苍天有泪
10

    这天早上,有人在敲院子的大门,小三跑去开门。门一开,外面站着的赫然是阿超。小
三一呆,想立即把门关上,阿超早已顶住门,一跨步就进来了。
    “我们不跟你做朋友了,你赶快走!”小三喊。
    “我只说几句话,说完我就走!”
    雨凤、雨鹃听到声音,跑出门来。雨鹃一看到阿超,就气不打一处来,喊着说:
    “你来干什么?我们没有人要跟你说话,也没有人要听你说话,你识相一点,就自己出
去!我看在你不是“元凶”的份上,不跟你算帐!你走!”
    “好好的一个姑娘,何必这样凶巴巴?什么“元凶”不“元凶”,真正受伤的人躺在家
里不能动,人家可一个“凶”字都没用!”阿超摇头说。
    雨凤看到阿超,眼睛都直了,也不管雨鹃怎么怒气腾腾,她就热切的盯着阿超,颤抖着
声音,急促的问:
    “他,他,他怎样?”
    “我们可不可以出去说话!”
    “不可以!”雨鹃大声说。
    雨凤急急的把她往后一推,哀求的看着她。
    “我去跟他说两句话,马上就回来!”
    雨鹃生气的摇头,雨凤眼中已满是泪水。
    “我保证,我只是要了解一下状况,我只去一会儿!”
    雨凤说完,就撂下雨鹃,转身跟着阿超,急急的跑出门去。
    到了巷子口,雨凤再也沈不住气,站住了,激动的问:
    “快告诉我,他怎么样?严不严重?”
    阿超心里有气,大声的说:
    “怎么不严重?刀子偏半寸就没命了!流了那么多血,现在躺在那儿动也不能动,我
看,就快完蛋了!大概拖不了几天了!”
    雨凤听了,脸色惨变,脚下一软,就要晕倒。阿超急忙扶住,摇着她喊:
    “没有!没有!我骗你的!因为雨鹃姑娘太凶了,我才这样说的!你想,如果他真的快
完蛋,我还能跑来跟你送信吗?”
    雨凤靠在墙上,惊魂未定,脸色白得像纸,身子单薄得也像纸,风吹一吹好像就会碎
掉,她喘息的问:
    “那,那,那……他到底怎样?”
    阿超看到她这种样子,不忍心再捉弄她了,正色的,诚恳的说:
    “那天,到圣心医院里,找外国大夫,缝了十几针,现在不流血了。可是,他失血过
多,衰弱极了,好在家里滋补的药材一大堆,现在拚命给他补,他自己也恨不得马上好起
来,所以,有药就吃,有汤就喝,从来生病,没有这么听话过!”
    雨凤拚命忍住泪。
    “家里的人,过去了吗?”
    “好难啊!没办法瞒每一个人,齐妈什么都知道了,我们需要她来帮忙,换药换绷带什
么的,齐妈不会多说话,她是最忠于大少爷的人。至于老爷,我们告诉他,大少爷害了重伤
风,会传染,要他不要接近大少爷,他进去看了看,反正棉被盖得紧紧的,他也看不出什么
来,就相信了!”
    “那……他的娘呢?也没看出来吗?”
    “太太就难了,听到大少爷生病,她才不管传染不传染,一定要守着他。急得我们手忙
脚乱,还好齐妈机灵,总算掩饰过去了,太太自己的身体不好,所以没办法一直守着……不
过,苦了大少爷,伤口又痛,心里又急,还不能休息,一直要演戏,又担心你这样,担心你
那样,担心得不得了。就这样折腾,才两天,整个人已经瘦了一大圈……”
    雨凤再也控制不住自己.泪珠落下,她急忙掏出手帕拭泪。阿超看到她流泪,一惊,在
自己脑袋上敲了一记:
    “瞧我笨嘛!大少爷千叮咛,万嘱咐,要我告诉你,他什么都好,一点都不严重,不痛
也没难受,过两天就可以下床了,要你不要着急!”
    雨凤听了,眼泪更多了。
    “还有呢,大少爷非常担心,怕二少爷还会去待月楼找你们的麻烦,他说,要你们千万
忍耐,不要跟他起冲突,见到他就当没看见,免得吃亏!”
    雨凤点点头,吸着鼻子:
    “还好,这两个晚上,他都没来!”
    “还有一件事很重要,家里都知道你们姐妹了!因为大少爷告诉老爷太太,他要娶你!
所以,万一有什么人代表展家来找你们谈判,你们可别动肝火……他说,没有人能代表他做
任何事,要你信任他!”阿超又郑重的说。
    雨凤大惊。
    “什么?他告诉了家里他要娶我……可是,我根本不要嫁他啊!”
    “他本来想写一封信给你,可是,他握着笔,手都会发抖……结果信也没写成……”
    雨凤听得心里发冷,盯着他问:
    “阿超!你老实告诉我,他是不是伤得很严重?”
