苍天有泪
13

    这天深夜,回到家里,姐妹两个都是心事重重。雨鹃坐在镜子前面,慢吞吞的梳着头
发,眼光直直的看着镜中的自己,眼神深不可测。雨凤盯着她,看了好久好久,实在熬不
住,走上前去,一把握住她的肩。
    “雨鹃!你有什么计画?你告诉我!”
    “我没有什么计画,我走一步算一步!”
    “那……你要走那一步?”
    “还没想清楚!我会五、六步棋同时走,只要有一步棋走对了,我就赢了!”
    “如果你通通输了呢?”雨凤害怕的喊。
    雨鹃好生气,把梳子往桌上一扔:
    “你说一点好话好不好?”
    雨凤一把拉住她,哀恳的喊:
    “雨鹃!我们乾脆打消复仇的念头吧!那个念头会把我们全体毁灭的!”
    “你这是什么意思?”
    雨凤抓着她的胳臂,激动的摇了摇:
    “你听我说!自从爹去世以后,我们最大的痛苦,不是来自于生活的艰难,而是来自我
们的仇恨心,我们的报复心!我们一天到晚想报仇,但是,又没有报仇的能力和方法,所
以,我们让自己好苦恼。有时,我难免会想,假若我们停止去恨,会不会反而解救了我们,
给我们带来海阔天空呢?”
    雨鹃迎视雨凤,感到不可思议,用力的说:
    “你在说些什么?停止仇恨!仇恨已经根深柢固的在我的血里,我的生命里!怎么停
止?要停止这个仇恨,除非停止我的生命!要我不报仇,除非让我死!”
    雨凤震动极了,雨鹃愤怒的质问:
    “你已经不想报仇了?是不是?你宁愿把火烧寄傲山庄的事,忘得乾乾净净,是不是?”
    “不是!不是!”雨凤摇头,悲哀的说:“爹的死,正像你说的,已经烙在我们的血液
里,生命里,永远不会忘记!可是,报仇是一种实际的行动,这个行动是危险的,是有杀伤
力的,弄得不好,仇没报成,先伤了自己!何况,弟妹还小,任何鲁莽的行为,都会连累到
他们!我自己有过一次鲁莽的行为,好怕你再来一次!”
    “你放心吧!我不会像你那样,弄得乱七八槽!”
    “可是,你已经把自己变成了另外一个人!我看着你对郑老板送秋波,又看到你对那个
展夜枭卖弄风情,我都不知道你在做什么,只知道一件事,我快要心痛得死掉了,我不要我
的妹妹变成这样!我喜欢以前那个纯真快乐的萧雨鹃!让那个雨鹃回来吧!我求求你!”
    雨鹃眼中含泪了,激烈的说:
    “那个雨鹃早就死掉了!在寄傲山庄着火的那一天,就被那把火烧死了!再也没有那个
萧雨鹃了!”
    “有的!有的!”雨凤痛喊着:“你的心里还有温柔,你对弟妹还有爱心!我们让这份
爱扩大,淹掉那一份恨,我们说不定会得救,说不定会活得很好……”
    “那个展夜枭如此得意,如此张狂,随时出现在我们的面前,把我们像玩物一样的逗弄
一番,我们这样忍辱偷生,怎么可能活得很好?”
    “或者,我们可以换一个职业……”
    “不要说笑话了!或者,我们可以去绮翠院!还有一条路,你可以嫁到展家去,用展家
的钱来养活弟妹!”
    雨凤一阵激动:
    “你还在对我这件事呕气,是不是?我赌过咒,发过誓,说了几千几万次,我不会嫁
他,你就是不信,是不是?”

                      ※               ※                 ※

    “反正,我看你最后还是逃不出他的手掌心!你敢说你现在不爱他,不想他吗?”
    “我们不要把话题岔开,我们谈的不是我的问题!”
