苍天有泪
5

    姐妹俩唱完了“夫妻观灯”,两人奔进后台化妆间。雨鹃一返身就抓住雨凤的手,兴奋
的喊:
    “你看到了吗?居然有人一出手就是两块钱的小费!”
    雨凤不能掩饰自己的激动,低声说:
    “我……认识他!”
    雨鹃好惊讶,对当初匆匆一见的云飞,早已记忆模糊了。
    “你认识他?你怎么会认识一个这样阔气的人?什么时候认识的?怎么没有告诉我?”
    “事实上,你也见过他的……”
    雨凤话还没说完,有人敲了敲房门,按着,金银花推门而入,她手里拿着那个装小费的
篮子,身后,赫然跟着云飞和阿超。
    “哎!雨凤雨鹃!这两位先生说,和你们是认识的,想要见见你们,我就给你们带来
了!”金银花说着,把小篮子放在化妆桌上,用征询的眼光看雨凤。
    雨凤忙对金银花点点头,金银花就一笑说:
    “不要聊太久,客人还等着你们唱下一支歌呢!让你们休息半小时,够不够?”
    雨凤又连忙点头,金银花就一掀门帘出去了。
    房内,云飞凝视雨凤,千言万语,不知从何说起。
    “还记得我吗?”半天,他才问。
    雨凤拚命点头,睁大眼睛盯着他:
    “记得,你……怎么这么巧?你们到这儿来吃饭吗?”
    “我是特地到这儿来找你们的!”云飞坦白的说。
    “哦?”雨凤更加惊奇了。“你怎么知道我们在这儿?”
    “那天,在水边遇到之后,我就一直想去看看你们,不知道你们好不好?但是,因为我
自己也刚到桐城,好多事要办,耽误到现在,等我打听你们的时候,才知道你家出了事!”
云飞说。眼光温柔而诚恳。“我到寄傲山庄去看过,我也见过了杜老先生,知道小五受伤,
然后,我去了圣心医院,见到小三小四和小五,这才知道你们两个在这儿唱歌!”
    雨凤又困惑,又感动。问:
    “为什么要这样费事的找我们?”
    云飞没料到雨凤有此一问,怔了怔,说:
    “因为……我没有办法忘记那一天!人与人能够相遇,是一种缘份,经过在水里的那种
惊险场面,更有一种共过生死患难的感觉,这感觉让我念念难忘!再加上……我对你们姐弟
情深,都不会游泳,却相继下水的一幕,更是记忆深刻!”
    雨凤听着云飞的话,看着他真挚诚恳的神情,想到那个难忘的日子,心里一阵激汤,声
音里带着难以克制的痛楚:
    “那一天是四月四日,也是我这一生中,永远无法忘记的日子!我后来常想,那天,是
我们家命中无法逃避的“灾难日”,简直是“水深火热”。早上,差点淹死,晚上,寄傲山
庄就失火了!”
    云飞想着云翔的恶劣,想着展家手上的血腥,冲口而出:
    “我好抱歉,真对不起!”
    雨凤怔怔的看着他:
    “为什么要这样说?你已经从水里把我们都救起来了,还抱歉什么?”
    云飞一楞,才想起两凤根本不知道他是展家的大少爷,他立刻掩饰的说:
    “我是说你们家失火的事,我真的非常懊恼,非常难过……如果我当天就找寻你,如果
我那晚不参加宴会,如果我积极一点,如果……人生的事,都是只要加上几个“如果”,整
个的“后果”就都不一样了!如果那样……可能你家的悲剧不会发生!”
    一直站在旁边,好奇的,倾听着的雨鹃,实在忍不住了。就激动的插口说:
    “你根本不知道那天晚上发生了些什么事。我们家不是“失火”,是被人放了一把火,
就算有你那些“如果”,我们还是逃不过这场劫难的!只要那个祸害一日不除,桐城的灾难
还会继续下去!谁都阻止不了!所以,你不用在这儿说抱歉了!我不知道那天早上,你对我
姐姐妹妹们做了些什么,但是,我铁定晚上的事,你是无能为力的!”说着,就咬牙切齿起
来:“但是,总有一天,我们会讨还这笔血债!”
    两鹃眼中的怒火,和那种深深切切的仇恨,使云飞的心脏,猛的抽搐了一下。
    “雨鹃!你……少说几句!”雨凤阻止的说。
    雨鹃回过神来,立即压制住自己的激动,对云飞勉强一笑:
    “对不起,打断你跟我姐姐的谈话了。雨凤最不喜欢我在陌生人面前,表露我们的心
事……不过,你是陌生人吗?”她看着这个出手豪阔,徇徇儒雅的男人,心里涌上一股好
感。“我们该怎么称呼你呢?”
