后一页
前一页
回目录
第一二章 征途


  十天过去了,天天都有人等候在圆月山庄的山下,伸长了脖子望着那华丽的圆月山庄,希望能看到谢家三少爷前来。
  很多人希望瞻仰一下这位当代剑神的丰采。
  还有很多女的,她们听说当年的谢家三少爷是位到处留情的风流剑客,现在虽然年纪大了点,但是江山易改本性难移,也许自己会有被他看中的机会……
  但是除了这些骚娘们外,大部分的人,尤其是江湖人,他们希望的还是别看见谢晓峰。
  谢三少爷不来,丁公子就会去找他了,找他决斗去。
  决斗,自然是比道谢道歉好看得多、过瘾得多。
  何况神剑斗魔刀,这又是何等够味的事!
  谢晓峰没有叫大家失望。
  他没有来。
  事实上,大家也认为他来的成分不太大。
  谢晓峰并不是一个谦虚的人,虽然人说他已经变了一个人,变得十分谦虚平易近人,但是谢晓峰毕竟是谢晓峰,他是个很高做的人。他虽然不是个不讲理的人,也不是个不知道感激的人,但他却是不轻易说谢的人。也许是因为他姓谢,他的祖上都姓谢,为了避讳,他不肯把这个字用来表达别的意思。
  一个不肯向人说谢字的人,自然更不会向人道歉了。别说丁鹏只是救了他的女儿,就是救了他自己的命,他也不会说声谢谢的。
  要他为了拒绝丁鹏的邀请而来道歉,那是更无可能了。谢晓峰若是因为这个而道歉,谢晓峰就不是谢晓峰了,而是条比土狗还不如的杂种狗了。
  谢晓峰不来,丁鹏是否会找他去呢?
  这十天来,青青一直很抑郁,不知为了什么她的眉头经常深锁,但是丁鹏看不见。
  丁鹏一直在为自己的武功而感到振奋不已,他知道圆月山庄中一会,已经使他的名字响遍了江湖。
  但是他倒不是个狂妄得完全无知的人。他要谢小玉带回去的话固然是狂得上了天,可是他也明白,谢晓峰的剑一定比铁燕夫妻的双刀合壁厉害得多。
  他也知道谢晓峰不会来的,一战难免,而这一战正是他所期望的。
  这十天他没有接见一个客人,连青青的房里都很少去,他在圆月山庄的秘室中闭门深思苦练。
  练他那柄弯刀,练那神奇的一刀。
  他本来不是个有野心的人,可是圆月山庄上的成功使他的信心大增,也使他的雄心滋长了。
  他为自己安排了一连串的将来。
  想得越多越周密,他的野心就越大。
  任何人如能击败谢晓峰,都将会认为是英雄岁月的巅峰了,但是丁鹏却不然。他只是把它当作一个开始。
  在他的心中,已经作了许多的构想。
  每一个构想,都比压倒神剑山庄更要伟大、更为轰功。
  因此,这第一步必须要成功!
  第十天终于过了。
  谢晓峰没有来。
  第十一天,风和,日丽,万里无云。
  是个适于出行的好天气。
  丁鹏出发了,出发去邀斗谢晓峰。
  行前他见到青青了,正在考虑着要如何启齿时,青青已经先开口了:“祝郎君一路顺风,载誉而归……”
  丁鹏先是一怔,继而释然地哈哈大笑起来,道:“青青,你的确神通广大,法力无边,我心里的事从来也没能瞒过你!”
