苍天有泪
11

    按着,展家是一阵忙乱。重重院落,都灯火通明。
    大夫来了好几个,川流不息的诊砚云飞。丫头们捧着毛巾、脸盆、被单、水壶,药
碗……穿梭不停的出出人人。品慧、天尧、纪总管都陆续奔进云飞房间,表示关切。在这一
片忙碌和杂沓之中,只有一个人始终没有走进云飞的房间,那就是天虹。她像个不受注意的
游魂,孤独的坐在长廊的尽头,惊吓的看着那些忙碌的人群,却连询问一声都不敢,
    宴飞房中,挤满了人。梦娴已经醒过来了,现在,日不转睛的看着云飞,无论自样也不
肯离开。云飞始终昏昏沉沉,醒了一下,又昏睡过去。大夫们给他包扎的包扎、上药的上
药。几个大夫联合会诊,等他们诊断完毕,租望、梦娴、品慧、纪总管、云翔、天尧都围上
去,虽然各有心机,关心的程度是一样的。
    “严重吗?大夫?”租塑急急的问。
    “我们出去说话!”
    大夫走出房,祖望、品慧、纪总管、天尧、云翔都跟了出去,站在门口说话:
    “伤口已经有外国大夫缝过,应该不会裂开,现在又裂开了,情况就不好!我已经用金
创药给他包扎过了,希望不再流血。现在,我们要联合商量一个药方,赶快去抓药!”大夫
说。
    “快快快!去书房开药方!”祖望说。
    一群人往书房走,阿超追了过来:
    “大夫,药方开好给我,我去抓药!”
    “你守着大少爷吧,我看他离不开你!抓药,让天尧去抓就好了!”云翔说。
    阿超冲口而出:
    “天尧去,只怕大少爷命要不保!”
    云翔脸一板,怒瞪阿超,厉声的说:
    “你说什么?天尧什么时候误过事?你一天到晚守着大少爷,怎么允许他受伤?跟你在
一起,命才不保!”
    梦娴也追出来了,看看阿超,心里有些明白,当机立断:
    “阿超,你进去陪着他,我去拿药方!”
    梦娴跟着大家走了,阿超才放心的退回房间。他着急的走到床前。
    云飞痛楚的呻吟了一声,努力的净开眼睛,有些消醒了。丫头们围在床前给他擦汗的擦
汗,挥扇的挥扇。齐妈看到他睁眼,就急忙挥手,让丫头们出去。
    “去去去!这儿有我侍候就好了!”
    丫头捧着染血的毛巾衣物退出门去。
    齐妈关好门窗,和阿超围到床前来。齐妈轻声的喊着:
    “大少爷,人都走了,房里只有我和阿超,你觉得怎么样?”
    云飞虚弱已极的看着阿超和齐妈,慢慢的恢复了意识。和意识一起醒来的,是对雨凤的
牵挂。他挣扎着说:
    “我……不会死……我还得留着命……照顾雨凤……”
    齐妈和阿超听得好心酸,齐妈眼眶都湿了。云飞缓过一口气来,觉得伤口痛得钻心,整
个人一点力气都没有,想到经过情形,不禁咬牙:
    “云翔,他好狠!我毕竟是他的哥哥,他却想置我于死地!”
    阿超恨极,可是,也困惑极了:
    “可是,怎么会泄露出去的呢?我们这么小心,连太太都瞒过去了!”
    “只怕是……天虹小姐!只有天虹小姐知道!”齐妈说。
    云飞无力追究是谁泄露机密,好多话要交代阿超,提了半天气,才勉强提起精神来,说:
    “你们听好,我不知道云翔到底了解多少,但是,他连我的伤口在什么地方,他都知
道,我实在好害怕,不知道他在爹面前说些什么?不知道雨凤那儿有没有危险?现在,这样
一来,我是真的不能去看她了!阿超,你要想办法保护她!”
    “你好好的养病吧!现在操心任何事都没有用。雨凤姑娘那儿,我会随时去看的!你放
心吧,现在,要担心的是你,不是雨凤啊!”阿超说。
    一声门响,大家住口。
    梦娴急急忙忙走进来,把药方塞进阿超手中:
    “阿超,你赶快去抓药!”
