苍天有泪
27

    纪总管驾着马车,飞驰到塘口。
    他拚命的打门,来开门的正是云飞。纪总管一见到他,就双膝一软,跪了下去,老泪纵
横“云飞,天虹快死了,请你去见她最后一面!”
    “什么叫做天虹快死了?她怎么会快死了?”云飞惊喊。
    阿超、雨凤、雨鹃、小三、小五全都跑到门口来,震惊的听着看着。
    纪总管满面憔悴,泪落如雨,急促的说:
    “云飞,她想见你。这是她最后的要求,你就成全她吧!马车在门口等着,我……对
你,有诸多对不起……请你看在天虹份上,不要计较,去见她最后一面!我谢谢你了!这是
我唯一能为她做的事……再不去,可能就晚了!”
    云飞太震惊了,完全不能相信。他瞪着纪总管发呆,神思恍惚。
    雨凤急忙推着云飞。
    “你不要发呆了!快去呀!”
    阿超在巨大的震惊中,还维持一些理智:
    “这恰当吗?云翔会怎样?老爷会怎样?”
    “我已经跟老爷说好了,他和慧姨娘、云翔都不过来,天虹床边,只有太太和齐妈!”
纪总管急急的,低声下气的说。
    “老爷同意这样做?”阿超怀疑:“是真的吗?不会把我们骗回去吧?”
    纪总管一急,对着云飞,磕下头去:
    “我会拿天虹的命来开玩笑吗?我知道我做了很多让你们无法信任的事,但是,如果不
是最后关头,我也不会来这一趟了!我求你了……我给你磕头了……”
    云飞听到天虹生命垂危,已经心碎,再看纪总管这样,更是心如刀绞。他抓住纪总管的
胳臂,就一叠连声说:
    “我跟你去!我马上去!你快起来!”
    雨鹃当机立断,说:
    “阿超,你还是跟了去!”
    云飞和阿超,就急急忙忙的上了马车。
    云飞赶到纪家,天虹躺在床上,仅有一息尚存。梦娴、齐妈、天尧围在旁边落泪。大家
一见到云飞,就急忙站起身来。梦娴过去握了握他的手,流泪说:
    “她留着一口气,就为了见你一面!”
    云飞扑到床前,一眼看到濒死的天虹,脸上已经毫无血色,眼睛阖着,呼吸困鸡。他这
才知道,她直的已到最后关头,心都碎了。
    梦娴就对大家说:
    “我们到门口去守着,让他们两个单独谈谈吧!”
    大家就悲戚的,悄悄的退出房去。
    云飞在天虹床前坐下。凝视着她,悲切的喊:
    “天虹!我来了!”
    天虹听到他的声音,就努力的睁开眼睛,看到了他,惊喜交集。她抬了抬手,又无力的
垂下。双眼痴痴的看着他,似乎只有这对眸子,还凝聚着对人生最后的依恋。她微笑起来:
    “云飞,你肯来这一趟,我死而无憾了。”
    云飞一句话都说不出来,泪水立即夺眶而出。
    天虹看到他落泪,十分震动。
    “好抱歉,要让你哭。”她低声的说。
    他情绪激动,不能自已。她衰弱已极的低语:
    “原谅我!我答应过你,要勇敢的活着,我失信了……我先走了!”
    他心痛如绞,盯着她,哑声的说:
    “我不原谅你!我们还有好多事情没有做,你怎么可以先走?”
    她虚弱的笑着:
    “对不起!我有好多承诺,自己都做不到!那天,还和雨凤有一个约会,现在,也要失
约了!”
    他的热泪,夺眶而出。情绪奔腾,激动不已。许多往事,现在像电光石火般从他眼前闪
过。那个等了他许多年的女孩!那个一直追随在他身后的女孩!那个为了留在展家,只好嫁
进展家的女孩!那个欠了展家的债,最后,要用生命来还的女孩!
