苍天有泪
28

    阿超和雨鹃,在那个月的二十八日,顺利的完成了婚礼。在郑老板的坚持下,照样迎
娶,照样游行,照样在待月楼大宴宾客。几乎云飞和雨凤有的排场,阿超和雨鹃全部再来一
遍。阿超这一生,何时经验过这么大的场面,何时扮演过这么吃重的角色,每一个礼节,都
战战兢兢,如临大敌。
    好不容易,所有的节目都“演完”了。终于到了“洞房花烛”的时候,阿超一整天穿着
新郎官的衣服,手脚都不知道该往那儿放。现在看到已入洞房,就大大的呼出一口气来,如
释重负:
    “哇!可把我累坏了!就算骑一天马,赶几百里路,也不会这么累!这是什么衣服嘛,
害我一直扎着手,扎着脚,可真别扭!还要戴这么大一个花球,简直像在唱戏!还好,只折
腾我一天……”他一面说,一面把长衣服脱下。
    雨鹃对着镜子,取下簪环,笑嘻嘻的接口:
    “谁说只有一天?明天还有一天!”
    “什么叫还有一天?”他大惊。
    雨鹃慢条斯理的说:
    “郑老板说,明天是新姑爷回门,还有一天的节目!你最好把那些规矩练习练习,免得
临时给我出状况!”
    他立刻抗拒起来:
    “怎么雨凤没有回门,你要回门?”
    “郑老板说,我是他亲口认的乾女儿,不一样!一定要给足我面子,热闹它一天,弄得
轰轰烈烈的!郑家所有的族长、亲戚、长辈、朋友……全部集合到郑家去,你早上要穿戴整
齐,先拜见族长,再拜见长辈,然后是平辈,然后是晚辈,然后是朋友,然后是女眷……”
    阿超越听越惊,越听越急。
    “你怎么早不跟我说,现在才告诉我!”
    “没办法,如果我早说,恐怕你就不肯娶我啦!好不容易才把你骗到手,哄得你肯成
亲,如果弄个“回门”,把你吓走,我不是太冤了吗?”她甜甜的笑着说。
    “你明知道我怕这些规规矩短,你怎么不帮我挡掉?”
    “没办法,人家郑老板一片好意,却之不恭!何况,你当初把我从他手里抢走,我对他
有那么一份歉意,不能说“不”。再加上,好多人都知道你这段“横刀夺爱”的故事,大家
就是要看看你是何方神圣,我只好让你去“展览”一下!”
    阿超往床上一倒,大叫:
    “我完了!我惨了!”
    她扑过来,去蒙他的嘴巴。
    “喂喂!今晚是洞房花烛夜呀,你嘴里说些什么?总要讨点吉祥,是不是?”
    他握住她的双手,头痛的喊:
    “想到明天我还要耍一天的猴儿戏,我今晚连洞房花烛的兴趣都没有了!”
    她啾着他。啾了好半天,噗哧一声笑了。
    “你笑什么?”他莫名其妙的问。
    “我就知道你是这种反应!你有几两重,我全摸清了!你想想看,如你如我,还会让你
去受那种罪吗?我早就推得一乾二净啦!现在,是逗你的啦!”
    阿超怔了怔,还有些不大相信,问:
    “那么,明天不用“回门”了?”
    “不用“回门”了!”
    “你确定吗?”
    “我确定!”
    这一下,阿超喜出望外,大为高兴。从床上直跳起来,伸手把她热烈的抱住。
    “哇!那还等什么?我们赶快“洞房花烛”吧!”
    她又笑又躲。嚷着说:
    “你也稍微有情调一点,温柔一点,诗意一点,浪漫一点……好不好?”
    “那么多点之后,天都亮了!我们不要浪费时间了嘛,不是春宵一刻值千金吗?”
    她跳下床,躲到门边去。笑着说:
    “你不说一点好听的,我就不要过去!”
    “你怎么那么麻烦,洞房花烛夜,还要考我!什么好听的嘛!现在那儿想得起来?”
    “那……只有三个字的!”
    “天啊,那种肉麻兮兮的话,你怎么会爱听呢?”
    “你说不说?”
    他飞扑过来,一把攫住她。把她紧紧的搂进怀里:
    “与其坐在那儿说空话,不如站起来行动!”
