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一章

    小燕子在床上是躺不住的、没有几天,就下了床。书房也暂时不去了,规矩也不学了,
她整天在漱芳斋里转来转去。固为伤还没好,是名符其实的:‘坐立不安”。何况,她心烦
意乱,想的是紫薇,念的是紫薇。脑子没有片刻休息,看着窗外的天空,心里痒痒的,真恨
不得自己变成一只真正的小燕子,飞呀飞的,就可以飞出那绿瓦红墙。
    这大,永琪和尔泰结伴而来。
    “身上的伤好了没有?还痛不痛?我上次送来的那个‘九毒化瘀膏”,对外伤有很神奇
的效果,是傅六叔从苗疆带回来的灵药!用九种毒虫子制造的,可以以毒攻毒,灵得不得
了!你用了没用?”永琪仔细的看小燕子,见她行动不便,脸色也依然苍白,就关切的问。
    “用了用了!”小燕子含含糊糊的点点头。
    尔泰看小燕子心不在焉;忍不住大声说:
    这个药很名贵,很希奇的那!上次大阿哥问五阿哥要,五阿哥都舍不得给,你不要把它
随随便便扔了!”
    “我怎么会把它扔了呢?用了就是用了嘛!”
    永琪打量小燕子,着急起来:
    “我看你就是没用!要不然,怎么走路这么不灵活?真拿你没办法,伤在你身上,咱们
又不能帮你上药!如果你是男孩子,我早已把你按下来上药了!”
    永琪这句话一出口,小燕子想到“按下来上药”的情景,苍白的脸颊竟漾出一片红晕。
    永琪见十分男儿气概的小燕子,忽然显出女性的娇羞,心里不禁一阵激荡。想到自己那
句话说得未免大造次了,脸上也是一红。
    尔泰看着二人的神情,心里震动了,若有所觉。
    同时,一股微妙的醋意,就从心底升起。受不了他们两个眉来眼去,他大声喊:
    “好了好了!”他看永琪:“你不是信差吗?信呢!”
    永琪忙从怀里掏出一封信来。
    “什么信!”小燕子又好奇,又惊讶,兴奋起来:
    “谁给我的信?是不是紫薇,赶快给我看!”
    “紫薇说,你看完以后,一定要烧掉。不能留下来……”永琪说,忙着去关门关窗,察
看小邓子。小卓子等人有没有把好风。
    小燕子迫不及待,伸手一把抢过信,三下两下的撕开信封,抽出信笺,一看。只见也是
几幅画。
    第一幅画着一只小鸟被关在笼子里,一朵花儿在笼外关心的观看。
    第二幅画着一只小鸟在挨打,一朵花儿在流泪。
    第三幅画着小鸟飞出笼子,拉着小花在跳舞。
    第四幅画着小鸟儿戴着格格头饰,小花笑嘻嘻的,隐入云层,飘然而去。
    小燕子看完了信,脸上顿时急得一阵红,一阵白,激动的大叫起来:
    “不行不行!紫薇不可以这样待我!我就说嘛,她根本不了解状况……我要怎么样才能
让她明白呢?
    她还在生我的气,你们都骗我,说她原谅我了,她根本没有原谅我!她骂我!还要我永
远当格格,怎么可能?我会憋死的!不行不行……”小燕子一面叫着,就一屁股在椅子上坐
下,这一坐,碰痛伤口,立刻跳起身子,大叫:“哎哟!哎哟!”
    永琪尔泰,一边一个,赶快搀扶住她,同时急声喊:
    “你慢一点呀,身上有伤,自己不知道吗?坐,也得轻轻坐下去呀!”永琪喊。
    “那个红木椅子硬得不得了;你要坐/也得垫个垫子呀!”尔泰喊。
    小燕子又咬牙,又跺脚,把两人摔开:
    “不要你们两个来管我怎么坐!”
    “好好好!咱们不管,你就站着吧!”尔泰关心的伸过头去:“你为什么这样激动?信
里写什么?你到底看懂没有”‘“怎么不懂?她写得清清楚楚!我讲给你听!”
