苍天有泪
7

    云飞和阿超,成了雨凤那个小院的常客。小三、小四、小五和这两个大哥哥,也建立起
一份深深的感情。他们永远忘不掉落水那一幕,在三个孩子心中,云飞和阿超,简直是两个
英雄人物。自从失去了父亲,他们更把那份空虚下来的亲情,一股脑儿倾倒在云飞和阿超身
上,对他们两个,不止崇拜,还有依恋。他们两个也千方百计的照顾着三个孩子,雨凤和雨
鹃看在眼里,感动在心里。根本没有丝毫的怀疑,这两个人的身份和来历。
    这天,阿超背上背着弓箭,把一个箭靶搬进四合院的院子中。云飞跟在他身后,把手藏
在背后,笑吟吟的走了进来。阿超就一叠连声的喊:
    “小四!快来!我说今天要教你射箭,我把弓箭和箭靶都带来啦!”
    阿超这一喊,小三、小四、小五全都奔进院中。小四兴奋得不得了,一直问:
    “这个小院够不够长?我相信我可以射得很远!”

                      ※               ※                 ※

    小三也兴致冲冲。
    “我可不可以也试试?”
    “那有大姑娘练习射箭的?你别跟我抢!”小四叫着。
    小五也去凑热闹:
    “我也要试试!”
    阿超好忙,一面摆箭靶,一面量距离,一面拿弓箭,一面喊着:
    “不要忙!每一个人都可以试!好了,箭靶放在这儿,我们退后,先不要太远,如果射
中了红心,我们再慢慢加长距离!”
    “我第一个来,你们排队!”小四喊。
    阿超带着小四射箭,两个女孩伸长脖子看。阿超握着小四的手,教着:
    “脚底下要稳,这样,跨个骑马步,弓要拉得越满越好,瞄准是射箭最重要的事,这样
瞄准,心里不要想别的事,一定要专心……”
    房间门口,雨鹃走了过来,笑嘻嘻的伸头一看。就回头对雨凤说:
    “你的苏公子又来报到了!他真是风雨无阻!这次是带了箭靶和弓箭来……花招还真不
少!”
    雨凤也伸头看看,心里涨满了喜悦,却故作不在乎的样子,说:
    “都是小四,一天到晚缠着阿超教他武功,下个月就要去学校念书了,现在还没收心!”
    两鹃突然收住了笑:
    “学功夫是一定要学的,小四和我一样,没有片刻忘记过我们身上的血海深仇,虽然现
在学功夫,用得着的时候不知道是那年那月,总比根本不学好!”
    雨凤楞了楞。
    “你跟他谈过报仇的事吗?”
    “是!他是家里唯一的男孩子,我时时刻刻提醒他,他也时时刻刻提醒我!”
    雨凤看着坚定的雨鹃,想着身上的血海深仇,谈到“报仇”,谈何容易!但是,雨鹃那
颗报仇的心,那么强烈。把这种仇恨教育,灌输给幼小的小四,是对还是不对呢?她有些困
惑,就出起神来。
    院中,小五一直拿不着弓箭,急得不得了。
    “轮到我没有?是不是轮到我了?”
    云飞走到箭靶处,扶着箭靶,对阿超笑着说:
    “阿超,你把着小五的手,让她放一箭试试!”
    阿超就很有默契的说:
    “好!小五!来,我们来射箭!”
    小五兴奋得不得了,小手拉着弓,拚命使力。
    阿超蹲着身于,扶着小五的手,“咻”的一箭射往箭靶。

                      ※               ※                 ※

    云飞忽然惊叫:
    “哎哟,哎哟,小五!你射到什么了?”
    三个孩子全伸长脖子看。
    “是什么?是什么?”小五问。
    云飞举起一个小兔子。长得和烧掉的那个几乎一模一样。云飞就故作惊讶的喊:
    “你差点射到一只小兔子!还好,它跳得快,跳到我手里来了!才没给你射伤!”
    小五眼睛闪亮,几乎不能呼吸了,直奔过去,嘴里尖声喊着:
    “小兔儿!我的小兔儿!”
    云飞不想骗她,解释着:
    “这个小兔儿虽然跟你那个不完全一样,但是,它们是一家人,你那个是姐姐,这个是
妹妹!”
