苍天有泪
1

    这是民国八年的暮春。
    天气很好,天空高而澄清,云层薄薄的飘在天空,如丝如絮,几乎是半透明的。太阳晒
在人身上,有种懒洋洋的温馨。微风轻轻的吹过,空气里漾着野栀子花和松针混合的香味。
正是“春色将阑,莺声渐老,红英落尽青梅小”的时节。云飞带着随从阿超,骑着两匹马,
仆仆风尘的穿过了崇山峻岭,往山脚下的桐城走去。离家已经四年了,四年来,云飞没有和
家里通过任何讯息。当初,等于是逃出了那个家庭。走的时候,几乎抱定不再归来的念头。
四年的飘泊和流浪,虽然让他身上脸上,布满了沧桑。但是,他的内心,却充满了平和。他
觉得,自己真正的长成,真正的独立,就在这四年之中。这四年,让他忘了自己是展家的大
少爷,让他从映华的悲剧中走出来,让他做了许多自己想做的事,也让他摆脱了云翔的恶
梦……如果不是连续几个晚上,午夜梦回,总是看到母亲的“怯意”。
    翻过了山,地势开始低了,蜿蜓的山路,曲曲折折的向山下盘旋。“桐城”实在是个非
常美丽的地方,四面有群山环峙,还有一条“玉带溪”绕着城而过,像天然的护城河一样。
云飞巳经听到流水的淙淙声了。
    忽然,有个清越的,嘹亮的,女性的歌声,如天籁般响起,打破了四周的岑寂。那歌声
高亢而甜美,穿透云层,穿越山峰,绵绵邈邈,柔柔袅袅,在群山万壑中回汤。云飞惊异极
了,转眼看阿超:
    “咦,这乡下地方,怎么会有这么美妙的歌声?”
    阿超,那个和他形影不离的伙伴,已经像是他生命的一部份。从童年时代开始,阿超就
跟随着他,将近二十年,不曾分离。虽然阿超是典型的北方汉子,耿直忠厚热情,心思不
多,肚子里一根肠子直到底。但是,和云飞这么长久的相处,阿超早已被他“同化”了。虽
然不会像他那样,把每件事情“文学化”,却和他一样,常常把事情“美化”。对于云飞的
爱好、心事,阿超是这世界上最了解的人了。歌声,吸引了云飞,也同样吸引了他。
    “是啊,这首歌还从来没听过,不像是农村里的小调儿。听得清吗?她在唱些什么?”
    云飞就专注的倾听着那歌词,歌声清脆,咬字非常清楚,依稀唱着:
    “问云儿,你为何流浪?问云儿,你为何飘荡?问云儿,你来自何处?问云儿,你去向
何方?问云儿,你翻山越岭的时候,可曾经过我思念的地方?见过我梦里的脸庞?问云儿,
你回去的时候,可否把我的柔情万丈,带到她身旁,告诉她,告诉她,告诉她……唯有她停
留的地方,才是我的天堂……”
    云飞越听越惊奇,忍不住一拉马缰,往前急奔。
    “我倒要去看看,这是谁在唱歌?”
    对雨凤而言,那天是她生命中的“猝变”,简直是一个“水深火热”的日子。
    雨凤是萧鸣远的长女,是“寄傲山庄”五个孩子中的老大,今年才十九岁。萧鸣远是在
二十年前,带着新婚的妻子,从北京搬到这儿来定居的。他建造了一座很有田园味道,又很
有书卷味的“寄傲山庄”,陆续生了五个粉妆玉琢的儿女。老大雨凤十九,雨鹃十八,小三
十四,小四是唯一的男孩,十岁,小五才七岁。可惜,妻子在两年前去世了。整个家庭工
作,和抚养弟妹的工作,都落到长女雨凤,和次女雨鹃的身上。所幸,雨凤安详恬静,两聘
活泼开朗,大家同心协力,五个孩子,彼此安慰,彼此照顾,才度过了丧母的悲痛期。
    每天这个时候,带着弟妹来瀑布下洗衣,是雨凤固定的工作。今天,小五很乖,一直趴
在水中那块大石头上,手里抱着她那个从不离身的小兔儿,两眼崇拜的看着她。不住口的央
求着:
    “大姐,你唱歌给我听,你唱“问云儿”!”
