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四章


    一切都照计划进行。
    小燕子没有耽搁,第二天一早,就到了令妃面前,对着令妃就跪下磕头。
    “娘娘!我有事情要求你帮忙!”
    “干嘛行这么大的礼?赶快起来!”令妃惊愕的说。
    腊梅冬雪就去搀扶小燕子。
    “不起来!不起来!等娘娘答应了我,我才要起来!”
    “什么事情那么严重?”
    “对娘娘来说,是一件小事!我想增加两个宫女!”
    “你还要两个宫女?难道明月彩霞侍候得不好吗”令妃不解,困惑着。
    “不是!她们两个好极了,只是我还想要两个。”
    “再要两个人也不难,只是你一个人,需要那么多人侍候吗?”
    “其实,不是侍候,是解闷!这两个人如果进了宫,我就不会每天闹着要出宫了!娘娘
也可以少操一点心!”
    令妃大惊:
    “难道,你还有指定的人选不成?难道……还要从宫外弄进来不成?”
    小燕子就从地上站起,走过去,搂住了令妃的肩。
    “娘娘!算你宠我一次!我知道,您心里疼我,每次有好吃的,好用的,你总是送给
我!皇后娘娘骂我的时候,总是您帮我说话,我将来一定会报答您的!您宠我就宠到底吧!
把这两个宫女赐给我吧!”
    令妃听得糊里糊涂。
    “哪两个呢”“她们一个叫紫薇,一个叫金琐!现在都在福伦大人家里当差!”
    “福伦?又是他们家?”令妃审视小燕子:“你跟他们家走得真近!”
    “那两个丫头真是好得不得了,跟我投缘得不得了,简直像我的姐妹一样!她们进了
宫,我也不需要宫里发月傣钱给她们,皇阿玛赐我的银子,我还没有用完,我自己付月俸!
只要您允许她们进宫!”
    令妃凝视小燕子,十分疑惑。
    “好!这件事我放在心上了,等我考虑几天再说!”
    小燕子急死了。
    “娘娘,不用考虑了!我那个漱芳斋,每天的饭菜都吃不下,多两个人吃饭,一点问题
都没有!”
    “那也不能说是风,就是雨,要怎么办,就怎么办!总得让我想想!”,小燕子再急,
也无可奈何了,只好等令妃考虑。
    令妃并没有考虑太久,找来了福晋,她仔细的问了问,福晋早已和大家套好了词,说得
头头是道。令妃这才恍然大悟:
    “你说,那两个姑娘是还珠格格的结拜姐妹?”
    “是啊!当时,还珠格格刚进宫,见着尔泰,她就托尔泰去照顾这两个姑娘!尔泰那会
做这些事呢?
    我就跑了一趟,谁知这两个姑娘,长得玲拢剔透,干干净净,我一看就喜欢,干脆接到
家里来,让她们帮忙做做家事。这样,还珠格格想她们的时候,来我家就见着了!”
    “原来如此啊!这孩子,怎么也不跟我明说呢?
    那么,上次格格偷溜出宫,也是要见她们两个吗?’“不错!三个姑娘,感情好得不得
了厂令妃沉吟:
    “依你看,她们进宫来当宫女,有没有什么不妥呢?”
    福晋看着令妃,诚恳的说:
    “还珠格格现在是皇上面前的小红人,这也是你处理得当的结果!说真的,不定那一
天,我们会需要她的支持!让她高兴,又有什么不好呢?宫里又不在乎多两个人。至于这两
个姑娘的人品,我可以担保!”
    令妃眼睛一亮:
    “是啊!还是姐姐您想得周到,那么,就这么决定了吧!过两天,你就让她们进宫来
吧!”
    真是顺利得出乎意料。本来,在宫中,尊贵如令妃,要安排两个宫女进宫,根本就是小
事一件。
    紫薇进宫的前一晚,尔康真是矛盾极了,担心极了。离愁依依,干丝万缕。对紫薇,有
说不完的话:
    “紫薇,这次把你送进宫,实在是无可奈何的一条路,我千思万想,只有冒这个险,才
能让每个人都各得其所!可是,在我心里,真巴不得你再也不要离开我!那道宫墙,虽然只
是一道墙,感觉上,有些像铜墙铁壁!我还真不放心你,不舍得你!明天你进了宫,我会一
直担心下去,还不知道要担心到那一天为止?你还没进宫,我已经有些后悔了!不知道这步
棋到底是对,还是不对?你答应我,千万千万,要小心谨慎啊!”
