苍天有泪
6

    待月楼中,又是一片热闹,又是宾客盈门,又是觥筹交错。客人们兴高采烈的享受着这
个晚上,有的喝酒猜拳,有的掷骰子,有的推牌九。也有的醉翁之意不在酒,只为了雨凤雨
鹃两个姑娘而来。
    云飞和阿超坐在一隅,这个位子,几乎已经变成他们的包厢,自从那晚来过待月楼,他
们就成了待月楼的常客。两人都全神贯注的看着台上。
    雨凤、雨鹃唱完了第一场,宾客掌声雷动。
    台前正中,郑老板和他的七、八个朋友正在喝酒听歌。金银花打扮得明艳照人,在那儿
陪着郑老板说说笑笑。满桌客人,喧嚣鼓掌,对雨凤雨鹃大声叫好,品头论足,兴致高昂。
看到两姐妹唱完,一位高老板对金银花说:
    “让她们姐妹过来,陪大家喝一杯,怎样?”
    金银花看郑老板,郑老板点头。于是,金银花上台,揽住了正要退下的两姐妹。
    “来来来!这儿有好几位客人,都想认识认识你们!”
    雨凤、雨鹃只得顺从的下台,来到郑老板那桌上。金银花就对两姐妹命令似的说:
    “坐下来!陪大家喝喝酒,说说话!雨凤,你坐这儿!”指指两位客人间的一个空位。
“雨鹃!你坐这儿!”指指自己身边的位子。“小范!添碗筷!”
    小范忙着添碗筷,雨凤雨鹃带着不安,勉强落坐。
    那个色迷迷的高老板,眉开眼笑的看着雨凤,斟满了雨凤面前的酒杯:
    “萧姑娘,我连续捧你的场,已经捧了好多天了,今天才能请到你来喝一杯,真不简单
啊!”
    “是啊!金银花把你们两个保护得像自己的闺女似的,生怕被人抢走了!哈哈哈!”另
一个客人说,高叫:“珍珠!月娥!快斟酒来啊!”
    珍珠、月娥大声应着,酒壶酒杯菜盘纷纷递上桌。
    云飞和阿超不住对这桌看过来。
    高老板拿起自己的杯子,对雨凤说:
    “我先乾为敬!”一口乾了杯子,把雨凤面前的杯子往她手中一塞:“轮到你了!乾杯
乾杯!”
    “我不会喝酒!”雨凤着急了。
    “那有不会喝酒的道理!待月楼是什么地方?是酒楼啊!听说过酒楼里的姑娘不会喝酒
吗?不要笑死人了!是不是我高某人的面子不够大呢?”高老板嚷着,就拿着酒杯,便凑到
她嘴边去:“我是诚心诚意,想交你这个朋友啊!”
    雨凤又急又气,拚命躲着:
    “我真的不会喝酒……”
    “那我是真的不相信!”
    金银花看着雨凤,就半规劝半命令的说:
    “雨凤,今天这一桌的客人,都是桐城有头有脸的人物,以后,你们姐妹,还要靠大家
支持!高老板敬酒,不能不喝!”回头看高老板:“不过,雨凤是真的不会喝,让她少喝一
点,喝半杯吧!”
    雨凤不得已,端起杯子:
    “我喝一点点好不好……”她轻轻的抿了一下酒杯。
    高老板嚣张的大笑:
    “哈哈!这太敷衍了吧!”
    另一个客人接着大笑:
    “怎么到了台下,还是跟台上一样,玩假的啊!瞧,连嘴唇皮都没湿呢!”就笑着取笑
高老板:“老高,这次你碰到铁板了吧!”

                      ※               ※                 ※

    高老板脸色微变,郑老板急忙转寰:
    “雨凤,金银花说让你喝半杯,你就喝半杯吧!”
    雨凤看见大家都瞪着自己,有些害怕,勉勉强强伸手去拿酒杯。
    雨鹃早已忍不住了,这时一把夺去雨凤手里的杯子,大声说:
    “我姐姐是真的不会喝酒,我代她乾杯!”就豪气的,一口喝乾了杯子。
    整桌客人,全都鼓掌叫好,大厅中人人侧目。
    云飞和阿超更加注意了,云飞的眉头紧锁着,身子动了动,阿超伸手按住他。
    “忍耐!不要过去!那是大风煤矿的郑老板,你知道桐城一向有两句话;“展城南,郑
城北”!城南指你家,城北就是郑老板了!这个梁子我们最好不要结!”
