后一页
前一页
回目录
第三章


  玉灵儿与瘦龙形影不离了,也一直走在最前面,马上有时坐着朱若兰,有时是玲玲,因为她们都很喜欢这匹马。
  薛小涛、裴玉霜、华无双,三个人也是经常走在一起,把龙千里挤到去跟刘笑亭作伴了。
  看着前面领头的楚平与朱若兰,玲玲被挤到裴玉霜的这一堆来了;因为瘦龙除玉灵儿之外,不让别的马儿与他并行。
  裴玉霜轻轻一叹道:“这下子才是真正的八骏雄飞,以前来了张果老的那头蹇驴,我总有点蹩扭的感觉,不但是马,人也有关系!”
  华无双道:“他原长我们一辈,年纪也大我们一截,本来就不是一起的,只是受人所托,要他把八大天魔的连系维持下来,他才设法把我们聚在一起,而且不辞辛劳地跟着我们闯荡流浪,也真枉了他!”
  裴玉霜道:“这个人算是痴的,为了一个不爱他的女人,献出了他的一生。”
  华无双微笑道:“玉霜,你这样想就错了,张果老不会是那种人,以他那种洒脱无私的胸怀,怎么会为一个女人痴到这个程度?他的表妹虽然自幼就许配给他,但是两个人并没有感情,后来遇上了所爱的人,他一定会成全对方,解除婚约的。”
  裴玉霜点点头道:“是啊,张果老遇事无争,在我们中间不但年纪最大,武功也最高,但是他后来也不争先,宁可跟在我们后面,职任指使,这样一个谦冲的长者,一定具有那种成人之美的胸怀,可是他……“他当然那样做了,可是她那表妹爱上的人是八魔中的桂林樵于王九峰。”
  裴玉霜愕然道:“是我的大舅勇!”
  “你对你的大舅舅认识很深吗?”
  “小的时候见过,是个很英俊的人,听我母亲说他为人耿介刚正,嫉恶如仇。”
  “是的.唯耿介刚正的人,才能嫉恶如仇,正因为他嫉恶如仇,才会因杀戮过甚而被人目为魔,我们八人的所行或上辈都是这样的人,所以才意气相投,结为生死之交,既然他是那样的人,怎么会夺人之妇呢?他跟天女石灵珠纵终相爱,却没有忘记她是别人的妻子!”
  “张果老不是解除了婚约吗?”
  “是的!但是张果老是个守实的君子,没有一点对不起白灵珠的地方,纵然张果老解除了婚约,但王九峰却知道是为了自己的原故,又怎么肯接受呢?终其一生,他与石灵珠只是好朋人……
  玲玲道:“这是何苦呢,使大家都痛苦!”
  华无双道:“也许是,但是在侠义心中,这义字比私情重得多!”
  “既然要守义,当初就不该爱上别人的妻子。”
  华无双叹了一口气道:“情感的发生是很微妙的事、爱上一个人时,不会考虑到该不该的,那是任何力量都挡不住的,道义的力量约束到感情的不滥施、不逾矩。”
  “是的!正因为他们都是守义的君子,使张果老对八魔的为人有了认识,也真正了解这些被人认为是魔的人,都是侠义豪杰,他也成了八魔的朋友,八魔践同死亡约时,他毅然提任了重组八骏的任务,只是石灵珠没有后人,也没有传人,他只好自己插一份,促成了八骏友的这一个结盟。
  裴玉霜轻轻一叹道:“为江湖、为武林,为道义,他尽的力量也足够了,我想应该让他休息了!”
  “不可以,他的一生都牺牲在江湖上了,要他休息了,无异是要他的命,一个真正的侠者所追求的不是利,不是享受,而是一种从助人中得来的乐趣,我们都是这种人,如果一无事,等于是扼杀了我们的生命,我和千里早就想请他休息,就是不敢提出这件事!”
  裴玉霜不禁默然,玲玲却从这番谈话中,对八骏友,对如意坊以及对侠义两字,有了更深一层的认识。
  沙漠已经走完,眺上在望,但是领先的楚平与朱若兰却停了下来。
  因为玉门城门紧闭,城墙上甲士罗列,箭上弦,刀出鞘,如临大敌,而且城谍还架起十几尊红衣巨炮口对着正前方,发炮的士卒举火待引,要不是楚平眼睛尖,老远就看见了,贸然行了过去,很可能就会挨上一下。
  后面的人也上来了围聚在一起,龙千里诧然道:“这又怎么回事?”
  楚平摇摇头道:“不知道,看那儿如临大敌的决战情况不知道是要对付谁?”
  朱若兰:“总不是对付我们吧!”
  楚平苦笑道:“很难说,假如是你父亲下的命令很可能就是我们了!”
  朱若兰道:“我父亲只经略江南七省,这儿是安西指守使冯在将军的经略,冯将军是忠于朝廷的。”
  朱若兰道:“冯大将军所忠的是官家的朝廷,所以才被远戌边境,大家都不愿他调回去,圣上如果不是有着这些真正的忠心之上拥戴着,恐怕早被刘瑾他们废黜了!”
  楚平怔道:“既然冯大将军是忠于朝廷的,那就不该对我们怀有戒心呀!”
  朱若兰道:“是啊,所以我才认为是别有缘故!”
  楚平用手一指道:“你看关门上这样戒备的情景,会是对付谁呢?”
  “自然是为了对付外来的袭击!”
