后一页
前一页
回目录
第十一章 尔虞我诈 各显神通


  白凤一呆,她不明白荀文祥怎么会知道这么多事情?他明明是受了重伤在养伤呀!
  “咦!你像是知道……”白凤讶声问。
  “我有极可靠的消息来源。”他简要的说。
  荀文祥这次伤愈重出,的确的了显著的改变,连外行人也可察觉了来了。
  其一、他说话和举动,都有了坚强的气概流露,有一种不容对方拒绝的坚决神情慑服对方,行动不受任何人左右。
  其二、他一言一动都显得有点神秘。
  最后,他的神态有了显著的变化,眼神经常变得深这莫测,而且锐利阴森,心虚的人,常会被这种眼神所慑。
  荀文祥说他对银龙的一举一动一切了然,有极可靠的消息来源,却又不肯进一步的解说。
  万里鹏三个人一怔、你看我我看你疑问重重。
  同行这几天,那曾见过他亲自向人打听过消息?
  万里鹏紧跟三步,忽然问:“兄弟,是云阳三燕供给的消息吗?”
  荀文祥扭头瞥了万里鹏一眼,淡淡一笑道:“谁提供的消息无关紧要,问题是咱们能否证实真假。程大哥,你相信我这消息正确吗?”
  “这……”
  “小弟记得第一次和白凤姑娘见面时,你曾说过令等和银龙小有交情。这次主张去找银龙赞成力的是舒姑娘,似乎大哥并无劝阻之意。”
  “愚兄为什么要劝阻?”万里鹏坦率地说:“咱们与银龙无冤无仇,他劫威远的镖,与咱们风牛马不相及。兄弟你要去找他,总不会替威远索镖吧?也许你为了留书借名嫁祸的事,去找他兴师问罪。他如果一口否认,伸手请你拿出证据来,你又能怎样?因此愚兄根本不需担心双方冲突的事,因为不会有冲突发生。”
  “如果小弟要逼银龙,大哥帮谁?”荀文祥问。
  万里鹏一怔,没料到他会如此直率地提出这种不易答复的问题。
  “愚兄只有置身事外了。”万里鹏慎重地答。
  荀文祥和万里鹏二人的对话,走在后面的鬼手琵琵听得清清楚楚,也感到荀文祥问得出乎意外。
  “荀兄弟,你不会是是想将镖转劫吧?黑吃黑并无不可,何况银龙不该留书嫁祸,错之在先。”
  鬼手琵琵说。
  “对呀!得到镖再和威远打交道,妙极了!”白凤说。
  他们彼此之间,开始有了不同的意见。
  荀文祥不再多说,默默地向前走。
  绕至义阳山北麓,后面已有人跟来了。
  农舍中有人,屋前一位老农在修理牛车。
  荀文祥在屋前的晒麦场对面的老槐树下落座,槐树的后面,是三丈宽水量不多的小河流。
  四人背河面屋,以荀文祥为中心席地而坐。
  不一会儿,南面十余个人影穿梭柏林中,在屋左各找大树遮荫,并不上前来跟他们打交道。
  农舍内静悄悄的毫无动静,修车的老农丝毫不以来了陌生人而分心,敲敲打打不理会身外事。
  白凤性子急,迟疑地问:“荀兄,我们在此地作什么?”
  荀文祥安坐不动,笑笑道:“等人来打交道呀厂白凤一怔,说:“等什么人来打交道?”
  荀文祥道:“我们并不急是吗?”
  鬼手琵琶已取出囊中的黑玉琵琶,眼望农舍说:“屋中怎么老半天不见动静?可能银龙不在?”
  荀文祥点点头说:“几个首脑不在,但他们会回来的。”
  万里鹏指指屋左不远处林下的人影,轻咳了一声道:“怪事,威远派来跟踪的人,为何没有高手在内?”
  荀文祥笑笑,大声说:“高手如果跟来,势必动手相搏,岂不要出人命?没有高手,撤去并不丢人,何况他们皆奉有严令,不许强出头逞能出手。”
  万里鹏大惑不解,又道:“你的意思是他们来看风色的?”
  荀文祥点点头,声音更大:“对,要不信你可以上前和他们打交道,他们决不会像飞卫一样抖威内,会客气和你敷衍。”
  鬼手琵琶苦笑道:“兄弟,你真有点令人莫测高深。”
  荀文祥呵呵大笑,说:“范姑娘,我知道你们有很多疑问,却又不好出口相询。你们要知道真像吗?”
