后一页
前一页
回目录
第一八章 别有用心


  四匹骏马拖着一辆豪华的车子在路上飞驰着,阿古的长鞭在空中飞舞着。
  丁鹏离开了神剑山庄后,只对阿古说了一句话:“用最快的速度,到附近最大的城市去。”
  对阿古说话最省事省力,不必作多少解释,只要最简短的命令就行了。
  所以等车子下了华舫,阿古立刻就驱车疾行了。
  这辆车子已经是丁鹏的标志、丁鹏的象征,虽然大家没有看见丁鹏,但知道丁鹏一定在车子上。
  所以大家都让开了,看着阿占赶着车子疾驰而去。
  没有人去问丁鹏在神剑山庄如何以及他跟谢晓峰一战如何。
  那已经由谢先生向大家说明过了。
  丁鹏跟谢晓峰那一战没有胜负,每个人都已知道,大家也都很高兴,可是,仍然有人忍不住想跟在后面,看看又发生了什么事。
  了公子如此急急地赶路,必然是发生了什么重要的事情,这种热闹岂可放过?
  哪怕自己有再重要的事,也得放下来去看看究竟,何况他们也不会有什么太重要的事。
  江湖人最逍遥的地方,就是他们很闲。
  他们不必为生计去操心,却也不愁生活,腰里似乎有用不完的银子,虽然也没有谁大富大发过,但江湖人很少有人饿死过。
  谁也不知道他们是如何赚钱的,但每个人都这么很宽裕愉快地活着。
  似乎有许多莫名其妙的方法养活着这些莫名其妙的人,而他们也为着许多莫名其妙的事情忙着。
  现在追着丁鹏的车子就是一件莫名其妙的事。
  他们当然认识丁鹏,但丁鹏却未必认识他们。
  丁鹏走得这么急,当然不会停下来等他们,就算丁鹏被他们追上了,也不会招待他们吃一顿。
  可是他们追得很起劲,至少比拉着车子跑的四匹骏马还要起劲。
  马是因为受了阿古的鞭策,才拼命地跑着。
  没有人鞭策着他们,他们也同样舍命地跑着,两只脚去追十六只脚。
  那是很辛苦的事,幸好车子到了大路上,速度必须慢下一点,因为大路上毕竟还有很多其他的行人。
  但也只是慢了一点而已,车子仍然驰得很快。
  忽然,有一个小孩子从岔路上跑了出来。
  那只是个七八岁的小男孩,他是为了飞扬的尘头所吸引,跑出来看热闹的。
  只是他跑的方向不对,挡在路中间。
  马拉着车子急冲了过来,谁也无法使得它们停止,眼看车子跟马就要冲上那个孩子。
  被这么一群奔马、一辆大车压过去,那个孩子等于是死定了。
  长鞭一卷,小孩子飞了起来,被轻轻移到路边放下,车马飞驰而过。
  那孩子一无所觉,还在拍手欢呼。
  别的人都为他捏了一把汗,然后也忍不住欢呼了。
  好精的御术,好精的鞭法,好深的功力!
  三者缺一,都无法保全那孩子,但是阿古却巧妙地做到了。
  追在后面的人发出的欢呼声阿古是听不见的,他是个聋子还兼哑他能听懂人的说话,那是由口形上读出来的。
  他也能觉察极为细小的声息与变动,那不是靠听觉,而是靠灵敏的感觉。
  不过那些跟在后面的人却十分满足,他们目睹了一次奇迹,似乎已经值回这一场辛苦了。
  马车进了城,停在一家最大的旅馆前面。
  跟来的人没有看见丁鹏进去,固为他们到得迟了一步,但是,他们却看见了客栈里的伙计纷纷地走出来,分散到四周去。
  他们好像是要去办一件很重要的事。
  那些江湖人虽然不敢去问丁鹏,却敢抓住这些伙计们来问的,一个伙计就被抓住了。
  “那位丁公子是不是住在你们店里?”