    他说完,就把头埋在她脖子里,一阵乱揉,雨鹃怕痒,笑得花枝乱颤。她的笑声,和那
女性的胴体,使他热情高涨。他就动情的解着她的衣纽,谁知那衣纽很紧,扣子又小,解来
解去解不开。
    “你这个衣纽怎么那么复杂?”他解得满头大汗,问。
    雨鹃直跺脚:
    “你真笨哪!你气死我了!”
    阿超一面和那个纽扣奋斗,一面赔笑说:
    “经验不够嘛,下次就不会这么手忙脚乱了!”
    雨鹃看他粗手粗脚,就拿一粒小纽扣没办法,又好气又好笑。好不容易,解开了衣领。
他已经弄得狼狈不堪,问:
    “一共有多少个纽扣?”
    “我穿了三层衣服,一共一百零八个!”她慢吞吞的说。
    阿超脱口惊呼:
    “我的天啊!”
    阿超这一叫不要紧,房门却忽然被一冲而开,小四、小三、小五跌了进来。小四大喊着:
    “我就知道二姐会欺负阿超!阿超,你别怕,我们来救你啦!”
    “我们可以帮什么忙?”小刀急急的问。
    小五天真的接嘴:
    “那个纽扣啦!一百零八个!我们来帮忙解!”
    阿超和雨鹃大惊,慌忙手忙脚乱的分开身子,双双涨红了脸。再一看,雨凤和云飞笑吟
吟的站在门口。梦娴和齐妈,也站在后面直笑。这一惊非同小可。
    阿超狼狈极了,对云飞大喊:
    “你真不够意思,你洞房的时候,我和雨鹃把三个小的带到房里,跟他们讲故事,千方
百计绊住他们,让他们不会去吵你们!你们就这样对我!”
    雨凤急忙笑着说:
    “一点办法都没有,你人缘太好了!三个小的就怕你吃亏,非在门口守着不可,你们也
真闹,一会儿喊天,一会儿喊地,弄得他们三个好紧张……好了,我现在就把他们带去关起
来!”她转头对弟妹们笑着喊:“走了!走了!别耽误人家了,春宵一刻值千金呢!”
    云飞把阿超袖子一拉,低低的说:
    “那个纽扣……解不开,扯掉总会吧!”
    雨凤也在阿超耳边,飞快的说了一句:
    “没有一百零八个,只有几个而已!”
    雨鹃又羞又气,抱着头大喊:
    “哇!我要疯了!”
    云飞笑着,重重的拍了阿超一下:
    “快去!革命尚未成功,同志仍需努力!”
    云飞说完,就带着大伙出房,把房门关上。回过头来,他看着雨凤,两人相视而笑。牵
着弟妹们,大家向里面走。齐蚂和梦娴在后面,也笑个不停:
    新房内,又传出格格的笑声。小三小四小五,也格格的笑着,彼此说悄悄话。
    雨凤对云飞轻声说:
    “听到了吗?幸福是有声音的,你听得到!”她抬眼看窗外的天空:“希望天虹在天上:
    能够分享我们的幸福!”
    云飞感动的一笑。点头。紧紧的揽住了雨凤。
    两对新人的终身大事都已经办完了。
    对云飞来说,这是一个崭新的开始。他一下子就拥有了一个庞大的家庭,从今以后,这
个家庭的未来,这个家庭的生活,这个家庭的幸福,全在他的肩上了。他每天看着全家大大
小小,心里深深明白,维持这一家人的欢笑,就是他最大最大的责任,也是他今后人生最重
要的事了。
    这天晚上,九个人围着桌子吃晚餐,热闹得不得了。
    齐妈习惯的帮每个人布菜,尤其照顾着小四小五,一会儿帮他们夹菜,一会儿帮他们盛
汤,始终不肯坐下。
    雨鹃忍不住,跳起身子,把她按进椅子里。
    “齐蚂,你坐下来好好吃吧!不要尽顾着大家,你明知道我们这儿没大没小,也没规
矩,所有的人,一概平等!这么久了,你还是这样!你不坐下好好吃,我们大家都吃不下
去!”
    齐妈不安的看了梦娴一眼,说:
    “我高兴照顾呀!我看着你们大家吃,心里就喜欢,你们让我照顾嘛!”
