苍天有泪
20

    云翔从萧家小屋跑出去之后,生怕阿超追来,就像一只被迫逐的野兽,拚命狂奔,一口
气跑到郊外。
    他站在旷野中,冷飕飕的秋风,迎面一吹,他就清醒过来了。他迷糊的看看手臂上的伤
痕,想想发生过的事,突然明白自己闯了大祸!云飞和阿超不会放过他,他眼前闪过云飞狂
怒的眼神,阿超杀气腾腾的嘴脸,他机伶伶的打了个寒战。
    怎么会发生这种事呢?干嘛去招惹雨凤呢?他有些后悔,现在,要怎么办?他苦思对
策,越想越恐慌。
    没办法了!只好去找纪总管和天尧,不管怎样,他还是纪总管的女婿!
    当他衣衫不整,身上带伤,跛着脚,狼狈的出现在纪总管面前的时候,纪总管和天尧吓
了好大的一跳,父子二人,惊愕的瞪着他。
    “你是怎么弄的?你跟谁打架了?”纪总管问。
    天尧急忙跑过去,查看他手脚的伤势。
    “只是划破了,伤口不深,应该没大碍!谁干的?”
    他看着他们,双手合十,拜了拜。
    “你们两个赶快救我,老大和阿超这次一定会杀了我!”
    “是云飞和阿超?他们居然对你动了刀?你为什么吓成这样子?到底是怎么回事?”纪
总管太惊讶了。
    “你们一定要想办法救我,要不然我什么都不说!我要收拾东西,离开桐城,我要走
了!天虹我也顾不得了!”
    “你要走到那里去?”
    “和老大四年前一样,走到天涯海角去,免得被他们杀掉!”
    “你到底闯了什么祸?快说!”纪总管变色了。
    “老大和阿超……抓到我……我在雨凤床上!”
    “啊?”天尧大惊。
    纪总管睁大了眼睛,简直不敢相倍自己的耳朵。云翔急忙辩解,说:
    “那两个妞儿,根本就是人尽可夫嘛!她们每天晚上,都在待月楼里诱惑我!天尧,你
也亲眼看到的,是不是?那个雨鹃,还把我约出去,投怀送抱,热火得不得了!逗得我心痒
痒的,又不让我上手!你们也知道,天虹怀孕了,我已经好久没碰过她了,所以……所
以……”
    纪总管听到这儿,已经听不下去了,举起手来,就想给他一耳光。
    云翔迅速的一退,警告的喊:
    “你们不可以再碰我,我已经浑身是伤了!昨天被你们修理,今天又被砍了好多刀!我
就是背!”他跺脚,一跺之下,好痛,不禁哎哟连声:“如果在家里,你们动不动就修理
我,老大他们动不动就想杀我,天虹动不动就给我上课,还动不动就禁止我出门赌钱……这
种生活,我过得也没什么味道,不如一走了之!你们另外给天虹找个婆家,嫁了算了!我什
么都不管了!”
    纪总管指着云翔,咬牙切齿:
    “兔子都知道,不吃窝边草!你连兔子都不如!嘴里讲的话,更没有一句是人话,我真
后悔,把天虹嫁给你!你欺负天虹的帐,我还没跟你算完,你居然还去欺负别家的闺女!你
到底有没有把天虹放在眼里?”他走过去,翻翻他的衣袖,翻翻他的衣领,看看他的伤处,
厉声问:“你去强暴人家了?是不是?”
    纪总管这一吼,声色俱厉,云翔吓了一跳。冲口而出:
    “其实,根本没有到手嘛!谁知道这两个妞儿那么凶,枕头底下还藏着匕首,差点没被
她们杀了!真是羊肉没吃着,惹了一身骚!我根本不是存心要去占她们的便宜,我是想把雨
鹃约出来玩玩,谁知道在门口就听到她损我骂我,一气之下,就无法控制了!”
    “原来,这些刀伤是她们刺的!真遗憾,怎么没刺中要害呢?”
    “纪叔!你真的宁愿天虹当寡妇,是不是?”
    “爹,让他自己去对付吧!男子里敢做敢当!我们只当不知道,云飞和阿超爱把他怎样
就怎样!”天尧愤愤的说。
    “好!”云翔掉头就走:“那我走了!天虹和孩子就交给你们了!”
    纪总管一拍桌子,大吼:
    “你给我站住!”
