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章

    知道小燕子挨了打,紫薇激动得一塌糊涂,不相信的看着大家。
    “皇上打了小燕子?怎么可能?他不是很喜欢小燕子的吗?他不是心存仁厚的吗?他不
是最欣赏小燕子那种无拘无束的个性吗?为什么打她呢?打了,是不是表示皇上不喜欢她
了?那……小燕子有没有危险呢?”尔康见紫薇急得魂不守舍,急忙安慰她:
    “你先不要急!皇上其实和一般人没有两样,也是望子成龙,望女成风的!管教小燕子
应该是爱。而不是不爱!”
    永琪摇摇头,担心的接口:
    “尔康说得对,但是也不对!”
    “什么又对。又不对的?”紫薇问。
    “皇阿玛是我的爹,我太了解他了!小燕子完全不明白‘伴君如伴虎’这句话,皇阿玛
这一生,从来没有人敢顶撞他,敢跟他说‘不’字,他早已经习惯这种生活了!他的话是圣
旨,是命令,是不可违背的!小燕子头几次顶撞他,皇阿玛觉得新鲜,忍了下去,次数多
了,皇阿玛就受不了了!”
    福伦不禁拼命点头:
    “五阿哥分析得对极了!想想宫里,不论是那位娘娘,那位阿哥和格格,不是对皇上千
依百顺,还想尽法子讨好,皇上对小燕子能够忍到今天,已经很不容易了!何况,小燕子还
有敌人,这些敌人在皇上面前,叽叽咕咕一下,皇上的面子,也挂不住呀!不管也得管!”
    紫薇更急了。
    “这么说,小燕子根本就有危险嘛,她向来就喳喳呼呼,不知道天高地厚的,她脾气还
硬得很人绝不会上一次当,学一次乖!过几天,她又会原形毕露的!今天是挨打,下次,岂
不是要砍头了?”便对永琪尔泰说:“五阿哥,尔泰,你们两个常常在宫里,一定要想办法
保护她才好!”
    “你以为我不想保护她吗?但是,这内宫之中,还是有礼法的!虽然是兄妹,也男女有
别,我和尔泰,去漱芳斋的次数大多,一样会惹起是非和议论的!”永滇说。
    紫薇越想越急,便走到福晋面前,哀求着说:
    “福晋,你上次说,可以把我打扮成丫头,带进宫里去!你就冒险带我进去吧,好不
好?本来,我以为小燕子这两天就可以混出宫来了,现在,她又被打伤了,肯定出不来,我
好想进去看看她!”
    福晋一怔。
    “这……还是太冒险了吧?万一被发现了,咱们怎么说呢?何况,现在刚刚发生了事,
咱们更不能轻举妄动了!”
    “额娘说得对!小不忍则乱大谋,你一定要忍耐!”尔康接口。
    紫薇急得心烦意乱:
    “知道小燕子挨了打,我怎么还能忍耐呢?她一个人在宫里,身上受了伤,连个说知心
话的人都没有,她怎么办呢?她越说越急切,越想越难过:“‘她每次出事,原因只有一
个,就是心里还记挂着我,要把格格还给我,才会说些‘不当格格’、‘不是格格,这种
话……”抬头看尔康:“你以前说,她是我的“系铃人’,”其实,我才是她的‘系铃人’
呀!”我得去开导她,我得去帮她‘解铃’呀!”
    永琪凝视紫薇,深深一叹:
    “你和小燕子,真是奇怪,她挨了打之后,说的第一句话是‘还好打的不是紫薇!’而
你,为了她,弄得家没有家,爹没有爹,你还记挂着她的安危!想到皇室中,兄弟之间,为
了大位之争,常常弄得骨肉相残,真觉得不如生在民间,还能得到真情!”
    “紫薇对永琪的感慨,还无法深入,只是关心小燕子:
    “你们要不要帮我呢?我真的想进宫去看小燕子呀!我有预感,如果不去见她一面,把
我的心态说清楚。小燕子会出大事的!皇上的爱,这么孤傲,小燕子就算有一百颗脑袋,也
想不明白的!你们让我进宫去见她一面吧!我发誓,我会很小心很小心,,绝对不出错!只
要进去两个时辰,就够了呀!你们大家成全我吧!”