    阿超叹口气,凝视她,沈声的说:
    “刀子是你捅下去的,你想呢?”
    她立刻用手蒙住嘴,阻止自己哭出来。阿超看到她这个样子,一个冲动,说:
    “雨凤姑娘,我有一个建议!”
    她抬起泪眼看他。
    “他有好多话要跟你说,你又有好多话要问,我夹在中间,讲也讲不清楚,不知道你愿
不愿意见他一面?我把你悄悄带进去,再悄悄带出来,管保没有人知道!”
    雨凤急急一退,大震抬头。激动的说:
    “你到底把我想成什么人?我所以会站在这儿,听你讲这么多,实在因为我一时失手,
捅了他一刀,心里很难过!可是,我今生今世,都不可能跟展家的人做朋友,更不可能走进
展家的大门!我现在已经听够了,我走了!”
    说完,她用手蒙着嘴,转身就跑。
    “雨凤姑娘!”阿超急喊。
    雨凤不由自主,又站住了。
    “你都没有一句话要我带给他吗?”
    她低下头去,心里千回百转,爱恨交织,简直不知从何说起。沈默半晌,终于抬起头来:
    “你告诉他,我好想念那个苏慕白,可是,我好恨那个展云飞!”她说完,掉头又跑。
阿超追着她喊:
    “明天早上八点,我还在这儿等你?如果你想知道大少爷的情况,就来找我!说不定他
会写封信给你。雨鹃姑娘太凶,我不去敲门,你不来我就走了!”
    雨凤停了停,回头看了一眼。尽管阿超不懂男女之情,但是,雨凤眼中的那份凄绝,那
份无奈,那份痛楚……却让他深深的撼动了。
    所以,阿超回到家里,忍不住对云飞绘声绘色的说:
    “这个传话真的不好传,我差点被雨鹃姑娘用乱棍打死,好不容易把雨凤姑娘拉到巷子
里,我才说了两句,雨凤姑娘就厥过去了!”
    云飞从床上猛的坐起来,起身太急,牵动伤口,痛得直吸气。
    “什么?你跟她说了什么?你说了什么?”
    “那个雨鹃蛄娘实在太气人了,我心里有气,同时,也想代你试探一下,这个雨凤姑娘
到底对你怎样,所以,我就告诉她,你只剩一口气了,拖不过几天了,就快完了!谁知道,
雨凤姑娘一听这话,眼睛一瞪,人就厥过去了……”阿超说。
    云飞急得想跳下床来:
    “阿超……我揍你……”
    阿超急忙更正:
    “我说得太夸张了,事实上,是“差一点”就厥过去了!”
    齐妈过来,把云飞按回床上,对阿超气呼呼的说:
    “你怎么回事?这个节骨眼,你还要跟他开玩笑?到底那雨凤姑娘是怎样?”
    阿超看着云飞,正色的,感动的叹了口气:
    “真的差点厥过去了,还好我扶得快……我觉得,这一刀虽然是捅在你身上,好像比捅
在她自己身上,还让她痛!可是……”
    “可是什么?”云飞好急。
    “可是,她对展家,真的是恨得咬牙切齿。她说有一句话要带给你;她好想念那个苏慕
白,可是,好恨那个展云飞!”
    云飞震动的看着阿超,往床上一倒。
    “哦,我急死了,怎样才能见她一面呢?”
    第二天一早,雨凤实在顾不着雨鹃会不会生气,就迫不及待的到了巷子口。
    她一眼看到云飞那辆马车停在那儿,阿超在车子旁边走来走去,等待着。她就跑上前
去,期盼的问:
    “阿超,我来了。他好些没有?有没有写信给我?”
    阿超把车门打开:
    “你上车,我们到前面公园里去说话!”
    “我不要!”雨凤一退。
    阿超把她拉到车门旁边来:
    “上车吧!我不会害你的!”
    雨凤还待挣扎,车上,有个声音温柔的响了起来:
    “雨凤!上车吧!”
    雨凤大惊,往车里一看,车上赫然躺着云飞。雨凤不能呼吸了,眼睛瞪得好大。
    “你……你怎么来了?”
    “你不肯来见我,只好我来见你了!”云飞软弱的一笑。
    阿超在一边插嘴:
    “他发疯了,说是非见你不可,我没办法,只好顺着他,你要是再不上车,他八成会跳
下车来,大夫已经再三叮嘱,这伤口就怕动……”
    阿超的话还没说完,雨凤已经钻进车子里去了。阿超一面关上车门,一面说:
    “我慢慢驾车,你们快快谈!”阿超跳上驾驶座,车子踢踢踏踏向前而去。
    雨凤身不由己的上了车。看到椅垫上铺着厚厚的毛毯,云飞形容憔悴的躺在椅垫上,两
眼都凹陷下去了,显得眼珠特别的黑。唇边虽然带着笑,脸色却难看极了。雨凤看到他这么
憔悴,已经整颗心都像扭麻花一样,绞成一团。他看到雨凤上了车,还想支撑着坐起身,一
动,牵动伤口,痛得咬牙吸气。
    她立即扑跪过去,按住他的身子,泪水一下子就冲进了眼眶。
    “你不要动!你躺着就好!”