  “外面是沙漠,若有变故,一定就是那回族部落,但是我们刚从那来,把那儿的问题都解决了,并没有什么变故,他们为什么要如此戒备呢?”
  楚平道:“这么大的事,他们还不知道,那他们镇守边庭是干些什么的?”
  “当年蓝玉征西,手段太狠了,对塞外牧民杀戮太多,本人又贪财好色,利用汉人细作,把塞外那些较为富庶的部族城邦,抢掠洗劫几空,蓝卫事败被诛后,那些胡族也趁机报复,把昔日通风的汉人以蓝玉党人的名义,也来了一次大清除,遂断了华夷的交通。”
  “可是在塞上的汉人很多呀!”
  “是的,牧民们对汉人很友善,但是对中原刺探消息的细作,却痛恨万分,也一定会加以诛杀。”
  “怎么会发现呢?”
  “那很容易,在那儿世居多年的汉人,都跟胡人建下了友情,深得信任,而且以他们的保护,不会出卖他们的,对新去的汉人,他们就得注意,规规矩矩做生意,会受到友善的款待,喜欢问东问西的,就是可疑的。”
  玛尔莎道:“主要的那些深受回人友谊保护的汉人,才是真正接近我们的人,很多大生意,都交给他们代理,来探消息的汉人探子,只要向他们联络,他们便立刻会通知我们,加以处置。”
  楚平道:“这不会伤害到两方的和好吗、玛尔莎道:“朋友有诚交往,本来就不该私自置探,我们绝不刺探中原的情况,也不欢迎这种手段。”
  楚平不禁默然,对这个问题他也无从辩解。
  朱若兰道:“关塞之外,有一段空间是为缓冲地带,禁止大队人马集结,若有警讯,老远就可以望见了,也许就是我们这一群人结队而来,引起城上守军的怀疑,所以才戒备,我上前跟他说一声!”
  说着催马前行,楚平道:“他们会相信你吗?”
  “玉门总兵卓英认识我的。”
  楚平笑道:“那更糟,你是宁王的法华郡主,卓英如果是冯大将军的忠贞部属,对你父亲的一切自然清楚,他会相信你吗?”
  “我身上带来圣上的亲笔密旨,说明我的立场,也说明了八骏侠是朝廷特使!”
  楚平道:“我们什么时候成为朝廷特使的!”“那是我要求的,我怕有人会以官府的身份来威协我们,才请了这份密诏,把八骏友的名字都列在上面,这个特使不算是官、无品无级,见官大一级,权在三司六部之上,见了任何人都可以便宜行事,圣上所写诏示是如朕亲临,凡有所论示,一礼遵照、不得有违。”
  楚平笑道:“这么说来,我们竟是天下最有权势的人了。”
  朱若兰叹道:“圣上对我们很放心,知道我们不会滥用权的,不过这纸诏书,也对真正忠于朝廷的官员将帅才有用,对有些人形同虚文、根本也不必拿出来。”
  楚平道:“拿了出来而对方如果是抗遵旨的人呢?”
  朱若兰道:“立杀无赦,因为我们是圣上的代表,”
  楚平沉思片刻,才道:“既然你怀有这道密旨,我跟你一起过去看看,到底是怎么回事!”
  他一推瘦龙、与朱若兰并辔向前,慢慢地走着,距离城门在百米远近时,忽而咚咚两响,巨大的铁丸已经在他们的旁边落下,炸出两个大坑。
  只有一些碎石飞溅在身上,没有造成伤害,可是震力却将两匹马都震跌倒下来!
  楚平招呼一声道:“快向前行!”
  跳上马埋首疾行,朱若兰也翻身上马再进。
  行到三十米处,因为距离太近,炮口无法放低下来转击,反而安全了,驻马立定。
  朱若兰亮声扬言道:“我们是中原百姓……!”
  城墙上飕飕射来一排劲箭,算是回答,楚平与朱若兰各用兵器拨开了,朱若兰心头冒火,叫道:“城上兵将听着,我们是大明正德天子特敕钦使,叫总镇卓英出来答话!”
  城头上探出一个武将,厉声喝道:“大胆逆贼,尔等分明是勾结胡人意图不轨,还不快下来受缚!”
  朱若兰更为暴怒道:“你说什么?”
  那武将不答理,只伸手一挥,又是一阵乱箭如飞。
  而且有些士卒已经抬出机弩臂弓,臂粗若拳,弓弯如轮,这是三国时孔明远征时的利器,弩上排上排十矢,以默力控弦,箭长五尺,力大如牛角,远及五百步,轻可透甲。
  楚平还没见过,朱若兰却是认识的,不禁骇然道:“平哥,快退,这东西厉害。”
  在两军对垒的征战上,楚平自承不如朱若兰,因此听她这么一说,只有兜马回头。
  朱若兰也圈马回驰,一边走一边还回头望着,城墙上的神臂弓已经发了一排劲矢流星般地追来,掠空呼啸响有声,朱若兰大叫道:“平哥!注意挡箭,别伤了马!”
  以他们的身手,人是可以闪避的,但马匹却避不了,楚平也看见了,他很沉得住气,因为他与瘦龙已心相感应,人与马浑成一体,微微带住一点马,箭到两丈处,他一紧绳索,沉声喝道:“起!”
