后一页
前一页
回目录
第九章


  因为她的手臂只不过两尺多,而楚平的臂加上了剑长,足七六尺,虽然剑刃入肉近半尺,仍是使她够不到,风二娘目射历光,手臂不住地颤劲,仍是向前走去,而且是向一枝树干,看她意思,可能是想把楚平抵在树干上,然后再用尖长的指甲抓过去。
  将近树干时,楚平低声道:“风二姐,你别不知进退,纵然你能把我抵上树干,可是你别记忘了,我的剑还在你的身上,在你的手指触及我之前,我的剑已经刺穿了你!”
  风二姐厉声道:“刺穿了也没关系,老奶奶如果不将你敝于爪下,难洗今日之耻。”
  楚平道:“你们怎么赢得起输不起,刚才风一娘连胜了我们两场,我们也认了。”
  风二娘叫道:“你们当然可以认,因为你们年纪轻,还有机会学功夫来报仇雪耻,我们是风烛残年,等练好功夫,恐怕天不假年了。”
  楚平道:“假如你们只是这么一点寿命,那我们输的两场浊也无法捞回了,等我们功夫练好,你们已经人入了土,我们又找谁报仇去。”
  风二娘顿了一顿叫道:“不管,反正我们风氏四姥还没被人击败过,尤其是二对一,输在你手上,这个脸我们丢不起,因此我非和你一拼不可。”
  楚平道:“风二娘,假如你无法拼得和我同归于尽,先死在我的手下,又当如何?”
  风二娘狞笑道:“死都死了,还能怎么样?”
  楚平道:“那就是承认你们输定了,除却一死别无路走了,是不是这个意思?”
  风二娘道:“就是这个意思!”
  风一娘突然道:“二妹不可以,我们赢了两场,现在输两场,对八骏友而言,不过时平手而已!”
  风二报道:“可是我们输在一个人的手上的!”
  风一娘道:“我也是一个人击败了裴玉霜与秦汉,未必就弱到那里去,你拼死一搏,要能跟楚平拼个同归于尽倒也罢了,如果你死在他的剑下,是不是也要我们跟你走同样的路,我是人家剑下败将,倒也罢了,老三跟老四却要陪着我们死,似乎太冤枉了!”
  “他们难道还能强于你我不成!”
  风一娘道:“技不如人,这还能赖得掉吗?这次是楚平心思灵活,他用了粘字诀与提字诀,刚好克制我们,下次见面,就有办法对付他的!”
  “大姊,就这套功夫,我们已经练了六十年,再也没有第二个六十年来供我们练第二套功夫了!”
  风一娘道:“不必六十年,只要半年,我们就可以排出一种新阵势,武功招式不变,只须在兵器上加点东西,在杖上铸了三尖刀,他的粘字诀就无法使用了!”
  风二娘闻言一顿,但已止住了脚步,放弃了拼命的意图,风一娘叫道:“散开功力,认输了吧!”
  风二姐叹了一声,双手下垂,人立刻就显得萎顿不堪,楚平趁势拔出了剑,风三娘连忙上前抱住了摇摇欲倒的风二娘,为她止住流血。
  风四娘上前也替风一娘止血,风一娘道:“楚相公!高明,高明,老婆子等认输了,不过至多半年,我们一定会再次领教的!”
  楚平道:“风一娘,我不杀你们,乃是因为你出身黑鸠门下,而先父与鸠盘教主私谊颇检,鸠盘死,交情仍在,我才放过你们一马,不过我若是查出鸠盘教主死跟你们有关系,你就小心些,不必等半年,我就会来找你们!”
  风一娘愕然道:“你说什么?”
  楚平道:“你的耳又极不聋,不需要重说一遍,你们最好把我的话多想想,快滚吧!”
  风三娘与风四娘扶着两个受伤的姊姊,居然一声不响,垂着头走了!
  楚平望着她们走去的背影,忽而轻叹道:“恐怕我的预料要不幸而中,鸣盘婆教主之死,多少与她们有关。”
  朱若兰愕然遭:“平哥!你是说他们会拭上?”
  “可能,因为鸠盘婆内外兼修,除非有人暗算,否则很难有别的原因会致死,此其一,再者黑鸠门是个纯武林门户,门下弟子最大的一诫,就是入官府,风氏四姥居然进入到在大内做官家的密探杀手,这是大违常情的事!”
  “这也不能证明她们拭上呀!”
  楚平道:“鸠盘婆对下很宽厚,传授门人武功尤其尽力,极为门人爱戴,风氏四姥没理由去杀死教主,除非是她们违反了教律,为了自救,才会做这种事!”