    梦娴笑看齐妈,温和的说:
    “你就不要那么别扭了,每个家有每个家的规矩,你就依了大家吧!”
    齐妈这才坐定,她一坐下,七、八双筷子,不约而同的,夹了七、八种菜,往她碗里堆
去,她又惊又喜,叫:
    “哎哎!你们要撑死我吗?”
    大家互看,都忍不住笑了。
    温馨的气氛,笼罩着整个餐桌。云飞看着大家,就微笑的说:
    “我有一件事情,要征求大家的意见!”
    “告状的事吗?”雨鹃立刻问。
    “不!那件事我们再谈!先谈另外一件!”云飞看看雨鹃,又看看雨凤:“我们这个家
已经很大了,一定还会越来越大,人口也一定会越来越多,我和阿超,都仔细研究过,我们
应该从事那一行,才能维持这个家!昨天我去贺家,跟一些虎头街的老朋友谈了谈,大家热
心得不得了……我们现在有木工,有泥水匠,有油漆匠,有砖瓦工……然后,我手里有一块
地,我想,重建“寄傲山庄”!”
    云飞这一个宣布,整个餐桌顿时鸦雀无声。萧家五个兄弟姐妹,个个瞪大了眼睛,不敢
相信的看着他。他就继续说:
    “我和我娘,手上还有一些钱,如果我们不我工作,没两年就会坐吃山空。要我去上
班,我好像也不是那块料!阿超也自由惯了,更不是上班的料!我们正好拿这些钱,投资一
个牧场!养牛、养羊、养马……养什么都可以,只要经营管理得好,牧场是个最自由,最接
近自然的行业,对阿超来说,好容易!对你们五个兄弟姐妹来说,好熟悉!而我,还可以继
续我的写作!”
    他说完,只见萧家姐弟,默不作声,不禁困惑起来:
    “怎么样?你们姐弟五个,不赞成吗?”
    阿超也着急的说:
    “虎头街那些邻居,已经纷纷自告奋勇,有的出木工,有的出水泥工……大家都不肯算
工钱,要免费帮我们重建寄傲山庄了!”
    雨凤终于有了一点真实感,回头看雨鹃,小小声的说:
    “重建寄傲山庄?”
    雨鹃也小小声的回答:
    “重建寄傲山庄?”
    小三抬头看两个姐姐:
    “重建寄傲山庄?”
    小四和小五不禁同声一问:
    “重建寄傲山庄?”
    雨凤跳下饭桌,雨鹃跟着跳下,姐妹两个双手一握,齐声欢呼:
    “重建寄傲山庄!”
    小三小四小五跟着跳下饭桌。跑过去拥住两个姐姐。五个兄弟姐妹就狂喜的,手牵手的
大吼大叫起来:
    “重建寄傲山庄!重建寄傲山庄!重建寄傲山庄……”
    云飞、阿超、梦娴、齐妈看到反应如此强烈的姐弟五个,简直楞住了。
    云飞被这样的狂喜感染着,对阿超使了一个眼色,阿超会意,就离席,奔进里面去。一
会儿,他拿了一个包着牛皮纸的横匾进来。他把牛皮纸“哗”的撕开,大家定睛一看,居然
是“寄傲山庄”的横匾!
    雨鹃惊喜的大叫:
    “爹写的字!是原来的横匾!怎么在你们这儿?”
    “慕白收着它,就等这一天!”阿超说。
    雨凤用手揉眼睛:
    “哇!不行,我想哭!”
    云飞看着雨凤,深情的说:
    “一直记得你告诉我的话,你爹说,寄傲山庄是个天堂,从那时起,我就发誓要把这个
天堂还给你们!”
    雨凤用热烈的眸子,看了云飞一眼,就跑到梦娴身边,紧紧的抱了她一下。
    “娘!谢谢你!”
    “这件事可是他和阿超两个人的点子,我根本没出力!”梦娴急忙说。
    雨凤凝视梦娴:
    “我谢谢你,因为你生了慕白!如果这世界上没有他,我不知道我的生活会多么贫乏!”
    不能有更好的赞美了,云飞感动的笑着。小四大声问:
    “那一天开工?我可以不上学,共参加工作吗?”
    “如果你们不反对,三天以后就开工了!”
    雨鹃两只手往天空一伸,大喊:
    “万岁!”