    云飞依言躺下,凝视着她:
    “好像已经三百年没有看到你了……”他伸手去握她的手:“你好不好?”
    雨凤想把自己的手抽回来,他紧握着不放。她闭了闭眼睛,泪珠滚落:
    “我怎么会好呢?”
    他抬起一只手来,拭去她的泪,歉声的说:
    “对不起。”
    她立即崩溃了,一面哭着,一面喊:
    “你还要这样说!我已经捅了你一刀,把你弄成这样,我心里难过得快要死掉,你还在
跟我说“对不起”,我不要听你说“对不起”,我承受不起你的“对不起”!”
    “好好!我不说对不起,你不要激动,我说“如果”,好不好?”
    雨凤掏出手帕,狼狈的拭去泪痕。
    ““如果”我不是展云飞,“如果”我和你一样恨展云翔,“如果”我是展家的逃兵,
“如果”我确实是苏慕白……你是不是还会爱我?”他深深切切的啾着她。
    雨凤柔肠寸断了。

                      ※               ※                 ※

    “你说这些还有什么用?你的“如果论”全是虚幻的,全是不可能的,事实就是你骗了
我,事实你就是展云飞……我……”她忽然惊觉,怎么?她竟然还和他见面!他是展云飞
啊!她看看四周,顿时慌乱起来:“怎么糊里糊涂又上了你的车,雨鹃会把我骂死!不行,
不行……”她用力抽出手,跳起来,喊:“阿超,停车!我要下车!”又看了云飞一眼:
“我不能跟你再见面了!”
    云飞着急,伸手去拉她:
    “坐下来,请你坐下来!”
    “我不要坐下来!”她激动的喊。
    云飞一急,从椅垫上跳起来,伸手用力拉住她。这样跳动,伤口就一阵剧痛,他咬紧牙
关,站立不住,踉跄的跌坐在椅子上,大颗大颗的汗珠,从额上滚下。他挣扎忍痛,弯腰按
住伤口,痛苦的说:
    “雨凤,我真的会被你害死!”
    她睁大眼睛看着他,跟着他吸气,跟着他冒出冷汗,好像痛的是她自己。
    “你……你……好痛,是不是?”她颤声问。
    ““如果”你肯好好的坐下,我就比较不痛了!”
    她扶着椅垫,呆呆的坐下,双眼紧紧的看着他,害怕的说:
    “让马车停下来,好不好?这样一直颠来颠去,不是会震动伤口吗?”
    ““如果”你不逃走,“如果”你肯跟我好好谈,我就叫阿超停车。”
    她投降了,眼泪一掉。
    “我不逃走,我听你说!”
    阿超把马车一直驶到桐城的西郊,“玉带溪”从原野上缓缓流过。四周一个人影都没
有,安静极了。阿超看到前面有绿树浓荫,周围风景如画,就把车子停下。把云飞扶下车
子,扶到一棵大树下面去坐着,再把车上的毛毯抱过来,给他垫在身后。雨凤也忙着为他铺
毛毯,盖衣服,塞靠垫。阿超看到雨凤这样,稍稍放心,他就远远的避到一边,带着马儿去
吃草。但是,他的眼神却不时飘了过来,密切注意着两人的行动,生怕雨凤再出花样。
    云飞背靠着大树,膝上,放着一本书。他把书递到雨凤手中,诚挚的说:
    “一直不敢把这本书拿给你看,因为觉得写得不好,如果是外行的人看了,我不会脸
红。但是,你不同,你有很好的文学修养,你又是我最重视的人,我生怕在你面前,暴露我
的弱点……这本书,也就一直不敢拿出来,现在,是没办法了!”
    雨凤狐疑的低头,看到书的封面印着:“生命之歌苏慕白着”。
    “苏慕白?”她一震,惊讶的抬起头来。
    “是的,苏慕白。这是我的笔名。苏轼的苏,李白的白,我羡慕这两个人,取了这个名
字。所以,你看,我并不是完全骗你,苏慕白确实是我的名字。”
    “这本书是你写的?”她困惑的凝视他。

                      ※               ※                 ※

    “是的,你拿回去慢慢看。看了,可能对我这个人,更加深一些了解,你会发现,和你
想像的展云飞,是有距离的!”
    她看看书,又看看他,越来越迷惘。
    “原来,你是一个作家?”
    “千万别这么说,我会被吓死。那有那么容易就成“家”呢!我只是很爱写作而已,我
爱所有的艺术,所有美丽的东西,包括:音乐,绘画,写作,你!”