  “你是说风氏四姥受了大内的诱惑,为了贪图富贵所动,张永是用什么使她们卖命的呀?”
  葛天香忽然道:“这个问题我可以解答,她们四个人是亲姊妹共事一夫,只有风一娘生了一个儿子叫风向荣,很不学好,在贵州与人争风失手打死了人,被捕在牢内要问斩,可是忽然又奉令特赦,而且还做了官,实接贵州总镇治下千总之职!”
  楚平道:“我知道了,风向荣是黑鸠门下的弟子,他犯了死罪,鸠盘婆极为明理,必然不肯救援,可是张永打听到了这件事,请旨特赦,还封了个官职,所持的理由也很冠冕堂皇,一定是朝廷念他是一个人才,不忍见其服辟而死,要他把所学为国家效力!”
  一多半是如此吧,但那个家伙只是个草包而已,免去死罪不说还有了官职,自然是喜出望外了!”
  “大概还不只如此简单,风向荣入了官府,却犯了门规,黑鸠门现只有一条死刑,就是入官府任职,风氏四姥见到朝廷饶了她们的儿子,而她们的教主却要处死她们的儿子,为了儿子,她们终于背叛了门户!”
  朱若兰道:“黑鸠门的弟子很多吗?”
  楚平道:“不多,不会超过一百人。”
  朱若兰道:“就算只有这些人,也不见得就是完全支持她们这种行动的。”
  “黑鸠门是奉墨子为教中之祖,主张剑知刻苦,律己节用,所以她们在大宦海,顿忘根本奢伪浮华,门下那些弟子学了一身武功,却不见得全是吃苦的,所以她们在大内密探的协助之下,收容变节者,再消灭异己者,那也不是难事!”
  葛天香插口道:“不错,张永在网罗人才时是无听不用其极、所以他平时不动声色,突然发动时,手下的实力居然十分雄厚,轻而易举就取到了刘谨的内厂指挥权。”
  说完又向楚平道:“楚相公,今天我很感谢你没有硬逼我跟她们回去”
  楚平道:“你是皇妃,我们也不会对你特别客气,但你若无意入宫为妃,我们也不会强迫你去的!”
  葛天香苦笑道:“皇帝那边是存心要我为妃,只不过是看中了我的姿色,想玩了我后,一丢了之,在豹房中养了几十个美女,人人都是皇妃,那已经不希奇了。
  楚平一怔道:“他的私德会这么坏?”
  葛天香道:“很难说,他是皇帝,好色而不沉湎于色,才不会因妇人祸国,所以那些忠心他的廷臣,并不反对他在豹房中蓄养很多美女,他们以为人君如果能将人间绝色收罗一处……
  “就会对女色看的平淡而无女祸之虞?”
  朱若兰道:“不错!刘谨等人为了控制他,找了很多美女消磨他的意志,使他耽于享乐而不理朝事,张永也附会其事,却用女色来振发他的雄心。看来还是第二个办法有效,他的确是从逸乐中振拔了出来。
  楚平忽然道:“葛女侠,有关于古天残的事……
  葛天香脸色也一变道:“不错!是我杀死他的,我对这件事并不后悔,因为他是我的义父。”
  “你杀死了自己的义父还不后悔。”
  葛天香痛苦的道:“他是我的救命恩人,只要他不收我为义女我就不会杀他的,甚至于会咬着牙,屈就报答他的思情了,但他是我的义父,我只好杀了他!”
  “到底是怎么回事?”
  “他从四个淫徒手中救了我,我很感激他,他是孤身一人,我也需要照顾,于是很自然的,他把我收为义女,还把他的天棘刺传了我,父女俩十分融洽,我有洁僻,不管冬夏,每天非要沐身一次不可,以前孤身行走江湖,常为此招来很多不便,被人偷窥是经常有的事,拜在他膝下之后,我就很放心,每次浴身,都是他在为我把守着,谁知有一次,他觉自己冲了进来抱住了我,于是我在惶急之下,刺了他一剑!”
  楚平一怔道:“他会做出这种事?”
  葛天香跪了下来,双手向天发誓道:“苍天在上,如果我有半字虚言,愿遭雷击,我不是一个非常贞烈的女子,但至少我不是禽兽!”
  听葛天香发下如此重誓,楚平倒是相信了。只得一叹道:“斯人也,而有斯疾也!”
  刘笑亭道:“平兄弟,这也很难怪,因为他们究竟不是亲生父女,葛女侠是因义女之故,对他毫无避忌。”
  葛天香道:“是的,我太信任他了,当他在院中为我守护时候,我连窗子都没有关!”