    小燕子拿着信,就气极败坏的说:“她说:小燕子,你这个骗子,你这个混蛋!现在自
作自受了,被关在笼子里,飞也飞不出来,动也动不了,还被打得乱七八糟!你害我,现在
老天爷帮我惩罚你,这都是你的报应!你想出宫来,再跟我一起笑,一起玩,那是做梦,门
都脚没有!你要当格格,我就让你当一辈子,我不理你!我走了,再见!”
    永琪和尔泰,、双双抽了一口冷气。
    “怎么你的解释,跟紫薇说的,完全不一样?你字不认识,看画总看得懂呀!她是这个
意思?”
    永琪问。““你误会了,紫薇才不会写这些!”尔泰跟着说。
    小燕子把画摊在他们面前,指着说:
    “你们看!你们看,她就是骂我吗!”
    永琪把画,看了一遍,叹了口气:
    “我就帮你再译一遍,她说,‘小燕子,我知道你现在好痛苦,关在皇宫里,像坐监牢
一样!我好关心,也就是没办法进来看你!听说你挨了打,我急得一直掉眼泪。小燕子,你
一定要忍耐,千万不要再闯祸!我相信,很快我们俩个就会见面的!见了面,你就会知道,
我还是和以前一样喜欢你!至于格格,你已经当了,就只好继续当下去,高高兴兴的当下
去!我不论走到那里,都会笑着祝福你!”
    小燕子听得发呆了,瞪着眼睛看着永琪。
    “她是这个意思吗?真的吗?”
    “一点也不错,就是这个意思!”,小燕子拿起那些画,颠来倒去的看,又翻来覆去的
看。
    “我看不像!她还是气我,还是骂我!她不信的说。
    “你怎么变得这么悲观?你仔细看看嘛!永琪生气的喊,”“被皇阿玛打了一顿,我对
什么都没有信心了!”
    小燕子拿着画,满屋子走来走去,忽然停在永琪和尔泰面前,噗通跪落地。拼命磕头,
喊着说:
    “让我出去见紫薇一面!你们想办法让我出去!
    我给你们两个磕头!”
    永琪和尔泰,慌忙去拉她。
    ‘“干什么嘛?你是格格,这样跪在我们面前,给皇上看见了,你又要挨打了。怎么都
打不怕呢?”
    尔泰喊。
    永琪看着这样的小燕子,蓦然之间,下了决心,搀着小燕子,认真的说:
    “好了好了!我豁出去了!管他呢!我答应你,你不要再急得五心烦躁了!我带你出宫
去!”
    小燕子大喜,眼睛发亮,脸颊发光,整个人顿时精神起来。喘了口气,她一叠连声的,
急如星火的叫了起来:”“什么时候?今晚!好不好?要不然,你们商量来商量去,又不知
道会拖到那一天?等会儿福大人和福晋不同意,又走不成!咱们干脆不告诉他,说去就去!
拣日不如撞日,就是今晚!好不好!”
    永琪一点头,决定了。
    “一不作二不休!就是今晚!让明月装成你,躺在床上装睡,无论谁来,都说刚吃了药
睡着了!你化装成小太监,跟我大大方方的出去,我让小顺子守在皇宫的边门,帮我们开
门。不过,我出去顶多一个时辰,就得溜回来!知道吗?”
    尔泰见两人认真的样子,急坏了,跳脚喊:
    “你们疯了吗?如果被发现了怎么办?五阿哥,你也想挨一顿板子吗?”
    小燕子已经兴奋得不得了,气都喘不过来了:
    “尔泰!你有一点冒险精神好不好?了不起是脑袋一颗,小命一条嘛!”
    永琪重重的点头,豪气的接口:
    “对,了不起是脑袋一颗,小命一条!”
    尔泰又是叹气,又是跌脚:
    “完了,你们两个都失去理智了,这小燕子会发疯,五阿哥,你怎么也跟着疯?小燕子
刚刚挨过一顿打,你们居然没有一个人会害怕!我跟你们说…”瞪大眼睛看两人:“我只
好……我只好……”
    小燕子对尔泰一吼:
    “你只好怎样!”