    可怜的小五,母亲死后,她已经很自然的把雨凤当成母亲了。雨凤是不能拒绝小五的,
何况唱歌又是她最大的享受。她就站在溪边,引吭高歌起来。小四一听到她唱歌,就从口袋
里掏出他的笛子,为她伴奏。这是母亲的歌,父亲的曲,雨凤唱着唱着,就怀念起母亲来。
可惜她唱不出母亲的韵味!
    这个地方,是桐城的郊区,地名叫“溪口”。玉带溪从山上下来,从这儿转入平地,由
于落差的关系,形成小小的瀑布。瀑布下面,巨石嵯峨,水流急湍而清澈。瀑布溅出无数水
珠,在阳光下璀璨着。
    雨凤唱完一段,看到小三正秀秀气气的绞衣服,就忘记唱歌了:
    “小三,你用点力气,你这样斯文,衣服根本绞不乾……”
    “哎,我已经使出全身的力气了!”小三拚命绞着衣服。
    “大姐,你再唱,你再唱呀!你唱娘每天晚上唱的那首歌!”小五喊。
    雨凤怜惜的看了小五一眼,娘!她心里还记着娘!雨凤什么话都没说,又按着唱了起来:
    “在那高高的天上,阳光射出万道光芒,当太阳缓缓西下,黑暗便笼罩四方,可是那黑
暗不久长,因为月儿会悄悄东上,把光明洒下穹苍……”
    云飞走下了山,简直不敢相信眼前所见到的美景:
    瀑布像一条流动的云,云的下方,雨凤临风而立,穿着一身飘逸的粉色衣裳,垂着两条
乌黑的大辫子,清丽的脸庞上,黑亮的眸子在阳光下闪闪发光。她带着一种毫不造作的自由
自在,无拘无束的引吭高歌,衣袂翩翩,飘然若仙。三个孩子,一男两女,圉绕着她,吹笛
的吹笛,洗衣的洗衣,听歌的听歌,像是三个仙童,簇拥着一个仙女……时间似乎停止在这
一刻了,这种静谧,这种安详,这种美丽,这种温馨……简直是带着“震撼力”的。
    云飞呆住了。他对阿超作了一个“安静”的手势,不敢惊扰这天籁之声,两人悄悄的勒
马停在河对岸。
    雨凤浑然不觉有人在看她,继续唱着:
    “即使没有太阳也没有月亮,朋友啊,你们不要悲伤,因为细雨会点点飘下,滋润着万
物生长……”
    忽然,云飞的马一声长嘶,划破了宁静的空气。
    雨凤的歌声戛然而止,她蓦然抬头,和云飞的眼光接个正着。她那么惊惶,那么愕然,
发现自己正面对着一个英姿飒飒的年轻男子!
    小五被马嘶声吓了一跳,大叫着:
    “啊……”手里的小兔子,一个握不牢,就骨碌碌的滚落水中。“啊……”她更加尖叫
起来:“小兔儿!我的小兔儿……”她伸手去抓小兔子,“砰”的一声,就整个人掉进水
里,水流很急,小小的身子,立刻被水冲走。
    “小五……”雨凤转眼看到小五落水,失声尖叫。
    小三丢掉手中的衣服,往水里就跳,嘴里喊着说:
    “小五,抓住石头,抓住树枝,我来救你了!”
    雨凤大惊失色,拚命喊:
    “小三,你不会游泳啊……小三!你给我回来……”
    小三没回来,小四大喊着:
    “小五!小三!你们不要怕,我来了……”就跟着一跳,也砰然入水。
    雨凤魂飞魄散,惨叫着:
    “小四!你们都不会游泳呀……小三、小四、小五……啊呀……”什么都顾不得了,她
也纵身一跃,跳进水中。
    刹那间,雨凤和三个孩子全部跳进了水里。这个变化,使云飞惊得目瞪口呆。他连忙对
溪水看去,只见姐弟四人,在水中狼狈的载沈载浮,又喊又叫,显然没有一个会游泳,不禁
大惊。
    “阿超!快!快下水救人!”