    阿超拿着药方,匆匆的说:
    “这儿交给你们了,千万别让二少爷进门!我抓了药就回来!”
    他不敢延误,快步而去。走到院子里,忽然有个人影窜出来,飞快的拦住了他。他定睛
一看,是神态惊惶的天虹。
    “阿超,他怎样了?”她急切的问。
    阿超已经认定是天虹秘密,义愤填膺,气冲冲的说:
    “天虹小姐,你好狠啊!你告诉了二少爷,是不是?他假装好人,去扶大少爷,却把伤
口撞裂,让他流血不止!一条命已经去了一大半了!你还问什么?”
    天虹睁大眼睛,踉跄而退。返到回廊的椅子上,一屁股跌坐下来。
    阿超也不管她,掉头而去了。
    房里,梦娴看到云飞醒了,又是高兴、又是忧伤、又是焦虑、又是疑惑。摸索着在他床
前坐下,心痛的看着他。
    “云飞,你怎样?你要吓死娘啊!”
    “对不起……”云飞衰弱的说。
    “到底是谁这么狠,会刺你一刀?”
    “娘!如果你不问,我会好感激。”
    梦娴眼眶一红:
    “为了那个萧雨凤,是不是?你为她而受伤?是不是?”
    云飞闭上眼睛,默然不语。梦娴一急:
    “你为什么不跟她散了?为什么要让自己受伤?”
    云飞心中一痛,无力解释,长长一叹:
    “娘,关于我的受伤,等我精神好一点的时候,我一定告诉你,好不好?但是,不要再
说“散了”这种话,我不过是受了一点小伤,即使为她死了,我也不悔!”
    梦娴怔住,看着他那苍白如死的脸色,看着他那义无反顾的坚决,她陷进巨大的震撼
里,什么话都说不出来了。
    梦娴对云飞的受伤,是一肚子的疑惑,满心的恐惧。祖望也被这件事惊吓了,想到居然
有人要置云飞于死地,就觉得“心惊胆战,不可思议”。在书房里,他严肃的看着纪总管和
云翔,开始盘问他们,有没有知情不报?

                      ※               ※                 ※

    “到底是怎么回事?谁要杀他?你们知道还是不知道?”
    纪总管皱皱眉头,说:
    “我们实在不知道他是怎么受伤的。只是……听说,云飞为了萧家两个姑娘,已经结下
很多梁子了!这次受伤,我猜,八成是争风吃醋的结果。据说云飞在外面很嚣张,尤其阿
超,已经狂妄到不知道自己姓甚名谁的地步,常常搬出展家的招牌,跟人打架……”他趋前
低声说:“老爷,你上次说,把钱庄交给云飞管,我就先把虎头街的钱庄拨给他管,前天一
查帐,已经短少了一千块!”
    “是吗?”祖望困惑极了:“我觉得云飞不会这样!”
    “是啊!我也觉得他不会!可是,他这次回来,真的变了一个人,你觉得没有?以前那
里会争这个争那个,现在什么都要争!以前对映华痴心到底,现在会去酒楼捧姑娘!以前最
反对暴力,现在会跟人打架还挂彩……我觉得有点不对,你一点都不觉得吗?”纪总管说。
    云翔接了口:
    “总之,他现在受伤是个事实!他千方百计想要瞒住,也是一个事实!我就奇怪,怎么
受了伤,居然不吭气!他一定在遮掩什么!”
    祖望动摇了,越想越怀疑。
    “真的有问题!大有问题!”他抬头看纪总管:“不管他是怎么受伤的,这个下手的人
简直没把我们展家放在眼里!找出是谁,不能这样便宜的放过他!”
    “是谁干的,阿超一定知道!”云翔说。
    “可是,阿超不会说的!随你怎么问他,他都不会说的!”纪总管说。天尧和云翔对看
一眼。云翔打鼻子里哼了一声,是吗?阿超不会说吗?