    “怎么不是你的问题?我们谈的是我们两个的问题!你有你的执迷不悟,我有我的执迷
不悟,我们谁也劝不了谁!所以,别说了!”
    雨凤无话可说了。姐妹俩上了床,两个人都翻来覆去,各人带着各人的执迷不悟,各人
带着各人的煎熬痛楚,眼睁睁的看着窗纸被黎明染白。
    早上,有人敲门,雨凤奔出去开门。门一开,她就怔住了。
    门外,赫然站着云飞和阿超。
    雨凤深吸口气,抬头痴望云飞,不能呼吸了,恍如隔世。他来了!他终于来了!
    云飞注视她,低沈而热烈的开了口:“雨凤!总算……又见到你了!”
    雨凤只是看着他,眼里,凝聚着渴盼和相思,嘴里,却不能言语。
    “你好吗?”云飞深深的,深深的凝视她:“不好,是吗?你瘦多了!”
    雨凤的心,一阵抽搐,眼泪立刻冲进眼眶:
    “你才瘦了,你……怎么又跑出来了?为什么不多休息几天?伤口怎样?”
    “见到你,比在床上养伤,有用多了!”
    雨鹃在室内喊:
    “谁来了?”
    雨鹃跑出来,在她身后,小三,小四,小五通通跟着跑了出来。小五一看到云飞,马上
热烈的喊:
    “慕白大哥,你好久没来了!小兔儿一直在想你呢!”
    “是吗?”云飞走进门,激动的抱了抱小五:“小兔儿跟你怎么说的?”
    “它说:慕白大哥怎么不见了呢?是不是去帮我们打妖怪去了!”
    “它真聪明!答对了!”云飞看到小五真情流露,心里安慰极了。
    小四一看到阿超,就奔了过去。
    “小四!怎么没去上学?”阿超问。
    “今天是十五,学校休息。”
    “瞧我,日子都过糊涂了!”阿超敲了自己一下。
    “我跟你说,那个箭靶的距离是真的不够了,我现在站在这边墙根,几乎每次都可以射
中红心!这样不太刺激,不好玩了!”小四急急报告。
    “真的吗?那我们得把箭靶搬到郊外去,找一个空地,继续练!现在不止练你的准确
度,还要练你的臂力!”
    “身上的伤好了没有?”小四关心的看他。
    “那个啊,小意思!”
    阿超就带着小四去研究箭靶。
    小三跑到云飞面前,想和云飞说话,又有一点迟疑,回头看雨鹃。小声的问:
    “可以跟他说话吗?到底他是苏大哥,还是展混蛋?”
    两鹃一怔,觉得好困扰。还来不及回答,云飞已诚恳的喊:
    “小三,小四,小五,你们都过来!”
    小五已经在云飞身边了,小三和小四采取观望态度,不住看看雨鹃,看看云飞。
    “我这些天没有来看你们,是因为我生病了!可是,我一直很想你们,一直有句话要告
诉你们,不管我姓什么,我就是你们认识的那个慕白大哥!没有一点点不同!如果你们喜欢
过他,就喜欢到底吧!我答应你们,只要你们不排斥我,我会是你们永远的大哥!”云飞真
挚已极的说。
    小三忍不住接口了:
    “我知道,你是苏慕白,你写了一本书,《生命之歌》!大姐每天抱着看,还背给我们
听!我知道你不是坏人!大姐说,能写那本书的人,一定有一颗善良的心!”
    云飞一听,震动极了,回头去热烈的看雨凤,四目相接,都有片刻心醉神驰。
    小四走到云飞身前,看他:
    “我听阿超说了,你们都被暗算了!两个人都受了伤。你住在这样一个地方不是很危险
吗?你的伤口好了没有?”
    云飞好感动:
    “虽然没有全好,但是已经差不多了!”
