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七章


    紫薇和乾隆,居然有这么好的开始,大家都高兴得不得了,小燕子真是兴奋极了,每天
都高兴得手舞足蹈。这天,她要带紫薇去“景阳宫”看五阿哥。和紫薇研究了半天,决定
“正大光明’的去。
    于是,小燕子穿着一身红色的格格装,紫薇穿着一身绿色的宫女装,两人都装扮得十分
美丽,昂头挺胸的走在前面。后面紧跟着金琐、明月、彩霞、小邓子、小卓子,一行人非常
惹眼,浩浩荡荡的往景阳宫走去。她们一路走,身前身后,一直有太监伸头伸脑的窥探着,
紫薇拉拉小燕子的衣服,小燕子就发现了,仔细再一看,容嬷嬷居然站在假山后面,全神灌
注的看着她们。
    小燕子就不动声色,大声的说:
    “紫薇,我现在带你去五阿哥那儿走走,五阿哥在兄弟姐妹里,跟我最谈得来!奇怪的
是,我每次去看五阿哥,总有一些莫名其妙的人,在我后面伸脑袋。你瞧,那儿就有一
个!”
    小燕子一面说着就突然飞窜到一根柱子后面,捉出一个太监,撂倒在地。对那小太监大
声一吼:
    “谁要你来跟踪我的?说!”
    小太监吓得魂飞魄散,跪在地上大拜特拜。
    “格格饶命!没有人要奴才跟踪您,是奴才正穿过花园,要去坤宁宫办事……”
    小燕子一脚就踩在太监的胸口。
    “你说不说?说不说?”
    紫薇拉拉小燕子的衣袖,慢条斯理的说:
    “格格不要生气!上次你把那个侍卫踩到吐血,你忘了你脚力大,别闹出人命来!”
    “那我可管不着!他不说,我就踩死他!”小燕子说着,用力一踩。
    小太监吓得浑身发抖,尖叫起来:
    “格格!高抬贵脚呀!冤枉啊!高抬贵脚啊!”
    “我这个‘贵脚’抬不起来了!你再不说,我要把你的五脏都踩出来!”
    小燕子再一用力,小太监尖口叫出声了:
    “是容嬷嬷!容嬷嬷!”就对着容嬷嬷的藏身处大喊:“容嬷嬷救命啊!”
    容嬷嬷一见情况不对闪身要溜,谁知,一个人影一闪,已经拦住了她。容嬷嬷定睛一一
看,原来是永滇。
    “容嬷嬷!站住!”永琪大喝一声。
    容嬷嬷吓了一一跳,只得站住。永琪就厉声说:
    “这宫中规矩,你是知道还是不知道?”
    容嬷嬷维持着骄傲,说:
    “奴婢不知道五阿哥是什么意思?”
    永琪气势凌人的一吼:
    “什么意思?这‘格格’大,还是你大?”
    “当然“格格’大!”
    小燕子可逮着机会了,大喊:
    “放肆!说话居然不用“奴婢’,反了!金琐!给我教训她!”
    “啊?格格……”金琐愣住了。
    “金琐,你不知道怎么教训,是吗?就是上去给她几巴掌,就像她上次给你的!”小燕
子喊着,其势汹汹。
    金琐眨巴着眼睛,呐呐的说:
    “格格……奴婢不会这个!”
    小燕子没辄,又喊:
    “明月!你去教训她!”
    明月一惊:
    “格格……奴婢不敢!”
    小燕子跌脚大叹。
    “真没出息!你们不敢教训她?那么,我亲自教训她!”
    小燕子说着,已经飞身上前,“啪”的一声,就给了容嬷嬷一耳光。
    容嬷嬷一直是皇后面前的红人,那里受过这样的侮辱,又惊又怒。可是,面前的人,一
个是格格,一个是阿哥,她只能忍气吞声,动也不敢动。
    “这一耳光,是当初你打我,我没加利息,就这样打还给你!现在,紫薇和金琐的帐,
我再和你一起算!”小燕子嚷着,举起手来,还要继续开打。
    斜刺里,赛威匆匆赶至。飞身而上,拦住了小燕子。
    “格格请息怒!容嬷嬷是皇后娘娘身边的人,又是老嬷嬷,格格手下留情!”
