!不要后悔。
    我觉得好兴奋!皇上为我亲自去坤宁宫,亲自送我回来,为我宣太医,还要令妃娘娘来
照顾我,还对我问东问西,我已经受宠若惊,我高兴都来不及啊!”
    “你是陷在这个‘父女相认’的漩涡里,不准备出来了!”尔康凝视她。
    “我义无反顾,不准备出来了!”紫薇坚决的说。
    “皇后到底为什么拷打你?”尔康疑惑的问。
    “她要我说出和你家的关系,和五阿哥的关系,和令妃娘娘的关系……她以为,我是你
们大家设计的‘鱼饵’,在‘勾引’皇上!”
    尔康震动极了。
    “天啊!我们赶快把真相说出来吧,不要再拖了!”
    “不行啊,我还一点把握都没有,你说过不能急!”
    “可是,我太害怕大害怕了!今天这种事情,如果再发生一次,我都没有把握自己会不
会失去理智,做出疯狂的事情来!我真的为你神魂颠倒,心惊胆战。你那么坚强,又那么脆
弱,我不知道怎样才能保护你!怎样才能把你揣在口袋里,带在身边,让你远离伤害!”尔
康担忧已极,怜惜已极的说,眼睛都涨红了。
    紫薇就伸手轻触着尔康的面颊,柔声说:
    “我不痛了,我真的一点都不痛了!”
    “可是…,我好痛!”
    尔康就捉住她的手,送到唇边去吻着。
    紫薇苍白的脸,终于漾出了红晕。
    ----------------------------------------
  书路扫描校对:http://bookroad.yeah.net

上一页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