苍天有泪
17

    对萧家姐弟来说,接下来的这段日子,真是难得那么平静。小三小四小五不用再去
“恨”云飞和阿超,都如释重负,快乐极了。
    这天,云飞和阿超带了一辆崭新的脚踏车,走进萧家小院。阿超把车子往院内一放,咧
着大嘴,向涌到院中来看的五个兄弟姐妹笑。云飞站在旁边解释:
    “我一直觉得,你们五个,缺乏一件交通工具!不论到那儿,都是走路,实在有点没效
率,所以,我买了一辆自行车来,你们可以轮流着用,上街买个东西,出门办点事,就不会
那么不方便了!”
    “你又变着花样给我们送东西来就对了!我不是说过不要这样子吗?这自行车好贵,根
本是个奢侈品嘛!”雨凤说。
    “食衣住行,它是其中一项,怎么能算是奢侈品呢?”云飞辩着。
    小三、小四、小五早就跑过去,摸摸这儿,摸摸那儿,对那辆车子兴趣浓厚。雨鹃兴趣
也大极了,走过去按了按车铃:
    “可是,我们五个,没有一个会骑车啊!”
    “那个吗?包在我身上了!”阿超笑得更开心了。
    结果,那天,全体都跑到郊外去学骑车。因为只有一辆车,不能同时学,大家乾脆把风
筝也带去了,算是郊游。当阿超在教雨鹃骑车的时候,小四和小五就在山坡上抢着放风筝,
大家嘻嘻哈哈,笑得好高兴。雨凤和云飞,好久没有听到这样的笑声,看到这样的欢乐的画
面,两人看着看着,想到这些日子以来,经历的种种事情,就都觉得已经再世为人了。
    雨鹃骑在车上,骑得危危险险,歪歪倒倒,险象环生。阿超努力的当教练,推着车子
跑,跑得满头大汗,紧紧张张。
    “你扶稳了把手,不要摇摇晃晃的,身子要平衡,脚用力踩,对了,对了!越来越好!
大有进步!”阿超一面跑着,一面教着。
    小三在一边看,拚命给雨鹃加油:
    “努力!努力!骑快一点!快一点!二姐,等你学会了,就轮到我了!阿超,是不是下
面就轮到我了?”
    “是啊!下面轮到你!”
    小四从山坡上回头大叫:
    “不行!下面要先轮到我!我学会了比较有用,每次帮你们跑腿买东西,就不会那么慢
了!”
    “我才比较有用,你现在都在上学,跑腿都是我在跑!”小三喊。
    阿超扶着车,跑着,喊着:
    “没关系!没关系!一个一个来,保证全体教会你们……”
    正说着,车子到了一个下坡。向下飞快滑去,阿超只得松手。
    “我松手了!你自己控制车子……”阿超喊着。
    “什么?你松手了?”雨鹃大叫,回头看了一眼:“不得了!阿超……阿超……你怎么
能松手呢?怎么办?怎么办……”她尖叫起来。
    “扶稳龙头,踩脚煞车,按手煞车……”阿超大喊着,看看情况不对,又冲上前去追车
子。
    “脚煞车在那里?手煞车在那里?不得了……不得了!阿超……前面有一棵树呀!
树……树……树……”她急着按手煞车,慌乱中按成了车铃。
    “转开手龙头!往右转!往右转……”阿超急喊。
    雨鹃急转手龙头,却偏偏转成左方,于是车子就一面叮铃叮铃的响,一面对着那棵树笔
直的冲过去。
    雨凤、云飞、小三、小四、小五全都回过头来,雨凤惊喊:
    “小心呀!雨鹃……”
    就在这千钧一发的时候,阿超飞跃上前,一把拉住车子的后座。岂知,车子骤然一停,
雨鹃的身子就飞跌出去。阿超抛下车子,腾身而起,窜到车子前方,伸手一接。她不偏不
倚,正好滚进他的怀里,这股冲力,把两人都撞到地下。他本能的抱紧她,护着她的头。两
人在斜坡上连续滚了好几滚,“嗤啦”一声,阿超的衣袖被荆棘扯破了。总算,两人停住
了,没有继续下滑。雨鹃惊魂未定,抬眼一看,和阿超灼灼然的眸子,四目相接,两人都有
一刹那的怔忡。
    雨凤、云飞、小三、小四、小五全都追了过来。云飞喊:
    “摔着没有?阿超!你怎么不照顾好雨鹃?”
    “雨鹃?你怎样?站得起来吗?”雨凤跟着喊。
    雨鹃这才醒觉,自己还躺在阿超怀里,急忙跳起来。脸红了。
    “我没事!我没事!”她喊着,低头看阿超:“有没有撞到你?”
    阿超从地上弹了起来。笑着说:
    “撞是没撞到,不过,给树枝刮了一下!”
