苍天有泪
21

    雨凤被这一场雨,彻底的清洗过了。她回复了神志,完全醒过来,也重新活过来了。回
到房里,换上了乾净的衣服,她就乖乖的吃了药,而且,觉得饿了,雨鹃捧了刚熬好的鸡汤
过来,她也顺从的吃了。大家含泪看苦她吃,个个都激动不已。每个人这才都觉得饿了。
    晚上,两停了。
    雨凤坐在窗前的一张躺椅里,身上盖着夹被。依然惟悴苍白,可是,眼神却是那么清明,
神志那么清楚。宴飞看着,心里就被‘失而复得’的喜悦涨满了.他细心的照顾着她,一会
儿倒茶,一会儿披衣,一会儿切水果。
    她看着窗外出神。窗外,天边悬着一弯明月。
    “两停了,天就晴了,居然有这么好的月亮。”她说。
    他走过来,在她身边坐下,深深的拟视她。
    “对我而言,这就是‘守得云开见月明’!”
    她转头看他,对他软弱的笑了笑。
    “看到你又能笑了,我心里的欢喜,真是说都说不出来。”
    她握住他的手,充满歉意的说:
    “让你这么辛苦,对不起。”
    他心中一痛,情不自禁,把她的手用力握住。
    “干嘛?好痛!”
    “我要让你痛,让你知道,你的‘对不起’是三把刀,插在我心里,我太痛了,就顾不
得你痛不痛!”
    她眼中涌上泪雾。他立即说:
    “不许哭,眼泪已经流得太多了!不能再哭了!”
    她慌忙拭去泪痕,又勉强的笑了。看看四周,轻声说:
    “结果,我还是被你‘金屋藏娇’了!”
    他注视她,不知道是否冒犯了她。然后,他握起她的双手,深深的,深深的,深深的看
着她,温柔而低沈的说:
    “雨凤,我要告诉你我的一段遭遇。因为那是我心里最大的伤痛,所以我一直不愿意提
起。以前虽然跟你说过,也只是轻描淡写。”
    她迎视着他的眼光,神情专注。
    “我说过,我二十岁那年,就奉父母之命结婚了。映华和你完全不一样,她是个养在深
闺,不解人间世事的姑娘。非常温柔,非常美丽。那时的我,刚刚了解男女之情,像是发现
了一个无法想像的新世界,太美妙了!我爱她,非常非常爱她,发誓要和她天长地久,发誓
这一生,除了她,再也不要别的女人!”
    她听得出神了。
    “她怀孕了,全家欣喜如狂,我也高兴得不得了。我怎样都没有想到,有人会因为
‘生’而‘死’。幸福会被一个‘喜悦’结束掉!映华难产,拖了三天,终于死了,我那出
生才一天的儿子跟着去了。在那一瞬间,生命对于我,全部变成零!”
    他的陈述,勾动往日的伤痛,眼神中,充满痛楚。
    她震动了,不自觉的握住他的手,轻轻搓揉着,想给他安慰,想减轻他的痛楚。
    “你不一定要告诉我这个!”她低柔的说。
    “你应该知道的,你应该了解我的全部!我今天告诉你这些,主要是想让你知道,当你
抗拒整个世界,把自己封闭退缩起来的那种感觉,我了解得多么深刻!因为,我经历过更加
惨痛的经验!映华死了,我有七天不吃不喝的纪录,我守在映华的灵前,让自责把我一点一
滴的杀死!因为映华死于难产,我把所有的过错都归于自己,是我让她怀孕的,换言之,是
我杀死她的!”
    她睁大了眼睛,看着痛楚的云飞。
    “七天七夜!你能想像吗?我就这样坐在那儿,拒绝任何人的接近,不理任何人的哀求!
    最后,我娘崩溃了!她端了一碗汤,到我面前来,对我跪下,说:‘你失去了你的妻子
和儿子,你就痛不欲生了,这种痛,你比谁都了解!那么,你还忍心让失去媳妇和孙子的
我,再失去一个儿子吗?’”云飞说着,眼中含泪,雨凤听得也含泪了。
    “我娘唤醒了我,那时,我才明白,生命的意义,不在于金钱,不在于权势,只在于
‘爱’,当有人爱你的时候,你根本投有权利放弃自己!你有责任和义务,为爱你的人而活!
    这也是后来,我为什么会写《生命之歌》的原因!”