    尔泰一跺脚,昂头挺胸,一副“我不入地狱谁入地狱”的样子,大声应道:
    “我只好‘舍命陪君子’!跟你们一起发疯了!还不赶快把小邓子、小卓子、明月、彩
霞、小顺子、小桂子通通叫进来,共商大计!希望他们几个靠得住!”
    小燕子喜出望外,乐不可支。大叫:
    “啊哈!所谓“生死之交’,就是咱们三个了!”
    小燕子欢呼着,乐得忘形一跳,砰然一声,坐在桌上。立即痛得滚下地来。
    “哎哟!’’永琪和尔泰面面相觑。又是心痛,又是好笑,又是担忧,又是紧张。
    于是,这天晚上,小燕子又打扮成了一个小太监。穿着太监的衣裳,戴了一顶小帽子,
帽檐拉得低低的,衣领拉得高高的,一副畏畏缩缩的样子。坐在永琪那辆豪华的马车上。永
琪和尔泰坐在车里,她和小顺子、小桂子坐在驾驶座上,两个太监一边一个半遮着她,为她
护航。马车踢踢踏踏来到宫门口。小燕子大气都不敢出,像个小雕像。
    侍卫看到是五阿哥和尔泰,几乎连看都没看,问都没间,一切顺利得不得了。马车出了
宫门,潇潇洒洒往前走去。
    小燕子看到宫门终于被远远的抛在后面了。就发出“啊哈”一声大喊,也不管马车正在
进行当中,她从座位上一跃而起,几乎跳了三尺高,放声大叫:
    “出来了!出来了!我终于出来了!老天啊!紫薇啊!我出来了!”不禁仰天大笑:
“哈哈:哈哈!我出来了!我又是小燕子了……哈哈……”
    车子直接到了福府。
    别提福家有多么震动,多么慌乱了。福伦不敢骂五阿哥和小燕子,只能瞪着尔泰,气极
败坏的说:
    “尔泰,你们真是胆大包天,怎么也不跟我们说一声?这么突如其来,让我们措手不
及!如果有个闪失,怎么办?”
    尔泰叹口气:
    “唉!没办法,五阿哥和还珠格格有命,我只能听命!”
    福晋瞪着小燕子,吓得脸色发白,一叠连声问:
    “宫里有没有安排好?万一万岁爷发现了怎么办?”
    小燕子急急的说。
    “你们不要担心,也不要怪尔泰!宫里都安排好了,现在明月躺在我床上……我是假格
格,她是假格格的假格格……”
    小燕子话说到一半,房门一开,紫薇和金琐得到消息,两个人跌跌撞撞的冲进房来。后
面跟着尔康。
    小燕子一看到紫薇,整个人就像被钉子钉住,站在那儿,动也不能动。
    紫薇看到小燕子,脚下一软,差点跌倒。金琐紧紧的扶着她,眼光直勾勾的落在小燕子
脸上,竟傻住了,站在那儿,也是动也不动。
    尔康把房门关上,紧张的看着二人。
    霎时间,房间里鸦雀无声,只有大家沉重的呼吸气每个人的眼光,都集中在小燕子和紫
薇身上。
    半晌,紫薇哑哑的开了口:
    “小燕子,身上的伤,好了没有?这样出来,安全吗?”
    紫薇这样一问;小燕子“哇”的一声,痛哭失声。接着,就一下子扑倒在紫薇面前,双
膝落地,双手抱住了紫薇的腿。嘴里痛喊着:
    “紫薇,你骂我吧!你打我吧!你踢我,踹我,捶我,砍我,杀我……什么都可以,就
是别对我好,你再对我好,我真想一头撞死!”
    紫薇眼中,立刻充泪了,她伸手擦着小燕子的手,哽咽难言。金琐拿着手绢,自己也哭
得唏哩哗啦,不知道要先给谁擦泪才好。
    大家全体看呆了,各有各的心痛。
    紫薇吸了吸鼻子,咽着泪,柔声说:
    “我现在都明白了!到围场那天,你受了伤,你也没有办法,身不由主嘛!总之,这是
阴错阳差,命中注定的安排,我已经认了,也不生气了,不介意了。你也不要再怪自己
了!”