    “那儿?那儿?给我看看!”雨鹃一看,才发现阿超的袖子扯破了一大片,手臂上刮了
一条伤口。
    小三跑过来看:
    “二姐,你真笨,骑个车,自己摔跤不说,还让老师受伤!”
    “你敢骂我笨,等你自己学的时候就知道了!”雨鹃对小三掀眉瞪眼。
    “还真有点笨,我跟你说往右转,你怎么偏偏往左转?”阿超笑着问。
    雨鹃瞪大眼睛,也笑着,嚷:
    “那么紧张,那里还分得清左呀右呀,手煞车,脚煞车的!最气人的是那棵树!它居然
呆在那儿不动,看到本姑娘来了,听到车铃叮叮当当响,也不让让!”
    这一说,大家全都笑开了。
    小五一手拖着风筝,一手抱着小兔子,笑得好开心。崇拜的说:
    “二姐,你摔得好漂亮,就这样“咻”的一声飞出去,好像箭一样!”
    小四不服气的大声接口:
    “是阿超接得漂亮!先窜过去接车子,再一伸手接人,好像在表演功夫!”
    阿超和雨鹃对看一眼,笑了。雨凤和云飞对看一眼,也笑了。小三、小四、小五通通都
笑了。
    云飞看到大家这么快乐,这么温馨,心里充满了安慰和感动。雨凤也是如此。悄悄的,
两人离开了大伙,走到山林深处。站在绿树浓荫下,面对浮云白日,万树千山。两人都有好
深好深的感慨。
    “在经过了那么多灾难以后,我简直不敢相信,会有这样温馨的一天!我娘的身体状况
稳住了,我的伤口也完全好了,你对我的恨……”云飞凝视她:“慢慢的淡了,连雨鹃,似
乎都从仇恨中醒过来了。这一切,使我对未来又充满了希望,你瞧,我们大家不去恨,只去
爱,可以过得好快乐,不是吗?”
    雨凤沈思,似乎没有云飞那么乐观。
    “你不要被雨鹃暂时的平静骗住,我知道,她最近心情好,是另有原因。”
    “什么原因?”
    “你也看到了,你那个弟弟,最近很倒楣!输了好多钱给郑老板和高老板他们,已经快
变成待月楼的散财童子了!只要展夜枭倒楣,雨鹃就会很快乐!但是,她心里的恨,还是波
涛汹涌,不会消失的!”
    “云翔输了很多吗?有多少?”云飞不能不关心。
    “我不清楚。他每次好像都是赢小的,输大的!反正是越赌越大就对了!我想,你家有
万贯家财,才不在乎输钱,可是,那些数字,常常会吓坏我!人,真不公平,有人一个晚
上,千儿八百的输,有人辛辛苦苦,一辈子都看不到那么多钱!”
    “他赌那么大,拿什么来付呢?我家虽然有钱,什么开销都要入帐的,他怎么报帐
呢?”云飞很惊异。
    “那就是你家的事了!好像他一直在欠帐,画了好多押!”
    云飞想想,有些惊心。再看雨凤,临风而立,倩影翩翩,实在不想让云翔的话题来破坏
这种美好的气氛,就用力的甩甩头,把云翔的影子摔走。
    “我们不要管云翔了,随他去吧!”他抓住她的手,看进她眼睛深处去。心里有句话,
已经萦绕了好久,不能不说了:“你愿不愿意离开待月楼?你知道吗?这种日子对我来说,
很痛苦!我每晚看着那些对你垂涎欲滴的男人,心里七上八下。看着,会呕。不看,好担
心!这种日子,实在是一种煎熬!”
    雨凤一听,就激动起来:
    “说穿了,你就是很在乎我的职业!其实,你和你的家人一样,对我们这个工作,是心
存轻视的!”
    “不是轻视,是心痛!”
    “说得好听,事实上,还是轻视!如果我是个女大夫什么的,即使也要和男人打交道,
你就不会“心痛”了!”
    “我承认,我确实不舒服!难道,你认为我应该很坦然吗?当那个高老板色迷迷的看着
你,当许老板有事没事,就去拉拉你的小手,当金银花要你去应酬这桌,应酬那桌,当客人
吵着闹着要你喝酒……你真认为我应该无动于衷吗?”
    她抬眼,幽幽的看着他。
    “我知道,我和你之间,问题还是很多很多,一样都没有解决!基本上,我对展家的排
斥,并没有减轻一丝一毫。我和以前一样坚决,我不会嫁到展家,去做展家的儿媳妇,我爹
在天上看着我呢!既然对未来没把握,我宁愿在待月楼自食其力,不愿意被你“金屋藏
娇”,我说得够明白了吗?”
