后一页前一页回目录
第七章

扫描校正:WangZhaoPeng边城书居:
          云中岳武侠小说专卖店
     http://yzywx.t500.net
     http://yzywx.nethome.com.cn
     http://www.suifenhe.com
     转载时请务必保留此信息!!!

====================================
声明:本站文学作品为私人收藏性质,
   所有作品的版权为原作者所有!
   任何人不得未经原作者同意将
   作品用于商业用途,否则后果自负。
====================================

                         大刺客 
                             7
  “跟我走,这一带大街J、巷可容身的地方我都熟,走!y。
  化子说。
   “好,小兄弟,走啊……”
   两人像一阵风,下楼溜之大吉。
  陶姑娘正想出声喊叱却被鬼影夺魂拦住了,低声说:“不可声张,赶快力,去禀明老奶奶。”
  “男限巫山神女陈凤,姓林的落在她手中哪有活路?咱们便无法盘问他的师(=了。”陶姑娘焦的他说:“姓林的如果真是狂剑的弟子,咱们……”
   “咱们走,你奶奶会向毒龙1Y1b息的。”
  “巫山神女决不会投靠毒龙,她不会为财而替毒龙卖命,所以她不会将人交给毒龙。”
  “哎呀!对,咱们追……”
  林彦随着J讹子一阵急走,闯巷穿弄脚下甚忧不久,钻入一条J、巷,J、化子伸手示意,跃过一道围墙,到了一座似已荒废的大花园。
  “在这里歇歇脚。”J、化子说,向破败的凉亭角荒草一指:“那里面有草坑,躲在里面安逸得很。”
  “就在亭下坐坐。”他说。
  “好。”J、化子先自坐下,竹棍放在身旁:“喂!你真是行刺钦差的林彦?”
  “如假包换。”他说,伸手取过黄竹打狗棍。
  不错:正是这根竹棍,虬须丐鲁老爷子的随身兵刃。那次在安阳桥食店,他看得一清二楚,棍上端那两个熟悉的小篆字:安澜,正是鲁老爷子的大名。
  他感到心潮一阵汹涌,脸色变了。
  “‘你这根黄竹打狗棍很好。”他压抑着心潮说。
  “不错,很趁手。,,J、化子毫无机心他说:“在下姓吴,吴仁,十六岁。林兄府上是……”
  ,‘江南。小兄弟,你是化子帮的人?”
  “化子没有帮,我也不是真的化子。林兄,你在西安闹得轰轰烈烈,带我斗一斗毒龙,如何?…
  “当然好,你这根棍从何处得来的?”
   “捡来的。”
   “捡来的?你认识虬须丐?”
  “十丐的虬须丐?不认识。咦!你是说……”
   ,‘这根棍是他的。”
  “fr/4?开玩笑。虬须丐一代高手,会把兵刃丢了?”
  嘲p两个小篆字,就是他的大名。”
   ,‘真的?咦!那……”
   “在下当然认识他老人家的兵刃。”
   “哦!你与虬须丐有何渊源?”
   “他是在下的长辈,在下正要找他。”
  “他目下在何处?J、弟三天前才到达此地,还没摸清西安的形势呢!”     ·
  ““他失踪许久了。你说,棍是在何处捡到的?”
  )这……好像是去年十月。”吴仁若有所思:“哦!记起来了,正是去年十月,J、弟行脚山西,途经临汾,看到这根竹棍躺在路沟下,·一时好奇,便拾来做打狗棍·黄竹:、地不产此物,所以我好奇。”
   “小兄弟,带我走一趟山西,如何?”
   “开乒笑,我从山西来,怎可走回头路?不,谢了。”吴仁一口拒绝。
  叫、兄弟,我会好好谢谢你。”他不死心。低声下气央求:“请帮帮忙,带我到遗棍处查线索。”
  “见鬼罗!半年多了,查什么线索、算了吧,林兄,那不会有结果的。”
  小化子吴仁如果欣然同意,也许他会起疑,但小化子坚决拒绝,他反而去意更坚。铁胆:。君曾经告诉他,虫、须丐去岁隆冬跟踪一群押金珠的走狗走山西,十月天在山西道上失踪。J讹子的诸,不啻证实虫顺丐已是凶多吉少,他必须丢下这里的事,到山西寻找老花子失踪的线索,解开虫顺丐失踪之谜,在遗棍处附近打听,必可找到一些蛛丝马迹的。
  “好吧,你不去我去,请把你拾棍的地方仔细说来听听,我自己去查。、他无可奈何他说。
  “这……这对你真有那么重要吗?”