    阿超抓了药,一路飞快的跑回家。到了家门口的巷子里,忽然,一个人影悄然无声的从
他身后窜出,举起一根大棒子,重重的打在他的后脑勺上。他哼也没哼,就晕了过去。
    “哗啦”一声,一桶冷水,淋在他身上,他才醒了过来。睁眼一看,自己已经被五花大
绑,悬吊在空中。他的手脚分开绑着,绑成一个“大”字形,上衣也扯掉了,裸着上身。他
再定睛一看,云翔、天尧、纪总管正围绕着他打转,每个人都是杀气腾腾的,云翔手里拿着
一条马鞭,看到他睁眼,就对着他一鞭鞭挥下。喊着:
    “你没想到吧!你也有栽在我手里的一天!平常连我,你都敢动手!今天正好跟你算个
总帐!你以为有云飞帮你撑腰,我就不敢动你吗?现在,哈哈!一个成了病猫!一个成了囚
犯!看你还怎么张狂!”
    阿超知道自己中了暗算,扼腕不已。看看四周,只见到处都堆放着破旧家具,知道这儿
是展家废弃的仓库,几年也不会有人进来。陷身在这儿,今晚是凶多吉少了。他明白了这一
点,心里也就豁出去了,反正了不起是一死!尽管皮鞭像雨点般落下,打得他皮开肉绽,他
只是睁大眼睛,怒瞪着云翔,一声也不吭。

                      ※               ※                 ※

    纪总管往他面前一站,大声说:
    “你今天识相一点,好好回答我们的话,你可以少挨几鞭!”就厉声问:“说!云飞是
怎样受伤的?”
    阿超一怔,这才明白过来,原来他们并不知道是谁刺伤了云飞,心里一喜,就笑了起来。
    “哈哈!”
    云翔怒不可遏:
    “笑!你还敢笑!我打到你笑不出来!说!云飞是怎样受伤的!是谁动的手?说!”他
举起鞭子,一鞭鞭抽了过来。
    阿超头一抬,瞪着云翔,大声说:
    “不就是你像暗算我一样,暗算他的吗?”
    “胡说八道!死到临头,你还要嘴硬!你说还是不说,你不说,我今天就打死你!”
    阿超倔强的喊着:
    “你可以打我,你可以暗算我,你可以去杀人放火,你可以对你的亲生哥哥下毒手,你
什么事做不出来?”他掉头看天尧,大喊:“天尧,你今天帮着他打我,有没有想到,将来
谁会帮着他打你?”
    “你还想离间我和天尧?我打死你!打死你!打死你……”云翔怒喊,鞭子越抽越猛。
    阿超仰头大笑:
    “哈哈!以为你是个少爷,结果是条虫!”
    “你说什么?你说什么?”
    “从小,你跟我一起练武,现在,你不能跟我单打独斗,只能用暗算的,算什么英雄好
汉?传出江湖,你就是一条虫!”
    “天尧!给我一把刀!我要杀了这个狗奴才!”云翔气极,大喊。
    “杀他?他值得吗?就是要杀他,也不需要你动手!”纪总管说。
    “是啊!我们平常是放他一马,要不然,他就算有十条命,也都不够我们杀的!”天尧
接口。
    阿超大叫:
    “纪总管,天尧!不要忘了,你们也是奴才啊!我们之间所不同的,我有一个把我当兄
弟的主子,而你们有一个把你们当傻瓜的主子……这个人……”他怒瞪云翔:“不仁不义,
还是一个扶不起的阿斗,值得你们为他卖命吗?”
    “我打死你!打死你!打死你……”云翔大喊,马鞭毫不留情的挥了过来。
    阿超咬牙忍着,一会儿,已经全身都是伤,无力再和云翔斗口了。
    “云翔!再打他就会厥过去了!我们还是把重点审出来吧!”天尧提高声音:“是谁让
云飞挂彩的?快说!”
    阿超抬头对天尧一笑:
    “我已经告诉你们了,是云翔做的,你们不相信吗?”
    云翔已经停鞭,一听,大怒,鞭子又挥了过去。
    纪总管瞪着阿超,不愿打出人命,伸手阻止了云翔。
    “今晚够了,你也打累了,我看,再打也没用,他一定不会说的,我们把他关在这儿,
明天再来继续审他!先让他饿个两三天,看他能支持多久!”