    云飞喊着,就一跃下马,跳进水中。阿超跟着也跳下了水。
    阿超的游泳技术很好,转眼间,就抱住了小五,把她拖上了岸。云飞也游向小三,连拖
带拉的把她拉上岸。
    云飞没有停留,返身再跃回水里去救小四。
    小四上了岸,云飞才发现小五动也不动,阿超正着急的伏在小五身边,摇着她,拍打着
她的面烦,喊着:
    “喂喂!小妹妹,快把水吐出来……”
    “她怎样?”云飞焦急的问。
    “看样子,喝了不少水……”
    “赶快把水给她控出来!”
    云飞四面一看,不见雨凤,再看向水中,雨凤正惊险万状的被水冲走。
    “天啊!”
    云飞大叫,再度一跃入水。
    岸上,小三小四连滚带爬的扑向小五,围绕着小五大叫:
    “小五,你可别死……”小三大喊。
    小四一巴掌打在小三肩上:
    “你胡说八道些什么?小五!睁开眼睛看我,我是四哥呀!”
    “小五!我是三姐呀!”
    阿超为小五压着胃部,小五吐出水来,哇的一声哭了。
    “大姐……大姐……”小五哭着喊。
    “不得了,大姐还在水里啊……”小四惊喊,往水边就跑。
    小三和小五跳了起来,跟着小四跑。
    阿超急坏了,跑过去拦住他们,吼着:
    “谁都不许再下水!你们的大姐有人在救,一定可以救起来!”
    水中,雨凤已经不能呼吸了,在水里胡乱的挣扎着。身子随着水流一直往下游冲去。云
飞没命的游过来,伸手一抓,没有抓住,她又被水流带到另一边,前面有块大石头,她的脑
袋,就直直的向大石头上撞去,云飞拚了全身的力量,往前飞扑,在千钧一发的当儿,拉住
了她的衣角,终于抱住了她。
    云飞游向岸边,将雨凤拖上岸,阿超急忙上前帮忙,三个孩子跌跌冲冲,奔的奔,爬的
爬,扑向她。纷纷大喊:
    “大姐!大姐!大姐……”
    雨凤躺在草地上,已经失去知觉。云飞埋着头,拚命给她控水。她吐了不少水出来,可
是,仍然不曾醒转。
    三个孩子见雨凤昏迷不醒,吓得傻住了,全都瞪着她,连喊都喊不出声音了。
    “姑娘,你快醒过来!醒过来!”云飞叫着,抬头看到三个弟妹,喊:“你们都来帮
忙,搓她的手,搓她的脚!快!”
    弟妹们急忙帮忙,搓手的搓手,搓脚的搓脚,雨凤还是不动,云飞一急,此时此刻,顾
不得男女之嫌了,一把推开了三个弟妹。
    “对不起,我必须给她作人工呼吸!”
    云飞就仆在她身上,捏住她的鼻子,给她施行人工呼吸。
    雨凰悠然醒转了,随着醒转,听到的是弟妹在呼天抢地的喊“大姐”,她心里一急,就
睁开了眼睛。眼睛才睁开,就陡然接触到云飞的炯炯双瞳,正对自己的面孔压下,感觉到一
个湿淋淋的年轻男子,仆在自己身上,这一惊真是非同小可。
    “啊……”她大喊一声,用力推开云飞,连滚带爬的向后退:“你……你……你……要
做什么?做什么……”
    云飞这才吐出一口长气来,慌忙给了她一个安抚的微笑:
    “不要惊慌,我是想救你,不是要害你!”他站起身来,关心的看着她:“你现在觉得
怎样?有没有呼吸困难?头晕不晕?最好站起来走一走看!”他伸手去搀扶她。
    雨凤更加惊吓,急忙躲开:
    “你不要过来!不要过来!”她爬了两步,坐在地上,睁大眼睛看着他。
    云飞立刻站住了。
    “我不过来,我不过来,你不要害怕!”他深深的注视她,看到她惊慌的大眼中,黑白
分明,清明如水,知道她已经清醒,放心了。“我看你是没事了!真吓了我一跳!好险!”
他对她又一笑,说:“欢迎回到人间!”