    云飞知道阿超说的有理,只得拚命按捺着自己。可是,他的眼光,就怎样都离不开雨凤
那桌了。
    一个肥胖的客人,大笑,大声的说:
    “还是“哥哥”来得爽气!”
    “我看,这“假哥哥”,是动了真感情,疼起“假妹妹”来了!”另一个客人接口。
    “哎!你不要搞不清楚状况了,这“假哥哥”就是“真妹妹”!“假妹妹”呢?才是
“真姐姐”!”
    胖子就腻笑着去摸雨鹃的脸:
    “管你真妹妹,假妹妹,真哥哥,假哥哥……我认了你这个小妹妹,你乾脆拜我作乾哥
哥,我照顾你一辈子……”他端着酒去喂雨鹃。
    雨鹃大怒,一伸手推开胖子,大声说:
    “请你放尊重一点儿!”
    雨鹃推得太用力了,整杯酒全倒翻在胖子身上。
    胖子勃然大怒,跳起来正要发作,金银花娇笑着扑上去,用自己的小手帕不停的为他擦
拭酒渍,嘴里又笑又骂又娇嗔的说:
    “哎哟,你这“乾妹妹”还没认到,就变成“湿哥哥”了!”
    全桌客人又都哄笑起来。金银花边笑边说边擦:
    “我说许老板,要认乾妹妹也不能这样随随便便的认!她们两个好歹是我待月楼的台
柱,如果你真有心,摆它三天酒席,把这桐城上上下下的达官贵人都给请来,做个见证,我
就依了你!要不然,你口头说说,就认了一个乾妹妹去,未免太便宜你了,我才不干呢!”
    郑老板笑着,立刻接口:
    “好啊!老许,你说认就认,至于嫂夫人那儿嘛……”看大家:“咱们给他保密,免得
又闹出上次“小金哥”的事……”
    满桌大笑。胖子也跟着大家讪讪的笑起来。
    金银花总算把胖子身上的酒渍擦乾了,忽然一抬头,瞪着雨凤雨鹃。咬牙切齿的骂着说:
    “你们姐妹,简直没见过世面,要你们下来喝杯酒,这么扭扭捏捏,碍手碍脚!如果多
叫你们下来几次,不把我待月楼的客人全得罪了才怪!简直气死我了!”
    姐妹俩涨红了脸,不敢说话。
    郑老板就劝解的开了口:
    “金银花,你就算了吧!她们两个毕竟还是生手,慢慢教嘛!别骂了,当心我们老许心
疼!”
    满桌又笑起来。金银花就瞪着姐妹二人说:
    “你们还不下去,杵在这儿找骂挨吗?”
    雨凤雨鹃慌忙站起身,含悲忍辱的,转身欲去。
    “站住!”金银花清脆的喊。
    姐妹俩又回头。
    金银花在桌上倒满了两杯酒,命令的说:
    “我不管你们会喝酒还是不会喝酒,你们把这两杯酒乾了,向大家道个歉!”
    姐妹二人彼此互看,雨凤眼中已经隐含泪光。
    雨鹃背脊一挺,正要发话,雨凤生怕再生枝节,上前拿起酒杯。颤声的说:
    “我们姐妹不懂规矩,扫了大家的兴致,对不起!我们敬各位一杯!请大家原谅!”一
仰头,迅速的乾了杯子。
    两鹃无可奈何,忿忿的端起杯子,也一口乾了。姐妹二人,就急急的传身退下,冲向了
后台。两人一口气奔进化妆间,雨凤在化妆桌前一坐,用手捂着脸,立刻哭了。雨鹃跑到桌
子前面,抓起桌上一个茶杯,用力一摔。
    门口,金银花正掀帘入内,这茶杯就直飞她的脑门,金银花大惊,眼看闪避不及,阿超
及时一跃而至,伸手乾脆俐落的接住了茶杯。
    金银花惊魂未定,大怒,对雨凤雨鹃开口就骂:
    “你们疯了吗?在前面得罪客人,在后面砸东西!你以为你们会唱两首小曲,我就会把
你们供成菩萨不成?什么东西!给你们一根树枝子,你们就能爬上天?也不撒泡尿,自己照
照,不过是两个黄毛丫头,有什么可神气的!”
    雨鹃直直的挺着背脊,大声的说:
    “我们不干了!”
    “好啊!不干就不干,谁怕谁啊?”金银花叫着:“是谁说要救妹妹,什么苦都吃,什
么气都受!如果你们真是金枝玉叶,就不要出来抛头露面!早就跟你们说得清清楚楚,待月
楼是大家喝酒找乐子的地方,你们不能给大家乐子,你要干我还不要你干呢!”她重重的一
拍桌子:“要不要干?你说清楚!不干,马上走路!我那个小屋,你们也别住了!”