    “是我对不起你,当初,不该那么任性,离家四年。如果我不走,一切都不会这样了。
想到你所有的痛苦和灾难,都因我而起,我好难过。”
    她依然微笑,凝视着他:
    “不要难过,上苍为雨凤保留了你!你身边的女子,都是过客,最后,像万流归宗,汇
成唯一的一股,就是雨凤!”
    这句话,让云飞震动到了极点。他深深的,悲切的看着她。
    她抬抬手,想做什么,却力不从心,手无力的抬起,又无力的落下,他急忙问:
    “你要做什么?”
    “我……我脖子上有根项链,我要……我要取下来!”
    “我来取!你别动!”
    云飞就小心翼翼的扶着她的头,取下项链,再扶她躺好。他低头一看,取下来的是一条
素的金项链,下面坠着一个简单的,小小的金鸡心。他有些困惑,只觉得这样东西似曾相识。
    “这是……我十二岁那年,你送我的生日礼物,你说……东西是从自己家的银楼里挑
的,没什么了不起。可是……我好喜欢。从此……就没有摘下来过……”
    他听着,握着项链的手不禁颤抖。从不知道,这条项链,她竟贴身戴了这么多年。
    她的力气巳快用尽,看着他,努力的说:
    “帮我……帮我把它送给雨凤!”
    他拚命点头,把项链郑重的收进怀里,泪眼看她。她挣扎的说:
    “云飞……请你握住我的手!”
    他急忙握住她,发现那双手在逐渐冷去。她低低的说:
    “我走了!你和雨凤……珍重!”
    他大震,心慌意乱,急喊:
    “天虹!天虹!天虹……请不要走!请不要走……”
    纪总管、天尧、梦娴、齐妈、阿超听到喊声,大家一拥而入。
    天虹睁大眼睛,眼光十分不舍的扫过大家,终于眼睛一闭,头一歪,死了。
    云飞泪不可止,把天虹的双手,阖在她的胸前。哽咽的说:
    “她去了!”
    纪总管急扑过去,大恸。泪水疯狂般的涌出,他痛喊出声:
    “天虹!天虹!爹还有话,没跟你说,你再睁开眼看看,爹对不起你呀!爹要告诉你……
    要告诉你……爹一错再错,误了你一生……你原谅爹,你原谅爹……”他扑倒在天虹身
上,说不下去,放声痛哭了。
    梦娴落着泪,不忍看天虹,扑在齐妈身上。
    “她还那么年轻……我以为,我会走在大家的前面……怎么天虹会走在我前面呢?她出
世那天,还和昨天一样,你记得吗?”
    齐妈哭着点头:
    “是我和产婆,把她接来的,没想到,我还要送她走!”
    大家泪如雨下,相拥而泣。
    云飞受不了了,他站了起来,把位子让给纪总管和天尧,踉跄的奔出门去。他到了门
外,扑跌在一块假山石上,摸索着坐下,用手支着额,忍声的啜泣。
    阿超走来,用手握住他的肩。眼眶红着,哑声的说:
    “她走了也好,活着,什么快乐都没有,整天在檐头底下过日子,担惊害怕的……死
了,也是一种解脱!”
    他点头,却泪不可止。
    阿超也心痛如绞,知道此时此刻,没有言语可以安慰他,甚至没有言语可以安慰自己,
只能默默的看着他,陪着他。
    就在这时,云翔大步冲进来,祖望和品慧,拚命想拦住他。祖望喊着:
    “你不要过去!让他们一家三口,安安静静的道别吧!”
    云翔眼睛血红,脸色苍白,激动的喊:
    “为什么不让我看天虹?她好歹是我的老婆呀……我也要跟她告别呀!我没想到她会
死,她怎么会死呢?你们一定骗我……一定骗我……”
    云飞从假山石上,直跳起来,狼狈的想隐藏住泪。
    阿超一个震动,立即严阵以待。
    云翔一见到云飞,整个人都震住了。
    祖望盯着云飞,默然无语。品慧也呆呆的站着。
    两路人马互峙着,彼此对看,有片刻无言。
    终于,云飞长叹,拭了拭泪,低低的,不知道是要说给谁听:
    “天虹……刚刚过世了!”