    小燕子见是赛威,就停住手,喊:
    “赛威!你武功好,身手好,我把你看成一个好汉!为什么好汉不做好事?老是跟我作
对?”
    “奴才不敢!”赛威看着小燕子,诚恳的说:“奴才是奴才,上面有主子,主子是主
子,主子有命,奴才从命!对主子不忠,就不是好汉了!”
    小燕子呆了呆,听得头昏脑胀。
    “什么主子奴才,我头都给你绕昏了,不过,好像你有你的道理……”就抬高声音,
“那么,你不预备让开了!是不是?””赛威躬身行礼,说:
    “请格格息怒!”
    小燕子背脊一挺,怒喊:
    “我今天一定要打容嬷嬷,如果你不肯让,你就得把我撂倒,你要忠于你的主子,你就
动手吧!”说着,往前一迈步,气势凛然,赛威不得不往后一退。
    永琪就义正词严的大声喊:
    “赛威!你只要碰格格一下,你就是‘以下犯上’,罪无可赦!你想想清楚!摸摸你脖
子上有几颗脑袋?那有奴才拦格格的路?你也反了吗?”
    容嬷嬷到这个时候,才知道情况严重,眼见很多太监宫女都围过来,生怕当众吃亏,下
不了台,便屈服急呼着:
    “格格息怒,奴婢知罪了,奴婢不敢了!”
    紫薇见容嬷嬷年迈,一脸的委曲惊恐;心中不忍。就走上前来,对小燕子说:
    “格格!大人不计小人过,你就饶了容嬷嬷吧!
    就像这位勇士说的,容嬷嬷上面有主子,主子有命,奴才从命!生为奴婢,也有许多身
不由己!容嬷嬷虽然是奴婢,在宫中多年,也算是长辈了!不是‘人不独亲其亲”吗?您就
得饶人处且饶人吧!”
    小燕子对紫薇惊问:
    “紫薇!你居然帮她说话?你忘了她怎么欺负你?
    怎么打得你脸都肿了?这正是报仇的时候,你不要报吗?”
    “格格,我宁可不报!”
    小燕子愣了一下,这样放过容嬷嬷,心有不甘,就说:
    “那……还有金琐的帐!”
    金琐急忙往前一步,说:
    “格格,我和紫薇一样!她不报,我也不用报了!”
    小燕子跺脚:
    “我这个漱芳斋全是一些没出息的人!只会同情别人,不会保护咱己!”就抬头看永
琪:“五阿哥,你怎么说?”
    永琪就往容嬷嬷面前一站,正气凛然的说:
    “容嬷嬷!今天,我和还珠格格就放你一马!我们饶你,不是因为赛威挡在前面,赛威
功夫再好,不能和主子动手!”你心里也明白这个道理!今天饶你,是因为你这把年纪,这
个辈分,真要挨打,你的面子往那儿搁?看在你四十年的工作上,我们放了你!你自己也想
想清楚,和我作对,和格格作对,你值得吗?你够分量吗?我们尚且顾全你的面子,你
呢?”
    容姣姣脸色铁青,此时此刻,不得不低头。就忍辱的说:
    “谢五阿哥不罚之恩!谢还珠格格不罚之恩!谨遵五阿哥和格格的教训,奴婢知错
了!”她仍然维持着尊严,只屈了屈膝。
    小燕子怒叫:
    “跪下!”
    容嬷嬷不得不双膝落地,脸色惨启。
    小燕子就声色俱厉的喊:
    “容嬷嬷!不要以为你不会落单,不会栽跟斗!
    夜路走多了,总会遇到鬼!今天,五阿哥说放你,紫薇说放你,金琐说放你,我就放了
你!我现在清清楚楚的告诉你,我要到五阿哥那儿去坐坐!你不用再跟踪我了!你回去告诉
你的主子,我们漱芳斋所有的人,都在五阿哥那儿串门子,皇后娘娘没事做,也可以来参
加!,你那些偷偷摸摸的事,你就给我免了吧!”
    小燕子说完,掉头看紫薇。
    “紫薇,我们走!”