    “我……我……我……”雨鹃想到生活问题,想到种种困难,强硬不起来了。
    “你,你,你怎样?你说呀!”金银花大声逼问。

                      ※               ※                 ※

    雨鹃咬紧牙关,拚命吸气,睁大眼睛,气得眼睛里冒火,却答不出话来。
    站在门口的云飞,实在看不过去了,和阿超急急走了进来。
    “金银花姑娘……”
    金银花回头对云飞一凶:
    “本姑娘的名字,不是给你叫的!我在和我待月楼的人说话,请你不要插嘴!就算你身
边有个会功夫的小子,也吓唬不着我!”
    雨凤正低头饮泣,听到云飞的声音,慌忙抬起头来。带泪的眸子对云飞一转,云飞心中
顿时一紧。
    金银花指着雨凤:
    “你哭什么?这样一点点小事你就掉眼泪,你还能在江湖上混吗?这碗饭你要吃下去,
多少委屈都得往肚子里咽!这么没出息,算我金银花把你们两个看走眼了!”
    雨凤迅速的拭去泪痕,走到金银花面前,对她低声下气的说:
    “金大姐,你别生气,我知道,你是一片好心,收留了我们,我们不是不知道感恩,实
在是因为不会喝酒,也从来没有应酬过客人,所以弄得乱七八糟!我也明白,刚刚在前面,
你用尽心机帮我们解围,谢谢你,金大姐!你别跟我们计较,这碗饭,我们还是要吃的!以
后……”
    云飞忍无可忍,接口说:
    “以后,表演就是表演!待月楼如果要找陪酒的姑娘,桐城多的是!如果是个有格调的
酒楼,就不要做没有格调的事!如果是个有义气的江湖女子,就不要欺负两个走投无路的
人……”
    云飞的话没有说完,金银花已经大怒。冲过去,指着他的鼻子骂:
    “你是那棵葱?那棵蒜?我们待月楼不是你家的后花园,让你这样随随便便的穿进穿
出!你以为你花得起大钱,我就会让你三分吗?门都没有!”一拍手喊:“来人呀!”
    阿超急忙站出来:
    “大家有话好说!有话好说!”
    金银花一瞪阿超:
    “有什么话好说?我管我手下的人,关你们什么事?要你们来打抱不平?”
    雨凤见云飞无端卷进这场争执,急坏了,忙对云飞哀求的说:
    “苏先生,请你回到前面去,不要管我们姐妹的事,金大姐的教训都是对的,今晚,是
我们的错!”
    云飞凝视雨凤,忍了忍气,大步向前,对金银花一抱拳:
    “金银花姑娘,这待月楼在桐城已经有五年的历史,虽然一直有戏班子表演,有唱曲的
姑娘,有卖艺走江湖的人出出入入,可是,却是正正派派的餐厅,是一个高贵的地方。也是
桐城知名人士聚会和宴客的场所。这样的场所,不要把它糟蹋了!姑娘您的大名,也是人人
知道的,前任县长,还给了你一个“江湖奇女子”的外号,不知是不是?”
    金银花一听,对方把自己的来龙去脉,全弄清楚了,口气不凡,出手阔绰。在惊奇之
余,就有一些忌惮了,打量云飞,问:
    “你贵姓?”
    阿超抢着回答:
    “我们少爷姓苏!”
    金银花皱皱眉头,苦苦思索,想不出桐城有什么姓苏的大户,一时之间,完全摸不清云
飞的底细。云飞就对金银花微微一笑,不亢不卑的说:
    “不用研究我是谁?我只是一个没没无名的人,和你金银花不一样。我知道我今晚实在
冒昧,可是,萧家姐妹和我有些渊源,我管定了她们的事!我相信你收留她们,出自好意,
你的侠义和豪放,人尽皆知。那么,就请好人做到底,多多照顾她们了!”
    金银花不能不对云飞深深打量:
    “说得好,苏先生!”她眼珠一转,脸色立刻改变,嫣然一笑,满面春风的说:“算了
算了!算我栽在这两个丫头手上了!既然有苏先生出面帮着她们,我还敢教训她们吗?不过
呢……酒楼就是酒楼,不管是多么高尚的地方,三教九流,可什么样的人都有!她们两个又
是人见人爱,如果她们自己不学几招,只怕我也照顾不了呢!”