    雨鹃看到这种状况,弟妹们显然没办法去恨云飞,这样敌友不分,以后要怎么办?她一
阵烦恼,不禁一叹。
    云飞立刻向她迈了一步,诚心诚意的说:
    “雨鹃!就算你不能把我当朋友,最起码也不要把我当敌人吧!好吗?你一定要了解,
你恨的那个人并不是我!知道寄傲山庄被烧之后,我的懊恼和痛恨跟你们一样强烈!这些日
子跟你们交朋友,我更是充满了歉意,这种歉意让我也好痛苦!如果不是那么了解你们的
恨,我也不会隐姓埋名。我实在是有我的苦衷,不是要欺骗你们!”
    雨鹃好痛苦。事实上,听过阿超上次的报告,她已经很难去恨云飞了。但是,要她和一
个展家的大少爷“做朋友”,实在是“强人所难”。一时之间,她心里伤痛而矛盾,只能低
头不语。
    雨凤已经热泪盈眶了。
    云飞看到雨鹃不说话,脸上,依旧倔强。就叹了口气,回头看雨凤:
    “雨凤!我们出去走走,好不好?有好多话想跟你谈一谈!”
    雨凤眼睛闪亮,呼吸急促,跑过去握住雨鹃的手。哀求的问:
    “好不好?好不好?”
    “你干嘛问我?”雨鹃一甩手,跑到屋里去。
    雨凤追进屋里,拉住她:
    “要不然,我回来之后,你会生气呀!大家都会不理我呀!我受不了你们大家不理我!
受不了你说你们大家的份量赶不上一个他!”她痛定思痛,下决心的说:“我跟你说,我再
见他这一次就好!许多话必须当面跟他说清楚不可!见完这一次,我就再也不见他了。我去
跟他了断!真的!”
    雨鹃悲哀的看着她:
    “你了断不了的!见了他,你就崩溃了!”
    “我不会!我现在已经想清楚了,我知道我跟他是没有未来的!我都明白了!”
    雨鹃叹了口气:
    “随你吧!全世界都敌友不分,我自己也被你们搞得糊里糊涂!只好各人认自己的朋
友,报自己的仇好了,我也不管了!”
    雨凤好像得到皇恩大赦一般:
    “那……我出去走走,尽快回来!”
    雨鹃点头。雨凤就跑出去,拉着云飞。
    “我们走吧!”
    两人站在大树下,相对凝视,久久,久久。
    云飞眼中燃烧着热情,不能自已。终于将她拥进怀中,紧紧的抱着。
    “从来没有觉得日子这么难捱过!好想你,真的,好想好想你!”
    她融化在这样的炙热里,片刻,才挣脱了他。
    “你的伤,到底怎样?阿超说你再度流血,我吓得魂都没有了!你现在跑出来,有没有
关系?大夫怎么说?”
    “如果我告诉你,我完全好了,那是骗你的!我还是会痛,想到你的时候,就痛得更厉
害!不想到你的时候很少,所以一直很痛!”
    她先还认真的听,听到后面,脸色一沈。
    “难得见一面,你还要贫嘴!”
    他脸色一正,诚恳的说:
    “没有贫嘴,是真的!”
    她心中酸楚,声音哽咽:
    “你这个人真真假假,我实在不知道你那句话是真的,那句话是假的?实在不知道应不
应该相信你!”
    云飞激动的把她的双手阖在自己手中。
    “这些日子,我躺在床上,想了很多很多事情。我好后悔,应该一上来就对你表明身
份,不该欺骗你!可是,当时我真的不敢赌!好怕被你们的恨,砍杀得乱七八糟,结果,还
是没有逃过你这一刀!”
    她含泪看他,不语。
    “原谅我了没有?”他低声的问。
    她愁肠百折,不说话。
    “你写了二十个字给我,我念了两万遍。你所有的心事,我都念得清清楚楚。”他把她
的手拉到胸前,一个激动,喊:“雨凤,嫁我吧!我们结婚吧!”
