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章

    天亮没多久,乾隆就被侍卫和小燕子惊动了。
    乾隆带着睡意,揉着眼睛,无法置信的看着那穿着太监衣服的小燕子。衣服大大,完全
不合身,太长的袖子,在袖口打个结,袖子里面鼓鼓的。太宽的衣服,只得用腰带在腰上重
重扎紧,扎得乱七八糟,拖泥带水。脸上东一块脏,西一块脏,狼狈万分。那儿像个格格,
简直像个小乞丐。却挺立在那儿,一副天不怕地不怕的样子。乾隆惊愕得一塌糊涂。
    “什么事,一清早就把朕吵醒?你怎么又变成女刺客了?你简直乐此不疲啊!这是一身
什么打扮?你到底是怎么回事?”拿起侍卫交上来的那些帐钩绳子,看得一头雾水。“这一
堆又是什么东西?”
    小燕子嘟着嘴,气呼呼的答道:
    “这是‘飞爪百练索’!”
    “啊?‘飞爪百练索’?这还有名字呀?”乾隆更加惊异。
    “当然不是正式的啦!我临时做的嘛!小卓子小邓子气死我了,跟他们说那些绳于不够
牢,太细了,他们就是找不到粗的!害我摔下来……”
    站在一边的令妃,忍不住插嘴问:
    “你从哪里摔下来?”
    “墙上啊!摔得浑身都痛!还差点给那些侍卫杀了!”
    乾隆一脸的不可思议。
    “你半夜三更去翻墙?还带了工具去?你要做什么?”
    小燕子委屈起来。
    “我跟皇阿玛说过了,我要到宫外去走走!可是,大家都看着我,每一道门都守了一大
堆的侍卫,我就是出不去!这皇宫是很好玩,可是,我想我的朋友了,我想紫薇,柳青,柳
红,小豆子……我真的不能忍耐了!”
    乾隆瞪着小燕子,有些生气了:
    “胡闹!太胡闹了!你现在已经封了。‘格格’,不是江湖上的小混混呀!你娘怎么教
你的?你打那儿学来这些下三滥的玩意?”看钩子绳子:“哼!飞爪百练索!”
    令妃见乾隆生气,急得不得了,对小燕子拼命使眼色。奈何小燕子也越来越生气,越来
越委屈。根本不去注意令妃的眼光。
    “朕记得你娘,是个温柔得像水一样的女子,怎会教你一些江湖门道?你这些三脚猫的
武功,是那个师父教的?”乾隆的声音,严厉起来。
    小燕子听乾隆又问到“娘”,难免有些心虚,想想,却代紫薇生起气来。没有进宫,还
不知道乾隆有多少个“老婆”,进了宫,才知道三宫六院是什么!
    小燕子背脊一挺,完全不知天高地厚,竟然对乾隆一阵抢白:
    “你不要提我娘了,你几时记得我娘?她像水还是像火,你早忘得干干净了f!你宫里
有这个妃,那个妃,这个嫔,那个嫔,这个贵人,那个贵人……我娘算什么?如果你心里有
她,你会一走就这么多年,把她冰在大明湖,让她守活寡一直守到死吗?”
    乾隆这一生,什么时候受过这样的顶撞,顿时脸色发青,一拍桌子,大怒道:
    “放肆!”
    乾隆这一拍桌子,房里侍立的腊梅冬雪和太监,全部‘噗通噗通”跪落于地,只有小燕
子仍然挺立。
    令妃急忙奔过来,推着她说:
    “快给你皇阿玛跪下!说你错了!”
    小燕子脑袋一昂,豁出去了。
    “错什么错?反正谁生气都要砍我的脑袋!自从我进宫以来,我就知道我的脑袋瓜子在
脖子上摇摇晃晃,迟早会掉下来!”说着,一个激动,就大声的冲口而出:“皇阿玛!我跟
你说实话吧!我根本不是‘格格’,你就放了我吧!”
    此话一出,人人震惊。令妃吓得花容失色,心惊胆战,脱口就喊:一“格格!你怎么可
以说这种话?跟你皇阿玛斗气要有个分寸,毕竟不在民间,你的‘阿玛’是皇上啊!”
    谁知,小燕子答得飞快,想也不想的说:
    “我的阿玛不是皇上,我的阿玛根本不知道是谁?”