    小五抓住小兔子看了看,移情作用就完全发挥了,飞快的摇头:
    “不不!它就是我原来那个,它洗了澡,变得比较乾净了!它就是我的小兔儿!”说
着,就死命抱着小兔子,脸孔涨得红红的,飞奔进房,嘴里上气不接下气的喊:“大姐!二
姐!我的小兔儿回家了,它没有烧死,它在这儿……慕白大哥把它给我找回来了!”
    雨凤雨鹃接住奔过来的小五。
    “慢慢说!慢慢说!别摔了!”雨凤连忙喊。
    “真的是你那个小兔儿呀?”雨鹃惊奇的看看小兔子。
    雨凤站起身,不敢相信的看着云飞。
    “你怎么做到的?你会变魔术吗?”她问。
    云飞凝视着她,看到小五不注意,就低低说:
    “这当然不是原来那一个,我在寄傲山庄的废墟,捡到那个残缺的小兔子,回家央求我
的老奶妈,帮我照样重新做的!”
    雨凤太震动了,也太感动了,定睛注视云飞:
    “你……你居然这样做!你知道这个小兔儿在她心中的分量,你……你这么有心,我简
直不知道该怎样谢你。”
    云飞心中一动,话里有话:
    “不要谢我,我只希望有一天,你会了解我,不会怪我……”
    雨鹃看看他们,伸手拉住小五,说:
    “小五!我们出去看射箭,这房间真的太小了,挤不下我们两个了!”
    小五兴奋的跑到院子里,同每一个人展示她的小兔儿。雨鹃走过去,跟三个弟妹笑着咬
耳朵,大家一阵叽叽咕咕。
    房中,雨凤和云飞相对注视,含情脉脉。
    小五忽然在院中喊:
    “慕白大哥,我昨天学了一个歌谣,我要念给你听!”
    “我们一起念给你听!”小三说。
    于是,小三、小四、小五同声念:
    “苏相公,骑白马,一骑骑到丈人家,大姨子扯,二姨子拉,拉拉扯扯忙坐下,风吹
帘,看见了她,白白的牙儿黑头发,歪歪的戴朵玫瑰花,罢罢罢,回家卖田卖地,娶了她
吧!”
    三个孩子念完,相视大笑,阿超和雨鹃也跟着笑。
    云飞转头看雨凤,她的脸孔发红,眼睛闪亮。和云飞眼光一接触,她那长长的睫毛,立
刻垂了下来,遮住了那对翦水双瞳。这种“欲语还羞”的神情,就让云飞整颗心都颤动起
来,他情不自禁的悄悄伸手,去紧紧的握住雨凤的手,雨凤缩了缩,终究让云飞握住,脸孔
红得像天空的彩霞。
    从这一天开始,云飞就常常带着雨凤姐弟,驾着马车出游了。
    他们去了鸣远的墓地,祭拜父母。云飞也像雨凤一样,燃了香,对着鸣远夫妻的坟墓,
虔诚祝祷。他的神情那么真挚,眼神那么专注,好像有千言万语,要对鸣远诉说。这种虔
诚,使萧家五姐弟更加感动了。
    他们也去探望了杜爷爷、杜奶奶。两位老人家看到小五已经活蹦乱跳,高兴得阖不拢
嘴。看到姐弟几个,衣饰鲜明,知道雨凤雨鹃已经找到工作,直说是“老天有眼”。当雨凤
姐妹拿出钱袋,要还钱的时候,杜爷爷才眉开眼笑的看着云飞说:
    “人家苏先生,早就帮你们还给我了!”就对云飞打躬作揖:“你送那么多钱来,我实
在过意不去呀!”
    雨凤惊愕的看云飞:
    “还有什么事,是你没有代我们想到的?”
    云飞定定的看着雨凤,默然不语。
    他们也一起去郊外野餐,放风筝。风筝是阿超做的,又大又轻,可以放得好高。小三小
四小五,三个孩子难得有娱乐,抢成一团。雨鹃不甘寂寞,也跟着几个弟妹抢风筝,嘴里大
喊着:
    “我来放!我来放!你们的技术太差了!”
    “阿超!给我!给我!”小四叫。
    “给我!给我!”小三叫。
    风筝在天空飘飘荡荡,大家都飞奔过去抢线团,不知怎的,竟跑着撞成一堆,笑着全体
滚倒在草地上,风筝断了线,随风飞去,越飞越远。小五仰头看着风筝,对着风筝大叫:
    “风筝!回来呀……回来呀……”
    雨鹃、阿超、小三、小四全笑成一团。
    雨凤被这样的画面深深感动了,抬头看着云飞,充满感情的说:
    “我觉得,我家失去的欢笑,又都慢慢的回来了!这些,都是你带给我们的!你千方百
计的帮助我们,带我们出来玩,让我们忘记悲哀,我真的好感激!”