  屋右另到了几个人,鬼鬼祟祟在柏林内不露面。
  农舍有了动静,门口多了两个中年汉子。
  “你有许多事情瞒着我们。”万里鹏说:“譬如说,五天养伤期间的事,兄弟,你只字不提。”
  “大哥,这是不得已的事。”荀文祥不假思索地说:“养伤期间,小弟知道了不少的江湖秘事。以往,糟在小弟初入江湖,对江湖情势毫无所知,因此只能看到眼前发生的变故,却不知变故后面波诡云谲的秘情。”
  “现在你知道了?”
  “还不够,不过也差不多了。”荀文祥欣然遭。
  “你问过我们是否要知道真像?”
  “是呀!”
  “何不说来听听!”
  荀文祥举目四顾,片刻,他轻咳一声,以便吸引所有人的注意力。
  “威远下月湖广那趟镖,关系到威远镖局的存亡兴衰。”他的声音高得可传出三里外:“因此,不得不尽各种手段来争取优势,以清除镖路上的种种障碍,既然天下群豪着手组织打击威远的实力群,吸引威远的高手远出疲于奔命。威远也就将计就计,制造事端布下降讲,引群豪自陷泥泞,分散群豪的实力和注意力,届时便可从容明修栈道,暗渡陈仓。镖路上假镖虚张声势,暗镖的红货到了京师,这儿还在打打杀杀没完没了。”
  “不会吧?”鬼手琵琶不以为然的说:“红货决难逃过无数老江湖的眼下,那是不可能的。”
  “不可能?”荀文祥的嗓音大得连聋子都可听得见:“起镖的日子还有一个月以上,主将镖局主金戈银弹就出现在信阳州。范姑娘,你相信吗?”
  “这”
  “在白龟神词,南宫局主不亲自出手,他明知在下击败了摄魂魔君和九真魔女,他那四路总镖头能胜得了我荀文祥吗?”
  “对呀!他为何不自己上?”白凤叫。
  “那位金戈银弹是假的。”荀文祥说着哈哈大笑。
  “假的?”万里鹏惊问。
  “还有更令人讨厌的事。”荀文祥说。
  “你的意思是……”
  “小弟卷入是非之前,斗智斗力的情势早就展开了。火焚祥云庄瑞云楼,夜劫襄城各大户,皆是双方计谋的一部分。不巧的是:小弟竟然被有心人看上了。想利用小弟的人。已知的有威远镖局、银龙、天涯浪客、九真魔女、云阳三燕。还有一批四川红货主人派来看情势的人,也正在注视情势发展准备打我的主意。这些人各代表一批觊觎红货的高手集团,相互之间勾心斗角,时机未至,还不打算显露本来面目,反正是愈乱愈好,届时谁能够有效地控制住我,获镖的希望当然最浓,威名也更大了。我讨厌这种勾心斗角的情势,因此,我打算让他们提早大拼,多拼掉一个,我便少一个劲敌。”
  四周静悄悄,他的话吸引了所有人的注意力。
  “你可别胡猜啊!”白凤打破了沉寂。
  “胡猜?要我提出证据来?”荀文祥笑说。
  “是啊!总不能凭猜测……”
  “你以为我提不出来?”
  “那你倒说说看!”
  “好,被劫的镖箱内,盛的全是包银的铅锭。
  银龙发现中计,有苦说不出,所以转回此地,等机会送给其他来上当的贪心鬼。威远镖局既然放下了钓饵,当然有周详的准备,第二天便查出了银龙的下落,要利用失镖事件,扩大纠纷以及吸引群豪注意。所以,今天跟来的人,根本就没有将缥夺回的打算,除非迫不得已,在不远处潜伏伺机策划的高手决不露面。”
  “我们将镖起出,看看是真是假?”白凤跳起来说。
  “那是威远与银龙的事,让他们血流成河。”荀文祥拦住白凤。
  “那……我们……”
  “我们走。”
  “就这样走?”
