苍天有泪
23

    这天,梦娴带着齐妈,还有一大车的衣服器皿,食物药材,来到云飞那塘口的新家。最
让云飞和肃家姐妹意外的,是还有一个人同来,那人竟是天虹!
    云飞和雨凤双双奔到门口来迎接,云飞看着母亲,激动不已,看到天虹,惊奇不已,一
叠连声的说:
    “真是太意外了!天虹,你怎么也来了?”
    “我知道大娘要来看你们,就苦苦哀求她带我来,她没办法,只好带我来了!”天虹
说,眼光不由自主的看向雨凤。
    “伯母!”雨凤忙对梦娴行礼。
    云飞介绍着:
    “雨凤,这就是天虹!”又对天虹说:“这是雨凤!”
    天虹和雨凤,彼此深深的看了一眼。这一眼,只有她们两个,才知道里面有多少的含
意,超过了语言,超过了任何交会。
    大家进到客厅,客厅里已经布置得喜气洋洋,所有的墙角,都挂着红色的彩球。所有的
窗棂,都挂满彩带。到处悬着红色的剪纸,贴着“囍”字,梦娴和天虹看着,不能不深刻的
感染了那份喜气。
    雨鹃带着两个妹妹忙着奉茶。
    大家一坐定,云飞就忍不住。急急的说:
    “娘!你来得正好!我和雨凤,下个月初六结婚。新房就在这里,待月楼算是雨风的娘
家,我去待月楼迎娶。我希望,你能够来一趟,让我们拜见高堂。”
    梦娴震动极了。
    “初六结婚?太好了!”她看着两人问:“我可以来吗?”
    “娘!你说的什么话?”
    “我看到你们门口,挂着‘苏寓’的牌子,不知道你们要不要我来?”
    云飞激动的说:
    “不管我姓什么,你都是我的娘!你如果不来,我和雨凤都会很难过很失望,我们全心
全意祈求你来!我就怕你有顾虑,不愿意来!或者,有人不让你来!”
    “不管别人让不让我来,儿子总是儿子!媳妇总是媳妇!”
    雨凤听到梦娴这样一说,眼眶伫立刻盛满了泪。对梦娴歉然的说:
    “我好抱歉,把状况弄得这么复杂!我知道,一个有教养的媳妇,绝对不应该造成丈夫
跟家庭的对立,可是,我就造成了!不知道是天意,还是命运,我注定是个不考的媳妇!请
您原谅我!”
    梦娴把她的手紧紧一握,热情奔放的喊:
    “雨凤!别这样说,你已经够苦!想到你的种种委屈,我心痛都来不及,你还这样说!”
    雨凤一听,眼泪就落了下来。雨凤一落泪,梦娴就跟着落泪了。她们两个这样一落泪,
云飞、齐妈、天虹、雨鹃都感动得一塌糊涂。
    这时,阿超走进来,说:
    “东西搬完了!赫,那么多,够我们吃一年,用一年!”
    云飞就对梦娴正色的说:
    “娘,以后不要再给我迭东西来,已经被赶出家门,不能再用家里的东西,免得别人说
闲话!”
    梦娴几乎是哀恳的看着他:
    “你有你的骄傲,我有我的情不自禁呀!”
    云飞无话了。
    天虹看到阿超进来,就站起身子,对云飞和阿超深深一鞠躬。
    “云飞,阿超,我特地来道谢!谢谢你们那天的仁慈!”她看雨凤,看雨鹃,忽然对大
家跪下,诚挚已极的说:“今天,我是一个不速之客,带着一百万个歉意和谢意来这里!我
知道自己可能不受欢迎,可是,不来一趟,我睡都睡不安稳……”
    雨凤大惊失色,急忙喊:
    “起来,请起来!你是有喜的人,不要跪!”
    云飞也急喊:
    “天虹,这是干嘛?你不需要为别人的过失,动不动就下跪道歉!”
    雨鹃忍不住插嘴了:
    “我听阿超说过你怎样冒险救他,你的名字,在我们这儿,老早就是个熟悉的名字了!
今天,展夜枭的太太来我家,我会倒茶给你喝,把你当成朋友,是因为……所有“受害人”
里,可能,你是最大的一个!”