  “这就是原因了,他也不是存心要对你如何,或确偶然一瞥,看见了你在室中沐浴的情形,以你的美姿,很难会人能不动心的,久而久之,总有难控制不了的一天。”
  葛天香低下了头:“大概就是刘大侠所说的原因吧,我虽然杀了他,也很难过,我想他也是一样,因为我拿起剑来,只是本能的动作而已,以他的武功身手,是可以避开的;可是他没有躲,反而张开手,一直向我迎抱过来,好像没有看见我手中的剑似的……
  刘笑亭道:“那是不会看不见的,也许他那时候已经受不了痛苦的煎熬,又忍不住内心的惭愧,存心求死的!”
  葛天香淡然地道:“但为什么要用那种方法来求死呢?为什么要我来作杀死他的凶手呢?”
  刘笑亭道:“因为你使他晚节不保,使他变成一个罪人,他虽然为了内心冲突而萌死意,但是另一种冲动,使他多少有点恨,是想到死在你手中作为解脱,因此严格地说来,你的确是杀死他的凶手,但不是你的剑杀死他,而是你的美丽!”
  葛天香叫道:“那是我的错吗?”
  刘笑亭道:“自然不是你的错!但是你有一点责任,我相信一个人,不可能突然那个样子的,那是日积月累的而成的.在事变的前几天他一定多少有点不对劲。”
  “是的,起初他跟我相处十分自然,像个慈父似的照顾我。但是到后来,他就变得暴躁了,似乎怕跟我在一起,但当我一个独处的时候,他又会远远的看着我,深夜找熟睡时,他会悄悄地进入的我屋子,一坐良久,摸摸我的头发,或是替我盖好被子,又悄悄地离去。”
  刘笑亭道:“对啊这已经是不正常的了,那时候你就该离开他,这种天人交战的煎熬,已经使他很痛苦了,终有一天,魔生于心,使他兽性毕露的!”
  葛天香垂泪道:“我不知道,我是真的不知道,我是一孤儿,从小被我师父收养在尼庵里、十四岁的时候,师父圆寂了、我仗剑行江湖,从来就没有过过好日子,总是有男人要打我的主意,第一次是在蜀中遇见了岷江双侠柳氏兄弟,他们是我师父的朋友、我还叫他们叔叔呢,可是他们就在山里强暴了我…
  龙千里道:“什么?岷江双侠会做这种事?”
  葛天香哭着道:“我也想不到,事后我哭着跑了,他们大概怕我张扬出去见不得人、双双自杀了。”
  龙千里叹道:“原来是为了这个原因总算是解决了一个谜,岷江双侠双尸山中,情形好像是他们互相杀死的、但是这兄弟两人感情极好…”
  “我不怕大家知道,我一共被人强暴过三次,虽然我被人称为武林第一美人,但是心中的痛苦却没人知道,我遇见了古天残,他像个父亲一样地照顾我,使我感到亲情的温暖,我实在舍不得离开他,虽然我看出他有点异状,但我相信他的定功,以为他能克制住自己的,那知还是…
  说着又泣不成声,楚平一叹道:“既然这么个情形那就罢了,可是你拿了他的阎王贴子投入大内”
  “我连受了几重打击后,恨透了这个世界,恨透了男人,于是我碰见张永,只是这个人是对我的技艺感兴趣,而不看重我的姿色,因此我甘心为他出力。”
  刘笑亭道:“那还能算个男人吗?”
  说得大家都笑了,葛天香抹抹眼泪道:“我投靠张永还有个好处,就是再没人敢欺侮我了,可是皇帝太讨厌,我对张永说了,他也只有摇头,说唯有这个人他没办法,他的意思是希望我答应,但也不敢硬逼我,见我决裂欲去,他就派了我这个差事”
  她忽又勇敢起来道:“楚相公,你是第一个对我不动心的男人,也是真正让我钦佩的男人,所以你擒住了我,我明明有很多机会逃走,但我放弃了,我是情愿跟着你的!”
  楚平刚要开口,葛天香却道:“我知道,你已经有了这么多美丽的妻子,别赶我走,要不就杀了我,否则就让我跟着你们,除了在你们这儿、我已经没有容身之处了!”
  听她说得这么可怜,谁都不忍心再叫她走了。但楚平没作表示。谁也不便表示什么,人家就这么糊里糊涂地又上路走了。
  这时他们已行经南昌,但朱若兰不想回去.宁王也没有派人来跟他们接触,晚上他们投宿在逆旅,包下了一整间客栈、日来行路辛苦,大家都睡了。
  朱若兰折腾了半夜,快天亮时才朦胧入眠,所以她见窗外的动静,一阵香雾由窗孔中飘来,使她睡的更熟了,然后从窗子轻轻地托开,一个人翻了进来。
  再见屋里没有动静,先推推朱若兰,见她沉睡如泥,嘴角露出一个微笑,把朱用被单包起,里成一团,抱在手中寻思片刻才将朱若兰塞入了床下,然后在怀中掏出一张字条,放在桌上:,最后才跳出窗子,上屋顶故意并出点声息
  待得住在对面的龙千里发声喝问道:“什么人?”
