后一页
前一页
回目录
第十六章 白凤姑娘 流露真情


  “老夫纪年。”银袍人用洪钟似的噪音说:“老夫此来,是怀着诚意的。”
  “荀大哥,家师与诸位前辈,告诫来找你谈合作的事。——矮黑影按口音应是银衣使者:“要不要请我们进去!”
  “呵呵!纪前辈,附近到底藏了多少人?”荀文祥站在阶上大声说:“五十呢,抑或是八十?祠内能容得下这许多人吗?费老爷好像没有来。”
  “老夫代表他来。”另一上黑影说,脸上蒙面巾。
  荀文祥自力超人,已看出这人正是白天四蒙面人之一,人举步下阶,后面白凤与万里鹏紧随左右。
  “纪前辈,你们会商的结果如何?”荀文祥在一在接近一面问:“是不是如果在下不接受合作,便以武力煎迫令在下就范?说啦!反正早晚都要说的,对不对?你就别客气啦!”
  “唔!你似乎什么都知道,看来,你会法术大概也不会假了,”银龙语音渐变:“咱们这次打击威远的威信,迄今总算谈妥合作条件,六批各路高手有志一同。公举老夫为总指挥,请你加盟出任副指挥,总管策应。”
  “你以为在下会答应吗?”
  “你会的。”银龙的语气极俱自信。
  “在下已击败了金戈银弹,知道暗镖的下落,为何要答应受你指使?再求在下另盟,你在作过份的要求。”
  “你……”
  “你们走吧!不要再来打扰我。”他沉声说。
  “你…你拒绝了?”
  “坚决拒绝。”
  “那……”
  “在下三个人办得了事,根本不需要你们这些乌合之众。”他语利如刀。
  “你知道后果吗?”银龙厉声叫。
  “你要利用夜色,暗器刀剑齐飞,对不对?阁下,你最好不要轻试,那时你将是一生中最不幸的一件事。
  “好狂妄的小辈,费老兄说你击败了金戈银弹,老夫不敢小看你,且先让你尝尝魄神者的滋味,哈哈、”
  银龙只笑了两声,喉咙似乎突然被人捏住了,接着浑身一震,猛烈地颤科。
  “纪兄,你…你怎么啦?”蒙面人扶住银龙急问。
  荀文祥站在两大外,屹立如宝相庄严。
  右面林了里踱出九真魔女,扬声说:“他被神术制住了,快将他放下躺平。”
  银衣使者大惊,急叫:“荀大哥,请……请不要蒙面人放下银龙,一声长啸,拔剑出鞘,举剑沉声喝:“姓荀的,你在迫老夫走极端。”
  荀文祥的戒尺伸出袖口,厉声说:“你如果下令发出围攻,荀某将大开杀戒。你有两条路好走,一是下令围攻,让金戈银弹笑死。一是退走,去找金戈银弹结算,你找我拼命愚不可及,倒因为果。
  你们到底是找金戈银弹呢?还是找我荀文祥穷开心?你们是替金戈银弹送死呢,抑或是有意互相残杀?
  从你们今天这种愚蠢举动看来,可知你们全是些目光如豆,一群自私愚昧的乌合之众,能成得了什么大事?我好可怜你们。
  “咱们找你,有两个原因,其一,要证明你不是南宫义安排的奸细,加盟血誓之后,便知分晓。其二,你能胜得了金戈银弹,便能对付圣剑神刀,有你加盟,咱们胜算在握。你的极尽苛毒,讽刺,扇动……”
  道不同不相为谋,多言无益,一句话,在下决不会加盟你们既然不信任在下,在下同样不信任你们,彼此皆有成见,既不能同患难,也不能共安乐,你们何必找我,好来好去,你们走吧!”荀文祥抱着说。
  “恐怕由不了你,阁下。”蒙面人厉声说。
  “你要下令围攻?你知道要有多少人遭殃吗?”
  蒙面人手一拂,剑鸣乍起,喝声似沉雷:“制住他!”