    乾隆瞪着小燕子,见小燕子一脸的倔强,满眼的怒气,一股“绝不妥协”的模样,那份
傲气和勇敢,竟是自己诸多儿女中,一个也不曾有的。想想,这孩子的指责,却有她的道理
啊!他瞪着瞪着,不禁内疚起来。他叹口气,再开口时,声音竟无比的柔和:
    “小燕子,朕知道是朕对不起你娘,其实,朕在几年后,又去过济南,想去接你娘的!
但是,那次碰上孝贤皇后去世,什么心情都没有了!那种风月之事,也不能办了!朕知道你
心里,一直憋着这口气,今天说了出来,就算脾气发过了!‘不是格格’这种呕气的话,以
后不许再说!朕都明白了,你娘……她怪了朕一辈子,恨了朕一辈子吧!”
    小燕子目瞪口呆,无言以答了。睁大眼睛,愣愣的看着乾隆。
    乾隆误会这样的眼光,是一种“默认”,心中立即充满了柔软、酸楚和难过。
    “老实告诉你吧,朕的众多儿女中,没有一个像你这样大胆,敢公然顶撞朕!今天看在
你娘面子上,朕不跟你计较了!”便柔声的喊:“你过来!”
    小燕子没有上前,反而本能的一退。
    “真的跟阿玛呕气吗?”乾隆的声音更加温柔了,几乎带着歉意。
    令妃见乾隆竟如此赔小心,简直见所未见,就把小燕子拉上前去,笑着打哈哈:
    “皇上,您瞧格格这张脸,跟小花猫似的!闹了一夜,又翻墙,又摔跤,还差点被侍卫
杀了……在这儿等您起床,又等了好半天,难怪脾气坏,吓着了,又太累了嘛!”
    乾隆伸手,托起了小燕子的下巴,仔细的凝视她,深深一叹。
    “你这个坏脾气,简直跟朕年轻的时候,一模一样!”
    小燕子睁大了眼睛,注视乾隆,本来以为,被乾隆逮到,一定会受到重罚,没料到乾隆
居然这么温柔!她忽然热情奔放,张开嘴,“哇”的一声哭了。
    “怎么了?怎么了?”乾隆大惊。”小燕子一伸手,攥住乾隆的衣服,这一下,真情流
露,呜鸣咽咽的说道:
    “我从来不知道,有爹的感觉这么好!皇阿玛,我好害怕,你这样待我,我真的会舍不
得离开你呀!”
    乾隆的心,被小燕子这种奔放的热情,感动得热烘烘的,前所未有的一种天伦之爱,竟
把他紧紧的攫住了。
    乾隆就把小燕子温柔的拥在怀中,眼眶湿润的说:
    “傻孩子,从今以后,你是朕心爱的还珠格格,朕也舍不得让你离开呀!”
    小燕子听了这样的话,又喜又忧又感动,简直不知道该怎么办了。
    片刻,乾隆拍了拍小燕子的头,说:
    “以后想到宫外去,就大大方方的去!不要再翻墙了!咱们满人生性豪放,女子和男人
一样可以骑马射箭!你想出宫,也不难!只是,换个男装,带着你的小卓子小邓子一起去!
不能招摇,还要顾虑安全!”
    小燕子一听,大喜,推开乾隆,一跪落地,“碰碰碰”磕了好几个响头。
    “谢谢皇阿玛!谢谢皇阿玛!”
    ”不过,有个条件!”乾隆笑了。
    “什么条件?”
    “过两天,去书房跟阿哥们一起念书!我已经告诉纪晓岚,要他特别教教你!纪师傅学
问好得很,你好好的学!你娘没教你诗词歌赋,咱们把它补起来!
    纪师傅说你学得不错,你才可以出宫!”
    小燕子脸色一僵,心又落进谷底去了。
    “啊?还要念书啊!”她心里叫苦不迭。当个格格,怎么这样麻烦!
    小燕子走出乾隆的寝宫,仍然穿着她那身太监的衣服,嘴里念念有辞,一路往漱芳斋
走。“念好了书,才许我出宫,根本就是唬弄我嘛!小时候在尼姑庵,师傅教我念个三字
经,已经要了我的命,现在再念,搞不好弄个一年两年,都念不好,那岂不是一年两年都出
不去了?这要怎么办才好……”
    迎面,尔泰和永琪走了过来。
    永琪看到来了一个小太监,就招手道:
    “你给我们沏一壶茶来,放在那边亭子里!我和福二爷要谈一谈!”