    云飞一震,这么简单的问题,竟使他慌张起来。他犹豫一下,很快的说:
    “我……我……我姓苏!”
    阿超忍不住瞪了他一眼,他只当没看见。
    “原来是苏先生!”雨鹃再问:“苏……什么呢?”
    “苏……慕白,我的名字叫慕白,羡慕的慕,李白的白。”

                      ※               ※                 ※

    雨凤微笑接口:
    “苏轼的苏?”
    云飞又怔了一下,看着雨凤,点了点头:
    “对!苏轼的苏!”
    “好名字!”雨凤笑着说。
    阿超就走上前来,看了云飞一眼,对姐妹二人自我介绍:
    “我是阿超!叫我阿超就可以了!我跟着我们……苏少爷,跟了十几年了!”
    云飞跟着解释:
    “他等于是我的兄弟,知己,和朋友!”
    金银花在外面敲门了:
    “要准备上场罗!”
    两凤就急忙对云飞说:
    “对不起,苏先生,我们要换衣服了!不能跟你多谈了……”忽然抓起篮子里的两块
钱,往云飞面前一放:“这个请收回去,好不好?”
    云飞迅速一退:
    “为什么?难道我不可以为你们尽一点心意?何必这样见外呢?”
    “你给这么多的小费,我觉得不大好!我们姐妹可以自食其力,虽然房子烧了,虽然父
亲死了,我们还有自尊和骄傲……如果你看得起我们,常常来听我们的歌就好了!”
    云飞急了:
    “请你不要把我当成一般的客人好不好?请你把我看成朋友好不好?难道朋友之间,不
能互相帮助吗?我绝对不想冒犯你,只是真心真意的想为你们做一点事!如果你退回,我会
很难过,也很尴尬的!”
    雨凤想了想,叹口气:
    “那……我就收下了,但是,以后,请再也不要这样做了!”
    “好,就这么说定!我走了,我到外面去听你唱歌!”云飞说完,就带着阿超,急急的
走了。
    云飞和阿超一走,雨鹃就对雨凤挑起眉毛,眨巴眼睛:
    “唔,我闻到一股“浪漫”的味道……”就对着雨凤,唱了起来:“郎对花,妹对花,
一对对到田埂下,丢下了种子,发了一棵芽……”
    雨凤脸一红:
    “你别闹了,赶快换衣服吧!”
    “是!外面还有人等着看,等着听呢!”雨鹃应着。
    雨凤一慌,掉头跑去找衣服了。心里却漾着一种异样的情绪,苏慕白,苏慕白!这个名
字和这个人,已经深深的镌刻在她心上了。

                      ※               ※                 ※

    第二天,雨凤提着一个食篮,雨鹃抱着许多水果,到医院来照顾小五。两人一走进那间
“难民营”,就呆住了。只见小五的病床,空空如也,被单也收拾得乾乾净净。
    姐妹俩惶惑四顾,也不见小三小四踪影。雨凤心脏咚的一跳,害怕起来:
    “小五呢?怎么不见了?”
    “小三和小四呢?他们去那里了?”雨鹃急忙问隔壁的病人:“对不起,你看到我的妹
妹吗?那个被烫伤的小姑娘?”
    “昨天还在,今天不见了!”
    “怎么会不见呢?我们没有办出院,钱也没有缴,怎么会不见……”雨鹃着急。
    这时,有个护士急急走来:
    “两位萧姑娘不要着急,你们的妹妹已经搬到楼上的头等病房里去了!在二零三号病
房,上楼右转就是!”
    雨凤、雨鹃惊愕的相对一看。
    “头等病房?”
    两人赶紧冲上楼去,找到二零三病房,打开房门,小三、小四就兴奋的叫着,迎上前
来,小四高兴的说:
    “大姐,二姐,我们搬到这么漂亮的房间里来了!晚上,不用再被别的病人哼啊哎啊
的,闹得整夜不能睡了!”
    小三也忙着报告:
    “你们看,这里还有一张帆布床,护士说,晚上我们陪小五的时候,可以拉开来睡!这
样,我们就不会半夜从椅子上摔下来了!”
    小五坐在床上,看来神清气爽,精神很好,也着急的插嘴:
    “护士姐姐今天给我送鸡汤来耶!好好吃啊!”