    雨凤急忙对金银花点头,说:
    “我们知道了!我们会学,会学!以后,不会让你没面子了!”
    “知道就好!现在打起精神来,准备下面一场吧!”她看雨凤:“给我唱得带劲一点,
别把眼泪带出去!知道吗?干我们这一行,眼泪只能往肚子里咽,不能给别人看到的!”
    雨凤听着,心中震动。是啊,已经走到这一步,打落牙齿也要和血吞。欢笑是带给客人
的,眼泪是留给自己的。当下,就擦乾眼泪,心悦诚服的说:
    “是!”
    金银花走到雨鹃身边,在她肩上敲了一下。
    “你这个毛躁脾气,跟我当年一模一样,给你一句话,以后不要轻易说“我不干了”,
除非你已经把所有的退路都想好了!”
    雨鹃也震动了,对金银花不能不服,低低的说:
    “是!”
    金银花再对云飞一笑:
    “外面大厅见!”她转身翩然而去。
    金银花一走,雨鹃就跌坐在椅子里。吐出一口长气:
    “呕得我差点没吐血!这就叫作“人在屋檐下,不得不低头!””
    云飞就对姐妹二人郑重的说:
    “我有一个提议,真的不要干了!”

                      ※               ※                 ※

    “这种冲动的话,我说过一次,再也不说了!小四要上学,小五要治病,一家五口要活
命,我怎样都该忍辱负重,金银花说得对,我该学习的,是如何在这种环境下,生存下
去!”雨鹃说。
    云飞还要说话,雨凤一拦。
    “请你出去吧!”她勇敢的挺着背脊:“如果你真想帮助我们,就让我们自力更生!再
也不要用你的金钱,来加重我们的负担了!那样,不是在帮我们,而是在害我们!”
    云飞深深的看着雨凤,看到她眼里那份脆弱的高傲,就满心怜惜。虽然有一肚子的话想
说,却一句都不敢再说,生怕自己说错什么,再给她另一种伤害。他只有凝视着她,眼光深
深刻刻,心里凄凄凉凉。
    雨凤迎视着他的眼光,读出了他所有的意思,心中怦然而动了。两人就这样默默的对视
着,一任彼此的眼光,交换着语言无法交换的千言万语。
    这天,小五出院了。
    云飞驾来马车,接小五出院,萧家五姐弟全体出动,七个人浩浩荡荡,把小五接到了四
合院。马车停在门口,雨凤、雨鹃、小三、小四鱼贯下车,个个眉开眼笑。云飞抱着小五,
最后一个下车,小五高兴的喊着:
    “不用抱我,我自己会走,我巳经完全好了呀!”说着,就跳下地,四面张望:“我们
搬到城里来住了呀!”
    云飞和阿超忙着把小五住院时的用具搬下车,一件件拎进房里去。云飞看着那简陋的小
屋,惊讶的说:
    “这么小,五个人住得下吗?”
    雨鹃一边把东西搬进去,一边对云飞说:
    “大少爷!你省省吧!自从寄傲山庄烧掉以后,对我们而言,只要有个屋顶,可以遮风
避雨,可以让我们五个人住在一起,就是天堂了!那能用你大少爷的标准来衡量呢!”
    云飞被雨鹃堵住了口,一时之间,无言以答。只能用一种怆恻的目光,打量着这两间小
屋。想不出自己可以帮什么忙。
    小五兴奋得不得了,跑出跑进的。欢喜的嚷着:
    “我再也不要住医院了!这儿好,晚上,我们又可以挤在一张大床上说故事了!”她爬
上床去滚了滚,喊:“大姐,今天晚上,你说爹和娘的故事给我听好不好……”忽然怔住,
四面张望:“爹呢?爹住那一间?”
    雨凤、雨鹃、小三、小四、全体一怔,神情都紧张起来。小五在失火那晚,被烧得昏昏
沉沉,始终不知道鸣远已经死了,住院这些日子,大家也刻意瞒着。现在,小五一找爹,姐
妹几个全都心慌意乱了。
    “小五……”雨凤凄然的喊,说不出口。
    小五看着雨凤,眼光好可怜。
    “我好久好久都没有看到爹了,他不到医院里来看我,也不接我回家……他不喜欢我了
吗?”
    云飞、阿超站在屋里,不知道该怎么帮忙,非常难过的听着。
    小五忽然伤心起来,瘪了瘪嘴角,快哭了:
    “大姐,我要爹!”