    天虹一个震动,深深的看了雨鹃一眼。低低的说:
    “你们已经这么了解了,我相信,我要说的话,你们也都体会了!我不敢要求你们放下
所有的仇恨,只希望,给他一个改过迁善的机会!以后,大家碰面的机会还很多……”她转
头看云飞,看阿超:“还要请你们慈悲为怀!”
    云飞叹了口气:
    “天虹,你放心吧!只要他不再犯我们,我们也不会犯他了!你起来吧,好不好?”
    齐妈走过去,扶起她。云飞看着她:
    “我一直有一个疑问,非问你不可,他怎么会伤得那么严重?”
    “那有什么伤,那是骗爹的!”天虹坦白的回答。
    “我就说有诈吧!那天,应该把他的绷带撕开的!”阿超击掌。
    “总之,过去了,也就算了!天虹,你自己好好照顾自己吧!”云飞说。
    天虹点点头,转眼看雨凤,忽然问:
    “我可不可以单独跟你谈几句话?”
    雨凤好惊讶:
    “当然可以!”
    雨凤就带着天虹走进卧室。
    房门一关,两个女人就深深互视,彼此打量。然后,天虹就好诚恳好诚恳的说:
    “我老早就想见你一面,一且没有机会。我出门不容易,今天见这一面,再见不知道是
什么时候了!有一句心里的话,要跟你说!”
    “请说!”
    天虹的眼光诚挚温柔,声音真切,字字句句,充满感情:
    “雨凤,你嫁了一个世界上最好的男人,他值得你终身付出,值得你依赖,你好好珍惜
阿!”
    “我会的!”雨凤十分震动,她盯着天虹,见她温婉美丽,高雅脱俗,不禁看呆了。
“我听阿超说……”她停住,觉得有些碍口,改变了原先要说的话:“你们几个,是从小一
块儿长大的……”
    “阿超说,我喜欢云飞?”天虹坦率的接了口。
    雨凤一怔,不知通该如何回答。
    “不错!我好喜欢他!”天虹说:“我对他的感情,在展家不是秘密,几乎人尽皆知!
今天坦白告诉你,只因为我好羡慕你!诚心诚意的恭喜你!他的一生,为感情受够了苦,我
好高兴,这些苦难终于结束了!好高兴他在人海中寻寻觅觅,终于找到了你!我想,我大概
没有办法参加你们的婚礼,所以,请你接受我最诚恳的祝福!”
    雨凤又惊讶,又感动,不能不用另一种眼光看她。
    “谢谢你!”
    “如果是正常状态,我们算是妯娌。但是,现在,我是你们仇人的老婆!这种关系一天
不结束,我们就不能往来。所以,虽然是第一次见面,我也不怕你笑我,我就把内心深处的
话,全体说出来了!雨凤,好好爱他,好好照顾他,他在感情上,其实是很脆弱的!”
    雨凤震撼极了,深深的拟视着她:
    “你今天来对我说这些,我知道你鼓了多大的勇气,知道你来这一趟,有多么艰难!我
更加知道,你爱他,有多么深刻!我不会辜负你的托付,不会让你白跑这一赵!幕白每次提
到你,都会叹气,充满了担忧和无可奈何!你也要为了我们大家,照顾自己!你放心,不管
我们多恨那个人,恨到什么程度,我们已经学会不再迁怒别人,你瞧,我连慕白都肯嫁了,
不是吗?”
    天虹点头,仔细看雨凤。雨凤忍不住,也仔细看天虹。两个女人之间,有种奇异的感情
在流转。
    “雨凤,我再说一句话,不知道你会不会把我当成疯子?”
    “你尽管说!”
    天虹眼中闪耀着光彩和期待,带着一种梦似的温柔,说:
    “若干年以后,会不会有这样一天?云翔已经改头换面,重新做人!云飞和他,兄弟团
圆。你,带着你的孩子,我,带着我的孩子,孩子们在花园里一起玩着,我们在一起喝茶聊
天,我们可以回忆很多事!可以笑谈今日的一切!”
    雨凤看了她好一会儿。
    “你这个想法,确实有一点天真!因为那个人,在我们姐妹身上,犯下最不可原谅的错!