    小燕子见是他们两个,心中一乐,什么都忘掉了,就想跟他们开个玩笑。用手遮着脸,
学着小太监,一甩袖子,哈腰行礼。
    “喳!”
    小燕子这一甩袖子,甩得太用力了,袖口的结都散开了,几个藏在袖于里,准备带给紫
薇的银锭子,就骨碌骨碌的从袖子里滚了出来,滚了一地。另一个袖子里的一串珍珠和金项
链,也稀哩哗啦落地。小燕子急忙趴在地上捡珍珠项链和银锭子。
    永琪大惊,喊道:
    “呔!你是哪一个屋里的小贼!身上藏着这么多的银子和珠宝,一大清早要上哪里
去?”
    永琪说着,就飞窜上前,伸手去抓小燕子的衣领。
    小燕子回手,就一掌对永琪劈了过去。
    永琪更惊,立刻招架,反手也对她打去。
    小燕子灵活的翻身飞跃出去,永琪也灵活的跃出,紧追不舍。
    尔泰一看,不得了,宫里居然有内贼,还敢和五阿哥动手!就腾身而起,几个飞窜,稳
稳的拦在小燕子面前。
    “小贼!看你还往哪里跑?”
    小燕子抬头,和尔泰打了一个照面,眼光一接,尔泰吓了一跳。怎么是小燕子?尔泰还
没反应过来,小燕子乘他闪神之际,一脚飞踢他的面门。
    尔泰急忙应变,伸手去抓她的脚。
    她刚刚闪过尔泰,永琪已迎面打来。她想闪开永琪,奈何永琪功夫太好了、避之不及,
就被永琪拎着衣服,整个提了起来。她还来不及出声,永琪举起她,就想往石头上面掼去。
    这一下,小燕子吓得魂飞魄散,尔泰已经大喊出“五阿哥!千万不可!那是还珠格格
啊!”
    小燕子也在空中挣扎着,挥舞着手,大喊大叫:
    “五阿哥!我认输了!不打了!不打了!”
    永琪大惊失色,急忙松手。
    小燕子翻身落地,站稳了,对永琪嫣然一笑,一揖到地。
    “五阿哥好身手!上次被你射了一箭,我心里一直不大服气,因为我当时东藏西躲的,
完全没有防备!所以,刚刚就想跟你斗斗看!没想到,差点又被你砸死,现在服气了,以后
不敢惹你了!”
    永琪目瞪口呆,瞪着小燕子,惊愕得连话都说不出来了。
    这样一闹,就惊动了侍卫,大家奔来,七嘴八舌的喊:
    “怎么?出了什么事?又有刺客吗?”
    尔泰大笑,对待卫们挥手。
    “去去去!没事了!是还珠格格跟咱们闹着玩!”
    侍卫们惊奇着,一面行礼,一面议论纷纷的散了。
    永琪目不转睛的看着小燕子。
    “你到底要给我多少意外,多少惊奇呢?这样的‘格格’,是我一生都没有见过的!”
他上上下下的打量小燕子:“你为什么穿成这样?带着那些银子和珠宝要干什么?”
    尔泰心中藏着“真假格格”的秘密,更是深深的注视着小燕子,问:
    “侍卫说,你昨天晚上,又闹了一次刺客的把戏,真的吗?”
    小燕子看着两人,心中一动。压低了声音说:
    “你们帮我好不好?我有事要求你们!”
    “什么事?”
    “我们到漱芳斋去谈!”
    永琪和尔泰交换了一个视线,一语不发。就跟着小燕子到了漱芳斋。
    小邓子、小卓子、明月、彩霞慌忙迎过来,四个人都是哈欠连天,不曾睡觉的样子。见
到永琪和尔泰,连忙行礼下跪喊“吉祥”,小燕子对这一套好厌烦,挥手对四人说:
    “你们四个,通通去睡觉!”
    四人异口同声的回答:
    “奴才不敢睡?”
    小燕子听了就生气,大叫:
    “掌嘴!”