    福伦和福晋,彼此看着,实在顾忌大多了。尔康就走上前去,对紫薇郑重的。诚恳的说
道:
    “不是阿玛和额娘不愿意帮你!我们每一个人都想帮你,不止帮你,还要帮小燕子!可
是,你不能弄巧成拙是不是?你仔细想一想看,现在进宫合适吗?
    小燕子刚挨了打,一肚子委屈,见到你之后,还会心平气和吗?以她的个性,以你的个
性,你们说不定会抱头痛哭,泪流成河!如果那样,岂不是惊动了宫里所有的人?现在,小
燕子身边,也是宫女太监一大堆,一个不小心,小燕子是杀身之祸,你也不见得‘有理说得
清’!你想想,我们怎么放心让你进宫呢?”
    尔康一篇话,说得合情合理,大家都纷纷点头。
    永琪尤其赞同:
    大家的顾虑,真的对极了!现在,皇阿玛对小燕子已经动了板子,如果小燕子再有什么
风吹草动,问题就大了。你就算为了小燕子的安全,也要忍耐!
    你放心,我和尔泰,会每天去探望小燕子的,宫里又有太医,又有最珍贵的药材,她很
快就会好的!”
    尔泰接口说:
    “是呀,你虽然见不到小燕子,可是,我每天都会把消息带回来给你!”
    金琐也插嘴了:
    “小姐,你也可以写信给她呀!她能画画给你,你也可以画画给她!请五阿哥送进
去!”
    “我心甘情愿,作你们两个的信差!”永滇急忙说。
    大家你一言,我一语,说得仁至义尽,紫薇心里再急,也无可奈何了。
    这天晚上,乾隆心绪不宁,奏折看不下去,书看不下去,事情做不下去,连打棋谱的兴
趣都没有。想写写字,写来写去写不好。最后,什么事都不做了,到延禧宫去看令妃。令妃
不在,他也不叫人找,也不叫人传,只是在那儿背着手,走来走去,耐心的等待着。·令妃
好晚才进房。看到乾隆,吓了好大一跳。
    “她怎么样?乾隆劈头就问。
    令妃一愣,急忙请安。
    “皇上!怎么这样晚了,还不睡觉?”
    乾隆不耐的摇摇头:
    “朕不困!你不是从小燕子那儿回来的吗?”“是!”
    “她怎样呢?”令妃轻轻一叹:
    “好像不太好!”
    ,‘什么叫‘不太好’?不过打了几板子,能有多严重?总不会像上次当胸一箭,来得
严重吧!”
    令妃悄悄的看了乾隆一眼,唉声叹气:
    “皇上啊!上次当胸一箭,只是外伤,现在,可是外伤加内伤啊!”
    乾隆一惊:
    “怎么还会有‘内伤”呢?谁打的?”
    “皇上打的啊!”
    “朕何时打过她?”乾隆又一愣。
    “皇上,女儿家的心思,您还不了解吗?在这么多人面前,皇后、容婉姣、太监、宫
女、侍卫……还有五阿哥和尔泰,大家瞪大眼睛瞧着,她当众被打了板子,面子里子都挂不
住了!最让那孩子伤心的。是皇阿玛的‘疾言厉色’、“非打不可’啊!所以,人也伤了,
心也伤了!”
    乾隆震动了,真的,是个女儿呢,怎么也用板子?他心中实在后悔,嘴里却不愿承认。
    “她太过分了,简直无法无天,不打不行呀!”说着,就不安的看令妃:“是不是打重
了?”
    令妃点点头:
    “皮开肉绽了!”
    乾隆一呆,立刻怒上眉梢,大骂:
    “可恶!是那个太监打的板子,明知道是打‘格格’,也真下手狠打吗?“那可不能怪
太监,皇上一直在旁边叫‘重重的打’!”令妃坦率的说。
    “胡太医怎么说呢?要紧吗?”乾隆急了。
    “格格不给胡太医诊视!”
    “为什么不给诊视?你也由着她吗!”乾隆简直生气了。
    “皇上呀,格格是姑娘家呀,冰清玉洁的!伤在那种地方,又是板子打的,她怎么好意
思让太医诊治呢?瞧都不许瞧,就哭着叫着把太医赶出去了!”令妃瞅着乾隆,婉转的说。
乾隆一想,也是,伤在屁股上呀,怎么看大夫呢?
