后一页
前一页
回目录
第十七章


  晋代贤靖节先生陶渊明曾为彭泽令,没做了几十天,就烦于官场逢迎之恶习,不顾原为五斗米而折腰,挂冠而去,写下了那篇传育干不朽的名作——归去来辞。
  靖节先生不而官场习气而去,世风并没有因他的离去而所有更易,即使在彭泽孙也是一样。
  这条大船一靠岸,就把附近的船都赶走了,前后左右,二十丈之外,不许有一条船,一个闲人靠近。
  然后才有人把他们两人由水里提了起来,一个长发老者闭住了他们的穴道,然后伸手摘去了楚平的长剑以及一些零碎的物件。
  这个老人还算正派,对葛天香倒是没有多事搜然后同时把他们装进网里。
  束紧网口飞身轻纵上了船上的桅杆顶端,那网上的网绳很长,他把绳头穿住一个滑车中,下来后扯动绳索,把楚平与葛天香分置一网,高高地举了起来。
  然后他才吩咐的摆了酒菜,从船舱中叫出两个中年人,就坐在桅植上吃喝起来。
  这两个中年人神情都很冷傲,抬头看看头上的楚平与葛天香,然后其中一个贺道:“恭喜齐兄,这下子可建了大功了,生擒了八骏之俊楚平与江湖第一美人。”
  先前那人笑道:“冷大先生太客气了,兄弟只是在水上求营生,怎及冷大先生在陆上的赫赫盛名,这次能抓住楚平,一则是运气,二则还是冷大先生的盛名下成全,如果他们不把点子逼到水里去,兄弟万难得手的!”
  被称为冷大先生的那个中年人却冷笑道:“齐兄不要客气,我们冷剑堡派六名好手来拦截,他们,结果六名好手五死一伤,没把人截住!”
  姓齐的中年人道:“冷兄又言重了,冷剑门在江湖赫赫盛名与兄弟网齐元万宝难相比,的确值得敬佩,兄弟只是运气好,恰好在水中捞大部分贵门下的功劳,兄弟不敢居功,在王爷面前,兄弟绝对会说明这件事贵堡出力很不少!”
  冷大先生道:“齐兄何必客气呢,人是确为贵门所获到的,敝兄不敢掠美,只是指定的了有两个,目前只到手一个,还有一个希望齐兄让一让!”
  齐元连忙道:“冷大先生好说,王爷要的人死活不拘兄弟虽然逮住了楚平,但没有立即杀死,吊在危杆上,就是想此作饵,把另一个点子也引来”
  冷大先生淡淡地道:“多谢盛情敝兄弟就谢了。”
  齐元却道:“冷大先生,不过我们也有言在先,人一上岸就是二位的,在水里就归属兄弟负责。”
  冷大先生道:“冷大先生言重了,兄弟自知能为浅薄,不敢与贵堡争执,所以只在水等候碰运气,偏兄弟的运气不错等到了,怎能算是独吞呢?这么好了,来人如果在岸上概由贵堡负责,如果到了水中……
  冷大先生道:“齐兄有这么大的胆量,将此浩浩江水一口吞尽吗?这个范围未免太广了一点吧!”
  齐元道:“长江虽长,究竟难与莽莽神州相比!”
  冷大先生一笑道:“不管在那儿,齐兄碰上了尽管下手,敝兄弟不会怪齐兄捞过界的!”
  齐元几乎想发作了,但是他实在惹不起这两个家伙,只得道:“大先生,二先生,我快网齐元的能耐喝不下一江水,但是在这条船上,兄弟自信还有招呼的能力,朱若兰得知楚平被擒是一定会来拯救的,二位如果在岸上截住了她,兄弟不敢掠美,如果到了兄弟的船上!”
  从不闻口冷二先生忽然开了口:“敝兄人到了船上,你若截不住又如何说呢?”
  齐元道:“那还用说,只有烦两位出手了!”
  冷大先生道:“老二,你怎么能答应这种条件,全叫他得手,我们以后怎么混!”