   “是的。”、“这……好吧,我陪你走一趟山西。”小化子慨然应允。
  “谢谢你,J、兄弟。”他喜形于色由衷道谢:“咱你〕这就走。”
  “喝!你说得真简单,十万火急说走就走?你知道我还有些什么事要善后?譬如说行李。巴,谁没有一两件,6爱的行李?总该去客店取回吧,对不对?=
  “我有的是银子,赔你的新行李成了吧?”
  “你这人真是……这样吧,今天是走不成了,我回去办善后,明天一早在东关外见面东下,如何呢?…
  “也好,咱们这就分手/他不得不让步:“明天城门一开,见面立即东下。要不要买坐骑?”
  。‘不必了,用脚赶路安全些,不易引起走狗们的注意/小化子说:“大先走一步,明天城外见/
  小化子吴仁从另一面围墙越出,不久,从了条小巷折出南大街,正要举步向北走。对面一家店门外站着一个青衣泼皮,突然大叫道:“刺客的党羽J、化子在这里了,二哥,拦住他/
  小化子一惊,北面十余步外一名大汉以莽牛似的声势冲来。对面发叫声的泼皮,也拔出衣内暗藏的匕首奔到。他不假思索地向南溜,钻入人丛急走。
  ,‘捉刺客!”有人大叫。
  街上/frA甚多,怪的是T\fll没有人拦阻,惊惶的人群反而故意乱窜,有意无意地阻挡捉刺客的两个泼皮,掩护小化子脱身。
  小化子不见了,泼皮和二哥追了半条街,早已失去小化子的踪迹。两人不住咒骂街上的人该死。二哥一把抓住一个半百年纪的人,揪住衣领怒吼:“该死的东西!你胆敢不帮我拦住毛。个6、化子,该当何罪?刁;j、化子是刺客林彦的党羽,你一定是同谋犯,官司你打定了。”
  “公爷,饶命。”中年人哭丧着脸哀求:“小的没听到公爷的叫声,怎知……”
  “啪啪!”二哥抽了中年人两耳光怒叫:“太爷的叫声十里外都可以听到,你聋了不成?,
  二哥的右手又举起了,正想再抽耳光,手臂突被一只大手“住了,清晰的语音直震耳膜:“,住手!你怎么在大街上公然行凶打入?,,
  这一面出了乱子,后面的泼皮立。脐泵(,拨开人丛抢近,喝道:“什么人?放手!,,
  另一名穿灰袍的大汉迎面堵住,冷笑道:峨认识你,痞棍郝老七,当街行匕1,有你一份。,,
   “休………
  “巡抚衙(=的听差陆定一。你应该知道我陆太爷不是省油灯,滚!”
   “你敢管钦差府的事……”“这里不是钦差府,陆太爷就事论事管定了。”陆定一扭头向同I%TA:“。他滚,滚慢了就把他废了。两人同时动手,三拳两脚把泼皮郝老七与二哥放翻,再端上一脚叫他”】滚蛋,然后扬长而去。在另一条巷口,陆定一找到另一位同伴低声问: 怎样,人盯住了吗?”“胁乙,老五和罗前辈已跟下去了。”同伴也低声答。
  “人就交给你们啦!”
  “一切有劳。男帅伙子精明机警,到底是何来路?
  “不知道,陌生得很,你”=自己去查。”想不北厂。”“””爷,敝长上必定按计行事,料
  “但愿如此,再见。”
  同一期间,钦差府如临大敌,刺客林彦公然在钦差府附近出没,而且是在走狗们的势力范围内现身,显然有再次入侵行刺的企图,怎不令走狗(ti心惊胆跳?
  毒龙早已武断地声称林彦死了,但事实如何:
  最冒火的人当然是毒龙,不仅脸上难看威信尽失,而且暗暗心惊。这恶贼心中雪亮,林彦的艺业不但高明,高明得环顾四周找不到一个能一比一可制林彦死命的人。中了龙须针而不死,也以林彦为第一人。林彦存在一天,将是他毒龙最可怕的心腹大患,所有的走狗也就一天不能X~tl:。
  毒龙亲自主持大局,亲自检查里里外外每一道警戒网,检查各处机关埋伏,每一处暗桩伏卡皆重新调整。冈(准备妥当,凌云楼管事亲来促驾,说是钦差大人请他到议事堂有事交代。
  半个时辰之后,他气呼呼地回到大堂后面的花厅,立即召集内外两堂的主脑。
  两堂的首脑执事全来了,二十余名走狗垂头丧气垂首肃立 吩咐。他高坐堂上)。案怒吼:“你fl],都是些酒囊饭袋。以往的虫、须丐名列武林第十名高手,先后行束!五十六次,没有一次能越雷池一步,没有一次能让他平安逃走。而现在,一个初出道的J、辈,不但第一次就公然侵入第二重警网,而且毛发不伤地从容远走高飞。你ff]是干fr/4的?”