    云翔站住,可怜兮兮的看着纪总管。
    “纪叔,你赶快帮我想办法,等会儿云飞他们回来了,不知道会对爹怎么说?”
    “你干下这种伤天害理的事,还怕人知道吗?你逼得云飞无路可走,非杀你不可!你
想,云飞怎会把这事告诉你爹?怎会把这事宜扬出去?为了雨凤和雨鹃的名誉,他们只能打
落牙齿和血吞!所以,他们会直接找你算帐!”
    “那么,我要怎么办?那个阿超,被我们打了之后,每次看我的眼光,都好像要把我吃
下去,现在,新仇旧恨加起来,我逃得了今天,也逃不了明天!”
    天尧瞪着他说:
    “不用想了,这件事,你的祸闯大了,你死定了!云飞对这个雨凤,爱到极点,早已昭
告天下,那是他的人,你居然敢去碰!你看那待月楼,多少人喜欢雨凤,谁敢碰她一下?你
以为云飞平常好欺负,为了雨凤,他会拚命!”
    云翔哭丧着脸:
    “我知道啊!要不然,这么丢脸的事,我来告诉你们干嘛?你们父子是天下最聪明的
人,每次我出了事,你们都能帮我解决,现在,赶快帮我解决吧!我以后一定好好的爱天
虹,好好的做个爹,从此收心,不胡闹,不赌钱了!”
    纪总管瞪着他,又恨又气,又充满无可奈何。想到天虹,心中一惨。不禁跌坐在椅子
里,长长一叹。
    “唉!天虹怎么这么命苦?”他抬头,对云翔大吼:“还不坐下来,把前后经过,跟我
仔细说说!”
    云翔知道纪家父子,已经决定帮忙了。一喜,急忙坐下。这一坐,碰到伤处,不免又
“哼哼唉唉”个不停。
    纪总管凝视着他,若有所思。
    那天下午,云翔躺在一个担架上,被四个家丁抬着,两个大夫陪着,纪总管和天尧两边
扶着,若干丫头簇拥着,急急忙忙的穿过展家庭院,长廊,往云翔卧室奔去。云翔头上缠着
绷带,手腕上,腿上全包扎得厚厚的,整个人缠得像个木乃伊。嘴里不断呻吟。纪总管大声
喊:
    “小心小心!不要颠着他!当心头上的伤!”
    这样惊心动魄的队伍,惊动了丫头家丁,大家奔出来看,喊成一片:
    “不得了!老爷太太慧姨娘……二少爷受伤了!二少爷受伤了……”
    祖望、品慧、梦娴、齐妈、天虹……都被惊动了,从各个房间奔出来。
    “小心小心!”纪总管嚷着:“大夫说,伤到脑子,你们千万不要震动他呀!”
    品慧伸头一看,尖叫着差点晕倒,锦绣慌忙扶着。
    “天啊!怎么会伤成这样?碰到什么事情了?天啊……天啊……我可只有这一个儿子
啊……如果有个三长两短,我也不要活了……”品慧哭了起来。
    天虹见到这种情况,手脚都软了。
    “怎会这样?早上还是好好的,怎会这样?”
    天尧急忙冲过去扶住她。在她耳边低语:
    “你先不要慌,大夫说,没有生命危险。”
    天虹惊惧的看着天尧,直觉到有什么难言之隐,不敢多问。
    祖望奔到担架边,魂飞魄散,颤抖的问:
    “大夫,他是怎么了?”
    “头上打破了,手上脚上背上,都是刀伤,胸口和腹部,全有内伤,流了好多血……最
严重的还是头部的伤,大概是棍子打的,很重,就怕伤到骨头和脑子!这几天,让他好好躺
着,别移动他,也别吵着他!”大夫严重的说。
    “是是!”祖望听到有这么多伤,惊惧交加,忙对家丁喊:“小心一点!小心一点!”
    大家浩浩荡荡,把云翔抬进房去。梦娴和齐妈没有进去,两人惊愕的互视。
    云翔躺上床,闭着眼睛哼哼:
    “哎哟,哎哟……痛……好痛……”
    品慧仆在床前,痛哭失声:
    “云翔!娘在这里,你睁开眼睛看看!”她要摸他的头,又不敢摸:“你到底得罪谁
了?怎么会被打成这样子?你可别丢下娘啊……”
    云翔听到品慧哭得伤心,忍不住睁开眼睛看了看她,低语:
    “娘……我死不了……”
    纪总管悄悄死命掐了他一下,他“哎哟”叫出声。
    大夫赶紧对大家说:
    “没事的人都出去,不要吵他!让他休息。也别围着床,他需要新鲜空气!我已经开了
药,快去抓药煎药,要紧要紧!”