    “我也跟着喝了一大碗!”小四说。
    “我也是!”小三说。
    雨凤把手里的东西放在桌上,四面看看,太惊讶了:
    “这是怎么一回事?”她看着雨鹃:“我们不是还欠医院好多钱吗?医药费没付,他们
怎会给我们换头等病房?”
    雨鹃也放下东西,不可思议的接口:
    “还喝鸡汤?难道他们未卜先知,知道我们今天终于筹到医药费了?”
    小三欢声的喊:
    “你们不要着急了,小五的医药费,已经有人帮我们付掉了!”
    “什么?”雨凤一呆。
    “那两个大哥呀!就是在瀑布底下救我们的……”小四解释。
    “慕白大哥和阿超大哥!”小五笑着喊,一脸的崇拜。
    姐妹俩面面相觑。雨鹃瞪着雨凤,怀疑的问:
    “我觉得……这件事有点离谱了!你到底跟他怎样?落水那天不是第一次见面,对不
对?”
    “这是什么话?”雨凤一急:“我那有跟他怎样?我发誓,落水那天才第一次见面,昨
晚他来的时候,你不是在旁边听得清清楚楚的吗?根本等于不认得嘛!”
    两鹃不信的看她:
    “这不是太奇怪了!一个不认得的人,会到处打听我们的消息,到待月楼来听我们唱
歌,到医院帮小五搬病房,付医药费,还订鸡汤给小五喝,花钱像流水……”她越想越疑
惑,对雨凤摇头:“你骗我,我不相信!”
    “真的真的!”雨凤急得不得了:“我也不知道他是怎么回事?可是,我用爹娘的名誉
发誓。我真的不认得他们,真的是落水那天,第一次见面……到昨天晚上,才第二次见到
他……”
    雨鹃一脸的不以为然,打断了她:
    “其实,只要你自己知道你在做什么,我无所谓!老实告诉你,如果金银花不收留我
们,那天,我已经做了最坏的打算……”
    “什么打算?”
    “我准备把自己卖!如果不卖到绮翠院去,就卖给人家做丫头,做小老婆,做什么都可
以!”
    雨凤楞了楞才会过意来,不禁大大的受伤了:
    “你的意思是说,我已经把自己卖给他了!你……未免太小看我了,昨晚,那两块钱的
小费,我就一直要退还给人家……”想想,一阵委屈,眼泪就滚落出来:“就是想到今天要
付医药费,不能再拖了,这才没有坚持下去……人,就是不能穷嘛,不能走投无路嘛,要不
然,连自己的亲妹妹都会看不起你……”
    雨鹃在自己脑袋上狠狠的敲了一记,沮丧的喊:
    “我笨嘛!话都不会说!我不是那个意思,我怎么会小看你?我只是想弄清楚是怎么一
回事,你跟我解释明白就好了!我举那个例,举得不伦不类,你知道我说话就是这样不经过
大脑的!其实……我对这个苏先生印象好得不得了,长得漂亮,说话斯文,难得他对我们全
家又这么有心……你就是把自己卖给他,我觉得也还值得,你根本不必瞒我……”
    雨凤脚一躲,百口莫辩,气坏了:
    “你看你!你就是咬定我跟他不乾不净,咬定我把自己卖给他了!你……你气死我
了……”
    小三急忙插到两个姐姐中间来:
    “大姐,二姐,你们怎么了嘛?有人帮我们是好事,你们为什么要吵架呢?”
    小四也接口:
    “我保证,那个苏大哥是个好人!”
    雨凤对小四一凶:
    “我管他是好人还是坏人!他是好人还是坏人关我什么事?我去挂号处,我把小五搬回
去!”
    雨凤说完,就打开房门,往外冲去,不料,竟一头撞在一个人身上。她抬头一看,撞到
的人不是别人,赫然是让她受了一肚子冤枉气的云飞。
    云飞愕然的看着面有泪痕的雨凤,紧张起来:
    “怎么了?发生什么事了?”
    雨凤楞了一下,顿时爆发了:
    “又是你!你为什么要跟着我?为什么要付医药费?为什么给小五换房间?为什么自作
主张做你分外的事,为什么让我百口莫辩?”
    云飞惊愕的看着激动的雨凤。雨鹃已飞快的跑过来。
    “苏先生你别误会,她是在跟我发脾气!”就瞪着雨凤说:“我跟你说清楚,我不管你
有多生气,小五好不容易有头等病房可住,我不会把她搬回那间“难民营”去!现在不是你
我的尊严问题,是小五的舒适问题!”