    “那‘紫金活血丹’有没有吃呢?伤口有没有上药呢?”乾隆更急了。
    “不肯吃药,也不肯上药,谁的话都不听!丫头太监们跪了一地求她,她把药碗全给砸
了!”
    “什么?脾气还是这么坏?打都打不好?乾隆大惊。
    “也难怪她,发着高烧,人都气糊涂了,烧糊涂“怎么会发高烧呢?乾隆越听越惊了。
    “胡太医说,发烧是伤口引起的;再加上什么‘急怒攻心,郁结不发’……这热就散不
出来,说是吃两帖药就好了!开了药方,也熬了药,可是,这个牛脾气格格,就是不吃……
口口声声说,死掉算了!”
    乾隆再也按捺不往,往门外就走。
    “她敢不吃?朕自己去瞧瞧!”
    令妃慌忙喊:
    “腊梅!冬雪!小路子……大家跟着!”
    小燕子趴在床上,昏昏沉沉的躺着,哭得眼睛肿肿的。明月、彩霞在床边侍候着,擦汗
的擦汗,擦泪的擦泪,两人苦苦的劝解着:
    “格格,不要伤心了,我让厨房熬一点稀饭来吃,好不好?”明月问。
    小燕子不睁眼睛,也不说话。
    “格格,你这样不行呀,药也不吃,东西也不吃,就是铁打的身子,也禁不起呀……令
妃娘娘拿了最好的金创药膏来,五阿哥又特地送了一盒‘九毒化瘀膏’来,说是好得不得
了,让奴婢帮你擦一擦吧!”
    彩霞哀求着。
    小燕子动也不动。
    门外忽然传来小邓子和小卓子的大叫声:
    “皇上驾到!”
    接着,是乾隆的声音:
    “通通站在外面,不要跟着!朕自己进去!”
    乾隆声到人到,已经大步跨进房。
    小燕子大惊,蓦的睁开眼睛,见到乾隆,吓得从床上一跃而起,想跪下身子磕头,奈何
一个头昏眼花,竟跌落在地,砰然一响,撞到伤处,痛得失声大叫。
    “哎哟!”
    明月、彩霞正跪在地上喊”皇上吉祥”,见到这等局面,急忙连滚带爬冲过来,要扶小
燕子。
    谁知乾隆比明月彩霞都快,已经一弯腰,抱起小燕子。
    乾隆凝视着臂弯里的小燕子,小燕子觉得丢脸,不敢看乾隆,用袖子蒙住自己的脸、把
整个脸庞都遮得密不透风。
    乾隆一语不发,轻柔的把小燕子放上了床,知道她不能仰卧,细心的将她翻转。
    小燕子呻吟着,只能趴着身子,觉得丢脸已极,沮丧已极。她现在终于知道“皇上”的
意义和权威了,对乾隆是又爱又怕。她把棉被一拉,把自己连头蒙住,从棉被中鸣鸣咽咽的
说:
    “皇阿玛,跪地磕头,学了三天,还是没磕好!
    你别生气……我在棉被里给您磕头!”她的脑袋,就在棉被中动来动去。
    乾隆又是心痛,又是困惑,又是好笑,又是好气。
    “干嘛蒙着脸?把棉被拉开!”
    “我不!”小燕子蒙得更紧了。
    “这样蒙着头,怎么透气?”乾隆命令的喊:“拉开!””“不能透气就算了……”
    乾隆回头看明月、彩霞:
    “给你们主子把棉被拉下来!”
    “是!’明月、彩霞便上前去拉棉被,谁知小燕子死命扯住棉被,就是不肯露面,和明
月彩霞拉拉扯扯。挣扎的喊着:
    “不要!我不要!让我蒙着!”
    乾隆忍无可忍,推开明月彩霞,一伸手,把棉被从小燕子头上拉下。
    “你到底在闹些什么?不要见皇阿玛了吗?”
    小燕子没有棉被“遮羞’,就慌忙把脸孔埋在枕上,哽咽说:
    “小燕子没有脸见皇阿玛!没有脸见任何人了!”