  ‘砰,,一声大震,他一掌拍在长案上,怪眼彪圆继续怒吼:“咱f1]这些人中,全都是自命不凡,吹起牛来惊天动地,办起事来却像一群乌鸦,土鸡瓦狗似的江湖好汉。高手中的高手一露面,你((性都垮啦!你”淆,钦差大人能信任我((爬?明天,你们都给我准备滚蛋。”
  夕)堂大总管勾魂鬼手流着冷汗,惶恐地问:“请问统领,是不是要我们准备护驾出巡?
   “出巡?你昏了头是不是?”毒龙毫不客气他说:“姓林的是个老狐狸,他可不像虬须丐那么冒失逞匹夫之勇,他会像猫一样耐心地等候机会,正在等钦差大人出巡。我要你“】准备行囊,随时候命出去办事/
  “内堂的人也要分派出去?”内堂大总管一剑三绝杨威讶然问。
  “不错。大人的令偷,谁都得遵命。凌总管,有林小辈的消息吗?”
  “事起仓卒,无法追踪……”勾魂鬼手畏缩他说。
  “我说你们是饭桶,半点不假,一有事就手忙脚乱。你们城内城外的密探,都死到哪儿去了?”
  “属下正派人四出追踪,不久可望获得消息。,,
  “哼!等你获得消息,两个小辈早就远出百十里外了。我警告你们,下次再发生这种乱七八糟的情形,一律罚侗银一月/
  “启禀统领。”内堂大总管一剑三绝请示:“内外堂的人都候命派出办事,府里的警戒该如何分配?”
  “这里由副统领负责,用不着你多管。,,
  “哦!这……其中恐怕有溪跷,统领……”
  “本座心里有数,你们不可乱说话,”毒龙脸上出现阴险的狞笑:“从明天起,加强城外的眼线,全力搜寻林小辈的下落。林小辈是咱们的心腹大患,他一日不死,咱们一日不得安宁。现在,你们快去准备。”
  众人四散。毒龙向身后一名煞星低声说:“六弟,派人捎一封书信到上林苑走走。”
  “大哥的意思……”
  “愚兄想再借重他们一次。”
  “那……又得花许多金银……”
  “值得的。六弟,快去办/
  “是,小弟这就去办。”
  “七弟,你也准备动身。”毒龙向另一名煞星说:“四大金刚与八大天王,随时候命行动。山海夜叉那方面,必须不分昼夜候命。各地的递站如有疏忽误时的事发生,杀无赦。”
  “小弟这就把信息传出,动身协助山海夜叉布署一切。”七弟行礼告退。
  一早,城门内外挤满了行旅,城门一开,出城的人先行。小化子吴仁仍是昨天那一身打扮,背了一个小包裹,老鼠似地出了城门。他后面,三个村夫打扮的人陆续跟出。
  林彦今天又改了装,青直掇,青中包头外加草笠,背了藏着剑的长包裹,手点枣木棍,像个落魄的小行商。两人会合后,撒开大步向东赶程。小化子脚力差,林彦也就放慢脚
  已牌左右,踏上漏陵桥,桥头的大牌坊刻了四个大字:西通关陇。左面外侧的坊柱下,蹲了两个青衣大汉,有意无意地瞥了两人一眼。
  小化子泰然而过,走了十余步,突然低声问:“林兄,刚才那两个狗腿子,你可知他们的名号?”