  这夜行人也不答话,只在刚推开窗子的时候,飘身滚下了地面,店中已经乱了起来。
  龙千里与薛小涛同居一室,他们同时窜上屋子,却已不见了人影,龙千里道:“小涛,你在上面看着,我下去勘察一番,刚才我明明看见有人从我这下去的!”
  薛小涛点头道:“知道了,大哥,你小心点!”
  龙千里一笑跳下了屋子、外面却是一条冷巷子,一边是很多人家的后门,另一边却是一道很高的围墙,一直沿伸到巷口。
  原来这是一条后巷,而且是条死巷,龙千里提着剑追出了巷口,只见一个更夫,敲着梆子,有气无力地慢慢晃摇着过来,一口灯笼发着黯淡的光。
  龙千里一直逼了过去,倒把那个更夫吓了一大跳,张口欲叫,龙千里用剑一伸,打在他的喉咙上,沉声道:“别出声,我是官差,是追盗贼下来的,你有没有看见人影从这儿出去
  那更夫颤声道:“原来是官差老爷,小人叩头,
  他要跪下去,龙千里一把托住了道:“快回我的话。”
  更夫抖索着道:“好……好像是看见了,又好像是……
  龙千里道:“看见就看见,没见就没见,怎么能说好像呢?到底你看见了没有?”
  更夫道:“小人在远处看见有个影子从巷口出来,但不像是个人的样了,而且决得惊人,一转眼的功夫就不见了,就像是……一道黑烟似的,小人还以为是眼花了,又以为是什么邪祟,所以……
  龙千里道:“胡说,朗朗乾坤,那来什么邪累,你看清了是个黑影?”
  更夫道:“有个影子没错,但是没看清,要是讲到邪崇,不怕老爷你笑话,可是真有的事、尤其这条巷子,更是……咳,老爷,你没瞧见家家的后门都打死了!”
  龙千里看看,果然每家的后门都要木条钉个交叉的十字封死了在门下边还贴着些符咒表。
  更夫不待他发问就抢道:“你没瞧见那堵高墙吗?那就是府衙,就在四个月前吧,在一个夜里,知府方大人的三姨太跟大小姐都被人杀死在院子里,两人都是赤条条的,可是旁边还有两个光条条的和尚,也被杀死在一起,一共是四条命…
  龙千里道:“凶手是谁呢?”
  更夫道:“没查到,大家都在怀疑可能是……不……那只是一般人胡乱猜测而已,作不了什么数儿的!”
  龙千里知道他顾忌的是什么,微笑道:“你尽管放心说了,我是京里来的,与宁王府没有关系!”
  更夫倒是一点就透,连忙陪笑道:“这就是了,你一定也知道方知府本来跟宁王爷不太对,这是宁王爷故意要出他的魂,那两个和尚是藏珍寺的知客跟他的师弟,方知府的三姨太以前是青楼出身,没从良的时候,就跟和尚有一手了
  方家二小姐也不太正经,经常跟三姨太上藏珍寺去烧香,也是也搭上个小和尚,事情一直很秘密,不知道怎么给宁王知道了,就趁个机会给他来个四人两对儿砍,凶手是追不出了,案子也压了下来,揭开后方知府也敢不下去,自己请求削职了,新任的知府黄大人跟宁王爷倒是很投机,只是这衙门的后院自从出了凶案后,就开始不安静了,经常有哭声,吓得大家……
  龙千里知道追那个夜行人已经没有可能了,从更夫的口中,也多少能猜出人是从那儿来的!”
  他回到屋中,一间才知道朱若兰失了踪。
  她的屋中窗门大外开,屋中还有迷香的气息,而且她的兵刃外衣都在屋里,可知人是被劫走的。
  最重要的是桌上,留着张字条。
  “欲保玉人无恙,急来藏珍呈天香。”
  楚平正拿着了字条发怔,猜不透这是什么意思。
  龙千里来了.说了他跟更夫的谈话后,又补充道:“那更夫说看到一个黑影离去,还跳着不像是个人,这一定是对方的肩上扛着弟妹,所以远看才是那个样子!”
  燕玉玲道:“原来藏珍就是藏珍寺,奇怪了,那是个和尚庙,把一个女子劫了去是什么意思呢?”