    云翔确实已经打累了,丢下马鞭,喘吁吁的对阿超挥着拳头咆哮:
    “你就在这里慢慢给我想!我的时间长得很,明天想不起来,还有后天,后天想不起
来,还有大后天!看你有多少天好熬!”
    纪总管、天尧、云翔一起走了。阿超清楚的听到,门外的大锁“喀答”一声锁上了。
    阿超筋疲力尽的垂下头去,痛得几乎失去知觉了。
    时间不知道过去了多久,阿超的精神恢复了一些。抬起头来,他四面看了看,这个废弃
仓库阴冷潮湿,墙角的火把,像一把鬼火,照得整个房间阴风惨惨。他振作了一下,开始苦
思脱困的办法。他试着挣扎,手脚上的绳子绑得牢牢的,无论怎样挣扎都挣不开。
    “怎么办?大少爷会急死了!齐妈和太太不知道会不会想办法救我?但是,她们根本不
知道我陷在这儿呀!药也丢了,大少爷没药吃,会不会再严重起来?”他想来想去,一筹莫
展,
    忽然,门外有钥匙响,按着,厚重的门被轻轻推开。
    阿超一凛,定睛细看,只见一个纤细的人影,一闪身溜了进来。他再一细看,原来是天
虹。
    “天虹小姐?”他又惊又喜。
    天虹一抬头,看到五花大绑,遍体鳞伤的阿超,吓得几乎失声尖叫。她立刻用手蒙住自
己的嘴巴,深吸口气,又拍拍胸口,努力稳定了一下自己,才低声说:
    “我来救你了,我要爬上去割断绳子,你小心!”
    “你有刀吗?”
    “我知道一定会需要刀,所以我带来了!”
    天虹拖来一张桌子,爬上去割绳子。
    “你也小心一点,别摔着了!”
    “我知道!”
    天虹力气小,割了半天,才把绳索割断。阿超跌倒在地上,天虹急忙爬下桌子,去看
他。着急的问:
    “你怎样?能走还是不能走?”
    阿超从地上站起来,忍痛活动手脚,一面飞快的问:
    “你怎么会来救我?”
    “你去抓药,我就一直在门外等你,想托你带一句话给大少爷,我看着你被他们打晕抓
走,看着你被押到这儿来……我一点办法都没有,我必须等到云翔睡着,才能偷到钥匙,所
以来晚了……”她看到阿超光着上身,又是血迹斑斑的,就把自己的披风甩给他:“披上这
个,我们快走!”
    阿超披上衣服。两人急急出门去。
    走到花园一角,天虹害怕被人撞见,对他匆匆的说:
    “你赶快去守着大少爷,我必须马上回去!”
    “是!”阿超感激莫名,诚挚的问:“你要我带什么话给大少爷?”
    天虹看着他,苦涩而急促的说:
    “我要你告诉他,我没有出卖他,绝对没有!关于他受伤,我什么都没有说过!要他相
信我!”她顿了顿,凝视他:“你对他有多忠心,我对他就有多忠心。”
    “我懂了!你快回去吧!今晚的事……谢谢。”阿超感动极了。想想,很不放心:“你
回去会不会有麻烦?”
    “我不知道。希望他没醒……我不能再耽误了……”她转身向里面走,走走又回头,百
般不放心的加了一句:“阿超!照顾他!千万别让他再出事!”
    阿超神色一凛,更加感动:
    “我知道……你也……照顾自己!还有……现在,这个家真的是乱七八糟了,我都不知
道自己能不能够保护好大少爷,如果随时要防暗算,那就太恐怖了!你假若有力量,帮帮大
少爷吧!毕竟,现在和大少爷作对的三个人,都是你最亲近的人!”