    雨凤热烈的看着他,感动而震动了。
    “我懂了!我知道你为什么讲这个给我听,我……好心痛,你曾经经历过这样悲惨的
事,我还要让你再痛一次!我以后不会了,一定不再让你痛了!”她忏悔的说。
    他把她拉进了自己的怀里,轻轻的拥住她。
    “你知道吗?当你拒绝全世界的时候,我有多么恐惧和害怕吗?我以为,我会再‘失
去’一次!只要想到这个,我就不寒而栗了!”
    “你不会失去我了,不会了!不会了!”她拚命摇头。
    “你答应我!”
    “我答应你!”
    云飞这才抬头凝视她,小心的问:
    “那么,还介意被我‘金屋藏娇’吗?”
    她情不自禁,冲口而出:
    “藏吧!用‘金屋’,用‘银屋’,用‘木屋’,用‘茅草屋’都可以,随你怎么藏,
随你藏多久!”
    他把她的头,紧压在胸前。
    “我‘藏’你,主要是想保护你,等你身体好了,我一定要跟你举行一个盛大的婚礼,
告诉全天下,我娶了你!在结婚之前,我绝不会冒犯你,我知道你心中有一把道德尺规,我
会非常非常尊重你!”
    她不说话,只是紧紧的依偎着他,深思着。半晌,她小小声的开了口:
    “慕白……”
    “怎样?”
    “我没有映华那么好,怎么办?你会不会拿我跟她比,然后就对我失望了?你还在继续
爱她,是不是?”
    “我就猜到你可能会有这种反应,所以一直不说!”
    “我知道我不该跟她吃醋,就是有点情不自禁。”
    他用手托起她的下巴,一瞬也不瞬的,看进她内心深处去。
    “她是我的过去,你是我的现在和未来,在我被我娘唤醒的那一刻,我也同时明白了一
个道理,人,不能活在过去里,要活在现在和未来里!”他虔诚的吻了吻她的眉,她的眼,
低低的说:“谢谢你吃醋,这表示,我在你心里,真的生根了!”
    他的唇,从她的眉,她的眼,滑落到她的唇上。
    雨凤回到人间,雨鹃的心定了。跟着要解决的问题,就是郑老板的求亲。她没有办法再
拖延下去,必须面对现实,给金银花一个交代了。
    这天,她到了待月楼。见到金银花,她期期艾艾的开了口:
    “金大姐,我今天来这儿跟你辞职,我和雨凤,都决定以后不登台,不唱曲了……”
    她的话还没说完,金银花已经满腹怀疑,气极败坏的瞪着她,问:
    “到底发生了什么事?你们姐弟五个,忽然之间,连夜搬家!现在,你又说以后不唱曲
了,难道,我金银花有什么地方亏待了你们吗?还是提亲的事,把你们吓跑了?还有,你脸
上的伤是怎么回事?谁那么大的胆子,敢伤你的脸?”
    雨鹃咽了口气,发生在自己身上的事,关系到女儿家的名节,尤其是雨凤,她那么在
乎,自己一个字都不能泄露。她退了一步,说:
    “你不要胡思乱想,你对我们姐妹的恩情,我们会深深的记在心底,一辈子都不会忘记
的!这次匆匆忙忙的搬家,没有先通知你,实在是有其他的原因!不唱曲也是临时决定的,
雨凤生病了,我们一定要休息,而且,你也是知道的,雨凤注定是苏慕白的人了,慕白一直
不希望她唱,现在,她已经决心跟他了,就会尊重他的决定!”
    “苏慕白,你是说展云飞!”
    “我是说苏慕白,就是你说的展云飞!”雨鹃对于‘展云飞’三个字,仍然充满排斥和
痛苦。
    “好!我懂了。雨凤跟了展云飞,从此退出江湖。那么,你们已经搬去跟他一起住了?
是不是?”
    “应该是说,他帮我们找了一个房子,我们就搬进去了!”
    “不管怎么说,就是这么一回事就对!那么,你呢?”
    “我怎么?”
    金银花着急,一跺脚:
    “你跟我打什么马虎眼呢?雨凤不唱,你也不唱了!那么,雨凤跟了展云飞,你不会也
跟了展云飞吧?”
    “那有这种事?”雨鹃涨红了脸。
    “这种事可多着呢,娥皇女英就是例子!好,那你的意思是说不是!那么,郑老板的事
怎么说?你想明白了吗?”
    雨鹃对房门看了一眼。阿超正在外面等着,她应该一口回绝了郑老板才是。可是,她心
里千回百转,萦绕着许多念头,真是千头万绪,剪不断,理还乱。
    “金大姐,请你再多给我一点时间考虑,好不好?”