    雨凤痛苦的吸口气:
    “爹……他在忙,他走不开……他……”声音硬着,说不下去了。
    “为什么爹一直都在忙?他不要我们了吗?”小五抽噎着。
    雨鹃眼泪一掉,扑过去紧紧的抱住小五,喊了出来:
    “小五!我没有办法再瞒你了……”
    “不要说……不要说……”雨凤紧张的喊。
    雨鹃已经冲口而出了:
    “我们没有爹了,小五,我们的爹,已经死了!”
    小五怔着,小脸上布满了迷惑:
    “爹死了?什么叫爹死了?”
    “死了就是永远离开我们了,埋在地底下,像娘一样!不会再跟我们住在一起了!”雨
鹃含泪说。
    小五明白了,和娘一样,那就是死了,就是永远不见了。她小小声的,不相信的重复着:
    “爹……死了?爹……死了?”
    雨鹃大声喊着:
    “是的!是的!爹死了,失火那一天,爹就死了!”
    爹死了,和娘一样,以后就没有爹了。这个意思就是;再也没有人把她扛在眉膀上,出
去牧羊了。再也没有人为她削了竹子,做成笛子,教她吹奏。再也没有人高举着她的身子,
大喊:“我的小宝贝!”再也没有了。小五张着口,睁大眼睛,呆呆的不说话了。
    雨凤害怕,仆过去摇着小五:
    “小五!小五!你看着我!”
    小五的眼光定定的,不看雨凤。
    小刀、小四全都仆到床边去,看着楞楞的小五。
    “小五!小五!小五……”大家七嘴八舌的喊着。
    雨凤摇着小五,喊:
    “小五!没有了爹娘,你还有我们啊!”
    “小五!”雨鹃用双手稳住她的身子:“以后我是你爹,雨凤是你娘,我们会照顾你一
辈子!你说话,不要吓我啊!我实在没有办法再骗你了!”

                      ※               ※                 ※

    小五怔了好半天,才抬头看着哥哥姐姐们:
    “爹……死了?那……以后,我们都见不到爹了!就像见不到娘一样……是不是?
那……爹会不会再活过来?”
    雨风雨鹃难过极了,答不出话来。
    小四忽然发了男孩脾气,大声的说:
    “是的!就和见不到娘一样!我们没有爹也没有娘了!以后,你只有我们!你已经七岁
了,不可以再动不动就要爹要娘的!因为,要也要不到了!爹娘死了就是死了,不会再活过
来了!”
    小五看看小四,又看看雨凤雨鹃,声音里竟然有着安慰:
    “那……以后,娘不是一个人睡在地下了,有爹陪她了,是不是?”
    “是,是,是!”雨凤一叠连声的说。
    小五用手背擦了擦滚出的泪珠,点头说:
    “我们有五个人,不怕。娘只有一个人,爹去陪她,她就不怕黑了。”
    雨鹃忍着泪说:
    “是!小五,你好聪明!”
    小五拚命用手擦眼泪,轻声的自语:
    “我不哭,我不哭……让爹去陪娘,我不哭!”
    小五不哭,雨凤可再也忍不住了,伸手将小五紧紧一抱,头埋在小五怀里,失声痛哭
了。雨凤一哭,小五终于哇的一声,也大哭起来。小三那里还忍得住,扑进雨鹃怀里,也哭
了。雨鹃伸手抱着姐姐妹妹,眼泪像断线的珍珠,疯狂的往下滚落。只有小四倔强的挺直背
脊,努力的忍着泪。阿超忍不住伸手握住他的肩。
    顿时间,一屋子的哭声,哭出了五个孤儿的血泪。
    云飞看着这一幕,整颗心都揪了起来,鼻子里酸酸的,眼睛里湿湿的。死,就是永远的
离别,是永远无法挽回的悲剧,没有人比他更了解其中的痛。怎么会这样呢?除了上苍,谁
有权力夺走一条生命?谁有权力制造这种生离死别?他在怆恻之余,那种“罪恶感”,就把
他牢牢的绑住了。
    云翔对展家五姐弟的下落一无所知,他根本不关心这个,他关心的,是溪口那块地,是
他念兹在兹的纺织场。这天,当祖望把全家叫来,正式宣布,溪口的地,给了云飞。云翔就
大吃一惊,暴跳如雷了。
    “什么?爹?你把溪口那块地给了云飞?这是什么意思?”
    祖望郑重的说:
    “对!我今天让大家都来,就是要对每个人说清楚!我不希望家里一天到晚有战争,更
不希望你们兄弟两个吵来吵去!我已经决定了,溪口交给云飞处理,不止溪口,钱庄的事,
也都陆续移交给云飞!其余的,都给云翔管!”