    她大大一震。
    “你说什么?我怎么可能嫁你?怎么可能结婚?”
    “为什么不可能?”
    雨凤睁大眼睛看着他,痛楚的提高了声音:
    “为什么不可能?因为你姓展!因为你是展家的长子,展家的继承人!因为我不可能走
进展家的大门,我不可能喊你的爹为爹,认你的娘为娘,把展家当自己的家!你当初不敢告
诉我你姓展,你就知道这一点!今天,怎么敢要求我嫁给你!”
    云飞痛苦的看着她,迫切的说:
    “如果我们在外面组织小家庭呢?你不需要进展家大门,我们租个房子,把弟弟妹妹们
全接来一起住!这样行不行呢?”
    “这样,你就不姓展了吗?这样,我就不算是展家的媳妇了吗?这样,我就逃得开你的
父母,和你那个该死的弟弟吗?不行!绝对不行!”
    “我知道了,你深恶痛绝,是我这个姓!你认识我的时候,我姓苏,你希望我永远姓
苏!”
    “好遗憾,你不姓苏!”
    云飞急了,正色说:
    “雨凤,你也读过书,你知道,中国人不能忘本,天下无不是的父母。你不会爱一个不
认自己父母的男人!如果我连父母都可以不认,我还值得你信赖吗?”
    “我们不要谈信赖与不信赖的问题,这个问题离我们太遥远了!坦白说,我今天再跟你
见这一面。是要来跟你做个了断的!”
    “什么?了断?”他大吃一惊。
    “是啊!这真的是最后一次见你了!我要告诉你,并不是我恨你,我现在已经不恨了!
我只是无可奈何!在你这种身份之下,我没有办法跟你谈未来,只能跟你分手……”
    “不不!这是不对的!”他急切的打断了她:“人生的道路,不能说走不通就停止不走
了!我和你之间,没有“了断”这两个字,已经相遇,又相爱到这个地步,如何“了”?如
何“断”?我不跟你了断,我要跟你继续走下去!”
    她着急,眼中充泪了:
    “那有路可走?在你受伤这段日子里,我也想过几千几万遍了!只要你是展家人,我们
就注定无缘了!”她凝视着他,眼神里是万缕柔情千种恨,声音里是字字血泪,句句心酸:
“不要再来找我了,放掉我吧!你一次一次来找我,我就没有办法坚强!你让我好痛苦,你
知道吗?真的真的好痛苦……真的真的……我不能吃,不能睡,白天还要做家事,晚上还要
强颜欢笑去唱歌……”
    云飞好心痛,紧紧的把她一抱。
    “我不好,让你这么痛苦,是我不好!可是,请你不要轻易的说分手!”
    她挣开了他,跑开去,眼泪落下:
    “分手!是唯一的一条路!”
    他追过去,急促的说:
    “不是唯一的!我还有第三个提议,我说出来,你不要再跟我说“不”!”
    她看着他。
    “我们到南方去!在我认识你之前,我已经在南方住了四年,我们办杂志、写文章,过
得优游自在。我们去那儿,把桐城所有的是是非非,全体忘掉!虽然生活会苦一点,但是,
就没有这些让人烦恼的牵牵绊绊了!好不好?”
    雨凤眼中闪过一线希望的光。想一想,光芒又隐去了。
    “把小三、小四、小五都带去吗?”
    “可以,大家过得艰苦一点而已。”
    “那……雨鹃呢?”
    “只要她愿意,我们带她一起走!”
    雨凤激动起来,叫:
    “你还不明白吗?雨鹃怎么会跟我们两个一起走呢?她恨都恨死我,气都气死我,我这
么不争气,会爱上一个展家的人!现在,还要她放弃这个我们生长的地方,我们爹娘所在的
地方,跟你去流浪……这怎么可能呢?如果我跟她开口,她会气死的!”