    几乎断绝了所有和解的可能!你说‘改头换面’,那是你的梦。不过……慕白在《生命
之歌》里写了一句话;‘人生因为有爱,才变得美丽。人生因为有梦,才变得有希望。’我
们,或者可以有这样的梦吧!”
    天虹热切的看她。低喊着:
    “我没有白来这一趟,我没有白认识你!让我们两个,为我们的下一代,努力让这个梦
变为真实吧!”
    雨凤不说话,带着巨大的震撼和巨大的感动,凝视着她。
    当梦娴、齐妈、天虹离去以后,云飞实在按捺不住,好奇的问雨凤:
    “你和天虹,关着房门,说些什么?”
    “那是两个女人之间的谈话,不能告诉你!”
    “哦?天虹骂我了吗?”
    “你明知道天虹不会骂你,她那么崇拜你,你是她心目中最完美的偶像,她赞美你都来
不及,怎么会骂你呢?”
    “她赞美我吗?她说什么?”云飞更好奇。
    雨凤看了他好一会儿,没说话。他感觉有点奇怪:
    “怎么了?为什么用这样的眼光看我?”
    “你跟我说了映华的故事,为什么没有说天虹?”
    “天虹是云翔的太太,没有什么好说的!”
    “我觉得有点担心了。”她低低的说。
    “担心什么?”
    “从跟你交往以来,我都很自信,觉得自己挺了不起似的!后来听到映华的故事,知道
在你生命里,曾有一个那样刻骨铭心的女人,让我深深的受到震撼。现在看到天虹,这么温
婉动人,对你赞不绝口……我又震撼了!”她注视他:“你怎会让她从你生命里滑过去,让
她嫁给别人,而没有把握住她?”
    他认真的想了想,说:
    “天虹对我的好,我不是没有感觉,起先,她对我而言,太小!后来,映华占去我整颗
心,然后,我离家出走,一去四年,她和我来不及发生任何故事,就这样擦肩而过……我
想,上天一定对我的际遇,另有安排。大概都是因为你吧!”
    “我?”她惊愕的说:“我才认识你多久,怎么会影响到你以前的感情生活?”
    “虽然我还没有遇到你,你却早已存在了!老天对我说,我必须等你长大,不能随便留
情。我就这样等到今天,把好多机会,都一个个的错过了!”
    “好多机会?你生命里还有其他的女人吗?你在南方的时候,有别的女人爱死你吗?”
雨凤越听越惊。
    他把她轻轻拥住:
    “事实上,确实有。”
    “哦?”
    他对她微微一笑:
    “好喜欢看你吃醋的样子!”他收起笑:“不开玩笑了!你问我天虹的事,我应该坦白
答覆你。天虹,是我辜负了她!如果我早知道我的辜负,会造成她嫁给云翔,造成她这么不
幸的生活,当初,我大概会做其他的选择吧!总之,人没有办法战胜命运。她像是一个命定
的悲剧,每次想到她的未来,我都会不寒而栗!幸好,她现在有孩子了,为了这个孩子,她
变得又勇敢又坚强,她的难关大概已经度过了!母爱,实在是一件好神奇,好伟大的东西!”
    雨凤好感动,依偎着他。
    “虽然我恨死了展夜枭,可是,我却好喜欢天虹!我希望展夜枭不幸,却希望天虹幸
福,实在太矛盾了!”
    云飞点头不语,深有同感。
    雨凤想着天虹的‘梦’,心里深深叹息。可怜的天虹,那个‘梦’,实在太难太难实现
了。怪不得有‘痴人说梦’这种成语,天虹,她真的是个‘痴人’。
    天虹并不知道,她去了一趟‘塘口’,家里已经是‘山雨欲来风满楼’了。
    原来,云翔这一阵子,心情实在烂透了。在家里装病装得快要真病了,憋得快要死掉了。
    这天,好不容易,总算‘病好了’,就穿了一件簇新的长袍,把头发梳得整整齐齐,兴
匆匆准备出门去,谁知到了大门口,就被老罗拦住了:
    “老爷交代,二少爷伤势还没全好,不能出门!”
    云翔烦躁的挥挥手:
    “我没事啦!都好了,你看!”他又动手又动脚:“那儿有伤?好得很!你别拦着我的
路,我快闷死了,出去走走!”