  瘦龙与他的配合已是天衣无缝,疾行控靴,已经知道要跃起;喝声才止,瘦龙已经收前蹄,后腿跃弹而起,拨高了两
  丈许,四支利箭恰恰擦着马腹下过去,躲过了一次追击。朱
  若兰的玉灵儿却无法用这方法,她的马后四五丈,第一排劲
  矢掠而过,构成了对楚平的威协,第二排劲矢,跟着而到,以马身的宽度,最少有三枝箭是能威协到她的人或马的。
  朱若兰的人已经站到马鞍上了,募地凌空跃起,双手各抓往了一支空中飞的长箭,及时踢出一腿,把正中间的那一支的箭尾向上一勾,箭势转向,射人了地下。
  这两个人各具巧妙,躲过了万无一失的神臂弓弩,把在远处辽望的群侠吓了一身冷汗,但也跟着爆出一阵欢呼。
  在城上的守军似乎也为这两个人的身手所惧,没有再发矢,眼看着他们离去了。
  楚平与朱若兰跟大队会合,并没有多说话,只是挥挥手,大家都明白,跟着他们一起退走,远跑出近十里,恰是一片小岗,马到了岗后,身形已可掩蔽,大家才驻马而聚。
  停了下来后,玛尔莎倒是很懂战阵行动,立刻招呼道:“思汉,我们上岗子辽望去。”
  楚平道:“我想城中的追兵是不敢出来的,因为他们不知道我们是什么人,绝不敢轻骑远击,不过看看也好。”
  刘思汉忙了下马,跟玛尔莎一起匐匐上了岗,玲玲取出了夺自哈卜特的千里镜,丢给刘思汉道:“思汉,拿着这个,可以看得清楚些。”
  回头对朱若兰道:“兰姐,幸亏是你,刚才要换了我,就不知怎么办了,躲得了人,护不住马,想不到中原会有这种厉害的武器,也幸亏你们阻住了我爹的行动,假如让他带了人进兵中原,就这第一关,已不知要折损多少人马了!”
  朱若兰道:“这种神臂弓原是为守边阻拒塞外的骑兵而设计,玉门关为第一道关隘,卓总兵手下有六万精兵,器利人勇,真要据险坚守,百万铁骑也没有办法攻进去。”
  楚平道:“那也不过是说说而已,宋末已至,元人兵迫襄阳,吕文焕为一代名将,结果还是守不住蒙古人的铁骑进攻,城破而降!”
  朱若兰道:“那是为炮破了城门才失陷的,假如只靠着蒙古人的骑兵,绝对无法攻坚破城!”
  楚平道:“霹雳炮原为宋将虞允文所创,曾大败金兵数十万众,但是没想到内有汉奸,把图样卖给了蒙古人,反而用来打自己了,兵精器利不足惧;奸臣小人,才是祸国之源:上门关上的守城利器原是拒塞外回骑而设,我们费尽心力,平息了塞外的战火,却尝到利器!”
  言下颇为愤慨,朱若兰笑笑道:“平哥,假如你感到很失望,不妨立刻回头,龙生与扎巴是绝对听你的立刻号召个数十万众,可以挥军杀回去。”
  楚平也笑了道:“你知道我不是这个意思,只是很火,你没听那个守将,居然说我们是暴民叛奸!”
  朱若兰道:“这是很可能的,因为我是宁王的女儿,我父亲又派了一批人出关去鼓动回乱,卓英是忠于王室的,怎么能不提高警觉呢?”
  “可是我们并没有和你父亲一起!”
  “边关守将,对朝中的事本就隔阂,他们怎么知道,我想一定是有误会,而且可能还有人捣了鬼!”
  群侠俱为默然,龙千里道:“不错,弟妹的话很有道理,看来我们得要去了解一下!”
  玲玲道:“怎么去呢?”
  朱若兰一笑道:“天一黑就去,城墙挡不住我们的。”
  城墙的确挡不住这些武林高手,天交二鼓时,他们已经在城中帅府的屋顶上了。
  城墙上戒备森严,刁斗上灯火照得明,但是这批江湖奇伙以步行动功,悄悄地掩进,避过城门查行,选了个僻静处,飞越护城河,悄悄越城而人,连守卒都没发觉,因为他们绝对想到这些人是个个都有超凡的身手的,就是想到了,在那么大的一片范围,也无从防起:
  帅府中灯火通明,关中来了十个人,八骏侠中七位,加上朱若兰、薛小涛与玲玲,四个女子都换成了男装,这是怕偶而为居民发现而惊动了起来,因为他们都穿了寻常服式,但是女子夜间行路,就容易起疑心了。
  到了城里,见到戒备虽严,却没有特别的紧张气氛,居民们生活如常,没有人逃难避战,也不似如临大战的样子,只是早早闭门睡觉而已。
  这悄形使楚平感到不对劲,悄声道:“若兰,城中仅是备战,却没有备战之象,可见他们早已知道并无战争,白天那些情形,似乎专为对付我们!”
  朱若兰也警觉地道:“不错,那就不是误会,恐怕是真有人捣鬼了!”
  “卓英的忠贞是否真靠得住?“
  朱若兰道:“据我所知,卓英是西南经略使凭大将军的亲信,凭其是忠于朝廷的,跟我父亲素为不睦!”
  楚平道:“跟你父亲不睦,未必就见得是忠于王室及朝廷的,你别忘了朝廷中分为好几派势力呢!”
  朱若兰道:“但除了我父亲之外,没有人要整我们!”
  “为什么?我们又不是专与你父亲作对,凡是有心作乱的人,都是把我们视作眼中钉!”