    “你离不开雨鹃吗?”他问。
    雨凤震惊的,愤怒的一抬头,喊着:
    “我离不开雨鹃!我当然离不开雨鹃!我们五个,就像一只手掌上的五个手指头!你
说,手指头那个离得开那一个?你以为所有的兄弟姐妹,都像你家一样,会彼此仇恨,勾心
斗角,恨不得杀掉对方吗?”
    “你不要生气嘛!”
    “你这么不了解我,我怎能不生气?”
    “那……这也不成,那也不成,你到底要我怎么办?我急都快被你急死了,所有的智慧
都快用完了!”
    她低下头去,柔肠寸断了:
    “所以,我说,只有一条路。”

                      ※               ※                 ※

    “你在乎我的身份更胜于我这个人吗?”
    “是。”
    “你要逼我和展家脱离关系?”
    “我不敢。我没有逼你做什么,我只求你放掉我!”
    “我爹说过一句话,无论我怎样逃避,我身体里仍然流着展家的血液!”
    “你爹说得很对,所以,我们只能到此为止了!”
    “不可能到此为止的!你虽然嘴里这样说,你的心在说相反的话,你不会要跟我“了
断”的!你和我一样清楚,我们已经再也分不开了!”
    “只要你不来找我……”
    “不来找你?你乾脆再给我一刀算了!”
    雨凤跺脚,泪珠滚落:
    “你欺负我!”
    “我怎么欺负你?”
    “你这样一下子是苏慕白,一下子是展云飞,弄得我精神分裂,弄得雨鹃也不谅解我,
弄得我的生活乱七八糟,弄得我不知道该怎么办,现在,你还要一句一句的逼我……你要我
怎样?你不知道我实在走投无路了吗?”
    云飞紧紧的抱住她,把她的头紧压在自己肩上,在她耳畔,低低的说:
    “对不起!对不起!我这么“爱你”,真是对不起!我这么“在乎你”,真是对不起!
我这么“离不开你”,真是对不起!我这么“重视你”,真是对不起……最大最大的对不
起,是我爹娘不该生我,那么,你就可以只有恨,没有爱了!”
    雨凤倒在他肩上,听到这样的话,她心志动摇,神魂俱碎,简直不知身之所在了。
    雨凤弄得颠三倒四,欲断不断。雨鹃也不见得好到那里去。
    这天下午,云翔准时来赴雨鹃的约会。
    庙前熙熙攘攘,人来人往,十分热闹。
    云翔骑了一匹马,踢踢踏踏而来。他翻身下马,把马拴在树上。大步走到庙前,四面张
望,不见雨鹃的人影。他走进庙里,上香的人潮汹涌,也没看到雨鹃。
    “原来跟我开玩笑,让我扑一个空!我就说,她怎么会有这么大的胆子,约我单独会
面?”
    云翔正预备放弃,忽然有个人影从树影中窜出来,往他面前一站。
    云翔定睛一看,雨鹃穿着一身的红,红衫红裤黑靴子,头上戴了一顶红帽子,精光四
射,帅气十足,令人眼睛一亮。
    雨鹃灿烂的笑着:
    “不简单!展二少爷,你居然敢一个人过来!不怕我有伏兵把你给宰了?看样子,这展
夜枭的外号,不是轻易得来的!”

                      ※               ※                 ※

    云翔忍不住笑了:
    “哈!说得太狂了吧?好像你是一个什么三头六臂的妖怪一样,我会见了你就吓得屁滚
尿流吗?你敢约我,我当然会来!”
    “好极了!你骑了马来,更妙了!这儿人太多,我们去人少一点的地方,好不好?”
    “你敢和我同骑一匹马吗?”