    紫薇不住点头,凝视着尔康。
    “你放心,我不是小燕子,我会非常小心,非常谨慎的!我知道你作这样的安排,有多
么矛盾!我也知道,你为我想得多么深入!你明白我心底对皇上的渴望,你也明白,我在你
家这样住下去,妾身不明,非长久之计!现在安排我进宫,解决了我处境的尴尬,又给未来
铺下了一条相聚的路,你真是用心良苦!如果我不了解你这种种用心,我也不会听你安排
了!”
    尔康听得又是激动,又是感动,又是心醉,又是心碎。
    “有时,真恨自己生在公侯之家,弄得身不由己!
    那天,在幽幽谷见到你,我应该把你抱上马,就这样策马而去,再也不要回来!”
    “如果那样,你就不是有担当,有责任感的福尔康了!”
    尔康深深的盯着她。
    “你进了宫,我们见面就不像现在这么容易,但是,我还是会进宫来跟你见面!你随时
要跟五阿哥联络,每天都要让我知道你的情形!”
    紫薇拼命点头,眼中已有泪光。
    “在宫里,不比外边,你又只是一个宫女,不像小燕子有“格格”身份撑腰,你的一举
一动,都要留神。对皇上,也不要太心急,更不要亲情发作,就不能自己!你一定要有个
数,他心底,已经先入为主的认了小燕子!”
    “我知道,我都知道!”
    “万一在宫里住不下去,告诉五阿哥,我们就接你出来,千万不要勉强!”
    “我知道,我都知道!”
    尔康深深切切的看着她;恨不得用眼光将她紧紧锁住。
    “记住!今天的小别,是为了以后的天长地久。”
    紫薇又拼命点头。
    “那么,你还有话要跟我说吗?”尔康不舍已极的看着她。
    “珍重!”
    尔康心头一热。
    “就这么两个字?”期待的问:“还有没有别的呢?”
    紫薇就走到桌前坐下,开始抚琴。她一面拨出叮叮咚咚的音符,一面凝视着尔康,婉转
的唱着:
    “聚也不容易,散也不容易,聚散两依依,今夕知何夕!
    见也不容易,别也不容易,宁可相思苦,怕作浮萍聚!
    走也不容易,留也不容易,心有千千结,个个为君系!
    醒也不容易,醉也不容易,今宵离别后,还请长相忆!
    紫薇唱完,眼光幽幽柔柔的看着尔康。
    尔康神魂俱醉,痴倒在紫薇的眼神歌声里。
    于是,这一天,福晋领着紫薇、金琐,进了宫,直接来到令妃面前。
    小燕子早就等在令妃旁边,用热切的眸子,盯着紫薇。兴奋得不得了。
    “娘娘!我把紫薇和金琐带来了!”福晋说。
    紫薇和金琐双双跪下磕头。
    “奴婢紫薇叩见令妃娘娘!娘娘千岁千千岁!”
    “奴婢金琐叩见令妃娘娘!娘娘千岁千千岁!”金琐也跟着磕头。
    “抬起头来!给我瞧瞧!”令妃说。
    紫薇和金琐便双双抬头。
    令妃走到两人面前,仔细的打量二人。心里有些惊讶,不能不赞美:
    “哟!长得真是不错!白自净净,清清秀秀的!”
    便问紫薇:“几岁啦?”
    “奴婢十八岁!”
    “我十七!”金琐急忙跟着答。
    “没问你,不用答话!”令妃笑着说。
    “是!我知道了!”金琐急忙回答。
    “好了,这‘我呀我的’毛病,慢慢再改吧!跟了还珠秸格,我想,这规矩就难教了。
不过,格格得到皇上特许,可以不苛求‘规矩’,你们两个,就不一样了!这些宫中的礼仪
规范,还是要遵守的!如果出了差错,别人会说我令妃,怎么让你们两个进宫的!知道
吗?”
    紫薇急忙磕头说:
    “奴婢谢娘娘指点!一定遵守规矩,不让娘娘为难!”