    云飞听着这些话,心中波涛汹涌。许多秘密,无法开口,只是深深的、深深的看着她,
恨不得把几千几万种心事,全部藉一个注视说清楚。这样热烈的、深刻的眼光,里面又是柔
情,又是歉疚,又是心痛,又是怜惜,还有深深切切的祈谅……这么复杂的眼光,像千丝万
缕,像蚕儿作茧,就把雨凤密密的缠绕住了。
    这天,他们回到溪口,重新来到瀑布下面,在这儿,他们第一次相遇。也是那天,寄傲
山庄毁了,鸣远死了,他们五姐弟就告别了这个天堂。旧地重游,大家心里都有许许多多的
回忆,不知是喜是悲。
    落日的光芒洒在溪水上,闪耀着点点金光。
    阿超、雨鹃带着小三、小四、小五故意走到溪水的下游去玩。把雨凤和云飞远远的抛在
后面。
    旧地重游,三个孩子有许多话要告诉雨鹃。小四指手画脚,讲当日落水时,阿超和云飞
如何相救。几个人在水边指指说说,越走越远。终于走得不见踪影了。
    水边,剩下云飞和雨凤。
    云飞动情的看着两凤,落日的光芒,染在她的眉尖眼底,她脸上挂着彩霞,眼里映着彩
霞,唇边漾着彩霞,整个人像一朵灿烂的彩霞。他面对着这份灿烂,觉得自己也化为轻烟轻
雾,不知身之所在了。
    “我永远无法忘记,我们第一次相见的那一幕!我还记得,那时你唱了一首歌,歌词里
有好多个“问云儿”。”他说。
    雨凤就轻轻的唱起来:
    “问云儿,你为何流浪?问云儿,你为何飘荡?问云儿,你来自何处?问云儿,你去向
何方……”她注视着云飞:“是不是这首?”
    云飞盯着她,为之神往。
    “是的……我好喜欢,我要告诉你一件事,我……”他鼓起勇气,脱口而出:“我还有
一个名字,叫……“云飞”!”
    雨凤完全没有疑虑,那个时代,每个人都有字有号有别名。她的心,就算纤细如发,也
没有任何一丝丝,会把他和展家联想到一起。她坦荡荡的啾着他:
    “这么巧!是你的字?还是你的号?”就抛开了这个问题,两眼亮晶晶的,看进他的眼
睛深处去。“你知道吗?那天,我正在唱歌,忽然听到马嘶,然后,我一抬头,就看到你骑
着一匹马,停在我面前,你盯着我,像是天神下凡……我没想到,你真的是我命中的天
神……”这个表白,使她自己震动了,一阵害羞,说不下去了。
    云飞太震动了,也太激动了,这是第一次,听到雨凤这么坦白的流露出真情。他的心就
像鼓满风的帆船,一直驶进她心灵深处去了。他的眼光,缠在她的脸上,再也移不开了!雨
凤啊雨凤,从今以后,你是我生活的目的,生命的主题!他心中辗转的低语,刚刚鼓起的勇
气已经消失,现在只有汹涌澎湃的热情,翻翻滚滚而来,不可遏止。他低低的,眩惑的说:
    “你不明白,你才是我命中的天神,注定要改变我一生的命运。我好害怕……我会抓不
住你……”
    雨凤扬着睫毛,眼光如水如酒,淹没着他。她轻轻的,吐气如兰:
    “怎么会呢?你已经抓住我了……抓得牢牢的了……”
    云飞再也无法克制自己,将她拉进怀中,他的唇,就忘形的印在她的唇上了。
    溪水潺潺,鸟声啾啾,大地在为他们两个奏着乐章。落日将沉,彩霞满天,天空在为他
们绘着彩绘。雨凤醉倒在云飞的怀里,此时此刻,世界是那么美好,所有的哀愁仇恨,都离
她远去。她什么都不想,心里只是单纯而虔诚的,一遍一遍低呼着他的名字,慕白,慕白,
慕白!
    云飞和雨凤这样的进展,当然瞒不过情同手足的阿超。阿超看他每天兴奋的为萧家做这
做那,心里实在有些着急。这个“苏相公”,如果再不说明真相,恐怕就要变成“输相公”
了。
    这天,是小四第一天上学,两人准备了好多东西,一早就送到萧家小院来。在路上,阿
超就一直看云飞,看来看去,终于忍不住,问:
    “你预备什么时候才向人家坦白呀?”