  “是的,这儿没有我们的事了。”荀文样轻松地说,举步便走。
  “威远这样做太可恶,去找他们。”万里鹏咬牙说。
  “哈哈!这也难怪他们,湖广那趟镖,关系着他们的身家性命,他们有权不择手段保护自己。”
  “奇怪,兄弟,你真是神通广大,这几天你肃然得到了不少消息,而且消息都是很正确的。”
  “只要用心去想,可以推算出来的。”荀文祥说。
  回程只有几里路,荀文祥背着手神色悠闲,毫无赶路的意思。他的心情与神态,和来时完全不同,像是一个挑百斤粮食去赶集的人,去时辛苦,回程一身轻松。
  白凤是最留意他神色改变的人,已看出有异了,阴森冷厉的目光已不复见,外表不再阴沉,言谈举止所流露的坚强气概也消失了,恢复以往的坦然安祥神采。
  这种令人难测的变化,的确令人莫测高深不胜困惑。
  “荀兄,你的神情与来时完全不同。”白凤忍不住发问。走得太慢,四个人已成了并肩而行。
  “是的,本来我猜想将有一场惨烈恶斗,因为我那震慑人心的渔鼓不在身边,他们已无顾虑,没料到我估计错了。改变的另一原因,是我想通了另一件事。”
  “你想通了什么事?”
  “大家都在不择手段假仁假义,我又何必认真?”
  “你的意思是……”
  “我不再和他们勾心斗角了,以不变应万变逗他们玩玩,凡是找上头来的人,直截了当打发他们。反正早着呢!等四川的红货一到,再打算尚未为晚,如果从现在起就开始紧张认真,到时候岂不精疲力尽了?”
  “哦!兄弟你有何打算?”鬼手琵琶问。
  “陪他们玩玩呀!就在信阳住下来,让他们有从容布置的机会,这才能看清各方的实力,八方风雨会信阳,有热闹可看了。”
  “你不去找天涯浪客了?”
  “不了。”
  “为什么?”
  “其实,天涯浪客一直就隐身在我们附近,我不去找他,他就会来找我的。问题是他能不能制造_有利的时机来控制我。不然,他是不敢冒失地出面的,他对我的一举一动背了如指掌,何时有得他清楚得很。哈!老相好在等我们啦!”
  路左的树林中,枝叶摇摇,先后踱出五个人,幽香扑鼻,中人欲醉。荀文祥泰然走近,微笑着说:“金姑娘抄近道追来,不会是再向在下提出严重警告吧,姑娘真该看完结果的。”
  是九真魔女金巧巧,与四名美得令人目眩的少女。
  光天化日之下,魔女更显得明艳照人,肌肤白。
  嫩细柔,脸蛋看不出丝毫皱纹,鬼才相信她已是年届花甲的老太婆。
  她那成熟女人的风华,真把十六七岁的白凤压下去了。
  她一团和气,美丽的脸蛋绽起了矜持的微笑,表现她友善的态度,当然不会是为提出警告而来。
  “我为那天在平春酒楼失礼道歉。”她真诚地说。
  “不敢当,那天的事,请不要放在心上。”荀文祥客气地欠身致意。
  “有关你与宇内双仙的事,言人人殊,你能否将详情见告?”
  “其实没什么好说的,双仙以为我是白莲妖孽,不问情由便下毒手,幸而在下机警,总算从剑下逃得性命,他们也可能受了些伤。”
  “看来,不是谣传是真的了!”
  “外界如何谣传,在下并无所知。字内双仙是武林数一数二的顶尖人物,在下胜不了他们并不感到羞耻。”
  “羞耻?你客气啦!小兄弟,字内双仙一生中,从来没有联手合击过,这是他们破天荒第一次合作。你能在他们剑下逃生,足以名列宁内风云人物。”
  “风云人物是非多,这件事在下并不感到欣慰!”
  “威远湖广那趟镖,你有兴趣吗?”魔女谈上正题。
  “在下与威远仇恨愈结愈深,当然不愿放弃打击威远的机会。”
  “小兄弟,你们的实力太单薄了,你想要和具有实力的人联手吗?”