    “我觉得你是一个很爽快的人,怎么变得这样不乾不脆?”金银花仔细打量她,率直的
问:“你们是不是碰到麻烦了?你坦白告诉我,你脸上有伤,雨凤又生病,你们连夜搬家,
所有的事拼起来,不那么简单,珍珠他们说,早上他们来上班,你还有说有笑。你不要把我
当成傻瓜!到底是什么事?需不需要郑老板来解决?你要知道,如果你们被人欺负了,那个
人就是在太岁头上动土!”
    雨鹃瞪大眼看着金银花,震动了一下:
    “我们好像一直有麻烦,从来没有断过!你猜对了,我们是碰到了麻烦,可是,我现在
不想说,请你不要勉强我。我想,等过几天,我想清楚了,我会再来跟你谈,现在,我的脑
子糊里糊涂,好多事都没理清楚……总之,这些日子以来,你照顾我们,帮助我们,真是谢
谢了!
    现在,你正缺人,我们又不能登台,真是对不起!”
    “别说得那么客气,好像忽然变得生疏了!”金银花皱皱眉头:“你说还要时间考虑,
你就好好的考虑!这两天,待月楼好安静,没有你们姐妹两个唱曲,没有展家兄弟两个来斗
法,连郑老闷都是满肚子心事……好像整个待月楼都变了。说实在的,我还真舍不得你们两
个!我想……大家的缘份,应该还没结束吧!”
    雨鹃点头。金银花就一甩头说:
    “好了!我等你的消息!”
    “那我走了!”
    雨鹃往门口走。金银花忽然喊住:
    “雨鹃!”
    雨鹃站住,回头看她。金银花锐利的盯着她,话中有话的说:
    “你们那个苏慕白和展夜枭是亲兄弟,不会为你们姐妹演出“大义灭亲”这种戏码!真
演出了,雨凤会被桐城的口水淹死!所以,如果有人让你们受了委屈,例如你脸上的伤……
你用不着演下去,你心里有数,有个人肯管,会管,要管,也有办法管!再说,雨凤把云飞
带出展家,自立门户,你们和展家的梁子,就结大了!这桐城吗,就这么两股势力,你可不
要弄得‘两边不是人’!”
    金银花这一篇话,惊心动魄,把雨鹃震得天旋地转。一直觉得郑老板的求婚,不是一个
‘不’字可以解决,现在,就更加明白了。一个展云翔,已经把萧家整得七零八落,再加上
郑老板,全家五口,要何去何从呢?至于郑老板的“肯管,要管,会管,有办法管……”依
然诱惑着她,父亲的血海深仇,自己和雨风的屈辱,怎么咽得下去?她心绪紊乱,矛盾极了。
    从待月楼出来,她真的是满腹心事。阿超研究的看看她,问:
    “你说了吗?”
    “什么?”
    “你讲清楚了没有?”
    “讲清楚了,我告诉她我们不再登台了!”她支吾着说。
    “那……郑老板的事呢?也讲清楚了吗?”
    “那个呀……我……还没时间讲!”
    “怎么没时间讲呢?那么简单的一句话,怎么会没时间讲?”他着急的瞪她。
    她低着头,看着脚下,默默的走着,半晌不说话。他更急:
    “雨鹃,你在想什么?你心里有什么打算?你告诉我!”
    雨鹃忽然站定了,抬头一瞬也不瞬的看着他。哑声的说:
    “昨天晚上,我听到你和慕白在花园里谈话,你们是不是准备回去找那个夜枭算帐?”
    “对!等你们两个身体好了,我们一定要讨还这笔债!他已经让人忍无可忍了,如果今
天不处理这件事,他还会继续害人,说不定以为你们好欺负,还会再来!这种事发生过一
次,绝对不能发生笫二次!”
    “你们预备把他怎样?杀了他?还是废了他?”
    “我想,你最好不要管!”
    “我怎么能不管?万一你们失手,万一像上次那样,被他暗算了!那怎么办?”
    “上次是完全没有防备,这次是有备而去!情况完全不一样,怎么可能失手呢?你放心
吧!你不是心心念念要报仇吗?我帮你报!”
    雨鹃瞪着他,心里愁肠百折:
    “我不要你帮我报仇,我要你帮我照顾大家!你答应过我,你会照顾小四,他好崇拜
你,你要守着他,让他变成一个顶天立地的男子汉!雨凤和慕白,他们爱得这么刻骨铭心,
雨凤不能失去慕白!你也要保护他们,让他们远离伤害!小三,小五都好脆弱,未来的路还
那么长,这些,都是你的责任!”