    他震动的盯着她,是的,她说得好明白。“金屋藏娇”对她来说,比唱曲为生,是更大
的辱没,这就是她自幼承继的“尊严”。他还来不及说什么,雨凤又正色的,诚挚的说:
    “不过,让我郑重的告诉你,我虽然在那个恶劣的环境里生存着,我仍然洁身自爱,是
清清白白,乾乾净净的!”
    云飞心中猛然抽痛,他着急的把她的手紧紧一握,拉在胸前。激动的说:
    “我不是这个意思,如果我有怀疑这个,让我被天打雷劈!”
    她深深的凝视他:
    “我跟你保证,如果有一天,我真的嫁给了你,我交给你的,一定是个白璧无瑕的身
子!”
    “雨凤!”他低喊。
    “所以,你不要再挑剔我的职业了,我好无能,除了唱小曲,也不会做别的!”
    “我不说了!我再也不说了,我尊重你的意志!但是,你什么时候才要嫁我呢?嫁了
我,就不算被我“金屋藏娇”了,是不是?”
    “你身上的伤口已经好了,我们一家五日,心上的伤口都没好!直到现在,我们每个人
都会从恶梦中惊醒,看到我们浑身着火的爹……请你不要勉强我,给我时间去复元。何况,
你的爹娘,也没准备好接受我!我们双方,都有太多的阻力……如果你愿意等我,你就等,
如果你不愿意等我,你随时可以娶别人!”
    “你又来了!说这句话,真比拿刀捅我,还让我痛!”他紧紧的看着她,看得深深切
切:“我等!我等!我不再逼你了,能够有今天,和你这样愉快的在一起,听着小三,小
四,小五,甚至雨鹃的笑声……在以前,我连这样的梦都不敢作!所以,我不该再苛求了,
应该全心来珍惜现在所拥有的!”
    雨凤点头,两人都深情的看着对方,他轻轻一拉,她就偎进了他的怀里。他们就这样静
静的站着,听着风声,听着鸟呜。野地里有一棵“七里香”,散发着清幽幽的香气,空气里
荡漾着醉人的秋意,他们不由自主,就觉得醺然如醉了。
    那天,大家都玩得好开心,笑得好过瘾,学骑车学得个个兴高采烈。
    学完了骑车,回到萧家小屋,雨鹃不由分说,就把阿超拉到里间房的通铺上,忙着帮他
上药。阿超褪下了衣袖,坐在那儿,好不自然,手脚都不知道往那儿放。雨鹃上药,小三、
小四、小五全围在旁边帮忙。房间太小,人挤不下,雨凤和云飞站在通外间屋的门口,笑嘻
嘻的看着这一幕。小五不住口的吹着伤口,心痛的喊:
    “阿超大哥,我帮你吹吹,就不痛了,我知道上药好痛!”
    “二姐,你给他上什么药?”小三问。
    “这个吗?是上次医院给小五治烫伤的药,剩下好多,还没用完!”
    小四很怀疑,眼睛一瞪:
    “治烫伤的药?二姐,你不如拿红药水给他擦擦就算了!这烫伤药可以治伤口吗?不要
越治越糟啊!”
    阿超笑嘻嘻的说:
    “只要不用毒老鼠的药,什么药都没关系!其实,我这一点点擦伤,根本就不用上药,
你们实在太小题大作了!”说着,就要穿衣服。
    雨鹃把他的身子,用力拉下来:
    “你别动,衣服也脱下来,我帮你缝缝!”
    “那怎么敢当!”
    “什么敢当不敢当的!说这种见外的话!喂喂,你可不可以不要动,让我把药上完
呢?”她忽然发现什么,看着阿超的肩膀:“你肩膀上这个疤是怎么弄的?不是上次被展夜
枭打的,这像是个旧伤痕了!”
    “那个啊?小时候去山里砍柴,被野狼咬了一口!”阿超毫不在意的说。
    “真的还是假的?”雨鹃瞪大眼睛问。
    “野狼啊?你跟野狼打架吗?”小三惊喊。
    “野狼长什么样子?”小五问。
    “它咬你,那你怎么办呢?”小四急问。
    “它咬我,我咬它!”
    “真的还是假的?”雨鹃又问。
    小三、小四、小五的眼睛都张得骨溜滚圆,不敢相信的看着他。

                      ※               ※                 ※

    “是真的!当时我只有八岁,跟小五差不多大,跟着我叔叔过日子,婶婶一天到晚让我
做苦差事,冬天,下大雪,要我去山里砍柴,结果就遇到了这匹狼!”他挣开雨鹃上药的
手,比手画脚的说了起来:“它对我这样扑过来,我眼睛一花,看都没看清楚,就被它一口
咬在肩上,我一痛,当时什么都顾不得了,张开嘴,也给它一口,也没弄清楚是咬在它那
里,反正是咬了一嘴的毛就对了!谁知,那只狼居然给我咬痛了,松了口噢噢叫,我慌忙抓
起身边的柴火,没头没脑的就给了它一阵乱打,打得它逃之夭夭了!”