  冷二先生一笑道:“大哥!八字还没见一撇,争这些太无聊了,朱若兰也不是傻,如果没把握,就不太轻易间这条船,真要来了,就不会是省油灯,老齐以为她好吃,咱们就不动手了,不过,老齐,话说在前面,真到你招架不住的时候,咱们再出的时,就不止一个了!”。
  齐元傲然道:“当然,我果真抵敌不住,自然连楚平也保不住了,二位有能力,尽客把人一起带走!”
  冷二先生哈哈大笑,举杯道:“老大,来咱们喝酒,别白辜了老齐的好意,这陈年女儿红颇不易得,据说是他儿媳妇从娘家带来的嫁妆!”
  冷大先生看着兄弟,忽然也会过意了笑了道:“老二说得对,这酒的确很名贵,若非同为擒住楚平,齐兄还舍不得拿出来请客呢,要喝趁早,再等一下子,或许他又后悔收了回去了。”
  齐元先前还在意听到最的才觉话中有话忍不住道:“二位这话是什么意思?”
  没等到回答,他自己也有所知觉了,因为此时他感到呼地一声响,似乎是由脚底传来的,忙问道:“这是什么声音?”
  冷二先生笑道:“好像是有人东西拿不稳,掉在船析上,没什么可以大惊小怪的!”
  齐元道:“不可能,兄弟为了诱敌,已经在靠岸时,把人手都遣到岸上去埋伏了,船上再无他人!”
  冷二先生道:“那就是有人在船底了!”
  脚底下又传来几声轻震,齐元大感着急,道:“大先生、二先生,恐怕是朱若兰追了下来了!”
  冷大先生道:“朱若兰只有一个,这水下最少也有两个人,可能性不大!”
  齐元道:“二位早有知觉了?”
  冷二先生笑道:“不算太早,也不过是片刻之前,因为阁下说过侵.上的人概由你自理,我们就不便多管闲事了!”
  齐元一咬,正待入水阻止,冷大先生忽然道:“齐兄,如果朱若兰上来救人,是个怎么算法?”
  齐元被这句话又打消了下水之意,沉思片刻,急地由腰间解下一枝短刀,把缆绳与铺索都砍断了,然后举起一枝长篙,把船荡向江心,然后才道:“二位如要上岸,此刻还来得及!”
  冷二先生却怒声道:“齐兄,你这是什么意思?”
  齐元冷笑道:“船到江心再补漏,这是行的船的大忌,但是兄弟宁犯大忌,也不会叫人检了便宜去,二位用这一手想把栗夺过去,可没有这么容易。”
  冷大先生道:“什么?你以为这船是我们的主意?”
  齐元冷冷地道:“冷大先生,齐某终岁在水上讨生,如果是在岸上,齐某的知觉不如二位敏捷,但是在水上,齐某自信绝不会此二位差,齐某一无知觉时,二位居然能知道水中有人,这就太离奇了。”
  冷二先生道:“老齐,咱们真要干这个事儿,早在你刚得手的时候就干了,何必到现在?”
  “冷公雷,别人不知道,齐某却清楚得很,你们兄弟两人尽管武功非凡,剑下了令人闻名丧胆的冷剑堡,但却只能在陆上称雄,到了水里,你们却一筹莫展,你们自己也在船上,当然不敢在江心船,把你们也坑进去!”
  冷大先生冷笑道:“笑话,我们如果要向你们争功,早在岸边拉剑抢人,你档得住吗?”
  “挡不住,但你们做得出吗?除了你们在水上接到的门路,有一大半是靠着我帮你们代为接合介绍的,在外还很少人知道在鼎鼎的冷氏双侠,不但身兼冷剑堡中一名杀手,而且冷剑堡的真正主人!”
  冷二先生怒道:“齐元,你不觉得话太多了!”
  齐元冷冷地道:“这是你们先逼出来的,你们冷剑堡要维持从不失手的信誉。故意来上这手,我快网齐元又岂好欺负的人!”