    “你说这些干什么?好像你不跟我们在一起似的!”阿超惊愕的看她。
    “我不要你们两个受伤,不要你们陷于危险!我宁可你们放他一马,不要去招惹他了!”
    雨鹃的语气里带着哀恳。
    “你要放掉他?你不要报仇了?你甘心吗?”
    “我不甘心!可是,如果你们两个有任何闪失,我们五个,要怎么办?”
    阿超挺直背脊,意志坚决的说:
    “雨鹃!跟展夜枭算帐,是我一定要做的事,如果我不做,我就不是一个男人!因为他
侵犯了你,对大少爷而言,是一样的!他鞭打我,暗算大少爷,我们都可以忍下去,伤害到
你们,他就死定了!他明明知道这一点,可是,他还是胆大包天,敢去做,他就看准了大少
爷会顾及兄弟之情,不敢动手!如果我再不动手,谁能制得了他?”
    “你动手之后,会怎样?你们想过后果没有?一命要还一命!”
    “这个……我想过了。大少爷是个文人,从来就不跟人动手,真正动手的是我!如果必
须一命还一命,我保证让大少爷不被牵连,我会抵命!”
    “你抵命,那……我呢?”
    “你……”他怔了怔:“情况不会那么坏,万一如此,你多珍重!”
    她瞅着他,点点头,明白了。在他心里,受辱事大,爱情事小。在自己心里,难道不是
这样吗?一直认为报仇事大,其他的事都不重要。什么时候,自己竟然变了?她低下头去,
默默的走着,不再说话。心里是一片苍凉。
    第二天早上,大家吃完了早餐,小四背着书包,上学去了。云飞看到雨凤已经完全恢复
了健康,生活也已经上了轨道,就回头看了阿超一眼,阿超很有默契的点了点头。云飞就对
雨凤叮嘱:
    “我和阿超出去一趟,会尽快赶回来,书桌抽屉里有钱,如果我有事耽误,你拿去用!”
    雨凤和雨鹃都紧张起来。雨凤急急的问:
    “什么叫有事耽误?你要去那里?”
    “放心!我有了你这份牵挂,不会让自己出事的!”云飞说。
    雨鹃奔到阿超面前,喊:
    “你记着!你也不是无牵无挂的人,你也‘不许’让自己出事!”
    阿超点点头,什么话都不说。两人再深深的看了姐妹二人一眼,就一起出门去了。
    雨凤眼睁睁看着他们走出大门,心脏“崩咚崩咚”跳得好厉害,她跌坐在一张椅子里,
心慌意乱的说:
    “我应该阻止他,我应该拦住他……”
    “我试过了,没有用的!”雨鹃说:“我想,这次的事件,他们比我们受到的伤害更大!
    再说,我们也不能因为自己的儿女情长,就让他们英雄气短!”
    “我不在乎他们做不做英雄,我只在乎他们能不能长命百岁,和我们天长地久!”雨凤
冲口而出:“只有珍惜自己,才是珍惜我们呀!”
    雨鹃困惑而迷惘,她是不会苟且偷生的,能和敌人‘同归于尽’,也是一份‘壮烈的凄
美’!但是,她现在不要壮烈,不要凄美,她竟然和雨凤一样,那么渴望‘天长地久’,她
就对这样的自己,深深的迷惑起来。
    云飞和阿超,终于回到了展家。
    他们两个一进门,老罗就紧张的对家丁们喊着:
    “快去通知老爷太太,大少爷回来了!快去……快去……”
    家丁们就一路嚷嚷着飞奔进去:
    “大少爷回来了……大少爷回来了……”
    云飞和阿超对看一眼,知道家里已经有了防备,两人就快步向内冲去。一直冲到云翔的
房门口,阿超提起脚来,对着房门用力一端,房门‘砰’的一声被冲开。云飞就大踏步往门
里一跨,气势凌人的大吼:
    “展云翔!你给我滚出来!我今天要帮展家清理门户!”
    云翔正在房里闲荡,百无聊赖,心烦意乱。眼看云飞和阿超杀气腾腾的冲进来,他立刻
跳上床,拉着棉被就盖住装睡。
    天虹吓了一跳,急急忙忙拦门而立。哀声喊:
    “云飞!你要干什么?”
    阿超窜到床前,一把就扯住云翔的衣服,把他拉下床来。云翔大叫:
    “你是什么东西?敢跟我动手动脚!”
    阿超咬牙切齿,恨恨的喊:
    “我让你知道我是什么东西!”