    老罗没让,阿文过来了。
    “二少爷,你还是回房休息吧!纪总管交代,要咱们保护着你!”
    云翔抬眼一看,随从家丁们在面前站了一大排。他知道被软禁了,又气又无奈,跺着脚
大骂:
    “什么名堂嘛,简直小题大作,气死我了!”
    他恨恨的折回房间,毛焦火辣的大呼小叫:
    “天虹!天虹!天虹……死到那里去了?”
    丫头锦绣奔来:
    “二少奶奶和太太一起去庙里上香了!她说很快就会回来!”
    他一听,更是气不打一处来:
    “和太太一起去的吗?”
    “还有齐妈。”锦绣说。
    “好了,知道了,出去吧!”
    锦绣一出门,云翔就一脚对桌子离去,差点把桌子里翻。
    “什么意思嘛!谁是她婆婆,永远弄不清楚!”他一屁股坐在桌前,生闷气:“居然软
禁我!纪总管,你给我记着!总有一天,连你一起算帐……”
    门外,有轻轻的敲门声。丫头小莲捧着一个布包袱,走了进来。一股讨好的,神秘的样
子。对他说:
    “我找到一件东西,不知道该不该拿给二少爷看?也不知道该不该跟二少爷说!”
    “什么事情鬼鬼祟祟?要说就说!”他没好气的嚷。
    “今天,纪总管要我去大少爷房里,找找看有没有什么留下的单据帐本……所以,太太
她们出去以后,我就去了大少爷房里,结果,别的东西没找着,倒找到了这个……”她举举
手里的包袱:“我想,这个不能拿去给纪总管看,就拿到您这儿来了……”
    “什么东西?”云翔疑云顿起。
    小莲打开包袱。
    “是二少奶奶的披风,丢了好一阵子了!”
    云翔一个箭步上前,抓起那件披风。是的,这是天虹的披风!他瞪大了眼睛看那件披风。
    “天虹的披风!天虹的披风!居然在云飞房里!”他仰天大叫:“啊……”
    小莲吓得踉跄后退。
    天虹完全不知道,家里有一场暴风雨正等着她。她从塘口那个温馨的小天地,回到家里
时,心里还涨满了感动和酸楚。一进大门,老罗就急匆匆的报告:
    “二少奶奶,二少爷正到处找你呢!不知道干什么,急得不得了!”
    天虹一听,丢下梦娴和齐妈,就急急忙忙进房来。
    云翔阴沈沈的坐在桌子旁边,眼睛直直的瞪着房门口,看到她进来,那眼光就像两把锐
利冰冷的利剑,对她直刺过来。她被这样的眼光逼得一退,慌张的说:
    “对不起,上完香,陪大娘散散步,回来晚了!”
    “你们去那一个庙里上香?”他阴恻恻的问。
    她没料到有此一问,就有些紧张起来:
    “就是……就是常去的那个‘碧云寺’。”
    “碧云寺?怎么锦绣说是观音庙?”他提高了声音:
    她一怔,张口结舌的说:
    “观音庙?是……本来要去观音庙,后来……大娘说想去碧云寺,就……去了碧云寺。”
    他瞪着她,突然之间,‘砰’的一声,在桌上重重一击。
    “你为什么吞吞吐吐?你到底去了那里?你老老实实告诉我!”
    她吓了一大跳,又是心虚,又是害怕,勉强的解释:
    “我跟大娘出去,能去那里?你为什么要这样?”
    他跳起身子,冲到她面前,大吼:
    “大娘!大娘!你口口声声的大娘!你的婆婆不是‘大娘’,是‘小娘’!你一天到
晚,不去我娘面前孝顺孝顺,跟着别人的娘转来转去!你是那一根筋不对?还是故意要气
我?”他伸手一把抓住她的手腕,压低声音,阴沈的问:“你去了那里?”
    “就是碧云寺嘛,你不信去问大娘!”
    “还是‘大娘’!你那个‘大娘’当然帮着你!你们一条阵线,联合起来给我戴绿帽
子,是不是?大娘掩饰你,让你去跟云飞私会,是不是?”