  朱若兰道:“那我就不清楚了,我只知道冯其与我父亲过不去,父亲还派过刺客去算计他,结果没有成功!”
  “你就是以此来定忠奸的了?”
  “我跟皇上没有深入谈话,哪些人靠得住,哪些人靠不住,也没仔细地问个明白,只知道我父亲及欲对付的人,都是不利于他的人,也是对皇室效忠的人!”
  楚平叹了口气:“若兰!我以为你很了解状况呢,没想到你是以此来定忠奸的,差点误了大事,还不如我清楚呢。”
  “你清楚什么?”
  “官家在松寻园中住了一天,跟我也没深谈,只发了一两句牢骚,他说满朝文武,没一个靠得住,否则他又何至于以九五之尊,受制于小人之手?”
  “这话是不错,可是据我所知,外藩中只有我父亲与安化王七叔有窥位的雄心,但安化王的实力差得很远,如果他能有冯其为翼助,那就是握有半壁江山,超过我父亲了。”
  “你只在外藩中求,自然难以取准了,除了朱家的人外,还有人对王位也很感兴趣的!”
  “是谁?哦!我想起来了,那一定是我继母裴王妃的兄长,兵部尚书裴采,对!一定是他裴采职掌兵部,各地的经略使都在他的节制之下。”
  她叹了口气道:“不错!我早该想到了,独孤长明虽是奉了我父亲的命令来联络塞外民族发兵,但是独孤长明对龟兹国王提出了一个保证,说是兵发时,边防守将都说好了不会抗拒的,我父亲没这个能力,倒是裴采有这个本事,独孤长明原来是王妃的人。”
  楚平道:“只有这个解释才较为合理,玉门总兵也才会如此,玛尔莎说塞外的情形,边防镇守使很难知晓,我是不便抬杠,假如对外面的情形一无知晓,这个总兵早该撤职查办了,等人家兵发之际,再着手布防,那还来得及吗?我们在塞外所做的一切,卓英早就知道了!”
  “他这样对我们有什么意思呢?”
  “把我们阻在塞外,不让我们进去。”
  “能阻得了吗?”
  “他对我们的情形也很清楚,八骏友的七骏马就是最易辨认的标记,认准了我们就行。”
  “光是挡住我们有什么用?”
  “这只是一时权宜之计,因为我们在塞外进行得很顺利,超过了他的预期,来不及由中原调人来对付我们,所以只有先挡一挡,等中原的大批好手赶到,就正式对我们采取行动。”
  朱若兰想了也只有这个可能,因而问道:“那我们该怎么办呢?”
  “你认识卓英吗?”
  “以前见过一面,依稀有点印象,他还戍玉门时,途停南昌,到府中来拜会过一次。”楚平道:“只要认识就好,我们先乱上一乱,你趁机会找到他,出示家父密旨,问问他意欲何为?”
  “他要是不加理会呢,是不是杀了他?”
  “杀不得,虽然我们有权杀他,但是杀了他,目前是个不了之局,这些兵卒并不知道圣上意向,只知奉令行事而已,杀了总兵,逼他们拼命,我们又何必多伤无辜,制住他,强迫他令部下停手,让我们过去,问题不在这坐,而是在朝的首恶。”
  朱若兰点点头,楚平又与龙千里等人商量了一阵,然后仗剑趴下,大声大喝道:“叫卓英出来见我们,”
  其余八人也跟着跳了下去,帅府中立刻一阵大乱执兵的甲士,以及劲装的衙士都围上来。在这种混战中,最怕的就是长箭远射,好在诸侠都是江湖的老手,绝不集中在一块,两三为组,分了四堆,把人也分得散散的,背靠背挥兵迫敌,而且还尽量往屋子里逼近,因此乱得成了一团糟。
  这种战法使对方投鼠忌器,虽然有人在喊叫道:“闪开闪开,让弓箭手来对付他们!”
  但是这一批江湖奇侠却不是好应付的,他们只是不想伤人,否则这些军卒早就躺下了,因为他们学的是长枪大刀,卫锋列阵的厮杀技巧,与江湖技拳不同,没有格式变化,切切实实,出手就要致对方于死命,但是却只有卫士上来一刺一劈之威,如若这一拳不得手,多半是自己倒下了。
  所以他们一拳无功,陷于近身搏斗,已经乱无章法,只是拿着兵器乱挥而已。
  听见有人叫退,他们也急着想退,只是苦于退不了,面对着这些绝顶高手,就像是一群老鼠与八九头壮猫相斗,齿才之利远逾,力量差得远,速度也不如太多,进退之势,这时他们才感到了真正的畏惧。
  因为他们才退了几步,诸侠反倒超在他们前面,从四周把他们往中间逼去。
  原本是攻人的,这时却被人攻击,由主动变为被动了,本来是不可能的,但是楚平用得妙,他与诸侠配合,使对方自己挤成一团,堵死了四周的通路,利用两面的高墙为牢。扼守前后的门户,硬生生把几十个人堵死在中间,让他们自己挡自己
  离开帅府,在必要时可作召隅紧守的城墙之用,所以过墙很高,也很结实,很厚,即使城墙被陷、帅府还能暂阻兵,而他们所选的是接近后边的一个空院,就更便于利用了。
  这院子不太大,约是十多丈见方,前后有通道,两边却是封死的,五六十人被围在中间,一筹莫展,两边还不断有人增援,意欲反攻。
  诸侠以巧妙的身法与灵话的攻势,却不断地把人往院子里堵住,渐渐地越挤越多,到了聚满了近两百人时,就更好应付了,他们只要堵死两头的十几个人,就陷死中间的人,个上会着后,大声的喊,却无法夺路而出,除非他们在外面的同伴倒来来,他们才能行动,要不然就是从同伴的身上踏去了,但现在的情形并不是如此,因此他们只有空着叫嚷而已。
  这番混乱给若兰造成机会,行进入内堂,但见一位中年将军,带了几名卫士正要出来,面貌依然认得正是玉门总兵卓英,乃先将身子一闪,躲在暗壁处,着是一场急促的脚步声,另一位军官,匆匆地奔进去,却是日间在城墙上指他们为叛逆的那个军官,他见到卓英立刻打恭道:“启禀总镇,前面的战局不妙!”