    令妃一怔,忍不住再看了紫薇一眼。
    小燕子站在一边;早已忍耐不住,上前对令妃急急的说。
    “我可不可以带她们回漱芳斋了?”
    “你急什么?我话还没有说完呢!”令妃又对两人叮嘱:“你们两个,是靠着还珠格格
的面子进宫来的,没有受过正式的宫女训练,自己要机警一点,要知道分寸!就算在漱芳斋
里,也不可以和格格没上没下!
    宫里地方大,除了漱芳斋,别的地方不要乱走乱逛!
    出了漏子,可没有人给你们收拾!”
    紫薇又磕头,说:
    “奴婢谨遵娘娘教诲!一定会自我约束,谨守本分,不敢逾矩!”
    令妃又看了紫薇一眼,觉得此女说话不俗,有点纳闷。
    小燕子已经急得不得了。
    “娘娘!您说完没有?其他的规矩,我会慢慢的教她们!”
    令妃睁大眼睛,失笑的说:“你教?那你还是别教的好!”
    正说着,外面忽然传来太监的大声通报:
    “皇上驾到!”
    紫薇一听到这四个字,脑中顿时轰的一响,整个人就惊得一颤。皇上?皇上?她才进
宫,居然马上可以见到皇上?天啊“她的心擂鼓似的在胸腔里敲击,脸色顿时发白,眼睛直
了。皇上来了,乾隆来了,那一国之君,万人之上,她从未谋面的亲爹啊!她简直不能呼吸
了,跪在那儿动也不敢动。
    乾隆大步走进。一屋子的人请安的请安,拜倒的拜倒。
    令妃和福晋急忙迎过去。
    “皇上,怎么这会儿有时间过来?”令妃问。
    乾隆心情良好,大笑说:
    “哈哈!今天真高兴,缅甸的问题解决了!他们居然派了使者,要来讲和!可见咱们大
清朝,还是威名赫赫!几位大将,都不含糊!”这才看到福晋,笑着说:“哟!这儿有
客!”
    福晋早已福了下去:
    “臣妾参见皇上!”
    乾隆对福晋点点头,和颜悦色的说:
    “朕刚刚还奖励福伦了一番!你家的尔康尔泰,越来越有出息了,你的相夫教子,功不
可没!”他一转眼,看到小燕子,更乐了,对小燕子招手说:“过来!过来!许你不学规
矩,你见了皇阿玛,还是应该主动招呼一声,怎么这样傻傻的?”
    小燕子看到乾隆进门,就和紫薇一样,兴奋得发呆了。一双眼睛,不停的看乾隆,又不
停的看紫薇,恨不得冲上前去,拉着乾隆大喊,、:看啊看啊卜那才是你的女儿啊!赶快认
清楚啊,那才是你真正的还珠格格啊……”可是,她什么话都不能说,拼命憋着,看来看
去,心情紧张,魂不守舍。这时,听到乾隆点名召唤,才急忙请安,说道:
    “皇阿玛吉祥!”
    乾隆对小燕子笑着说:
    “哈哈!你是金口啊!居然给你说中了!你说,国家会越来越强盛的,果然不错!‘国
有乾隆、谷不生虫’也有点道理!哈哈!”
    乾隆忽然看到跪在地上的紫薇金琐,一怔,就仔细的看了看。紫薇接触到乾隆的眼光,
心里崩咚崩咚跳,心脏几乎从嘴里跳了出来。她知道应该低头,就是无法移开视线。天啊!
他多么英俊,多么高大,多么神气啊!她心里想着,身子僵着。乾隆看了一会儿,觉得眼
生,便不在意的挥手说:
    “起来!起来!不要每个人看到朕,就跪着忘记起身!”
    紫薇再度一颤,看到乾隆跟自己说话,连呼吸都几乎停止了,脸色苍白得厉害。
    在一边的福晋,急得要命,赶快走过去,轻轻一碰紫薇:
    “皇上要你们起来,就赶快谢恩起来呀!”
    紫薇这才震动的觉醒。抖着声音磕下头去。
    “谢皇上恩典!”