  两支剑架住了他的脖子,是白凤和万里鹏。
  “很抱歉,兄弟,戒尺访交给我。”万里鹏在后面说。
  “荀兄,你是不是太固执了。”白凤幽幽地说。
  荀文祥竟然呵呵大笑,毫无所惧地说:“你们两个的剑如果能制住我,我怎会让你们一直跟在身旁?算了吧。你们以为我不知道你们的底细?连范姑娘也瞒不了我,虽然我猜错他是千手天尊的人。”
  万里鹏冷笑一声,左掌按在他的天灵盖上,说:“兄弟,不要逼我,我知道你目下并未运功护体,你也无法凝神施术…嗯…”
  随着叫声,万里鹏似被重物所击,向后飞撞丈外,砰一声跌也个手脚前天,剑扔出两丈,天太黑,谁也没有看清事故是如何发生的。
  白凤手一松,剑无力地脱手,向下一仆,跪伏如羊。
  急掠而来的蒙面人距荀文祥尚有丈余,苟文祥左手虚空连点三指。
  从两侧树林中冲出的人远在三丈。便发现荀文样已经平空失踪了。如何走的?谁也不知道。
  次日一早,荀文祥单人独骑出了北关。
  健马小驰,他的歌声燎亮——“孤鹤旧飞,再过辽天,换尽旧人。
  念累累枯冢,茫茫梦境,毕竟成尘……官道右侧的树林内,驰出一匹健马。
  女骑士神针玉女冲荀文祥矜持一笑,策马并辔小驰,说:“猜想你会追赶威远的人,幸而料中了”
  “你不会拦截我的吧?”荀文祥泰然问。
  “我怎敢?威远的人已早走了半个时辰,家兄昨晚便先走了;他要去找家父。”
  “令尊已脱不了身了,姑娘。”
  神针玉女脸上涌起了愁云,显得忧心忡忡。
  “家父根本不知道南宫局主的安排。”神针玉女说。
  “其实,南宫局的计谋是十分成功的,唯一失算的是估错了在下的实力。”
  “昨晚在白龟神祠的事,我听说了。”
  “南宫局主有人混迹在那些人中?”
  “是的,所以才能控制全局,荀爷,你怎知道白凤和万里鹏的底细?”
  “万里鹏的老爹面了谷主程旭,化装易容躲在银龙身边,被绝剑是雷一鸣着出了底细,白凤的父亲邪剑舒徐,就是昨晚那位代银龙发令的蒙面人。
  起初,根据朋友所供给的消息,我猜想鬼手瑟琶是千手天尊的人,因为她三年前在安庆与紫衣秀士同时落店相识。
  千手天尊与邪剑舒徐号称红尘双邪,两人暗中有交情,白凤的龙虎双卫,负责双方消息的传递。
  他们的行动,皆在我的朋友监视下,所以我猜想鬼手琵琵与白凤是同路人,两女之间的亲密表现也令我深信不疑,没想到仍然料错了,三个朋友原来是三个仇敌,你们这些江湖人真可怕。”
  “幸亏是你,换了旁人……”
  “如果我没有朋友,同样会中了他们的暗算,不经一事啊不长一智,这件事给我的教训是:永远不要信任对你太过于热心的陌生人。”
  “我希望我们能成为朋友,你我是不打不成相识。”神钟玉女粉颊涌起了动人的红霞。
  “你很自私,”荀文祥冷冷地说。
  “我……我自私。你……”
  “你知道我回程北上,用意在追威远的红货,如果我所料不差,在许州一带时常押镖的人,定然是地圣剑神刀,姑娘,你我能成为朋友吗?
  如果是朋友,我能向今尊动手吗?我不信任你,你不要跟着我。”荀文祥不能不得不客气地下送客令。
  “荀爷……”
  “你一个大闺女,跟在仇敌身边,难道你就不想想后果?”荀文祥的睑拉得很长,几乎要冒火了。
  神针玉女却笑了,满不在乎地说:“我不像你那么小心眼,错了我认错,我自认为骄傲武断自命不凡,但是我会改,你总不会希望你做一个一生中从不犯错的圣人,今后再不管威远的事。”
  自从你击败了玉骷髅与千手天尊之后,我就把你看成朋友,那天如果没有你,我兄妹已遭白衣使者和紫衣秀士的毒手。
  “这是你一厢情愿的想法,哼!等我把令尊毁了之后,你就会改变以前的想法,不管你如何在我身上下工夫,我不会轻易放过令尊,除非他离开成远远一点。
  “家兄已经走了,他要把南宫局主欺骗我们的经过向家父禀告,家父便会再也不管威远的事了……”
  “哼!令尊如果做手不管,他就不配称白道至尊,凭你兄妹俩的话,他能奔走威远而不顾?你算了吧!要想令尊撒手不管,简直是异想天开。”