  冷二先生将然出剑,冷大先生却连忙出声喝阻道:“老二!此刻杀了他倒真成了我们做贼心虚了,算了,不要理他,我们到岸上等去,事实胜于雄辩,慢慢人就会知道是谁在击他的船了,走!
  二人各在船上取了一块木板,由空中掷下水中,然后飞身越起,脚尖点向木板预备以此,就能再度拔身回岸上,那知他们的脚踏上木板时,木板突地向下沉,骤失浮力,沉入水中。
  冷氏兄弟也没有想到会有这种事,吸气收足都已不及,扑通两响,两人都沉入了水中。
  别看他们武功盖世,但以了水中果然是一筹莫展,手舞足蹈,不知如何是好。
  齐元一直有看着桅杆上的俘虏,听见冷氏兄弟在叫,这才移目看去,不知如何是好。
  齐元一直在看着桅杆一的俘虏,听见冷氏兄弟在叫,这才移目看去,二人的狼狈相,倒是大感意外,略一沉思后,终于有了决定匆匆跳下了水中。
  离岸还有两三丈处,他能脚踏实地了,这才松手让二人站定,喘息着道:“二位,这儿到岸上都是差不多深浅,二位自己走上去吧,我要去看住楚平。”
  语毕回头,他不禁怔住了。
  船已整个下沉,只留一角在水面上,可是他逊挂楚平与葛天香的桅杆上,已经空空如此。
  不但没见人影,连他那面快网也都不见了,就这么一眨眼的功夫,会有这么大的变化,果真使他怔住了。
  不过他很冷静,知道人不可能插翅飞去,那就一定还在水里,本来他想立刻追过去的,可是他想了一想,居然口角噙着冷笑,不加理会,又向岸边泅来。
  冷氏兄弟狼狈登岸,坐在一块大石上,见他上来,冷老大很客气地拱手道:“多谢齐兄施救!”
  齐元叹了口气:“别说了,冷大兄,这都是兄弟心胸太窄,误会了二位否则就不必把船漂向江心,对方纵然破沉掉船,也无法在二位眼前把人劫去!”
  冷二先生也有点不好意思地道:“我们虽然没有叫人破船,但也是真希望人被劫走,好让我们截回来,以保冷剑堡永不失手之盛名,是以在发现有人破船时,袖手旁观,不加理会,否则我们答应看好俘虏人质,由你下船去察看,也不会有错失了,最使我惭愧的是你齐兄量过人,为了救我们,居然把人质放弃了!”
  齐元一笑道:“冷二兄何必说这些呢,兄弟先前是认事不明,致有此失,后来来见二位出受到了暗算,才知破船地与二位无涉.自然要以二位性命为重了!”
  冷大先生道:“愚兄弟身受在德,无法为报,保证有尽全力将楚平与朱若兰二人擒下,交给齐兄。”
  齐元忙道:“冷大兄,这就万万不敢当了,王爷交代我们共同着手,为只为兄弟贪功,得手之利泣不肯与二位合作,致有此失,受了这次教训此的也别分彼此,大家合围向心,把面子捞回来!”
  冷二先生沉吟片刻遭:“齐兄可知道是何方人马?”
  齐元道:“不晓得,不过对方能够在水中把人质救走,想必是水中功夫很了得!”
  冷二先生道:“齐兄,目前找到那些人不并紧要,要在把人质再度擒住才是正事儿。”
  齐元道:“这个不,楚平的水性还可以,那个葛天香却一点水功都不会,因此他们不可能到对岸去,一定还要从此地上来!”
  “是的,兄弟那面网非寻常质料,乃金属细麻编成,重约数百斤,谁也无法带着它在水中久留!”
  略顿一顿,齐元道:“到对岸太重太远,他们无法到对岸去的,一定要在这边出不换气,我们就等着好了。”
  冷二先生道:“他们不会解开了网……
  “不会,我在网中上打了个很特别的结,除兄弟外,别的人无法解开的。”
  冷二先生道:“那齐兄为我们的牺牲太大了,那面网要是收不回业又怎么办呢。”
  齐元一笑道:“网里有人,总不怕丢了网,如果他们沉江不起,兄弟的那面破网能够作为如意访的东主,八骏友就少了一件趁手的兵器了!”