    云飞怔了怔,一脸的痛苦。
    “我好几次都准备说,话到嘴边又咽下去了!我也知道,不能再拖了,可是,心里总是
毛毛的,就怕一说出口,就什么都完了!”
    “但是,你不能一直这样骗下去,以前仗着四年没回来,认识我们的人不多,但是,现
在大家都知道你回来了!待月楼里,也有人在谈论你了,就连金银花,也在打听你的来历!
你迟早是瞒不下去的,如果别人告诉了她,你就惨了!”
    云飞打了个寒战,悚然而惊。
    “你说得对!一定要说了!但是,她知道我的真正身份以后,会不会就此不理我呢?这
个赌注太大了!我真的有点害怕!”
    “你总得面对现实呀!难道要这样糊里糊涂一辈子?她都没有问过你家里有些什么人
吗?”
    “问过呀!都被我唬弄过去了!”
    阿超不以为然的摇摇头:
    “你好冒险!我都为你捏把冷汗!”
    云飞一咬牙,下定决心:
    “好!我说!今天就说!”
    到了萧家,小四穿了一件簇新的学校制服,站在房内,手脚都不知道如何放。雨凤、雨
鹃、小三、小五围着他转,看还缺少什么。云飞笑着说:
    “哈!赶上了!来来来,小四,我给你准备了一套文房四宝,专门上学用的,很小巧,
来,带着!”
    阿超取下小四的书包,云飞把文房四宝放进去。阿超又交给他一个纸口袋:
    “小四,这儿还有一点零嘴,我给你弄个小口袋装着!学校里大家都会带些吃的!你没
有就不好!”
    云飞又关心的说:
    “钱呢?身上有没有钱?”就去掏口袋。
    小四急忙说:
    “大姐已经给我了,有了!有了!”
    阿超仔细叮咛:
    “还有一件很重要的事,第一天上学,有时候,会碰到一些会欺负人的同学,你不要表
现得很怕的样子,你要很有种的样子,我不是教了你一点拳脚吗?必要的时候,露一露给他
们看看……”
    “阿超,你不要教他打架啊!”雨鹃警告的喊。
    “我不是教他打架,我教他防身!”阿超说着,想想,很不放心。“这样吧!我送你去
学校!边走边谈!”一面回头,对云飞看了一眼,示意他“要说就快”。
    云飞有一刹那的怔忡,立即心事重重起来。
    小四跟着阿超走了,一群人送到小院门口,挥手道别,好像英雄远征似的。终于,小四
和阿超转过路角,看不见了。
    云飞和雨凤的眼光一接。他怔了片刻,说:
    “今天阳光很好,天气不冷不热,要不要也出去走走呢?”
    雨鹃笑着,把雨凤往外面一推:
    “快去吧!家里有我,够了!别辜负人家送文房四宝,也别辜负……”抬头看天空:
“这么好的太阳!”
    雨凤被推得一个踉跄,云飞慌忙扶住,两人相视一笑。雨凤的笑容是灿烂的,云飞却有
些心神恍惚。
    然后,两人就来到附近的“金蝉山”,山上有个著名的“观云亭”。高高的在山顶上,
可以看到满天的云海,和满山的苍翠。
    两人依偎在亭子里,面对着屑峦叠翠,雨凤满足的深呼吸了一下,说:
    “真好!小四也顺利上学了,待月楼的工作也稳定下来了。一切都慢慢的上了轨道,生
活,总算可以过下去了!当初,爹临终的时候,我答应他,我会照顾弟妹,现在,才对自己
有一点点信心。”
    云飞凝视她,要说的话还没说,先就心痛起来:
    “待月楼的工作,绝对不是长久之计,你心里要有些打算。那个地方,龙蛇混杂,能够
早一点脱离,就该早一点脱离!”
    “那个工作,是我们的经济来源,怎么能脱离呢?”
    云飞一把拉住她的手,握得紧紧的。
    “雨凤,让我来照顾你们,好不好?”
    “这个问题,我们已经讨论过了,不要再讨论了!”雨凤脸色一正。
    “不不!以前我们虽然点到过这个问题,但是,那时和你还只是普通朋友。我只怕交浅
言深,让你觉得冒昧,所以,也不敢具体的提出任何建议。可是,现在不一样了,现在,你
是我最重视最深爱的人,我不愿意你一直在待月楼唱歌,想给你和你的弟妹,一份安定的生
活!”