    他双手举起云翔,用力往地上一摔。云翔跌在地上,大喊:
    “哎哟!哎哟!奴才杀人啊……”
    阿超扑上去,新仇旧恨,全体爆发,抓住他就拳打脚踢。
    这时,祖望、梦娴、品慧、纪总管、齐妈、老罗、以及丫头家丁纷纷赶到。一片呼叫声。
    祖望气极败坏的喊:
    “云飞!他是你的弟弟呀!他已经遍体鳞伤,你怎么还下得了手?难道你就全然不顾兄
弟之情了吗?”
    云飞目眦尽裂:
    “爹!你问问这个魔鬼,他有没有顾念兄弟之情?我今天来这儿,是帮你除害!你再袒
护他,你再纵容他,有一天,他会让整个展家,死无葬身之地!”
    品慧尖叫着扑了过来:
    “阿超……你敢再碰他一下,我把你关进大牢,让你一辈子出不来……”
    梦娴就合身扑向云飞,急切的喊:
    “云飞!有话好好说,你一向反对暴力,反对战争,怎么会这样沈不住气?不可以……
绝对不可以!”
    阿超一把推开了品慧,把云翔从地上提了起来,用胳膊紧勒着他的脖子,手腕用力收紧。
    云翔无法呼吸了,无法说话了,涨红了脸,一直咳个不停。阿超就声色俱厉的喊:
    “大少爷!你说一句话,是杀了他,还是废了他?”
    云飞还来不及说话,天虹冲上前来,‘噗通’一声,给阿超跪下了。凄然大喊:
    “阿超,你高抬贵手!”
    她这样一跪,阿超大震,手下略松。喊着:
    “天虹小姐!你不要跪我!”
    “我不止跪你,我给你磕头了!”天虹说着,就磕下头去。
    “天虹小姐,你不要为难我,这个人根本不是人……”
    天虹见阿超始终不放云翔,便膝行至云飞面前。哭着拜倒下去:
    “云飞,我从来没有求过你什么,我也知道,云翔犯下大错,天理不容!我知道你有多
恨,有多气,我绝对比你更恨更气,可是,他是你的弟弟,是我孩子的爹,我什么都没有,
连尊严都没有了,我只想让我的孩子,有爹有娘……请你可怜我,成全了我吧!”
    云飞听了,心为之碎。一伸手,要搀扶她。
    “你起来!不要糟蹋你自己,你这样说,是逼我放手,可是,他没有心,没有感情,他
不值得你跪!他做了太多伤天害理的事,实在不可原谅……”
    天虹跪着,不肯起来。祖望大喊:
    “云飞!不管云翔有多么荒唐,有多么混帐,他和你有血脉之亲,如果你能狠下心杀
他,你不是比他更加无情,更加冷血吗?”
    “现在,我才知道什么叫‘恨之入骨’,什么叫‘切肤之痛’!他能把我逼到对他用武
力,你得佩服他,那不是我的功力,那是他的功力……”
    这时,门外传来一阵吼声,天尧带着展家的‘夜枭队’其势汹汹的冲进门来,个个都是
全副武装,手里有的持刀,有的拿棍,迅速的排成一排。天尧就往前一冲,手里的一把尖
刀,立刻抵在云飞的喉咙上,他大笑着说:
    “阿超,你动手吧!我们一命抵一命!”
    阿超大惊,不知道是去救云飞好,还是继续挟持云翔好。
    云飞仰天大笑了。一面笑着,一面凄厉的喊:
    “爹!你这样对我?这个出了名的夜枭队,今天居然用在我的身上?你们早已严阵以
待,等我好多天了!是不是?好极了,我今天就和他同归于尽!阿超……”
    天虹本来跪在云飞面前,这时,一看情况不对,又对着天尧磕下头去。她泪流满面,凄
然大喊:
    “哥!我求你,赶快松手!我给你磕头……我给你磕头……”就磕头如捣蒜。
    “天虹……”天尧着急:“你到底在帮谁?”
    天虹再膝行到纪总管面前,又磕下头去:
    “爹……我也给你磕头了!请你们不要伤害云飞……我磕……我磕……”她磕得额头都
肿了。
    纪总管看着这个女儿,简直不知道该怎么办才好,想着她还有身孕,心碎了。
    “罢了罢了!”他抬头大声喊:“天尧!放掉云飞!”
    天尧只得松手。他一松手,天虹就转向阿超,再拜于地:
    “阿超……我求你!我给你磕头……求求你……求求你……请你放掉云翔吧!”她连连
磕头。
    阿超再也受不了这个,长叹一声,用力推开云翔。他跳起身子,对云飞说:
    “大少爷,对不起!我没办法让天虹小姐跪我!让天虹小姐给我磕头!”