    “那么,你预备从今以后,就蒙一床大棉被过日子吗?”
    小燕子埋着脸不说话。
    乾隆瞪着她,声音不知不觉的柔和下来:
    “给皇阿玛打两下、有什么不能见人的?”说着,就伸手去把她的脸从枕头上扭转过
来,一面摸着她的额头。摸到满头滚烫,不禁大惊:“烧成这样子,为什么不吃药?为什么
不看大夫?”小燕子偷眼看乾隆,泪,忍不住就纷纷滚落。
    “不想吃!”
    “什么叫不想吃?药也由得你想吃才吃,不想吃就不吃吗?”乾隆生气的说。
    “反正……迟早是会给皇阿玛杀掉的,吃药也是白吃!早点死了早超生!”
    乾隆瞪着小燕子,看到她烧得脸庞红红的,眼睛里泪汪汪,虽然痛得不能动,还是一副
“要头一颗,要命一条”的样子,看起来真是又可怜又让人无奈。
    乾隆是皇帝,所有的人对他言听计从,他从来没有应付过这佯的格格,竟然觉得自己有
些手足无措,招架不住了。
    “这是什么话?打你几下,你就负气到这个程度,你的火气也太大了吧”他咳了一声,
清清嗓子,勉强板起脸来,用力的说:“朕要你吃药!听到没有?
    朕命令你,听到没有?这是‘圣旨’,听到没有?”便抬头对明月彩霞吼道:“你们还
不赶快去把药重新熬过,端来给格格吃!你们两个,会不会侍候?”明月彩霞吓得魂飞魄
散,慌忙连声应着:
    “喳!奴婢该死,奴婢遵命!”一面急急出房去。
    乾隆见房中已无人,就收起了那股“皇上架势”,俯身对小燕子温柔的说:
    “今天打你的时候,令妃说,‘打在儿身,痛在娘心’。其实,爹和娘是一样的!‘打
在儿身,也痛在朕心’!当时,你也实在太不像样了,你逼得朕不能不打你!你这种个性,
就是会让自己吃亏呀!现在,打过了,也就算了,不要伤心了,好好的吃药,知道吗?”小
燕子听到乾隆这么温馨的几句话,再也熬不住,“哇”的…一声,放声痛哭了。
    “别哭呀!你这是怎么了?疼吗?很疼吗?”乾隆急得不知道该怎么办了。
    “我以为……我以为,皇阿玛再也不喜欢我了!”
    小燕子抽抽噎噎的喊。
    乾隆眼中一热,眼眶竟然有些潮湿起来。
    “傻孩子,骨肉之情是天性,那有那么容易就失去了?”
    乾隆一句“骨肉之情是天性”,让小燕子又惊得浑身打冷战。
    乾隆见小燕子打冷战,脸色青一阵,白一阵,心里实在焦急。
    “怎么?为什么发抖?冷吗?朕得宣太医来,不看伤口,总得把把脉!那个‘紫金活血
丹’是救命良药,怎么不吃?”小燕子又是感动,又是害怕,对乾隆真的“敬畏”极了。
    “我吃药,我待会儿马上就吃药,不敢不听话了,不敢‘抗旨’了……可是……可
是……”
    “可是什么?”“我终有一天,会让皇阿玛失望的……会让皇阿玛砍我脑袋的……”小
燕子越想越怕,痛定思痛。
    乾隆凝视她,纳闷的说:
    “朕这次真的把你吓坏了,是不是?朕又不是暴君,怎么会动不动就砍人脑袋呢?你为
什么老是担心朕会砍你脑袋呢?放心吧!朕不会的!你的脑袋还是长得很牢的!”
    “可是……可是……”
    、“又可是什么?”
    “可是…那些规矩,我肯定学不会的……过两天,我又会挨打的……”
    乾隆见小燕子眼神悲戚,泪眼凝注,平日的神采焕发,趾高气扬,已经完全消失无踪,
心里就紧紧的一抽。
    “唉!”他长叹一声:“不能要求你大多,这宫中规矩吗,学不会,也就算了!你,把
心情放宽一点吧!快快好起来,才是最重要的!知道吗?”