  “是的,他包下了最好的一个院子,有花园、花厅,还有十几个大房间。”
  “他只住一个人吗?”
  “不!两个人,还有一个赶车子的,像尊金刚。”
  “两个人要住那么大的院子干吗?”
  “不知道,或许是要请客吧。”
  “请客?他要请谁?”
  “不知道,但客人是很多、很重要的客人,因为他要他们向城里最好的酒搂里去订下十桌最好的酒席,然后又要我们把城里最漂亮的妓女都叫了去,至少要叫五十个。”
  “城里最漂亮的妓女有多少?”
  “天地良心,连最丑的加上去也不到五十个,可是那位公子出手太豪华了,每一个妓女赏银是十两金子,因此没有也得给他找去。”
  “找得到吗?”
  “有十两金子,即使不是妓女也肯卖一次了。我有两个妹妹,加上我老婆,就可以抵三个了。”
  “什么?你要把自己的老婆跟妹妹叫去当妓女?”
  “是的,一次能赚十两金子的机会实在不多,只可惜我的女儿大小,只有五岁,否则我还可以多赚十两。”
  问话的人叹了口气,放开了手道:“那你就快去吧,别耽误了你发财的机会。”
  他实在佩服这个伙计,但是居然还有两个更叫他佩服的人出现了。
  那是一对姊妹,而且是江湖上小有名气的女剑客。
  姊姊叫杜玲玲,妹妹叫杜珍珍,一个外号叫黑水仙,一个叫白水仙。
  她们并不十分美,但也不十分丑。
  她们是一家不大不小的镖局的镖师,而她们的剑法既不算太高,也不算太差。
  所以她们既不算大有名,也不是默默无名。
  她们的年纪既不太大,但也不小。
  可是她们此刻做的事却十足地惊人。
  杜玲玲叫住了那个伙计道:“喂!你一时找不到那么多,就把我们姊妹俩也凑上如何?”
  伙计直了眼,他倒不是奇怪她们肯毛遂自荐,因为他根本不认识她们,他只是舍不得让人分了财气去。
  杜珍珍明白他的意思,笑着把两块银子塞在他手里:“我们不要金子,那全部归你,而且还贴你二十两银子。”
  伙计几乎以为两个女的发了疯,但是他自己却是个很正常的人,因此他没有放过这个机会。
  不但收下了银子,而且还问道:“二位姑娘,你们还有没有同伴也要干同样买卖的?”
  杜玲玲忍不住笑了起来:“你倒是不知足呀,像这种好生意做一回还不过瘾?”
  那伙计笑道:“上个月我算了个命,看相的王瞎子说我今年会走偏财运,会发一百两金子的横财。我起初以为他胡说,哪知道今天财神爷果然来照顾了。我家里有三个人,加上二位姑娘就是五十两了,王瞎子的相既然如此灵验,我想一定还有五十两的。”
  “不错,那个瞎子看相的确很准,你应该好好请他再帮你看一看。”
  伙计的眼也直了,因为说话的是个千娇百媚的女郎,带着个青衣丫头。
  这女郎不必说了,那个青衣丫头也比先前的杜家姊妹好看十分。
  店伙的喉结直跳,却说不出话来了。
  那千娇百媚的女郎却笑吟吟地道:“你也不必去找你的老婆跟妹妹了,我这儿就给你一百两金子。”
  她伸伸手,旁边的青衣丫头立刻递过一个布包来,沉甸甸的,打开布包,里面是一排黄澄澄的赤金元宝。
  店伙几乎还不相信,拿起一个来舔,凉凉的,再咬了两口。
  一口咬的是金子,试试它的硬软程度。
  另一口咬的是手指头,看看自己是否在做梦。
  他发现金子是真的,而他也不是在做梦。
  怪事年年有,今年特别多。
  因为今年在江湖上崛起了一个丁鹏。
  自从丁鹏在圆月山庄戏剧性地出现之后,每一件事情都是惊世骇俗的。
  但是把他所有的轰动事件加起来,也比不上此刻在这个小城中所发生的更令人难以相信。
  十桌酒席已经开了出来,把花厅摆得满满的。五十名妓女也凑齐了,被分配在十桌酒席上。
  但每一桌只放了六双筷子,这表示着每一席只有一个客人,做主人的丁鹏坐在中间的一张桌子上,旁边坐了五个较具姿色的粉头。
  杜玲玲、杜珍珍跟那个千娇百媚的女郎是最后被带进去的,坐在最远的一桌上。
  她们进去时,丁鹏没有注意,也没有看见她们,因为那个时候,他正忙着跟旁边两个女的在调笑。
  这两个女的一个叫仙仙,一个叫美美,是城里最红的两个妓女了。
  她们对这位财神爷自然是尽心巴结着。
  仙仙满斟着一盅酒,用条花手帕托着送到丁鹏口边,喂了下去后,才笑着说道:“丁公子,您请的客人呢?”