  “这个……”
  “我代表一群魔道高手,竭诚的欢迎你参加我们。”
  荀文祥心理上早有准备,所以丝毫不感到惊讶。
  第一个变色的鬼手琵琶,秀眉一挑,踏前一步。
  “金前辈,少做你的清秋大梦。凭在平春酒楼你对我们强横霸道的态度,我们会投靠你吗?”鬼手琵琶说得声色俱厉。
  “对,防人之心不可无,你死了这条心吧!”万里鹏也说。
  “你是所有三山五岳人马中,实力最差的一群。
  如果我们要找人合作,当然会找最强的,怎么也轮不到你。”白凤也提出反对理由。
  九真魔女脸上有明显的不悦,但并未发作。
  “人如果多了,利润便会相对地减少。因此,金姑娘,在下不能答应你。”荀文祥满口生意人的口吻。
  “本姑娘的人,并不是为利而来。”魔女说。
  “那又何必劫镖?”
  “当然有原因的。”
  “愿闻其详。”
  “其一、为了要给四川那些害民贼一次警告。
  其二、为了要遏江湖朋友人人讨厌的威远镖局关门。”
  “哦!原来如此。”
  “所以,红货的三分之二届你们所有。”
  条件极为公平优厚,而且理直气壮,按理,在这种优厚的条件之下,任何魔道中人都不会拒绝。。
  “在下必须多加考虑,恕难这时答复。”荀文祥支吾以对。
  “你必须有所决定,本姑娘必须获得确切的答一复。”九真魔女现出本来的面目。辞句间流露出明显的威胁性。
  “非常抱歉,金姑娘,你这是强人所难。”荀文祥的口吻听起来相当客气,但态度却很坚决。
  “你必须有所决定。”魔女的语气更坚决。
  “如果在下的答复是拒绝,姑娘又作何打算?”
  “好,我答复你。”
  “请说!”
  “在下四个人已有三个人反对和你合作,你得到的确切的答复是,在下拒绝与你合作,要按自己的方式办事。”葡文祥正色说。
  “好,本姑娘听到了!阁下,今天你好像没有带渔鼓。”九真魔女的口吻变了,脸色也变了。”
  “不错,那是谋生工具,目前用不着。”
  “那天在平春酒楼,你是仗渔鼓魔音,略略占了点上风,不错吧!”九真魔女冷笑一声说。
  “好像是怕。”
  “遗憾的是,你今天没有带渔鼓。”
  “金姑娘的意思是……”
  “你拒绝与本姑娘合作,如果你转与他人联手,将成为本姑娘一大劲敌。为清除竞争的阻力,早些除去你,防患于未然,荀大侠,你认为有此必要吗?”九真魔女的理由显然极为充分。
  这时撤回县城的人已陆续到达,最先接近的是威远镖局的人,他们避至路旁,袖手旁观。
  显然,银龙的人并未与威远的人冲突,可能是双方皆心照不宣,皆无冲突的打算,因此各走各朝路。
  “易地而处,在下也有这打算。”荀文祥同意人真魔女的见解。
  九真魔女冷哼一声,纤手一动,剑吟乍起,用芒耀目的长剑出鞘。
  “今天,你不会再幸运了!”九真魔女沉声说。
  荀文祥挥手示意三位同伴退远些,泰然将袍银拉起掖在腰带上。
  “金姑娘,你的武功比双仙如何况”荀文祥问。
  “本姑娘虽然从未与他们较量过,但一比一排比,本姑娘并不逊色多少。”九真魔女傲然地说。
  “在下曾经接下双仙联手。”
  “那时你手中有渔鼓,而且你在双仙合击之下也受伤不轻,由此可知你并不能胜得了他们。”
  “原来你对渔鼓有顾忌……”
  “你借一把剑好了。”
  “干什么?”
  “本姑娘给你公平决斗的机会。”
  “小心了,在下的兵刃在抽中,需要使用时,在下自会使用。”
  “再问你一次,你肯联手合作吗?”
  “这不是问得多余吗?”
  “我要你回答!”