    小三、小四、小五同声响应,大叫:
    “万万岁!”
    整个房间里,欢声雷动。
    齐妈和梦娴,笑着看着,感动得一塌糊涂。
    “寄傲山庄”在三天以后,就开工了。参加重建的人,全是虎头街的老百姓,无数男男
女女,都兴高采烈的来盖山庄。有的锯木材,有的钉钉子,有的砌砖头,有的搬东西。搬运
东西时,各种运输工具都有,驴车、板车、牛车、马车……全体出动,好生热闹。
    云飞和阿超忙得不亦乐乎,云飞不住的画图给工作人员看,阿超是什么活都做,跑前跑
后。雨凤、雨鹃和其他女眷,架着大锅子,煮饭给大伙吃。
    小三、小五、和其他女孩,兴匆匆给大家送茶。送菜,送饭,送汤。
    小四和其他男孩,忙着帮大人们打下手,照顾驴啊牛啊马啊……
    工地上,一片和乐融融,大家一面工作,一面聊天,一面唱歌……
    雨凤雨鹃太快乐了,情不自禁,就高唱着那首“人间有天堂”。小三、小四、小五也跟
着唱,几天下来,人人会唱这首歌。大家只要一开工,就情不自禁的唱起来:
    “在那高高的天上,阳光射出万道光芒,当太阳缓缓西下,黑暗便笼罩四方,可是那黑
暗不久长,因为月儿会悄悄东上,把光明洒下穹苍。即使没有太阳也没有月亮,孩子啊,你
们不要悲伤,因为细雨会点点飘下,滋润着万物生长。这个世界就是这样;只要你心里充满
希望,人间处处,会有天堂!”
    大家工作的时候唱着,休息的时候唱着,连荷锄归去的时候也唱着。把重建寄傲山庄的
过程,变成了一首歌:人间处处,会有天堂!
    云飞忙着在重建寄傲山庄,展家的风风雨雨,却没有停止!
    这天,展家经营的几家银楼,突然在一夜之间,换了老板!几个掌柜,气极败壤的来到
展家,追问真相。老罗带着他们去找纪总管,到了纪家小院,才发现纪总管父子,已经人去
楼空!房子里所有财物,全部搬走!只在桌子上,留下一张信笺,一本帐册。老罗大惊失
色,带着信笺帐册,和银楼掌柜,冲进──房里。
    “老爷!老爷!出事了!出事了!纪总管和天尧跑掉了!”
    “什么?你说什么?”祖望大叫。
    老罗把信笺递上,祖望一把抓过信笺,看到纪总管的笔迹,龙飞凤舞的写着:
    “祖望:我三十五年的岁月,天虹二十四岁的生命,一起埋葬在展家,换不到一丝一毫
的代价!我们走了!我们拿走我们应该拿的报酬,那是展家欠我们的!至于绸缎庄和粮食
店,早就被云翔豪赌输掉了!帐册一本,请清查。”
    祖望急着翻了翻帐册,越看越惊。他脸色惨变,大叫:
    “不可能的!不可能的……”
    几个掌柜哭丧着脸,走上前来:
    “老爷,我们几个,是不是以后就换老板了?郑老板说要我们继续做,老爷,您的意思
呢?”
    “郑老板?郑老板?”祖望惊得张口结舌。
    “是啊,现在,三家银楼,说是都被郑老板接收了!到底是不是呢?”掌柜问。
    祖望快昏倒了,抓着帐册,直奔纪总管家,四面一看,连古董架上的古董,墙上的字
画,全部一扫而空!他无须细查,已经知道损失惨重。这些年来,纪总管既是总管,又是亲
家,所有展家的财产,几乎全部由他操控。他心中一片冰冷,额上冷汗涔涔,转身奔进云翔
房间,大叫:
    “云翔!云翔!云翔……”看到了云翔,他激动的把帐册摔在他脸上,大吼:“你输掉
了四家店!你把绸缎庄、粮食店,全体输掉了!你疯了吗?你要败家,也等我死了再败呀!”
    品慧和云翔正在谈话,这时,母子双双变色,云翔跳起身就大骂:
    “纪叔出卖我!说好他帮我挪补的!那里用得着卖店?不过是几万块钱罢了!”