  丁鹏喝了酒笑笑道:“你们不都是吗?”
  美美怔了一怔才道:“公子请的客人就是我们?”
  丁鹏道:“不错,我一共请了五十位,要是到齐了,就没有别的客人了。”
  “公子,您一个人请了五十个姊妹来陪您喝酒?”
  丁鹏道:“也不光是陪酒,你们会吹的就吹,会唱的就唱。我包下来的时间是到明天晚上,在这段时间内,你们可以尽兴痛快,只有一个条件,不准走。”
  仙仙也怔住了,忍不住道:“公子,为什么呢?”
  丁鹏笑道:“难道以前没有别的客人下条子叫你们过?”
  仙仙道:“那当然有。”
  丁鹏道:“别人叫你们来为了什么呢?”
  美美道:“是为了要我们侍候。”
  丁鹏笑道:“我也是为了这个原固。”
  仙仙低下了头道:“公子,不是这样子侍候的。”
  丁鹏道:“我知道,我也不是第一次出条子叫堂差。男人们到这儿来,无非是为了酒色,先喝喝酒,增加点情趣,等情投意合的时候,再一起上床……”
  他说得太直率了,使得有些女的听来有些刺耳,但是想到对方是出十两金子的主顾,再刺耳的话也就认了。
  仙仙道:“公子总不会要我们五十个人都恃候您上床吧?”
  她表现得很大胆,这或许是她走红的原因,但是丁鹏的答复却更为出乎她的意料:“不错,我就是这个意思。”
  每一张桌子都在听着他们的谈话,因此丁鹏的话音一落,整个厅中掀起了一片惊呼声。
  叫得最响的就是社玲玲跟杜珍珍姊妹俩。
  她们或许是故意如此,以吸引丁鹏的注意,或许真是吃惊了,因为她们到底不是真正的卖身的妓女。
  先前是为了好奇,要想进来看丁鹏在弄什么玄虚,但真到了要她们陪着丁鹏上床,她们还是要考虑的。
  尽管她们心里千肯万肯,却也不肯以一个妓女的身份去陪着丁鹏上床的。
  那两声特别尖锐的尖叫果然达到了目的,把丁鹏吸引过来了。
  当丁鹏笑嘻嘻地站起来,走向她们桌上的时候,杜玲玲拼命咬着嘴唇,杜珍珍的心差点没跳到腔外。
  只是丁鹏的目标却不是她们,他走向了那个千娇百媚的女郎,脸上泛起了衷心的喜悦道:“青青,你来了。”
  原来这个女人叫青青。不知有多少的嫉妒的眼光盯着她,为了她的美,也为了她独占了丁鹏的注意。
  丁鹏的确把所有的女人都忘记了,他只看见青青,上前挽着她的手,笑着道:“我知道你是无所不在的,只是我不知道用什么方法才能找到你,只好用这个方法试一下。”
  青青笑道:“你这个方法实在很特别。”
  丁鹏叹了口气:“没办法,如果你再不出现,我就只好将就了,因为我的确是需要女人。”
  丁鹏挽着青青到后面的屋子去了,只留下那个青衣丫头在门口,笑笑道:“我家少奶奶已经来了,就用不着各位了。各位如果要回去,可以回去了;如果不回去,就在这儿玩玩也好。各位的酬劳照付,已经交给柜台了。”
  “什么?你家少奶奶?那位公子已经娶了亲了?”