    “药抓了没有?”祖望急呼。
    “我已经叫人去抓了,大概马上就来了!”纪总管就对丫头家丁们喊:“出去出去,都
出去!”
    “我也告退了,明天再来看!”大夫对纪总管说:“有什么事,通知我!我马上赶来!”
    大夫转身出门,祖望担心极了,看纪总管:
    “要不要把大夫留下来?这么多伤,怎么办?”
    “老爷,你放心,我自有分寸。云翔是你的儿子,是我的半子,我也不能让他出一点点
差错。大夫说他要静养,我们就让他静养。反正,大夫家就在对街,随时可以请来!”纽总
管安慰的说。
    天虹看看云翔,看看纪总管,又是担心,又是疑惑:
    “爹,你确定他没问题吗?看起来好像很严重啊!”
    “满身是伤,当然严重!好在,都是皮肉伤,云翔年轻,会好的!让他休息几天,也
好!”
    祖望低问纪总管:
    “谁干的?知道吗?有什么深仇大恨,要下这样的毒手?”
    纪总管拉了拉他的衣袖。
    “我们出去说话吧!”
    纪总管的眼神那么严肃,祖望的心,就“咚”的一沈,感到脊梁上一阵凉意。他一句话
都不说,就跟着纪总管,走进窨房。
    纪总管把房门关上,看着他,沈重的开了口:
    “老爷!你必须做一个决定了,两个儿子里,你只能留一个!要不然你就留云飞,让云
翔离开!要不然,你就留云翔,让云飞走!否则,会出大事的!”
    祖望心惊肉跳,整个人都大大的震动了:
    “什么?你的意思是说,是云飞下的手?云飞把他打成这样?”他瞪大眼睛,拚命摇
头:“不可能的,云飞不会这样!这一定有错!”
    “你不要激动,你听我说!事情不能怪云飞,云翔确实该打!”
    “为什么?”
    “老爷,这件事你知我知,不能再给别人知道,毕竟,家丑不可外扬!说出去大家都没
面子,都很难听!”纪总管盯着他,一脸的沈痛和诚恳。
    “到底是怎么回事?”
    “云翔占了雨凤的便宜!”
    “你说什么?”祖望惊跳起来。
    “真的!我不会骗你!你对你自己的两个儿子,一定非常了解!云翔是个暴躁小子,一
天到晚就想和云飞争!争表现争事业争父亲也争女人!我常常想,他当初会那么拚命追求天
虹,除了天虹什么人都不娶,主要是因为天虹心里有个云飞!他要的不是天虹,是属于云飞
的天虹!”纪总管说到这儿,就情不自禁,眼中充泪了,这时,倒是真情流露:“天虹是个
苦命的孩子,她爱了一个人,嫁了一个人,她谁也没得到!她是欠了展家的债,来还债的!”
    “亲家,你怎么这样讲?”祖望颤声说。
    纪总管拭了拭泪:
    “这是真的!总之,云翔就是这样,有时实在很气人!云飞热情而不能干,是个书呆
子,也是个痴情种子!以前对映华,你是亲眼目睹的,这次对雨凤,你也亲自体验过,他一
爱起来就昏天黑地,什么事情都没有他的爱情重要!结果,云翔又跟他拚上了。所以,最近
云翔常常去待月楼,还输了不少钱给郑老板,就为了跟云飞争雨凤!我为了怕你生气,都不
敢告诉你!”
    “你为什么要瞒着我呢?怪不得,我就听说云翔经常在待月楼赌钱,原来是真的!”
    “今天就出事了,云翔说,云飞和阿超逮着他了……他满身的血跑来找我,说是云飞和
阿超要杀了他!”
    纪总管那么真情毕露,说得合情合理,祖望不得不相信了。他震惊极了,恨极了,心痛
极了,也伤心极了。咬牙说:
    “为了一个江湖女子,他们兄弟居然要拚命,我太失望了!哥哥把弟弟杀成重伤……这
太荒唐了!太让人痛心了!”