  “不知道。”他信口说:“但我知道他们是钦差府的爪牙。那天他们跟随毒龙围攻在下,但他们并未动手。”
  “他们是太原的逃兵,在边墙一带纠合了上百匪徒打家劫舍,号称边城双虎郑氏兄弟/
  吴仁详加解释:“这两头虎不是好东西,杀人越货歹毒凶残,而且精明机警。如果我所料不差,他们已经认出你的身份了。”
  “不错,他们已经跟来了。”
  “那……我们……”
  “先不动声色。不要回头看。,,
  “林兄,先拔爪牙,灭口/
  “时机未至,不可妄动,”他轻松他说:“他们并未完全看出在下的身份,生疑而已。如果认出,他们必定派一人传信,而现在两人都跟来了。假使我估计正确,他们必定在出镇时赶上盘道。”
  两人未在漏桥镇停留,边城双虎始终远远地紧跟不舍。一出镇口栅门,双虎果然脚下加快。离镇半里地,身后脚步声P;斤”
  “站住!你们两个人。”一名大汉沉喝,脚下加快。
  “剪除羽翼,拔掉爪牙。”吴仁低声说,止步回身盯着奔来的双虎冷笑。
  林彦也泰然转身,脸上的神情似笑非笑。
  “干什么大呼小叫?”吴仁不悦地问,清亮的大眼睛中杀机怒涌。
  “你两个家伙形迹可疑,在下要查问你们的身份。,,大汉一面说,一面拉开衣袂露出藏在衣内的匕首。
  “不用查了,你阁下应该认识我。”林彦微笑着说。
  “你是……”
  “江南林彦。阁下,你的眼睛和记性都不中用了/
  他一通名,边城双虎打一冷战,脸色突变苍白,不约而同扭头便跑。
  小化子吴仁手急脚快,一跃而前,黄竹打狗棍一挥,:‘啪,,一声扫中大汉的腰脊,冷叱道:“你已死定了,纳命!”
  大汉狂叫一声,被扫倒滚进路右的小沟。
   另一头虎刚奔出五步,吴仁到了,打狗棍来一记拨草寻蛇,“啪”一声响,另一头虎的左足应棍而折。
  “留活口!”林彦急叫,但已晚了一步。
   另一头虎向前仆倒,吴仁的棍已如影附形劈落,“噗”一声正中后脑,头像鸡蛋般脆弱,一敲便破。
  。‘抱歉,小弟收不住势。”吴仁苦笑:“走狗们都该死,杀一个/卜一个”
   林彦走近腰脊被击的大汉,大汉已奄奄一息,腰脊已断,吴仁这一棍力道惊人,被击处血肉模糊。
   “补……我一尸…··一剑……”大汉嘎声叫。
   “我送他上路/吴仁说,举棍欲劈。
   “‘不,留他传信。”林彦伸手相阻:“等毒龙的人追来,好一个个收拾他们。”
   叼卜…·我可不愿和你到山西。”吴仁坚决他说:“他们人手众多,沿途追杀我可吃不消。”
   “让他们追,我另有主意。”
   “你的意思是……”
   “走吧,慢慢告诉你/林彦举步便走:“咱们必须和他们斗智。我这么一走,何时返回不得而知,可不能让他们快回。,,
  “哦!你想引走他fI1?”
  “对。明修栈道,暗渡陈仓;让他们倾巢而出,我要转回去收拾梁剥皮。”他说出自己的计划,对吴仁完全信赖。小化子下重手杀梁剥皮的爪牙,他还有什么不放心的?把小化子当作心腹看待,他的确需要可以推心置腹的助手,一个人到底成不了大事。
  “你要回去收拾梁剥皮?”小化子惊问:“不去山西了?你在搞什么鬼叶
  “山西当然要去,但必须先宰了梁剥皮,免得在我离去期间,让他放心地屠杀良民百姓。,,
    “背……”
  “我不会连累你的,放心啦!走!”
  小化子不再反对,两人埋头赶路。午牌初便过了临渣,未牌左右新丰镇在望。
  新丰是临渲五镇的最大一镇,设有递运所8镇东的山区便是大大有名的鸿门,决定楚汉命运的要地名胜。当年楚霸王如果用范亚父之谋,在鸿门宴上掷玉斗宰了刘邦,历史该已重写了。
  前面官道稍向北移,路旁矗立着高大的鸿门碑,碑后的树林踱出二个手提菜篮的老太婆,用中气充沛的嗓音高吟:“鸿门会宴时,玉斗粉如雪,十万降兵夜流血……”
  路左的矮林中,飞起两个灰影,猛扑老大婆,领先的灰影一面冲进一面高叫:“谁敢出头,便将永远后悔。”
  老太婆吃了一惊,火速飞退入林。
  林彦一拉吴仁的手,喝声快走!展开轻功奇学,向新丰镇如飞而去。
  “他们有埋伏。”吴仁惊然他说。
  “怪事!可能不是冲我们而来的。”林彦心中涌起疑云。
  “分明是拦截我们的……”
  “也许不是。那老太婆我认识。”
  “谁?”吴仁追问。
  “无影门一位姓陶的姑娘,扮像不错,但她的口音我听得出来/晤!她怎知道在此地等我?”