  “那还能假得了?刚才你们没看见?”
  丁鹏看见青青的神情的确很高兴,倒是没人再怀疑了,但还是有人不太服气。
  尤其是黑水仙跟白水仙两姊妹,杜玲玲首先冷笑了一声:“她若是丁公子的老婆,干吗不直截了当地进来,还要跟着大家一块儿混进来?”
  青衣少女微微地一笑道:“因为我家少奶奶喜欢开玩笑,而且钱太多,要变点法子花掉才有意思,就像有些人愿意花上二十两银于来买个婊子干干。”
  杜玲玲的脸上立刻变了色,杜珍珍却更干脆,绕到青衣女郎的旁边,就是一拳递进来。
  杜家的长拳是家传的,很有点火候,她们姊妹俩的拳头也打倒过不少英雄好汉。
  可是那青衣女郎只轻轻地一伸手,就握住了她的拳头,笑着道:“别开玩笑,我怕痒,可受不了你胳肢……”
  杜珍珍的脸立刻变得苍白,痛得连叫都叫不出了,杜玲玲什么话都没说,拉着妹妹就走了。
  她知道妹妹那一拳如果打不倒人家,再加上她也不行,她们并不是那种死硬不要命的硬汉子。
  外面的嬉笑哄闹声一直没停。
  青青却已忍不住发出了呻吟,可是在她身上的丁鹏却仍然像一头蛮牛似的剽悍。
  最后她实在忍不住了,轻声道:“大……大鹏鸟,我实在吃不消了,全身骨头都要散了似的……”
  她贴在丁鹏身上那滑润的肌肤已经满是汗水,丁鹏这时却像是在极度的惊奇中道:“小青鸟儿,你怎么了?”
  大鹏鸟与小青鸟儿是他们新婚之夜相互的昵称,现在称来,犹然含着无限的甜蜜。
  青青作了个苦笑道:“我很好,只是我实在支撑不下去了。我已经连续第五次了,刚才那最后一次,几乎要了我的命。如果再来一次,我真的会死的。”
  丁鹏诧然道:“小青鸟儿,我知道谢小玉给我的那杯百花酿中的药性很厉害,所以我拼命急赶,拼命用内力压注,然后才用那种奇怪的方式,叫了一大堆女人。我知道假如专对一个普通的女人,非出人命不可。”
  “我知道,我并不认为你做得荒唐。”
  “但是我仍然希望你能来,我知道你是灵狐,有鬼神奠测之机,你没有叫我失望。”
  “我不是来了吗?”
  “我以为你也能解除我的困境,我想你一定有办法的。”
  青青叹了口气:“我没有办法,狐也有几种,我修的天狐之道。”
  “天狐修的是什么呢?”
  “是较为正统的那一道,炼气修性,辟谷修真,而登飞仙之境。”
  “你修到什么程度了?”
  “我道行很浅,什么都还没修成,偏又孽缘难解认识了你,天仙之境是忌情欲的,我动了凡心,坏了道基,仙业无望,最多只能像个平凡的女人一样……”
  “小青鸟儿,我实在很抱歉……”
  青青用手掩住了他的嘴:“别这样说,是我们有缘。当我为你流出第一滴情泪时,我就知道我虽然绝了仙业,却得到了人世间最大最难得的幸福。”
  “那又是什么呢?”