    雨凤这才完全清醒了,立即一阵着急,转眼找寻弟妹,急切的喊:
    “小五!小四!小三!你们……”
    三个孩子看到姐姐醒转,惊喜交集。
    “大姐……”小五扑进她怀里,把头埋在她肩上,不知是哭还是笑:“大姐,大姐,我
以为你死了!”就紧紧的搂着她的脖子,不肯放手。
    雨凤惊魂未定,心有余悸。也紧紧的搂着小五:
    “哦!谢谢天,你们都没事……不要怕,不要怕,大姐在这儿!”
    小五突然想到了什么,抬头紧张的喊:
    “我的小兔儿,还有我的小兔儿!”
    小四生气的嚷:
    “还提你的小兔儿,就是为了那个小兔儿,差点全体都淹死了!”
    小五哽咽起来,心痛已极的说:
    “可是,小兔儿是娘亲手做的……”
    一句话堵了小四的口,小四不说话了,姐弟四个都难过起来。
    云飞一语不发,就转身对溪水看去,真巧,那个小兔子正卡在两块岩石百之间,并没有
被水冲走。云飞想也不想,再度跃进水。
    一会儿,云飞湿淋淋的、笑吟吟的拿着那个小兔子,走向雨凤和小五。
    “瞧!小兔儿跟大家一样,没缺胳臂没缺腿,只是湿了!”
    “哇!小兔儿!”小五欢呼着,就一把抢过小兔子,紧紧的搂在怀中,立刻破涕为笑了。
    雨凤拉着小五,站起身来,看看大家,小三的鞋子没有了,小四的衣服撕破了,小五的
辫子散开了,大家湿淋淋。至于云飞和阿超,虽然都是笑脸迎人,一股满不在乎的样子,但
是,头发衣角,全在滴水,真是各有各的狼狈。
    雨凤突然羞涩起来,摸摸头发,又摸摸衣服,对云飞低语了一句:
    “谢谢。”
    “是我不好,吓到你们……”云飞慌忙说。
    雨凤伸手去拉小四小三小五:
    “快向这两位大哥道谢!”
    小三、小四、小五就一排站着,非常有礼貌的对云飞和阿超一鞠躬。齐声说:
    “谢谢两位大哥!”
    云飞非常惊讶,这乡下地方,怎么有这么好的教养?完全像是书香门第的孩子。心里惊
讶,嘴里说着:
    “不谢不谢,请问姑娘,你家住在那儿?要不要我们骑马送你们?”
    雨凤还来不及回答,雨鹃出现了。
    雨鹃和雨凤只差一岁,看起来几乎一般大。姐妹两个长得并不像,雨凤像娘,文文静
静、秀秀气气。雨鹃像爹,虽然也是明眸皓齿,就是多了一股英气。萧鸣远常说,他的五个
孩子,是“大女儿娇,二女儿俏,小三最爱笑,小四雄赳赳,小五是个宝。”可见萧鸣远对
自己的儿女,是多么自豪了。确实,五个孩子各有可爱之处。但是,雨凤的美和雨鹃的俏,
真是萧家的一对明珠!
    雨鹃穿过草地,同大家跑了过来,喊着:
    “大姐!小三……你们在做什么呀……爹在到处找你们!”她一个站定,惊愕的看着湿
淋淋的大家,睁大了眼睛:“天啊!你们发生什么事了?”
    雨凤急忙跑过去,跟她摇摇头。
    “没事,什么事都投有,拜托拜托,千万别告诉爹,咱们快回去换衣服吧!”一面说,
一面拉着她就走。
    雨鹃诧异极了,不肯就走,一直对云飞和阿超看。那儿跑来这样两个年轻人?一个长得
徇徇儒雅,一个长得英气勃勃,实在不像是附近的乡下人。怎么两个人和雨凤一样,都是湿
答答?她心中好奇,眼光就毫无忌惮的扫向两人。云飞接触到一对好生动,好有神的眸子,
不禁一怔,怎么?还有一个?喊“大姐”,一定是这家的“二姐”了!怎么?天地的锺灵毓
秀,都在这五个姐弟的身上?
    就在云飞闪神的时候,雨凤已经推着雨鹃,拉着弟妹,急急的跑走了。
    阿超拾起溪边的洗衣篮,急忙追去。
    “哎哎……你们的衣服!”