  就这样,他离开了青青,没有说第二句活。
  丁鹏是乘着一辆金碧辉煌的马车走的。
  马车是用四匹全身雪白光泽的骏马拖着的,这四匹马每一匹都是大宛名种。
  寻常人求其一而不可得,他却拥有了四匹,而且用来拖车。
  千里马是用来奔驰乘骑的,并不适合用来拉车,那甚至于是一种浪费,还不如一头骡子来得适用。
  这四匹骏马也是一样,它们既不习惯又不安分,甚至于互相不容。
  但是赶车的车夫却是个好手,他是个全身漆黑的昆仑奴,光着头,穿着绣花的长裤,赤着上身,披了一件长不及腰的小马甲,露出了双肩,袒着胸前,脖子上套着一个黄金的大项圈子,坐在车上像半截铁塔。
  他有力的双手熟练地握着缰绳,把鞭子抖得“啪啪”直响,居然能把四匹骏马勉强地控制着,不情愿地走着。
  这一切的排场是够了,却给人有一种暴发户的感觉。
  但是丁大少爷就喜欢这一套,他重起江湖,就是以暴发户的姿态。
  而且他从小就不是个有钱的人,现在有了挥霍不尽的财产,也不知道如何去享受。
  车子后面跟了一大串的人,丁鹏觉得很满意,他知道这些人不请自来,像是他最忠实的跟班,会从这儿一直跟着他到神剑山庄。
  丁鹏看看后面的那一群人由一堆变成一长串,三三两两或单独地走着,其中颇不乏江湖上的知名之上,心里就感到很高兴。
  谢晓峰或许比他名气大,但是谢晓峰有这种本事造成这样的局面吗?
  他安闲地闭上眼睛,听任车子时快时慢地走着,嘴角露着笑意。那是为另外一件事而高兴。
  那是青青对这一件事的态度。
  出发以前,他蹑嚅难以启齿,就是想跟青青说,这一次希望她不要跟着去。
  他想了一千个理由,但没有一个是能成立的。
  青青非常美丽,跟他在一起,绝不会辱没他。
  青青的武功很高,从前比他高得多,现在或许已比他差了一点,但是绝不会成为他的累赘。
  青青对他百依百顺,从没有反对过他任何事,也没有拘束他的任何行动。
  没有任何理由他不让青青跟着走的。
  只有一个理由,却又说不出口。
  她是狐,炼狐术已成了气候,但究竟还是狐,不适宜在人多的地方出现。
  可是这并不是丁鹏不想要青青随行的理由。
  不知是什么原园,他只想能离开青青一段时间。
  这当然更不是理由,却偏偏是他内心的一股冲动、一个愿望。
  他以为青青一定会跟着走的,因此费尽心思去想一个要青青留下的理由。
  为了这个,他几乎花了三大的时间,仍然没想出一个借口来,哪知到了出发之际,他还没开口,青青却已经先开口了。
  她祝福他旅途顺风,凯旋归来。
  似乎早就说好不跟他同行似的。
  那并不希奇,因为她是狐。
  狐具有未卜先知、预测人的心思的神通。
  丁鹏不禁想:“能娶到一个狐女为妻,实在是最大的福气。”
  所以丁公子在路上时,完全是心满意足了。
  所以车子在摇晃着,他居然能睡着了。
  车子的摇晃并不是因为路不平。他们走的是官道,既平坦又宽阔,车轮也很结实。这是一辆特制的马车,比皇帝出巡时的御车还要讲究。
  车行不稳是因为拖车的马,它们的步调极难一致,而且也没有受过拉车的训练。
  所以即使有阿古这样的好御者,仍然无法在短时间内使得车子走得很平稳。
  阿古就是那个昆仑奴,也是丁鹏跟青青从深山的狐穴中带来的唯一跟随。
  阿古几乎是万能的,从做针线到拔起一棵合抱的大树。他身上的绣花衣服就是他自己刺绣的。
  这辆豪华的巨车也就是他一手打造的。
  阿古只不会做两件事。
  一件是生孩子,因为他是男人。
  一件是说话,因为他没有舌头。
  好在这两件事并没有多大关系。
  丁鹏当然不要阿古替他生个儿子。
  阿古也从不表示意见,他只是听,照着命令做。
  所以阿古实在是一个非常理想的长随、忠仆。
  丁鹏即使把青青给留下了,却要带着阿古。
  出了城后,行人就较为稀少了,那只是指对面来的行人。
  在他们的车后却跟着一大串的人,都是江湖中人。
  丁鹏忽而有一股冲动,一股促侠的冲动。
  他朝阿古发出了一个命令:“把车子赶快一点!”
  阿古很忠实地执行了命令,长鞭“呼”的一声,缰绳轻抖,车子像箭般射了出去。
  望着后面惊诧的人群,丁鹏开心地哈哈大笑。
  自从丁鹏出门之后,圆月山庄顿形冷落了。
  聚在这儿的江湖豪杰早就跟着丁鹏走了,就是那些由丁鹏邀来的住客,也都先后地走了。
  他们也都不愿意放过丁鹏与谢晓峰的一场决战,只是他们并不像那些江湖人般的紧跟在丁鹏的车子之后。
  有些人甚至是走向相反的方向。
  假如他们不愿放过丁鹏与谢晓峰之战,为什么不立即追上去呢?