  “咱们快走,无影门也不是什么好东西。”吴仁的脸色变了,脚下加‘决。
  老太婆确是陶姑娘扮的,退入林走不了三二十步,两灰影已经到了,沉叱震耳:“站住,说清楚再走,不然休怪老夫心狠手辣。”
  陶姑娘知道走不了,双方的艺业相去太远,止步回身,从大菜篮中拔出长剑叫:“不要欺人太甚。”
  两个灰衣花甲老人冷然接近至八尺内,为首的人冷笑道:“今早你们已接到凌总管的警告,你为何偷偷溜走?是想向林小辈通风报信吗?从实招来。”
  “本姑娘有权问林彦的师门,有权追查狂剑荣昌的下落。”陶姑娘理直气壮他说。
  “混帐东西,不知自爱……”
  摹地,右面一株大树飘下一个灰影,柒染怪笑道:“五通神沈茂,你骂得好痛快,再骂两句给我八荒神君听听好不好?喝!怎么溜了?”
  两个灰衣老人跑得真快。五通神奔出三四十步,扭头咒骂:“单老鬼,有种你就跟来,老夫要你生死两难/
  “老夫正要活剥了你,来也!”
  五通神跑得飞快,追不上了。陶姑娘说:“老前辈,迫不得,新丰镇布下了十里埋伏。,,
  “老夫有事问你。”八荒神君并未追赶,怪腔怪调地问:“你找狂剑有何用意?”
  “问他的下落。”陶姑娘戒备地答。
  “为什么?”
  “师门恩怨,晚辈不清楚。”
  “为何要找林彦?”
  “据说他是狂剑的门人。,,
  “凭你这种三脚猫身手,也配找他?哼!不知自爱。,,
  “晚辈只打算问问而已/
  “哼!说得好听。林彦目下在何处?,,
  “刚过去不久,往十里埋伏里闯/
  “哎呀!我得去瞧瞧……咦!好家伙,是人是鬼?”
  左方四丈左右,一丛茂草中站起一个戴鬼面具的佩剑绿袍人,用阴森森不带人味的声音问:“你们在谈论什么人?在下似乎曾经听到林彦两字,是谈他吗?”
  “喝!你倒会装神弄鬼呢,我老人家不信邪。”八荒神君摇头晃脑向怪人接近。
  “你还没回答在下的话。”
  “者夫该回答吗?”
  “不错/
  “如果老夫不答……”
  “你得死!”怪人的语音奇冷。
  :‘人谁又不死?你是人,你也得死,打!”八荒神君叱喝,手一抖,夺魂索像条灵蛇般射向怪人的胸口。
  电芒一闪,龙吟震耳,怪人以令人目眩的奇速拔剑挥出,快逾电光石火,“啪”一声清鸣,夺魂索缠住了剑。
  :‘在下要刺穿你的心坎。干怪人冷冰冰他说。
  夺魂索不畏刀剑,但八荒神君的手突然发抖,索崩得紧紧地,用全力也无法将怪人的剑拉动分毫。
  \6坎!,,怪人冷叱,身形急进,剑虽被缠住,但索无法迟滞凶猛袭来的剑势。
  八荒神君大惊失色,向侧急闪,手一振,夺魂索反弹脱离剑身,剑总算略为偏向。
  :‘你走不了。”怪人说,攻出第二剑,像电光一闪。
  八荒神君飞退丈外,骇然叫:“九阴真气,你是九……咦!厉害!”
  这瞬间,怪人已连攻七剑,把八荒神君逼得手忙脚乱,有两剑几乎贯入右胁,奇冷彻骨的可怖剑气令修为不凡经验丰富的八荒神君毛骨惊然。他刃;根宝刃夺魂索一近剑身,便真力全消随剑拂摆毫无用处了。这是说,他与赤手空拳并无两样,索反而变成碍手碍脚的东西。
  八荒神君那玩世不恭的怪笑失了踪,代之而起的是神色沉重,在怪人紧迫进攻挥出第八剑时,撒腿便跑,叫道:“不要追来,小心字内双仙在前面等你/
  怪人脚下一慢,最后止步转身,林空寂寂,扮老太婆的陶姑娘早已走了。
  “我得去找他。”怪人自言自语:“但到何处去找?哦!像我这样单人独力的追踪。那是毫无希望的。、
  林彦与小化子吴仁奔肉新丰镇,他并不打算在崎岖的地“形中受到大批高手围攻,他知道吴仁的艺业有限,为了吴仁的安全,他必须赶快在对方发动之前。迅速远离埋伏区。只要进入市镇闹区,走狗们便不敢追来行凶了。
  他料错了,走狗们正好在新丰镇等他。
  ,奔入镇口,他吃了一惊,怎么比县城还要繁荣的新丰镇,竟然家家闭户,行人绝迹?