    阿超追到雨凤,送上洗衣篮。雨凤慌张的接过衣服,就低着头往前急走。雨鹃情不自
禁,回头又看了好几眼。
    转眼间,五个人绕过山脚,就消失了踪影。
    云飞走到阿超身边,急切的问:
    “你有没有问问她,是那家的姑娘?住在什么地方?”
    阿超被云飞那种急切震动了,抬眼看他,跌脚大叹:
    “哎,我怎么那么笨!”想了想,对云飞一笑,机灵的说:“不过,一家有五个兄弟姐
妹,大姐会唱歌……这附近,可能只有一家,大少爷,咱们先把湿淋淋的衣服换掉,不要四
年不回家,一回家就吓坏了老爷!至于其他的事,好办!交给我阿超,我一定给你办好!”
    云飞被阿超这样一说,竟然有些赧然起来,讪讪的说:
    “谁要你办什么事!”
    阿超悄眼看云飞,心里实在欢喜。八年了,映华死去已经八年,这是第一次,他看到云
飞又能“动心”了,好难啊!他一声呼啸,两匹马就“得儿得儿”的奔了过来。
    终于,到家了!
    “展园”依然如故,屋宇连云,庭院深深。亭台楼阁,画栋雕梁,耸立在桐城的南区,
占据了几乎半条“大林街”。
    直喊进大厅,简直是惊天动地:
    “老爷啊!太太啊!大少爷回来了!大少爷和阿超一起回来了!老爷啊……”
    展家的“老爷”名叫展祖望。在桐城,是个鼎鼎大名的人物。桐城的经济和繁荣,祖望
实在颇有贡献。虽然,他的动机只是赚钱。展家三代经营的是钱庄,到了祖望这一代,他扩
而大之,开始作生意。如果没有他,把南方的许多东西,运到桐城来卖,说不定桐城还是一
个土土的小山城。现在桐城什么都有,南北货、绸缎庄、金饰店、粮食厂……什么都和展家
有关。
    当老罗高喊着“大少爷回来了”的时候,祖望正在书房里和纪总管核对帐簿,一听到这
种呼喊,震动得脸色都变了。纪总管同样的震动,两人丢开帐簿,就往外面跑。跑出书房,
大太太梦娴已经颤巍巍的奔出来了,二太太品慧带着天虹、天尧、云翔……都陆续奔出来。
    祖望虽然家业很大,却只有两个儿子。云飞今年二十九岁,是大太太梦娴所生。小儿子
二十五岁,是姨太太品慧所生。祖望这一生,最大的遗憾,就是儿女太少。这仅有的两个儿
子,就是他的命根。可是,这两个命根,也是他最大的心痛!云飞个性执拗,云翔脾气暴
躁,兄弟两个,只要在一起就如同水火。四年前,云飞在一次家庭战争后,居然不告而别,
一去四年,渺无音讯。他以为,这一生,可能再也看不到云飞了。现在,惊闻云飞归来,他
怎能不激动呢?冲出房间,他直奔大厅。
    云飞也直奔大厅。他才走进大厅,就看到父亲迎面而来。在父亲后面,一大群的人跟
着,母亲是头一个,脚步踉踉跄跄,发丝已经飘白。一看到老父老母,后面的人,他就看不
清了,眼中只有父母了。丫头仆人,也从各个角落奔了出来,挤在大厅门口,不相信的看着
他……嘴里喃喃的喊着:“大少爷!”
    家!这就是“家”了。
    祖望走在众人之前,定睛看着云飞。眼里,全是“不相信”。
    “云飞?是你!真的是你?”他颤声的问。
    云飞热烈的握住祖望的胳臂,用力的摇了摇。
    “爹……是我,我回来了!”
    祖望上上下下的看他,激动得不能自已:
    “你就这样,四年来音讯全无,说回来就回来了?”
    “是!一旦决定回来,就分秒必争,等不及写信了!”
    祖望重重的点着头,是!这是云飞,他毕竟回来了。他定定的看着他,心里有惊有喜,
还有伤痛,百感交集,忽然间就生气了:
    “你!你居然知道回来,一走就是四年,你心里还有这个老家没有?还有爹娘没有?我
发过几百次誓,如果你敢回家,我……”
    祖望的话没有说完,梦娴已经迫不及待的扑了过来,一见到云飞,泪水便冲进眼眶,她
急切的抓住云飞的手,打断了祖望的话:
    “谢谢老天!我早烧香,晚烧香,总算皇天不负苦心人,让我把你给盼回来了!”说
着,就回头看祖望,又悲又急的喊:“你敢再说他一个字,如果再把他骂走了,我和你没完
没了,我等了四年才把他等回来,我再也没有第二个四年好等了!”