  卓英倒很沉稳,站住道:“东方将军,情况如何?”
  军官道:“对方有八九个人混进来了。”
  “东主白,你身为副将,带领着几千军马,居然把人给放了进来,而且对方才八九个人,你是怎么护城的。”
  敢情这个叫东方白的家伙还是个副将,他惶恐地道:“总镇大人,这些人不是从城外放进来的。”
  “那他们是从那儿进来的?”
  “未将不知道,城上毫无动静,帅府中却忽而闹了起来,未将连忙赶回来,发现对方已深入帅府。”
  “只有八九个人吗,为什么不擒他们下来?”
  “对方据前院两边通道,反而把我们的人夹在中间,现在已陷进一两百人,相持不下,他们个个都骁勇善战,未将所辖的人根本近不了身!”
  “那不怪你,这些人都是有名的江湖武士,寻常士卒当然奈何他们不得,可是前楼上的箭手呢?”
  “敌我混战不清,怕误伤及自己人无法出手!”
  卓英怒道:“不管,叫他们射箭好了!”
  “敌寡我众,乱箭纷发,我军伤亡必重。”
  “没关系,由本镇负责,这些人有罪,本镇奉有经略大人冯公请示,务必尽杀不赦。”
  东方白犹豫道:“启禀总镇,据未将所知,他们与塞外回人交谊很深,而且并未谋反,却反使回人和平团结相处,臣服天朝”
  卓英冷笑一声道:“你懂什么,来人中有宁王的女儿,他们联络胡人,就是为宁邸壮声意图篡国”
  东方白道:“可是宁王并未正式宣告谋叛,清华郡主是宗室亲裔,真要伤了他们,恐怕末将等无以为词!”
  卓英道:“宁王辰濠早具野心,等他们把胡人召来中原就来不及了,你吩咐放箭好了,不管我们自己人死多少,只要能消灭了他们,就是大功一件。”
  东方白道:“总镇请恕罪,未将无法应命,因为并无谋叛证据,总镇仅下口谕,事出无据,未将负不起这个责任,最好是请总镇亲自下令,或是给未将一道手令,但是对于将袍泽也一块牺牲,未将以为不妥!”
  卓英怒道:“你不下令,本镇自己下令好了!”
  他气冲冲地朝外走去,朱若兰等他来到身边时,突然闪身而出,双刀架住他的脖子上喝道:“卓英!你好大的胆子!”
  卓英一怔,但已在朱若兰的强制之下,他的卫士要上前援救,朱若兰道:“不许过来,否则我就杀了他!”
  卓英道:“朱若兰,你谋逆有据,还敢协持本镇,难道你不要命了?”
  朱若兰冷笑道:“卓英!我看你才不要命了,无凭无据,居然敢诬陷我谋逆!”
  卓英昂然道:“独孤长明携了尔父手书,潜入龟兹,意图勾结胡儿,篡窃宝器,私通番邦,谋逆有据!”
  朱若兰道:“证据呢?”
  卓英道:“本镇自然握有证据,尔父的亲笔书函己由人取得交在本镇手中,你就算杀死了本镇,也难掩尔父之罪。”
  朱若兰冷笑道:“独孤长明私入塞外,原是十分秘密的事,怎会有证据落在你手中?”
  卓英道:“本镇在胡人中还有耳目,龟兹国王驾前侍臣是本镇派遣的密探,彼窃得密函后,交由东方将军,转呈至本镇处的,此事已有多人过目!”朱若兰道:“有!但只是一封书函而已,卡将未敢定其真伪,因为那个人只是一名侍臣,像如此重要的证物,于理不可能会被他得到。”
  朱若兰道:“东方将军可知道塞外发生了什么事?”
  “不太清楚,只知道郡主率了一批人,在那儿进行睦交工作很成功,据末将所得的消息,回民们似乎并没有动兵备战之意,而且有一些平时素不朝贡的部族,都准备修表归附请贡,都是郡主干族之力。”
  “既然如此,白天你为什么不让我们进城?”
  朱若兰道:“谋逆二字是何等重大的罪名,凭一封书信就能证实吗?何况是否父亲笔尚未可知。”
  东方白道:“郡主所言极是,尤其王爷经略江南七省,位尊权重,仅这微弱证据,未经查证前,实不宜轻作断定。不过未将只是副将,一切都要听总镇的,不过末将对郡主等人已经尽量地宽容了。”
  朱若兰道:“火炮机弯,你都拿出来了,这还算宽容?”