  “爱,人间的至爱,一种刻骨铭心、生死相与的爱。每到危急关头,你都曾不惜代我一死。这一份至情,是天仙也难求的,所以我爷爷也感动了,允许我们在一起,要我终生侍奉你、敬爱你。”
  “难怪有人说只羡鸳鸯不羡仙。”
  “是的,世间传说着许多神仙下凡的神话,也流传着仙女下凡不愿回到天庭的故事,那都是真的。若能鸳鸯共白头,万年仙业何足留……她感觉到丁鹏已经停止了动作,而且情欲在消退中,连忙问道:“你身中的媚毒排除了?”
  “没有,至少还有一点。”
  “那怎么行呢!留在体内会烧死你的。”
  “我想不会这么严重,一开始我就能用内力控制,慢慢地我也可以用内力炼化的。”
  “那大危险,一个不慎,就会导致走火入魔。”。
  “可是我也不能叫你送命。”
  青青忽然狡黠地一笑:“我自己是没办法,幸好我带了帮手来,我可以叫小云为你化掉媚毒。”
  “小云,你说的是那个小丫头?”
  “她不是小丫头,也是狐,不过她修的是迷狐道。”
  “迷狐?”
  “是的,迷狐虽是左道旁门,却能解决你的问题,因为她专修的阴阳和合、采补挹注之道。”
  “什么?这么一点大的小鬼,居然修的这一道?”
  “狐就只那两条路可以得道。她的资质只能走这一条路,有什么办法呢?”
  她忽而娇媚地一笑:“你别小看她,那是穿了衣服,而外表也故意装得那个样子。等她跟你上了床,你就会发现,她不但是个女人,而且是女人中的女人。”
  青青的形容没有过分。
  当小云被叫进来的时候,的确还是个羞羞答答、初解人事的小姑娘。
  但是当青青把她推到丁鹏的床上,脱去了她的外衣时,丁鹏就知道,这个小姑娘的确是女人中的女人了。
  她的胸前是用束胸紧紧地捆住的,丁鹏才解开了腰间的带子,两个圆球就从她的胸前跳了出来。
  就像是魔术师在变戏法似的,突地虚无中跳出了两朵肉色的绣球花。
  浑圆,坚挺结实,小而巧的乳头像云彩、樱桃,红艳艳的,使得一个男人看见了就忍不住为之心跳。
  当她解除了身上全部的衣服,把一副诱人的嗣体贴近了丁鹏时,立刻把丁鹏许多压抑的情欲激发了起来。
  而且她调情的动作也熟练得惊人。
  一半固然是药物的催引,另一半却也是受了她的诱惑,两个人紧紧地缠着时,丁鹏忍不住叹息了一声道:“小云,当青青叫你进来前,约略他说起一点你,我还不相信,所以我还努力用内力逼住了药性。”
  小云吃吃地笑道:“爷,媚药只是助兴的,任何媚药对皇官里的太监都没有用。”
  “那么是什么才有用呢?”
  小云笑道:“可是我听说过,皇宫里的太监也会愉偷溜出来逛窑于。”
  “真有这种事?”丁鹏的确是闻所未闻。
  “可是他们都净过身子,怎么逛窑子呢?”
  小云笑道:“他们的身干净过了,心却没有净,七情六欲都是发自心里的。”
  “这也有道理,可是他们又如何浇灭心中的火呢?”
  “他们有手、有嘴,有许多事还是手跟嘴能办得更好的。”
  丁鹏倒不是个完全无知的人,所以他笑着道:“那只是舒服别人,自己仍然全无感觉的。”
  小云笑道:“男人在使女人快乐时,自己能得到更大的快乐。女人也是一样,最能使男人快乐的女人往往是自己最能表现快乐的女人。”
  丁鹏不能不承认她的看法很正确,他接触过的女人都是很动人的女人,而吸引他的不是她们本身的动人,而是她们在欢爱时候那种如痴如狂的神情。
  有些女人在接近时,给人以味同嚼蜡,就是因为她们太冷漠,像木头人。
  丁鹏又叹了口气:“小云,真想不到你这么小的年纪,却懂得这么多。”
  小云娇喘着笑道:“爷,我的年纪不小了,最少也有四五百岁了。”
  “你有四五百岁?”