    小燕子眼睛蓦的一亮。
    “我可以不学规矩了?乾隆因小燕子眼睛这“一亮”,心里也跟着“一亮”。
    “是!你可以不学规矩了!”
    小燕子急忙在枕上磕了一个头,说:
    “谢皇阿玛恩典!”
    乾隆深深的看着小燕子,看到她身子一动,难免痛得瞅牙咧嘴,脸上又是泪,又是汗,
好生狼狈。想到自己把一个生龙活虎,欢欢喜喜的女儿,折腾成这样,他的心里,就更加柔
软,更加心痛和后悔莫及了。
    当小燕子无奈的躺在床上养伤的时候,紫薇也陷进了一份深深的无奈里。
    紫薇没办法进宫,懊恼极了。所幸,知道小燕子身体逐渐复元,皇上依然宠爱,居然免
除了她“学规矩”的苦差事,总算小燕子因祸得福。可是,紫薇仍然觉得惴惴不安,一夭到
晚,代小燕子捏把冷汗。尔康看她这么不快乐,一连几天,都带她出门去。他们去了大杂
院,给孩子和老人们送去了无数的东西,吃的穿的都有。柳青柳红看到尔康对紫薇那么小心
翼翼,两人就心知肚明了,许多疑问,在紫薇的难言之隐中,也都咽下去了。
    紫薇的不快乐,其实不止是为了小燕子,也有一大部分,是为了尔康。尔康察言观色,
将心比心,对紫薇的心事,也体会出来了。自从紫薇那天一句“我留下”,他就想了干遍万
遍,如何“留”她?越想,心里也越乱。
    这天,尔康带她来到一个幽静的山谷。这儿,像个世外桃源。群山环绕,满心苍翠,风
微微,云淡淡,水漏漏。有条清澈的小溪,从绿树丛中。婉蜒而过。小溪旁,几株桃花,开
得一树灿烂,微风一过,落英缤纷。
    尔康和紫薇站在水边,两人迎风而立,衣袂飘飘。
    “哇!怎么有这么美丽的地方?简直是个仙境!”
    紫薇喊着。
    “这是我常常来的一个地方,我给它取了一个名字,叫做‘幽幽谷’,是我秘密的藏身
之处。小时候,每当心里不痛快,就会至这儿来!看看山,看看水,听着风声,听着鸟叫,
一待就是好几个时辰,然后,所有的烦恼就都没有了。今天,难得带你出来,就忍不住要把
这个好地方,跟你分享!”
    “像你这样什么都不缺的人,也会有不痛快和烦恼吗”紫薇问。
    “喜怒哀乐是每一个人的本能,应该没有阶级之分,大家一样的,我当然也有我的烦
恼!”
    紫薇点点头,看着山色如画。不禁出起神来。
    010“你有心事!”尔康凝视她。
    紫薇一笑。
    “从你认识我那天开始,我就一肚子心事!”
    尔康一叹。
    “本来,你只有进宫的心事,现在,又添了我!”
    紫薇震动了,看看尔康,不说话。尔康紧紧的凝视她,似乎想一直看到她内心深处去,
半晌,才真挚而诚恳的说:
    “紫薇,有几句心里的话,一定要跟你说!”
    紫薇点点头。
    自从那天,我向你表明了心迹,这些日子,我想了很多很多!”
    紫薇专注的听着。
    “我第一句要告诉你的话是,我要定了你!”
    紫薇一震。
    “可是,如何要你,成为我现在最大的难题。你知道,在我这样年龄的王孙、公子,早
就成婚了,我之所以还没成亲,是因为皇上迟迟没有指婚!”
    紫薇睁大眼睛看着尔康。
    “你或者还不知道,我和尔泰的婚姻,都不操在父母手里,而是操在皇上手里!事实
上,皇上早在五、六年前,就看上了我,曾经要把六格格指给我,阿玛和额娘心里都有数,
只等我们长大。谁知道,六格格却生病夭折了,皇上难过得不得了、我的婚事,就这样耽误
下来了!”
    “我懂了!”紫薇轻轻的说。
    尔康对紫薇摇摇头:
    “不!你没有懂!我要告诉你的是,我和尔泰,都是皇上看中的人选;因为皇上的宠
爱,就连父母,都没有办法为我们的婚姻作主,更别说我们自己了!”