    祖望、品慧大大一震。而云翔,惊得一个踉跄,心中立刻涌起巨大的痛,和巨大的震动。
    他盯着云飞,好半天都无法思想,接着,就大受刺激的爆发了:
    “你怎么在这儿?我老婆过世,居然要你来通知我?”他掉头看祖望和品慧,不可思议
的说:“你们大家拦着我,不让我过来,原来就是要掩护云飞和天虹话别!”他对云飞一头
冲去:“你这个混蛋!你这个狗东西!你把我当成什么了?你不是发誓不进展家大门吗?为
什么天虹临死,在她床边的是你,不是我!”他在剧痛钻心下,快要疯狂了:“你们这一对
奸夫淫妇!你们欺人太甚了!”
    阿超怒不可遏,看到云翔恶狠狠的扑来,立刻挡在云飞前面,一把就抓住了云翔胸前的
衣服,把他用力的往假山上一压。怒吼着:
    “你已经把天虹逼死了,害死了,你还不够吗?天虹还没冷呢,你就这样侮辱她,你嘴
里再说一个不乾不净的字,我绝对让你终身不能说话!”
    品慧大叫:
    “阿超!你放手!”回头急喊:“老爷子!你快管一管呀!”
    祖望还来不及说什么,云飞已经红着眼,对云翔愤怒的,痛楚的,哑声的吼了起来:
    “展云翔!让我清清楚楚的告诉你,我和天虹之间,乾乾净净!我如果早知道天虹会被
你折磨至死,我应该给你几百顶绿帽子,我应该什么道德伦理都不顾,让天虹不至于走得这
么冤枉!可惜我没想到,没料到你可以坏到这个地步!对,天虹爱了我一生!可是,她告诉
过我,当她嫁给你的时候,她已经决心忘了我!是你不许她忘!她那么善良,只要你对她稍
微好一点,她会感激涕零,会死心塌地的待你!可足,你就是想尽办法折磨她,一天到晚怀
疑自己戴绿帽子!用完全不存在的罪名,去一刀一刀的杀死她!你好残忍!你好恶毒!”
    云翔被压得不能动,踢着脚大骂:
    “你还有话可说!如果你跟她乾乾净净,现在,你跑来做什么?我老婆过世,要你来掉
眼泪……”
    阿超胳臂往上一抬,胳臂肘抵住云翔的下巴,把他的头抵在假山上。吼着:
    “你再说,你再说我就帮天虹小姐报仇!帮我们每一个人报仇!你身上有多少血债,你
自己心里有数!”
    祖望忍不住,一迈上前,悲哀已极的看着两个儿子。
    “云飞,你放手吧!该说的话你也说了,该送的人,你也送了!家里有人去世,正在伤
痛的时刻,我没办法再来面对你们两个的仇恨了!”
    云飞看了祖望一眼,恨极的说:
    “今天天虹死了,我不是只有伤心,我是恨到极点!恨这样一个美好的,年轻的生命,
会这样无辜的被剥夺掉!”他盯着云翔:“你怎么忍心?不念着她是你的妻子,不念着她肚
子里有你的孩子,就算回忆一下我们的童年,大家怎样一起走过,想想她曾经是我们一群男
孩的小妹妹!你竟然让她这样莫名其妙的死去了?”他定定的看着他,沈痛已极:“你逼走
了我,逼死了天虹,连你身边的人,都一个个离你远去!现在,你认为纪叔和天尧,对你不
恨之入骨吗?还能忠心耿耿对你吗?你已经众叛亲离了,你还不清不楚!难道,你真要弄到
进监牢,用你十年或二十年的时间来后悔,才满意吗?”
    云翔挣脱了阿超,跳脚大骂:
    “监牢!什么监牢!我就知道上次是你把我弄进牢里去的!你这个不仁不义的混
蛋……”
    云飞摇头,心灰意冷,对阿超说:
    “放开他!我对他已经无话可说了!”