  谈说间,前面出现一座歇脚事,亭内踱出一位灰衣蒙面人,背着手笑笑说:“如果需要证实,红货绕道光州,已于五天前越过光州地境,前面三岔路备妥长程健马,响导已在前面,贫道至汝宁府拦截。”
  “谢谢前辈”荀文样在马上抱拳行礼。
  “这小丫头必须留下。”蒙面人指指神针玉女说。
  “我来弄断她的鞍僵,她就无法跟来啦!”荀文祥说。
  神针玉女策马斜冲,笑说:“你休想……哎呀首先是缓绳自断,然后是马肚带自拆,人往下掉,鞍堕着下坠,马儿突然长嘶,发狂似的奔八路旁的高粱路。
  “哈哈哈哈……”荀文祥和蒙面人大笑。
  神针玉女几乎摔倒,大发娇唤:“你……你你可恶,你……”
  蹄声骤起,荀文样向北策马飞驰而去。
  蒙面人往亭后的林子里一审,眨即失踪。
  神针玉女咒骂着去追坐骑,坐骑早就不知跑到何处去了,好在随身折小包裹仍在马鞍上。
  最后,神针玉女无可奈何地背上马鞍,向北举步,希望在前面的村庄里,能买得到马地代步。
  她记得,前面五六里就是双溪桥镇,那个大镇必可买得到坐骑。
  她不能回头,必须追踪荀文祥,要是让荀文祥与她爹碰头。她老爹圣剑必定会凶多吉少。
  荀文祥在相距丈余,竟然令她的僵绳和马肚扣带无故自折,想起来就会令她感觉毛骨悚然。
  昨晚大名鼎鼎的银龙。黑夜中于三丈外发夺魄神音,无缘无故喉都部受伤,她老爹爹的剑术再了得,也决难逃在荀文祥手下讨得了好。
  她已看出荀文祥不是一个心狠手辣的人,用软功夫缠住他或许有希望,她老爹如果也来硬的,那就大事休矣!昨晚要不是银龙使者及时声叫唤,银龙恐伯不仅喉部受伤,可能会被废掉呢!
  走了两里路,已是日出三竿,大太阳愈来愈热,神针玉女背着个大的马鞍,委实有点吃不消。
  后面蹄声入耳,两匹健马急驰而来,后面尘埃滚滚。
  她起初并不在意,埋头赶路。
  呼声到了身后,她扭头一看,咦了一声。
  是白凤和龙卫。
  白凤也看出是她,坐骑一怪。
  她丢掉马鞍,拦住去路拔剑欣然叫:“好啊!借坐骑给我,你我过去的过结一笔勾销。”
  白凤勒住了坐骑,哼一声说:“好哇!圣剑的女儿做起拦路打劫的劫路贼来了,你就不怕丢人现眼?我有事不和你计较,你我正邪两剑,以后再拼个你死我活。”
  “不管你怎么说。我要坐骑。”她横蛮地说。
  “你的坐骑呢?”白风问。
  “丢了,被荀……被他撵跑了。”
  白凤凰目一亮,拉里下马牵着坐骑向她走近。
  “你碰上他了?他没有揍你?”白凤笑问。
  “废话!我已经向你道歉…他……”
  “那他为何撵走你的马?”
  “他……他可恶,不许我跟着他。”
  “他走了多久?”白凤急急地追问。
  “反正往北追,错不了,”白凤说,踏马鞍上马。
  “往北追,一辈子也休想赶上他,不信你就追吧!就算你追上了,他也不会理你啦!”她干脆闪在一分说。
  “你的意思……”
  “我知道他往何处走的,等我买到坐骑,再追尚未晚,你为何要追他?”
  白凤重新下马,陪笑说:“我给你坐骑,我们结伴去追,如何?”
  “嘻嘻!你也想计算我?”神钟玉女欲擒故纵。
  “其实你也心理明白,你我之间并无仇恨可言。
  在石界桥头是你挑衅的,对不对?”白凤和气地说。
  “我是上了威远镖局的当,万里鹏暗下重手伤了人熊,也是不可否认的事实,而且,这件事我已经向他道歉过了。”
  所以,这件事大家不要放在心上好不好?昨天你兄妹愤然离开成远的的人,你我已经没有利害冲突。”
  “你真想要我带你去追?为何?”
  白凤长叹一声,黯然地说:“昨晚银龙受创,我爹接手主持大局,被他用神奇的隔山打穴指力,制了任脉封闭气海、鸠尾,玉堂。
  连已获玄门心法真传的九真魔女,也不知解制的手法。
  目下形如废人,走两步也觉得神昏气虚,我必须求他给我爹一条生路,非找到他不可Z我想,你也急需找到他,对不对?”
  “好吧【我陪你走一趟,你那些邪魔朋友呢?”