  “不行。在下自己办得了事。”荀文祥坚决地拒绝。
  一声剑啸,九真魔女的剑向前一拂,便完成了进击的准备,立下了门户。
  剑身开始生异像,烈日下,剑身寒芒闪烁,剑气迸发,一阵阵慑人心魄的剑法,波浪般有节奏地传出,内力之浑厚,武林罕见。
  “小心她的夺魂魔剑!’”白凤关切地高叫。
  在附近观战的人皆屏息以待,鸦雀无声。
  荀文祥双掌一分,拉开马步斜身移位争取空门。
  九真魔女的剑尖,紧随着荀文祥的身形移动,莲步轻移,身随剑走,逐渐的将双方的距离拉近。
  绕了一圈半,剑尖已吸住了他。他神色冷静,一双星目瞳孔渐渐放大,奇异的湛湛神光逐渐炽盛。
  蓦地剑气急进,阵阵剑光幻化为眩目的光华,排山倒海似的迎面强行射到。
  “铮铮铮铮……”惊心动魄暴震似连珠炮爆炸,罡风四逸,人影急急地闪开,令人目眩神移。
  人影电闪似的分开,双方换了位。
  九真魔女竟然无法再发起抢攻,一双凤目之中神色眨息百变,举刻的手,显得有点微微颤动。
  荀文祥脸色庄严,右手戒尺举至后心。
  有人发出惊咦!
  有人张目结舌!
  有人满脸惊愕!
  有人倒抽凉气……
  剑仍在震鸣,余音袅袅不绝。
  “你用的是什么兵刃?”九真魔女问。
  戒尺毫不起眼,其中蓝中带黑,表面并不细致,不曾磨光。长仅一尺,宽一寸厚五分左右。
  如不算手握部分,露出外面的不足六寸。
  要说这毫不起眼的戒尺,能挡住无坚不摧的夺魂魔剑雷霞万钧疯狂的攻击,”委实令人难以置信。
  “打顽童手心的戒尺。”荀文祥冷冷地答。
  “再接我几剑……”
  声到到临,晶芒似从四面八方聚合,一剑连一剑绵绵不绝,人影急剧的闪动,晶芒吞吐愈来愈快。
  这次没有兵刃接触声传出,黑色的戒尺一而再从剑网的空隙中闪电似的锲人,迫使晶芒转变攻势自救,始终抢先一眨而形成反客为主,比剑灵活百倍。
  只片刻间,九真魔女已被逼得采有后退封架自卫,先退了一圈,再被逼直线后退,直退出两丈许外,仍未能摆脱戒尺的纠缠。
  荀文祥贴身切入,戒尺不断地在九真魔女的头、胸、胁各处要害弄影,甚至腿和膝亦受到威胁。
  以快打快,剑气远逼丈外,打一场武林罕见的可怖快攻。
  在场之人没有~个能够仔细看清招式,没有人能计算到底出现了多少次生死间不容发的凶险局面。
  除了急剧的剑气嘶鸣,没有任何人发出声音。
  终于,一声冷叱破空传出,九真魔女蝴蝶似的飞飘出两文外,着地再退了三四步,剑气四散。。
  荀文祥右手的戒尺已隐人袖中,神态自若地拉出掖在腰带内的袍袂放下,抖抖大袖瞥了魔女一眼,举步跨上道路,领着三位同伴扬长而去。
  九真魔女右耳的耳环不见了,右袖撕裂,左手抬不起来,脸色泛青,大汗如雨,呼吸一阵紧。
  她目送荀文祥的身影去远,仰天吸入一口长气,吃力地收剑入鞘,用无神的双目好了四少女一眼,用苍凉无力的噪音说:“我们走,通知我们的人,不要去招惹他,他的艺业深不可测,不可力敌。走!”
  在坡上方的树林内,神针玉女与乃昆铁胆郎君并肩而立,脸上涌起惊恐的神情。他俩发现,不但双手掌心全是汗水,身上也被冷汗湿透了。
  “哥,原来他就是那晚在葛仙宫施妖术的人。”
  神针玉女惊恐的说。
  “真是他?”铁胆郎君问。
  “错不了,虽则那晚他戴了鬼面具。就是他那把怪戒尺,震开了寒魄神剑。”神针玉女说。
  “今天,他是凭着真才实学,击败了九真魔女的,九真魔女可说是已经死过一次了。”
  “老天,那晚他如果要杀我……”
  “你也死过一次了。”
  “我……我该死,我竟然两次指斥他是歹徒宵小”
  “他现在正打算要劫南宫大叔的镖,已经是不折不扣的歹徒了。”
  “那……”
  “妹妹,你看出危机了吗?”