  葛天香愤然道:“是要我去交换的意思;别说了,这一定又是大内厂衙门干的好事!”
  “为什么要到和尚庙里去换呢?”
  葛大香道:“因为那儿是内厂设置的耳目”
  楚平道:“对方带了个人,一定走不快,我们人分头出去追查看看,我知道藏珍寺在江绪,出了一阀门就到了大家到寺外会合,但绝不可轻举妄动,因为宁王邸就在对面的朝王洲。
  于是大家都散了。
  店中只留下了受伤未好的玲玲跟裴玉霜,由天峰公主与玛尔莎照顾着,其余群伙都分头出去追索了,裴玉霜叹了口气道:“八骏友结盟二十年,也没有像今年这么多事过,更没有像今年这样倒霉过,接二连三地出事情,都是认识了那个皇帝儿后惹出来的”
  玲玲道:“裴大姊,你还不如怪平哥的好,是他加入了八骏友后,才生出了这么多的事!”
  裴玉霜摇摇头道:“你怎么会有这种想法呢?”
  玲玲道:“找昨天跟梅竹两位姊姊谈天,才谈到这个问题,我们心里都感到很抱歉……
  裴玉霜笑了笑道:“你们大可不必抱歉,抱歉的该是我们才对,平兄弟加入八骏友之后,把他的事情都推在你们身上,他自己一心一意参加了八骏友的活动;而且动用如意坊的人力!”
  “大姊,你这就见外了,平哥既然是八骏之一,还分什么彼此呢?”
  这是你们在见外;既然大家都不分彼此,而且我们又不是忙着谁的私事,你们有什么可抱歉的!”
  玲玲笑道:“我们抱歉的不是为这个,而最近一个连串的奔波搏命;都是平哥招来的,如果他不多事,要大家到江南来保护官家,什么事都不会发生了。”
  裴玉霜笑道:“玲玲你对八骏友的事还不清楚,八骏友本来以龙千里为头,可是平兄弟加入后,大家似乎听他的:你知道是什么原因吗?”
  “这个我倒不知道!”
  “你明明是知道的,只是不好意思说而。你一定以为是平兄弟头脑灵活,武功高强,知识渊博,计划周详,而且又有如意坊的人员可为支持,消息灵通,所以才让他多负点责任,成了我们的龙头。”
  玲玲自是不便承认,天峰公主笑道:“事实上平兄弟确实比你们任何一个强”
  裴玉霜道:“这些都不是原因,八骏友不是这么分的,以武功之高,头脑之活,应推病书生,齿序当尊张果老,财力丰厚,应数刘五哥,龙千里比那一个都不如,可是他偏偏是八骏之首这是有原因的!”
  天峰公主笑道:“龙大侠虽然在这略逊一筹,可是他一个人同时具有这些条件,加起来却是谁都比不了的。”
  “这也是原因之一,但最重要的是我们的先人或师门就是当年的八大天魔,八魔败于楚老伯之手,才愤而归隐,而最后的几人,更是为了重折于楚老伯的剑下而自杀的,楚老伯深以为咎,有遗言要平兄弟照顾八大天魔的后人,这就是中兄弟要补病书生的缺而加入八骏友的原因,所以我们对平兄弟特别客气,尊他为首,因为八大天魔极重规矩与信诺,龙千里的尊人为八骏之首,大家按传统,仍然尊他为头儿,可是平兄弟加盟后就不同了,他的先人楚老伯两度胜过八大天魔,是八魔的畏友,而平兄弟的加盟,却是为了先人的遗嘱来帮助我们的,我们更应该尊他为首了。”
  玲玲道:“平哥加盟之后大家被他拖着走南闯北,喘口气的工夫都没有,还是帮你们的忙!”
  “是的,他是在病书生被害后顶了病书生的缺来加盟的,而病书生却是为了不答应宁王网罗而被加害的!”
  玲玲道:“我听平哥说过,杀害欧阳大哥的是三大邪神中的消魂娘子,她是王妃的人。”
  “不错,宁王邀过病书生,但欧阳善拒绝后,宁王妃裴云派出消魂娘子伤了病书生,就是想嫁祸宁王,他们夫妇的事你是知道的,所以我们没有找宁王报仇,这也多亏平兄弟的帮助,使我们探悉了真相,否则我们一定中计向宁王挑战而死在南昌!
  平兄弟为了避免那些野心者又来找我们,所以才干脆表明了立场,站在护皇这方面,这是最安全的一个立场,那些藩王杰臣,在敌意未明之前,不会再来对付我们了,否则大家立刻会知道安全的意向,这一切都是平兄弟的功劳,他在几个月的时间内,使八骏友如同日上中天,而且间关万里,没有一处失败过,这个小伙子,的确值得佩服,冲着那点都该地担任八骏之首,龙老大已经商量定了一些事。”
  “什么事?”