    雨凤专心的倾听,眼睛深得像海,亮得像星。
    云飞提了一口气,鼓足勇气,继续说:
    “但是,在我做具体的建议或是要求以前,我还有一些……有一些事……必须……必须
告诉你!”
    雨凤看云飞突然吞吞吐吐起来,心里顿时被一种不安的情绪抓住了,不知道为什么,她
忽然觉得好害怕好害怕,就恐惧的问:
    “你要告诉我的事,会让我难过吗?”
    云飞一震,盯着雨凤。雨凤啊雨凤,岂止让你难过,只怕会带走你所有的欢笑!他怔怔
的,竟答不出话来。他的这种神情,使雨凤立刻怆恻起来:
    “我知道了!是你的家庭,是吧?”地幽幽的问。
    云飞一个惊跳,感到天旋地转。
    “你真的知道?”
    雨凤看他这种表情,更加肯定了自己的想法,觉得很悲哀。
    “你想,我怎么可能不知道呢?你跟我交往以来,你从不主动跟我谈你的家庭,你的父
母。我偶尔问起,你也会三言两语的把它带过去,你根本不愿意在我面前谈你的家庭,这是
非常明显的一件事情。所以,我早就知道,你有难言之隐!”
    “那么,你什么都知道了?你知道,我家是……是……”云飞紧张的看她。
    “我知道你家是一个有名望,有地位,有钱有势的家庭!甚至,可能是官宦之家,可能
是在桐城很出名的家庭!那个家庭,一定不会接受我!”
    云飞一楞:
    “可能?你用“可能”两个字,那么,你还是不知道!你还是没有真正知道我的出
身?”他又深吸了一口气,再度提起勇气:“让我告诉你吧!我家确实很有名,在桐城,确
实是大名鼎鼎的家庭,不过,我和这个家庭一直是格格不入的,我希望,你对我这个人已经
有相当的了解,再来评定我其他的事……”
    云飞住了口,盯着她,忽然害怕起来,就把她往怀里一搂,用胳臂紧紧的圈着她,热烈
的看着她:
    “雨凤,先诚实的回答我一个问题,你,爱我吗?”
    雨凤一瞬也不瞬的看着他,被他的欲言又止惊吓着,又被他的热情震撼着。
    她突然把面颊往他肩上紧紧一靠,激动的喊着:
    “是的!是的!是的!是的!所以……如果你要告诉我的话,会让我伤心,就请你不要
说!最起码现在不要!因为……我现在觉得好幸福,有你这样爱着我,保护着我,照顾着
我,我真的好幸福!我所有的直觉都告诉我,你要说的话,会让我难过,我不要再难过了,
所以,请你不要说,不要说!”
    云飞震撼住了。紧紧的搂着她,心里矛盾得一塌糊涂。
    “雨凤……你这几个“是的”,让我再也义无反顾了!今生,我为你活,希望你也为我
坚强!你不知道你在我心里有多大的份量,自从在水边相遇,我心里从来没有放下过你的影
子!我的生命里有过生离死别,我再也不要别离!至于我的家庭……”
    雨凤抬起头来,热烈的盯着他,眼里,浓情如酒。
    “你一定要说,就说吧!”
    云飞睁大眼睛,看着这样热情的雨凤,所有的勇气,全体飞了。
    “雨凤啊……我的心,真的是天知地知!”
    雨凤虔诚的接口:
    “还有我知!”云飞把雨凤紧紧一抱,什么话都说不出来了。
    那晚,阿超和云飞在回家的路上,阿超很沈默。
    “你怎么不问我,说了还是没说?”云飞有些烦躁的问。
    “那还用问吗?我看你们的样子,就知道你什么都没说!如果你说了,雨凤姑娘还会那
样开心吗?我就不懂你,到底要到什么时候才说?”
    “唉!你不知道有多难!”云飞叹气。
    “你一向做事都好果断,这次怎么这么难呢?”
    “我现在才知道,情到深处,人会变得懦弱!因为太害怕“失去”了!”
    谈到“情到深处”,单纯的阿超,就弄不懂了。在阿超的生命里,还没有越过这个
“情”字。他看着云飞,对于他总是为情所困,实在担心。以前,一个映华,要了他半条
命,这个雨凤,是他的幸福还是他的灾难呢?他想着萧家的姐弟五个,想着雨鹃对展家,随
时随地流露出来的“恨”,就代云飞不寒而栗了。
    ------------------
  炽天使  扫校

上一页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