    天虹震动的看他,脸上的苦涩,更深更重了。她点了点头,说了一句:“只要我不是自
身难保,我会的!”说完,就急忙而去了。
    阿超回到云飞房间的时候,云飞、齐妈、和梦娴正像热锅上的蚂蚁,急得不得了。阿超
本来还想瞒住自己被打的事,但是,药也去了,上衣也没了,浑身狼狈,怎样都瞒不住,只
好简简单单,把经过情形说了一遍。云飞一听,也不管自己的伤口,从床上撑起身子,激动
的喊:
    “他们暗算你?快!给我看看,他们把你打成怎样了?”
    阿超披着天虹的那件披风,遮着身体,但是,脸上的好几下鞭痕是隐瞒不了的。
    齐妈和梦娴,都震惊已极的瞪着他,尤其梦娴,太多的意外,使她都傻住了。
    阿超伸手按住云飞:
    “你不要激动,你躺下来,千万不要再碰到伤口,我拜托拜托你!我的肉厚,身体结
实,挨这两下根本不算什么……只是药丢了,我要去敲药铺的门,再去抓……”
    他话没说完,云飞已一把拉下他的披风。他退避不及,伤痕累累的身子,全都露了出来。
    梦娴惊呼一声,齐妈抽口大气,云飞眼睛都直了。好半天,大家都没说话,然后,云飞
咬咬牙,痛楚的闭了闭眼睛说:
    “他们居然这样对你!这还是一个家吗?这还有兄弟之情吗?天尧也这样,纪叔也这
样!天尧和我们是一起长大的呀!我不能忍受了,趁这个机会,大家把所有的事都挑明吧!
娘,你把爹请来,我要公开所有的秘密……”
    阿超急忙劝阻:
    “你沈住气好不好?你现在伤成这样。大夫再三叮咛要休息,你那儿有力气来讲这么长
的故事?何况老爷信不信还是一个大问题,即使信了,你认为就没事了吗?可能会有更多的
问题!想想你再三要保护的人吧!再说,天虹小姐今晚冒险救我,如果泄露出去,她会怎
样?那三个人,是她的爹,她的哥哥,和她的丈夫耶!不能说!什么都不能说!”
    云飞被点醒了,是的,天虹处境堪怜,雨凤处境堪忧,投鼠忌器,什么都不能说!他又
急又恨又无奈,痛苦得不得了:
    “那……我们要怎样,完全处于挨打的地位吗?”
    “我觉得,第一步是你们两个都得赶快把伤养好!大少爷,你就躺着别动,阿超,你到
桌子这边来,我给你上药!”齐妈喊。
    “对对对,你赶快先上药再说!”梦娴惊颤的说。
    齐妈把阿超拉到桌子前面,倒了水来,清洗着伤口。他的背脊上,左一条右一条的鞭
痕,条条皮开肉绽。齐妈一面擦拭着血迹,一面心痛的说:
    “会疼吧?没办法,我想那马鞭多脏,伤口一定要消毒一下才好,你忍一忍!”
    他忍着痛,居然还笑:
    “你这像跟我抓痒一样,那有疼?”
    梦娴捧着乾净绷带过来,说:
    “这儿还有乾净的绷带和云飞的药,我想,金创药都差不多,快给他涂上!”她一看到
阿超的背,就觉得晕眩,脚一软,跌坐在椅子里。“我的老天,怎么会下这样的毒手呢?这
怎么办呢?这个家这样危机四伏,怎么办呀?”
    “娘!”云飞在床上喊。
    梦娴赶忙到床前来。云飞心痛的说:
    “娘,你回房休息吧,好不好?”
    “我怎能休息,你们两个都受伤了!敌人却是我们的亲人,防不胜防,随时,云翔都可
以来“问候”你一下,我急都急死了,怎么休息!”
    阿超急忙安慰梦娴:
    “太太,你放心,我以后会非常注意,不让自己受伤,也不让大少爷受伤!你想想看,
家里有那些人是我们可以信任的,最好调到门口来守门,不要让二少爷和纪家父子进门!”
    “我看,我把我的两个儿子调来吧!别人我全不信任!”齐妈说。
    “对了,我忘了大昌和大贵!”梦娴眼睛一亮。
    齐妈猛点头:
    “这样,就完全可以放心了,门口,有大昌大贵守着,门里,有我和阿超……即使阿超
走开几步,也没关系了!”