    金琐也跟着说了一句,两人站了起来。紫薇心情太激动了,又在久跪之后,脚下一软,
差点跌倒。金琐急忙扶住,一声“小姐”几乎脱口而出,幸好及时咽住了。
    乾隆觉得两人有点奇怪,诧异的再看了她们一眼。
    令妃就说:
    “这是新来的两个宫女,我拨给小燕子用了!”
    乾隆听说是宫女,毫无兴趣。
    “哦!”转头看小燕子:“你今天是怎么啦?平常话多得很,今天怎么如此安静?”
    小燕子一惊,慌忙振作了一下,没话找话,对乾隆说:“皇阿玛,‘面店’的问题解决
了,‘生姜’的麻烦是不是也没有了?”
    乾隆怔了怔,半天才醒悟,大笑说:
    “是!‘面店’的问题解决了,‘生姜’的麻烦也会过去!”拍拍小燕子的肩膀,立即
一瞪眼:“什么‘面店’‘生姜’,还‘麻油’呢!明天去跟纪师傅说,皇阿玛要你把边疆
问题,弄弄清楚!”
    小燕子着急,提到纪师傅就头大,说:
    “‘生姜’都还没闹明白,你还要我学‘边姜’!
    ‘边姜’是个什么姜,我怎么弄得清楚嘛!明天我可不可以不上课?因为,我……看紫
薇,突然把紫薇推到乾隆面前,冒出一句:“这是紫薇!”又指指金琐:“那是金琐!”
    乾隆觉得莫名其妙,再看了两人一眼,心不在焉的说:
    “好好,你们不必一直杵在这儿,下去吧!”
    紫薇的心,蓦的一沉,好生失望。脸色就一片惘然,眼神中一片落寞。
    小燕子急忙对乾隆屈了屈膝,嚷着说:
    “谢谢皇阿玛!我带她们先去漱芳斋,等会儿再来侍候您!”
    小燕子一拉紫薇,紫薇便对乾隆福了一福,跟着小燕子,失魂落魄的出去了。金琐依样
葫芦的福了一福,也跟着出去了。
    福晋这才暗暗的呼出一口气。被这一幕父女相见,弄得紧张死了。
    从“延禧宫”出来,紫薇失神落魄,小燕子神魂未定,金琐却兴奋不已。“我见着皇上
了耶!真的是皇上!他看起来好年轻,好威风啊!他脾气挺好的样子,一直笑!”金琐低低
的,不敢相信的说。
    “你没看到他发脾气的时候,只要喉咙里哼那么一声,一屋子孙的人都会吓掉魂,噗通
噗通全跪一地!”
    小燕子说。
    金琐陷在自己的震撼里:
    “当皇上好神气呀!”她转头看小燕子,羡慕的:
    “你也很过瘾嘛!皇上对你那么好,你说那个‘生姜’的时候,他笑得好高兴!”忽然
发现紫薇的失魂落魄,急忙对紫薇说:“小姐,你不要难过,他等于还没发现你呢!”
    小燕子也急忙对紫薇说:
    “今天才是你第一天进宫,想不到皇阿玛会突然进来,你一点准备都没有,当然没办法
引起皇阿玛的注意,你千万不要泄气,日子还长呢!”
    紫薇眼中含泪,轻轻的说:
    “我没有泄气、也没有难过,只是……忽然发现自己的亲爹站在那儿,高大,挺拔,威
武,神气……
    我觉得心里像是烧滚的油锅一样,整颗心都快从嘴里掉出来了。我那么激动,但是,他
几乎没有正眼看我!”
    “小姐,你别急呀!小燕子说得对,日子还长着呢!咱们慢慢等机会嘛!”
    紫薇忽然回过神来,惊觉的说:
    “金琐!小心!你如果不改称呼,我们迟早会出问题的!”
    金琐被提醒了,急忙收收神:
    “我忘了!以后一定注意,绝对不再出错!”就对小燕子屈屈膝:“格格请走前面,奴
婢后面跟着!”
    小燕子看了紫薇一眼,心中涨满了喜悦,实在没有办法让紫薇跟在自己身后做“奴
婢”,又见紫薇若有所失,便跑过去,一把挽住紫薇的胳臂,热情的说:
    “紫薇!你振作一点!不要失望!现在,我们两个又在一起了,多好呀!想想看,几个
月以前,我们还什么门路都没有,像大头苍蝇一样到处乱飞,不知道要怎样才能见着皇上!