  “郡主,总镇的指令是不计手段,扑杀各位,未将力谏不从,而在军令约束下,无以违抗,只有在行动中,先向各位提出警告,火炮机弩,未将都是先抬上城楼,让各位看见了再行使用,以郡主等超凡技艺,只要提高警觉,就不会受到伤害了。”
  朱若兰冷笑道:“万一我们躲不过呢?“
  东方白道:“受伤的也不过是一二人而已,如若未将不动声色,将军马暗伏在城中,等各位走近城门时,炮弩齐发,各位又岂能有幸免者?”
  朱若兰想想倒也是道理,遂道:“你又为什么要这样做呢。为什么要对我们先行言警呢?”
  东方白道:“主帅冯经略大人与王爷不和,意图,但据未将所知,独孤长明受命策反边确有此事,但已为郡主加以破坏,而且还将他们诛杀了,抚化四夷,功在朝堂,未将怎么受乱命而暗陷忠良?”
  卓英叫道:“好!东方白,你居然敢阳奉阴违,私通叛逆,本镇非治你的罪不可,经略大人还对你如此提拔!”
  东方白朗然道:“总镇,未将这个副将是大明朝把授,不是冯经略的私相授受,未将自然要以君国为重!”
  朱若兰点点头道:“好!东方将军,你既有如此认识,我就给你看一样东西!”她从怀中取出秘旨,交给了他,东方白接过展开一看,立刻肃容双手捧着,还要行礼,朱若兰道:“东方将军,你知道就好,不必拘礼,这是秘密的。”
  东方白双手捧还道:“是,请郡主示下!”
  朱若兰收起密旨道:“卓英这种态度,显见阴谋,你可知道一二。”
  东方白道:“郡主,未将正是心中大有所疑,无法查究,郡主既然有这个身份,就可以好好查证一番了!”
  说着凑近过来,低语了几句,朱若兰一怔道:“真的”
  东方白道:“未将不敢确定,但是总镇近来确是性情大变,像刚才连自己人也要一并射死的事,卓总镇照理是不会下这种命令的,因为他最爱护部属……”
  朱若兰道:“兹事体大,一定要好好查证一下,你快去把外边几位请了来,我们一起来察查一番。”
  东方白恭身应是,连忙走了出去。卓英道:“你们想干什么,东方白,你也想造反不成?”
  朱若兰用刀比住他的颈子道:“少说话,等会儿要你开口时,你想不说也不行!”
  卓英身边的四名衙士忍不住拔了腰刀,要冲过来,朱若兰一手执刀继续抵住了卓英,另一手挥刀迎挚,刀光连闪,四人都是倒了下去,卓英瞧得脸色大变。
  片刻后,楚平、龙千里、刘笑亭与韩大江,东方白五人都走了进来。朱若兰道:“华姐她们呢?”
  楚平道:“她们去迎接五嫂进来,这儿发生了什么事?”
  东方白看了地下的尸体一眼,朱若兰道:“可能他们已有知觉,你一走,卓英立刻就叫他们抢攻,被我杀死了。”
  东方白道:“他还有一部份心腹,未将也叫人看住,郡主,把他押进屋子里好好地问一下如何?”
  他领先在前带路,来到后面的一间大议事堂中,东方白道:“末将先去找人把四周布防好,各位请少待。!”
  朱若兰等人推着卓英进了大堂,但觉顶上有备,一张巨网已然网了下来。
  楚平的动作算是快的,连忙向后疾退,只是迎面一剑砍到,把他震退回去,还是被网子罩住了,龙千里挥剑要削网,但是那面网子十分结实。任凭他如何砍削都无法将网绳砍断,而网他那根粗绳却开始在收缩了,将他们六个人,连卓英在内,渐渐挤成了一团。
  卓英惊惶地叫道:“郡主,把你的刀挪开一点,我就要死在你的刀下!”
  朱若兰冷冷道:“卓英,你想活命就老老实实地说出来,这是怎么一回事!”
  东方白脸含微笑,跨前两步,手中执着长剑笑道:“郡主,这话由我来回答,因为我知道的比他更清楚,他不是卓英,叫卓茂,是卓英的堂兄弟,面貌跟卓英有几分相似,所以我才把他弄来,冒充卓英的,只要不让人人接近,看不出来是假的。”
  朱若兰吸了一口气道:“你跟我说的开始都是假的了?”
  东方白笑道:“不假,我说有人假冒总镇,意图对各位不利,这完全是真的!”
  “那真的卓英上哪去了?”
  东方白微笑道:“死了,被郡主杀了。”
  说着踏前两步,长剑疾探,剑尖刺进了卓茂的咽喉,此人对人体有经验,剑刺的各部位恰好在喉管上,拔剑后,鲜血如泉喷,卓茂连一声都喊出来,身子已软了下去,东方白笑道:“卓总镇死于郡主刀下,此事无疑问,因为有不少人见到他被郡主挟持的。”
  朱若兰知道自己已陷入了一个阴谋之中,乃叹了口气道:“东方白,你真好用心,把卓英这死归在我头上也没关系,因为我身怀秘旨,对任何文武百官,都有处决之权!”
  东方白笑道:“旧总镇是朝廷重寄的股肢,对各位的身份立场,已经获有秘报,自会对各位的行动全力支持,要他来诬陷各位,他一定不肯的,因此我只好把他藏了起来,才能让卓茂代替他,宣达攻击的命令可是喇后很难圆满的结束,这个假卓英总不能一直充冒下去,而真卓英又不会承认这件事,现在好了,回头我可以在卓茂的喉头上补一剑,把尸体抬出去,一切都有合理的交代了。”
  朱若兰道:“你费了这么大的事,就是要杀死我们?”