    她一怔。
    “你又来了,你就是这样,花言巧语的,把我骗得糊里糊涂!那么……”她忽然眼中闪
着光彩,热盼的说:“你不是展云飞,对不对?你是他们家收养的……你是他们家的亲
戚……”
    “不对!我是展云飞!人,不能忘本,不能否决你的生命,我确实是展祖望的儿子,云
翔是我同父异母的弟弟!”他沈痛的摇头,坦白的说,不能再骗她了。
    雨凤听到云翔的名字,就像有根鞭子,从她心口猛抽过去,她跳了起来:
    “我就是不能接受这个!随你怎么说,我就是不能接受这个!”
    他伸手抓住她,哀恳的看着她:
    “我今天没办法跟你长篇大论来谈我的思想,我的观念,我的痛苦,我的成长,我的挣
扎……这一大堆的东西,因为我真的太衰弱了!请你可怜我抱病来见你这一面,不要和我比
体力,好不好?”
    她重新坐下,泪眼凝注:
    “我真的不知通要怎么办才好?你把我弄得一团乱,我一会儿想到你的好,就难过得想
死掉,一会儿想到你的坏,就恨得想死掉……哦,你不会被我害死,我才会被你害死!”
    他直视着她,眼光灼灼然的看进她的内心深处去。
    “听你这篇话,我好心痛,可是,我也好高兴!因为,你每个字都证明,你是喜欢我
的!你不喜欢的,只是我的名字而已!如果你愿意,这一生,你就叫我慕白,没有关系!”
    “那里有一生,我们只有这一刻,因为,见过你这一面以后,我再也不会见你了!”雨
凤眼泪又掉下来了。
    他瞪着她:
    “这不是你的真意!你心里,是想和我在一起的!水远在一起的!”
    “我不想!我不想!”她疯狂的摇头。
    他伸手捧住她的头,不许她摇头,热切的说:
    “不要摇头,你听我说……”
    “我不能再听你,我一听你,就会中毒!雨鹃说,你是披着人皮的狼,你是迷惑唐僧的
妖怪……你是变化成苏慕白的展云飞……我不能再听你!”
    “你这么说,我今天不会放你回去了!”
    “你要怎样?把我绑票吗?”

                      ※               ※                 ※

    “如果必要,我是会这样做的!”
    她一急,用力把他推开,站了起来。他跳起身子,不顾伤口,把她用力捉住。此时此
刻,他顾不得痛,见这一面,好难!连阿超那儿,都说了一车子好话。他不能再放过机会!
他搂紧了她,就俯头热烈的吻住了她。
    他的唇发着热,带着那么炙烈的爱,那么深刻的歉意,那么缠绵的情意,那么痛楚的渴
盼……雨凤瓦解了,觉得自己像一座在火山口的冰山,正被熊熊的火,烧烤得整个崩塌。她
什么力气都没有了,什么思想都没有了。只想,就这样化为一股烟,缠绕他到天长地久。
    水边,阿超回头,看到这一幕,好生安慰,微笑的转头去继续漫步。
    一阵意乱情迷之后,雨凤忽然醒觉,惊慌失措的挣脱他。
    “给人看见,我会羞死……”
    他热烈的盯着她:
    “男女相爱,是天经地义的事,没有什么需要害羞的!何况,这儿除了阿超之外,什么
人都没有!阿超最大的优点就是,该看见的他会看见,该看不见的,他就看不见!”
    “可是,当我捅你一刀的时候,他就没看见啊!”
    “这一刀吗?他是应该看不见的,这是我欠你的!为了……我骗了你,我伤了你的心,
我姓展,我的弟弟毁了你的家……让这一刀,杀死你不喜欢的展云飞,留下你喜欢的那个苏
慕白,好不好?”
    他说得那么温柔,她的心,再度被矛盾挤压成了碎片。
    “你太会说话,你把我搞得头昏脑胀,我……我就知道不能听你,一听你就会犯糊
涂……我……我……”
    她六神无主,茫然失措的抬头看他,这种眼神,使他心都碎了。他激动的再把她一抱:
    “嫁我吧!”
    “不不不!不行!绝对不行……”
    她突然醒觉,觉得脑子轰的一响,思想回来了,意识清醒了,顿时间,觉得无地自容。
这个人,是展家的大少爷呀!父亲昵骨未寒,自己竟然投身在他的的怀里!她要天上的爹,
死不瞑目吗?她心慌意乱,被自责鞭打得遍体鳞伤,想也不想,就用力一推。云飞本来就忍
着痛,在勉力支持,被她这样大力一堆,再也站不稳,跌倒在地。痛得抱住肚子,呻吟不止。
    雨凤转头要跑,看到他跌倒呻吟,又惊痛不已,扑过来要扶他。
    阿超远远一看,不得了!好好抱在一起,怎么转眼间又推撞在地?他几个飞窜,奔了过
来,急忙扶起云飞。
    “你们怎么回事?雨凤姑娘,你一定要害死他吗?”