    小燕子就高昂着头,和永琪、紫薇向前走去。
    金琐、明月、彩霞、小邓子、小卓子一群人跟随,个个都感到痛快极了,对容嬷嬷胜利
的注视,大家昂首阔步,趾高气扬。
    容嬷嬷像个被斗败了的公鸡,跪在那儿,灰头土脸,咬牙切齿。
    教训了容嬷嬷,小燕子好得意,和紫薇走进永琪的书房,尔康尔泰早已等在那儿了。小
燕子一看至尔康兄弟,就兴奋的大嚷:
    “我们刚刚碰到容嬷嬷,我和五阿哥把她狠狠的教训了一顿,总算出了半口气,报了半
箭之仇!”
    “什么叫半口气?半箭之仇!”尔泰问。
    “本来,我可以狠狠的给她几耳光,在所有的太监宫女面前,打得她脸蛋开花,那才算
是出了一口气,报了一箭之仇!都是紫薇拦着我,五阿哥又说什么她那把年纪,要给她留点
面子,所以,我只好手下留情了!结果,只出了半口气!只报了半箭之什!”
    尔康吓了一跳,急得跺脚,说:
    “为什么要逞一时之快?小不忍则乱大谋啊!”
    “什么‘快不快,小人大猫’的?小燕子瞪圆眼睛。
    永琪义愤填膺的接口:
    “没办法忍了,我赞成小燕子的做法,总要让容嬷嬷知道一下利害!一个格格加一个阿
哥,还收拾不了这个老刁奴,也大不像话了!”
    尔康着急,看着紫薇,他已经好多日子没见到紫薇了。
    “那么,你们这样一闹,待会儿皇后又会找来了,大家还有机会说话吗?”
    小燕子就把紫薇推到尔康身前,急急的说:
    “所以,你们有话快说!我们去门外帮你们两个守门,只要听到我们咳嗽什么的,你们
两个就知道有人来了!”就回头喊:“五阿哥!尔泰!我们回避一下!”
    紫薇脸一红。说:
    “不要这样嘛,大家一起说话嘛……”
    小燕子偏着脑袋看看紫薇,一喊着:
    “那你的‘悄悄话、怎么告诉他?”
    紫薇脸更红了:
    “我那有‘悄悄话’嘛!”
    小燕子就偏着脑袋看尔康:
    “那……尔康的‘悄悄话’怎么告诉你?”
    “谁说……他有‘悄悄话’嘛!”紫薇哼着。
    小燕子看看紫薇,又看看尔康。
    “都没有‘悄悄话’?好奇怪!那我就不走喽,你们不要后悔啊!”
    尔康只好笑着上前,对小燕子一揖到地。尔泰就笑着喊:
    “小燕子,不要耽耽误他们两个的时间了!走走走!”
    小燕子这才嘻嘻哈哈笑着,跟尔泰、永琪跑出门去了。
    房里剩下了紫薇和尔康。
    两人深深注视,尔康就激动的握住了紫薇的手。
    “我都听说了!皇上跟你下了一夜的围棋?”
    紫薇兴奋的点点头,眼睛发光。
    尔康凝视紫薇,又惊又喜的说:
    “你从来没有告诉过我,的会下围棋!你还有多少事情是我不知道的?你简直是深藏不
露啊!”
    紫薇谈到乾隆,就兴奋起来,好多话要告诉尔康。
    “我现在终于知道,我娘为什么为他付出了一生。
    临终还要我来找他!他是个好有深度,好有气度,好有风度的人,我崇拜他!想到他是
我爹,我就充满了幸福感!当他几次三番问到我娘的时候,我的声音都激动得发抖,如果不
是为了小燕子,我真想把一切都告诉他!”
    尔康眩惑的看着紫薇,分沾着紫薇的喜悦,也有着无数的担心:
    “我就知道,你的光芒遮也遮不住,藏也藏不住!
    不过,我没想到这么炔,你就进人情况了!我真是一则以喜,一则以忧,喜的是你这么
争气,忧的是这深宫之中,危机重重,生怕皇上对你的喜爱,会变成你的另一个危机!紫
薇,你真的要小心阿!”
    我知道!你放心,我会拼命保护自己和小燕子的!”