    云飞仔细的看梦娴,见母亲苍老憔悴,心中有痛,急忙说:
    “娘!是我不好,早就该回家了!对不起,让您牵挂了!”
    梦娴目不转睛的看着云飞。伸手去摸他的头发,又摸他的面颊,惊喜得不知道要怎样才
好。
    “你瘦了,黑了,好像也长高了……”
    云飞唇边,闪过一个微笑:
    “长高?我这个年龄,已经不会再长高了。”
    “你……和以前好像不一样了,眼睛都凹下去了,在外面,一定吃了好多苦吧!”梦娴
看着这张带着风霜的脸,难掩自己的心痛。
    “不不,我没吃苦,只是走过很多地方,多了很多经验……”
    品慧在旁边已经忍耐了半天,此时再也忍不住,提高音量开口了:
    “哎哟!我以为咱们家的大少爷,是一辈子不会回来了呢!怎么?还是丢不开这个老家
啊!想当初走的时候,好像说过什么……”
    祖望一回头,喝阻的喊:“品慧!云飞回来,是个天大的喜事,过去的事,谁都不许再
提了!你少说几句!云翔呢?”
    云翔已经在后面站了好久,听说云飞回来了,他实在半信半疑,走到大厅,看到了云
飞,他才知道,这个自己最不希望的事,居然发生了!最不想见到的人,居然又出现了!他
冷眼看着父亲和大娘在那儿惊惊喜喜,自己是满心的惊惊怒怒。现在,听到祖望点名叫自
己,只得排众而出,脸上虽然带着笑,声音里却全是敌意和挑衅,他高声的喊着:
    “我在这儿排队,没轮到我,我还不敢说话呢!”他走上前去,一巴掌拍到云飞的肩
上:“你真是个厉害的角色,我服了你了!这四年,你到那里享福去了?你走了没有关系,
把这样一个家全推给我!上上下下,里里外外,又是钱庄,又是店铺……你知道展家这几年
多辛苦吗?你知道我快要累垮了吗?可是,哈哈,展家可没有因为你大少爷不在,有任何差
错!你走的时候,是家大业大;你回来的时候,是家更大,业更大!你可以回来捡现成了!
哈哈哈哈!”
    云飞看着着喳呼的云翔,苦笑了一下,话中有刺的顶了回去:
    “我看展家是一切如故,家大业大,气焰更大!至于你……”他瞪着云翔看了一会儿:
“倒有些变了!”
    “哦?我什么地方变了?”云翔挑着眉毛。
    “我走的时候,你是个“狂妄”的二少爷,我回来的时候,你已经变成一个“嚣张”的
二少爷了!”
    云翔脸色一沈,一股火气往脑门里冲,他伸手揪住云飞胸前的衣襟:
    “你不要以为过了四年,我就不敢跟你动手……”
    “住手!你们兄弟两个,就不能有一点点兄弟的样子吗?谁敢动手,今天别叫我爹!云
翔,你给我收尸一点!听到了吗?”祖望大喝。
    云翔用力的把云飞一放,嘴里重重的哼了一声。
    品慧就尖声的叫了起来:
    “哎哟!老爷子,你可不要有了老大,就欺负老二!虽然云翔是我这个姨太太生的,可
没有丢你老爷子的脸!人家守着你的事业,帮你做牛做马,从来没有偷过半天懒,没有一个
闹脾气就走人……”
    家?这就是家!别来无恙的家!依然如故的家!一样的慧姨娘,一样的云翔!云飞废然
一叹:
    “算了,算了,考虑过几千几万次要不要回来,看样于,回来,还是错了!”带着愠
怒,他转身就想走。
    梦娴立刻冲到门边去,拦门而立,栖厉的抬头看他,喊:
    “云飞,你想再走,你得踩着我的尸体走出去!”