    雨凤见阿超已经扶起云飞,就用手捂住嘴,哭着转身飞奔而去。她狂奔了一阵,听到身
后马蹄答答,回头一看,阿超驾着马车追了土来。
    云飞开着车门,对她喊:
    “你上车,我送你回去!”
    雨凤一面哭,一面跑:
    “不不!我不上你的车,我再也不上你的车!”
    “我给你的书,你也不要了吗?”他问。
    她一怔,站住了:
    “你丢下车来给我!”
    马车停住,阿超在驾驶座上忍无可忍的大喊:
    “雨凤姑娘,你别再折腾他了,他的伤口又在流血了!”
    雨凤一听,惊惶、心痛、着急、害怕……各种情绪,一齐涌上心头,理智再度飞走,她
情不自禁又跳上了车。
    云飞躺着,筋疲力尽,脸色好白好白,眼睛好黑好黑。她跪在他面前,满脸惊痛,哑声
喊:
    “给我看!伤口怎样了?”
    她低下头,去解他的衣钮,想察看伤口。他伸手握住她的手,握得她发痛,然后把她的
手紧压在自己的心脏上。
    “别看了!那个伤口没流血,这儿在流血!”
    雨凤眼睛一闭,泪落如雨。那晶莹的点点滴滴,不是水。这样的热泪不是水,是火山喷
出的岩浆,有燃烧般的力量。每一滴都直接穿透他的衣服皮肉,烫痛了他的五脏六腑。他盯
着她,恨不得和她一起烧成灰烬。他们就这样相对凝视,一任彼此的眼光,纠纠缠缠,痴痴
迷迷。
    车子走得好快,转眼间,已经停在萧家小院的门口。
    雨凤拿着书,胡乱的擦擦泪,想要下车。他紧紧的拉住她的手,不舍得放开:
    “记住,明天早上,我还在巷子里等你!”
    “你疯了?”她着急的喊:“你不想好起来是不是?你存心让我活不下去是不是?如果
你每天这样动来动去,伤口怎么会好呢?而且,我明天根本不会来,我说了,我们不能再见
面了!”
    “不管你来不来,我反正会来!”
    她凝视他,声音软化了,几乎是哀求的:
    “你让我安心,明天好好在家里养病,不要这样折磨我了,好不好?”
    他立刻被这样的语气撼动了:
    “那么,你也要让我安心,不要再说以后不见面的话,答应我回去好好的想一想,明
天,我不来,阿超也会来,你好歹让他带个信给我!”
    她哀恻的看了他一眼,不置可否,挣脱了他的手,跳下车。
    她还没有敲门,四合院的大门,就“豁啦”一声开了,雨鹃一脸怒气,挺立在门口。阿
超一看雨鹃神色不善,马马虎虎的打了一个招呼,就急急驾车而去。
    雨鹃对雨凤生气的大叫:
    “你又是一大清早就不告而别,一去就整个上午,你要把我们大家吓死吗?”
    两凤拿着书冲进门,雨鹃重重的把门碰上。追着她往屋内走,喊着:
    “阿超把你带到那里去了?你老实告诉我!”
    雨凤低头不语。雨鹃越想越疑惑,越想越气,大声说:
    “你去跟他见面了?是不是?难道你去了展家?”
    “没有!我怎么可能去展家呢?是……他根本就在车上!”
    “车上?你不是说他受伤了?”
    “他是受伤了,可是,他就带着伤这样来找我,所以我……”
    “所以你就跟他又见面了!”雨鹃气坏了:“你这样没出息!我看,什么受伤,八成就
是苦肉计,大概是个小针尖一样的伤口,他就给你夸张一下,让你心痛,骗你上当,如果真
受伤,怎么可能驾着马车到处跑!你用用大脑吧!”
    “你这样说太不公平了!那天,你亲眼看到我衣服上的血迹,你帮我清洗的,那会有假
吗?”雨凤忍不住代云飞辩护。
    小三、小四、小五听到姐姐的声音,都跑了出来。
    “大姐!我们差一点又要全体出动,去找你了!”
    小五扑过来,拉住雨凤的手。
    “你买了一本书吗?”
    雨凤把书放在桌上,小三拿起书来,念着封面:
    “生命之歌,苏慕自着。咦,苏慕白!这不就是慕白大哥的名字吗?”
    小三这一喊,小四、小五、雨鹃全都伸头去看。
    “苏慕白?大姐,真有苏慕白这个人吗?”小四问。
    雨鹃伸手抢过那本书,看看封面,翻翻里面。满脸惊愕:
    “这又是怎么一回事?”