    尔康就热切的、渴望的、上上下下的看她,低声问:
    “想我吗?”
    紫薇头一低。
    “不想!”
    “有没有悄悄话要告诉我?”尔康再问。
    紫薇头更低了,轻声说:
    “有一句。”“是什么?”
    紫薇就在他耳边,吹气如兰,低低说:
    “那名‘不想’是假的!”
    尔康一个激动,就把她拥入怀中。
    紫薇依偎着他,两人片刻温存,毕竟有所顾忌,就轻轻分开了。紫薇想了想,说:
    “有件事一直搁在心上,希望你帮我办一下!”
    “什么事?”
    “柳青和柳红那儿,我大概暂时没办法过去了!
    上次他们把我藏在小茅屋,给你们找到了,接着带进宫,连喘气的机会都没有,我对他
们兄妹好抱歉,该给他们一个交待的!你可不可以去看看他们?那个大杂院里的人,你也要
时时刻刻去照顾一下!”
    尔康凝视紫薇。真的,那个柳青柳红和大杂院里的老老小小,是个大大的隐忧,不能不
解决了。他郑重的点头。
    “是!我知道了!”
    尔康第二天就去了大杂院。交给柳青一个钱袋,郑重的说:
    “这是小燕子和紫薇托我交给你的!里面有五十两银子,她们暂时无法照顾大家,希望
你和柳红,帮大伙儿搬一个地方住!”
    柳青锐利的盯着尔康:
    “你是说,要我把大杂院里二十几口人,都给疏散了?”
    尔康也锐利的盯着柳青:
    “不错!给老人找个可以安养的地方,给孩子们找个家,如果找不到,这些钱可以盖一
个!但是,必须离开这个大杂院,而且,越早越好!走得越远越好!”
    柳青抓起钱袋,往怀里一揣,简短的说:
    “我们换一个地方说话!”
    两人来到郊外。站在一个山岗上,四顾无人,柳青才正色的问:
    “你是不是预备告诉我,小燕子和紫薇到底是怎么回事?”
    尔康摇头。
    “不,我不预备告诉你!你知道得越少,对你越好!我只能告诉你一件事,小燕子把紫
薇也接进宫里去了,你们那个大杂院,出了两个进宫的姑娘,总有一天,会引起注意,为了
大家的安全,我才对你做那样的要求!”
    柳青镇静的一笑。
    “那么,让我告诉你是怎么回事好了!假格格进了宫,真格格进了府!现在,你又把紫
薇送进宫去,想让皇上再认一个!”
    尔康大惊失色:
    “谁跟你说了这些话?”
    柳青一叹,直率的说:
    “小燕子在大杂院往了五年,她的事,我那一件不知道!至于紫薇,自从来到大杂院,
心心念念的,就是要找她的爹!她和小燕子每天叽叽咕咕,总有一些蛛丝马迹露出来。等到
小燕子和紫薇闯围场,小燕子变成了格格,紫薇居然疯狂到去追游行队伍,然后留在你们的
府中,就不回来了!事情一直发展到今天,如果我还看不明白,我就是傻瓜了!”
    尔康点点头,对柳青诚挚的说:
    “紫薇说你是侠客,碰到困难就找你!小燕子想把你们兄妹弄进宫去当侍卫!她们如此
器重你,我想,她们都没有看错你!”
    柳青眼光闪了闪,心里就萌生出一份,‘士为知己者死”的知遇之感来。
    “是吗?她们这么说?”
    尔康凝视着柳青:
    “是!你都分析出来了,我也不瞒你了,小燕子和紫薇,是一个阴错阳差的错误!紫薇
才是真正的‘还珠格格’。我们现在把紫薇送进宫,是抱着一线希望,希望真相大白,而不
会伤害到小燕子!也让紫薇得回她的爹和她应有的身份!”
    柳青沉思,许多疑团全部解开了,不禁惊叹:
    “一直知道她不简单,原来竟是一个格格!”
    “我希望,你会咬紧这个秘密!”
    “你把我看成什么人?搬弄口舌的无聊汉吗?”柳青有些生气的说。
    “当然不是!我一直欠你一份最深刻的感激!谢谢你上次帮助紫薇!”