    云翔躺在地上哼哼。品慧、天尧、丫头们慌忙去扶。
    云飞见情势如此,只得认了。但是,心里的怒火,怎样都无法平息。那些愤恨,怎样都
不下去。他指着云翔,斩钉截铁,一字一字,清清楚楚的说:
    “展云翔!我告诉你,今天饶你一命!如果你再敢欺负任何老百姓,伤害任何弱小,只
要给我知道了,你绝对活不成!你最好相信我的话!你不能一辈子躲在老婆和父母的怀里!
未来的日子还长得很,你小心!你当心!”
    云飞说完,掉头就走。阿超紧跟着他。
    祖望看得心惊胆战,对这样的云飞,不止失望,而且害怕。他不自禁的追到庭院里,心
念已定,喊着:
    “云飞!别走!我还有话要说,我们去书房!”
    云飞一震,回头看着祖望,点点头。于是,父子二人,就进了书房。
    “为了一个江湖女子,你们兄弟如此反目成仇,我实在无法忍受了!”祖望说。
    “爹,你不知道云翔做的事,你根本不认识这个儿子……”
    “我知道云翔对雨凤做了什么……”
    云飞大震抬头,愕然的看着祖望,惊问:
    “什么?爹?你说你知道云翔做了什么事?”
    “是!他跟我坦白的说了,他也后悔了!我知道这事对任何一个男人而言,都是无法忍
受的事!现在,你打也打了,骂也骂了,他也受到教训,浑身是伤,你是不是可以适可而止
了?”
    云飞无法置信的看着父亲。喃喃的说:
    “原来你知道真相!你认为我应该适可而止?”
    “反正雨凤并没有损失什么,大家就不要再提了!为了一个女人,兄弟两个,拚得你死
我活,传出去像话吗?这萧家,跟展家实在犯冲,真弄不明白,为什么她们像浆糊一样,黏
着我们不放,一直跟我们家这样纠缠不清?”
    “她跟我们纠缠不清?还是我们一直去纠缠人家?”云飞怒极,拚命压抑着。
    “反正,好人家的女儿,绝不会让兄弟反目,也绝不会到处留情!”
    云飞一口气憋在胸口,差点没晕倒。
    “好好好!你这样说,我就明白了!云翔没错,错的是萧家的女儿……好好好,我现在
才知道,人类多么残忍,‘是’与‘非’的观念多么可笑!”
    “小心你的措辞!好歹我是你爹!”
    “你知道吗?所有的父母都有一个毛病,当‘理’字站不住的时候,就会把身份搬出
来!”
    祖望大怒,心里对云飞仅存的感情,也被他的咄咄逼人赶走了,他一拍桌子,怒气冲冲
的大喊:
    “你放肆!我对你那么疼爱,那么信赖,你只会让我伤心失望!你一天到晚批评云翔,
骂得他一无是处!可是,你呢?对长辈不尊敬,对兄弟不友爱,对事业不能干,只在女人身
上用工夫!你写了一本《生命之歌》,字字句句谈的是爱,可是,你的行为,完全相反!你
不爱家庭,不爱父母,不爱兄弟,只爱女人!你口口声声反对暴力,歌颂和平,你却带着阿
超来杀你的弟弟!这样一个口是心非的你,你自己认为是‘无缺点’的吗?”
    云飞也大怒,心里对父亲最后的敬爱,也在瓦解。他气到极点,脸色惨白:
    “我从没有认为自己‘无缺点’,但是,现在我知道,我在你眼里,是‘无优点’!你
这样的评价,使我完全了解,我在你心里的地位了!你把我说得如此不堪,好好好,好好
好……”
    祖望深抽口气,努力平定自己激动的情绪:
    “好了!我们不要谈这个!听说你在塘口,已经和萧家姑娘同居了……”
    “你们对我的一举一动,倒是清楚得很!”
    祖望不理他,带着沈痛和伤感,狠心的说了出来:
    “我想,你就暂时住在塘口吧!我老了,实在禁不起你们兄弟两个,动不动就演出流血
事件!过几天,我会把展家的财产,做一个分配,看那一些可以分给你。我不会让你缺钱
用,你喜欢什么,也可以告诉我,例如银楼,当铺,绸缎庄……你要什么?”
    云飞震动极了,深深的看着父亲,几乎不相信自己的耳朵。哑声说:
    “爹,你在两个儿子中,做了一个选择!”他深吸口气,沈痛已极:“以前,都是我闹
着要离家出走,这次,是你要我走!我明白了!”他凝视祖望,悲痛的摇摇头:“不要给我
任何财产,我用不着!我留下溪口的地,和虎头街那个已经收不到钱的钱庄!至于那些银楼
当铺绸缎庄,你通通留给云翔吧,我想,在没有利害关系之后,他大概可以对我放手了!”