    “求之不得!是我的荣幸!”雨鹃一脸的笑。
    “嘴巴太甜了,我闻到一股“口蜜腹剑”的味道!”云翔也笑。
    “怕了吗?”雨鹃挑眉。
    “怕,怕,怕!怕得不得了!”云翔忍俊不禁。
    两人走到系马处,云翔解下马来,跳上马背,再把雨鹃捞上来,拥着她,他们就向郊外
疾驰而去。
    到了玉带溪畔,四顾无人,荒野寂寂。云翔勒住马,在雨鹃耳边吹气,问:
    “这算不算是“荒郊野外”了?”
    “应该算吧!我们下来走走!”
    两人下马,走到水边的草地上。
    雨鹃坐下,用手抱着膝,凝视着远方。
    云翔在她身边坐下,很感兴趣的看着她,不知道她下面要出什么牌。
    不料雨鹃静悄悄的坐着,眼晴定定的看着前方,半晌,毫无动静。
    云翔奇怪的仔细一看,她的面颊上竟然淌下两行泪。他有些惊奇,以为她有什么高招,
没料到竟是这样楚楚可怜。她看着远方,一任泪珠滚落,幽幽的说:
    “好美,是不是?这条小溪,绕着桐城,流过我家。它看着我出生,看着我长大。看着
我家的生生死死,家破人亡……”她顿了顿,叹口气:“坐在这儿,你可以听到风的声音,
水的声音,树的声音,连云的流动,好像都有声音。我很小的时候,我爹就常常和我这样坐
在荒野里,训练我听大自然的声音,他说,那是世界上最美丽的歌。”
    云翔惊奇极了。这个落泪的雨鹃,娓娓述说的雨鹃,对他来说,既陌生,又动人。
    雨鹃抬眼看他,轻声的说:
    “有好久了,我都没有到郊外来,听大自然的声音了!自从寄傲山庄烧掉以后,我们家
所有的诗情画意,就一起烧掉了!”
    云翔看着她,实在非常心动,有些后悔。
    “其实,对那天的事,我也很抱歉。”
    她可怜兮兮的点点头,拭去面颊上的泪。哽咽着说:
    “我那么好的一个爹,那么“完美”的一个爹,你居然把他杀了!”
    “你把这笔帐,全记在我头上了,是不是?”
    她再点点头。眼光哀哀怨怨,神态──楚楚。

                      ※               ※                 ※

    “让我慢慢来偿还这笔债,好不好?”他柔声问,被她的样子眩惑了。
    “如果你不是我的杀父仇人,我想,我很可能会爱上你!你有帅气,有霸气,够潇洒,
也够狠毒……正合我的胃口!”
    “那就忘掉我是你的杀父仇人吧!”他微笑起来。
    “你认为可能吗?”她含泪而笑。
    “我认为大有可能!”
    她靠了过来,他就把她一搂。她顺势倒进他的怀里,大眼睛含泪含怨又含愁的盯着他。
他凝视着她的眼睛,一副意乱神迷的样子。然后,他一俯头,吻住她的唇。
    机会难得!雨鹃心里狂跳,一面虚以委蛇,一面伸手,去摸藏在靴子里的匕首。她摸到
了匕首,握住刀柄,正预备抽刀而出,云翔的手,飞快的落下,一把紧紧扣住她的手腕。她
大惊,还来不及反应,他已经把她的手用力一拉,她只得放掉刀柄。他把她的手腕抓得牢牢
的,另一只手伸进去,抽出她靴子中那把匕首。
    他盯着她,放声大笑:
    “太幼稚了吧!预备迷得我昏头转向的时候,给我一刀吗?你真认为我是这么简单,这
么容易受骗的吗?你也真认为,你这一点点小力气,就可以摆平我吗?你甚至不等一等,等
到我们更进入情况,到下一个步骤的时候再摸刀?”
    雨鹃眼睁睁看着匕首已落进他的手里,机会巳经飞去,心里又气又恨又无奈又沮丧。
但,她立即把自己各种情绪都压抑下去,若无其事的笑着说:
    “没想到给你发现了!”
    “你这把小刀,在你上马的时候,我就发现了!”