    祖望眼冒金星,觉得天旋地转:
    “不过是“几万”块钱?你那里去挪补几万块钱?你真的输掉几万块钱?”他蹒跚后退:
    “我的天啊!”
    品慧又惊又惧,急急的去拉云翔的衣袖:
    “怎么回事?不可能的!你怎么会输掉几万块?你是不是中了别人的圈套?这太不可思
议了!你赶快跟你爹好好解释……”
    “我去找纪叔理论!他应该处理好……”云翔往门外就冲。
    “纪总管和天尧,早就跑了!这帐册上写得清清楚楚,五家钱庄里的现款,三家银楼的
首饰他们全部带走,还把店面都卖给郑老板了!其他的损失,我还来不及算!你输掉的,还
不包括在内!”祖望大吼。
    云翔像是挨了当头一棒,眼睛睁得好大好大,狂喊:
    “不可能!纪叔不会这样,天尧不会这样……他们是我的死党呀,他们不能这样对
我……”他一面喊,一面无法置信的冲出门去。
    祖望跌坐在椅子里呻吟:
    “三代的经营,一生的劳累,全部毁之一旦!”
    “老爷子,你快想办法,去警察厅报案,把纪总管他们捉回来!还有绸缎庄什么的,一
定是人家设计了云翔,你快想办法救回来呀!”品慧急得泪落如雨。喊着。
    祖望对于品慧,听而不闻,视而不见。他凝视着窗外,但见寒风瑟瑟,落木萧萧。他神
思恍惚,自言自语:
    “一叶落而知秋,现在,是直的落叶飞满地了!”
    云飞很快就知道纪总管卷款逃逸的事了,毕竟,桐城是个小地方,消息传得很快。这天
晚上,大家齐聚在客厅里,为这个消息震动着。
    “损失大不大呢?纪总管带走些什么东西呢?”云飞问齐妈。
    “据说,是把展家的根都挖走了!三家银楼,五家钱庄,所有现款首饰,全体没有了!
连店面都卖给了郑老板,卖店的钱,也带走了!”
    “纪总管……他怎么会做得这么绝?”
    梦娴难过极了,回忆起来。痛定思痛:
    “我想,从天虹流产,他就开始行动了,可惜展家没有一个人有警觉,等到天虹一死,
纪总管更是铁了心,再加上云翔一点悔意都没有……最后,就造成这样的结果!”
    “我已经警告了爹,我一再跟他说,云翔这样荒唐下去,后果会无法收拾!爹宁可把我
赶出门,也不要相信我!现在,怎么办呢?云翔能够扛起来吗?”云飞问。
    “他扛什么起来?他外面还有一大堆欠债呢!”梦娴说。
    “是啊!听说,这两天,要债的人都上门了!老爷一报案,大家都知道展家垮了,钱庄
里、家里,全是要债的人!”齐妈接口。
    云飞眉头一皱,毕竟是自己的家,心中有说不出来的痛楚。梦娴看他,心里也有说不出
来的痛楚。她犹豫的说:
    “你想,这种时候,我们是不是该回家呢?”
    云飞打了一个寒战,抗拒起来:
    “不!我早已说过,那个家庭的荣与辱,成与败,和我都没有关系了!”
    “或者,你能不能跟郑老板商最商量,听说,现在最大的债主,就是郑老板!”梦娴恳
求的看着他:“郑老板邢么爱惜雨凤雨鹃,或者可以网开一面!”
    云飞好痛苦,思而想后,不禁抽了一口冷气。他抬眼看雨凤、雨鹃,眼神里满溢着悲
哀,苦涩的说:
    “这一盘棋,我眼看你们慢慢布局,眼看郑老板慢慢行动,眼看展家兵败如山倒!整个
故事,从火烧寄傲山庄开始,演变成今天这样……雨凤,雨鹃,你们已经赢了,你们的仇,
还要继续报下去吗?”
    雨鹃一个震动,立刻备战:
    “你不是在怪我们吧?”
    “我怎么会怪你们,我只是想到那张状子!云翔有今天,可以说完全是他自己造成的!