    小三、小四、小五听得都发呆了。
    “哇!你好勇敢!”小五叫。
    “简直太神勇了!”小四叫。
    站在门边的云飞笑了。
    “好极了,你们大家爱听故事,就让阿超把他身上每个伤痕的故事都讲一遍,管保让你
们听不完!而且,每一个都很精彩!”
    “好啊!好啊!阿超大哥,你讲给我们听!我最爱听故事!”小五拍手。
    雨鹃凝视阿超,眼光里盛满了怜恤:
    “你身上有好多伤痕吗?在那里?给我看!”她不由分说,就去脱他的上衣。
    阿超大窘。急忙扯住衣服,不让她看。着急的喊:
    “雨鹃姑娘,别看了,几个伤疤有什么好看的?”
    雨鹃抬眼看他,眼光幽柔:
    “阿超,我跟你说,以后,你可不可以把对我的称呼省两个字?每次叫四个字,罗不罗
嗦呢?我的名字只有两个字,你偏要叫得那么复杂!”
    阿超一楞:
    “什么四个字?两个字的?”他糊里糊涂的问。
    “叫雨鹃就够了!姑娘两个字可以省了!”雨鹃大声说。
    阿超楞了楞,抬眼看雨鹃,眼神里有怀疑,有惊喜,有不信,有震动……雨鹃迎视着
他,被他这样的眼光搅得耳热心跳了。
    门口的雨凤,看看云飞,眼中,闪耀着意外之喜。
    接下来,日子几乎是“甜蜜”的流逝。
    秋天的时候,萧家五个姐弟,都学会了骑车,人人都是骑车的高手。以前,大家驾着马
车出游,现在,常常分骑三辆自行车,大的载小的,跑遍了桐城的山前水畔。
    这晚,姐妹俩从待月楼回到家里。两人换了睡衣,上了床。雨鹃嘴里,一直不自禁的哼
着歌。
    “雨鹃,你最近好开心,是不是?”雨凤忍不住问。
    “是呀!”雨鹃兴高采烈的看雨凤:“我告诉你一件事,郑老板说,展家在大庙口的那
家当,已经转手了!”
    “谁说的?是郑老板吗?是来的?”
    “大概不完全是赢来的,他们商场的事,我搞不清楚!但是,郑老板确实在削弱“南
边”的势力!我已经有一点明白郑老板的做法了,他要一点一滴的,把南边给蚕食掉!再过
几年,大概就没有“展城南”了!”
    “你的高兴,就只为了展夜枭的倒楣吗?”
    “是呀!他每次大输,我都想去放鞭炮!”
    “有没有其他原因呢?我觉得,可能还有其他原因,你自己都不知道!”
    “有什么其他原因?”
    雨凤看了她一眼:
    “雨鹃,我好喜欢最近的你!”
    “哦?最近的我有什么不同吗?”
    “好多不同!你快乐,你爱笑,你不生气,你对每个人都好……自从爹去世以后,这段
时间,你是最“正常”的!你不知道,这样一个快乐的你,让我们每一个人都好快乐!原
来,快乐或者是悲哀,都有传染性!”
    “是吗?”
    “是!最主要的.是你最近不说“报仇”两个字了!”
    雨鹃沈思不语。
    “你看!我以前就说过,如果我们可以摆脱仇恨,说不定我们可以活得比较快乐!现在
就证实了我这句话!”
    雨鹃倒上枕头,睁大眼,看着天花板。两凤低下头,深深的看她:
    “实在忍不住想问你一句话,你心里是不是喜欢了一个人?”
    “谁?”雨鹃装糊涂。
    “我也不知道,我要你告诉我!”
    “那有什么人?”雨鹃逃避的说,打个哈欠,翻身滚向床里:“好困!我要睡觉了!”
她把眼睛闭上了。
    雨凤推着她。
    “不许睡!不许睡!”她伸手呵她的痒:“起来!起来!人家有心事都告诉你!你就藏
着不说!起来!我闹得你不能睡!”
    雨鹃怕痒,满床乱滚,笑得格格格格的。她被呵急了,反手也来呵雨凤的痒。姐妹两人
就开始了一场“呵痒大战”,两人都笑得喘不过气来,把一张床压得吱吱轧轧。好半天,两
人才停了手,彼此互看,都感到一份失落已久的温馨。雨鹃不禁叹口气,低低的说:
    “我不知道我心里有什么人,只觉得有种满足,有种快乐,是好久好久都没有的,我不
得不承认了你的看法,爱,确实比恨快乐!”

                      ※               ※                 ※

    雨凤微笑,太高兴了。心里,竟然萌生出一种朦胧的幸福感来。
    天气惭惭凉了,这天,雨鹃骑着自行车,去买衣料。家里五个人,都需要准备冬衣了。
她走进一家绸缎庄,把脚踏车停在门口。挑好了衣料。
    “这个料子给我九尺!那块白色的给我五尺!”