  难道他们有把握知道丁鹏即使立即赶到神剑山庄,没有他们在场,这一战还是打不起来的?
  有几个人却单独地、悠闲地在湖上泛舟,跟娼妓们闭聊了半天,然后再分别地、悄悄地在暮色的笼罩下、在没人注意的情形下,进入了一座寺庙。
  在客舍中,他们像是去访晤了什么人,也像是聆取了什么指示,因为他们对那个人十分恭敬,在进入了客舍后,他们没有说一句话。
  除了一个低沉的、恭敬的“是”之外,他们没有说过第二个字。
  这些人的目的何在?他们将要做些什么?
  目前除了他们自己之外,大概只有那寺中那位神秘的住客才知道了。
  圆月山庄中,还有一个人没有离开,那人是柳若松。
  别的人多少是属于客卿的地位,说走就可以走了,只有他不行,因为他是丁鹏的弟子。
  虽然丁鹏没有教给他一点功夫,只是把他呼来喝去,做一些近似下人的工作。
  但柳大庄主却一点祁不在乎,表现得十分殷勤而热心。
  丁鹏走的时候,没有叫他跟了去。
  因此他就只好留下,他也非常地高兴。
  到处照应了一下,他就来到了后院。
  后院是青青住的地方,只有两个很标致出尘的丫头侍候着,一个叫春花,一个叫秋月。
  春花、秋月是诗人心中最美的两件东西,两个丫头也是一样。
  春花笑的时候,就像是灿烂的春花。
  秋月的肌肤,比秋天的月亮还要皎洁、媚人。
  两个丫头都是十七八的年纪,是少女们最动人的岁月,而这两个少女不但在怀春的年岁,似乎还懂得如何取悦男人侍侯男人。
  因为她们本是金陵秦淮河上很有名的一对歌妓,是丁鹏各以三千两的身价买下来的。
  她们虽是下人,却不干任何粗活,只是作为青青的伴侣而已。
  柳若松的年纪虽然略略大了一点,却仍然长得很潇洒,万松山庄的柳庄主本是武林中有名的美剑客。
  虽然柳若松在一般江湖人的心目中已经一钱不值,但是在春花、秋月的眼中,仍然是个很有吸引力的男人。
  所以他一进后院,两个花蝴蝶般的女孩子立刻飞也似的迎了上来,一左一右地拉住他的膀子。
  在以前,柳若松一定非常高兴,即使不趁这个机会去捏捏她们的屁股,也一定会捏捏她们的脸颊。
  只可惜那是以前,是他做柳大庄主、柳大剑客的时候,是松竹梅岁寒三友名噪江湖的时候。
  现在他只是丁鹏的弟子。
  而且是住在师父的家里。
  徒弟住在师父家里的时候,一定要老实、拘谨、行动规矩有礼。
  柳若松做大侠时很成功,现在做徒弟时,表现得也恰如其分。
  他连忙退后了一步,推开了两堆飞来的艳福,然后才恭恭敬敬地问道:“师母在哪儿?”
  春花吃吃地笑了起来,道:“你是来看少夫人的?”
  柳若松仍然恭敬地道:“是的,我来问问师母有什么指示。”
  秋月也笑着道:“你找她干什么?有事情她会着人到前面告诉你的。少夫人说过,叫你没事不要随便到后面来的。”
  “是的,不过那是师父在家的时候。现在师父出门了,我这个做弟子的总得尽到一点孝心。”
  春花格格地娇笑着说道:“孝心?那你就要像人家的乖儿子一样,晨昏定省,早晚都要进来请一次安呢!”
  柳若松老实地点点头:“我正准备如此!”
  秋月笑道:“现在天已过午,你若是来请早安,似乎太晚了,若是来请晚安,不太早一点吗?”