  冷二兄,在二位面前兄弟说句老实话,兄弟虽以快网成名,可是为这一面网也受了很多限制,第一它携带不便,不能随时带在身边,其次那面网虽然坚韧,究竟不是兵器,武功也虽以发挥,不足仅以成大事,早年兄弟仗着它创下了一点微名才舍不得抛弃,创下一点基业后,兄弟才感到它的不足,暗中练了一对流星追,那才是兄弟真正下过功夫的兵器,也是靠得住的功夫,所以有没有那面网都没有关条了!”
  冷大先生笑道:“原来齐兄另有绝学,那就难怪有秀多高手莫明其妙地折在齐兄手下,他们大概都是受了先入为主的观念所惑,以为齐兄除了快网就别无所长了。”
  “冷大兄说得很对,有好几次,兄弟接受到几票生意,狙和个成名高手,兄弟故意使快网失手,然后取流星迎敌,他们傲然不以为意直等流星追击破子他们的脑袋,他们不相信这是兄弟的真功夫了。
  “齐兄这一手倒是跟先父很相像,先父外号左手剑,与人对敌,都是以左手势剑,他的左手受了十七次伤,但也杀死了十七各强悍的敌人,每次都是在左手受伤后,换以右手迎敌,使对松懈了戒心,其实先父的右手剑法,较左手更为凌厉。
  齐元道:“二位冷兄也是一样了?”
  冷二先生笑道:“不!我们弟兄都不用左手,还菜左手剑的机会,其实我们真正的杀手不是左手剑而是左手刃!”
  齐元道:“左手刃?这是从未得闻!”
  冷二先生伸出左掌道:“齐兄看看我们的手明白了!”
  齐元看看他的手掌,觉得并没有什么特出之处,冷二先生缩回手,对准身边的一块大石上砍去,扑的一声,那块大石分裂为二。
  齐元道:“冷二兄的掌上功夫精绝,不过这种功夫,在江湖上并不罕见,不才也能做得到,想必一定还有精招未发吧?”
  冷二先生一笑道:“不错,单凭这一的手,还不够资格称这为刃,假如我们以这种手法跟人对上几招,对方一定会认为我们手掌有什么杀着,而我们的目的正是要造成他这种想法……
  他说着拿起一块石子,抛向半空,等石子落向面前再度伸掌劈去,只听得啦一响,那块石子又裂为两半逐地,然后笑道:“等对方认为我们掌上功夫不过尔尔,以肉掌来接我。们的左掌时,就够他受了!”
  两片碎石断处如削,而且在碎裂时有啦然之响,很明显的是为金铁所断,所以齐元很留心地去看他的手。这才发现他的掌缘上多一层薄刃,刃宽寸许,长约四寸,恰如一掌的长度,刃上有个套子,刚好可以把小指套进去,使钢刃固定在掌缘上。
  冷二先生把手一缩,再伸出来,薄刀又不见了,仍是一只肉掌,他道:“这是小弟想出来的点子,刀套平时别在袖管上,根本看不出来与人对敌时,先劈出几掌,让对方不在意;然后趁对方以肉掌相接。其后果可像而知!”
  齐元叹道:“冷二兄这设计别具匠心,果妙不可言,若非冷二兄如此高智,断难想拍如此精妙的设计了
  冷二先生笑道:“老实说掌上带刃并没有什么了不起,妙在出其不意而已,齐兄在流星追上也装了类似肋装置,在必要进牵机纽,弹出一段尖刀业,也可以收到杀敌之效,兄弟对机簧之学略有研究,改天有空可以管齐兄设计一下!”
  齐元笑道:“冷二兄如此关爱,兄弟不便隐瞒了,兄弟对流星追是请一个巧攻打造的,已经有了类似的装置了,此所谓英雄所见……
  于是三人都相视大笑起来。
  这是一种真正的笑,三个都工于心计的人,在一种奇妙的状况下,使他们各自混出了自己的秘密,产生了一咱微妙而桑上互欣赏的感情。
  笑声未已忽然一个青年汉子冲道:“大哥,点子脱困而出,兄弟们拦不住,已经折了好几个了!