    “娘!你怎么说这种话!”云飞吃了一惊,凝视母亲,在母亲眼底,看出了这四年的寂
寞与煎熬。一股怆恻的情绪立即抓住了他。他早就知道,一旦回来,就不能不妥协在母亲的
哀愁里。“放心,我既然回来了,就不会再轻易的离开了!”
    梦娴这才如释重负,透出了一口长气。
    在大厅一角,天虹静悄悄的站在那儿,像一个幽灵。天虹,是纪总管的女儿,比云飞小
六岁,比云翔小两岁。她和哥哥天尧,都等于是展家养大的。天虹自幼丧母,梦娴待她像待
亲生女儿一样。她曾经是云飞的“小影子”,而现在,她只能远远的看着他。自从跟着大
家,冲进大厅,一眼看到他,依旧翩然儒雅,依旧玉树临风,她整个人就痴了。她怔怔的凝
视着他,在满屋子的人声喊声中,一语不发。这时,听到云飞一句“不会再轻易离开了”,
她才轻轻的吐出一口气。
    云翔没有忽略她的这口气,眼光骤然凌厉的扫向她。突然间,云翔冲了过去,一把握住
她的手腕,把她用力的拉到云飞面前来。
    “差点忘了给你介绍一个人!云飞,这是纪天虹,相信你没有忘记她!不过,她也变
了!你走的时候,她是纪天虹小姐,现在,她是展云翔夫人了!”
    云飞走进家门以后,给他最大的震撼,就是这句话了。他大大的震动了,深深的凝视天
虹,眼神里充满了震惊、疑问、和无法置信。没想到,这个小影子,竟然嫁给了云翔!怎么
会?怎么可能?
    天虹被动的仰着头,看着云飞,眼里盛着祈谅,盛着哀伤,盛着千言万语,却一句话也
说不出口。
    纪总管有些紧张,带着天尧,急忙插了进来。
    “云飞,欢迎回家!”
    云飞看看纪总管,看看天尧。
    “纪叔,天尧!你们好!”
    祖望也觉得气氛有点紧张,用力的拍了拍手。转头对女仆们喊:
    “大家快来见过大少爷,不要都挤在那儿探头探脑!”
    于是,齐妈带着锦绣、小莲和女仆们一涌而上。齐妈喊着:
    “大少爷,欢迎回家!”
    仆人、家丁,也都喊着:
    “大少爷!欢迎回家!”
    云飞走向齐妈,握住她的手。
    “齐妈,你还在这儿!”
    齐妈眼中含泪。
    “大少爷不回来,老齐妈是不会离开的!”
    阿超到了这个时候,才有机会来向祖望和梦娴行礼。
    “老爷、太太!”
    “阿超,你一直都跟着大少爷?”梦娴问。
    “是!四年以来,从来没有离开过!”
    祖望好感动,欣慰的拍着阿超的肩:
    “好!阿超,好!”
    云翔看到大家围绕着云飞,连阿超都被另眼相看。心中有气,夸张的笑起来:
    “哈哈!早知道出走四年,再回家可以受到英雄式的欢迎,我也应该学习学习,出走一
下才对!”
    祖望生怕兄弟二人再起争执,急忙打岔,大声的说:
    “纪总管,今天晚上,我要大宴宾客,你马上通知所有的亲朋好友,一个都不要漏!店
铺里的掌柜,所有的员工,统统给我请来!”
    “是!”纪总管连忙应着。
    “爹……”云飞惊讶,想阻止。
    祖望知道他的抗拒,挥挥手说:
    “不要再说了,让我们父子,好好的醉一场吧!”
    云翔更不是滋味,咬了咬嘴唇,挑了挑眉毛,叫着说:
    “哇!家里要开流水席了,不知道是不是还要找戏班子来唱戏,简直比我结婚还严
重!”他再对云飞肩上重重一拍:“对不起,今晚,我就不奉陪了!我和天尧,还有比迎接
你这位大少爷,更重要几百倍的正事要办!”
    云翔说完,掉头就走,走到门口,发现仍然痴立着的天虹,心里更气,就伸手一把握住
她的手腕,咬牙说:
    “你跟我一起走吧,别在这儿杵着,当心站久了变成化石!”