因为烧掉了寄傲山庄,你们才会去待月楼唱曲,因为唱曲,才会认识郑老板!因为郑老板路
见不平,才会插手‘城南’的事业!这是一连串的连锁反应。至于纪总管,跟你们完全无
关,是云翔另一个杰作!今天这种后果,其实只是几句老话:“天网恢恢,疏而不漏!种瓜
得瓜,种豆得豆!”我知道,我应该对展家的下场无动于衷,只是……”
    “你身体里那股展家的血液,又冒出来了!”雨鹃接口。
    云飞凄然苦笑,笑得真是辛酸极了。
    阿超一个冲动,对雨鹃激动的说:
    “到此为止吧!不要为难慕白了!他本来身体里就有展家的血,这是他毫无办法的事!
我们放那个夜枭一马,让他去自生自灭吧!”
    雨凤看雨鹃,因云飞的痛苦而痛苦,因梦娴的难过而难过,急急的说:
    “想想看,我们正在欢欢喜喜的重建寄傲山庄,慕白说得好,要帮我们找回那个失去的
天堂,我们失去的,正慢慢找回来!我们因此,也都得到了好姻缘,上苍对我们是公平的!
展夜枭虽然把我们害得很惨,他已经自食其果了!我们与其再费尽心机去告他,不如把这个
精神,用在重建我们的幸福上!像慕白说的,这盘棋,我们已经赢了,何必再赶尽杀绝呢!
雨鹃,我们放手吧!”
    雨鹃的心已经活了,看小三小四小五:
    “这件事还有三票,你们三个的意思如何?我们还要不要告展夜枭?要不要让他坐牢?”
    小三看阿超:
    “我听阿超大哥的!”
    “我也听阿超大哥的!”小四说。
    “我也是!我也是!”小五接口。
    雨鹃叹了口长气,说:
    “现在,是我一票对六票,我投降了!此时此刻,我不能不承认,爱的力量比恨来得
大,我被你们这一群人同化了!好吧,就不告了,希望我们大家的决定是对的!”
    梦娴不解的看大家。
    “什么状子?什么告不告?”
    云飞长叹一声,如释重负:
    “娘!我刚刚化解了展家最大的一个灾难!钱,失去了还赚得回来!青春,生命,和荣
誉,失去了,就永远回不来了!”
    梦娴虽然不甚了解,但,看到大家的神情,也明白了七八成。
    云飞感激的看看萧家五个姐弟,再掉头看着梦娴,郑重的说:
    “我不反对你回去看看,可是,我和雨凤他们同一立场!”他伸手揽住雨凤、小三小四
小五:“在他们如此支持我的情况下,我不能再让他们伤心失望,我那股展家的血液,只好
深深掩藏起来!”
    梦娴叹息,完全体会出云飞的苦衷。可是,想想,心有不忍,伸手按在他的手上,几乎
是恳求的说:
    “那么,算是你陪我回去走一趟,行吗?”
    云飞很为难,心里非常矛盾。雨凤抬眼,凝视着他:
    “你就陪娘,回去一趟吧!我想,你也很想了解展家到底是怎样一个情况?现在,展家
有难,和展家得意的时候毕竟不一样!患难之中,你仍然置之事外,你也会很不安心的!所
以,就让那股展家的血液,再冒一次吧!”
    梦娴感激的看着雨凤。云飞也看着她,轻声低语:
    “知我者,雨凤也!”
    云飞、梦娴带着阿超和齐妈,当天就回了家。
    他们走进展家的庭院,立刻引起了一阵骚动。老罗看到云飞和梦娴,喜出望外,激动的
一路喊进去:
    “太太回来了!大少爷回来了!”
    祖望听到他们来了,就身不由己的迎了出来。
    夫妻两一见面,就情不自禁的奔向彼此。梦娴把所有的不快都忘记了,现在,只有关心
和痛心,急切的说:
    “祖望,我都知道了!现在情形怎么样?李厅长那儿有没有消息?可不可能追回纪总管?
    我记得纪总管是济南人,要不要派人到他济南老家去看看?”
    祖望好像见到最亲密的人,伤心已极的说:
    “你以为我没想到这一点吗?已经连夜派人去找过了!他济南老家,早就没人了!李厅
长说,案子收不收都一样,要在全中国找人,像是大海捞针!而且,我们太信任纪总管,现
在,居然没有证据,可以说他是“卷逃”,所有的帐册,他都弄得清清楚楚,好像都是我们
欠他们的,我就是无可奈何呀!”