    他看看匕首,匕首映着日光,寒光闪闪。刀刃锋利,显然是个利器!他把匕首一下子里
在她面颊上:
    “你不怕我一刀划过去,这张美丽的脸蛋就报销了?”
    她用一对水汪汪的大眼睛啾着他,眼里闪着大无畏的光,满不在乎的。
    “你不会这么做的!”
    “为什么?”
    “那就没戏好唱了,我们不是还有“下一个步骤”吗?何况,划了我的脸,实在不怎么
高段,好像比我还幼稚!”
    他忍不住哈哈大笑了:
    “我劝你,以后不要用这么有把握的眼光看我,我是变化多端的,不一定吃你这一套!
今天,算你运气,本少爷确实想跟你好好的玩一玩,你这美丽的脸蛋呢,我们就暂时保留着
吧!”
    他一边说着,用力一摔,那把匕首就飞进河水里去了。
    “好了!现在,我们之间没那个碍事的东西,可以好好的玩一玩了!”
    “嗯。”她风情万种的啾着他。
    他再度俯下头去,想吻她。她倏然推开他,跳起身子。他伸手一拉,谁知她的动作极度
灵活,他竟拉了一个空。
    她掉头就跑,嘴里格格笑着。边跑边喊:
    “来追我呀!来追我呀!”
    云翔拔脚就追,谁知她跑得飞快。再加上地势不平,杂草丛生,他居然追得气喘吁吁。
她边跑,边笑,边喊:
    “你知道吗?我是荒野里长大的!从小就在野地里跑,我爹希望我是男孩,一直把我当
儿子一样带,我跑起来,比谁都快!来呀,追我呀!我打赌你追不上我……”
    “你看我追得上还是追不上!”
    两人一个跑,一个追。
    雨鹃跑着,跑着,跑到系马处,忽然一跃,上了马背。她一拉马缰,马儿如飞奔去。她
在马背上大笑着,回头喊:
    “我先走了!到待月楼来牵你的马吧!”说着,就疾驰而去。
    云翔没料到她还有这样一招,看着她的背影,心痒难搔。又是兴奋,又是眩惑,又是生
气,又是惋惜。不住跌脚咬牙,恨恨的说:
    “怎么会让她溜掉了?等着吧!不能到手,我就不是展云翔!”
    雨鹃回家的时侯,雨凤早已回来了。雨鹃冲进家门,一头的汗,满脸红红的。她直奔桌
前,倒了一杯水,就仰头咕噜咕噜喝下。
    雨凤惊奇的看她:
    “你去那里了?穿得这么漂亮?这身衣服那儿来的?”
    “金银花给我的旧衣服,我把它改了改!”
    雨凤上上下下的看她,越看越怀疑:
    “你到什么地方去了?”
    “郊外!”
    “郊外?你一个人去郊外?”她忽然明白了,往前一冲,抓住雨鹃,压低声音问:“难
道……你跟那个展夜枭出去了?你昨晚鬼鬼祟祟的,是不是跟他订了什么约会?你和他单独
见面了,是不是?”
    雨鹃不想瞒她,坦白的说:
    “是!”
    雨凤睁大了眼睛,伸手就去摸雨鹃的腰,摸了一个空。
    “你的匕首呢?发生什么事了?告诉我!”
    雨鹃拨开她的手:
    “你不要紧张,什么事都没有发生!”
    “那……你的匕首呢?”
    “被那个展夜枭发现了,给我扔到河里去了!”
    雨凤抽了口气,瞪着她,心惊胆战。
    “你居然单枪匹马,去赴那个展夜枭的约会,你会吓死我!为什么要去冒险?为什么这
么鲁莽?到底经过如何,你赶快告诉我!”
    雨鹃低头深思着什么,忽然掉转话题,反问雨凤:
    “你今天和那个苏慕白谈得怎样?断了吗?”