  神钟玉女正中下怀,一口答应,她本来就想赶追上荀文祥。
  “有他插手,谁还能争得过他!反正我爹那些人志在打击威远镖局,对红货并无多兴趣,既然他有把握打击威远,我们又何必趁热闹起哄?因此大家同意罢手,不再过问这件事了。”白凤一面说,一面示意龙卫下马。
  不久,两女放蹄北奔。龙卫背了马鞍,返回信阳。
  午牌初,十余名挑夫排了七八十斤重的长程货担,接近了双子坡,坡西北两三里,便是望牛冈。
  这里,距陈留县城已不足十里,陈留县距开封约五十里左右,脚程快些,不需半天便可赶到府城。
  首道上旅客络绎于途,这条府城至归德府大道的商旅甚多,沿途村镇相望,治安良好,宵小绝迹。
  挑夫后面,跟着五匹键骤,由八名脚夫索赶,每区健骡各驮了两只大柳条货囊。表面上看,挑夫与骡队是两批高旅,其实却是相互呼应的伙伴。
  首道开始上升,四五里长的双子坡草木丰茂,望牛冈上却光秃秃,坡东,便是缓流如带的洋河。
  远远地,便看到望子牛冈平坦的同顶,站着一个穿白衣人的人影,白色地长抱在烈日下极为夺目,数里外也可看得真确。
  挑夫们以安详的,有节奏的步伐,扁担一翘一翘地振动,从容地赶路,不久便到了冈下。
  白色的人影早就不见了,却找了一个青袍人,袍决飘飘,大有凌风驭气的神仙气概。
  第一个挑夫接近了青抱太,瞥了站在路旁的青袍入一眼,并未在意。
  青袍人不但人生得俊,而且年轻,身上没有兵刃,脸上一团和气,怎么看也不像是坏人。
  十二名挑夫都过去了,第一匹健骡随后跟到,前面有两个脚夫,一个索骤,一个背了小包裹在前面领路。
  “你们才来呀?”青袍人向背小包裹的人打招呼,似笑非笑,神情如谜。
  背小包裹的人年约半百,一睑老实像,身材也并不怎么雄壮,唯一抬眼的是左手的拇指多了一根歧指。
  “噫!尊驾的话是何用意?”这人讶然问,神色渐变,眼力涌起警戒的神情。
  “你们后面一里左右,那六位大客商中有人认识在下,等他们到,再将在千的用意相告好不好?”
  青施入微笑音说。
  后面里来,果然有六人六骑,这向个骑上皆作行商打扮,鞍后挂有马包,鞍前有长鞘。
  “哦!原来你是找他们的。”
  “不,在下找你。”
  “找我?阁下……”
  “你阁下不是关中第一条好汉,号称六指神龙的傅大侠傅天声吗?金戈银弹以快又柬将你请来,化装易容护送红货,对不对?”
  镖局保暗镖,所冒的风险极大,所保物通称红货?
  黑道朋友若是将红货弄到手,可以不必按规矩留镖一月,双方凭本事自行了断,镖局也不能传侠义柬要求同道协助,只以凭个人交信请朋友助拳。
  总之,暗镖不丢便罢,丢了就可能永远也找不回来?
  六指神龙吃一惊,挥手示意默队速行。
  “阁下不等那六位仁兄了?我不信你的红货能跑得掉。”青袍人说。左手一挥,银芒破空而飞。
  那是金戈银弹的鸽如卵大银弹。六指的神龙想阻挡已来不及了,第一匹骡扑地便倒,无声无息。
  骡本来就不会叫,躺下来就再也不起不来啦!
  前面十二名挑夫一阵乱,全放下担子,在货篮内取了剑,急涌而至。
  其他七名脚夫由两人管往另四匹健骡,纷纷取出兵刃两面一分,五个人围住了青袍人。
  六指神龙哼了一声,缓缓欺近说:“阁下小小年纪;发暗器的腕力却是上乘,不错,老夫正是六指神龙傅天声,阁下高名上姓呀?”
  “等那六位仁兄到达,他们会告诉你的。”青袍人说。
  六匹健马正向冈上飞驰而来,骑士们已知同上有尝了。
  “阁下不通名号不要紧,我博夫声等不及要领教阁下几手给学;看是否配留下体某的红货。”
  “那你就上啦!等不等悉听尊便。”
  大指神龙抱拳施礼,说声得罪:拉开马步,一声低叱,走中富抢人,立掌无畏地登出。
  当然,这是虚招,信不信由你。
  青袍人却不管是虚是实,来者不拒,等掌近胸口,伸手便抄,擒力手急扣腕脉,宛若电光一闪。
  他是荀文祥,敢于接受任何人的挑战。
  六指神龙反应也迅速捷绝纶,右手一收,左掌发如雷霆,卟一声响,击中了荀文祥恰好拨出的右手。
  荀文祥对搏斗已有相当丰富的经验,左手一抄落空,顺势一掌吐出,拍在六指神龙的右肩脚上两人同时暴退,都禁受得起沉重的打击。
  “你手脚之快,武林罕见,不过,下一次接触,你将难逃沉重一击。”荀文祥冷冷地说。
  六指神龙睑色一变,伸手摸摸被击的肩胸,眼中有难以相信的表情,似乎仍难以相信自己已被击中了。
  “老夫碰上了劲敌,咱们再拼一招。”六指神龙叫。
  叫声中,双掌一错,急步欺进,招发“上下交征”,其力发如山洪,用了十成武功豪勇地抢攻。
  荀文详了也急速迎上。“如封似闭”封住了,“上下交征”,趁势回敬斜身深入,对方手上的如山劲道,在他的双掌化招下消散于无形。
  一声冷叱,双掌从化开的空隙中切入;连劈两掌,有如电主耀霆击?