    天虹大惊失色:
    “你怎么可以说得这么难听?想得这么下流?你把我看成什么了?把‘大娘’看成什么
了?经过了这么多事情,你还说这种话,存着这种念头,将来,你让咱们的孩子怎么做人?”
    “哦?你又抬出孩子来了!”他怪叫着:“自从怀了这个孩子,你就不可一世了!动不
动就把孩子搬出来!孩子!孩子!”他对着她的脸大吼:“是谁的孩子,还搞不清楚!上次
我抓到你跟云飞在一起,就知道有问题,给你们一阵狡赖给唬弄过去,现在,我绝对不会饶
过你!
    你先说,今天去了那里?”
    “你又来了!你放开我!”她开始挣扎。
    “放开你,让你好跑回娘家去求救吗?”他摇头,冷笑:“嘿嘿!我不会再犯同样的错
误了!”
    她着急,哀求的看着他:
    “我没有对不起你!我没有做任何不守妇道的事,你一定要相信我!”
    “你满嘴谎言,我为什么要相信你?老实告诉你,碧云寺,观音庙,天竺寺,兰若寺……
    我都叫锦绣和小莲去找过了!你们什么庙都没去过!”就对着她的脸大声一吼:“你是
不是去见云飞了?你再不说,我就动手了!”
    她害怕极了,逼不得已,招了:
    “我是去看了云飞,但是,不是你想的那样……”
    云翔一听此话,顿时怒发如狂,用力把她一摔,撕裂般的吼着:
    “果然如此!果然如此!我已经变成全天下的笑话了!整个展家,大概只有我一个人还
蒙在鼓里!你们居然如此明日张胆,简直不要脸!”
    “我是去谢谢云飞和阿超,那天对你的宽容!我怕以后,你们免不了还会见面,希望他
们答应我,不跟你为敌……”她急忙解释。
    云翔听了,仰天狂笑:
    “哈哈哈哈!说得真好听,原来都是为了我,去谢他们不杀之恩!去求他们手下留情!
你以为我的生死大权,真的握在他们手里!好好好!就算我是白痴,脑袋瓜子有问题,会相
信你这一套!那么,这是什么?”他打开抽屉,拿出那件披风,送到她的鼻子前面去:“你
的披风,怎么会在云飞房里?”
    她看着披风,有点迷惑。想了想,才想起来,这是救阿超那天,给阿超披的。但是,这
话不能说!说了,他会把她杀死!她惊惶的抬头看他,只见他眼中,杀气腾腾,顿时明白
了,无论自己怎么解释,也解释不清了。于是,她跳起身子,就往门外逃。她这一逃,更加
坐实了他的推断。他飞快的上前,喀啦一声,把房门锁上了。两眼锐利如刀,寒冷如冰,身
子向她逼近:
    “我看你再往那里逃?你这样不知羞耻,把我玩得团团转!和大娘她们结为一党,做些
见不得人的事!你卑鄙,下流!你太可恶了!”
    天虹看他逼过来,就一直退,退到屋角,退无可退。她看到他眼里的凶光,害怕极了,
噗通一声,跪下了。仰着脸,含着泪,发着抖说:
    “云翔,我知道无论我怎么解释,你都不会相信我!虽然我清清白白,天地可表!但
是,你的内心,已经给我定了罪,我百口莫辩!现在,我不敢求你看在我的面子上,请看在
我爹,我哥的面子上,放我一条生路!”她用双手护着肚子:“请你不要伤害孩子,我要
他!我爱他……”
    “真奇怪,你明明恨我,却这么爱这个孩子,为了他,你可以一再求我,下跪、磕头,
无所不用其极!你这么爱这个孩子?啊?”他喊着,感到绿云罩顶,已经再无疑问了,心里
的怒火,就熊熊的燃烧起来。
    天虹泪流满面了:
    “是!我的生命,一点价值都没有,死不足惜!但是,孩子,是你的骨肉啊!”