    品慧和云翔,听到声音,也出来了。
    品慧一看到四人结伴而来,就气不打一处来,立刻提高嗓门,尖酸的喊:
    “哎哟!这苏家的夫人少爷,怎么肯来倒楣的展家呢?”她对梦娴冲过来,嚷:“纪总
管平常跟你们亲近得不得了,一定什么话都谈!这事也实在奇怪,你离开展家没几天,纪总
管就跑了!难道你没有得到任何消息吗?搞不好就是你们串通一气,玩出来的花样!”
    梦娴大惊,顿时气得说不出话来。
    云飞大怒,往前一冲。义正辞严的说:
    “慧姨娘!你这说的什么话?我娘今天是一片好心,听说家里出了事,要赶回来看看,
看有没有可以帮忙的地方?就算在实际上帮不了忙,在心态上是抱着“同舟共济”的心态来
的!
    你这样胡说八道,还想嫁祸给我们,你实在太过份,太莫名其妙了!”
    品慧还没回答,云翔已经冲上前来,一肚子怨气和愤怒,全部爆炸。对云飞梦娴等人,
咆哮的大叫:
    “我娘说的对极了!搞不好就是你们母子玩出来的花样!”他对云飞伸了伸拳头:“那
个郑老板不是你老婆的“乾爹”吗?他一步一步的计画好,一步一步的陷害我,让我中了他
的圈套,把展家的产业,全部“侵占”!如果没有他跟纪总管合作,那些银楼商店那里会这
么容易脱手!我想来想去,这根本就是你的杰作!你要帮萧家那几个妞儿报仇,联合郑老
板,联合纪总管,把我们家吃得乾乾净净!我看,展家失去的财产,说不定都在你们那里!
现在,你们跑回来干什么?验收成果吗?要看看我们展家有多惨吗……”
    云飞这一下,真是气得快晕倒,回头看梦娴:
    “娘!你一定要回来看看,现在,你看到了!他们母子,永远不可能进步,永远不会从
失败中学到教训!我早就说过,他们已经不可救药!现在,我们看够了吧!可以走了!”
    云飞回头就走,云翔气冲冲的一栏。越来越觉得自己的分析对极了。大吼:
    “你还想赖!你这个欺世盗名的伪君子!我今天要把你所有的假面具都揭开!”回头大
喊:“爹!你看看这个名叫苏慕白的人,他偷了我的老婆,偷了你的财产,娶了我们的仇
人,投效了我们的敌人,害得我们家倾家荡产!他步步为营,阴险极了!我们今天会弄成这
样,全是这个姓苏的人一手造成……”
    阿超忍无可忍,怒吼出声:
    “慕白!你受得了,我受不了!要不我现在就废了他,要不,我们赶快离开这儿,回去
找郑老板,把那张状子拿来签字!”
    云翔听到“郑老板”三字,更加肯定了自己的推测,怪叫着:
    “爹!你听到了!他们要回去找郑老板,想办法再对付我们!不把我们赶尽杀绝,他们
不会放手的!你总算亲耳听到了吧,现在,你知道你真正的敌人是谁了吧?你知道为什么我
们家的财产会到郑家去了吧……”
    梦娴已经气得脸色发白,浑身颤抖,看祖望说:
    “祖望,算我多事,白来这一趟,你好好珍重吧!我走了!”
    梦娴转身想走,云翔大叫:
    “我话还没说完,你们就想逃走了吗?”
    阿超大吼一声,对云翔挥着拳头喊:
    “你在考验我的耐力是不是?如果我不痛痛快快的打你一顿,你会浑身不舒服!是不
是?”
    品慧就撒泼似的尖叫起来:
    “家已经败了,钱已经没了,你们还要回来打人!云翔呀!我看我们母子也走吧!我娘
家虽然是个破落户,养活我们母子还不成问题,留在这里,迟早会被这个姓苏的打死,你跟
娘一起走吧!”
    祖望听到云翔一席话,觉得不无道理。想到云飞和郑老板的关系,想到云飞的“不孝”
和种种,心里更是痛定思痛。又见阿超以一个家仆的身份,其势汹汹,反感越深。他往前拦
住阿超,悲切的喊:
    “事已至此,你们适可而止吧!”