    小燕子急切的,拼命摇头。哭着喊:
    “你不懂,不完全是这样的!其实我有好多机会可以说明白,我就是没有说!起先,是
胆子小,怕他们砍我的头,皇阿玛错认了,我也不敢说明……可是,后来……皇阿玛对我那
么好,他亲手喂我吃药,喂我喝水,我从来没有这样被人宠过,他又是皇上!
    大家见着他,都磕头下跪,可他却把我捧在手心里,那样疼着……我就发晕了,犯糊涂
了!”她仰头看着紫薇,“紫薇,我该死!我真的该死!我抢了你的爹,占据了你的位
子!”
    紫薇听到小燕子叙述被乾隆宠爱的情形,心中一痛,泪就滑下面颊。颤声问:
    “他亲手喂你吃药!”
    “是的!还那样低声下气的跟我说话,令妃娘娘拼命要我喊皇阿玛,一屋子的人跪在我
面前喊:‘格格干岁干千岁!’我就是坏嘛!我就是贪心嘛!我可以说明白的,我就是不没
能说出口!当时,我想,我先当几天‘格格’再还给你,过过有爹的痛,过过‘格格’的
瘾!只要几天就好了!不知道一天天过去,事情越闹越多,我就越陷越深了!”
    紫薇咽着泪,心痛已极的,沉浸在一个思想里,对小燕子其他的告白,都没怎么听进
去,只是重覆的说着:”“他亲手喂你吃药?他亲手喂你吃药!”
    小燕子呆了呆,看着紫薇,见紫薇神情恍惚,泪不可止,更加强烈的自责起来。
    “对不起!紫薇,”对不起!我现在跪在你面前。
    随你怎么罚我,怎么骂我!我跟你发誓,我绝对不是要霸占你的爹,不是要永远当格
格……”
    “他真的亲手喂你吃药,”紫薇低头看小燕子,再问。
    “是的!”
    紫薇眼睛一闭,长长一叹。
    “他如果亲手喂我吃药,我死也甘愿!”
    尔康看到紫薇这么难过,再也按捺不住,一步上前,对紫薇心痛的说:
    “紫薇,你要明白,当时小燕子病得糊里糊涂,皇上眼中的小燕子,是他流落在民间的
女儿,所以对她充满了心痛和怜惜。皇上虽然喂的是小燕子,其实,等于是你啊!如果没有
那一把折扇,一张画,小燕子已经被当成剌客给处决了!那还能得到皇上丝毫的怜惜呢?”
    紫薇一震,抬眼看尔康,醒过来了。精神一振,如梦初醒的说:
    “是啊!我在计较什么呢?不管他喂的是谁,我都可以确定一点,皇上,他有一颗慈爱
的心,他没有赖帐,他认了我娘,认了女儿了!”说着,她就伸手拉着小礁子,热情的说。
“小燕子,在皇上面前,你就是我!你代我得到他的宠爱,代我拥有这个阿玛,我感同身
受!我们是结拜姐妹,当初,我发过誓,我说过,我们是患难扶持,欢乐与共的!我还说
过,不论未来彼此的命运如何,遭遇如何,永远不离不弃!
    这些话,你不一定都了解。但是,它是一种真挚的誓言,很美很美的!那个誓言不是假
的,那个结拜不是假的!你是我的姐姐,你姓了我的姓,所以,我还跟你计较什么呢?我的
爹,就是你的爹,他疼爱你,就等于疼爱我了!”
    小燕子睁大眼睛,痴痴地看着紫薇,专心地倾听,听到最后,再也忍不住,伸手把紫薇
紧紧一抱,激动的大喊:
    “紫薇,紫薇!,我怎么能冒充你呢?我充其量只是阎王面前的小鬼,你才是玉皇大帝
身边的仙女啊!
    你放心!你爹永远是你爹,我会还给你!我一定要还给你!”
    紫薇便含泪一笑,伸手拉起小燕子,说:
    “现在,只有半个时辰,你就得回宫了,时间真的好宝贵呀!你难道不想到我房里去,
跟我说一点‘悄悄话’吗?”