    祖望难过起来:
    “我不是不要你,是……自从你回家,家里就三天两头出事……”
    云飞很激动,打断了他:
    “你的意思已经非常明白,不用多说了!你既然赶我走,我一天都不会停留,今天就走!
    我们父子的缘份,到此为止!我走了之后,不会再姓展,我有另外一个名字,苏慕白!
以后,展家的荣辱,与我无关,展家的财产,也与我无关!展家的是是非非,都与我无关!
只是,如果展家有人再敢伤害我的家人,我一定不饶!反正,我也没有弟弟了!什么兄弟之
情,我再也不必顾虑了!”
    祖望听到这些话,知道他已经受到重大伤害,毕竟是自己心爱的儿子,他就心痛起来:
    “云飞,我不是这个意思,你何必说得这么绝情!”
    云飞仰天大笑,泪盈于眶:
    “绝情?今天你对我说的每一个字,每一个指责,每一个结论,以至你的决定,加起来
的份量,岂止一个‘绝情’?是几千几万个‘绝情’!是你斩断了父子之情,是你斩断了我
对展家最后的眷恋!我早就说过,我并不在乎姓展!现在,我们两个,都可以解脱了!谢谢
你!我走了!”
    云飞转身就走,祖望的心痛,被他这种态度刺激,完全消失了。取而代之的,是气不打
一处来。
    “你这是什么态度?你回来!我话还没有说完……”
    云飞站住,回身,眼神凄厉:
    “你没有说完的话,还是保留起来比较好,免得我们彼此伤害更深!再见了!你有云翔
‘承欢膝下’,最好多多珍重!”
    云飞说完,打开房门,头也不回的大步而去。祖望大怒:
    “那有你这样的儿子,连一句好听的话都没有!简直是个冷血动物!你有种,就永远别
说你姓展!”
    云飞怔了一下,一甩头,走了。
    云飞直接回到自己的房间,开始收拾自己的东西。梦娴追着他,一伸手抓住他的手腕,
急急的说:
    “到底是怎么回事?我有一肚子的话要问你,为什么和云翔闹得这样严重?这些天,你
人在那里?听说雨凤搬家了,搬到那里去了?是不是和云翔有关?”
    云飞带着悲愤,激动的一回头,说:
    “娘,对不起,我又让你操心了!云翔的事,你了解我的,只要我能忍,我一定忍了!
可是,他那么坏,坏到骨子里,实在让人没办法忍下去。我本来不想说,但是,你一定会不
安心……娘,他去萧家,困绑了雨鹃和两个小的,打伤两个大的,还差点强暴了雨凤!”
    梦娴和齐妈,双双大惊失色。
    “幸亏雨凤枕头下面藏着一把匕首,她拚了命,保全了她和雨鹃的清白……可是,在挣
扎打门中,弄得全身都是伤,割破二十几个地方,被打得满脸青青紫紫,雨鹃也是。两个小
的吓得魂飞魄散!”他看着梦娴,涨红了眼眶:“我真的想杀掉云翔!如果他再敢碰她们,
我绝对杀掉他!即使我要因此坐牢,上断头台,我都认了!”
    梦娴心惊胆战,感到匪夷所思:
    “云翔……他为什么要这样做呢?他有天虹,他要姑娘,什么样的都可以要得到,他为
什么要这样做?”
    “他根本就是一个疯子,完全不能以常理去推测!就像他要天虹一样!他不爱天虹,就
因为天虹心里有我,他不服气,就非娶到不可!娶了,他也不珍惜了!欺负雨凤,明明就是
冲着我来的!最可恶的就是这一点!那有这样的弟弟呢?爹居然还维护着他,在两个儿子里
作了一个选择,赶我走!娘,请你原谅我,我和展家,已经恩断义绝了!”就回头喊:“阿
超,你去把我的书,画书,抽屉里的文稿,通通收拾起来!再去检查一下,有什么我的私人
物品,全部给我打包!”
    “是!”阿超就去书桌前,收拾东西。
    梦娴急得心神大乱,追在云飞后面喊:
    “怎么会这样呢?云飞,你不要这样激动嘛,你等一下,我去跟你爹谈,你们父子之
间,一定有误会,你爹不可能要赶你走!我绝对不相信,你们两个就是这样,每次都是越说
越僵!