    云翔气极败坏,喊着:
    “交给云飞是什么意思?爹,你在为我们分家吗?”
    “不是!只要我活着一天,这个家是不许拆散的!我会看着你们兄弟两个,如何去经营
展家的事业!纪总管会很公正的协助你们!”他走上前去,忽然很感性的伸出手去,一手握
云一手握宴飞飞,一手握云翔,恳切的说:“你们两个,都是我的儿子,是我今生最大的牵
挂和安慰。你们是兄弟。不是世仇啊!为什么你们不肯像别家兄弟姐妹一样,同心协力呢!”
    云飞见父亲说得沈痛,这是以前很少见到的,心里一感动,就诚挚的接口:
    “我从来没有把云翔当成敌人,但是,他却一直把我当成敌人!我和云翔之间真正的问
题,是在于我们两个做人处世的方法完全不同!假若云期能够了解自己做了多少错事,大彻
大悟,痛改前非的话,我很愿意和他化敌为友!我从来没有忘记过他是我的弟弟,因为这已
经成为我最深刻的痛苦!”
    云翔被云飞这篇话气得快要爆炸了,挣开祖望的手,指着云飞大骂:
    “你这说的是什么话?简直莫名其妙!什么大彻大悟,痛改前非?我有什么错?我有什
么非?我有什么需要改善的地方?”
    “你说这些话,就证明你完全不可救药了!”
    云翔冲过去,一把抓住他胸前的衣服:
    “你这个奸贼!在爹面前拚命扮好人,好像你自己多么善良,多么清高,实际上,你却
用阴谋手段,抢夺我的东西!你好阴险!你好恶毒……”说着,一拳就对云飞挥去。
    云飞挨了一拳,站立不稳,摔倒在茶几上,茶几上的花瓶跌下,打碎了。
    梦娴、齐妈、天虹全都扑过去搀扶云飞。天虹已经到了云飞身边,才突然醒觉,仓皇后
退。
    梦娴和齐妈扶起云飞,梦娴着急的喊:
    “云飞!云飞!你怎样?”
    云飞站起身,被打得头昏脑胀。
    云翔见天虹的“仓皇”,更是怒不可遏,扑上去又去抓云飞,还要打。
    天尧和纪总管飞奔上前,一左一右拉住他,死命扣住他的手臂,不许他动弹。
    “有话好说,千万不要动手!”纪总管急促的劝着。
    祖望气坏了,瞪着云翔:
    “云翔!你疯了吗?你到底是怎么回事?吃错了药还是被鬼附身了?对于你的亲兄弟,
你都可以说翻脸就翻脸,说动手就动手,对于外人,你是不是更加无情了?怪不得大家叫你
展夜枭!你真的连亲人的肉,都要吃吗?”
    云翔一听,更加暴跳如雷,手不能动,就拚命去踢云飞,涨红了脸怒叫:
    “我就知道,你这个混蛋,你这个小人,你去告诉爹,什么夜枭不夜枭,我看,这个
“夜枭”根本就是你编派给我的,只有你这种伪君子,才会编出这种词来……”他用力一
挣,纪总管拉不住,给他挣开,他就又整个人扑过去,挥拳再打。“从你回来第一天,我就
要揍你了,现在阿超不在,你有种就跟我对打!”
    云飞一连挨了好几下。一面闪躲,一面喊:
    “我从没有在爹面前,提过“夜枭”两个字,你这个绰号由来已久,和我有什么关系?
停止!不要这样……”
    “我不停止!我不停止……”
    “云翔!”祖望大叫:“你再动一下手,我就不认你这个儿子,我说到做到,我把所有
的财产全体交给云飞……”
    品慧见情势已经大大不利,就呼天抢地的奔上前:
    “儿子啊,你忍一忍吧!你明知道老爷子现在心里只有老大,你何必拿脑袋瓜子去撞这
钉子门?天不怪,地不怪,都怪你娘不好,不是出自名门……我们母子,才会给人这样欺
负,这样看不起呀……”
    品慧一边哭,一边说,一边去垃云翔,孰料,云翔正在暴怒挥拳,竟然一拳打中了品慧
的下巴,品慧尖叫一声跌下去,这下眼泪是真的流下:
    “哎哟!哎哟!”
    云翔见打到了娘,着急起来:
    “娘!你怎样……打到那里了?”
    “我的鼻子歪了,下巴脱臼了,牙齿掉了……”品慧哼哼着。
    天虹急忙过来扶住她,看了看,安慰着:
    “没有,娘!牙齿没掉,鼻子也好端端的,能说话,大概下巴也没脱臼!”