  右掌如开山巨斧,在掌斜劈反削,也几乎在同一眨间击中对方的右胁助。
  “嗯一”六指神龙闷声叫,登登党连退了三步,他的脸色变得苍白失血,呼吸一窒?
  荀文祥如附形跟进,掌发似奔雷。
  人影一闪而至,一个挑夫打扮的人从斜刺里掠到,铁拳在五尺外遥攻,赫然是武林绝技撼山拳,与少林的百步神拳不相上下的绝学。固执教赵,逼苟文祥撤招自救?
  苟文样无暇伤敌,果然收拿自保,撤回的掌一挑,罡风貌发,与拳风行凶猛的接触,异味乍起。
  同时,苟文祥的左手已经连点两指,挑夫浑身一震,身影一晃,突然直挺挺地向前一仆。
  几乎在同一眨间,荀文祥身形似电,已不可思议地斜身撞入六指神龙怀中,右肘件声控在对方的右胁上。
  六指神龙再次暴退,喉间发甜,想呕,却又强行忍住了。
  六指神龙脸色由苍白变为泛青,眼中精光一敛,退出大外摇摇欲倒,幸而被抢出的同伴扶住了。
  挑夫也被抱回,人并未跌昏,但浑身已经发软,说不话来,瞪着惊恐的双目;任由同伴抱回。
  “还有谁来试试在下的手脚?”荀文样沉声问,举目四顾,脸上寒气森森?
  一名驮夫正要上前,蹄声骤止,喝声先到:“周兄请稍候,咦!你……”
  六骑士皆作行商打扮,头上的遮阳帽戴得低低的,鞍有的鞍袋皆暗藏兵刃,各自下马取出刀剑向前接近?
  先发话的人,挟着以布以卷住的沉重九环刀,遮阳帽向上略推,现在整个脸部,是神刀邓国安,冤家路窄。
  接着到达的,是国字睑膛,剑眉人鬓,留了三绝美髯,丝毫未现老态的圣剑皇甫长虹,挟着布巾卷着长剑,气度雍容神色安详。
  荀文祥呵呵大笑,背着手神色轻松,笑完说:“邓庄主,真是人可何处不相逢,你想不到吧?你在家乡,你富绅勾结,有官府替你撑腰。我荀文祥认了。
  目下家父母已经完全离开故乡,留下的田地,你阁下的可以接收了。
  但愿你今后留待命在,不然把大明的万里江山,送给你,你出享受了不了,不要寄望留给你的儿孙享受,那是不可能的。
  因为在下即将返回故乡,把你的祥云庄杀个鸡犬不留,今天我不杀你死你,要留你作为见证。”
  圣剑皇甫长虹含笑上前,居然打破惯例抱拳抢先向晚辈施礼,和气地说:“老朽皇甫长虹。小兄弟大闹信阳的事,五天前老朽已接到快报知道一切经过。”
  “哦!金戈银弹南宫局主,还没有逃来此地?”
  荀文祥冷冷地问。
  “他可能会起得到,是从许州赶来的,邓兄在十天前,已知道你暗中派人把令尊令堂秘密接走了,有关这件事,此中……”
  “皇甫长虹,在下与邓庄主的事,目下已是次要的事,何不谈谈威远的这笔红货?在下要把红货丢入忭河,阁下反对吗?”