现在,我们两个都进了宫,而且……”
    紫薇被小燕子振作了,深吸口气,接口说:
    “而且,我已经见着了皇上!这才是我进宫的第一天,我居然就见着了他!”说着说
着,就喜不自胜了。
    小燕子因紫薇的高兴而高兴,跳跳蹦蹦的走着,说着:
    “是啊是啊!我们已经很不容易了!这就像五阿哥说的,山路走完了有水,柳树落了又
有花……”
    紫薇笑着更正。
    “山穷水尽疑无路,柳暗花明又一村!”
    “对对对!就是这两句话!”拍着紫薇的肩,又笑又兴奋:“我们已经走完山路,现在
走水路了!你还有什么不开心呢?开心起来!知道不知道?”
    紫薇心情已经好转,被小燕子引得兴奋起来,应道:
    “是!格格!奴婢遵命!”
    “你敢这样叫我……我呵你痒哦!”小燕子笑着喊。
    紫薇机警四望,咳了一声:“格格,请走好!”
    小燕子赶紧收敛,放眼四望。
    容嬷嬷站在回廊下,正对三人阴沉而好奇的凝视着。
    小燕子笑容僵了,拉了紫薇一下“我们绕路走吧!别惹这个老巫婆!”小燕子低声说。
    紫薇觉得有点不对,眼光顺着小燕子的眼光看去,和容嬷嬷冷冽的眼神一接,不知怎
的,竟机伶伶的打了个寒战。
    小燕子带着紫薇和金琐,走进漱芳斋,就兴奋的大喊:
    “明月!彩霞!小邓子!小卓子!通通过来!通通过来!”
    明月,彩霞,小邓子,小卓子立刻奔了过来,屈膝的屈膝,哈腰的哈腰。
    “格格吉祥!”
    “我要给你们大家介绍两个人!”小燕子喊着,就一手拉紫薇,一手拉金琐,对四人
说:“这是紫薇,这是金琐!对宫里的人来说,她们两个是我这儿新来的宫女,实际上,她
们两个是我的结拜姐妹!”
    紫薇吓了一跳,看着小燕子:
    “格格!怎么这样说?”
    小燕子对紫薇一笑。
    “如果我们在漱芳斋里,还要避这个避那个,我们就活不下去了!你放心,他们四个,
已经是我的心腹了,就像五阿哥的小桂子和小顺子,大家是一条心,一条命!他们不会出卖
我!”就看四人,问:“是不是?”
    四个人异口同声,有力的回答:
    “是!”
    小燕子又继续交待:
    “紫薇和金琐,名义上是我的宫女,那是没办法的事,因为我要她们进宫,只能这样安
排,你们给我咬紧牙根,不要胡说八道,知道吗?如果有刀搁在你们脖子上,逼你们说,那
怎么样?”
    四个人都抬头挺胸,豪气干云的嚷:
    “要头一颗,要命一条!”
    紫薇和金琐看傻了。。。
    “既然她们是我的姐妹,那么,是你们的什么?”
    小燕子再问。
    “是主子!”四个人回答。
    小燕子笑了起来:
    “什么主子?教也教不会!大家是一家人!知道吗?一家人!你们怎么待我,就要怎么
待她们两个,谁对她们不礼貌,就是对我不礼貌,知道吗?”
    “知道了!”大家又高声回答。
    小邓子眼光在紫薇和金琐脸上看来看去,恍然大悟,说:
    “这就是那两位‘天仙’姑娘嘛!咱们都明白了,上次在茅屋前面,格格要咱们找的那
两个天仙,就是她们。没想到,‘天仙’也来漱芳斋!咱们的‘家’,就越来越大了!”
    “说得好!小邓子有赏!”小燕子兴高采烈。
    四人就赶快上前,对紫薇金琐拜了下去。
    “奴才。奴婢叩见大仙姑娘!”
    紫薇慌忙拉起明月、金琐就拉起彩霞。
    “千万不要这样称呼,更不能对我们拜来拜去!”
    紫薇急忙说:“我是紫薇,那是金琐,以后,大家都称呼名字,免得让别人疑心!”回
头对金琐说:“金琐!咱们带来的东西呢?”