    “唉!江湖女子,才是男人的克星!以前吴三桂,为一个陈圆圆,闹得天翻地覆,江山
社稷都管不着了!老爷,现在的情况是真的很危险,你得派人保护云翔!云飞的个性我太了
解,阿超身手又好,云翔不是敌手,就算是敌手,家里直闹到兄弟相残,那岂不是大大的不
幸吗?”
    祖望凝视纪总管,知道他不是危言耸听。心惊胆战。
    “现在,云飞忙着去照顾萧家的几个姑娘,大概一时三刻不会回来,等他回来的时候,
云翔恐怕就危险了!老爷,这个家庭悲剧,你要阻止呀!”
    “云翔也太不争气了!太气人了!太可恶了!”
    “确实!如果不是他已经受了重伤,连我都想揍他!你想想,闹出这么丢人的事,他把
天虹置于何地?何况,天虹还有孕在身呀!”
    祖望眼中湿了,痛定思痛:
    “两个逆子,都气死我了!”
    纪总管沈痛的再加了一句:
    “两个逆子里,你只能要一个了!你想清楚吧!”
    祖望跌坐在椅子里,被这样的两个儿子彻底打败了。
    晚上,纪总管好不容易,才劝着品慧和祖望,回房休息了。
    房间里,剩下了纪家父子三个。
    云翔的伤,虽然瞒过了展家每一个人,但是,瞒不了天虹。她所有的直觉,都认为这事
有些邪门,有些蹊跷。现在,看到房里没有人了,这才急急的问父亲:
    “好了,现在,爹和娘都走了,丫头佣人我也都打发掉了,现在屋子里只有我们几个,
到底云翔怎会伤成这样?你们可不可以告诉我了呢?”
    云翔听了,就“呼”的一声,掀开棉被,从床上坐起来,伸头去看:
    “真的走了?我快憋死了!”
    纪总管一巴掌拍在他肩上,恼怒的说:
    “你最好乖乖的躺着,十天之内,不许下床,三个月之内,不许出门!”
    “那我不如死了算了!谁要杀我,就让他杀吧!”云翔一阵毛躁。
    天虹惊奇的看他,困惑极了。
    “你的伤……你还能动?你还能坐起来?”
    “你希望我已经死了,是不是?”云翔没好气的嚷。
    天尧忙去窗前,把窗子全部关上。天虹狐疑的看着他们:
    “你们在演戏吗?云翔受伤是假的吗?你们要骗爹和娘,要骗大家,是不是?为什么?
我有权知道真相吧!”
    “什么假的受伤,差点被人杀死了,胳臂上、腿上、背上全是刀伤,不信,你来看看!
脑袋也被阿超打了一棍,现在,痛得好像都裂开了!”云翔叽哩咕噜。
    “阿超?”天虹大惊失色:“你跟云飞打架了?怎会和阿超有关?”她抬头,锐利的看
纪总管:“爹,你也不告诉我吗?你们不把真实情况告诉我,还希望我配合你们演戏吗?”
    天尧看云翔:
    “我可得说了!别人瞒得了,天虹瞒不了!”
    云翔往床上一倒。
    “啊,我管不着了!随你们纪家人去说吧,反正我所有的小辫子,都在你们手上!以
后,一定会被你们大家拖着走!”
    “你还敢说这些莫名其妙的话!是不是要我们去告诉你爹,你根本没什么事,就是欠
揍!”纪总管恨恨的问。
    云翔翻身睡向床里,不说话了,于是,纪总管把他所知道的事,都说了。
    天虹睁大眼睛,在震惊已极中,完全傻住了。她什么都不能想了,看着云翔,她像在看
一个完全陌生的人!天啊,她到底嫁了怎样一个丈夫呢?
    晚上,阿超回来了。
    阿超走进大门,就发现整个展家,都笼罩在一种怪异的气氛里。老罗和家丁们看到了
他,个个都神情古怪,慌张奔走。他实在没有情绪问什么,也很怕碰到云翔,生怕自己会控
制不住,做出什么惊天动地的事来。云飞说的话很对,就算到了最后关头,头不可抛,血不
可撒,因为还有萧家五个!他要忍耐,他必须忍耐!他咬着牙,直奔梦娴的房间。找到了梦
娴。
    “太太,大少爷要我告诉您,他暂时不能回家……”
    梦娴还没听完,就激动的喊了出来:
    “什么叫做他暂时不能回家?为什么不能回家?”她紧盯着阿超,哑声的问:“你们是
不是打伤了云翔?闯下了大祸,所以不敢回家?”