    “是!”老板介绍:“这块新到的织锦缎,要不要?花色好,颜色多,是今年最流行的
料子,你摸摸看!感觉就不一样!”
    雨鹃看着,心里好喜欢,低头看看钱袋,就犹豫起来:
    “好看是好看,就是太贵了,算了吧!”
    一个声音忽然在她身后响起:
    “老魏!给她一丈二,是我送的!”
    雨鹃一回头,就看到云翔挺立在门口,正对她笑嘻嘻的看着。她一惊,喊:
    “谁要你送!我自己买!”
    “到展家的店里来买东西,给我碰到了,就没办法收钱了!”云翔笑着说。
    “这是你家的店?”
    “是啊!”
    雨鹃把所有的绸缎,往桌上一扔,掉头就走。
    “不买了!”
    她去推车子,还没上车,云翔追了过来。
    “怎么?每天晚上在待月楼见面,你都有说有笑,这会儿,你又变得不理人了?难道,
我们之间的仇恨,到现在都还没消吗?你要记多久呢?”
    “记一辈子!消不了的!”
    “别忘了,我们还有一吻之情啊!”云翔嘻皮笑脸。
    雨鹃脸色一板,心中有气:
    “那个啊!不代表什么!”
    “什么叫作“不代表什么”?对我而言,代表的事情可多了!”
    “代表什么?”
    “代表你在我身上,用尽心机!为了想报仇,无所不用其极,连“美人计”都施出来
了!”
    “你知道自己有几两重就好了!如果误以为我对你有意思,那我才要呕死!”
    “可是,自从那天起,说实话,我对你还真的念念难忘!就连你编着歌词骂我,我听起
来,都有一股“打情骂俏”的味道!”
    “是吗?所有的“贱骨头”,都是这样!”
    “奇怪,你们姐妹两个,都会用各种希奇古怪的方法骂人!”
    “反正是“打情骂俏”,你尽量去享受吧!”雨鹃说完,准备上车。

                      ※               ※                 ※

    “你要去那里?”他一拦。
    “你管我去那里?”
    他不怀好意的笑:
    “我要管!我已经跟了你老半天了,就是想把那天那个“荒郊野外”的游戏玩完,我们
找个地方继续玩去!你要报仇,欢迎来报!”
    雨鹃扶住车子,往旁边一退:
    “今天本姑娘不想玩!”
    “今天本少爷就想玩!”云翔往她面前一档。
    雨鹃往左,云翔往左,雨鹃往右,云翔往右,雨鹃倒退,云翔跟进。雨鹃始终无法上
车。她发现有点麻烦,就站定了,对他展开一个非常动人的笑。
    “你家有娇妻,你不在家里守着你那个得来不易的老婆,每天晚上在待月楼混,白天还
到外面闲逛,你就不怕你那个老婆“旧情复燃”吗?”
    云翔大惊失色,雨鹃这几句话,可歪打正着,刺中了他心里最大的隐痛。他的脸色倏然
变白:
    “你说什么?谁在你面前多嘴了?那个伪君子是吗?他说些什么?”他对她一吼:“他
怎么说的?”
    她知道刺到他了,不禁得意起来。
    “慕白吗?他才不会去说这些无聊的事呢!不过,整个桐城,谁不知道你展二少爷的故
事呢?谁不知道你娶了纪天尧的妹妹,这个妹妹,心里的情哥哥,可不是你哟!”
    “是谁这样胡说八道,我宰了他!”他咬牙切齿。
    “你要谁宰谁?宰全桐城的人吗?别说笑话了!反正,美人不是已经到手了吗?”她眼
珠一转,再接了几句话:“小心小心啊!那个“情哥哥”可比你有格调多了!只怕流水无
情,落花还是有意啊!”
    雨鹃这几句话,可把他刺得天旋地转,头昏眼花。尤其,她用了“格调”两个字,竟和
天虹批评他的话一模一样,他就更加疑心生暗鬼,怒气腾腾了。他咆哮起来:
    “谁说我没格调?”
    “你本来就没格调!这样拦着我的路,就是没格调!其实,你大可做得有格调一点,你
就是不会!”
    “什么意思?”
    “征服我!”
    “什么?”
    雨鹃瞪着他,郑重的说:
    “你毁了我的家,害死我的爹,我恨你恨入骨髓,这一点,我相信是你知我知天知地
知。如果你有种,征服我!让我的恨化为爱,让我诚心诚意为你付出!那么,你才是一个真
正的男子汉!”
    云翔死瞪着她,打鼻子里哼了一声,不住摇头:
    “那种“征服”,我没什么把握,你太难缠!而且,你这种“激将法”对我没什么大
用,既然说我没格调,就没格调!我今天跟你耗上了!”