    齐妈……把他的衣服挂回去!”
    齐妈走过去,拉住云飞手里的衣服:
    “大少爷,你不要又让你娘着急!”
    云飞夺下齐妈手里的衣服,丢进皮箱里:
    “齐妈,以后不要叫我大少爷,我姓苏,叫慕白,你喊我慕白就可以了!大少爷在我生
命里已经不存在了,在你们生命里也不存在了!”他转头深深的看梦娴,沈痛而真诚的说:
    “娘!在爹跟我说过那些话之后,我绝对不可能再留下来了!但是,你并没有失去我,
我还是你的儿子!”他走到书桌前,写了一个地址,交给她:“这是我塘口的地址,房子虽
然不豪华,但是很温暖。现在一切乱糟糟,还没就绪,等到就绪了,我接你一起住!我跟你
保证,你会有一个比现在强一百倍的家!”
    梦娴眼泪汪汪:
    “但是,我是展家人啊!我怎么离得开展家呢?”
    云飞握住她的双臂,用力的摇了摇,坚定的说:
    “不要难过,坚强一点!如果你难过,会让我走得好痛苦!我的生命里,痛苦已经太
多,我不要再痛苦下去!娘,为我高兴一点吧!这一走,解决了我所有的问题,不用再和云
翔共处,不用去继承爹那些事业,对我真的是一种解脱。何况,我还有心爱的人朝夕相
伴……你仔细想一想,就不会难过了!你应该欢喜才是!”
    梦娴凝视他,眼泪滚了出来。
    “我懂了。这次,我不留你了!”她握紧手里的地址:“答应我,在我有生之日,你不
离开桐城!让我在想见你的时候,随时可以去看你!”
    云飞郑重的点头:
    “我答应!”
    母子深深互视,千言万语,都在无言中了。
    就这样,云飞和阿超带着一车子的箱子、字画、书籍、杂物回到塘口的新家。
    雨凤、雨鹃、小三、小五都奔出来。雨凤看到他们两个,就惊喜交集,不住看云飞的
脸,找着云飞的手:
    “你回来了!好好的吗?有没有跟人打架?怎么去了那么久?我担心得不得了!”
    阿超往雨鹃面前一站,惭愧的,抱歉的说:
    “雨鹃,对不起,我没能帮你报仇,因为,天虹小姐给我跪下来了,她一直磕头,一直
拜我,我受不了这个!天虹小姐对我有恩,以前冒险偷钥匙救我,她一跪,我就没辙了!”
    雨鹃明白了,大大的松了一口气,竟然欢呼起来:
    “你们全身而回,我们就谢天谢地了!那个仇,暂时搁下吧!”
    小三好奇的看着那些箱子。
    “慕白大哥!你们以后都住这儿,不会离开了,是不是?”
    “是!”云飞看看雨凤和雨鹃:“我现在只有一个家,就是这儿!我现在只有一个名
字,就是苏慕白!我不离开这儿,除非跟你们一起离开!”
    小五跑过去,把他一抱。兴奋的大叫:
    “哇!我好高兴啊!以后,再也不怕那个魔鬼了!”
    雨凤疑惑的看着他,心里有些明白了。云飞带着沈痛,带着自责,说:
    “我想为你们讨回一点公道,但是,我发现,在展家根本没有“公道”这两个字!我想
给那个夜枭一点惩罚,结果,我发现,我实在很软弱,我不是一个狠角色,心狠手辣的事,
我就是做不下去!我觉得很沮丧,对不起你!”
    雨凤眼眶一热,泪盈于眶,喊着:
    “别傻了!我只要你好好的,别无所求!你的命跟展夜枭的命怎么能相提并论?如果你
杀了他,我也不会有什么好处,但是,你有一丁点儿的伤痛,我就会有很大很大的伤痛!请
你为了我,不要受到伤害,就是你宠我疼我了!”
    “是吗?”
    雨凤拚命点头:
    “你出门的时候,我知道你会回去找他算帐,我就想拦你,想阻止你!可是,我知道那
是你的家,你迟早要回去,也迟早要面对他!我无法把你从那个家庭里连根拔起,我也没办
法阻止你去找他!可是,从你离开,我就心惊肉跳!现在,看到你平安回来,我已经太感恩
了!你所谓的软弱,正是你最难能可贵的地方,善良和柔软绝对不是罪恶!请你为我软弱一
点吧!”
    云飞激动的握住了她的手。
    “上苍给了我一个你,这么知我解我,我还有什么可怨可恨呢?从此,为你死心塌地当
苏慕白!再也没有展云飞了!”

上一页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