    四人就立刻左右开弓,对自己脸上打去。小燕子大惊,怎么真打?又急喊:
    “不许掌嘴!”
    四人这才住手。
    小燕子瞪着四个人,严重的说。
    “跟你们说说过多少次了,这‘奴才不敢,叙婢不敢,奴才该死,奴婢该死’在我这个
漱芳斋,全是忌讳,不许说的!以后谁再说,就从月俸里扣钱!说一句,扣一钱银子,说多
了,你们就白干活了,什么钱都拿不到!”
    四人傻眼了。小邓子就一哈腰说:
    “奴才遵命”,‘记下!记下!小邓子第一个犯规,小卓子,你帮我记下!”小卓子立
即回答:
    “喳!奴……”想了起来,赶快转口说:“小的遵命。”
    小燕子摇头,没辙了,挥手说:
    “都下去吧!我没叫,就别进来。”
    “喳!”四个人全部退下了。
    永琪和尔泰看得一愣一愣的。永琪不解的问:
    “为什么他们不能说‘奴才’?”
    小燕子不以为然的对永琪瞪大眼睛,嚷着说:
    “你当‘主子’已经当惯了,以为‘奴才’生来就是奴才,你不知道,他们也是爹娘生
的,爹娘养的,也是爹娘捧在掌心里长大的,只因为家里穷,没办法。才被送来侍候入,够
可怜了!还要让他们嘴里,不停的说‘奴才这个,奴才那个’,简直太欺负人!我不是生来
的格格,我不要这些规矩!他们说一句‘奴才’,我就难过一次,我才不要让自己一天到
晚,活在难过里!”
    永琪和尔泰,都听得出神了。两人都盯着小燕子看,永琪震惊于小燕子的“平等”论,
不能不对小燕子另眼相看。这种论调,是他这个“阿哥”从来没有听过的,觉得新鲜极了,
小燕子说得那么“感性”那么“人性”,使他心里有种崭新的感动。尔泰知道她不是真格
格,对她的“冒充”行为,几乎已经‘定罪”。这时,看到的竟是一个热情、天真,连“奴
才”都会爱护的格格,就觉得深深的迷惑了。
    “你说得有理!我们这种身份,让我们生来就有优越感,以至于从来没有考虑过别人的
感觉,确实,这对他们,是一种伤害吧!”永琪说。
    小燕子的正义感发作了,越说越气:
    “尤其是太监们,先伤害他们的身体,再伤害他们的…他们的…,想不出来应该怎么措
辞。
    尔泰接口:
    “再伤害他们的‘尊严’?”
    “对!就是‘尊严’什么的!反正,把他们都弄糊涂了,连自己是个和我们一样的人,
都不明白了。
    怎么跟他们说,他们都搞不清楚!”小燕子叹口气,脸色一正,看着二人:“言归正
传,你们要不要帮我?”
    “帮你做什么?”尔泰问。
    小燕子才诚诚恳恳的看着永琪和尔泰,哀求的说:“带我出宫去!我化装成你们的跟班
也好,小厮也好,小太监也好……你们把我带出去,因为皇阿玛不许我出去!”
    永琪一愣,面有难色,看尔泰:
    “这个……好像不大好……”
    尔泰盯着小燕子:
    你要出去干什么呢?如果你缺什么,告诉我,我帮你去办!要做什么,我也可以帮你去
做!要送个信什么的,我帮你去送!”
    小燕子心里急得不得了,满屋子兜着圈子,跺脚说:
    “你们不懂,我一定要出去呀!我有一个结拜姐妹,名叫紫薇,我想她嘛!不知道她好
不好?我急都急死了,我要去见她呀!我要给她送银子首饰去,还有一大堆的话要告诉她
呀!”
    尔泰大大一震。紫薇!结拜姐妹!原来,她的心里,还是有这个夏紫薇的!
    当天,尔泰就把小燕子的话,原封不动的告诉了紫薇和尔康。
    “她说她想我?有一大堆话要告诉我?”紫薇震动的喊。
    “是!而且为了要出宫,昨天夜里去翻围墙,差点又被当成刺客杀掉了!连皇上都给惊
动了!”