    雨鹃发现情况不妙了,推着车子,不动声色的往人多的地方走。云翔一步一趋,紧跟过
去。走到了人群之中,她忽然放声大叫:
    “救命啊!有小偷!有强盗!抢我的钱袋呀!救命啊……”
    街上熙来攘往的人群都惊动了,就有一大群人奔过来支援,叫着:
    “那里?小偷在那里?”
    雨鹃对云翔一指:
    “就是他!就是他!”
    路人全都围过去,有的喊打,有的喊捉贼,云翔立刻陷入重围,脱身不得。雨鹃乘乱,
骑上脚踏车,飞驰而去。
    云翔陷在人群中,跟路人纠缠不清。急呼:
    “我不是小偷,我不是贼!你们看看清楚,我像是贼吗?”
    路人七嘴八舌喊:
    “那可说不定!搜搜看,有没有偷了什么!别给他逃了……”
    云翔伸长脖子,眼见雨鹃脱身而去,恨得咬牙切齿,跺脚挥拳。
    雨鹃摆脱了云翔的纠缠,生怕他追过来,拚命踩着脚踏车,逃回家里。车子冲进小四合
院,才发现家里有客人。
    原来,这天,梦娴和齐妈出门去上香,上完了香,时辰还早,梦娴心里一直有个念头,
压抑好久了。这时候,心血来潮,怎么都压抑不住了。就带着齐妈,找到了萧家小院,成了
萧家的不速之客。
    梦娴和齐妈敲门的时候,雨凤正在教小三弹月琴。听到门声,她抱着月琴去开门。门一
开,雍容华贵的梦娴和慈祥温和的齐妈,就出现在她眼前。
    “请问,你是不是萧雨凤萧姑娘?”梦娴凝视着雨凤问,看到雨凤明艳照人,心里已经
有了
    雨凤又惊奇又困惑,急忙回答:
    “我就是!你们是……”
    “我是齐妈……”齐妈连忙介绍:“这是我们家太太!”
    “我是云飞的娘!”梦娴温柔的接口。
    雨凤手里的月琴,“叮咚”一声,掉到地上去了。
    接着,雨凤好慌乱,小三和小五,知道这是“慕白大哥”的娘,也跟着雨凤忙忙乱乱。
雨凤把梦娴和齐妈迎进房里,侍候坐定,就去倒茶倒水。小三端着一盘花生,小五端着一盘
瓜子出来。雨凤紧紧张张的把茶奉上,再把瓜子花生挪到两人面前。勉强的笑着说:
    “家里没什么东西好待客,吃点瓜子吧!”回头看小三,小五:“过来,喊伯母呀!”
又对梦娴解释:“这是小三和小五,小四上学去了!”
    小三带着小五,恭恭敬敬的一鞠躬。
    “两位伯母好!”
    “好好好!好乖巧的两个孩子,长得这么白白净净,真是漂亮!”梦娴说。
    小五看到梦娴慈祥,忍不住亲切的说:
    “我很丑,我头上有个疤,是被火烧的!”她拂起刘海给梦娴齐妈看。
    雨凤赶紧说明:
    “她从小就是我爹的宝贝,爹常说,她是我们家最漂亮的女儿。寄傲山庄火烧那晚,她
陷在火里,受了伤。额上留了疤,她就耿耿于怀。我想,这个疤在她心里烙下的伤痕,更大
过表面的伤痕!”
    梦娴听雨凤谈吐不凡,气质高雅,不禁深深凝视她。心里,就有些欢喜起来。
    齐妈忍不住怜爱的看小五,用手梳梳她的刘海,安慰着:
    “不丑!不丑!根本看不出来,你知道,就连如来佛额上,还有个包呢!对了……你那
个小兔儿怎么样?”
    “每天我都带它睡觉,因为它有的时候会做恶梦!我要陪着才行!”
    雨凤对齐妈感激至深的看了一眼:
    “谢谢你!那个小兔儿,让你费心了!”
    “那儿的话?喜欢,我再做别的!”齐妈慌忙说。
    雨凤知道梦娴一定是有备而来,有话要说,就转头对小三说:
    “小三,你带小五去外面玩,让大姐和伯母说说话!”
    小三就牵着小五出去了。
    雨凤抬头看着梦娴,定了定心,最初的紧张,已经消除了大半。
    “前一阵子,听慕白说,伯母的身体不大好,现在,都复元了吗?”
    梦娴听到“慕白”二字,微微一楞,更深刻的看她:
    “我的身子没什么,人老了,总有些病病痛痛。倒是,和你家小五一样,心里总烙着一
个疙瘩,时时刻刻都放不下,所以,今天就这样冒冒失失的来了!”她顿了顿,直率的问:
“我刚刚听到你喊云飞为“慕白”?”