  三人闻言大惊,连忙跟着那汉子飞奔而去,行出里许,果然看见了楚平与葛天香一身水淋淋的,各执一枝长剑,与五门名汉子斯斗着。
  地上还躺了四五条汉子,有的是身受重伤,有的却身首异处,倒下的人中,有的是齐元的手下,有的则是冷氏兄弟手下的冷剑手的弟兄。
  冷氏兄弟与齐元来到,那些围攻的人都自动退了下来,齐元首行喝道:“楚平,你是怎么脱困的?”
  楚平一笑道:“我们又到了水里,割破了你的网,脱身出来,歇了口气,然后就赶上这儿的热闹了!”
  齐元愕道:“什么?你们割破了的快网?”
  楚平道:“你的快网实在不错,我本来舍不得割破的,如果拿来的送给一个的打鱼人家,实在是件好东西,可是你在网口上打的那个结太紧,我解了半天都解不开,只有忍着心痛把它给割破了!”
  破网披挂在江畔的树上,网口的绳结依旧,网却是张开的,证明楚平等人是把网底割破了一个大洞而脱困出业的,这得齐元十分混气!
  另外为火大的则是冷氏兄弟,大先生看了地上的尸体,居然又有他的三名杀手,便沉声叫道:“陆华,过来!”
  陆华居然就是那个十六号杀手,他闻声上前道:“属下在,剑主有何指示?”
  冷先生冷冷地道:“沈前五个人,你说三个人是死于暗器,两个人是死于楚平剑……
  陆华道:“是的,剑主不是另外还派了人监视的吗?他们当可相信属下所言非虚。”
  冷大先生哼一声道:“我派人监视是不错,但是他们只看见动手的情形,却并不知道楚平真正的实力,你说楚平只比你高一点,可是现在他又杀死了八号、九号,伤了十号,倒是十一号、十二号能无恙留下,这是什么原故,你倒是说说着?”
  陆华道:“这个属下不清楚,在属下的意料中,楚平比属下快了一点,可是虽的人跟他动手时,他似乎还能比那些人快一点,所以他们一个个就倒了下来”
  “八、九号剑手技艺高出你们许多,如楚平能快过他们,是则一定快过你们很多,为何你们还能活着!”
  “那是主订下的规矩救了我们,本堡规定凡有两人以上同时行动时,名次高的剑手,获酬的比例也高故而每有这种情形,卖劲的也是他们急于求功的也是他们,而且剑主也有另一项规定,举凡有两人以上行动时,名次低的剑手只负协助之责,狙杀的工作,必须要由名次高的人来担任……
  冷大先生道:“那是为了加重其责任感!”
  “是的,属下很明白,但是遇有这种情形时,属下遇有可以杀死对方的机会也不敢运用了。记得前次属下随第九号共同狙杀中州神剑司马洛时,属下侥幸得手,就受到九号百般责难,凛告剑主时,又剑主一顿责罚。随后属下就不敢擅专了。”
  冷大先生一哼道:“我不相信楚平有这么大的能耐,会一下了杀死我三个剑手,除非是他们故意循私水放,造成对方的机会。”
  陆华道:“可以说有一点,因为名次的先后,待遇悬殊,一名有支泥这别,丙而前者不死,后者永无拔繁荣昌盛的机会,人谁不想往高处爬,谁不想居高人上。”
  冷大先生笑道:“你就不想,别以为我看不出来,以你的造诣,你至少可以挤身五名之内可是每次到轮补的时候,你故意示弱又落后下来!”
  “是的!论资格,现在的第五六名剑是和都是与属下同时入堡受训的,属下不致于差他们太多,但是想到同时入堡的剑手二十名,刻下只剩下三名时,属下深自庆幸还是落后一点的好!”