  东方白道:“是的,你们的几个女伴已经出城了,等她们回来时,发现各位都被乱箭穿身,死在这张虎锦套中,再经我的说明后,她们一定人相信是被卓总所陷而中箭,也一定会借塞外重兵,追寻主凶以为各位报仇,声讨冯经略……
  朱若兰道:“原来你要对付提西南经略冯其!”
  东方白笑道:“那老儿是朝廷不二死臣,而各位也是块很讨厌的绊脚石,这是个一石二鸟之计。”
  朱若兰叹了口道:“平哥,我告诉你的没错吧,冯其与卓英都是官家的股肽重臣,忠心不二,现在倒是我们害了他们了,此计若得逞,后果真是不堪设想!”
  楚平却十分平静地道:“龙生他们不会发兵的。”
  东方白道:“我会向他们建议,兵临城下,不必进逼,挟求朝廷杀冯经略为各位复仇,他们会同意的,而且再请华女侠拿了郡主身上的密旨去要求朝廷,也会对冯经略不满而降旨诛死冯老兄,只要此人一死,边兵必退,皆大欢喜,以我对各位的友谊,这经略使一职,大概不会落在别人手上。”
  朱若兰道:“你的目的只是在一名经略使吗?”
  东方白大笑道:“我以一员副将,能一越而为经略大臣,暂时是可以满足了,至于以后,我耍瞧着办了!”
  朱若兰大声道:“你背后的靠山是什么人?”
  “这个,郡主,你就糊涂一下吧,因为我说出来,你也不会要信的,因为我这着伏子安排这么多年,一直都表现得很好,谁都不会相信我与那一方会有连系……
  朱若兰道:“你不说我也猜得出,你是裴尚书的心腹!”
  东方白笑道:“你这样认为也未免不可,因为我既不会承认,也不会否认,各位若是泉下英灵有知,总会知道的!”
  楚平冷冷地道:“阁下不必高兴得太早,如果真正的卓总镇没有死,你这个计划还是行不通的。”
  东方白道:“他人要死了,刚才我出去时,就通知了两个心腹将卓英押过来,等他们来到之后,我就送各位归天,同时把卓总镇的尸体放进去,把假的换出来,大计于焉定矣!”
  楚平道:“问题是乱箭射死我们并不容易。”
  东方白笑道:“这儿虎锦套网是用一种特制的野蚕丝渗合金编织而成,刀剑不损,你们突围不了,我再以弓弩交射,不怕各位活得了!”
  他拍拍手,四壁涌出几十名弩手,各人手中都拿着一具机弩,朱若兰叹道:“平哥,完了。若是平常的弓箭,我们还可以运气一抗,这种弩的劲力太强……”
  话才说到这儿,忽然空中飞来两个人头,丢在他的脚下,跟着有一个女子的声音道:“东方白,卓总镇已经救走
  那是薛小涛的声音,楚平大喝道:“涛姐!快走……”
  薛小涛的声音道:“我知道,双姐上冯经略那儿去了,玲玲跟玉霜姐保着卓总镇离城了,东方白,我们会带着人马来找你的,你等着吧!”语去声消,东方白连忙追出去,却颓然而返。
  在大牢里,手铐铁镣,锁着四男一女五位侠士。这是楚平、龙千里,刘笑亭、韩大江与朱若兰,他们都很平静,倒是在外面的东方白显得十分不安。
  终于他走到铁栅前道:“楚平,安化王已经在庆阳发军清君侧,声讨奸逆,冯其已经被杀,所部尽入安化王的麾下,你们要等那边救兵是不可能的了!”
  朱若兰的身子微微一震道:“这是什么时候的事?”
  “三天以前,冯经略之死,是被你们害的,他听见了华无双的的报告后,立刻调集了五千人要赶来玉门,途经广阳,因为那是安化王的邑,按例应该去拜会安化王,请求借路。结果安化王在茶中下了毒,用鹤顶红杀了冯其,那五千人都被安化王收编了。”
  楚平道:“你是跟安化王庚番串通的。”
  朱若兰道:“那恐怕不会,他是裴尚书的人,否则不会对我们的情形如此清楚,更不会了解独孤长明等人的行动,安化王那儿没有什么人才。”
  楚平轻声一叹道:“若兰,这一点恐怕我们都受愚弄了”,安化王那儿若是没有人才,又没有兵力,他凭什么敢反,他以清君侧为口号,主要的是以讨刘瑾为名,刘瑾还兼领着十几万禁军呢?安化王如果没有充分的准备,又凭什么敢去动刘瑾。”
  朱若兰微微一怔,楚平道:“还有一个可能就是安化王与裴尚书是一伙的,但他们只是私下勾结,表面上却是装作互相为敌,以分散大家的注意。”
  朱若兰道:“对!很可能就是这样,他们一个在内,一个在外,正好里应外合,表面上装作互不相容,使大家都不防备他们,所以冯其也上了当,如果冯其知道他们早有勾结,一定早加防犯,也不会去拜人了!”