    阿超把云翔用力一推,放手。
    云翔踉跄了几步才站稳,怒视着云飞,一时之间,竟被云飞那种悲壮的气势压制住,说
不出话来。
    云飞这才回头看着祖望。伤痛已极的说:
    “爹!“一叶落而知秋”,现在,落叶已经飘了满地,你还不收拾残局吗?要走到怎样
一个地步,才算是“家破人亡”呢?”
    祖望被云飞这几何话,惊得一退。
    云飞回头看阿超,两人很有默契的一点头,就双双大踏步而去。
    祖望呆呆的站着,心碎神伤。一阵风过,草木萧萧。身旁的大树,落叶飘坠,他低头一
看,但见满地落叶,随风飞舞。他不禁浑身惊颤,冷汗涔涔了。
    云飞回到家里,心中的痛,像海浪般卷了过来,简直不能遏止。他进了房间,跌坐在桌
前的椅子里,用手支着额头。
    雨凤奔过来,把他的头紧紧一抱。哑声的说:
    “如果你想哭,你就哭吧!在我面前,你不用隐藏你的感情!”说着,自己的泪水,忍
不住落下:“没想到,我跟天虹,只有一面之缘!”
    云飞抱住她,把面孔埋在她的裙褶里。片刻,他轻轻推开她,从口袋里掏出那条项链。
    “这是天虹要我转送给你的!”
    雨凤惊奇的看着项链。
    “很普通的一条项链,刚刚从她脖子上解下来。她说,是她十二岁那年,我送给她的!”
    他凝视雨凤,痛心的说:“你知道吗?当她要求我把链子解下来,我看着链子,几乎没
有什么印象,记不得是那年那月送给她的,她却戴到现在!她……”他说不下去了。
    雨凤珍惜的握住项链。震动极了,满怀感动:
    “这么深刻的感情!太让我震撼了!现在,我才了解她那天为什么要和我单独谈话!好
像她已经预知自己要走了,竟然把你“托付”给我,当时,我觉得她对我讲那些话,有些奇
怪,可是,她让我好感动。如今想来,她是要走得安心,走得放心!”她紧紧的握住他的
手:“我们让她安心吧!让她放心吧!好不好?”
    他点头,哽咽难言。半晌,才说:
    “那条链子,你收起来吧,不要戴了。”
    “为什么不要戴?我要戴着,也载到我泄气那天!”
    云飞一个寒战,雨凤慌忙抱紧他。急切的喊:
    “那是六十年以后的事情!我们两个,会长命百岁,你放心吧!”把链子交给云飞,蹲
下身子,拉开衣领:“来!你帮我戴上,让我代替她,戴一辈子!也代替她,爱你一辈子!”
    他用颤抖的手,为她戴上项链。
    她仰头看着他,热烈的喊:
    “我会把她的爱,映华的爱,通通延续下去!她们死了,而我活着!我相信,她们都会
希望我能代替她们来陪伴你!我把她们的爱,和我的爱全部合并在一起,给你!请你也把你
欠下的债,汇合起来还给我吧!别伤心了,走的人,虽然走了,可是,我却近在眼前啊!”
    云飞不禁喃喃的重复着天虹的话:
    “像万流归宗,汇成唯一的一股,就是雨凤!”
    “你说什么?”
    他把她紧紧抱住:
    “不要管我说什么,陪着我!永远!”
    她虔诚的接口:
    “是!永远永远!”
    十天后,天虹下葬了。
    天虹入了土,云翔在无数失眠的长夜里,也有数不清的悔恨。天虹,真的是他心中最大
的痛。她怎么会死了呢?她这一死,他什么机会都没有了!她带着对他的恨去死,带着对云
飞的爱去死,他连再赢得她的机会都没有了!他说不出自己的感觉,只感到深深的,深深的
绝望。
    这种绝望压迫着他,让他夜夜无眠,感到自己已经被云飞彻底打败了。
    但是,日子还是要过下去。这天,祖望和品慧带着他,来向纪总管道歉。
    他对纪总管深深一揖,说的倒是肺腑之言:
    “纪叔,天尧,我知道我有千错万错,错得离谱,错得混帐,错得不可原谅!这些日
子,我也天天在后悔,天天在自己骂自己!可是,大错已经造成,连弥补的机会都没有,我
的日子,也好痛苦!每天对着天虹睡过的床,看着她用过的东西,想着她的好,我真的好痛
苦!如果我能重来一遍,我一定不会让这些事情发生!可是,我就没办法重来一遍!没办法
让已经发生的事消失掉!不骗你们,我真的好痛苦呀!你们不要再不理我了,原谅我吧!”