  “回到金陵之后,大家打算把八骏和如意功合并作一处,不再分开了。”
  “那怎么行,如意坊的规矩……
  裴玉霜说道:“这不会妨碍到楚家的规矩的,你是平兄弟弟六个妻子,葛天香对平兄弟也很倾心,干脆叫兄弟也把她娶了,然后我们把坐骑全送给你们,七女一男,八友的名义让你们一家子接了下去吧!”
  “那你们呢?”
  “我们已经混了二十年,也该交出这付但子,我想大家都该定一定下来,过一阵子自己的生活了,八骏友中,除了刘五哥之外,没一个后人的,我们得把八大天魔的武功传下
  她谈得亲热,天峰公主跟玛尔茨搭不上话,两人出来,正想回房里歇歇,可是玛尔莎看见自己的房门动了一动,跟天峰公主连忙过去,才踏进房门,门后突然闪出汉子,双手运指急戳,天峰公主和玛尔莎只轻哼一声,被点倒在地。
  这家伙还是先前整倒了朱吉兰的那个夜行人,他得意地笑了一笑,把两个人都套好了后,又塞入床下,然后故意发出一声尖叫,迅速踢开窗子.跳出去又走了。
  裴玉霜与玲玲听见那声尖叫后,忙起来过去,只见窗门大开,两个女的都不见了踪影,大为着急,四下都找了一遍,没有看见人离开的样子。
  玲玲把店家找了来,因为她们听见了叫声,立即追了来,还没有到说两句话的工夫,人不可能就不见了,除非是店家把人藏了起来!
  店主人是个中年人,吓得满脸发白地道:“二位女英雄,小的这家店是老字号,从祖上传到小的手里,足足有百年了,小的怎么敢做这种事呢。”
  玲玲道:“可是人怎么会一眨眼就不见了,人是在你店中丢的,你不能说不知道,你得给我们一个交代。”
  店家急得跪了下来道:“女英雄,小的是真的不知道,各位是有本事的侠客,能够把各位劫走的人,武功一定很高、小的店中都是一些不会武功的俗人,怎么会知道呢?你就是杀了小的也没有用呀!”
  裴玉霜想想道:“玲玲,他说的也对,天峰五嫂跟玛尔莎虽然武功略差,但是等闲汉子还近不了她们的身,对方居然能在一眨眼的工夫把她们劫走了,想必是武功高出很多.我们光找店家也没有用,还是出去把平兄弟找回来再说吧,我相信他们在藏珍寺不会有结果的!”
  玲玲道:“平哥,当然不会用葛天香去换回若兰姊的,但是也不会放过那里的人”
  裴玉霜轻叹道:“我突然想起一件事、恐怕他们是上当了,对方劫走若兰的目的.似呼是要葛天香交换。”
  “假如是内厂所为,一点不稀奇,他们一向是欲达目的,不择了段的。”
  “藏珍寺是一所和尚庙”
  “但也可能是厂卫设在这儿的根据地,我听说藏珍寺与宁王邸隔江相望,宁王邸中要出入江,都要经过藏珍寺,用以监督宁王的动静,那是最好的地方。”
  “藏珍寺或许是厂卫所设的秘密机关,但劫走若兰的绝不是他们,尤其是他们的目的只在要葛天香回去,何不干脆把葛天香给劫去,还省了我们追上门去。”
  “劫走葛天香,我们还是要追的。”
  “不错,但是不必交换,就可以悄悄地把人藏起来,我们怎么找,也想不到和尚庙里去呀!因此我判断不是厂卫方面的人下的手”
  “哪还会有谁来跟我们过不去呢?”
  “假如那儿真是厂卫的秘密机关,动手的很可能是宁王的人、故意留下封帖,叫我们跟藏珍寺冲突起来,不刚好是个一石二鸟的妙计。”
  玲玲想了想道:“对呀!裴大姊,这就有可能了,刚才你怎么没想起呢?既免他们空跑一趟,而且也免得受人利用了!”
  裴玉霜点头道:“我现在想起来已经算不错了,正因为又有两个人失踪,我才想到若兰被劫的疑问处,因为两起人是从一个地方来的殆无疑问,他们已经赶上藏珍寺去了,那边不可能派人来再度劫人,由此可知劫走若兰的绝非藏珍寺中人,而从别处来的。”
  “那我们怎么办,是否要通知平哥一声?”
  “当然,五嫂跟玛尔莎又失踪的事,也得告诉他们,叫他们赶快找人!”