  “怎么罢市了?”他讶然叫,脚下一慢。
  吴仁脸色大变,倒抽一口凉气说:“不好。这里有埋伏,他们比我们早一步,糟!{
  “哈!你料对了,快,出镇……”他火速转身。
  可是,已来不及了,后面百步外的镇口,数十名青衣人已封锁了退路,正迅疾地蜂拥而来。
  前面十字街口一声锣鸣,附近十余问店门大开,涌出三十余名走狗。
  “往前走,有地方可以突围。”他断然下决定,火速从包裹中将剑取出。
  刚向前急掠,北街突传出两声怒吼,刚涌出的三十余名走狗一乱,有人大呼小叫:“赶快毙了他们,他们可能是接应钦犯的人。”
  林彦一声狂笑,脚下一紧,冷虹剑出鞘,冲向十字街心。迎面八名走狗左右一分,中间那人大叫:“刺客丢剑就缚,你两个……”
  林彦到了,怪笑道:“剑给你,哈哈……”
  八剑齐聚,风雷骤发。事实上街宽三丈,八个人并肩出招,不可能同时及身。他身剑合一长驱直入,左手的包裹一挥,挡住了左面的几支长剑,冷虹童!先直入再分张,剑到人倒,他贯阵而入。
  吴仁也不弱,打狗棍从他的右面贴地抢攻,两名首当其冲的大汉狂叫着摔倒,四条腿都折了。
  猛虎入羊群,三冲错两盘旋,地下倒了十四名走狗,当者必死。两人并肩大开杀,一长一短两般兵刃交叉搏击,在街后追来的人到达之前,已经到达街中心。
  北街,十余名走狗正围攻三个穿黑劲装的大汉,三大汉正陷入危局,有两人已经受了伤。
   。‘往北走,救那三位仁兄。”林彦向吴仁低叫,背上包裹。
   又击倒三个走狗,两人向北冲,到得正是时候。两个走狗刚将一位使护手钩的大汉迫至店门死角,一支剑刺向大汉的J、腹,眼看要贯体而入。林彦到了,快如电光一闪,一把扣住送剑的手,冷虹剑的剑把云头狠狠地撞在走狗的后脑上。
   吴仁也不慢,一记力劈华山劈在架住护手钩的大汉天灵盖上。
   “谢谢你们。”使钩大汉叫:“杀光他们!”
   “不行,高手将到,走广林彦沉喝,冲入圈子刺倒了两名走狗,重围立解。
   “大哥二哥先撤。”使钩大汉高叫,与林彦断后阻敌。
   小化子吴仁领先,冲向镇北。
  镇北没有埋伏,街口是递运所,府面是两里左右的疏林和麻园,然后是浊浪滔滔的渭凤死路一条了,走狗们根本用不着派人把守,没有·人能从这里飞渡渭河)
  吴仁不知地势,出镇便糊糊涂涂向北窜。后面的林彦也糊涂,只顾断后阻止追兵,本能地跟着前面的人走。
  钻人麻园,麻高八尺密密麻麻,钻入三五丈便形影俱沓,追的人岂敢冒险穷追?
   “列阵!把他们追死在河边。”有人发令。
   这一列阵,耽误了不少时光,等后到的人到齐,早已失去了林彦五个人的踪迹,沿途搜进更是费时了、
   逃的人当然比追的人快,远出里外,吴仁脚下一慢,扭头叫:“林兄,该往何处走/
   “这里我不熟,向东走大概不会错。,,林彦说。
  “东面去不得。”浑身浴血倒拖着霸王鞭的大汉说:“渭南华州沿途都有不少三山五岳的人,而且还有骑军,封锁道路不知为了何事,该不是为了你们吧?、
  “先别管/林彦咬牙说:=‘他们怎会知道在下的行踪?那是不可能的。往北可到何处?”
  “里外是渭河。”手中单刀仍在滴血的中年人说:“不谐水性的人,死路一条。”
  “能找得到船吗?”