    纪总管脸色冷冰冰,已经心如止水,无动于衷。
    天尧也是阴沈沈的,一语不发。
    祖望忍不住接口:
    “亲家,云翔是真的忏悔了!造成这样大的遗憾,我对你们父子,也有说不出来的抱歉。
    现在,天虹已经去了,再也无法回来,以后,你就把云翔当成你的儿子,让他代天虹为
你尽孝!好不好呢?”
    纪总管这才抬起头来,冷冷的开了口:
    “不敢当!我没有那个福气,也没有那个胆子,敢要云翔做儿子,你还是留给自己吧!”
    祖望被这个硬钉子,撞得一头包。品慧站在一旁,忍无可忍的插口了:
    “我说,纪总管呀!你再怎么生气,也不能打笑脸人呀!云翔是诚心诚意来跟你认错,
我和老爷子也是诚心诚意来跟你道歉!总之,大家是三十几年的交情,你等于是咱们展家的
人,看在祖望的份上,你也不能再生气了吧!日子还是要过,你这个“总管”还是要做下
去,对不对?”
    纪总管听到品慧这种语气,气得脸色发白,还没说话,天尧已经按捺不住,愤愤的,大
声的说:
    “展家的这碗饭,我们纪家吃到家破人亡的地步,还敢再吃吗?天虹不是一样东西,弄
丢了就丢了,弄坏了就坏了!她是一个活生生的人呀!今天,你们来说一声道歉,说一声你
们有多痛苦多痛苦……你们根本不知道什么叫痛苦,什么叫后悔!尤其是云翔!如果他会后
悔,他根本就不会走到这一步!痛苦的是我们,后悔的是我们,当初,把天虹卖掉,也比嫁
给云翔好!”
    云翔一抬头,再也沈不住气,对天尧吼了起来:
    “你这是什么态度?我今天来道歉,已经很够意思了,你们不要敬酒不吃吃罚酒!天虹
是白已跑出去,被马车撞死的,又不是我杀死的!你们要怪,也只能怪那个马车夫!再说,
天虹自己,难道是完美无缺的吗?我真的“娶到”一个完整的老婆吗?她对我是完全忠实的
吗?她心里没有别人吗?我不痛苦?我怎么不痛苦,我娶了天虹,只是娶了她的躯壳,她的
心,早就嫁给别人了!直到她弥留的时刻,她见的是那个人,不是我!你们以为这滋味好受
吗?”
    纪总管接口:
    “看样子,受委屈的人是你,该道歉的人是我们!天虹已经死了,再来讨论这些还有什
么意义呢?你请回吧!我们没有资格接受你的道歉,也没有心情听你的痛苦!”
    品慧生气了,大声说:
    “我说,纪总管呀,你不要说得这么硬,大家难道以后不见面,不来往吗?你们父子两
个,好歹还拿展家……”
    祖望急忙往前一步,拦住了品慧的话,赔笑的对纪总管说:
    “亲家,你今天心情还是那么坏,我叫云翔回去,改天再来跟你请罪!总之,千错万
错,都是云翔的错!你看我的面子,多多包涵了!”
    云翔一肚子的绝望,全体爆发了,喊着:
    “爹!该说的我都说了,不该说的我也说了,他们还是又臭又硬,我受够了!为什么千
错万错,都是我错?难道天虹一点错都没有……”
    祖望抓住云翔的胳臂,就往外拉。对他大声一吼:
    “混帐!你什么时候才能醒悟?什么时候才能长大?你给我滚回家去吧!”