    “你有没有告诉他,夏姑娘在我们家呢?”尔康急急问尔泰。
    “我当然没说,没跟你们商量好,我怎么敢泄露天机呢?不过,随我怎么看,随我怎么
研究,我都没办法相信,还珠格格是个骗子,是个很有心机的人!
    她看来天真得不得了!”
    金琐忍不住插口了:
    “两位少爷不知道,她骗人的功夫老到家了,当初我们也着了她的道儿,她在北京好多
地方,都设过骗局,反正骗死人不偿命!”
    “金琐!你别插嘴!”紫薇回头叱责着。
    金琐不说话了。尔康凝视紫薇,沉思着问:
    “你要不要见她一面呢?”
    “见得到吗?怎么见呢?”紫薇屏息的问。
    “有两个办法。一个是,你混进宫去!一个是,她混出宫来!”
    “可能吗?”紫薇眼睛一亮。
    “只要安排得好,当然可能!额娘随时可以进宫,我们把你扮成丫头,跟额娘一起进
宫,到了宫里,必须靠五阿哥里应外合……”尔康转眼看尔泰:“恐怕我们瞒不了五阿哥!
你得把这件事告诉他。”
    “这办法好像有点冒险!宫里的人大多了,眼线大多了!还珠格格出了不少的事,现在
宫里对她都很注意……尤其皇后,等着要抓她的小辫子!我和五阿哥,今天在她那儿坐了
坐,我们都怕会被人一状告到皇后面前,说她行为不检呢。”
    “我们用第二个办法!照她所要求的,把她打扮成小太监,带出宫来吧!这也需要五阿
哥帮忙才行。带出来之后,还得送回去!”尔康积极的说。
    “我们信得过五阿哥,他一定不会泄露机密的!”
    “夏姑娘……”尔康再度凝视紫薇。
    “能不能请你们不要叫我‘夏姑娘’,如果不见外,就叫我紫薇吧!”
    ‘行!那么,你也不要公于少爷的喊,叫我尔康,叫他尔泰吧。”
    “好,”紫薇注视尔康:“你刚刚要说什么?”
    “你要心里有个谱!不管小燕子是怎么做到的,她确实做到了!她已经让皇上心服口
服,认了她,还非常宠爱她!昨夜她在皇宫里翻墙,皇上都不肯追究,你就知道她的能耐
了!可是,如果皇上发现她是假格格,以皇家律例,她是死罪一条!你,真想置她于死地
吗?”
    紫薇心里一酸,寻思片刻,坦白而真诚的说:
    “小燕子和我是结拜过的,她是我的姐姐!在结拜的时候,我就诚心诚意的向皇天后土
禀告过,将来无论我们两个的遭遇如何,我一定对她“不离不弃”!
    现在,她顶替了我的地位,当了格格,我虽然懊恼生气,可是,她还是我的姐姐!如
果,为了要证明我自己的身份,而把她置于死地,我是绝对绝对不愿意的!我现在想见她一
面,主要是想弄清楚,到底这是怎么一回事?这个疙瘩卡在我心里,我是坐立不安,只要她
给我一个解释,让我了解真相,我就回济南去,当一辈子的夏紫薇!”
    这一篇话,使尔康深深的感动了,他一眨也不眨的看着紫薇,一叹:
    “那……你也不必回济南,人生的际遇,有时是很奇怪的。老天或者有它的安排,也说
不定!”
    紫薇一怔,凝视尔康,尔康的炯炯双眸,也正灼灼然的看着她。两人目光相接,都有着
深深的震动。
    “那么,让我和阿玛再研究一下,和尔泰再部署一下,你相信我,我一定尽快安排你和
小燕子见面!”
    尔康说。
    紫薇感激不已,期待得心跳都加速了。
    “我先谢谢你了!”
    于是,这天下午,永琪和尔泰结伴来到漱芳斋,两人的神色都非常严肃,一进门,永琪
就把自己贴身的太监小顺子、小佳子都安排在院子外面。又极其慎重的叫来小邓子、小卓
子、明月、彩霞,让他们全体分站在门外把风。两人这才走进大厅,把窗窗门门一一关好。
小燕子困惑的看着他们,等到尔泰一说出紫蔽的下落,她才惊叫起来,激动无比的喊:
    “你说,紫薇住在你家里?我所有的故事你都知道了,你唬我吧?真的还是假的?”她
转头看永琪:
    “五阿哥!你也知道了?”