  “小兄弟……”
  “阁下,荀某不是来说道理的,你与劫镖的强盗讲理,老天爷!这不是白费唇舌吗?你要是不反对,在下可要把骡子牵走了。”荀文祥豪气飞扬的说。
  荀文祥举手一挥,脸上神色变得庄严肃穆,虎目冷光四射,瞳孔放大,衣袍无风而动,大袖向前一抖。
  圣剑挟在左胁下用布卷位的剑,突然破空而飞,眨眼间落在丈六外的荀文祥手中。
  不但圣剑大吃一惊,所有的人吓得打一寒噤,身上留冷汗,手掌全湿了。
  荀文祥缓缓打开布卷,瞥了连鞘长剑一眼,慢慢拔剑出鞘,审视片刻,收剑入鞘勉抛过说:“阁下号称圣剑,死时该有剑在手,你们是自命不凡的一个一个上呢?抑或是一拥而上?请便。”
  他露出这一手,真吓坏了不少人,圣剑接住了剑,神色不再从容,悚然地说:“你……你真的会妖术……”
  “就算是妖术吧!宇内双仙曾经说过同样的话,你练的是佛门禅功,定力必定不差,运起禅功心法,神鬼不侵,可降妖伏魔,现在你开始动功吧。”
  神刀邓国安解开布卷,一扳板鞘,九环九一阵环响,光华熠目生花,杀人偿命,欠债还钱,有道是冤有头侦有主,只好先让兄弟与他了断。”
  南面坡下蹄声如雷,十匹健马绝尘而来。
  荀文祥右手一拂,戒尺在手,沉下脸说:“你先来也好,你已经无法支使官府抄我的家,无法胁迫我父母了。”
  县丞荆若天的家,已在荀文样的朋友严密监视下。周捕头周应友一门老少十二口,我允许老少妇孺可以活,这里的事一了,他们的报应就快了,作为富绅勾结者戒。今天我不杀你,你上吧!”
  邓庄主胸膛一挺,抱刀而立神色庄严,说:“荀小哥,我可没胁迫令尊令堂,这件事也与荆县丞周捕头他们无关,欠债还钱,老朽一人作事一人当,你可否放弃惨烈报复的念头?”
  “很抱歉,一切已安排妥当,不能再改,这种贪赃枉法的官吏如不除掉,日后不知要坑死多少无辜,受冤枉的人不止我荀文祥一个人。”
  神刀邓国安一咬牙,仰天长叹一声,突然挥刀疾冲而上,一刀扎出。
  “邓兄……”圣剑急叫,急冲而上。
  荀文祥戒尺一挥,九环刀突然飞走了。
  他一怔,左手一伸,便抓住了邓国安的右肩井,戒尺尖闪电似的拂过邓国安的丹田,厉声说:“你想自毁气海穴自绝?没那么容易。”
  “挣!”一戒尺崩开了圣剑攻来的解围一剑。
  荀文祥丢下发僵的神刀,向圣剑迫进,阴森森地说:“你们这些武林人既然认为强者有理,练武志不在强身,而在争名夺利,在下就让你们自食其果。”
  圣剑庄严地举剑,一字一吐地说:“老夫年届花甲,仗剑行道江不胡四十年,自问俯仰之间,无愧于天无作于地。
  举世滔滔,人欲横流,好逸恶劳,人之天性,天下间有圣贤出有不肖,各地皆有盗贼强家也是不争的事实。
  世间之所以有勇敢的人开设是镖局,用意是保障弱小本份者的生命财产安全,至少这是值得尊敬的行业,用争名夺利四字不定论,老弟你未免有失公允。
  老弟,练武志在强身是不够的,正如老弟你修仙学道,你一个人名登仙录,又何益于苍生?
  世间并不因为你成了仙而好了多少,受苦受难的人依然沾不了你的光。
  老夫的头可断血可流,但决不放弃行侠仗义的念头,这笔红货虽然沾满了血腥,但牵涉到不少人命。
  四川那些贪赃枉法官吏,会再次大肆搜刮,为害更厉。
  你要取走该无困难,但你得先杀死我皇甫长虹,威远关门大吉之后。道消魔长,尔后不知将有多少好逸恶劳的人为盗为寇,有多少无辜的商旅血溅于途;你这一辈子如果能安心,那你就动手吧!