    雨凤立即武装起来,接口说:
    “他的名字没有关系,是不是?就像小三,小四,小五,我爹都给他们取了名字,我们
还是叫他们小三小四小五。”
    梦娴盯着她,看了好一会儿,忽然问:
    “你真的爱他吗?真的要跟他过一辈子吗?”
    雨凤一惊,没料到梦娴这样直接的问出来,整个人都怔了。
    “我可能问得太直率了,可是,对一个亲娘来说,这是一个很重要的问题,不问清楚,
我夜里连觉都睡不着!最近一病,人就更加脆弱了!好想了解云飞的事,好想帮助他!生怕
许多事,现在不做,将来就晚了。你可以很坦白的回答我,这儿,就我们三个,没有什么不
能说的!”梦娴真诚的说着。
    雨凤抬头直视着梦娴,深吸口气:
    “伯母,我真的爱他,我很想跟他过一辈子!如果人不止一生,我甚至愿意跟他共度来
生!”
    梦娴震撼极了,看着雨凤。只见她冰肌玉肤,明眸皓齿。眼睛,是两潭深不可测的深
泓,唇边,是无尽无尽的温柔。梦娴心里,就涌上了无法遏止的欣喜。
    “雨凤啊,这话你说出口了,我的心也定了!可是,当你爱一个人的时候,你一定要爱
他所有的一切!你不能只爱他某一部份,而去恨他另一部份,那样,你会好痛苦,他也会好
痛苦!”
    “我知道!所以,有的时候,我宁愿我们两个都很勇敢,可以拔慧剑,斩情丝!”雨凤
苦恼的说。
    “你的意思是……”梦娴不解。
    “我不会进展家的大门!他对我而言,姓苏,不姓展!”雨凤冲口而出。
    “那么,如果你们结婚了,我是你的苏伯母吗?你们将来生了孩子,姓苏吗?孩子不叫
我奶奶,不明艳望爷爷吗?你们家里供的确宗牌位,是苏某某人吗?清明节的时候,你们去
给不存在的苏家具坟扫墓吗?”
    一连串的问题,把雨凤问倒了。她睁大眼睛,愕然着。
    “你看,现实就是现实,跟想像完全不一样。云飞有根有家,不是一个从空中变出来的
人物,他摆脱不掉“展”家的印记,永远永远摆脱不掉!他有爹有娘,还有一个让所有人头
痛的弟弟!不管是好的,还是坏的,都是他生命的一部份,你无法把他切成好几片,选择你
要的,排除你不要的!”
    雨凤猛的站起来,脸色苍白:
    “伯母,我懂了!你的意思是……要我离开慕白?”
    梦娴也站起身来,诚挚的说:
    “听我说!我不是来拆散你们的!你误会了!我本来只是想看看你,看看这个捅了云飞
一刀,却仍然让云飞爱得神魂颠倒的姑娘,到底是怎样一个人?今天见到了你,你完全出乎
我的意料,这么冰雪聪明,纤尘不染!我不知不觉的就喜欢你了!也终于明白云飞为什么这
样爱你了!”
    雨凤震撼了,深深的看着她。梦娴吸口气,继续说:
    “所以,我才说这些话,雨凤啊!我的意思正相反,我要你放弃对“展家”的怨恨,嫁
给“云飞”!我的岁月已经不多,没有时间浪费了!你是云飞的“最爱”,也是我的“最
爱”了!即使你有任何我不能接受的事,我也会一起包容!你,难道不是这样吗?”
    这样一篇话,使雨凤整个撼动了。她目不转睛的看着梦娴,感动而痛楚着。半晌,才挣
扎的说:
    “伯母,你让我好感动!我一直以为,像你们那样的家庭,是根本不可能接受我的!我
一直想,你会歧视我,反对我!今天听到你对我的肯定,对我的包容,我觉得,这太珍贵
了!”说着,眼泪就掉下来了。
    梦娴一见到她落泪,更是感动得一塌糊涂,冲过去,就把她的手,紧紧的握在胸前。
    “孩子啊,我知道你爱得好辛苦,我也知道云飞爱得好痛苦,我真的不忍心看着你们这
样挣扎而矛盾的爱着,把应该朝夕相守的时间全部浪费掉!雨凤,我今天坦白的告诉你,我
已经不再排斥你了!你呢?还排斥我吗?”
    “伯母,我从来没有排斥过你!我好感激你生了慕白,让我的人生,有了这么丰富的收
获,如果没有他,我这一生,都白活了!”
    梦娴听到她如此坦白的话,心里一片热烘烘,眼里一阵湿漉漉。
    “可是,我是展家的夫人啊!没有祖望,也同样没有你的“慕白”!”