    云翔拉着天虹,就扬长而去了。
    云飞看着云翔和天虹的背影,心里在深深叹息。家,这就是家了。
    见面后的激动过去了,云飞才和梦娴齐妈,来到自己以前的卧室,他惊异的四看,房间
纤尘不染,书架上的书、桌上的茶杯、自己的笔墨,床上的棉被枕头,全都收拾得整整齐
齐,好像自己从来没有离开过一样。他抬头看梦娴,心里沈甸甸的压着感动和心痛。齐妈含
泪解释:
    “太太每天都进来收拾好几遍!晚上常常坐在这儿,一坐就是好几小时!”
    云飞什么话都说不出来。梦娴就欢喜的看齐妈:
    “齐妈!你等会儿告诉厨房,大少爷爱吃的新鲜菱角、莲子、百合……还有那个狮子
头、木须肉、珍珠丸子……都给他准备起来!”
    “还等您这会儿来说吗?我刚刚就去厨房说过了!不过,今晚老爷要开酒席,这些家常
菜,就只能等到明天吃了!”
    梦娴看云飞:
    “你现在饿不饿?要不然,现在当点心吃,我去厨房看看!”
    “娘!你不要忙好不好?我……”云飞不安的喊。
    “我不忙不忙,我最大的享受,就是看着你高高兴兴的吃东西!你就满足了我这一点儿
享受吧!”梦娴说着,就急急的跑出房去了,云飞拦都拦不住。
    梦娴一走,云飞就着急的看着齐妈,忍不住脱口追问:
    “齐妈,你告诉我,天虹怎么会嫁给云翔了?怎么可能呢?”
    “那就说来话长了。总之,是给二少爷骗到手了。”齐妈叹了一口气。
    “听你的口气,她过得不好?”云飞有些着急。
    “跟二少爷在一起,谁能过得好?”
    “那……纪总管跟天尧呢?他们会眼睁睁看着天虹受委屈吗?”
    “纪总管攀到了这门亲,已经高兴都来不及了,他跟了你爹一辈子,还不是什么都听你
爹的,至于天尧……他和二少爷是死党,什么坏事,都有他一份!他是不会帮天虹的!就是
想帮,大概也没有力量帮,只能眼睁眼闭罢了。”齐妈抬眼看他,关心的问:“你……不是
为了天虹小姐回来的吧?”
    云飞一楞。
    “当然不是!我猜到她一定结婚了,就没想到她会嫁给云翔!”
    “这是债!天虹小姐大概前生欠了二少爷,这辈子来还债的!”齐妈突然小声的说:
“你这一路回来,有没有听到大家提起……“夜枭队”这个词?”
    “夜枭队?那是什么东西?”他愕然的问。
    齐妈一咬牙:
    “那……不是东西!反正,你回来了,什么都可以亲眼看到了!”她突然激动起来:
“大少爷呀……这个家,你得回来撑呀!要不然,将来大家都会上刀山,下油锅的!”
    “这话怎么说?”
    “我有一句话一定要问你!”
    “什么话?”
    “你这次回来,是长住呢?还是短住呢?”
    他皱了皱眉头,想了想,坦白的说:
    “看娘那样高兴,我都不知道怎样开口,刚刚在大厅,只好说不会离开……事实上,我
只是回家看看,预备停留两三个月的样子!我在广州,已经有一份自己的事业了!”
    “你娶亲了吗?”
    “这倒没有。”
    齐妈左右看看,飞快的对他说:
    “我告诉你一个秘密,你可别让太太知道我说了,你娘……她没多久好活了!”
    “你说什么?”云飞大惊。
    “你娘,她有病,从你走了之后,她的日子很不好过,身体就一天比一天差,看中医,
吃了好多药都没用,后来去天主教外国人办的圣心医院检查,外国大夫说,她腰子里长了一
个东西,大概只有一、两年的寿命了!”
    云飞睁大眼睛:
    “你说真的?汶有骗我?”
    “大少爷,我几时骗过你!”
    云飞大受打击,脸色灰白。一屁股跌坐在椅子上,一句话也说不出来了。他这才知道,
午夜梦回,为什么总是看到母亲的脸。家,对他而言,就是母亲的期盼,母亲的哀愁。他抬
眼看着窗外,一股怆恻之情,就源源涌来,把他牢牢的包围住了。
    ------------------
  炽天使  扫校

上一页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