    雨凤为之气结:
    “你……要我怎么办?”
    “我对你已经没有误会了,只要你对我也没误会就好了!至于苏先生……”雨鹃抬头,
歉然的看云飞:“可能,你们之间还有些误会……”
    云飞听着姐妹两个的话,心里已经明白了。他看着雨凤,柔声的,诚挚的问:
    “我们可不可以到外边公园里走走?”
    雨凤在云飞这样的温柔下,惶然失措了。雨鹃已经飞快的把她往门外推,嘴里一叠连声
的说:
    “可以,可以,当然可以!”
    结果,雨凤就糊里糊涂的跟着云飞,到了公园。
    走进了公园,两人都很沈默。走到湖边,雨凤站住了,云飞就也站住了。
    雨凤心里,汹涌澎湃的翻腾着懊恼。她咬咬牙,回头盯着他,开口了:
    “苏先生!我知道你家里一定很有钱,你也不在乎花钱,你甚至已经习惯到处挥霍,到
处摆阔!可是我和你非亲非故,说穿了,就是根本不认得!你这样在我和我的姐妹面前,一
次又一次的花钱用心机,你的目的到底是什么?你最好告诉我!让我在权利和义务之间,有
一个了解!”
    云飞非常惊讶,接着,就着急而受伤了:
    “你为什么要说得这么难听?对,我家里确实很有钱,但是,我并不是你想像的纨绔子
弟,到处挥金如土!如果不是在水边碰到你们这一家,如果不是被你们深深感动,如果不是
了解到你们所受的灾难和痛苦,我根本不会过问你的事!无论如何,我为你们所做的一切,
不应该是一种罪恶吧!”
    雨凤吸了一口气:
    “我没有说这是罪恶,我只是说,我承担不起!我不知道要怎样来还你这份人情!”
    “没有人要你还这份人情,你大可不必有心理负担!”
    “可是我就有!怎么可能没有心理负担呢?你是“施恩”的人,自然不会想到“受恩”
的人,会觉得有多么沈重!”
    “什么“施恩”“受恩”,你说得太严重了!但是,我懂了,让你这么不安,我对于我
的所作所为,只有向你说一声对不起!”
    云飞说得诚恳,雨凤答不出话来了。云飞想想,又说:
    “可是,有些事情,我会去做,我一定要跟你解释一下。拿小五搬房间来说,我知道,
我做得太过份了,应该事先征求你们姐妹的同意。可是,看到小五在那个大病房里,空气又
不好,病人又多,她那么瘦瘦小小,身上有伤,已经毫无抵抗力,如果再从其他病人身上,
传染上什么病,岂不是越住医院越糟吗?我这样想着,就不想耽误时间,也没有顾虑到你的
感觉,说做就做了!”
    雨凤听到他这样的解释,心里的火气,消失了大半。可是,有很多感觉,还是不能不说。
    “我知道你都是好意,可是,我有我的专严啊!”
    “我伤了你的尊严吗?”
    “是!我是在这样的教育下长大的,我爹和我娘,在我们很小的时候,就让我们了解,
人活着,除了食衣住行以外,还有尊严。自从我家出事以后,我也常常在想,“尊严”这玩
意,其实是一种负担。食衣住行似乎全比尊严来得重要,可是,尊严已经根深蒂固,像我的
血液一样,跟我这个人结合在一起,分割不开了!或者,这是我的悲哀吧!”
    云飞被这篇话深深撼动了,怎样的教养,才有这样雨凤?尊严,不是每一个人都有“深
度”来谈它,都有“气度”来提它。他凝视她,诚恳的说:
    “我承认,我不应该自作主张,我确实没有考虑到你的心态和立场,是我做错了!我
想……你说得对,从小,我家有钱,有一段时间,我的职业就是做“少爷”,使我太习惯用
钱去摆平很多事情!可是,请相信我,我也从“少爷”的身份中跳出去过,只是,积习难
改。如果,我让你很不舒服,我真的好抱歉!”
    雨凤被他的诚恳感动了,才发现自己咄咄逼人,对一个多方帮助自己的人,似乎太严厉
了。她不由自主,语气缓和,声音也放低了:
    “其实,我对于你做的事,是心存感激的。我很矛盾,一方面感激,一方面受伤。再加
上,我连拒绝的“资格”都没有,我就更加难过……因为,我也好想让小五住头等病房啊!
我也好想给她喝鸡汤啊!”