  “这……渭河水太急,哪会有船?不过,有些地方或可找到沿河岸载货的小舟/
  “走!去碰碰运气。”林彦说,领先便走。
  穿越一座疏林,便看到湍急的渭河。右面河岸旁,五株大槐树后面,建了三栋土瓦屋,晒麦场有两名农夫正在整理农具。
  “去问问看/林彦说:“小兄弟,你去河边找船。”
  两名农夫讶然目迎这五个怪人,眼中有恐惧。
  刚踏入晒麦场,还来不及向农夫打招呼,大门内突然纵出三个人。最先出来的人是个魁梧的中年行脚憎,挟了一柄沉重的浑铁方便铲,哈哈狂笑道:“来得好,哈哈!西川三雄,你找来帮手了?妙!”
  另两人相貌差不多,大牛眼朝天鼻,满脸横肉,一看便知是狰狞凶暴的好汉。
  使霸王鞭的大汉哼了一声,独自迎上说:“大智和尚,你以为咱们西川三雄真怕你吗?你到底想怎样?”
  “想怎样?哼,要问问你们到底来西安有何阴谋/大智和尚做然他说:“昨天你们一行十一人,从华州到达府城,在敝寺借宿,四更天便分批溜走。佛爷追到临撞便把你们追丢了,所以沿河岸搜寻,果然碰上你们啦!相好的,把你们来了便走的阴谋招来,你其他的八个同伴呢?”
  “咱们少了你的香火钱吗?”
  “佛爷不在乎香火钱,问题是你们鬼鬼祟祟,是不是有意探敝寺的底?或者偷了敝寺的古物溜走?从实招来。”和尚气势汹汹地问。
  “废话!和尚你……”
  林彦举步上前,含笑抱拳行礼问:“大和尚,出家人戒贪、戒慎、戒妄,听你说话的口气,在下感到十分不自在/
  “你是什么人?他们十一人中没有你,通名。”大和尚恶狠狠他说。
   “别管我是谁。他们既少不了贵寺的香火钱,你又何必远追出六七十里找场面?大家免伤和气,如何?”
   “不行,佛爷奉住持大师面偷,把他们找回寺中理论。这三位施主号称西川三雄,不是什么好路数,至于你……”
   “在下又如何?”
   “你和那位到河边捣鬼的小伙子,佛爷尚未决定。”大智和尚再次向西川三雄说:“佛爷也是三个人,给你们一次公平决斗的机会。你们如果不敢,乖乖随佛爷返寺听候发落。”
   和尚的态度恶劣,引起林彦的疑心,为了区区小事而追逐寄宿的施主,也不合情理。他心中一动,说:“好吧,你们且打打交道,在下到河边走走。”
   使护手钩的大汉低声说:“追兵将到,找到船你们赶快离开,咱们三兄弟掩护你们远走高飞。”
   “这三个坏东西不会让在下走的。”他也低声说:“我先试试他们的反应。”
   他举步向河边走,果然料中了,两个狞恶的中年人之一大喝道:“小辈站住!听候发落。前面是河你飞不过去的。,,
   “呵呵!你想拦阻在下?”