    小燕子眼睛发光了,抬眼看着大家:
    “我可以吗?”
    福伦早已被这两个“格格”感动得鼻中酸楚,立刻一叠连声的说:
    “可以,可以,当然可以!不过…”尔康机警的接口:
    “我知道,我会去安排,让人守着门!”
    两个女孩便看了大家一眼,手拉手的奔出门去。
    金琐跟着,也急急的去了。
    别提三个女孩,再度聚在一起,是多么激动,多么恍如隔世了。
    房门才刚刚关上,小燕子就急急的从怀里掏出几串项链来,塞进紫薇手里。再掏出几个
银锭子、放在桌上;再掏出一些耳环首饰,往桌上堆去。
    “我本来想再多拿一些东西出来,可是,我身上揣不下!这些给你,本来就应该是你的
东西,皇阿玛一下赐这个,一下赐那个,可是,我在宫里出不来,这些东西用都用不着!你
赶快拿去!”又从口袋里翻出一个首饰来,看着金琐说:“我这里还有个好希奇的东西,是
个金镶玉的金琐,当时,我看了就说,这是金琐的名字嘛!我就帮你留下了!她追着金琐,
塞进金琐手里:“你看看!你看看,是不是很希奇?”
    金琐忙着把床上的一床被子,折叠着搬到一张椅子上去垫着。躲着小燕子。
    “我不要,你给小姐好了!”金琐面无表情的说,对小燕子,她有一肚子的气。
    紫薇把把手里的珠珠串串放下,喊:
    “金琐!不要这样,好不容易才见到小燕子,再要见面又不知道是何年何月,你还有时
间在这儿闹脾气?”
    金琐袖子一抹,拭去了滚出的泪珠。对小燕子福了一福。接过锁片。
    “谢‘还珠格格’赏赐!”
    小燕子一呆,受不了了,抓着金琐喊:
    “金琐,你要我怎样做,你才会原谅我呢?”
    “我原不原谅你,有什么关系呢?我不过是个丫头!
    只要小姐原谅了你,我就什么话都没有!小姐很多话都不会说,可是,这些日子以来,
掉的眼泪比她一生掉的都多!她没有认到爹,她不心痛,我总可以代她心痛吧!”金琐气呼
呼的。
    “我知道错了,错了嘛!可我现在怎么办嘛?”小燕子脸色凄楚,痛苦的喊。
    金琐已经把椅子垫好了,就把小燕子拉到椅子前面去。
    “椅子垫了这么厚的棉被,应该可以坐了!呆会儿,你把衣服退了,房里只有我们,不
必害臊,让我帮你看看,到底伤成怎样?我这儿还有柳青给我的半盒‘跌打损伤膏”,我给
你擦一擦!好歹有些用!”
    小燕子眨巴眼睛,眼泪一掉,把金琐一抱,痛喊出声,。
    “金琐!你嘴里骂我,你心里还是对我这么好!”
    金琐眼泪落下,和小燕子相拥片刻,金琐便推开小燕子,说:
    “我知道小姐有一肚子的话要跟你说,我不打扰你们,我去给你们两个沏一壶热茶
来!”便匆匆的去沏茶了。
    紫薇过来,把小燕子按进椅子里,盯着她的眼睛,急促的说:
    “小燕子,你好好的听我说,我们的时间不多,你一定要仔细听我!并且照我吩咐的去
做,算是你欠我的!”
    “好!我听你!”小燕子神色一凛。
    “听着!你要勇敢,你要负起责任,已经做了的事情,只有硬着头皮做到底,你懂不
懂?”紫薇严重的问。
    “我不懂!我已经后悔得不得了,我也做不好格格,惹得皇阿玛生气,皇后生气,纪师
傅生气,一大堆人跟我生气……我常想,如果是你,大家肯定都会喜欢你。你什么都会,我
什么都不会,紫薇,我跟你说,我是真心真意要把格格还给你!我现在只想脱身,我最舍不
得的;还是皇阿玛!他虽然打了我,可我不恨他,想到跟他分开,我就会好难过!”