    金琐打开一个随身的小包袱,紫薇拿了两件首饰,两个钱袋,过来分给四人。
    “一点见面礼,请大家收了!”
    金琐笑着对四人说:
    “别小看那个钱袋,是咱们小姐亲手做的,这些首饰,也是小姐自己戴过的东西!既然
在这漱芳斋里,不用避讳,那么,我就得告诉你们,紫薇名义上是我的结拜姐妹,事实上,
是我的主子!”
    四人拿着礼物,又惊又喜,看到紫薇气度不凡,不禁油然生敬。但是,对于这两人的身
份,实在头昏脑胀了。
    小邓子不管他三七二十一,又拜了下去。
    “谢紫薇姑娘赏赐!谢金琐姑娘赏赐!”
    其他三人立即依佯葫芦的拜了下去。喊着:
    “谢紫薇姑娘赏赐!谢金琐姑娘赏赐!”
    小燕子对紫薇一笑说:
    “没办法,慢慢再来教他们!这主子奴才,小姐丫头……别说他们会糊涂,连我都糊涂
了。”
    那大晚上,在漱芳斋,有一场“宴会”。
    小燕子一定要给紫薇和金琐接风,命令小邓子、小卓子、明月、彩霞全体参加,反正漱
芳斋没有“主子奴婢”那一套,大家都是“一家人”。
    小燕子兴致勃勃,不管三七二十一,拉着七个人“聚餐”。几杯酒一下肚,就得意忘形
了,面颊红红的,握着酒壶,为每一个人斟酒。兴高采烈的喊:
    “喝呀!大家尽兴一点,好好的喝一杯!,我今天太高兴了,高兴得快要昏掉了!自从
进宫以来,今天是我最高兴的一天,紫薇!喝酒喝酒,不要怕!我们已经把院子门,房门都
锁起来了,别人进不来!”
    小邓子、小卓子、明月、彩霞虽然和小燕子同桌,却怕得要命,不住回头观望。
    紫薇和金琐也很不安,时时刻刻望向门口。紫薇见小燕子已有醉意,便拉拉小燕子的衣
袖,警告的说:
    “格格!你收敛一点,听说,你这个漱芳斋,皇上随时会来,你喝得醉醺醺,万一给皇
上撞见,岂不是又要遭殃吗?”
    小邓子立刻站起身来,害怕的说:
    “紫薇姑娘说得对,我看,我还是去门口守着吧!
    有人来,我也可以通报一声!”
    小燕子笃定的说:
    “坐下坐下!不要扫兴嘛!皇阿玛今天不会来我这儿了!饭前我去请安,皇阿玛说,今
晚要和兆惠将军吃饭!兆惠将军不知道从什么姜回来,皇阿玛好忙,要跟他谈‘边姜’大
事!所以,他们那儿面店生姜,咱们这儿我就可以花雕陈绍了!来呀!”欢喜的一口干了杯
子,大叫:“紫薇!为了庆祝我们的团圆,喝吧!今天不醉的人是小狗!”金琐连忙站起身
来:
    “好了,小姐,你就和格格痛痛快快的喝酒吧!你不喝,她不会安心的!我来做小狗,
帮你们守门。”
    “我来做小狗吧!我守门!”小邓子忙说“我也做小狗吧!”小卓子跟着说。
    “我看,我跟大家一起做小狗!”明月说。
    “那……我也要做小狗!”彩霞也说。
    小燕子生气,跳起来大叫:
    “你们不要气死我好不好?那有抢着当‘小狗’的道理?我要那么多小狗干什么?来来
来,大家勇敢一点,高兴一点,起劲一点!天塌下来,有我撑着!”
    说着,就近抓住彩霞,就端起酒杯,往她嘴里灌去:
    “再不喝,算你‘抗旨’!”
    彩霞不得已,咕嘟咕嘟喝下酒。
    小燕子再端着一杯酒,双手捧着,走到紫薇面前,说:
    “这杯酒,我要敬你!这些日子,我让你受尽委曲,让你伤心,让你难过,还差一点永
远见不到你我的罪过,堆得比山还高!今天,我就借这一杯酒跟你诚心诚意的道歉!如果你
真的原谅了我,就干了这一杯吧!”