    阿超瞪大眼睛,又惊又怒。
    “什么?我们打伤他?我们还来不及打呢……”他蓦然住口,狐疑的看梦娴:“他又恶
人先告状,是不是?他说我们打他了?他怎么说的?”
    齐妈在一边,插口说:
    “我们不知道他怎么说的,也没有人跟我们说什么!下午,二少爷被担架抬回家,浑身
包得像个粽子一样,好像伤得好严重,纪总管、天尧、天虹、老爷、慧姨娘……都急得快发
疯了,可是,怎么受伤的,大家都好神秘,传来传去,就没有人能证实什么……你和大少爷
又一直没出现,老爷晚饭也没吃,看我们的脸色怪怪的,所以,我们就猜,会不会是你们两
个打他了?”
    “是你?对不对?是你在报仇吗?”梦娴盯着他。
    阿超惊愕极了,看看齐妈,又看看梦娴,不敢相信。
    “他受了重伤?怎么会受了重伤?太奇怪了!”
    “那么,不是你们闯的祸了!”梦娴松了一口气:“只要不是你们打的,我就安心了!”
    阿超疑虑重重,但是,也没有时间多问。
    “太太!大少爷要我告诉你,等他忙完了,他就会回来!要你千万不要担心!”
    “我怎么可能不担心呢?大家都神神秘秘的,把我搅得糊里糊涂。他在忙什么?你为什
么不坦白告诉我呢!”
    阿超有口难言,闪避的说:
    “大少爷说,等他回来的时候,他会跟你说的!反正,你别担心,他没有打二少爷,他
的身体也很好,没被打,只是……”
    “只是什么?”
    “只是……一时之间,无法脱身!”
    “跟雨凤有关吗?”梦娴追问,一肚子疑惑。
    “好像……有关。”他支支吾吾。
    “什么叫好像有关?你到底要不要说?”
    “我不能说!”
    梦娴看了他好一会儿,打开抽屉,拿了一个钱袋,塞进他手里:
    “带点钱给他!既然暂时不能回家,一定会需要钱用!你还要拿什么吗?”
    “是!我还要帮大少爷拿一点换洗衣服!要把家里的马车驾走,还有,齐妈,库房里还
有没有当归人参红枣什么的?”
    梦娴惊跳起来:
    “谁生病了?你还说他没事……”
    阿超无奈,叹口气:
    “是雨凤姑娘!”
    “雨凤?不是昨天还好好的吗?”梦娴一呆。
    “昨天好,今天就不好……可能是人累了,吃住的条件太差了,大少爷在忙着给他们搬
个家!就是这样!”
    梦娴看阿超,见他一副有苦说不出的样子,想想云翔受伤的情形,实在有些心惊肉跳。
但是,她知道阿超的忠实,如果云飞不让他说,就不用问了。
    “齐妈,你快去给他准备!既然要搬家,家里要用的东西,锅碗瓢盆,清洁用具,都给
他们准备一套!”
    这时,老罗匆匆的奔来:
    “阿超!老爷要你去书房,有话跟你说!”
    阿超一震。梦娴、齐妈双双变色,不禁更加惊疑。
    阿超来到书房,只见祖望在房间里走来走去,烦躁不安。阿超不知道他要说什么,可
是,感觉到他有种阴郁和愤怒,就直挺挺的站在房里,等待着。
    祖望一个站定,抬头问:
    “云飞在那里?”
    阿超僵硬的回答:
    “他心情不好,不想回家。可能又犯了老毛病,不愿意家里的人知道他在那里,刚刚太
太问了半天,我也没说。我想,现在最好不要去烦他,过个两三天,他就会回来了!”
    祖望听了,反而松了一口气,低头沈思,片刻不语。
    阿超满腹疑惑,又不能问。祖望沈思了好一会儿,抬起头来:
    “他心情不好,不想回家?也罢,就让他在外面多待几天吧!你们做了些什么,我现在
都不问,发生过什么,有什么不愉快,我都不想追究!你告诉他,等他忙完了,我再跟他好
好谈!既然他在外面,你就别在这儿耽搁了,最好快点去陪着他!”