    “我们不谈这个好不好?”雨凤神情一痛。
    “他怎么说呢?同意分手吗?”雨鹃紧盯着她。
    “当然不同意!他就在那儿自说自话,一直要我嫁给他,提出好多种办法!”
    雨鹃凝视了雨凤好一会儿。忽然激动的抓住她的手,哑声的说:
    “雨凤,你嫁他吧!”
    “什么?”雨凤惊问,不相信自己的耳朵。
    雨鹃热切的盯着她,眼神狂热:
    “我终于想出一个报仇的方法了!金银花是对的,要靠我这样花拳绣腿,什么仇都报不
了!那个展夜枭不是一个简单的敌手,他对我早已有了防备,我今天非但没有占到便宜,还
差一点吃大亏!我知道,我是真的没有办法了!”她摇了摇雨凤:“可是,你有办法!”
    “什么办法?”雨凤惊愕的问。
    “你答应那个展云飞,嫁过去!只要进了他家的门,你就好办了!了解展夜枭住在那
里,半夜,你去放一把火,把他烧死!就算烧不死他,好歹烧了他们的房子!打听出他们放
金银财宝的地方,也给他一把火,让他尝一尝当穷人的滋味!如果你不敢放火,你下毒也可
以……”
    雨凤越听越惊,沈痛的喊:
    “雨鹃,你知道你在说什么吗?”
    “我知道!我在教你怎么去报仇!好遗憾,那个展云飞爱上的不是我,如果是我,我一
定会利用这个机会!既然他向你求婚,你就将计就计吧!”
    雨凤身子一挺,挣脱了她,连退了好几步:
    “不!你不是教我怎样报仇,你是教我怎样犯法,怎样做个坏人!我不要!我不要!我
们恨透了展夜枭,因为他对我们用暴力,你现在要我也同流合污吗?”
    “在爹那样惨死之后,你脑子里还装着这些传统道德吗?让那个作恶多端的人继续害
人,让展家的势力继续扩大,就是行善吗?难道你不明白,除掉展夜枭,是除掉一个杀人凶
手,是为社会除害呀!”雨鹃悲切的说。
    “我自认很渺小,很无用,为“社会除害”这种大事,我没有能力,也没有魄力去做!
雨鹃,你笑我也罢,你恨我也罢,我只想过一份平静平凡的生活,一家子能够团聚在一起,
就好了!我没有勇气做你说的那些事情!”

                      ※               ※                 ※

    雨鹃哀求的看着她:
    “我不笑你,我也不恨你!我求你!只有你有这个机会,可以不着痕迹的打进那个家
庭!如果我们妥善计画,你可以把他们全家都弄得很惨……”
    雨凤激烈的嚷:
    “不行!不行!你要我利用慕白对我的爱,去做伤害他的事,我做不出来!我一定一定
做不出来!这种想法,实在太可怕了,太残忍了!雨鹃,你怎么想得出来?”
    雨鹃绝望的一掉头,生气的走开:
    “我怎么想得出来?因为我可怕,我残忍!我今天到了玉带溪,那溪水和以前一样的清
澈,反射着展夜枭的影子,活生生的!而我们的爹,连影子都没有!”
    她说完,冲到床边,往床上一躺,睁大眼睛,瞪着天花板。
    雨凤走过去,低头看着她。痛楚的说:
    “看!这就是“仇恨”做的事,它不止在折磨我们,它也在分裂我们!”
    雨鹃眼帘也眨不砭,有力的说:
    “分裂我们的,不是“仇恨”!是那两个人!一个是哥哥,一个是弟弟!他们以不同的
样子出现在我们面前,带给我们同样巨大的痛苦!你的爱,我的恨,全是痛苦!展夜枭说得
很对!哥哥弟弟都差不多!”
    雨凤被这几句话震撼了,一脸凄苦,满怀伤痛,什么话都说不出来了。
    ------------------
  炽天使  扫校

上一页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