  “是的,我是狐,不是人,狐必须要有五百年的道基才能修成人形。”
  “说什么我也不相信。”
  小云笑道:“爷不相信也投办法,不过爷见过像我这样的人没有?”
  丁鹏摇摇头,他的确没见过,一个看来稚气未脱的小女孩,突然一下子变成了一个迷人的大女人,除了狐,谁还能做得到?
  不过丁鹏也不是一个普通的人,他不但能征服人,也能征服狐。
  所以尽管小云有着五百年的道行,但是她从丁鹏的身下移开时,她也显得十分的柔弱了。
  她深深地吐了口气,然后再抬眼去看一边的丁鹏。
  丁鹏已经不激动了,他的身体是那么的健壮,他的精力是那么地旺盛,可是,他的睡态却是那么的可爱,充满了孩子气,因为他还把她一根食指含在口中。
  这种睡态足以激发一个女人的母性,哪怕这个女人是刚从他的肚子上爬下来的。
  小云同样地也为他的睡态而着迷了,看着呆了半天,然后才像是下了最大的决心,悄悄地在一边捞到自己的衣服。
  她不是要穿衣服,只是从衣服里掏出一样东西。
  一根针,长长的、亮亮的针,虽然握着针的手在发抖,但是她仍然一咬牙,对准丁鹏的心口刺下去。
  针头已经抵在丁鹏的胸口肌肤上,丁鹏仍然熟睡得像个孩子,而且嘴角还泛起一丝笑意。
  这笑使得小云的心软了,她再也无法多用一点力,就这样呆了半天,她才像下定了决心,再度举起了针。
  这次她没有犹豫,很快地、很有力地刺了下去,但是仍然没有刺进丁鹏的心窝。
  这次却不是由于她心软,而是有人阻止了她。
  不,应该说是一只手,一只粗壮、有力、黑色的手。她只看见了这只手,并没有看见人,却已经够使她惊心了,因为她认识这只手。
  阿古的手。
  随即她也看见了人,一个美丽而憔悴的人。
  这个人自然不会是阿古。
  美丽与惟悴都是用来形容女人的,绝不会用在阿古的身上。
  美丽而憔悴的女人也不会有阿古那样的手。
  可是小云只看见了这个人。
  她看不见阿古,因为她的人被阿古提了起来,提得高高的。
  所以她只能看见青青。
  青青的脸很白,但小云的脸更白。
  青青转身走了出去,小云被阿古提着也跟在后面走了出去,来到一间屋子里。
  青青找了一张椅子坐了下来才道:“把她放下来。”
  阿古把小云重重地丢了下来,跌得她很痛,使她情不自禁地叫了出来,抬眼看见了阿古炯炯的目光。
  她才意识到自己是赤裸的,于是她连忙用手去遮掩着,但是实在也遮淹不了什么。
  因为她的手大小,而需要遮掩的地方却很大,只能遮住她的乳头与那一圈微紫的乳晕,却掩不住那浑圆、颤动的乳房。
  何况她只有两只手,还有一个更重要的地方要遮掩的,那小腹处黑茸茸的同海草般的一大片,合她的双掌,也掩不了的,更何况还有更下面的地方……
  因此她上上下下地忙个不停,忙着掩来掩去,却无疑是把她身上那些诱人的地方更增加了诱惑性而已。
  青青却笑道:“小云,别对阿古来这一套,你知道是没有用的。他对你这一身肉虽然感兴趣,但是却在打算如何把你烤来吃掉。只要我点点头,你立刻就会欣赏到他烤人肉的手艺。”
  小云颤动了一下,停止了动作。
  青青的神色一冷道:“小云,为什么?说!为什么你要暗杀爷?”