  冷大先生怒道:“混帐东西,你居然敢存此心念”
  “剑主,除了你与副剑主外,谁不是存在此心呢?属下入堡十年以来,先后折损了几近五十名剑手,臻有四十名是折在自己的手中,剑主又何尝不知,你订那个规定,就是想以此来使我们互残杀……冷大先生脸色一变,陆华道:“不必否认,事实上每个人都清楚,第三四名剑手宁可单独出击,也不要助的就是怕遭到自己的人的毒手,属下说老实话,如果你二位此刻下场,最好不要另找助手,否则我们的剑,很可能就会对准二位剑主身上招呼!”
  冷二先生怒道:“陆华,你好大的胆了,难道要造反了,居然敢对我们说这种话!”
  冷先生一叹道:“老二,不必责骂他,这是我们失策,不该把一个人留得太久的,再好的办法,久而久之也会被人看出破绽来的,陆华,现在我命令你们三个人再次出台,务必要杀死楚平。”
  陆华道:“剑主,在你与副主前,属下等无以应命,因为你二位列名一二,循例狙杀的工作应由你二位担任,属下等可以牵制协助的任务。”
  冷大先生看了他一眼道:“不必了,老二,我们自己上吧!”
  于是他跟冷先生同时发剑,攻向楚平而去!”
  面对着这个杀手之魁,楚平倒是不敢怠慢,他不求有功,尽理采取守执,封住对方的一串急攻。
  两人一面攻,一面游目四顾,他们自己出有一种感觉到周围总是隐藏着一种看不见的危机,但是又说不出个名堂来,这种战法使他们两个人都很不舒服。
  楚平边战边笑道:“原来盛极一时的冷剑杀手竟是二所创,那就难怪了!”
  冷大先生沉声道:“楚平,你说那话是利么意思?”
  趋平微笑道:“在下想到两个有趣的问题,而且都得到了解答,故而觉得很有意思,很有意思。”
  他连说了两句很有意思使得两个急攻的人都松下了攻势,这两人有打破砂锅问到底的毛病,每一件事都喜欢穷洁不休,楚平对他们的情况显然很熟悉,在感到压力太大时,找到了一个话题来缓和一下,这两个家伙果然上了圈套,冷大先生忙又问:“什么问题使你感到很有意思,楚平你交代个明白”
  楚平知道已经达到了目的,但也知道可不能哄骗他们,否则这两个家伙发怒拼命时,理会为难,因此微微一笑道:“第一个问题是有关二位的先人的。”
  冷大先生道:“我们的先人与人有什么关系!”
  “没有关系,尊先人孤剑冷寒一生行走江湖,落落寡欢。功过难计,因为他行事会凭一已之好恶,亦正亦邪,只是有一点非常值得可佩的就是他的耿介节操,据说他是在一个风雨交加的晚上,因冻妥而死在一家客栈外面,令人感到很不解,事后有人收殓他的遗体,才知道他知上只有两文钱,够进去喝一壶酒寒…。
  冷大先生怒道:“这有什么可笑的?”
  “这不可笑,而且还毕常可敬,尤其是得知他守候在客栈外面,只是为了诛杀一个贪赃枉法的卸任知府,那具知府就住在客舍中,尊先人一路追踪至该处才追到他,想要等他第二天离店时再行诛杀,因而等候终宵,不意夜半降雪,尊先人因不耐寒而告冻死,这各孤病胸怀和径使人莫不敬仰,我之所以感到有,就是尊先生如此孤介情操,必然不会有什么遗产留给二位吧!”
  冷大先生道:“可是在他死后十年,二位却建起了美仑美换的冷月堡,而且还辟地十亩,为令尊修建了古墓!”
  冷大先生道:“那也没什么了不起,先父死于贫困,我们兄弟俩却运气好一点!”
  “尊先人弃世时,身无长物,短短的十年间,贤见仲却能聚资千万,非盗非卖,谁也猜不透二位的钱是从那儿来的,我方才知道二位是名闻江湖的冷剑杀手创始人,才得到了解答,所以我觉得有意思!”