                      ※               ※                 ※

    云飞立刻好温柔的接口:
    “那么,请你暂时把“尊严”忘掉好不好?请继续接受我的帮助好不好?我还有几百个
几千个理由,要帮助你们,将来……再告诉你!不要让我做每件事之前,都会犹豫,都会充
满了“犯罪感”好不好?”
    “可是,我根本不认得你!我对你完全不了解!”
    云飞一震,有些慌乱,避重就轻的回答:
    “我的事,说来话长……我是家里的长子,下面还有一个弟弟……”
    “你有儿女吗?”雨凤轻声问,事实上,她想问的是,你有老婆吗?
    “哦!”云飞看看雨凤,心里掠过一阵痛楚,映华,那是心里永恒的痛。他深吸了一口
气,坦白的说:“我在二十岁那年,奉父母之命结婚,婚前,我从没有见过映华。但是,婚
后,我们的感情非常好。谁知道,一年之后,映华因为难产死了,孩子也没留住。从那时候
起,我对生命、爱情、婚姻全部否决,过了极度消沈的一段日子。”
    雨凤没想到是这样,迎视着云飞那仍然带着余痛的眼睛,她歉然的说:
    “对不起,我不该问的。”
    “不不,你该问,我也很想告诉你。”他继续说:“映华死后,家里一直要为我续弦,
鄱在我强烈的抗拒下取消。然后,我觉得家庭给我的压力太大,使我不能呼吸,不能生存,
我就逃出了家庭,过了将近四年的流浪生活,一直没有再婚。”他看着雨凤:“我们在水边
相遇那天,就是我离家四年之后,第一次回家。”
    雨凤脸上的乌云都散开了。
    “关于我的事,不是三言两语说得完的!如果你肯接受我作为你的朋友,让时间慢慢来
向你证明,我是怎样一个人,好不好?目前,不要再排斥我了,好不好?接受我的帮助,好
不好?”
    两凤的心,已经完全柔软了,她就抬头看天空,轻声的,商量的问:
    “爹,好不好?”
    云飞被她这个动作深深感动了:
    “你爹,他一定是一个很有学问,很有深度的人!他一定会一叠连声的说:“好!好!
好!””
    “是吗?”雨凤有些犹疑,侧耳倾听:“他一定说得好小声,我都听不清楚……”她忍
不住深深叹息:“唉!如果爹在就好了,他不止有学问有深度,他还是一个重感情,有才华
的音乐家!他热爱生命,热爱自然,他常常说,溪口那个地方,像个天堂。是的,那是我们
的天堂。失去的天堂。”
    云飞震撼极了,凝视着她,心里一片绞痛。展家手上的血腥,洗得掉吗?自己这个身
份,藏得住吗?他大大一叹,懊恼极了:
    “不知道为什么老早没有认识你爹,如果我认识,你爹的命运一定不会这样……对不
起,我的“如果”论又来了!”
    雨凤忍不住微微一笑。
    云飞被这个微笑深深吸引。
    “你笑什么?”
    “你好像一直在对我说“对不起”。”雨凤就柔声的说:“不要再说了!”
    云飞目不转睛的盯着她:
    “我确实对你有好多个“对不起”,如果你觉得不需要说,是不是表示你对我的鲁莽,
已经原谅了?”
    雨凤看着他,此时此刻,实在无法矜持什么尊严了,她就又微笑起来。
    云飞眼看那个微笑,在她晶莹剔透的眼睛中闪耀,在她柔和的嘴角轻轻的漾开。就像水
里的涟漪,慢慢扩散,终于遍布在那清丽的脸庞上。那个微笑,那么细腻,那么女性,那么
温柔,又那么美丽!他不由自主的,就醉在这个笑容里了。心里朦胧的想着:真想,真
想……永远留住这个微笑,不让它消失!展家欠了她一个天堂,好想,好想……还给她一个
天堂!
    云飞这种心事,祖望是怎样都无法了解的。事实上,对云飞这个儿子,他从来就没有了
解过。他既弄不清他的思想,也弄不清他的感情,更弄不清他生活的目的,他的兴趣和一
切。只是.云飞从小就有一种气质,他把这种气质称为“高贵”,这种气质,是他深深喜爱
的,是云翔身上找不到的。就为了这种气质,他才会一次又一次原谅他,接纳他。在他离开
家时,不能不思念他。可是,现在,他很迷糊,难道离家四年,云飞把他的“高贵”,也弄
丢了吗?