    他拉着云翔就走,品慧瞪了纪总管一眼,匆匆跟去。
    三个人心情恶劣的从纪家院落,走到展家院落。品慧一路叽咕着:
    “这个纪总管也实在太过份了!住的是我家的屋子,吃的是我家饭,说穿了,一家三口
都是我家养的人,天虹死了,我们也很难过。这样去给他们赔小心,还是不领情,那要咱们
怎么办?我看,他这个总管当糊涂了,还以为他是“主子”呢!”
    “人家死了女儿,心情一定不好!”祖望难过的说。
    “他们死了女儿,我们还死了媳妇呢!不是一样吗?”
    正说着,迎面碰到梦娴带着齐妈,手里拿着一个托盘,提着食篮,正往纪家走去。看到
他们,梦娴就关心的问:
    “你们从纪家过来吗?他们在不在家?”
    “在,可是脾气大得很,我看,你们不用过去了!”祖望说。
    品慧看梦娴带着食篮,酸溜溜的说:
    “他们脾气大,也要看是对谁?大概你们两个过去,他们才会当作是“主子”来了吧!
纪总管现在左一句后悔,右一句后悔,不就是后悔没把天虹嫁给云飞吗?看到梦娴姐,这才
真的等于看到亲家了吧!”
    梦娴实在有些生气,喊:
    “品慧!他们正在伤心的时候,你就积点口德吧!”
    品慧立刻翻脸:
    “这是什么话?我那一句话没有口德?难道我说的不是“实情”吗?如果我说一说,都
叫作“没口德”,那么,你们这些偷偷摸摸做的人,是没有什么“德”呢?”
    梦娴一怔,气得脸色发青了:
    “什么“偷偷摸摸”,你夹枪带棒,说些什么?你说明白一点!”
    云翔正在一肚子气,没地方出,这时,往前一冲,对梦娴叫了起来:
    “你不要欺负我娘老实!动不动就摆出一副“大太太”的样子来!你们和云飞串通起
来,做了一大堆见不得人的事,现在,还想赖得乾乾净净!如果没有云飞,天虹怎么会死?
后来丫头们都告诉我了,她会去撞马车,是因为她要跑出去找云飞!杀死天虹的凶手,不是
我,是云飞!现在,你们反而做出一股被害者的样子来,简直可恶极了!”
    梦娴瞪着云翔,被他气得发抖。掉头看祖望:
    “你就由着他这样胡说八道吗?由着他对长辈嚣张无理,对死者毫不尊敬?一天到晚大
呼小叫吗?”
    祖望还没说话,品慧已飞快的接了口,尖酸的说:
    “这个儿子再不中用,也是展家唯一的儿子了!你要管儿子,恐怕应该去苏家管!就不
知道,怎么你生的儿子,会姓了苏!”
    “祖望……”梦娴惊喊。
    祖望看着梦娴,长叹一声,被品慧的话,勾起心中最深的痛,懊恼的说:
    “品慧说的,也是实情!怎么你生的儿子,会姓了苏?我头都痛了,没有心情听你们吵
架了!”
    祖望说完,就埋头向前走。
    梦娴呆了呆,心里的灰心和绝望,排山倒海一样的涌了上来。终于,她了解到,云飞为
什么要逃出这个家了!她拦住了祖望,抬着头,清清楚楚的,温和坚定的说:
    “祖望,我嫁给你三十二年,到今天作一个结束。我的生命,大概只有短短的几个月
了,我愿意选择一个有爱,有尊严的地方去死。我生了一个姓苏的儿子,不能见容于姓展的
丈夫,我只好追随儿子去!再见了!”
    祖望大大一震,张口结舌。
    梦娴已一拉齐妈的手,说:
    “我们先把饭菜,给纪总管送过去,免得凉了!”
    梦娴和齐妈,就往前走去。祖望震动之余,大喊:
    “站住!”
    梦娴头也不回,傲然的前行。品慧就笑着说:
    “只怕你这个姓展的丈夫,叫不住苏家的夫人了!”
    祖望大受刺激,对梦娴的背影大吼:
    “走了,你就永远不要回来!”