    柳青一笑,掉头看尔康:
    “你会保护她们两个的,是不是?”
    尔康诚挚的回答:
    “我会用我的生命来保护她们两个!”
    柳青点头,和尔康交换着深沉的注视。
    “好!那么,我去保护大杂院里的老老小小!你放心,十天之内,大杂院里的人就都不
见了!没有人再会泄露任何秘密!如果她们需要我,你去上次紫薇住的小茅屋,告诉那儿的
张老头,就可以找到我!记住,不是只有你,愿意为她们出生入死!”
    尔康感动极了。
    “紫薇说你是侠客,我认为你是英雄!”
    柳青微微一笑,两个男人把所有未竟之言,都心照不宣了。
    小燕子有了紫薇作伴,又打了容嬷嬷,真是“志得意满”,快乐得不得了。至于怎对尔
康担心的“小人大猫”,她一点都不放在心上。这天心血来潮,带着整个漱芳斋的女性,裁
了一大堆的锦缎,在那儿缝制一种奇怪的东西。
    紫薇一面缝,一面说:“我觉得你做这个有点多余,真用得上吗?”
    小燕子拼命点头,说:
    “用得上!用得上!我告诉你,等到做好了,我们每个人膝盖上都绑一个!我已经想了
好久了,才想到这个主意!这一天到晚下跪,总得把膝盖保护保护!我就不明白,皇阿玛那
么聪明的一个人,干嘛动不动要人跟他下跪?”
    “你绑这么厚两个东西在膝盖上,走路会不会不灵活呢?”紫薇问。
    金琐已经做好了一对,就对小燕子说:
    “格格!你要不要先试一试看!”
    “好!”
    小燕子就兴冲冲的坐下,捞起裤管,金琐把“护膝”给她绑上,明月、彩霞都来帮忙。
绑好了,金琐说:
    “怎么样?膝盖动一动看,如果太厚了,我再把它改薄!”
    小燕子把裤管放下,满屋子跳来跳去,得意的哈哈大笑:
    “哈哈!好极了!一点都不妨碍走路!在室内绕了一圈,突然重重的“崩咚”一跪。
“哈哈,像跪在两团棉花上,可舒服了!这玩意好,我给它取个名字,就叫‘跪得容易’,
我们漱芳斋每人发一对!大家赶快做,我还要去送礼!五阿哥、尔康、尔泰、小桂子、小顺
子、腊梅、冬雪……简直人人需要!你们想,常常在那个石子地上,说跪就跪、几次都把我
跪得青一块,紫一块!”
    “你别送礼了!五阿哥他们收到你这样的礼物,不笑死才怪!你教他们戴上这个,我
想,他们没有一个人肯戴!”
    小燕子瞪大眼:
    “为什么?这么好用的东西,为什么不戴?赶明儿,我还要做一个“打得容易’,那
么,就不怕挨打了!”
    金琐实在忍不住,问:
    “你这个‘跪得容易’绑在膝盖上就可以了,那个‘打得容易”要怎么绑?”
    小燕子纳闷起来。
    “是啊!说的也是!这有点伤脑筋!”
    明月贡献意见:
    “格格以后都穿棉裤算了!”
    “那不成,”紫薇笑着说:“这个大热天穿棉裤,就不是‘打得容易’,是中暑容易’
了!”
    大家都笑了起来。室内嘻嘻哈哈,好生热闹。就在一片笑声中,小邓子带着小路子来
到。小路子甩袖跪倒,对小燕子说:
    “格格!皇上在书房,要格格马上过去!”
    小燕子一呆,喊:
    “完了!完了!皇阿玛一定又找到什么“好运坏运’‘大桶小桶’的东西来教训我!看
样子。我最该发明的,还是一个“写得容易’!”
    小燕子走进御书房,抬眼一看,尔泰、永琪都在,正给她拼命使眼色。除了他们还有一
个纪晓岚。她糊里糊涂,心里有点明白,自己又出了什么错。仗着膝盖上绑着“跪得容
易”,她对着乾隆就砰的跪倒,说:
    “皇阿玛吉祥!”
    “起来!”