  “是的,恐怕爹也很难胜得了他。”
  “邓叔替南宫大叔助拳,而邓叔把他逼离故乡,你想想看,会有什么结果?我相信他之所以迁怒威远,追究根源,可能问题出在邓叔身上。”
  “从邓叔派人送来的消息看,他该是书香门弟的知书达礼世家公子,不是不可理喻的人。我看这件事要不是邓叔亲来与他当面解决,后果可怕。”
  “对,解铃还需系铃人。咱们赶快回去,派人催请南宫大叔把邓叔找来。”铁胆郎君严肃的说。
  “这……如果他们仇人相见分外眼红,岂不“顾不了这么多了.反正邓叔不解决双方的死结,早晚会出灾祸的,你认为他不敢回家乡去找邓叔算帐?”
  “走!咱们在路上边走边商量。哥,我看这件事,显然错在邓叔。”神针玉女一面走一面说。
  “怎见得?”
  “那晚瑞云楼被人入侵纵火,火起时我刚刚离开葛仙宫,我不信他会分身术,邓叔说他率党羽入侵显然错了。真精!难怪那天在石界桥头,他说我两度指斥他是歹徒宵小,我怎知道他就是那晚在葛仙宫戴鬼面具的人?”
  “所以,你得小心些,你先对他有成见,他对你的成见更深,今晚谁也别想好过。赶两步!”
  天一黑,东院威远镖局的人坐立不安,宛若大祸临头,事实上今晚的确即将大祸临头了。
  荀文祥的警告,令他们心惊胆跳,惴揣不安。
  高升客栈又已有食厅,酒菜虽然没有平春酒楼著名,但也差不了多少。
  掌灯时分,食厅高朋满座。当然,一些怕事的旅客不敢光的,来的人皆是有意看风色的人。
  威远的三十余名好汉,占了厅东首的五张食桌。宇内双仙与四大弟子,占了一桌。
  刀剑都不曾带在身边,这是避免发生流血事故的措施,有身份的人,不会在公众食厅拔刀拔剑耍无赖。
  荀文祥四个人,占住中间的一桌,与威远的人只隔了一段八尺宽的过道。
  其他散处各桌的食客,绝大多数是相关的人派来看风色的精明眼线,其中不乏身怀绝技的高手。
  四个人根本不在乎威远的人多,谈笑自如旁若无人。
  “兄弟,一整天前来试探口风的人真不少。”万里鹏喝了一杯酒、已有了三五分酒意。说的话却清晰得很。
  “希望我们加盟的人也不少。苟兄,你拿定主意了没有?”白凤问,她也妈了两小杯,双须红艳动人,正到了姑娘最撩人的微醉境界。
  “我已经一再表明了,目下谈加盟不合时宜。
  你们知道,威远就希望那些三山五岳朋友,早些组成统一的集团。”荀文祥大声说。
  .“为什么?”白凤问。
  “傻姑娘,一个名将可以统率百万大军,但决不能率领百十个江湖高手名宿。名位之争,门户之见,利之分摊,功之先后,都是无法解决的难题,一百个人足有一千条心,谁也不肯吃亏。
  只要派几个人打进去卧底,不必费多少心力,便足以令这些人土崩瓦解,不互相残杀才是怪事。
  而且,只要派人盯紧几个首脑人物,一切举动皆可掌握在手中,你看这一招妙是不妙呢?
  我问你,如果我们参加了九真魔女一伙,你听谁指挥?你肯任由别人指挥你去跑腿?你希望首领是谁?你希望被派到保处独当一面?”
  “这……”白凤真被他问住了,不知该如何作答。
  “你明白了吧!目前你是我的朋友,你听我我听你都无所谓、但一举出首领来,问题都来啦!”
  “但……我们的实力毕竟是单薄有限,人手不够还真办不了什么事呢!”鬼手琵琶提出了她的意见。
  “从现在起,咱们自己招兵买马,全力图谋湖霸业。你看如何?”荀文祥的嗓门大得整座食都听得见。
  远处角落的一桌,突然站起一个大汉,大叫:“好哇!荀兄,你如果有志江湖霸业,我黑周展愿追随骥尾,共襄盛举。”
  荀文祥向对方抱拳致意,笑说:“在下先谢周兄抬爱,等在下找到理想的地方建立山门,再周兄共襄盛举。”
  另一桌传出一声豪笑,一个黑凛凛大汉大说:“对!荀兄,建立山门后,兄弟保证将有许江湖朋友望风而从,风云际会。这儿到桐柏山仅百余里,那儿有座回龙谷,谷北的展旗峰,是过绿林大家飞虎班一飞的山寨所在地,在山寨旧址山门,极为理想。”
  白凤听了柳眉一轩,极感不悦的说道:“见的大头鬼了,你要我们去做绿林大盗吗?”