    “是。那我去了!”阿超意外极了。
    “等一下!”
    祖望开抽屉,拿出一叠钞票。
    “这个带给他!他身边大概没什么现款。”
    阿超更加意外,收下了。
    祖望突然觉得乏力极了,心里壅塞着着悲哀。还想说什么,心里太难过了,说不出口,
化为一声叹息,把头转开去:
    “那么,你去吧!好好照顾他!”
    阿超带着一肚子的困惑,出门去了。
    房门一关,祖望就倒进椅子里。
    “怎么会弄成这样呢?连一个阿超回来,都会让我心惊肉跳,就怕他去杀害云翔!一个
家,怎么会弄得这么你死我活,誓不两立呢?难道,两个儿子中,我真的只能留一个吗?世
间,怎么会有如此残忍的事呢?”
    绝望的情绪,从他心底升起,迅速的扩散到他的四肢百骸。
    “经过就是这样,怪极了!你看,会不会雨凤姑娘那几刀刺得很深,像上次捅你一样?
我给他头上的那一棍可能不轻,但是,并没有让他倒下呀!难道他离开了萧家,还有别人教
训了他不成?总之,全家都怪怪的,看到我就紧紧张张的,连老爷都是这样!真的不知道是
怎么回事?你看,这之中会不会有诈?”
    云飞沈思,困惑极了。
    “确实很奇怪,尤其是我爹,没有大叫大骂的要我马上回家,还要你带钱给我,实在太
希奇了!”他摇摇头:“不过,说实话,我现在根本没有情绪去分析这些,去想这些!”
    阿超看了看躺在床上的雨凤:
    “有没有吃药呢?有没有吃一点东西呢?”
    云飞痛楚的摇了摇头,已经心力交瘁。
    “那雨鹃呢?”
    “不知道有没有吃。我要她带小三小四小五去那间休息。我看,她也不大好。”
    “那我看她去!”
    云飞点点头。阿超就急急忙忙的去了。
    雨凤忽然从梦中惊醒,大叫:
    “救命啊……啊……”
    云飞扑到床边,一把抱住她,把她的头紧紧的揽在怀中。急喊:
    “我在!我在!我一步也没离开你!别怕,你有我,有我啊!”
    她睁眼看了看,又乏力的闭上了,满头冷汗。云飞低头看她,心痛已极:
    “雨凤啊雨凤,我要怎样才能治好你的创伤?到了这种时候,我才知道我是多么无能,
又多么无助!你像一只受伤的蜗牛,躲进自己的壳里,却治不好自己的伤口!而我,眼睁睁
看着你缩进壳里,却无法把你从壳里拖出来,也无法帮你上药!我已经束手无策了!你帮帮
我吧!好不好?好不好?”
    他一边说着,一边不断的拭着她额上的汗。
    她偎在他怀中,瘦弱,苍白,而瑟缩。
    他吻着她的发丝,心中,是天崩地裂般的痛。
    第二天,一清早就开始下雨。云飞和阿超,不想再在那个冷冷清清的客栈里停留,虽然
下雨,仍然带着萧家五个,搬进了塘口的新家。
    大雨一直哗啦啦的倾盆而下。马车在大雨中驶进庭院。
    阿超撑着伞,跳下驾驶座,打开车门。嚷着:
    “大少爷,赶快抱她进去,别淋湿了!”
    云飞抱着雨凤下车,阿超撑伞,匆匆忙忙奔进室内。
    雨鹃带着小三小四小五纷纷跳下车,冒雨奔进大厅。雨鹃放眼一看,大厅中,陈设着红
木家具,颇有气势。窗格都是刻花的,显示着原来主人的身份。只是,房子空荡荡,显得有
些寂寞。四个姐弟的心都在雨凤身上,没有情绪细看。
    “我来带路!”阿超说:“我已经把你们大家的棉被衣服都搬来了,这儿有七八间卧
房,我暂时把雨凤姑娘的卧室安排在这边!”
    云飞抱着仍然昏昏沉沉的雨凤,跟着阿超,往卧室走去。几个弟妹,全都跟了进来。
    卧室非常雅致简单。有张雕花的床,垂着白色的帐幔。有梳妆台,有小书桌。
    云飞把雨凤放上床。雨鹃、小三、小四、小五都围过来。小五伸手拉着雨风的衣袖,有
些兴奋的喊着:
    “大姐,你看,我们搬家啦,好漂亮的房间!还有小花园呢!”