    品慧伸手死命的掐了天虹一下,咬牙:
    “这会儿,你倒变成大夫啦,能说能唱啦!”
    天虹痛得直吸气,却咬牙忍受着。
    这样一闹,客厅里已经乱七八糟,花瓶茶杯碎了一地。
    祖望看着大家,痛心疾首的说:
    “我真不知道,我是造了什么孽,会弄得一个家不像家,兄弟不像兄弟!云翔,看到你
这样,我实在太痛心了!你难道不明白,我一直多么宠你!不要逼得我后悔,逼得我无法宠
你,逼得我在你们兄弟之中,只做一个选择,好不好?”
    云翔怔住,这几句话倒听进去了。祖望继续对他说:
    “我会把溪口给云飞,是因为云飞说服了我,我们不需要纺织厂,毕竟,我们是个北方
的小城,不产蚕丝,不产桑麻,如果要开纺织厂,会投资很多钱,却不见得能收回!”
    “可是,这个提议,原来根本是云飞的!”云翔气呼呼的说。
    “那时我太年轻,不够成熟!做了一大堆不切实际的计画。”云飞说。
    云翔的火气又往上冲,就想再冲上去打人,纪总管拚命拉住他,对祖望说:
    “那么,这个纺织厂的事,就暂时作罢了?”
    “对!”
    “我赞成!这是明智之举,确实,我们真要弄一个纺织厂,会劳师动众,搞不好就血本
无归!这样,大家都可以轻松很多了!”
    云翔怒瞪纪总管,纪总管只当看不见。祖望就做了结论:
    “好了,现在,一切就这么决定,大家都不许再吵。”他瞪了云翔一眼:“还不扶你娘
去擦擦药!”再看大家:“各人干各人的活,去吧!”
    云翔气得脸红脖子粗,一时之间,却无可奈何,狠狠的瞪了云飞一眼,扶着品慧,悻悻
然的走了。
    云飞回到了自己房间。梦娴就拉着他,着急的喊:
    “齐妈,给他解开衣服看看,到底打伤了什么地方?以后,就算老爷叫去说话,也得让
阿超跟着,免得吃亏!”
    齐妈过来就解云飞的衣服:
    “是!大少爷,让我看看……”
    云飞慌忙躲开。
    “我没事,真的没事!出去这几年,身子倒比以前结实多了。”
    “再怎么结实,也禁不起这样拳打脚踢呀!你怎么不还手呢?如果他再多打几下,岂不
是要伤筋动骨吗?”梦娴心痛得不知道怎么办才好。
    “打架这玩意,我到现在还没学会!”云飞说着,就抬眼看着梦娴,关心的问:“娘,
您的身体怎样?最近胃口好不好?我上次拿回来的灵芝,你有没有每天都吃呀?”
    “有有有!齐妈天天盯着我吃,不吃都不行!”梦娴看着他,心中欢喜。“说也奇怪,
在你回来之前,我的身体真的很不好,有一阵,我想我大概没办法活着见你了,可是,自从
你回来之后,我觉得我一天比一天好,真的是人逢喜事精神爽,没错!”
    “我真应该早些回来的,就是为了不要面对云翔这种火爆脾气,落个兄弟争产的情形,
结果,还是逃不掉……”
    梦娴伸手握住他:
    “我知道,你留下来,实在是为难你了!但是,你看,现在你爹也明白过来了,总算能
够公平的处理事情了,你还是没有白留,对不对?”
    “我留下,能够帮你治病,我才是没有白留!”云飞看着她。
    “如果你再帮我做件事,我一定百病全消,可以长命百岁!”梦娴笑了。
    “是什么?”
    “我说了你不要生气!”
    “你说!”

                      ※               ※                 ※

    “为我,娶个媳妇吧!”
    云飞一怔,立刻出起神来。
    齐妈忽然想起什么,走了过来。对云飞说:
    “大少爷,你上次要我帮你做的那个小……”
    云飞急忙把一根手指放在唇上,作眼色。
    “嘘!”
    齐妈识相的住口。却忍不住要笑。梦娴奇怪的看着二人:
    “你们有什么秘密,瞒着我吗?”
    “没有没有,只是……我认识了一个小姑娘,想送她一件东西,请齐妈帮个忙!”云飞
慌忙回答。
    “啊!姑娘!”梦娴兴奋起来,马上追问:“那家的姑娘?多大岁数?”