    他突然爆发出一声撕裂般的狂叫:
    “啊……我的骨肉!你还敢说这是我的骨肉!啊……”
    他一面狂叫着,一面对她飞扑而下。她魂飞魄散,惨叫着:
    “救命啊……”
    她一把推开他,想逃,却那里逃得掉?他涨红了脸,眼睛血红,额上青筋暴露,扑过来
抓住她,就一阵疯狂的摇晃,继而锤打脚踢。她把自己缩成了一团,努力试着保护肚子里的
胎儿。嘴里惨烈的哀号:
    “爹……救命啊……救命啊……”
    门外,祖望、纪总管、品慧、天尧、梦娴、齐妈……听到声音,分别从各个角落,飞奔
而来。品慧尖声喊着:
    “云翔!你别发疯啊!天虹肚子里,有我们展家的命根啊!你千万不要伤到她呀……”
    天虹听到有人来了,就哭号着,大喊:
    “爹……救命啊!救命啊……”
    门外,纪总管脸色惨白,扑在门上狂喊:
    “云翔!你开门!请你千万不要伤害天虹……我求求你了……”
    天尧用肩膀撞门,喊着:
    “天虹!保护你自己,我们来了!”
    天尧撞不开门,急死了。祖望回头对家丁们吼:
    “快把房门撞开!一起来!快!”
    家丁们便冲上前去,合力撞门,房门砰然而开。
    大家冲进门去,只见一屋子零乱,茶几倒了,花瓶茶杯,碎了一地。天虹蜷缩在一堆碎
片之中,像个虾子一般,拚命用手抱着肚子。云翔伸着脚,还在往她身上踢。天尧一看,目
眦尽裂,大吼:
    “啊……你这个混蛋!”
    天尧扑过去,一拳打倒了云翔。云翔倒在地上喘气,天尧骑在他身上,用手勒住他的脖
子,愤恨已极,大叫:
    “我掐死你!我掐死你……”
    品慧扑过去摇着天尧,尖叫:
    “天尧!放手呀!你要勒死他了……”
    纪总管冲到天虹身边,弯腰抱起她,只见她的脸色,雪白如纸。而裙裾上,是一片殷红。
    纪总管心胆俱裂,魂飞魄散。天虹还睁着一对惊恐至极的眼睛,看着他。衰弱的,小小
声的,伤心的说:
    “爹……孩子恐怕伤到了……”
    纪总管心如刀绞,老泪一掉:
    “我带你回家,马上请大大!说不定……保得住……”他回头看天尧,急喊:“天尧!
还不去请大夫……”
    天尧放掉云翔,一跃而起:
    “我去请大夫!我去请大夫……”他飞奔而去。
    祖望跌跌冲冲的走上前去看天虹。
    “天虹怎样……”
    纪总管身子急急一退,怨恨的看了祖望一眼:
    “我的女儿,我带走了!不用你们费心!”
    梦娴忍不住上前,对纪总管急切的说:
    “抱到我屋里去吧!我屋比较近!”
    纪总管再一退:
    “不用!我带走!”
    齐妈往前迈了一步,拦住纪总管,着急的说:
    “纪总管,冷静一点,你家里没有女眷,现在,天虹小姐一定动了胎气,需要女人来照
顾啊!你相信太太和老齐妈吧!”
    组总管一怔,心中酸楚,点了点头,就抱着天虹,一步一步的往梦娴房走,眼泪不停的
那天,天虹失去了她的孩子。
    当大夫向大家宣布这个消息的时候,纪总管快要疯了,他抓着大夫喊:
    “你没有保住那个孩子,他是天虹的命啊!”
    “孩子可以再生,现在,还是调养大人要紧!”大夫安慰着。
    祖望和品慧,都难过得无力说话了。
    天虹昏昏沉沉的躺在床上,由于失血过多,一直昏睡。到了晚上,她才逐渐清醒了。睁
开眼睛,她看到梦娴慈祥而带泪的眸子,接触到齐妈难过而怜惜的注视,她的心猛的狂跳,
伸手就按在肚子上,颤声的问:
    “大娘,孩子……孩子……保住了,是不是?是不是?”
    梦娴的眼泪,夺眶而出了。齐妈立刻握住她的手。
    “天虹小姐,孩子,明年还可以再生!现在,身体要紧!”
    天虹大震,不敢相信孩子没有了。伸手一把紧紧的攥住梦娴的手,尖声的问:
    “孩子还在,是不是?保住了,是不是?大娘!告诉我!告诉我……”
    梦娴无法骗她,握紧她的手,含泪的说:
    “孩子没保住,已经没有了!”