  蹄声渐近,人马将到。
  荀文样怔住了,死死地瞪着庄严地举剑相候的圣剑。
  除了雷鸣似的奔蹄声,静得伯人。
  四周的人,脸上皆涌起悲壮的神色。
  “锵……”响起第一声剑鸣,有人豪壮地撤剑。
  “锵……”撤兵刃之声此起彼落。
  一名挑夫捧着盘龙护手钩,大踏步上前说:“威远镖局三十年来,别无长处,可告慰的是有不少敢于决死,忠于所事的人,荀老弟,我断魂钩徐芳接你第二场。”
  荀文祥不加理睬,阴沉沉举步向圣剑走去。
  剑尖徐降,剑气进发,剑吟声宛若云有天深处,传来的隐隐殷雷。
  戒尺徐伸,天尺附近气流呼啸激荡。
  “铮2”剑尺作眨间的接触,劲气进发。
  两人开始移位,即将行雷霆一击。
  戒尺一晃,圣剑竟然意退两步,似乎有一股可怕的罡风,劲烈地刮在圣剑的脸面上,脸色也变了。
  马群终于到达,来势如潮。
  “荀大哥,求求你……”是神针玉女凄切地呼唤。
  “文祥老弟,请住手!”是另一陌生人的叫声。
  荀文祥深深吸一口气,退了一步,脸上的煞气逐渐消溶。
  神针玉女跌下马狂奔而至,一把抱住了圣剑向后退,泪下如雨。
  来了一大堆人,金戈银弹脸色忧虑不安,近十天不见,人似乎苍老了十年,身旁,是千里追风康骏。
  白凤身旁,站着腰悬渔鼓的天涯浪落汤青,另一个人是铁胆郎君皇甫士敬。
  神刀邓国安的两子邓忠邓义,爱女邓淑也到了。
  缓步上前的,是十天前在歇脚事指引荀文祥追踪的灰衣蒙面人,也就是叫文祥老弟的人,再跟上来的,是江湖怪杰千里追风。
  “万前辈怎么也来了?”荀文样问。
  万前辈取了蒙面巾,露出慈眉善目,但眼神透着异彩的朴实面孔,笑笑说:“康老哥找到了我,也见到了摄魂魔君杜老哥。”
  “哦!他们胁迫你们?”荀文祥怒声问。
  “不,他请我劝劝你,往昔我与他颇有交情。”
  “杜老前辈怎么说?”
  “玲珑山的庄院正在兴建,令尊令堂目下暂住在杜老哥的庄院中。杜老哥没说什么。”
  “万老前辈的意思呢?晚辈尊重前辈的意见。”
  “老朽深感荣幸,冲康兄的金面,与未来江湖大劫,老朽希望老弟放他们一马。这笔红货,关系不少人由身家性命,南宫局主也是狗急跳墙,事非得已。”
  千里追风苦笑,说:“老弟,算起来老朽是罪魁祸首,是我出的馊主意,加上南宫局主的爱子少不更事,把我逼下梁山,等南宫局主发现不可收拾,已是骑虎难下了。”
  金戈银弹上前,脸红耳赤地说:“老弟,千不是万不是,请恕老朽昏庸愚昧,一切尚请包涵,老朽当郑重向老弟陪礼。”
  白凤偕同天涯浪客上前,她胆大包天,撇撤嘴说:“你也不是什么好人,我把天涯浪客带来了,就知道那晚火焚瑞云楼,并不是在葛仙宫出现的人都有嫌疑。”
  天涯浪客挪了挪渔鼓,用沙哑的嗓音说:“老弟,那晚火焚瑞云楼,的确是玉骷髅和银衣使者去的人所为,至于夜劫襄城各大户,则是兄弟的人所作,用意是牵制神刀,阻止他出面替威远护镖。”
  白凤直通至荀文祥身前,酥胸一挺,说:“你不替我爹解所制的经脉,我和你拼了,同行多日,你想想,你的食宿和衣袂洗涤,那一不是我在照顾你的?要杀我,你就动手好了。”
  荀文祥笑了,收了戒尺,退后一步说:“那天晚上幸好你没有砍我一剑,不然……把你爹抬到杜前辈家中,我可不和你跑信阳。”
  白凤嫣然一笑,白了他一眼说:“难怪你的消息那么灵通,老魔君出动全庄子弟,再加上专会作怪的老好巨滑呼风唤雨万乘千,带上一群专挖武林秘辛的妖魔鬼怪,谁又斗得过你呀?”
  圣剑已偕爱女走近,向被荀文样称为万老前辈的人说:“万老哥,你可差点儿要了我的命。”
  金戈银弹摇头苦笑,接口说:“要不是鬼手琵琶说出摄魂魔君曾有手书;要荀老弟到武胜关盘蛇谷,去找呼风唤雨万老哥相助,谁又猜得出在荀老弟身边神出鬼没的人是何来路?”
  呼风唤雨不住握手,汕讪地说:“兄弟十分抱歉,论交情,除了千里追风康兄之外,咱们只可算是点头之交。
  但兄弟与摄魂魔君杜老哥,却有过命交情,当初荀老弟光临玲珑山杜家,杜老哥便看出荀老弟三位同伴可疑。因此荀老弟前脚离开了杜家,杜老哥便后脚率领子弟们秘密的下山暗中保护。
  当他知道荀老弟并未到舍下传书,他便派人把兄弟接来信阳相助,得罪之处,诸位请多包涵。”
  白凤用肘碰碰神针玉女的手臂,笑笑说:“算你们这些白道英雄走运,哪一天,我们再来一次正邪大决斗,如何?”
  神针玉女也相当开心,指指荀文祥向白凤笑说:“你将他带在身边助威,咱们再拼百十把。”
  “去你的,他呀!他会替我助威?那天晚上他一下了就把我打昏,再在我爹身上点了三指头,他会帮我?”