  东方白笑道:“各位的确聪明,不过现在才猜到,已经太晚了,冯其知道我与裴尚书的实力,安化王必然乐于听闻的,那知这正是我的安排,造成一个除掉冯老儿的机会”
  朱若兰道:“冯其既死,西南军权尽入你们的手,难怪你们敢叫出清君侧的口号,你建下这么大的功劳,应该很快就是裂土封疆的要员了,你急些什么?”
  东方白道:“谁说我急了”
  朱若兰一笑道:“我们在此被拘禁六天六夜,你都未来看过我们,今天却在我们外面转来转去,想来是有急事。”
  东方白顿了一顿道,“灯吧,我献计安化王鸩杀冯其时,我还特别吩咐万万不可杀了华女侠!”
  龙千里笑道:“如果你不是使用诡计,又岂能拿住我们八骏侠,你别自己脸上贴金了!”
  东方白忍住了心中的不快道:“由于华无双没有在冯其的军中,安化王知道她必然另行向人告急求救了,事机既泄,安化王干脆就挥师东进以讨逆奸……”
  朱若兰道:“你们只是以讨刘瑾为口号而志在天下,司马昭之心,路人皆知,你何必掩饰?”
  东方白没有理她,继续道:“楚平,安化王既然已将正式发兵了,我跟你们也没有私仇,大军既发,也不是你们阻挠得了的,我想放了你们!”
  楚平淡然地道:“什么条件?你总不会毫无条件地放人的,把条件开出来吧!”
  东方白道:“条件很简单,请你们劝阻关外胡骑回去,不要干涉中原的内争!”
  楚平一笑道:“是龟兹与楼兰的联军吗?”
  “恐怕还不止此,各部族精锐齐集,由一个叫天龙生的青年为主,正在白龙堆会师,准备叩关。”
  楚平道:“天龙生是刘五哥的儿子,你圈禁了我们,他自然要设法救!”
  “安化王指示要我以各位为质,阻遏胡人干预!”
  “你试过了没有?”
  “试过了,他们不信你们还活着,所以准备放一个人去告诉他们,叫他们退兵,这个人以你最合适!”
  楚平一笑道:“我相信你得到的答复绝不是如此的,他们绝不会考虑退兵的事,谁去都没用的。”
  东方白叹口气道:“好!算你厉害,他们是提出条件,要我在三天内放人,否则就攻城!”
  “一定还带有附带条件的。”
  “附带条件是卓英提出的,他要我的头。”
  “这太苛刻了,你会舍不得脑袋的!”“正因为第二个条件我无法接受,所以我才要你去说一下,叫他们立即遣解群众,我这里就放人!”
  楚平道:“我怎么相信你说的是实话呢?”
  “我不必骗你们,我要带了人去与安化王会师,这个关已无守备必要,你出发的时候,我也出发,只留十个心腹在此,把人质放在城外等候,只要不是大队人马涌到,你们可以自行上来解开人质,否则只要一点火,十炮齐发,人质一个都活不了,我反正是走了,要不要人质活命是你们的事,你考虑好了,明天我来听答复!”
  说完他转身走了,楚平等数人聚拢来商量,还没获得结果,楚平忽地一怔道:“怎么会是他来了?”
  他们从牢门中,可望到外面,竟然是陈克明,带了三个女子,玲玲在前,薛小涛居中,裴玉霜殿后,四个人悄悄地掩退过来,而那几名守卫,全然一无所觉!
  因为这是夜晚,这四人行动轻悄,除了这些练过武功的一流高手,那些士卒是很难发现的。
  陈克明慢慢掩到两人附近,示意后面三个女子暂停,他从身边掏出一个小白包,解开后往前轻轻一掷,包内却是一头盖般大的蛤蟆,口中咕咕作声,一跳一跳地向两名守卫跃去。
  军营之中,设监之处多半十分偏僻,哈蟆虫蚁,本为常见之物,这头哈蟆的出现,虽然引得几名守卫的注意力集中过去,但是看清是只蛤蟆,就未加注意了。
  只是一个军士道:“好大的一个蛤蟆,怕不有斤来重!”
  普通一个蛤蟆至多不过二三两或四五两,能够重到半斤,已经是罕见的了,重达斤许,那不成了精了。
  那军士只是信口说一声,可是却引起另一个人的注意,看了一眼道:“不错!瞧他蹲在那儿,就像一口小酒罐子,不是蛤蟆精,也一定是蛤蟆王!”
  这两人的谈话,使得大家的注意都集中了过来,跟在陈克明身边的玲玲三人也感到奇怪,那蛤蟆起始才不过才拳头大小,眨眼工夫,居然涨大了几倍,口中仍在时时作声,而且慢慢地向前爬动,
  守监的军士共有四个,另外的两人也过来,他们是正对着蛤蟆,其中一个忽然道:“老王,不对劲,这东西已有气候成精了,你看他的眼睛!”
  那头哈蜕的眼睛本来是闭着的,此刻已张了开来,一颗鲜红,一颗碧绿,闪着妖异的光芒。
  而他的体形此刻已经涨到如同水桶大小,黄褐色的皮越绷越紧了,巨口张合之间,就发出咕的一声,他的身子就涨大了一点!四名军士都走近了过来。围在蛤蟆四周,其中一个道:“不对,这东西已经积年成妖,咱们快去禀告将军去!”
  说着正要走,却被另一人拉住了道:“老谢,你别忘了将军的命令了,任何惊动都不准离开的。”
  “那我们还是立刻报警吧!”

  ------------------
  OCR 书城 扫校
后一页
前一页
回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