    云飞躺在床上,忍不住长叹:
    “我们出去四年,跑遍大江南北,随处可以安居,从来没有受过伤,没想到在自己家
里,居然要步步为营!”
    阿超没等药擦完,又跑回到云飞床边来,笑嘻嘻的说:
    “我没有白挨打,有好消息要给你!”
    “还会有什么好消息?”云飞睁大眼睛。
    “他们拚命审问我,是谁对你下的手,原来他们完全不知道真相!所以,你要保护的那
个人,还是安安全全的!”
    云飞眉头一松。透了一口长气。
    “还有,天虹姑娘要我带话给你,她没有出卖你,她什么都没说!”
    云飞深深点头:
    “我早就知道她什么都没说!真亏了她冒险去救你!齐妈,你要打听打听她有没有吃
亏?”
    “我会的!我会的!以后再也不会冤枉她了!”齐妈一叠连声的说。
    “齐妈,你注意一下小莲,我觉得那丫头有点鬼鬼祟祟!”阿超说。
    齐妈点头。梦娴忧心忡忡,看看云飞,又看看阿超,真是愁肠百结。说:
    “现在,你们两个,给我好好的养伤吧!谁都不许出门!”
    “大少爷躺着就好,我呢,都是皮肉伤,毫无关系,我还是要出门的!就拿这抓药来
说,我现在就要去……”
    齐妈很权威的一吼:
    “现在那有药铺会开门?明天一早,大昌会去抓药,你满脸伤,还要往那里跑?不许出
去!”
    阿超和云飞相对一看,两个伤兵,真是千般无奈。
    云飞经过这样一闹,又快要虚脱了。闭上眼睛,他想阖目养神,可是,心里颠来倒去,
都是雨凤的影子。自己这样衰弱,阿超又受伤了,雨凤会不会在巷口等自己呢?见不到他,
她会怎么想?他真是心急如焚,简直“度秒如年”了。
    第二天一早,齐妈就把所有的事,都照计画安排了。端了药碗,她来到云飞床前,报告
着:
    “所有的事,我都安排好了,你不要操心。天虹那儿,我一早就去看过了,她过关了!
她说,钥匙已经归还原位,要你们放心。”
    云飞点头,心里松了一口气,总算天虹没出事。正要说什么,门外传来家丁的大声通报:
    “老爷来了!”
    云飞一震。齐妈忙去开门,阿超赶紧上前请安。
    “老爷,早!”
    祖望瞪着阿超看,阿超脸上的鞭痕十分明显。祖望吃惊的问:
    “你怎么了?”
    “没事!没事!”阿超若无其事的说。

                      ※               ※                 ※

    “脸上有伤,怎么说是没事?怎么弄的?”祖望皱眉。
    “爹!”云飞支起身子喊。
    祖望就搁下阿超的事,来到床前,云飞想起身,齐妈急忙扶住。
    “爹,对不起,让您操心了!”
    “你躺着别动!这个时候,别讲礼貌规矩,赶快把身子养好,才是最重要的!”他看看
云飞又看看阿超,严肃的说:“我要一个答案,你们两个到底是怎么回事?不要再瞒我了!”
    “阿超和我是两回事,阿超昨晚帮我抓药回来,被人一棍子打昏,拖到仓库里毒打了一
顿!”云飞不想隐瞒,坦白的说了出来。
    “是谁干的?”祖望震惊的问。
    “爹,你应该心里有数,除了云翔,谁会这样做?不止云翔一个人,还有纪总管和天
尧!我真没想到,我的家,已经变成了一个暴力家庭!”
    祖望的眉头皱得更紧了,生气的说:
    “云翔又犯毛病了,才跟我说,要改头换面,重新做人,转眼就忘了!”说着,又凝视
云飞:“不过,阿超平常也被你宠得有点骄狂,常常作威作福,没大没小,才会惹出这样的
事吧!”
    云飞一听,祖望显然有护短的意思,不禁一楞。心中有气,正要发作,阿超走上前来,
陪笑说:
    “老爷!这事是我不好,希望老爷不要追究了!”