    雨凤把书拿回来,很珍惜的抚平封面,低声说:
    “这是他写的书,他真的还有一个名字,叫作苏慕白。”
    雨鹃瞪着雨凤,忽然之间爆发了:
    “赫!他的花样经还真不少!这会儿又变出一本书来了!明天说不定还有身份证明文件
拿给你看,证明他是苏慕白,不是展云飞!摘不好他会分身术,在你面前是苏慕白,回家就
是展云飞!”她忍无可忍,对着雨凤大喊:“你怎么还不醒过来?你要糊涂到什么时候?除
非他跟展家毫无关系,要不然,他就是我们的仇人,就是烧我们房子的魔鬼,就是杀死爹的
凶手……”
    “不不!你不能说他是凶手,那天晚上他并不在场,凶手是展云翔……”
    雨鹃更气,对雨凤跳脚吼着:
    “你看你!你口口声声护着他!你忘了那天晚上,展家来了多少人?一个队伍耶!你忘
了他们怎样用马鞭抽我们?对爹拳打脚踢?你忘了展夜枭用马鞭勾着我们的脖子,在那杀人
放火的时刻,还要占我们的便宜?你忘了爹抱着小五从火里跑出来,浑身烧得皮开肉绽,面
目全非……”
    “不要说了,不要再说了……”雨凤用手抱住头,痛苦的叫。
    “我怎么能不说,我不说你就全忘了!”雨鹃激烈的喊:“如果有一天,你会叫展祖望
做爹,你会做展家的儿媳妇,做展夜枭的嫂嫂,将来还要给展家生儿育女……我们不如今天
立刻斩断姐妹关系,我不要认你这个姐姐!你离开我们这个家,我一个人来养弟弟妹妹!”
    雨凤听到雨鹃这样说,急痛钻心,哭着喊:
    “我说过我要嫁他吗?我说过要进他家的门吗?我不过和他见了一面,你就这样编派
我……”
    “见一面就有第二面,见第二面就有第三面!如果你不拿出决心来,我们迟早会失去
你!如果你认贼作父,你就是我们的敌人,你懂不懂?懂不懂……”
    姐妹吵成这样,小三、小四、小五全傻了。小五害怕,又听到雨鹃说起父亲“皮开肉
绽”等话,一吓,“哇”的一声,哭了。
    “我要爹!我要爹……”小五喊着。
    雨鹃低头对小五一凶:
    “爹!爹在地底下,被人活活烧死,喊不回来,也哭不回来了!”
    小五又“哇”的一声,哭得更加厉害。
    雨凤对雨鹃脚一跺,红着眼眶喊:
    “你太过份了!小五才七岁,你就一点都不顾及她的感觉吗?你好残忍!”
    “你才残忍!为了那个大骗子,你要不就想死,要不就去跟他私会!你都没有考虑我们
四个人的感觉吗?我们四个人加起来,没有那一个人的份量!连死去的爹加起来,也没有那
一个人的份量!你要我们怎么想?我们不是一体的吗?我们不是骨肉相连的吗?我们没有共
同的爹,共同的仇恨吗……”
    小四看两个姐姐吵得不可开交,脚一跺,喊着:
    “你们两个为什么要这样吵吵闹闹嘛?自从爹死了之后,你们常常就是这样!我好讨厌
你们这样……我不管你们了,我也不要念书了,我去做工,养活我自己,长大了给爹报
仇!”他说完,转身就往屋外跑。
    雨凤伸手,一把抓住了他。崩溃了,哭着喊:
    “好了好了,都是我的错!我不该偷偷跑出去,不该和他见面,不该上他的车,不该认
识他,不该不该不该!反正几千几万个不该!现在我知道了,我再也不见他了,不见他
了……请你们不要离开我,不要遗弃我吧!”

                      ※               ※                 ※

    小五立刻扑进雨凤怀里。
    “大姐!大姐,你不哭……你不哭……”小五抽噎着说。
    雨凤跨下身子,把头埋在小五肩上,泣不成声。小五拚命用衣袖帮她拭泪。
    小三也泪汪汪,拉拉雨鹃的衣袖:
    “二姐!好了啦,别生气了嘛!”
    雨鹃眼泪夺眶而出,跪下身子,把雨凤一抱。发自肺腑的喊:
    “回到我们身边来吧!我们没有要离开你,是你要离开我们呀!”
    雨凤抬头,和雨鹃泪眼相看,什么话都说不出来。五个兄弟姐妹紧拥着,雨凤的心底,
是一片凄绝的痛,别了!慕白!她看着那本《生命之歌》,心里崩裂的喊着;你的生命里还
有歌,我的生命里,只有弟弟妹妹了!明天……明天的明天……明天的明天的明天……我都
不会去见你了!永别了!慕白!
    事实上,笫二天,云飞也没有去巷口,因为,他没办法去了。
    经过是这样的,这天,云翔忽然和祖望一起来“探视”云飞。
    其实,自从云飞“醉酒回家”,接着“卧病在床”,种种不合常理的事情,瞒得住祖
望,可瞒不住纪总管。他不动声色,调查了一番,就有了结论。当他告诉了云翔的时候,云
翔惊异得一塌糊涂:
    “你说,老大不是伤风生病?是跟人打架挂彩了?”