    她发出一声凄厉的惨叫:
    “啊……不要!不要!不要……”
    她痛哭失声,在枕上绝望的摇头。齐妈和梦娴,慌忙一边一个,紧紧的扶着她。
    “天虹小姐!身子要紧啊!”齐妈劝着。
    天虹心已粉碎,万念俱灰,哭着喊:
    “他杀掉了我的孩子!他杀掉了我的孩子……”
    梦娴一把抱住她的头,心痛的喊:
    “天虹!勇敢一点!这个孩子虽然没保住,但是,还会有下一个的!上天给女人好多的
机会……你一定会再有的!”
    “不会再有了,这是唯一的!失去了孩子,我的生命还有什么意义呢?”
    “千万不要这样说!你还这么年轻,未来的生命还那么长,说不定还有好多美好的事
物,正在前面等着你呢!”梦娴说。
    “我生命里,最珍贵的就是这个孩子,如今孩子没有了,剩下的,就是那样一个丈夫,
和暗无天日的生活!以后,除了愁云惨雾,还有什么?还有什么?”她哭着喊,字字带血,
声声带泪。
    门外的纪总管,老泪纵横了。
    天虹失去了孩子,云翔最后一个才知道。自从天虹被纪总管带走,他就坐在房间一角的
地上,缩在那儿,用双手抱着头,痛苦得不得了。他知道全家都在忙碌,知道自己又闯了大
祸,但是,他无力去面对,也不想去面对。他的世界,老早就被云飞打碎了。童年,天虹像
个小天使,美得让他不能喘气。好想,只是拉拉她的小手。但是,她会躲开他,用她那双美
丽的手,为云飞磨墨,为云飞裁纸,为云飞翻书,为云飞倒茶倒水……只要云飞对她一笑,
她就满脸的光彩。这些光彩,即使他们做了夫妻,她从来没有为他绽放过。直到云飞归来那
一天,他才重新在她眼里发现,那些光彩都为云飞,不为他!
    他蜷缩在那儿,整晚没有出房间,觉得自己是世界上最痛苦的人。他不知道坐了多久,
直到祖望大步冲进来,品慧跟在后面,祖望对他大吼一声:
    “你这个混帐!你给我站起来!”
    他抬头看了祖望一眼,仍然不动。祖望指着他,气得发抖,怒骂着:
    “你是受过高等教育的人,念过书,出身在我们这样的家庭,你怎么可能混帐到这种程
度?天虹有孕,你居然对她拳打脚踢,你有没有一点点天良?有没有一点点爱心?那是你的
妻子和你的儿子呀!你怎么下得了手?”
    云翔的身子缩了缩,抱着头不说话。品慧忙过去拉他:
    “云翔!起来吧!赶快去看你老婆,安慰安慰她,跟她道个歉……她现在伤心得不得
了,孩子已经掉了!”
    云翔一个震动,心脏猛烈的抽搐,这才感到椎心的痛楚。
    “孩子……掉了?”他失神的,呐呐的问。
    “是啊!大夫来,救了好半天,还是没保住,好可惜,是个男孩……大家都难过得不得
了……你赶快去安慰你老婆吧!”品慧说。
    “孩子掉了?孩子掉了?”他喃喃自语,心神恍惚。
    祖望越看他越生气,一跺脚:
    “你还缩在那儿做什么?起来!你有种打老婆,你就面对现实!去对你岳父道歉,去对
天尧道歉,去对你老婆道歉……然后,去给我跪在祖宗牌位前面忏悔!你把我好好的一个孙
子,就这么弄掉了!”
    他勉勉强强的站起身。振作了一下,色厉内荏的说:
    “那有那么多的歉要道?孩子没了,明年再生就是了!”
    祖望瞪着他,气得直喘气。举起手来,就想揍他。
    “你去不去道歉?你把天虹折腾得快死掉了,你知道吗?”
    他心中一紧,难过起来:
    “去就去嘛!天虹在那里?”
    “在你大娘那儿!”
    他一听到这话,满肚子的疑心,又排山倒海一样的卷了过来,再地无法控制,他瞪着品
慧,就大吼大叫起来:
    “她为什么在‘大娘’那里?她为什么不在你那里?你才是她的婆婆,掉了的孩子是你
的孙子,又不是大娘的!为什么她去‘大娘’那里?你们看,这根本就有问题,根本就是欺
负我一个人嘛!”