    雨凤睁开眼睛,看看小五。
    大家看到雨凤睁开眼帘,就兴奋起来,雨鹃急切的问:
    “雨凤!你醒了吗?要不要吃什么?现在有厨房了,我马上给你去做!”
    “大姐,你要不要起来走一走?看看我们的新房子?”小三问。
    “大姐!醒过来,不要再睡了!”小四嚷。
    “雨凤!雨凤!你怎样?有什么话要跟我说吗?”云飞喊。
    大家同时呼唤,七嘴八舌,声音交叠的响着。雨凤的眼光扫过众人,却视若无睹,眼光
移向窗子。

                      ※               ※                 ※

    雨哗啦啦的从窗檐往下滴落。雨凤看了一会儿,眼睛又闭上了。
    大家失望极了。难过极了,云飞叹了一口气,看阿超:
    “我陪着她,你带他们大家去看房间,该买什么东西,缺什么东西,就去办。最主要
的,是赶快把药再熬起来,煮点稀饭什么的,万一她饿了,有点东西可吃!”
    “我也这么想!”阿超回头喊:“雨鹃,我们先去厨房看看吧!最起码烧壶开水,泡壶
茶!我们大家,自从昨天起,就没吃过什么东西,这样也不成,必须弄点东西吃!把每个人
都饿坏了,累垮了,对雨凤一点帮助都没有!”
    “我去烧开水!”小三说。
    “我来找茶叶!”小五说。
    阿超带着大家出去了。
    房内,剩下云飞和雨凤。云飞拉开棉被,给她盖好。再拉了一张椅子,坐在她的床前。
他就凝视着她,定定的拟视着她,心里一片悲凉:
    “她就像我当初失去映华一样,把自己整个封闭起来了!经过这么多苦难的日子,她都
熬了过来,但是,这个世界实在太丑陋太残酷,让她彻底绝望了!不止对人生绝望,也对我
绝望了,要不然,她不会听不到我的呼唤,感觉不到我的心痛!她把这件事看得如此严重,
真让人心碎。我有什么办法能让她了解,她的玉洁冰清,没有任何东西可以污染!我有什么
办法呢?”他想着,感到无助极了。
    她的眼睛忽然睁开了。
    他看到了,一阵震动,却不敢抱任何希望。小小声的呼唤着:
    “雨凤?雨凤?”
    她看了他一眼,被雨声吸引着,看向窗子。他顺着她的视线,也看看窗子。于是,她的
嘴唇动了动,轻轻的吐出一个字:
    “雨。”
    他好激动,没听清楚,急忙仆伏着身子,眼光炙热而渴求的看着她。
    “你说什么?再说!再说!我没听清楚,告诉我!什么?”
    她又说了,哑哑的,轻轻的:
    “雨。”
    他听清楚了:
    “雨?是啊!天在下雨!你想看雨?”
    她轻轻点头。
    他全心震动,整个人都亢奋了。急忙奔到窗前,把窗子整个打开。
    她掀开棉被,想坐起来。
    “你想起来?”他问。
    他奔到床前,扶起她,她摸索着想下床。他用热烈的眸子,炙烈的看着她,拚命揣摩她
的意思:
    “你要看雨?你要到窗子前面去看雨?好好,我抱你过去,你太虚弱了,我抱你过去!”
    她摇摇头,赤脚走下床,身子摇摇晃晃的。他慌忙扶住她,在巨大的惊喜和期待中,根
本不敢去违拗她。她脚步蹒跚的往窗前走,他一步一搀扶。到了窗前,她站定了,看着窗外。
    窗外,小小的庭院,小小的回廊,小小的花园,浴在一片雨雾中。
    她定睛看了一会儿,缓缓的,清晰的,低声的说:
    “爹说,我出生的时候,天下着大雨,所以我的名字叫“雨凤”。后来,妹妹弟弟,就
都跟随了我的“雨”字,成为排名。”
    她讲了这么一大串话,云飞欢喜得眼眶都湿了。他小心翼翼,不敢打断她的思绪,哑声
的说:
    “是吗?原来是这样。你喜欢雨?”