    紫薇拼命摇头:
    “你不会跟他分开,因为你已经是格格了;再也别说要把格格位子还给我这种话,事到
如今,你还不起了!现在,皇上已经把你当成女儿,那么深刻的爱了你,如果他知道你骗了
他,他会多么痛心和失望呢?你造成了这种局面,就再也不能反悔了!皇上,他是我的爹
呀!我听了你的叙述,对他真是又崇拜,又喜欢!如果你觉得你已经伤害了我,就不要再伤
害我爹!如果你把真相告诉了皇上,让他伤心,我会恨死你!我真的会……”她用力的说:
“恨死你!”
    小燕子目瞪口呆,睁大眼睛看着紫薇。
    紫薇诚挚的,掏自肺腑的继续说:
    “小燕子,不要一错再错了!我跟你发誓,我虽然因为没有认到爹而心痛,可是,我现
在没有一点点恨你!我们还是好姐妹!”听到你在宫里的一些事情,我也跟着忽悲忽喜,听
你跟那些规矩挑战,我也以你为荣!现在,有一大群人的生命握在你的手里,这些人。
    碰巧也是我最在乎的人!像是福家的每一个人……”
    她想着尔康,那她心之所系,情之所钟阿!“像是五阿哥!你不能伤害他,如果伤害
了,你就是再害我一次,你不如干脆拿把刀把我给杀了!”
    “你确定吗?你不要我说?那么,你就永远做不成格格,认不了爹了!”小燕子脸色苍
白的盯着紫薇。
    紫薇郑重的点头:
    “我确定!我不要你说,只要你努力去做一个好格格!让我爹高兴,让帮助我们的人,
不会因为我而遭殃,这就是我的幸福和快乐了!”
    “可是··:…可是……”
    紫薇蹲一下身子,把小燕子的双手紧紧的握在自己手中。
    、。。“不要‘可是可是,了。我知道,这个“格格’你当得也很辛苦,很痛苦!但
是,为了我,只好请你勉为其难的当下去了!”
    “为了你?我不懂,我不懂……’’紫薇含泪而笑:
    “傻瓜!我们拜过玉皇大帝,拜过阎王老爷,有福同享,有难同当!如果你掉了脑袋,
我也活不成的!但是,你当了格格,荣华富贵都有了,总有一天,我也会跟着享福的!瞧,
你这不是给我送东西来了吗?我还可以把这些银子,送去给大杂院里的人用,连柳青柳红,
都会沾光的!这样有什么不好?为什么一定要冒险去丢脑袋呢?”
    小燕子凝视着紫薇,眼睛睁得圆圆的,对紫薇真是心服口眼,虽然觉得继续当格格仍有
许多难处,却一句话都说不出来了。
    小燕子完全不知道,就在她和紫薇难解难分的时候,漱芳斋已经出了问题。
    这晚,小燕子乔装出门去,漱芳斋里的几个宫女太监全都慌了手脚。小邓子、小卓子两
人像热锅上的蚂蚁,小邓子守在门口,目不转睛的对外看,小卓子满房间走个不停,双手阎
在胸前,一会儿拜天,一会儿拜地。嘴里哺哺的说着:
    “阿弥陀佛,观世音救苦救难菩萨,保佑格格早点回来,保佑我们几个多活两
年……·南无阿弥陀佛……大慈大悲观世音菩萨……”
    卧室里,明月躺在床上,棉被一直盖到下巴,睁着一对惊慌的大眼,不停的四望着。彩
霞魂不守舍的站在床边,伸着头直看外面。
    “什么时辰了?怎么还不回来!”明月爬起身来。
    彩霞一把将明月按回床上,紧张兮兮的喊。
    “躺着别动!格格再三嘱咐,除非她回来,你就不能吭声!你忘了吗?躺好!躺好!不
要一直爬起来,弄得我好紧张!”
    “我躺得浑身盾汗了……哇!到底还要多久呢?
    格格啊!主子啊……求求你快点回来啊…”明月咕噜着。
    彩霞忍不住,伸头对外喊:
    “小邓子!小卓子!你们在不在外面?”