  冷大先生在点不好意思,但是随即笑道:“先父一生穷困,立誓杀尽天下富人,遗命给我们兄弟这主张,于是我们我个先人的遗愿略加变通,富人可杀,但是应该还有比我们更希望死他们的人,我们找到那种人,重重的要求一笔代价,然后再杀,这样既无违先人之原望,也不必苦自己了,这没什么不对呀!”
  楚平道:“这比尊先人的孤介洁行径差不多了!”
  冷二先生道:“我们不想事事都学先人,尤其难堪的是他死后那付棺材竟是他要杀死的那个的捐赠的,那个人一生没做过一件好事,那次心血来潮,随便化了几两银了买了付薄皮棺材,算积善,而且是无心为之;我们就不能再以为富不仁杀他,想起这件事就令人可恨,后来这个家伙也没得到善终,他的小老婆与他的人私通,他的派人出了价十万两银子,买凶手杀他。我们听见后接下了这票生意,于是他的仆人与那个女人挟了他遗下的资财上万两远他乡,为他的儿子知悉,又出二十万两代价请我们杀了那一对奸夫淫妇,我们也接受了,这样既合合果报,又快人心,我们觉得杀人只要变个方式,就会很愉快,于是组合了这一个冷剑杀手集团!”
  冷大先生道:“你第二个问题又是什么”
  “我到现在为止一直不知道谁在水中沉船把我们救起来的,那两人水性极精,他们救下我之后,只有一个条件,就是要我杀死你们两个人,我在不久之前才知道你们是冷剑杀手的第一二名,而且又知道了你们冷剑杀手的规矩是前面的人死了。后面的人补上的……
  冷二先生神色一道:“那两个家伙是谁?”
  楚平道:“一个姓范的黑脸汉子,一个姓马的长脸汉子,二位想想,这不是很有意思的事情吗”
  冷氏兄弟脸色都为之大变,冷大先生怒道:“范老三,马老四,这两个杀手,我非要他们好看不可。”
  “他们两人并没有收到杀我的通知,只是你们死了对他们地大有好处,规矩你们订的,暗中倾轧也是你们故意造成的,只是你们却没想到有一天会轮到你们自己来遭到这个恶果,实在是很有意思……
  两人神色一紧,加紧了攻击,葛天香见位执紧迫,也上前助战忽而那个叫陆华的剑手也加入进来,居然对冷大先生展开攻击,同时间暗中跳出了手舞双刀的朱若兰一声招呼,冷剑第十一十二,两号也向着冷氏兄弟攻击。
  齐元忙道:“二位冷兄,留一个给兄弟!”
  他一抖双流星,曹住了朱若兰,展开了混战!”
  局势一变为很微妙,现在竟成了陆华带着冷剑十一、十二号帮同楚平等人反扑冷氏兄弟,冷大先生怒吼道:“陆华,你疯了?”
  陆华道:“循前例执行,属下记得前年出去势行任务则,攻杀的对象是本堡的另两位剑手,当时剑主对属下等解释请他们狙杀的对象也向本堡出价,要求庇护,祖伏击他的人,而且出价比对方更高。”
  冷大先生语为之结,陆华又道:“当时属下还认为接受两面的报酬,有违道义,剑访问冷剑杀手不仅为钱而杀别人,也可以为钱而杀自己人,两者并不违背,因为对方只要要求杀死狙击杀死对方就行了;所以在这一次行动中,我们死了两名剑手,却赚进双方三份的代价。
  冷大先生有点窘迫地道:“那两方面俱非善类,赚他们的银子不伤廉,问心无愧…”
  “剑主说的是,属下还记得剑主说过,我们当剑士的人沦杀手,也不是什么善类,杀两个等于为人间除害了,所以属下等深记在心,遇到有这种机会,绝不放过,剑主与副剑主怎可怪我们呢?”
  冷大先生怒道:“混帐东西,你现在对付的是我们,可同日而语!”
  陆华脸色也一沉道:“剑主,话是你自己说出,一样的事情轮到你们自己身上,就有两种解释了,难道你们的性命就比我们的性命高贵一点不成?”