  小云看看阿古,那炯炯的眼光使她心悸,她也知道青青的话不是恫吓,于是瑟缩地回答说:“小姐,不是我要暗杀爷,是别人要我那么做的。”
  “我知道,你既没有那么做的理由,也没有那么大的胆子,我一直都在旁边看着,我看见你下手还停了一停,可见你也很喜欢他的。”
  “是的,小姐,爷的确是很能令人动心的男人。我虽然是专习媚功的,但是也禁不住为他而动心。如果没有别的原因,我是下不了手的。”
  “所以我才知道这个指使你下手的人,一定是个很了不起的人。”
  “是的,的确是很了不起。”
  “我已经知道他了不起了,现在我要知道他的名字以及他是什么人。”
  “小姐,我不能说,说了你也不会相信。”
  青青的神色很平静:“小云,相不相信是我的事,我也不强迫你说。如果你不告诉我,也一定会告诉阿古的。”
  “不!不要,小姐,你杀了我好了。”
  “我不想杀你,我们从小就像姊妹一样,我也打算要你一辈子跟着我的,可是你要害我的丈夫,那我就不敢有这个念头了。你也知道,我们感情再好,也深不过我对爷的那份心的。”
  小云沉思了半天才说道:“是老主人。”
  青青几乎跳了起来。
  既然已经说了出来,小云也就没有意思再瞒下去。
  “的确是老主人,他在不久之前派人送了一副金蛇令牌给我,叫我杀掉爷。”
  “什么时候?我怎么没有看见?”
  “是小姐跟爷在房子里的时候。”
  青青的脸上微微一红道:“你没有弄错吗?要知道金蛇令已经不再是老主人独一专用的了,还有很多块失散在外面。”
  “这一块却不会错,是老主人身边的神力天王送来的。”
  青青陷入了沉思道:“爷爷为什么要杀掉他?”
  小云顿了一顿才道:“因为老主人说,爷已经不可能成为我门中人。”
  青青立刻道:“他老人家答应过我,并不要丁鹏成为我门中人,所以一直没有告诉他我们的身份。”
  “可是爷却得到了我们的圆月弯刀以及无敌的刀式。”
  “那也是爷爷自己决定的。他说丁鹏的资质,可以将我们的刀法发挥到极限。爷爷并不希望他能成为本门中的人,只要求他击败谢晓峰。他已经做到了。”
  “他并没有击败谢晓峰。”
  “他们没有正式比试,以后也不可能再比,因为谢晓峰今后将不再使剑,更不会与我们为敌了。”
  小云道:“这是爷自己说的吗?”
  “是的,也是谢晓峰自己亲口告诉我的,所以这是绝对可信的话。”
  “可是老主人得到的消息并不如此。”
  “爷爷得到的消息是怎么样的?”
  “爷已经跟谢晓峰成为朋友。”
  “他已跟我说过了,英雄相惜,这是情理之常,而且也只有他们两个人,才能够算得上是朋友。”
  青青的脸上泛起了无比的骄傲,小云却叹了口气:“但老主人说,谢晓峰虽然不会再跟我们为敌,爷却可能会成为我们的敌人的。”
  青青叫道:“不可能的!爷是个很重感情的人,绝不会跟爷爷作对的。五大门派才是我们的敌人,爷对五大门派的人深恶痛绝,怎么会帮五大门派来跟我们作对呢?”
  小云说道:“老主人是这么说的,神力天王来转达这句话时他也不相信,可是老主人看事一向很准。”
  青青道:“这里面一定有误会的地方,我要找爷爷说清楚去,小云,穿好衣服,我们走。”
  小云很感意外地道:“小姐不杀我了?”
  “只要你说的是实话,我当然不会怪你。”
  她又转向阿古:“阿古,请你多照顾他一点,别再让人接近他,即使是我们自己人也一样,你能做到吗?”
  阿古点点头,拍拍自己的胸膛,但是又做了个奇怪的手势。
  青青笑道:“也好,我把小香留下来解释一切好了,那个丫头是绝对可信任的。”
后一页
前一页
回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