    小燕子心里一阵得意,那个“跪得容易’真好用,膝盖一点都不痛。站起身来,面对纪
晓岚,又“崩哆”一跪。
    “纪师傅吉祥!”
    纪晓岚吓了好大一跳,慌忙伸手扶起小燕子。
    “格格请起,为何行此大礼?”
    小燕子刚刚起身,又对着乾隆噗通跪倒。
    “皇阿玛,我不是又做错了事?”
    乾隆好生纳闷。这孩子怎么被吓成这样?左跪右诡的?
    “起来!起来!”
    “我就跪着吧反正‘跪得容易’。”小燕子自言自语。
    乾隆听不懂,伸手一挥。
    “叫你起来就起来,又没罚你,你一直跪着干嘛?”
    小燕子这才不情不愿的站起身来。
    乾隆拿着好多篇文稿,对小燕子说:
    “今天。朕跟纪师傅研究你们的功课,朕刚刚看了永琪和尔泰的文章,心里非常安慰!
可是,纪师傅把你的功课拿给朕一看,朕就头晕了!”把一张字笺递给小燕子:“这是你作
的诗吗?”
    小燕子拿过来看了看。
    “是!”
    “你自己念给朕听听看!”
    “最好不要念!”
    “叫你念,你就念,什么最好不要念!”
    小燕子迫不得己,只好低头念:
    “走进一间房,四面都是墙,抬头见老鼠,低头见蟑螂!”
    永琪尔泰彼此互看,拼命要忍住笑。
    纪晓岚一脸的尴尬。
    “你这是什么诗?”乾隆看着小燕子。
    “这是很“写实’的啦!我现在住在皇宫里,当然什么都好!可是,我进宫以前住的那
个房子,就是这样!那个李白,能够‘举头望明月,低头思故乡’,一定是窗子很大,又开
着窗户睡觉,才看得到月亮,我那间房,窗子不大,看不到月亮,半夜老鼠会爬到柱子上吱
吱叫。至于蟑螂吗?也是写实。”
    “你还敢说是写实”乾隆大声一吼。
    小燕子吓了一跳,慌忙说:
    “下次不写实就好了嘛!”“这首也是你作的?”乾隆又拿出一张诗笺问。
    小燕子拿来一看,头大了,点点头。
    “念来听听看!”
    “可不可以不念?”
    “不许不念!”
    小燕子只得念:
    “门前一只狗,在啃肉骨头,又来一只狗,双双打破头!”
    永琪和尔泰拼命忍笑,快憋死了。
    纪晓岚也忍俊不禁。
    “你这种诗,算是诗吗?你也缴得出来?乾隆瞪着小燕子。
    “没办法,师傅说:‘你给我作鬼打架也好,狗打架也好,反正一定要作首诗给我!’
我想,还是写实一点,‘鬼打架’、我没看过,狗打架,我看过!
    所以就写了这首!可是,师傅说我‘双双’两个字,用得还不错!”说着,就求救的看
纪晓岚。
    纪晓岚就急忙说:
    “皇上!格格已经进步很多了,她确实在努力学习,偶而还有很典雅的句子出现,慢慢
调教,一定会进步的!”
    永琪也上前禀告:
    “皇阿玛!小燕子本来字都不认得几个,现在能写两首打油诗,真的已经难能可贵,不
要把她逼得太紧,反而让她对文字害怕起来!”
    尔泰也上前帮忙:
    “皇上,小燕子作诗,已经分得清‘五言”‘七言’,也会押韵了!她起步太晚,有这
样的成绩,是师傅的‘功劳’,徒弟的‘苦劳’了!”
    “哼!”乾隆瞪瞪小燕子,啼笑皆非的说:“作出这样的诗来,居然还人人帮你说
话!”又抓起第三张诗笺,对小燕子说:“你再念这首给朕听听!”
    小燕子大大的叹口气,无奈的念:
    “昨日作诗无一首,今天作诗泪两行,天天作诗天天瘦,提起笔来唤爹娘!”
    “又是一首‘写实’诗?”
    “是!”
    “作诗那么辛苦啊?”
    “是!”
    “还敢说是!”
    “本来就是!如果说‘不是’就是‘欺君大罪’!”