    小邓子、小卓子紧紧张张跑进来。
    “你们两个干嘛?大呼小叫的?不怕把人引来吗?
    我们不在外面,难道在里面吗?不要说话!”
    “咱们把灯通通吹掉好不好?这样,有人要来,一看灯都灭了,肯定都睡了,就不会进
来了。小卓子害怕的说。
    明月立刻赞同:
    “好好好!把灯都给吹了,黑呼呼的,就没人看出我是假的了!”
    小邓子在小卓子脑袋上狠敲了一下:
    “说你笨嘛!你真笨!平常,这漱芳斋总是维持有个亮,整夜灯都不灭的,你忽然把灯
灭了,不是告诉大家,咱们这儿有问题吗?走走走!我们还是到外面守着。”
    小邓子说着,和小卓子又紧紧张张跑出去。到了大厅,小邓子站在大厅门口,对外张
望。忽然惊呼:
    “有好多灯笼过来了!”
    小卓子冲到门口去,对着灯笼拜。
    “格格!回来就回来吧,悄悄溜回来就好了,干嘛弄一大堆灯笼啊!”
    来人慢慢走近,灯笼照射,如同白昼。小卓子大叫:
    “我的天呀!是万岁爷!”
    小邓子大骇,“崩咯”一声跪落地,颤抖着大叫:
    、“皇上驾到!令妃娘娘驾到!”
    乾隆这晚,无巧不巧,一时心血来潮,带着令妃和宫女太监们,来探视小燕子。一走进
大厅,就觉得有些怪异。小邓子、小卓子像掉了魂,跪在地上直发抖。
    乾隆四下张望,没看到小燕子的人影。
    “你们的主子呢?’小邓子抖得牙齿打颤,脸色惨白:
    “启辜皇上,启禀娘娘,格格已经睡了…”令妃惊愕:“睡了?这么早怎么会睡了呢?
是不是又病了?”
    乾隆看两个太监神色不对,心里一急,就径自往卧室里走去:
    “朕看看她去!”
    明月和彩霞听到外面的喊声,早已吓得魂不附体,这时,听到乾隆居然进房来了,明月
呼噜一声,就用棉被把自己连头带脑蒙住。混身发抖,抖得整个床“咯吱咯吱”响。
    彩霞脸色惨白,噗通一跪,抖得语不成声:
    “皇上……吉……吉祥……娘娘…吉……吉……祥……。”
    令妃奇怪极了,担心极了,急问:
    “怎么了?你们个个脸色惨白,浑身发抖?是不是格格病得很厉害?怎么不报?”
    乾隆更急,大步走向床边,只见棉被盖得密不透风,棉被里的身子抖得连床都一起晃
动,不禁大惊。
    就喊着说:
    “小燕子!你这是怎么了?身子不舒服,有没有宣太医?怎么抖成这样?赶快给朕瞧
瞧!”
    彩霞慌成一团,赶快爬行到床边,用手紧紧压着明月的棉被:
    “…格格不许瞧……”
    乾隆又惊又疑:
    “不许瞧?又犯老毛病了?”就拍拍棉被:“为什么又把自己蒙起来?这次是谁惹你
了?怎么每次心里不痛快,就把自己蒙起来?出来!”
    明月在棉被里含含糊糊的哼哼着。
    ““不……不……不出来!”
    乾隆生气,着急,喊道:
    “出来!朕命令你出来!”
    明月死命扯住棉被:
    “不…不……不出来!”
    令妃就说:
    “皇上别急,格格又闹小孩脾气了!我来问问她!”她走上前去,伸手按住棉被,立即
心惊肉跳,惊呼:‘“不得了!抖成这样,一定病得不轻,不能由着她,赶快看看是怎么
了,赶快宣大医!”一面说着,一面用力掀开了棉被。
    明月从床上滚落到床下,整个人抖成一团,匍匐于地,颤声说:
    “奴婢…该……该……该死”乾隆大惊,眼睛瞪得像铜铃。
    ----------------------------------------
  书路扫描校对:http://bookroad.yeah.net

上一页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