    祖望看阿超一眼,威严的说:
    “大家都收尸一点,家里不是就可以安静很多吗?”
    云飞好生气:
    “爹!你根本在逃避现实,家里已经像一个刑场,可以任意动用私刑,你还不过问吗?
这样睁一眼,闭一眼,对云翔他们一再姑息,你会造成大问题的!”
    祖望也很生气,烦恼的一吼:
    “我现在最大的问题就是你!”
    云飞一怔。阿超和齐妈面面相觑,不敢说话。
    “好!我已经知道云翔打了阿超!那么你呢?你肚子上这一刀,总不是云翔捅的吧?你
还不告诉我真相吗?你要让那个凶手逍遥法外,随时再给你第二刀吗?”
    云飞大急,张口结舌。祖望瞪着他,逼问:
    “就是你这种态度,才害阿超挨打吧?难道,你要我也审阿超一顿吗?”
    云飞急了,冲口而出:
    “如果我告诉你,这一刀是我自己捅的,你信不信呢?”
    “你自己捅的?你为什么要自己捅自己一刀呢?”祖望大惊。
    云飞吸口气,主意已定。就坚定的,肯定的,郑重的说:
    “为了向一个姑娘证明自己心无二志!”
    祖望惊奇极了,目不转睛的盯着他看。云飞迎视着他的目光,眼神那么坦白真诚,祖望
不得不相信了。他睁大眼睛,不可思议的说:
    “这太疯狂了!但是,这倒很像你的行为!“做傻事”好像是你的本能之一!”他咽了
口气,对这样的云飞非常失望,云翔的谗言就在心中全体发酵。“我懂了,做了这种傻事,
你又想遮掩它!”
    “是!请爹也帮我遮掩吧!”
    “那个姑娘就是待月楼里的萧雨凤?她值得你这样做?”
    云飞迎视着父亲的眼光,一字一句,掏自肺腑:
    “为了她,赴汤蹈火,刀山油锅,我都不惜去做!何况是挨一刀呢?她在我心里的份量
可想而知!爹如果肯放她一马,我会非常非常感激,请你给我一点时间,让我向你证明我的
眼光,证明她值得还是不值得!”
    祖望瞪着他,失望极了。
    “好了!我知道了!”他咬咬牙,说:“我的两个儿子,云翔固然暴躁,做事往往太
狠,可是,你,也未免太感情作用了!在一个姑娘身上,用这种工夫,损伤自己的身子,你
也太不考了!”站起身来,他的声音冷淡:“你好好的休养吧!”他转身向外走,走了几
步,又站住了,口头说:“云翔现在很想和你修好,你也不要拒人于千里之外,兄弟之间,
没有解不开的仇恨,知道吗?”说完,转身去了。
    云飞呕得往床上一例。
    “简直是一面倒的偏云翔嘛!连打阿超这种事他都可以放过!气死我了……”他这一
动,牵动了伤口,捧着肚子呻吟:“哎哟!”
    阿超急忙窜过来扶他。嚷着说:
    “你动来动去干什么?自己身上有伤,也不注意一下!你应该高兴才对,肚子上这一
刀,总算给你蒙过去了,我打包票老爷不会再追究了!”
    “因为他觉得不可思议,太丢脸了!”
    “管他怎么想呢?只要暂时能够过关,就行了!”他弯腰去扶云飞,一弯腰,牵动浑身
伤口,不禁跟着呻吟:“哎哟,哎哟……”
    齐妈奔过来。
    “你们两个!给我都去躺着别动!”
    主仆二人,相对一视。
    “哈哈!没想到我们弄得这么狼狈!”阿超说。
    “人家是“哼哈二将”,我们快变成“哎哟二将”了!”