    “那家的先就别提了,反正你们也不认识。岁数吗?好像刚满七岁!”
    “七岁?”梦娴一怔。
    齐妈忍不住开口了:
    “我听阿超说,那个七岁的小姑娘,有个姐姐十九岁,还有一个姐姐十八岁!”
    云飞跳了起来:
    “这个阿超,简直出卖我!八字没一撇,你们最好不要胡思乱想!”
    梦娴和齐妈相对注视,笑意,就在两个女人的脸上漾开了。
    云翔也回到了他的卧室里。他气冲冲的在室内兜着圈子,像一只受了伤,陷在笼子里的
困兽,阴鸷、郁怒、而且蓄势待发。天虹看着他这种神色,就知道他正在“危险时刻”。可
是,她却不能不面对他。她端了一碗人参汤,小心翼翼的捧到他面前。
    “这是你的人参汤,刚刚去厨房帮你煮好,趁热喝了吧!”
    云翔瞪着她,手一挥,人参汤飞了出去,落地打碎,一碗热汤全溅在她手上,她甩着
手,痛得跳脚。他凝视她,阴郁的问:
    “烫着了吗?”
    她点点头。
    “过来,给我看看!”他的声音,温柔得好奇怪。
    “没有什么,不用看了!”她的身子往后急急一退。
    “过来!”他继续温柔的喊。
    “不!”
    “我叫你过来!”他提高了声音。
    她躲在墙边,摇头:
    “我不!”
    “你怕我吗?你以为我要对你做什么?”
    “我不知道你要对我做什么,但是,我知道你恨我,我知道你现在一肚子气没地方出,
我也知道,我现在是你唯一发泄的对象……我宁愿离你远一点!”
    他阴沈的盯着她:
    “你认为你躲在那墙边上,我拿你就没办法了吗?”
    “我知道你随时可以整我,我知道我无处可躲……”她悲哀的说。
    “那么,你缩在那儿做什么?希望我的腿忽然麻木,走不过去吗?”
    她低头,看着自己被烫红的手,不说话。他仍然很温柔:
    “过来!不要考验我的耐性,我只是想看看你烫伤了没有?”
    她好无奈,慢慢的走了过去。
    他很温柔的拉起她的手,看着被烫的地方。慢悠悠的说:
    “好漂亮的手,好细致的皮肤!还记得那年,爹从南边运来一箱菱角,大家都没吃过,
抢着吃。你整个下午,坐在亭子里剥菱角,白白的手,细细的手指,剥到指甲都出血,剥了
一大盘,全体送去给云飞吃!”
    她咽了口气,低着头,一语不发。
    他忽然拿起她的手来,把自己的唇,紧紧的压在她烫伤的地方。
    她一惊,整个身体都痉挛了一下,他这个动作,似乎比骂她打她更让她难过。他没有忽
略她的痉挛。放开了她的手,他用双手捧起她的脸庞,盯着她的眼睛,幽幽的问:
    “告诉我,他到底有什么魔力,让你这样爱他?”
    她被动的仰着头,看着他,默然不语。
    “告诉我,我真的很想知道!如果我知道了,大概也就明白,爹为什么会被他收服?”
他用大拇指摸着她的面颊:“你在他头顶看到光圈吗?你迷恋他那一点?”
    她咬紧牙关,不说话。
    他的声音依然是很轻柔的:
    “最奇怪的,是他从来不在你身上用工夫,他有映华,等到映华死了,他还是凭吊他的
映华,他根本不在乎你!而你,却是这样死心塌地的对他,为什么?告诉我!”
    她想转开头,但是,他把她捧得紧紧的,她完全动弹不得。
    “说话!你知道我受不了别人不理我!”
    天虹无奈已极,轻声的说:
    “你饶了我吧,好不好?我已经嫁给你了,你还在清算我十四岁的行为……”
    他猛的一楞:
    “十四岁?”骤然想起:“对了,剥菱角那年,你只有十四岁!难得,你记得这么清
楚!”
    云翔一咬牙,将她的身子整个拉起来,用力的吻住了她的唇。他的脸色苍白,眼里燃烧
着妒意,此时此刻的他,其实是非常脆弱的。他弄不明白,为什么云飞一走四年,仍然活在
每一个人心里,他用了全副精力,还是敌不过那个对手?他有恨,有气,有失落……天虹,
你的心去想他吧!你的人却是我的!他的吻,粗暴而强烈。
    天虹被动的让他吻着,眼里,只有深刻的悲哀和无奈。
    ------------------
  炽天使  扫校

上一页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