    梦娴站住,回头悲哀的一笑,说:
    “我的“永远”没有多久了,你的“永远”还很长!你好自为之吧!珍重!”说完,她
掉头去了。
    祖望震住,站在那儿,动也不能动。只见风吹树梢,落叶飞满地。
    梦娴和齐妈,当天就到了云飞那儿。
    阿超开的大门,他看到两人,了解到是怎么一回事,就拎起两人的皮箱往里面走,一路
喊进来:
    “慕白!雨凤!雨鹃……你们快出来呀!太太和齐妈搬来跟我们一起住了!”
    阿超这声“慕白”,终于练得很顺口了。
    云飞、雨凤、雨鹃、小三、小五大家都跑了过来。云飞看看皮箱,看看梦娴,惊喜交集。
    “娘!你终于来了!”
    梦娴眼中含泪,凝视他:
    “我和你一样,面临到一个必须选择的局面,我做了选择,我投奔你们来了!”
    梦娴没有讲出的原委,云飞完全体会到了,紧握了一下她的手。
    “娘!我让你受委屈了!”
    梦娴痛楚的说:
    “真到选择的时候,才知道割舍的痛。云飞,你所承受的,我终于了解了!”她苦笑了
一下:“不过,在我的潜意识里,我大概一直想这样做!一旦决定了,也有如释重负,完全
解脱的感觉。”
    雨凤上前,诚挚的,温柔的,热烈的拥住她。
    “娘!欢迎你“回家”!我跟你保证,你永远不会后悔你的选择!因为,这儿,不是只
有你的一个儿子在迎接你,这儿有七个儿女在迎接你!你是我们大家的娘!”就回头对小三
小五喊:“以后不要叫伯母了,叫“娘”吧!”
    小三小五就扑上来,热烈的喊:
    “娘!”
    梦娴感动得一塌糊涂。紧紧的拥住两个孩子。
    阿超高兴的对梦娴说:
    “我和雨鹃,已经挑好日子,二十八日结婚,我们两个,都是孤儿,正在发愁,不知道
你肯不肯再来一趟,让我们可以拜见高堂。现在,你们搬来了,就是我们“名正言顺”的
“高堂”了!”
    梦娴惊喜的看雨鹃和阿超:
    “是吗?那太好了,阿超,雨鹃,恭喜恭喜!”
    齐妈也急忙上前,跟两人道喜:
    “阿超,你好运气,娶到这样的好姑娘!”对雨鹃笑着说:“如果阿超欺负你,你告诉
我,我会帮你出气!”
    “算啦!她不欺负我,我就谢天谢地了!”阿超喊。
    “算算日子只有五天了!来得及吗?”梦娴问。
    雨鹃急忙回答:
    “本来想再晚一点,可是,慕白说,最好快一点,把该办的事都办完!”
    云飞看着母亲,解释的说:
    “最近,大家都被天虹的死影响着,气压好低,我觉得,快点办一场喜事,或者,可以
把这种悲剧的气氛冲淡,我们都需要振作起来,面对我们以后的人生!”
    梦娴和齐妈拚命点头,深表同意。齐妈看着大家,说:
    “不知道你们这儿够不够住?因为,我跟着太太,也不准备离开了!”
    雨鹃欢声大叫:
    “怎么会不够住?正好还有两间房间空着!哇!我们这个“家”越来越大,已经是九口
之家了!太好了!我们快去布置房间吧!我来铺床!”
    “我来挂衣服!”小三喊。
    “我会摺被子!”小五喊。
    大家争先恐后,要去为梦娴布置房间。阿超和云飞拎起箱子,大家便簇拥着梦娴往里面
走。
    梦娴看着这一屋子的人,看着这一张张温馨喜悦的脸庞,听着满耳的软语呢喃……这才
发现,这个地方和展家,根本是两个截然不同的世界!展家,充满了萧索和绝望,这儿,却
充满了温暖和生机!原来,幸福是由爱堆砌而成的,她已经觉得,自己被那种幸福的感觉,
包围得满满的了。

上一页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