    品慧愕然,被云翔骂得接不上口。祖望莫名其妙的问:
    “她为什么不可以在梦娴房里?梦娴是看着她长大的呀!”
    云翔绕着房间疾走,振臂狂呼:
    “啊……我要疯了!你们只会骂我,什么都不知道!今天,大娘把天虹带出去,说是去
庙里上香!结果她们什么庙都没有去,大娘带她去见了云飞!回来之后,还跟我撒谎,被我
逼急了,才说真话!还有这个……”他跑去抓起那件披风:“她的衣服,居然在云飞房里!
今天才被小莲找到!你们懂吗?我的绿帽子已经快碰到天了!这个孩子,你们敢说是我的
吗?如果是我的,要大娘来招呼,来心痛吗?”
    品慧震惊的后退,不敢相倍的自言自语:
    “不可能的!不可能的……”
    云翔对品慧再一吼:
    “什么不可能?天虹爱云飞,连展家的蚂蚁都知道!你一天到晚好像很厉害,实际就是
老实,被人骗得乱七八糟,还在这儿不清不楚!”
    祖望一退,瞪着他。
    “我不相信你!我一个字也不相信你!天虹是个好姑娘,知书达礼,优娴贞静!她绝不
可能做越轨的事!你疯了!”
    云翔像一只受伤的野兽,发出一阵狂啸:
    “你为什么不去问一问大娘?优娴贞静的老婆会欺骗丈夫吗?优娴贞静的老婆会背着丈
夫和男人私会吗?”他对祖望大吼:“你不知道老婆心里爱着别人的滋味!你不知道戴绿帽
子的滋味!你不知道老婆怀孕,你却不能肯定谁是孩子父亲的滋味!我疯了,我是疯了,我
被这个家逼疯了,我被这样的老婆兄弟逼疯了!”
    祖望瞪着云翔,震惊后退,嘴里虽然振振有词,心里却惊慌失措了。他从云翔的房里
“逃了出来”,立刻叫丫头把梦娴找到书房里来细问,梦娴一听,惊得目瞪口呆。
    “云翔这样说?你也相信吗?不错,今天我带天虹去了塘口,见到云飞阿超,还有萧家
的一大家子,那么多人在场,能有任何不轨的事吗?天虹求我带她去,完全是为云翔着想
啊!云翔不能一辈子躲在家里,总会出门,天虹怕云飞再对云翔报复,是去求云飞放手,她
是一片好心呀!”
    祖望满屋子走来走去,一脸的烦躁。
    “那么,天虹的衣服,怎么跑到云飞房里去了?”
    梦娴一怔,回忆着,痛苦起来:
    “那是我的疏忽,早就该给她送回去了!大家住在一个院子里,一件衣服放那里,值得
这样小题大作吗?那件衣服……”她懒得说了,说也说不清!她看着祖望,满脸的不可思议:
    “天虹的孩子,就为了这些莫名其妙的理由,失去了?是我害了她,不该带她去塘口,
不该忘了归还那件衣服……天虹实在太冤了!如果连你都怀疑她,这个家,对她而言,真的
只剩下愁云惨雾了!”
    祖望听得糊里糊涂,心存疑惑,看着她,气呼呼的说:
    “你最好不要再去塘口!那个逆子已经气死我了,你是展家的夫人,应该和我同一阵线!
    我不要认那个儿子,你也不要再糊涂了!你看,都是你带天虹出去,闯下这样的大祸!”
    梦娴听了,心中一痛。挺了挺背脊,她眼神凄厉的看着他,义正词严的说:
    “我嫁给你三十几年,没有对你说过一句重话!现在,我已经来日无多,我珍惜我能和
儿子相聚的每一刻!你不认他,并不表示我不认他,他永远是我的儿子!如果你对这一点不
满意,可以把我一起赶出门去!”
    她说完,傲然的昂着头,出门去了。
    祖望震动极了,不能相信的瞪着她的背影,怔住了。这个家,到底是怎么回事?怎么会
这样分崩离析,问题重重呢?

上一页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