  玲玲道:“好,我这就走!”
  裴玉露道:“要去咱俩一起去。”
  “大姐,我的伤处在肩上,而且已经疗养了好几天了,已经好得差不多,你却是今天才受的伤。”
  裴玉霜道:“我是内伤,伤得也不算太重,不过我就算是伤得走不动了,抬也要把我抬到藏珍寺去,因为我发现对方是有计划的行动,第一次故意留条,调虎离山,把人都调走了,也好掩护第二次行动,可见对方是早在此地埋伏等候机会,你若是一走,我一个人就更难应付了,如果把我也劫了去那可就要我的命了。”
  玲玲一想也是有道理,遂叫店家速把马匹上了鞍子带来,两个人向着藏珍寺的方向疾驰而去。
  当她们到达时,但见壁垒分明,庙中的和尚是一边,楚平等群侠则站在对面,各持兵刃,互为监视着。
  楚平正与一个老和尚在对谈着,双方言词都很激烈,只听得楚平道:“我们并不一人认为人被贵寺所幼,只因为有这张字条为据,我们才来试问一下而且,有就有,没有就没有,大师急成这个样子干吗?”
  那老和尚怒道:“藏珍专乃敕建禅院,施主们居然跑来说是本寺劫掠妇人,蓄意破坏本寺清誉,该当何罪!”
  才说到这儿,寺中忽然传出一声尖叫,很像是妇人情急而叫的声音。
  群伙闻声一怔,那老僧也神色为之一变,楚平冷笑道:“老方丈,刚才那一声叫声是怎么回事?”
  老和尚道:“老钠正在外面和施主交谈如何得知!”
  楚平道:“老方丈可能不知道发生了什么回事,但是禅寺之中,怎么会有妇人的声音,老方丈总得有个解释吧!”
  老和尚神色动了一动才道:“那或许是灶下生火的粗庸妇为了细故而争吵打架吧,这是常有的事、”
  楚千哦了一声道:“禅寺之中,会用妇人操厨杂役!”
  “楚施主!你这不是孤陋寡闻吗?藏珍寺乃敕建禅寺,凡本寺僧侣,都是庙中一些王公大臣的替身或亲人子弟,无不出身贵族,除了礼佛诵经之外,从不做其他厨役,所以有关一切洒扫炊膳等工作,都外雇工担任,有些还由家中所带来侍候的婢妇以侍奉起居,数十年来,一直如此,南昌城内谁不知,因此有婢妇也是很平常的事!”
  楚平道:“这个在下倒没听说过!”
  老和尚道:“本寺不同于一般禅寺,纯为修真之所,既不容游人同参林扑搭,也不开放给善士信女们进香膜拜,是以非本地人,很少知道本寺的。”
  楚平笑笑道:“佛重世法平等,贵寺却很特别!”
  “佛门广渡不渡无缘之人,本寺对这一点执行颇严,若非各位都是江湖上鼎鼎大名的人物,一定是中了别人嫁祸之计,试想尊夫人乃宁王郡主,而宁邸就在对岸,本寺怎会做这种事呢。施主还是到别处去找尊夫人吧,可别耽误了!”
  楚平从老和尚口中,已经约略知道了藏珍寺的性质,再一看老和尚手指对江的宁王府邸,心中明白,这藏珍寺必然是朝廷设在南昌监视宁王动静的密探机关,因此他们不会是劫持朱若兰的人倒是可信。
  而且这件事很可能是宁邸的人干的、用以激起自己要与藏珍寺的冲突,而且寺内可能有很多秘密的机关,所以这老和尚才不肯让自己等人进去。
  受人利用而跟藏珍寺冲突,那是很不理智的事,楚平当然不会冒昧从事,但是他由于玲玲受刺的事,对朝廷密探憎感很深,也不愿意就被对方如此打发了,因此用鼻子嗅了一嗅道:“我好像闻到了一股烤鸡香味,是从寺内出来的,老方丈,贵寺不忌荤酒吗?”
  老和尚居然没有否认,道:“是的,本寺供奉的是宋代的高僧济公活佛,据说,此老乃降龙罗汉降世本寺对师的蝉碣研究颇深,而且始终奉行不禁,是以酒肉不禁,修行在心而不在口鼻的真缔,就会大惊小怪了!”
  楚平道:“老方丈,既然不看皮相。又何必着此袈裟。改穿着俗装,不也是一样。”
  老和尚一笑道:“施主好机锋,大概是要考考老衲了。其实敝寺所居的不是和尚,也可以说是几个和尚,但披上袈裟,看来都是和尚了,修行者不看相谓之达,但本寺并非为参禅而修行,无所谓相,老钠这么说,施主可满意了”
  楚平道:“我满意了,但是对岸也能满意吗?”