    乾隆一拍桌子,挥舞着那张诗笺:
    “可是,这就不是‘欺君大罪’了吗?是谁帮你写的?从实招来!这首诗虽然努力模仿
你的语气和用字,仍然不是你写得出来的!是永琪写的吗?还是尔泰写的?”
    永琪和尔泰,慌忙摇头否认。
    小燕子见又逃不过,只好招了:
    “皇阿玛!这作诗,不是那么容易嘛!我已经很努力的学了,那个‘平平仄仄’实在很
复杂,什么是‘韵’还没弄清楚……”
    “你不要跟我东拉西扯,先告诉朕,是谁代笔,朕要一起罚!”乾隆生气。
    小燕子一急:
    “您罚我就可以了,罚她……”忽然眼睛一亮。
    “如果是罚写字,就罚她好了!她不怕写字,写得又快又好!”
    乾隆纳闷。
    “她是谁?”
    “紫薇!”
    乾隆震动了。紫薇?又是紫薇!
    “这首诗是紫薇写的?”
    “是!她说我作诗实在太辛苦了,帮我随便写了两句!”
    乾隆眼前,立刻浮起紫薇那清灵如水,欲语还休的眸子。耳边,也萦绕起她那缠绵哀怨
的歌声。好聪明的丫头,好动人的丫头,好奇怪的丫头!他不由自主、就出起神来。
    尔泰和永琪,又对看一眼,有意外之喜。
    乾隆出了半天神,这才回过神来,转眼看纪晓岚。
    “晓岚,朕觉得,小燕子必须管得紧一点,她的帮手一大堆,课堂上好几个,家里还
有,你不能不防!”
    “臣遵旨!”纪晓岚看乾隆:“其实。格格天资聪颖,生性活泼,有格格的长处!在课
堂上规规矩矩的上课,对格格是一种虐待,如果能从生活上教育,说不定会收到事半功倍的
效果!”
    乾隆沉思,就把作业推开,说:
    “纪贤卿说得很有道理。好了!功课的事,就让纪师傅去伤脑筋!朕最近想出门走
走,”微服出巡一趟,视察视察民情。纪贤卿一起去!永琪、尔泰,你们和尔康也一起
去!”
    “是!”永琪和尔泰兴奋的应着。
    “我也一起去!”小燕子急忙喊。
    “你是女子,不能去!”
    “你‘微服出巡’也是要化装的,我装成你的丫头,不就行了吗?”。小燕子兴奋极
了,哀求的说:“皇阿玛,求求你带我去,我整天闷在宫里,都快要生病了!有我在路上跟
你作伴,说说笑笑,不是很好吗?”
    “你想去,有个条件!”乾隆盯着小燕子。
    “什么条件?”
    “把李颀的‘古从军行”给背出来!”
    “‘古从军行’是什么东西?”小燕子自言自语:
    “不管它是什么东西,我背就是!如果我背出来了,皇阿玛,你可不可以也答应我一件
事?”
    “你也要讲条件吗?你说!”
    “你不能只用一个丫头,让紫薇跟我一起去!”
    乾隆想了想,紫薇一起去?路上,有人下棋唱歌,岂不快哉?他爽气的一点头。
    “好!让紫薇跟你一起去!”
    “皇阿玛万岁万万岁!”小燕子这一乐,非同小可。情不自禁,就欢呼了起来。一面喊
着,一面就高兴的一跃,又“崩咯”跪下,谢恩:“小燕子谢皇阿玛恩典!”
    谁知,小燕子这一次动作太大了,这样一跃一跪,两个“跪得容易”就滚了出来,跌落
在地。
    乾隆惊愕的喊:
    “这是什么东西?”
    小燕子慌忙抓起护膝,纳闷的说:
    “这是跪得容易!怎么一跳就掉出来了?简直变成掉得容易了!不行!还得改良!回去
再研究!”
    尔泰、永琪、纪晓岚全都瞪大了眼睛,个个莫名其妙。
    乾隆希奇极了,困惑极了,喃喃自语:
    “跪得容易?”
    ----------------------------------------
  书路扫描校对:http://bookroad.yeah.net

上一页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