    “是!我那天听老罗说,阿超把他带回来那个状况,我直觉就是有问题!我想,如果是
挂彩,逃不掉要去圣心医院,你知道医院里的人跟我都熟,结果我去一打听,果然!说是有
人来找外国大夫治疗刀伤,他用的是假名字,叫作“李大为”,护士对我说,还有一个年轻
人陪他,不是阿超是谁?”
    “所以呢,这两天我就非常注意他房间的情况,我让小莲没事就在他门外逛来逛去,那
个齐妈和阿超几乎整天守在那儿,可是,今天早上,阿超和云飞居然出门了,小莲进去一
艘,找到一段染血的绷带!”天尧按着说。
    云翔一击掌,在房间里走来走去,兴奋得不得了:
    “哈!真有此事?怎么可能呢?阿超整天跟着他,功大那么好,谁会得手?这个人本领
太大了,你有没有打听出来是谁干的,我要去跟他拜把子!”
    “事情太突然,我还没有时间打听是谁下的手,现在证明了一件事,他也有仇家,而
且,他千方百计不要老爷知道,这是没错的了!我猜,说不定和萧家那两个妞儿有关,在酒
楼捧戏子,难免会引起争风吃醋的事!你功夫高,别人可能更高!”
    “哈!太妙了!挂了彩回家不敢说!这里面一定有文章,一定不简单!你知道他伤在那
里吗?”
    “护士说,在这儿!”纪总管比着右腰。

                      ※               ※                 ※

    云翔抓耳挠腮,乐不可支:
    “我要拆穿他的西洋镜,我要和爹一起去“问候”他!”
    云翔找到祖望,先来了一个“性格大转弯”,对祖望好诚恳的说:
    “爹,我要跟您认错!我觉得,自从云飞回来,我就变得神经兮兮,不太正常了!犯了
很多错,也让你很失望,真是对不起!”
    祖望惊奇极了,简直不相信自己的耳朵:
    “怎么忽然来跟我讲这些?你不是觉得自己都没错吗?”
    “在工作上,我都没错。就拿萧家那块地来说,我绝对没有去人家家里杀人放火,你想
我会吗?这都是云飞听了萧家那两个狐狸精挑拨的,现在云飞被迷得失去本性,我说什么都
没用。可是,你得相信我,带着天尧去收帐是真的,要收回这块地也是真的,帮忙救火也是
真的!我们毕竟是书香门第,以忠孝传家,你想,我会那么没水准,做那么低级的事吗?”
    祖望被说动了,他的明意识和潜意识,都愿意相信云翔的话。
    “那么,你为什么要认错呢?”
    “我错在态度太坏,尤其对云飞,每次一看到他就想跟他动手,实在有些莫名其妙!
爹,你知道吗?我一直嫉妒云飞,嫉妒得几乎变成病态了!这,其实都是你造成的!从小,
我就觉得你比较重视他,比较疼他。我一直在跟他争宠,你难道都不知道吗?我那么重视你
的感觉,拚命要在你面前表现,只要感觉你喜欢云飞,我就暴跳如雷了!”
    祖望被云翔感动了,觉得他说的全是肺腑之言,就有些歉然起来。
    “其实,你弄错了,在我心里,两个儿子是一模一样的!”
    “不是一模一样的!他是正出,我是庶出。他会念书,文质彬彬,我不会念书,脾气又
暴躁,我真的没有他优秀。我今天来,就是要把我的心态,坦白的告诉你!我会发脾气,我
会毛毛躁躁,我会对云飞动手,我会口出狂言,都因为我好自卑。”
    “好难得,你今天会对我说这一篇话,我觉得珍贵极了。其实,你不要自卑,我绝对没
有小看你!只是因为你太暴躁,我才会对你大声说话!”祖望感动极了。
    “以后我都改!我跟您道歉之后,我还要去和云飞道歉……他这两天病得好像不轻,说
不定被我气得……”说着,就抬眼看祖望:“爹!一起去看看云飞吧!他那个“伤风”,好
像来势汹汹呢!”
    祖望那么感动,那么安慰。如果两个儿子能够化敌为友,成为真正的兄弟,他的人生,
夫复何求?于是,父子两个就结伴来到云飞的卧室。
    阿超一看到云翔来了,吓了一跳,急忙在门口对里面大喊:
    “大少爷!老爷和二少爷来看你了!”
    云翔对阿超的“报信”,不怀好意的笑了笑。阿超觉得很诡异,急忙跟在他们身后,走
进房间。
    云飞正因为早上和雨凤的一场见面,弄得心力交瘁,伤口痛得厉害,现在昏昏沉沉的躺
着。齐妈和梦娴守在旁边,两个女人都担心极了。
    云飞听到阿超的吼叫,整个人惊跳般的醒来,睁大了眼睛。祖望和云翔已经大步走进
房。梦娴急忙迎上前去:
    “你怎么亲自来了?”