  老和尚道:“也许满意,也许不满意,从前满意,所以一直骚扰,现在满意,才有尊夫人失踪的事,要找尊夫人,应该在对面!”
  楚平道:“好!多谢老方丈指示迷津!”
  老和尚道:“出家人不宜多事,所以老钠只能言到此,无法给施主更多的帮助。”
  楚平微笑道:“那倒不敢当!而且我受的帮助实在太感激,感激得使我不敢再为他卖力了、多有打扰,请老方丈恕罪,在下告辞了!”
  老和尚忽然道:“楚施主,那字条上写的意思似乎是要你拿一个叫什么天香的女子来换取尊夫人”
  “是的.武林第一美人葛天香”
  葛天香道:“我来了,假如真的劫掳了楚夫人,把她放出来,留下我作抵好了!”
  楚平道:“葛女侠不必如此做!”
  老和尚道:“葛女侠,换人是没办法,因为敝寺没有做过这件事,不过老钠倒是让你就在敞寺暂居,免得又给楚施主添麻烦,他已经够麻烦了”
  楚平道:“那不会给贵寺添麻烦了”
  老和尚道:“出家人不怕麻烦,而且老纳还担待得起,老钠未出家前俗家叫李了然,是个专门找麻烦的人。”
  楚平微怔道:“如日照影李了然前辈?”
  老和尚笑道:“是的,现在老钠法号叫了然,这足够保护葛女侠的。”
  楚平道:“不行,有个人你们恐怕惹不起。”
  了然道:“谁,老钠倒要见识一下。”
  楚平沉声道:“我!”
  我字出口,人与剑就合成了一条影子直射过去,了然急忙用拐杖架开道:“楚施主、你这是干什么?”
  楚平继续连剑急攻,但是了然的杖法很精奇,几招磕架,就把楚平的攻击封住了道:“楚施主,有话好说,何必要如此冲动呢?”
  “为了少舌,楚平出道虽晚,对一些江湖前辈都疏于拜候,但是对一些前辈人物倒不陌生,对无优三杰的盛名更是久仰了,今天楚某若是不将葛女侠留下,大和尚是不会放我们走的,而楚某绝对不会应该这个无耻的要求,又何耻之有呢?”
  “老钠只是劝葛女侠而已,答应与否那是她的事,楚施主又何必强出头招揽呢?施主不妨问问葛女侠自己愿不愿意留下呢?”
  群侠听了无忧三杰之名,不禁为之一震,因为这三个人太难惹了,他们三人武功高强,招式怪异别具一格,为人尚称方正,只是气量极窄.谁要惹上他们,可就永世无宁之日了,因为他们向来联合计动的,三个人配合绝佳,无论遇着多强的高手,在他们如此穷拼死缠苦斗不休之下,也是难以招架了。
  所以这三个人成名以来,从没落过败迹,所幸的是他们尚知自爱,对付的人中以邪道人物居多,正派所侠士除非是惹上了他们,否则他们也不至无故欺人的。
  他们所住的地方称为无忧山庄,于是就有人把他们称为无忧三杰,这是个很有意思的外号,而且有一种意义与解释。
  他们的确够得上称无忧二字,因为他们把忧虑的事情给了别人,自己当然不必再发愁厂。万没有想到他们会跑到这儿来,一起消发为僧,难道是为了忏悔昔年杀人太多吗?那也不是,他们真要是有避世修之意,今天就不会提出这个怪请求了。
  楚平冷冷地望着他道:“我在未来之前,已经问过了葛女侠,她不愿到宫里去,那就已经够了”
  了然笑道:“施主为什么不再问问呢?心意会改变的,老钠就经常改变别人的心意的”
  楚平道:“可能,她因为你们无忧三杰的恶名而怕连累到我们而答应下来,不过她答应了也没有用,我还是要跟你们拼一下!”
  了然微笑道:“楚施主,八骏侠名久传,从来也没耍过赖皮,你可别一意孤行,连累了别人!”
  楚平淡淡地一笑道:“你们常耍赖皮,终日死皮赖脸,居然享盛至今,我看着,所以要学学!”
  说着连剑再攻上去,剑发如电,了然的禅杖上招式不弱,但是兵器太笨,长兵器利于远攻,但是楚平却不给他这个机会,两次都是突然出手,而且都是得到先机后紧追不懈,气得了然哇哇大叫,拼命舞动禅杖,以求挽回颓势,取得抢攻的先机。

  ------------------
  OCR 书城 扫校
后一页
前一页
回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