    “我就弄不懂,家里那么多的事业,粮食店、绸缎庄、银楼……就算你要钱庄,我们也
可以商量,为什么你都不要,就要溪口那块地?”他烦躁的问。
    “如果我其他的都要,就把溪口那块地让给云翔,他肯不肯呢?”云飞从容的问。
    祖望怔了怔,看云飞:
    “你真奇怪,一下子你走得无影无踪,什么都不要,一下子你又和云翔争得面红耳赤,
什么都要!你到底是怎么回事?我越来越不了解你了!”
    云飞叹了口气。
    “我跟你说实话,这次我回家,本来预备住个两三个月就走,主要是回来看看你和娘,
不是回来和云翔争家产的!”
    祖望困惑着。
    “我一直没有问你,这四年,你在外面到底做些什么?”
    “我和几个朋友,在上海、广州办了两家出版社,还出了一份杂志,叫做“新潮”,你
听过吗?”
    “没听过!”
    “你大概也没听过,有个人名叫“苏慕白”?苏轼的苏,羡慕的慕,李白的白!”云飞
再
    “没听说过!我该认得他吗?他干那一行的?”祖望更加困惑。
    “他……”云飞欲言又止。“你不认得他!反正,这些年我们办杂志,出书,过得非常
自在。”
    “是你想过的生活吗?”
    “是我想过的生活!”
    “那么,你的意思是说,如果我对你的安排,不能让你满意,你就走了,是不是?”祖
望有些担心起来。
    “差不多。”
    “你简直是在要胁我!”
    云飞看着父亲,也很困惑的说:
    “我也不了解你,你已经有了云翔,他能够把你所有的事业,越做越大,那么,你还在
乎我走不走?我走了,不是家里平静许多吗?”
    “你说这个话,实在太无情了!”祖望好生气。
    云飞不语。祖望背着手,在屋子里走来走去,心烦意乱。忽然站定,盯着他:
    “你知道,溪口那块地是云翔整整花了两年时间,说服了几十家老百姓,给他们搬迁
费,让他们一家家搬走!他这两年,几乎把所有的心力,都投资在溪口,你何必跟他过不去
呢?”
    云飞心里一气,顿时激动起来:
    “是啊!他说服了几十家老百姓,让他们放弃自己心爱的家园,包括祖宗的墓地!爹,
你对中国人那种“故乡”观念,应该是深深体会的!那么,你有没有想过,云翔到底用什么
方式,让那些在这儿住了好几代的老百姓,一个个搬走?他怎会有这么大的力量?你想过没
有?你问过没有?还是你根本不想知道?”
    祖望被云飞这一问,就有些心惊肉跳了,睁大眼睛看他:
    “所以,我看到你回来,才那么高兴啊!”
    云飞不敢相信的看着父亲:
    “你知道?对于云翔的所作所为,你都知道?”
    “不是每件都知道,但是,多少会了解一些!我毕竟不是一个木头人。”他咬了咬牙:
“其实,云翔会变成这样,你也要负相当大的责任!在你走了之后,我以为,我只剩下一个
儿子了,难免处处让着他,生怕他也学你,一走了之!人老了,就变得脆弱了!以前那个强
硬的我,被你们两个儿子,全磨光了!”
    云飞十分震动的看着祖望,没料到父亲会说出这样一番话来,这带给他非常巨大的震
撼。父子两人,就有片刻不语,只是深深互视。
    片刻后,云飞开了口,声音里已经充满了感情:
    “爹,你放心,我回来这些日子,已经了解了太多的事情,我答应你,我会努力在家里
住下去,努力加入你的事业。可是,溪口那块地,一定要交给我处理!我们家,不缺钱,不
缺工厂……让我们为后世子孙,积点阴德吧!”
    祖望有些感动,有些惊觉。可是,仍然有着顾忌。
    “你要定了那块地?”
    “是,我要定了那块地?”云飞坚决的说。
    “你要拿它做什么?”
    “既然给了我,就不要问我拿它做什么?”
    “这……我要想一想,我不能马上答应你,我要研究研究。”
    “我还有事,急着要出门……在你研究的时候,有一本书,不知道你愿不愿意看一
看?”云飞说。
    “什么书?”
    云飞走向书桌,在桌上拿起一本书,递给祖望。祖望低头一看,封面上印着:
    《生命之歌》,书名下,有几个小字:“苏慕白着”。
    祖望一震抬头,
    云飞已飘然远去。
    ------------------
  炽天使  扫校

上一页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