    永琪急忙制止她:
    “你声音小一点!这是何等大事,你还在这里嚷嚷!你真的不要命了吗?是的,我也知
道了!尔泰把什么都告诉我了,现在这儿没有外人,我和尔泰要你一句真话,你坦白告诉
我,你到底是不是格格?”
    小燕子狐疑的看永琪和尔泰,不敢说话。
    “你可以完全信任我们,如果我要跟你作对,我就不会来问你了!直接把紫薇送到皇上
面前去就好了!”尔泰着急的说。
    小燕子听到紫催蔽的名字,一颗心就全悬在紫薇身上了。急切的问:
    “紫薇好吗?她骂我吗?,恨我吗?”
    “她怎么会好?那天在街上看着你游行她追在后面喊,被侍卫打得半死,幸好我哥把她
救进府里进了府到现在,每天都精神恍惚,眼泪汪汪的!”尔泰说。
    小燕子眼圈一红,咬着嘴唇,忍住眼泪。
    “那……。她一定恨死我了!”
    “她说,只想见你一面,听你亲自告诉她,为什么会变成现在这样:她还说,就算你骗
了她,你还是她结拜的姐姐!”
    小燕子这一下把持不住了,顿时间,眼泪啼哩哗啦的滚滚而下。
    “我不是存心的!我不是存心的……”她哭着说:
    永琪不相信的瞪着她:
    “难道她的故事是真的?你不是格格,她才是?”
    小燕子泪眼汪汪,拼命点头。
    永琪、尔泰都睁大了眼睛。
    “我真的不是故意的!”小燕子急急解释:“当时我被一箭射伤,病得昏昏沉沉,皇阿
玛看了我身上的东西,不知怎么就认定我是格格了。等我醒来,皇阿玛对我好温柔,问这
个,问那个,我就有些迷迷糊糊起来……然后,一屋子的人过来跟我跪下,大喊‘格格千岁
千千岁!’我就昏了头了!”
    永琪脚下一个踉跄,脸色苍白。
    “天啊!你怎么能昏头呢?这是要诛九族的欺君大罪啊!”
    “我没有九族,我只有一个人,一个脑袋……”
    永琪跺脚。
    “这个脑袋已经快保不住了!”便心慌意乱的看尔泰:“你说要怎么办?这事是绝对不
能说穿的!”
    永琪脸色那么苍白,尔泰的脸色就也苍白起来。
    “或者,我们可以说服紫薇,让她放弃身份,将错就错,回济南去……”
    “她会肯呜?她不是路远迢迢到京里来,就为了找皇阿玛吗?”永琪瞪着小燕子。“这
样吧!我们掩护你溜出宫去,出了宫,就不要回来了!我给你安排几个高手,保护着你,你
连夜逃走吧!”
    “你别糊涂了!”尔泰着急的说:“这是什么烂主意?那怎么成!宫里丢了一个格格,
多少人要倒媚!
    你和我,也脱不了干系!”
    小燕子见永琪和尔泰神色紧张仓皇,这才知道事态严重。
    “难道…皇阿玛真的会砍我的头”她不由自主的放低了声音,不相信的间。
    尔泰和永琪不约而同的,严重的点头。
    “皇阿玛对我这么好,他怎么舍得杀我?”她还是不信。;“他对你好,是因为他相信
了你的故事,以为你是他的骨肉!如果他知道你骗了他,他气你恨你都来不及,还会原谅你
吗?”永琪说:“你对于我们王室的事,了解得也大少了!”
    小燕子这才急了。
    “那……我们还等什么?我这就去换衣裳,你们带着我,马上逃走吧。”小燕子说着,
就往寝室里冲去。
    尔泰急忙拉住她。
    “你不要说是风,就是雨,尔泰说得对,这样做不行的,何况什么都没安排……”永琪
话说到一半,外面,忽然传来小顺子、小桂子、小卓子、小邓子……他们紧张而大声的通
报,一进一进的喊进来。
    “皇后娘娘驾到……皇后娘娘驾到……”
    永琪、尔泰、小燕子全都倏然变色。
    ----------------------------------------
  书路扫描校对:http://bookroad.yeah.net

上一页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