    “我懂了!”紫薇又说。眼神里已经透着凄凉。
    “你还是没有懂!我要说的是,不论你是格格,还是一个民间女子,不论你未来怎样,
我的心念已定,我要娶你为妻!但是,皇上一定不会把你指给我,因为他根本不知道这世界
上有一个你!这件事好像是老大开我的玩笑,我身边有一个格格,皇上要我当额驸,我却没
办法告诉他,请把紫薇指给我!”
    紫薇的眼睛亮晶晶的,一眨也不眨的看着他。
    “你的心我懂了,你的意思我也懂了!一直就觉得奇怪,为什么你还没成亲,现在都明
白了!我早就知道,你的地位和身份,一定会娶一个金枝玉叶!我也说过,我没有奢望。为
你留下,只是情不自禁!事实上,这些已子,我也想了很多。我第一句要告诉你的活就是,
请放了我吧!”
    尔康大震,变色了。
    “你是什么意思?”“我想来想去,我们之间,是没有未来的!一个没有未来的‘相
遇’,是一个永远的折磨!我们结束它吧!”
    尔康激动起来:
    “怎么会没有未来?我要告诉你的就是,我们有一条艰苦的路要走,我希望你在各种恶
劣的情势下,都不要退缩!请你相信我,我的心有如日月,你一定要对我有信心!现在,皇
上并没有指什么人给我,我左思右想,我唯一的一条路,就是在指婚之前,找个机会,对皇
上坦白。告诉他,我爱上了一个民间女子,请他成全。”
    紫薇吓了一跳,瞪着尔康:
    “他怎么会成全呢?他会生气的!你千万千万不要说!”
    “你何以见得他不会成全呢?”尔康反问:“如果他生气,我就问他,还记得大明湖畔
的夏雨荷吗?”紫薇大大的震动了,睁大眼睛看着尔康,惊喊着说:
    “你不要吓我!你把我弄得心慌意乱了!我已经为了小燕子,在这儿六神无主,你又说
这些异想天开的话!我听得,心惊胆战,你不能这样做的!皇上就是皇上,他可以做的事,
你不能做!何况……”她痛苦的吸了一口气,用力的说出来:“他从来没有‘娶过’夏雨
荷!”~这句话像当头一棒,敲得尔康一阵晕眩。是啊!
    乾隆对雨荷只是逢场作戏,事情过了就“风过水无痕”了。自己的举例,实在该打!
    “好好,我说得不对!我不会冲动,去将皇上的军!怎么办、,我再慢慢想办法,我说
了这么多,主要就是要告诉你,我的处境,和我的决心!请你千万千万要相信我,要给我时
间去安排一切!”
    尔康说着,便伸手握住紫薇的手。
    紫薇震动了一下,便矜持的,轻轻的把手抽开,难过的低下头去。
    尔康受伤了。
    “怎么?忽然把我当成毒蛇猛兽了?”
    紫薇眼中含泪了。
    “不是这样,因为你提到我娘,我想起娘临终对我说的最后一句话!说完那句话,她就
闭目而逝了!”
    “是什么?”
    “她说……‘紫薇,答应我,永远不做第二个夏雨荷!’”尔康大震,不由自主,退后
了一步。立刻了解到紫薇那种心情,私订终身,只怕历史重演,步上夏雨荷的后尘。如果自
己跟乾隆一样,只有空口白话,不管多少承诺,对紫薇而言,都是一种亵读!
    尔康凝视着紫薇,但见紫薇临风而立,自有一股不可侵犯的高贵与美丽。他被这样的美
丽震慑住了,不敢冒犯,只是痴痴的看着她。心中,却暗暗的发了一个誓,除非明媒正娶,
洞房花烛,否则,决不侵犯她!决不让她变成第二个夏雨荷!
    溪水潺潺,微风低唱,花自飘零水自流。
    两人默默伫立、都感到愁肠百折。体会到情之一字,带来的深刻痛楚了。

           ——第一部完·待续第二部《水深火热》第二部水深火热——
    ----------------------------------------
  书路扫描校对:http://bookroad.yeah.net

上一页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