   “不是想,而是命令你。”
   不远处吴仁飞步赶来,欣然叫:“有一艘小平底船藏在芦苇里,还有桨呢,快来吧。”
   “有人不让走呢!”林彦说。
   吴仁在二十步外倏然止步,脸色一变,高叫道:“少林的逐徒大智禅师,南五台双凶,他们都是毒龙的心腹眼线,专门陷害过境江湖朋友的凶手。”、
  大智和尚一声长笑,猛扑使霸王鞭的大汉,方便铲来一记、,横扫千军”,铲沉力猛声势骇人。
  “当!”霸王鞭也是重兵刃,硬架方便铲。糟了、方便铲劲道骇人,这一铲也志在必得,兵刃相接触,霸王鞭突然翻腾着飞掼五丈外。方便铲余势未止,进至中宫突然长驱直入,尺宽的铲头凶猛地光临大汉的胸口,大汉已失去闪避的机会,眼睁睁地等死。
  斜刺里伸来一只大手,在千钧一发中抓住了铲头后方五寸的铁柄。
  “能夺回铲,饶你!”林彦微笑着说。
  右面,另两雄已和南五台双凶拼上了,拾鞭的一雄也加入恶斗。
  吴仁站在远处;焦的地叫:“林兄,你到底走不走?追兵快到啦,迟恐不及。”
  。‘既然有船,等一等不要紧。”林彦说。
  大智和尚已用了全力,大吼一声,挫马步夺铲,后带、前送、左右振撼、上抬、下沉……可是,铲未动分毫,和尚却脸红脖粗,浑身冒汗,鬼叫连天,用尽了全部精力,一切徒然。
  林彦的目光落在南五台双凶身上,这两个凶魔的剑术十分诡奇霸道,西川三雄以三打二,依然险象棱生递不出招式,章法大乱支持不了多久了,。
  林彦知道不能再拖,他一声长笑,身形突然旋转)叫道:“春枚一相八方风雨1”
  他单手抡铲,身形愈转愈急,大智和尚舍不得丢铲,被铲带动身躯旋转。第一圈,和尚还能双脚沾地抗拒无穷大的拖力。第二圈,和尚双脚离地身子悬空,可怕的离心力把和尚的五脏六腑向脚部拉,眼前发黑乌天黑地,但仍舍不得放手丢铲。
   “闪开!”林彦大叫,旋向斗场。
  西川三雄大吃一惊;仆倒向外滚离斗圈。,和尚的身躯,以雷霆万钧之威向甫五台双凶砸去。
  双凶也大骇飞退,难以相信眼前的事实。和尚是少林的逐徒,号称禅功盖世,双臂有千斤神力,怎会被人连铲带人当兵刃使用。
  旋到第四圈,和尚再也支持不住了,双手一松,发出可怕的狂叫,飞掼五丈外,砰然坠地向外滚。
  .林彦握铲的手不变,喝道:“你两个家伙还不滚?”
  铲柄一伸,远及丈外,然后两面分张。南五台双凶百忙中用剑急架,同时借力飘退。挣挣的两声暴响,火星飞溅。南五台双凶像弹丸般左右弹出,摔倒在丈外。
  “走!去找船/林彦丢掉铲说,举步便走。
  “宰了他们的永除后患。”吴仁在远处高叫。
  “不,让他们通风报信。”林彦胸有成竹微笑着说,走近惊软了的两个村夫:“河边的船是你们的吗?两位大叔不要怕,我们不会伤害你们。”
  “是……是和尚们撑来的,原来是递运所的船。”一名村夫畏畏缩缩地答。
  “那就好。大叔,有人来问。你就说我们五个人把船夺走了。打扰打扰。”
   这是一艘小型的平底船,作为沿岸短程载物的小舟,禁不起风浪,必须有熟练的操舟术方可控制自如,舟上不但有篙,也有桨,正好派上用场。
   西川三雄将船推下水,佩单刀的大汉拉住缆绳说:“咱们兄弟可以控制这种船,水性也不差。两位这就走吗?上航呢抑或下放?”
    ‘等一等。”林彦说:“等追兵接近再走并未为晚。…
    “咦!你还不想走?”吴仁问,首先跃上小舟。
    ‘我要让他们知道所走的方向,吸引他们来追。”
    “那……”
    ‘听我的,没错。,,他泰然他说:“我要弄明白,他们怎会知道我们的行踪。小兄弟,是不是你昨晚走漏了消息。”
    “见鬼!我根本没与任何人接触,只回到客店收拾行囊,1街买了一些路上需用的杂物而已。”
   “我想,他们已盯上了你,猜出你的意图,难怪。”惟恍然大悟,转向西川三雄问:“三位兄台意欲何往?”
   。首先,多谢老弟台援手之德。”佩单刀的大汉抱拳施礼:
  ‘兄弟李天雄,匪号叫飞豹。那两位是敝拜弟金刚郑武雄,他的霸王鞭颇见功力;老三断魂钩罗文雄,结义三兄弟中功力最高,可是却接不下大智秃驴的方便铲。请教两位小兄弟尊
  姓大名。”
    “兄弟林彦……”
    “哎呀!,,飞豹欣然叫,不胜雀跃虎目生光,恭敬地再次行礼:“在下有眼不识泰山。咱们三兄弟从河南来,昨天一到
======================================
扫描校正:WangZhaoPeng边城书居:
云中岳武侠小说专卖店
     http://yzywx.t500.net
     http://yzywx.nethome.com.cn
     http://www.suifenhe.com
     转载时请务必保留此信息!!!
====================================
声明:本站文学作品为私人收藏性质,
   所有作品的版权为原作者所有!
   任何人不得未经原作者同意将
   作品用于商业用途,否则后果自负。
====================================
后一页前一页回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