  “你想办法叫他帮你呀!”神针玉女向荀文祥做鬼脸。
  邓淑姑娘泪盈盈地走近,可怜兮兮地说:“文祥哥,爹错怪了你,请你原谅好不好?请救救我爹。
  同时,欢迎你回故乡,不要去玲珑山杜家,那对你荀文祥摇摇头,打断邓淑的话:“我不会回故乡了,玲珑山那一带的地很好,我那些田地,送给你们好了。”
  他开始替神刀解了气海的禁制,也解了另一名挑夫的穴道。
  “你们可以走了。”他向众人挥手说。
  圣剑一把挽住了他,家笑着说:“这里到开封老槐庄寒舍,不过六十里,老弟,是不屑交老朽这种浪得虚名的朋友吗?”
  白凤伸手虚拦,吵着说:“怎么?皇甫前辈,你们大难已过,一身轻松,家父却躺在床上等他去解禁制,你们怎么好意思?要不是我带了小凤儿抄捷径拼命赶,更应小凤儿的恳求绕着许州,把其他的人邀来解危,你们哪有这种神气?”
  神针玉女琼鼻一皱撇撇嘴,拍拍胸膛说:“要不是我知道荀大哥的去向,你往哪儿追?你那老爹只好等死,小凤儿,你不会将令尊抬到开封来。”
  两人争著称对方是小凤儿,可把众人都逗笑了。
  荀文祥也忍不住笑,向北面发出一声长啸。
  “你们两头小凤儿功力相当,剑术也各有千秋,吵起嘴来谁也不饶人,真要讲起命来谁也没有好处。”他拉开两位姑娘,转向圣剑:“皇甫前辈,此时此地,不便至尊府打扰,不管怎样,小可是尊敬你的,刚才前辈的话极有份量,小可也想通了,就算能修成正果名列仙班,对其他的人又有何好处?
  举世滔滔,人欲横流,天理国法人情并不能保证天下太平,好逸恶劳择肥而噬的人多着呢!
  唯我独清自求多福,不如乘悲天悯人的襟怀,做些有益民道人心的事,尽其在我,不算白活一场。”
  “天下侠义道朋友,欢迎你加入我们。”圣剑欣然说。
  “行使谈何容易?”他笑笑:“诸位扪心自剖析,那种强存弱亡的强梁态度,岂足为法?小可将遨游天下积修外功,希望日后见面,是朋友而不是仇敌。
  告辞了。”
  白衣人策马从冈北面驰到,后面牵了另一匹坐骑,驰近,勤僵将另一匹坐骑的僵绳抛过,善意地一笑。
  荀文祥道谢毕,扳鞍上马。
  呼风唤雨向白衣人挥手示意,上了自己的坐骑,向众人说:“兄弟也告辞了,还得跑一越许州,撤走待命收拾两个小肖小官的人,诸位珍重。”
  两人向荀文祥挥手示意,先走了。
  荀文祥向众人抱拳一礼,向白凤叫:“小凤儿,你不走我可不等你啦!”
  白凤向他明媚地一笑,脸红红地欣然奔向坐骑。
  “荀大哥,要到何处?”健马远出里外,白凤在马上问。
  “到玲珑山。”他感情地说:“我得先向杜老伯道谢。他老人家为了我的事,义薄云天不惜除直率子弟重入江湖暗中呵护,在双仙手下救了我,为我修建庄院慨赠田地,亲至襄城接走我家父母,此情此又,我没齿难忘。”
  “想不到老魔头竟然是性情中人。”白凤喃喃地说。
  “这就是我对你们那些人不下杀手的原因。”
  “你知道把我爹抬到玲珑山,要费多少时日?”
  白凤策马靠过来,小咀呶起老高:“我要使用一切手段,拖也要把你拖到信阳州。”
  “你爹经脉的禁制不消十日自然会解。”
  “你好可恶!”白凤举起马鞭作势打他:“你明知我是虚应放事,却狠下心一下就把我打昏,你都是骗我。”
  “谁知道呢?你难道敢违抗你老爹?”
  “大哥,说真的,那时我好难过。”白凤幽幽一叹,有点伤感:“我不能做一个不听话的女儿,更不能伤害我衷心喜欢的人一我……我真想死掉算了,我……”
  “过去的事,不必提了。”荀文祥安慰她:“到玲珑山见过我爹娘之后,我再到信阳州去找你好不好?”
  白凤高兴地说。“当然好。”
  荀文祥也笑了;说:“咱们一言为定!”
  白凤雀跃地握着他的手说:“大哥,但愿你早一天到来!”

  ------------------
  老衲 扫校

后一页
前一页
回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