    “爹说,“雨”是最乾净的水,因为它从天上来。可是,娘去世以后,他好伤心。他
说,“雨”是老天为人们落泪,因为人间有太多的悲哀。”
    “苍天有泪!”他低语,全心震撼。她不再说话,出神的看着窗外的雨,片刻无言。他
出神的看着她,不敢惊扰。忽然,她一个转身,要奔出门去。由于软弱,差点摔倒。他急忙
扶住她:
    “你要去那里?”
    她痴痴的看着窗外。
    “外面。可是,外面在下雨啊!好吧,我们到门口去!”
    她挣开他,跌跌冲冲的奔向门外。他急喊:
    “雨凤!雨凤!你要干什么?”
    她踉踉跄跄的穿过大厅,一直跑进庭院。
    大雨滂沱而下。她奔进雨中,仰头向天。雨水淋着她的面颊,她身子摇摇欲坠,支撑不
住,只得跪落于地。
    云飞拿着伞追出来,用伞遮着她。喊着:
    “进去,好不好?你这么衰弱,怎么禁得起再淋雨?”
    她推开他,推开那把伞。他拚命揣摩她的心思,心里一阵酸楚:
    “你要淋雨?你不要伞?好,我陪你,我们不要伞!”
    他松手放掉了伞,伞落地,随即被风吹去。
    他跪了下去,用手扶着她的身于,看着她。
    她仰着头,雨水冲刷着她,泪和着雨,从她面颊上纷纷滚落。
    雨鹃、阿超、小三、小四、小五全都奔到门口来,惊愕的看着在雨中的二人。
    “你们在仿什么?雨凤!快进来!不要淋雨啊!”雨鹃喊着。
    “大姐!你满身都是伤,再给雨水泡一泡,不是会更痛吗?”小三跟着喊。

                      ※               ※                 ※

    阿超奔出来,拾起那把伞,遮住了两个人。急得不得了:
    “你们不把自己弄得病倒,是不会甘心的,是不是?不是好端端躺在床上吗?怎么跑到
雨里来了呢?”他看云飞,大惑不解:“大少爷,雨凤姑娘病糊涂了,你也跟着糊涂吗?还
不赶快进去!”
    雨凤躲着那把伞。云飞急呼:
    “阿超,把伞拿开,让她淋雨!雨是最乾净的水,可以把所有不快的记忆,所有的污
秽,全体洗刷掉!雨是苍天的眼泪,它帮我们哭过了,我们就擦乾眼泪,再也不哭!”
    雨凤回头,热烈的看云飞。拚命点头。
    阿超看到雨凤这种表情,恍若从遥远的地方,重新回到人间,不禁又惊又喜,收了伞,
他狂喜的奔向雨鹃姐弟,狂喜的大喊:
    “她醒了,她要淋雨,她活过来了!她醒了!”
    雨鹃的泪,立即唏哩哗啦的落下:
    “她要淋雨?那……我去陪她淋雨!”
    雨鹃说着,奔进雨中,跪倒在雨凤身边,大喊:
    “雨凤,我来了!让这场雨,把我们所有的悲哀,所有的屈辱,一起冲走吧!”
    小三哭着,也奔了过来:
    “我来陪你们!”
    小四和小五也奔过来了,全体跪落地,围绕着雨凤。
    “要淋雨一起淋!”小四喊。
    “还有我,还有我,我跟你们一样,我要陪大姐淋雨!”小五嚷着。
    阿超拿着伞,又奔过来,不知道把大家怎么办才好,遮了这个遮不了那个。
    “你们怎么回事?都疯了吗?我只有一把伞,要遮谁呢?”
    雨凤看着纷纷奔来的弟妹,眼泪不停的掉。当小五跪到她身边时,她再也控制不住,将
小五一把抱住,用自己的身子,拚命为她遮雨。嘴里,痛喊出声:
    “小五啊!大姐好没用,让你一直生活在风风雨雨里!当初答应爹的话,全体食言
了!”她搂着小五的头,哭了。
    几个兄弟姐妹,全都痛哭失声了,大家伸长了手,你抱我,我抱你,紧拥在一片雨雾里。
    云飞和阿超,带着全心的震动,陪着他们五个,一起淋雨,一起掉泪。
    ●第二部完.待续第三部“人间有天堂”
    ------------------
  炽天使  扫校

上一页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