    云飞接口:
    主仆二人,竟然相视而笑了。
    第二天一清早,云翔就被纪总管找到他的偏厅来。
    “救走了?阿超被人割断绳子救走了?怎么可能呢?谁会救他呢?”云翔气极败坏的问。
    “所以,千万不要小看云飞的力量,这个家庭里,现在显然分为两派了,你有你的势
力,他有他的势力!不要以为我们做什么,他们看不见,事实上,他的眼线一定也很多,就
连阿文那些人,也不能全体信任!说不定就有内奸!”纪总管说。
    “而且,今天一早,大昌大贵就进府了。现在,像两只虎头狗一样,守在云飞的房门
口!小莲也被齐妈赶进厨房,不许出入上房!还不知道他们会对老爷怎么说,老爷会怎么
想?”天尧接口。
    云翔转身就走:──“我现在就去看爹,先下手为强!”
    纪总管一把拉住他:“你又毛躁起来了!你见了老爷怎么说?说是阿超摔了一跤,摔得
脸上都是鞭痕吗?”
    云翔一怔,楞了楞,转动眼珠看纪总管。惊愕的喊:“什么?阿超脸上有鞭痕?怎么弄
的?谁弄的?”
    纪总管一笑,拍拍云翔的肩。
    “去吧!自己小心应付……”
    纪总管话没说完,院子里,家丁们大声通报:
    “老爷来了!”
    纪总管大惊,天尧、云翔都一楞。来不及有任何反应,房门已被拍得砰砰飨。纪总管急
忙跑去开门,同时警告的看了两人一眼。
    门一开,祖望就大踏步走了进来,眼光敏锐的扫视三人:
    “原来云翔在这儿!怎么?一早就来跟岳父请安了?”
    纪总管感到祖望话中有话,一时之间,乱了方寸,不敢接口。云翔匆促间也不知道该说
什么,有点慌乱:
    “爹怎么这么早就起床了?”
    祖望瞪着云翔,恨恨的说:
    “家里被你们两个儿子弄得乌烟瘴气,我还睡得着吗?”
    “我弄了什么?”
    “你弄了什么?不要把我当成一个老糊涂,好不好?我已经去过云飞那儿了……捉阿
超,审阿超,打阿超,还不够吗?”他忽然掉头看天尧和纪总管:“你们好大胆子,敢在家
里动用私刑!”
    纪缌管急忙说:
    “老爷!你可别误会,我从昨晚起……”
    祖望迅速打断,叹口气:
    “纪总管!你们教训阿超,本来也没什么大了不起,可是不要太过份了!如果这阿超心
里怀恨,你们可以暗算他,他也可以暗算你们!任何事,适可而止。这个屋檐底下,要有秘
密也不太容易!”
    纪总管闷掉了。
    云翔开始沈不住气:
    “爹!你不能尽听云飞的话,他身上才有一大堆的秘密,你应该去调查他怎么受伤,他
怎么……”
    祖望烦躁的打断了他:
    “我已经知道云飞是怎样受伤的,不想再追究这件事了!所以,这事就到此为止,谁都
不要再提了!”
    云翔惊奇:
    “你知道了?那么,是谁干的?我也很想知道!”
    “我说过,我不要追究,也不想再提了!你也不用知道!”
    云翔、天尧、纪总管彼此互看,惊奇不解。
    祖望就拍了拍云翔的肩,语重心长的说:
    “昨天,你跟我说了一大篇话,说要和云飞讲和,说要改错什么的,我相信你是肺腑之
言,非常感动!你就让我继续感动下去吧,不要做个两面人,在我面前是一个样,转身就变
一个样!行吗?”
    云翔立即诚恳的说:
    “爹,我不会的!”
    “那么,打阿超这种事情,不可以再发生了!你知道我对你寄望很深,不要让我失
望!”再看了屋内的三个人一眼:“我现在只希望家里没有战争,没有阴谋,每个人都能健
康愉快的过日子,这不算是奢求吧!”
    祖望说完,转身大步出门去。纪总管慌忙跟着送出去。
    室内的云翔和天尧,对看一眼。
    “还好,你爹的语气,还是偏着你!虽然知道是我们打了阿超,可是,并没有大发脾
气,就这一点看,我们还是占上风!”天尧说。
    云翔想想,又得意起来:
    “是啊!何况,我还修理了他们两个!”他一击掌,意兴风发的说:“走着瞧吧!路还
长得很呢!”
    ------------------
  炽天使  扫校

上一页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