  冷大先生语为为塞,冷二先生这时才沉声道:“大哥,兄弟早就说过,做事必须要有原则,不可目乱章法,你总是不信,今天反叫人家抓住了把柄……”
  冷大先生道:“陆华,你是说你们也接受了委托?”
  陆华道:“不是我们,是范希文与马家祥二位剑手接下的生意,他们是跟朱若兰的接洽的,剑主说过这次任务宁王出了十万两赏格,他们二位却在朱若上收取了十二万两的代价,保护楚平等人不死,并且杀死任何要狙击他们的人,只要出卖高过对方,我们没有理由拒绝!”
  冷大先生怒道:“胡说,冷剑堡中所有的生意,概由我们审核承接,他们凭什么擅自作主?”
  陆华道:“当剑主与副剑主不在时,即以名次最高的剑手代理主持,这也是堡主规定的!”
  冷大先生怒道:“你们到底是听谁的?”
  “属下也过范希文,他说他们接下时,剑主既然不在,自可全权作主,既然接下之后,剑主与副剑主就是死人了,自然也没有发号施令之权了,这也是剑主的规矩,而且是冷剑堡中规矩的第一条——冷剑杀手之信为上,既经承接的任务,断乎不许失败,根据这一条规矩,二位剑主就是死定了!”
  冷大先生的嘴角牵起一个苦笑,面对这样的场面,他也不知道如何去应付了,而且这五个人不断的进扑也使得他们的压力骤增,精招无发以挥,他咬着牙道:“范希文,马家祥,这两个畜生,我非剥了他们的皮不可!”
  冷二先生比较冷静,顿了顿道:“大哥,事情的真相末明,我想那个家伙没有这么大的胆子,也许完全是陆华捣鬼,这家伙才是个祸胎!”
  弟兄二人奋起勇力,把包围的圈子又撑大了一点但陆华与楚平的两支剑神出鬼没,似并不比他们逊色多少,使他们仍难发挥,冷大先生看看齐元与朱老兰那边却占尽了上风。因为齐元的双流星诡异莫则,压住朱若兰的双刀,游刃有余,忍不住道:“齐兄,你吃住朱若兰似乎没问题,还请赐予援手如何?”
  齐元道:“冷大兄,齐某一向不行险,才保行住这份基业,我虽然是占了上风,却不想逞险拼命,等我活活累死了这妮子后,才能抽得出来!”
  冷大先生道:“你还有五六个弟兄,他们手下如何?”
  “够得上好手,比我略差而已,只是我行事与二位略有不同,凡我能做的,尽量不让他们去冒险!”
  冷大先生道:“请齐兄下令分出四位弟兄来,把我们这边四个人缠住片刻,我们弟兄俩好合力迅速除掉楚平。”
  齐元道:“这个碍难从命,我自己都舍不得支使他们。”
  冷大先生道:“齐兄,只要三招功夫就够了,而且兄弟也不白请他们出力,除了这次任务的奖金全归齐兄,这四位出力的,冷某每人另酬白银五万两。”
  齐元略一沉思道:“那还可以考虑,但是只以三招为限。”
  “齐兄,放心,三招之后,他们立可抽身。”
  齐元挥挥手,果有四名汉子扑上,把四人引开了。
  冷氏兄弟压力骤减,抖擞精神,第一招封住了楚平的剑势,第二招冷二先生一剑下压,锁住了楚平的剑,冷大先生趁势挥剑砍下,又狠又急,但是他的背后却射来一道更急的剑影。
  冷大先生的剑只以半尺之差,就能将楚平劈倒,那支长剑已直贯他的后心,使他的剑势略略一顿!”
  就是这一顿之隙,楚平的身形滑开了,使得冷大先生自认必中的一劈落了空,背后的那支到刺透了他的身子,但他似乎毫无感觉,猛地回身。
  陆华空着手,正闪过了他面对的汉子两度追击,同时还招呼道:“朋友!三招已过,你可以停手了!”

  ------------------
  OCR 书城 扫校
后一页
前一页
回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