    雨凤又楞住了。梦娴深深的看她,掏自肺腑的说:
    “不要再恨了!不要再抗拒展家了!好不好?只要你肯接受“展家”,我有把握让祖望
也接受你!”
    雨凤更痛苦,更感动,低喊着说:
    “谢谢你肯定我,谢谢你接受我!你这么宽宏大量,难怪慕白有一颗热情的心!今天见
了你,我才知道慕白真正的“富有”是什么!我好希望能够成为你的媳妇,和你共同生活,
共同去爱慕白!但是,伯母,你不了解……”她的泪珠滚滚而下,声音哽咽:“我做不到!
我爹死的那个晚上,一直鲜明如昨日!”
    梦娴叹口气,温柔的说:
    “好了好了,我现在不勉强你!能爱自己的爹,才能爱别人的爹!我不给你压力,只想
让你明白,你,已经是我心里的媳妇了!”
    雨凤感动极了,喊了一声伯母,就扑进她怀中。
    梦娴紧拥着她,两人都泪汪汪。齐妈也感动得一塌糊涂,拭了拭湿润的眼角。
    就在这充满感性的时刻,雨鹃气极败坏的回来了。她一冲进大门,就急声大喊:
    “小刀!赶快把门闩上!快!快!外面有个瘟神追来了!”
    雨凤、梦娴、和齐妈都惊动了,慌忙跑到门口去看。只见雨鹃脸孔红红的,满头大汗,
把车子扔在一边,立即去闩着大门。雨凤惊奇的问:
    “你干什么?”
    雨鹃紧张的喊:
    “快快!找个东西来把门顶上!”
    这时,大门已经被拍得震天价响,门外,云翔的声音气呼呼的喊着:
    “雨鹃!你别以为你这样一跑,就脱身了!赶快开门,不开,我就撞进来了!大门撞坏
了,我可不管!”
    雨凤大惊,问雨鹃:
    “你怎么又惹上他了?”
    “谁惹他了?我买料子,他跟在我后面,拦住我的车子不许我走,怎样都甩不掉!”
    梦娴和齐妈面面相觑,震惊极了。梦娴走过来,问:
    “是谁?难道是云翔吗?”
    雨鹃惊奇的看梦娴和齐妈,雨凤赶紧介绍:
    “这是慕白的娘,还有齐妈!这是我妹妹雨鹃!”
    雨鹃还没从惊奇中醒觉,门外的云翔,已经在嚣张的拍门,撞门,踢门,捶门……快把
大门给拆下来了,嘴里大喊大叫个不停:
    “雨鹃!你就是逃到天上去,我也可以把你抓下来,别说这个小院子了!你如果不乖乖
给我出来,我就不客气了……”
    雨鹃看着梦娴和齐妈,突然明白了!这是慕白的娘,也就是展家的“夫人”了。她心里
一喜,急忙说:
    “好极了,你既然是展家的夫人,就拜托帮我一个忙,快把外面那个疯子打发掉!拜
托!拜托!”
    梦娴还没闹清楚是怎么回事,雨鹃就一下子打开了大门。
    云翔差点跌进门来。大骂:
    “你这个小荡妇,小妖精,狐狸精……”一抬头,发现自己面对着梦娴和齐妈,不禁吓
了一大跳:“怎么?是你们?”
    梦娴惊愕极了,皱了皱眉头:
    “你为什么这样撞人家的大门?太奇怪了!”
    云翔也惊愕极了:
    “嘿嘿!你们在这儿,才是太奇怪了!”想想,明白了,对院子里扫了一眼,有点忌
讳:“是不是老大也在?阿超也在?原来你们大家在“家庭聚会”啊!真是太巧了,我们跟
这萧家姐妹还真有缘,大家都会撞在一堆!算了,你们既然要“会亲”,我先走了!”
    云翔说完,一溜烟的去了。
    雨鹃急忙将门关上。小三已经冲上前来,抓着雨鹃,激动的问:
    “这个“大坏人”怎么又出现了?他居然敢来敲我们的大门,不是太可怕了吗?”
    小五吓得脸色苍白,奔过来投进雨凤怀里,发着抖说:
    “大姐,我记得他!他把我们的房子烧了,他打爹,打你们,他就是那天晚上那个人,
那个骑着大马的魔鬼啊!”她害怕的惊喊:“他会不会再烧我们的房子?会不会?会不
会……”
    雨凤紧紧抱着她。
    “不怕不怕!小五不怕!没有人再会烧我们的房子,不会的,不会的……”
    梦娴震惊的看着,这才体会到那晚的悲剧,怎样深刻的烙印在这几个姐妹的身上。亲眼
目睹云翔的拍门,关门,这才体会到云翔的嚣张和肆无忌惮。她看着,体会着,想着云飞说
的种种……不禁代这姐妹几个,心惊胆战。也代展家,忧心忡忡了。
    ------------------
  炽天使  扫校

上一页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