    紫薇听小燕子说得真诚,叹了口气,举起杯子豪气的说:
    “好了!千言万语,尽在不言中!我干了!”就一口喝干了杯子。
    一小燕子快乐极了,简直要乘风飞去了,对大家喊:
    “都来干一杯吧!小邓子,小卓子,明月,彩霞……你们一个也不要逃,为了‘还珠格
格”,大家干一杯!为了我们大家的脑袋,再干一杯!但愿‘格格’不死,“脑袋”不
掉!”
    四人一听,这杯酒关系大家的‘脑袋”,就通通举杯了。大声的喊:
    “祝‘格格不死、脑袋不掉”七个酒杯,重重上碰。
    这样一干杯,大家就都松懈下来,你一杯,我一杯,逐渐放任的喝了起来,一会儿之
后:桌上已经杯盘狼藉。再过一会儿,七个人全部喝得醉醺醺。小卓子趴在桌上睡着了,小
邓子满屋子行走,嘴里念念有辞,不知道在说什么。明月搂着彩霞,两人低低的唱着歌。
    金琐拼命维持清醒,睁大眼睛看着小燕子和紫薇。
    小燕子已经大醉,抱着紫薇,一面诉说,一面掉泪。
    “我算什么嘛?义气没义气,勇气没勇气,…说穿了,我就是一个骗子嘛!以前骗吃的
骗喝的,还说得过去,骗你的爹,就应该被雷劈死,被闪电打死……我坏嘛,黑心嘛…连自
己的结拜妹妹我都骗,我会下地狱的……”
    紫薇搂着小燕子,像个慈母般拍着。帮她擦泪,安慰着:
    “嘘!不要说了!玉皇大帝和阎王老爷都好忙,世界上大多的是是非非,对对错错,好
好坏坏……他们管都管不了!轮不着你!嘘……别哭。我保证你不会下地狱,有我守着你
呢!,有我看着你呢!”
    金琐看得好感动,不住的吸鼻子。
    就在此时,窗子外格登一响。
    小邓子蓦然收住脚步,对着窗子大叫:
    “什么人?”便冲到窗前去,一开窗子。
    窗外,一条黑影,晃了一晃。小邓子大喊:
    “窗外有人!”
    小燕子直跳起来,酒醒了一半,泪痕未干,就冲到窗前,嘴里大吼:
    “是那条道上的人,报上名来!”
    窗外的黑影,一闪而过。
    “你逃?你往哪里逃,你不知道你姑奶奶叫做‘小燕子’。小燕子叫着,便施展轻功,
对窗外窜去。
    谁知,小燕子不胜酒力。这一窜,竟然将脑袋在窗棂上撞得砰然一响,身子便重重的跌
落在地,嘴里不禁“哎哟哎哟”叫出声。
    紫薇、金琐、明月、彩霞、小邓子全部围过来看小燕子。
    紫薇抱着小燕子的头,拼命揉着:
    “不得了!撞出一个大包了,怎么办?”转头急喊,“金琐!那个‘跌打损伤膏’有没
有带来?”
    “好像没有那!”
    “药膏?我这儿有一大堆,皇上说格格容易受伤,留了各种药膏。五阿哥又送了一大堆
来,我去拿来!”
    明月说,就奔去拿药。
    小燕子一挺身,从紫薇怀里坐。起来,气呼呼的,还要对窗外冲去。嘴里怒骂:
    “那个王八蛋,在外面鬼鬼祟祟?有种!你给我出来!”说着,就摇摇晃晃的,又要施
展轻功。往窗外窜。
    紫薇慌忙一把抱住了小燕子。
    “算了算了,你站都站不稳,怎么追人嘛?”
    “人已经跑了,追也追不上了。”金琐也说。
    “小燕子仍然跳着脚骂:
    “会武功?会武功有什么了不起?半夜三更来偷看,看什么看,欺负我这儿没高手是不
是?赶明儿我把柳青柳红也弄进宫来,看你们还能逃到哪里去!气死我了!”
    一场宴会,就被这门外的黑影给匆匆的结束了。
    紫薇进宫的第一天,也就这样结束了。
    ----------------------------------------
  书路扫描校对:http://bookroad.yeah.net

上一页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