  黑大汉哈哈狂笑。
  白凤一瞪眼说:“有什么好笑的?”
  黑大汉说:“白凤姑娘,做绿林那是等而下之的念头。绿林朋友不是江湖人,他们只能在小小的角落打家劫舍。天下间愿做强盗的人并不多,那多没出息?万一荀兄招引绿林党羽,那么,愿意跟他走的人恐怕就没几个了。”
  鬼手琵琶淡淡地一笑,接口说:“咱们目前正在准备动镖的事,这不是强盗又是什么呢?”
  黑大汉撇撇嘴,说:“范姑娘,你说的是外行话,要不,你就是给那个‘劫’字结弄愚了,要知道,明火执仗抢劫是要杀头的,所以做绿林大盗最没出息,所冒的风险太大,而报酬却少。威远镖局这次假镖被劫,你能说是被明火执仗劫走的吗?即使威远没种报官,官府的人来查,最多说镖被撤走,决不会判劫罪。就算抓停住了偷镖的人,打打屁股坐坐牢而已,决不会被判杀头罪,不信人可以:向州衙门打听打听。劫镖的手段有多种,偷天换日、偷龙转风、五鬼搬运、加灶减灶,声东击西……管叫那些自命不凡、仗势欺人的名镖局焦头烂额。如果荀兄有兴趣专门照顾名镖局,他将发现朋友众多,为他鼓掌叫好的人更多。”
  荀文祥呵呵大笑,说:“在下并无意专门照问名镖局,而是威远镖局首先照顾了区区在下……”
  他将在许州与人熊屠霸结怨,直到信阳沿途所发生的事故简要地说了。
  最后,荀文祥又说:“诸位,镖是银龙的人所劫,在下已于今早把这件事了断,是非黑白,用不着在下细说。
  威远早知假镖被银龙所劫走,竟然血口喷人咬定是在下所为,甘冒天下大不韪,午夜派宇内双仙来客店袭击。
  论辈份、论声誉,字内双仙与在下简直是一天一地,可是,他俩竟然联手合击,诸位相信天下问会有这种怪事发生吗?
  不知何人突然大叫:“无耻!”
  “找他们讨公道。”另一人怪叫。
  荀文祥推椅而起,向宇内双仙一桌走去。
  人声倏止,鸦省无声。
  一名威远镖局的人劈面拦住了,是北路总镖头满天花雨刘裕昌。
  “你打算挡住在下的去路?”荀文祥冷冷地说。
  “老弟,这里面有误会,可否彼此冷静些?”
  “哼!”
  “老弟这……敝局立这两天可以赶到,届时相信可还老弟公道,目下暂勿重掀波浪,老弟意下如何?”满天花雨诚恳地说。
  “阁下,你以为在下于太清神罡全力一击下逃得性命,就可以冷静得多了?”荀文祥沉声问。、“老弟”
  “你让不让开?”荀文祥声调变了。
  不但他的神色变了,这眨间,似乎整个食厅的气氛都变了。
  全厅人数上百,每个人皆屏息以待,一个个成了不言不动的死人一样,在并不太明亮的灯光照耀下,食厅似乎变成阴森的阎王殿,神鬼雕像罗列其间。
  灯火摇摇,风起了。
  白凤打一冷战,附耳向鬼手琵琶低声说:“他……他好像在施……法了,我有毛骨悚然的感觉。”
  鬼手琵琶也感到毛发森立,这时竟有冷风从各处门窗吹入,太不要思议了,她骇然一震,急急低呼:“荀兄弟,三更未到!”
  荀文祥不理她,逼视着挡路的满天花雨。
  他的大袖、袖袂,在微风中轻轻摇动,他一双星目,似乎只有眸子不见眼白,呼吸像是停住了。
  满天花雨打一冷战,仍想劝解:“老弟,俗语说……啊……”
  随着惊叫声,满天花雨的身躯突然飞起,手舞足蹈地摔向两丈外的窗台,飞越一座食桌上空,砰一声倒在窗脚下,昏过去了。

  ------------------
  老衲 扫校

后一页
前一页
回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