    齐妈立刻接口:
    “老爷和二少爷外边坐吧,当心传染!”就本能的拦在床前面。
    云翔推开齐妈:
    “哎,你说的什么话?自家兄弟,怕什么传染?”他直趋床边,审视云飞:“云飞,你
怎样?怎么一个小伤风就把你摆平了?”
    云飞急忙从床上坐起来。勉强的笑笑:
    “所以说,人太脆弱,一点小病,就可以把你折腾得坐立不安。”
    阿超紧张的往床边挤,祖望一皱眉头:
    “阿超,你退一边去!”
    阿超只得让开。
    祖望看看云飞,眉头皱得更紧了:
    “怎么?气色真的不大好……”他怀疑起来,而且着急:“是不是还有别的病?怎么看
起来挺严重的样子?”
    “我叫老罗去把朱大夫请来,给云飞好好诊断一下!”云翔积极的说。
    梦娴不疑有他,也热心的说:
    “我一直说要请朱大夫,他就是不肯!”
    云飞大急,掀开棉被下床来。
    “我真的没有什么,千万不要请大夫,我早上已经去看过大夫了,再休息几天,就没事
了。来,我们到这边坐。”
    云飞要表示自己没什么,往桌边走去。云翔伸手就去扶。
    “我看你走都走不动,还要逞强!来!我扶你!”
    阿超一看云翔伸手,就急忙推开祖望,想冲上前去,谁知用力太猛,祖望竟跌了一跤,
阿超慌忙弯腰扶起他。祖望惊诧得一塌糊涂,大怒的喊:
    “阿超,你干嘛?”
    就在这电光石火之间,云翔已背对大家,遮着众人的视线,迅速的用膝盖,用力的在云
飞的伤处撞击过去。
    云飞这一下,痛彻心肺,跌落于地,身子弯得像一只虾子。忍不住大叫:
    “哎哟!”
    云翔急忙弯腰扶住他,伸手在他的伤处又狠狠的一捏。故作惊奇的问:
    “怎么了?突然发晕吗?那儿痛?这儿吗?”再一捏。
    云飞咬牙忍住痛,脸色惨白,汗如雨下。
    阿超一声怒吼,什么都顾不得了,扑过来撞开云翔,力道之猛,使他又摔倒在地。他直
奔云飞,急忙扶起他。云翔爬起身,惊叫着:
    “阿超,你发什么神经病?我今天来这儿,是一番好意,要和云飞讲和,你怎么可以打
人呢?爹,你瞧,这阿超像一只疯狗一样,满屋子乱窜,把你也撞倒,把我也撞倒,这算什
么话?”
    祖望没看到云翔所有的小动作,只觉得情况诡异极了,抬头怒视阿超。大骂:
    “阿超!你疯了?你是那一根筋不对?”
    齐妈紧张的扶住云飞另一边,心惊胆战的问:
    “大少爷,你怎样了?”
    云飞用手捧住腹部,颤巍巍的还想站直,但是力不从心。踉跄一下,血迹从白褂子上沁
出,一片殷然。阿超还想遮掩,急忙用身子遮住,把云飞放上床。
    云翔立刻指着云飞的衣服尖叫:
    “不好!云飞在流血!原来他不是伤风,是受伤了!”
    梦娴大惊,急忙伸头来看,一见到血,就尖叫一声,晕倒过去。
    齐妈简直不知道该先忙那一个,赶紧去扶梦娴:
    “太太!太太!太太……”
    祖望蹬着云飞,一脸的震惊,和不可思议:
    “你受了伤?为什么受了伤不说?是谁伤了你?给我看……给我看……”
    祖望走过去,翻开云飞的衣服,阿超见势已至此,无法再掩饰,只能眼睁睁让他看。于
是,云飞腰间密密缠着的绷带全部显露,血正迅速的将绷带染红。祖望吓呆了,惊呼着:
    “云飞!你这是……这是怎么回事啊……”
    云飞已经痛得头晕眼花,觉得自己的三魂六魄,都跟着那鲜红的热血,流出体外,他什
么掩饰的力量都没有了,倒在床上,呻吟着说:
    “我不要紧,不要紧……”
    祖望大惊失色,直着脖子喊:
    “来人呀!来人呀!快请大夫啊!”
    云翔也跟着祖望,直着脖子大叫:
    “老罗!天尧!阿文!快请大夫,快请大夫啊……”
    云飞的意识在涣散,心里,剩下唯一的念头;雨凤,我的戏演不下去了,我失误了,怎
么办?谁来保护你?谁来照顾你?雨凤……雨凤……雨凤……他晕了过去,什么意识都没有
了。
    第一部完.待续第二部“爱恨千千万”
    ------------------
  炽天使  扫校

上一页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