    这句“适可而止”像是一个焦雷,直劈到云飞头顶。他踉跄一退,不敢相信的看看祖
望,痛心巳极的喊:
    “爹!什么叫适可而止?”
    梦娴绝望的看着祖望,问:
    “你相信他的话?你也认为今天展家所有的悲剧,都是云飞造成的?”
    祖望以一种十分悲哀,十分无助的眼光,看着云飞和梦娴,叹了一口长气,无力的说:
    “展家就像云飞说的,是“家破人亡”了!”他抬起憔悴的眸子,看着云飞:“我不知
道你在这个悲剧里,扮演的是怎样的角色,但是,我知道,如果没有你,展家绝不会弄到今
天这个地步!”
    云飞眼睛一闭,心中剧痛,脸色惨白:
    “我知道了!今天跑这一趟,对我唯一的收获就是,我身体里那股展家的血液,终于可
以不再冒出来了!”
    云飞就扶着梦娴,往大门走。一面走,一面凄然的说:
    “娘!我们走吧!这儿,实在没有什么值得留恋的了!你也帮不了任何忙。天要让一个
人灭亡,必先让他疯狂!现在,想救展家,只有苍天了!只怕苍天.对这样的家庭,也欲哭
无泪了!”
    云飞、梦娴等人,就沈痛的走了。在他们身后,云翔涨红着眼睛,挥舞着拳头,振臂狂
呼:
    “什么疯狂?什么灭亡?你还有什么诡计,你都用出来好了!反正,人啊钱啊,都给你
跑了!我只有一条命,了不起跟你拚个同归于尽……”
    云飞和梦娴,就在这样的大呼小叫下,走了。
    回到塘口,母子二人,实在非常沮丧,非常悲哀。
    梦娴一进门,就乏力的跌坐在椅子里,忍不住落泪了。云飞在她身边坐下,拍了拍她的
手,努力安慰着她:
    “娘!你不要难过了。展家,气数已尽,我们和展家的缘份也尽了!云翔说的那些话,
固然可恶到了极点,不过,我们知道云翔根本就是个疯子,也就罢了!可是,爹到了这个地
步,仍然相信他,把“家破人亡”的责任居然归在我身上,好像“中邪”一样!实在让我觉
得匪夷所思!他一次又一次,砍断我对展家的根!我真的是哀莫大于心死,彻底绝望了!命
中注定,我没有爹,没有兄弟,我认了,你也认了吧!”
    “你爹,他看起来那么累,那么苍老,到现在,还糊里糊涂!明明有一个你,近在眼
前,他却拚了老命,把你赶出门去,推得远远的!他的身边,现在,剩下的是品慧和云翔,
我想想都会害怕,他的老年,到底要靠谁呢?”梦娴拭着泪,伤心的说。
    云飞一呆。
    “娘!他这么误解我们,排挤我们,甚至恨我们,而你,还在为他想?为他担心?”他
抬头,一叹:“雨凤,你曾经对我说,善良和柔软不是罪恶,让我告诉你,那是罪恶!是对
自己“有罪”,对自己“有恶”,太虐待自己了!”
    雨凤看他们的样子,已经心知肚明。她走过去,提高了声音,振作着大家,说:
    “你们去过展家了,显然帮不上忙,显然也没有人领情!那么,你们已经仁至义尽了!
既然对展家所有的事都无能为力,那么,就不要再难过了,把他们全体抛开吧!展家虽然损
失很大,依然有房产,有丫头佣人,不愁吃,不愁穿!和穷人家比起来,强大多了,想想贺
家的一家子,想想罗家的一家子,想想虎头街那些人家,他们一无所有,照样可以活得快快
乐乐!所以,展家只要退一步想,也是海阔天空的!”
    “雨凤说得对!如果展夜枭从此改邪归正,化恨为爱,照样可以得到幸福!我们惟一能
做的,就是不再雪上加霜,不告他们了!你们大家,也快乐一点吧!不要让展家的乌云,再
来影响我们家的欢乐吧!”雨鹃大声的接口。
    阿超不禁大有同感,大声的说:
    “对!雨凤雨鹃说得对!”
    云飞也有同感,振作了一下,大声说:
    “对!再也不能让展家的乌云,来遮蔽我们的天空!我们,还是专心去重建寄傲山庄
吧!”

上一页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