  柳若松的脸有点红,道:“只要有这份心,倒是不拘早晚的。”
  春花笑了起来:“看在你这份孝心上,我倒是不能不替你通报一声了,不过现在去通报,一定是碰一鼻子的灰,困为少夫人的心情很不好,刚刚还吩咐过,她要一个人静一静,不让任何人去打扰她。你若是想见到她,最好是趁她心情好的时间再来。”
  “那……她什么时候心情会好一点呢?”
  “这很难说,最近这几天她的心情一直不好,不过到了晚上月亮出来的时候,她会出来赏月,那时她的心情即使不好,却很寂寞,很需要有人陪她谈谈。”
  柳若松的眼睛里发出了光:“那我就晚上再来吧!”
  秋月立刻道:“慢着,她见不见你还是没一定,她需要人陪着聊聊,却并不需要你来陪。”
  柳若松毫不在乎道:“没关系,我只是来尽一份心。今天不见,明天再来,明天不见还有后天,精诚所至,金石为开……”
  春花冷笑道:“金石为开,院门不开,你还是见不着。每到了她要赏月的时候,她总是叫我们把院门紧紧关上拴好,因此你要想进来,一定要我们来开门才行。”
  “那就麻烦二位一下!”
  秋月笑道:“那也不行。我们都要去陪着她,没空来替你开门。如果你一敲门,她立刻就回楼上去,因为她说过,不太喜欢见到你,你如果来了,叫我们挡驾。”
  柳若松微微有点失望地道:“那就等以后再说吧!”
  秋月狡黠地笑笑道:“柳大爷,如果你打算不经过院门越墙进来,那可是打错了主意。少夫人很讲规矩,这所院子人夜以后虽然没有人看守,防备却很严。前两天有个人悄悄地进来,结果不知怎么的中了机关,死在那丛花树下,只剩一堆衣服,连骨头都化掉了。听说他叫什么飞天蜘蛛,是个很有名的飞贼。”
  柳若松不禁变了颜色道:“来无影,去无踪,飞天蜘蛛,夜盗千户,从来也没有失过一次凤。”
  春花笑得像春花:“来无影是不错的,去无踪却不知道,因为他化成了一滩水,就在那边的玫瑰花丛下。”
  柳若松的身子抖了抖,背上冷飕飕,汗毛都竖了起来。秋月也笑了,笑得却不像秋夜的明月。
  月冷而寒,她却是充满了热:“你要想进来见到少夫人,只有一个办法,就是我们姊妹俩分出来一个为你开门,而且还带你前去。这样也许会挨上两句责骂,但至少可以让你见到她……”
  柳若松不是个傻子,作了一个长揖道:“请二位大姐多多帮忙!”
  春花笑道:“别客气,也别多礼。我们姊妹俩是很好说话的,只要我们心里高兴,为你做什么事都行。只是一定要我们姊妹俩高兴,你知道我们最高兴的是什么吗?”
  她的身子靠上来,已经火热热的。柳若松不是傻瓜,自然知道是什么方法。
  两个女郎把柳若松带到一间石亭子里,开始做使自己高兴的事了。
  足足过了一个多时辰,柳若松才回到前面。
  两个女的似乎还不怎么太高兴,一直在埋怨他是个银样的蜡枪头,一点都不中用。
  但柳若松却连哭都哭不出来了。
  他做梦也没有想到,这两个看来像两朵花般的女郎,在做那件事的时候,比十个最淫荡的婊子加起来还贪。
  那个被人杀死的妻子像头饿狼。
  一头饿狼使他痛苦了半辈子。
  现在,他却遇上了两头饿虎。
  能够剩下这身皮骨出来,已经是万幸了。
  这天晚上是满月。
  柳若松没有去见青青,他只能像死狗般的躺在床上,连爬起来的力气都没有了。
  明天,后天,大后天,也都还是好月亮。
  但是柳若松不敢想是否能够去见到青青,他知道自己在这两天三天里,是别想能有一丝力气的。
  他躺在床上,只想着一件事。
  春花、秋月究竟是不是从金陵买来的名妓?
  据他所知,只有西方的一个神秘宗派里出来的女人,才有这么贪的胃口、这么高明的技术。
  他累得连抬眼皮的劲儿都提不起来的时候,她们仍然有本事能把他身上的某一部位引得兴奋起来,榨干他骨髓里的一点一滴剩余的生命。
  天下无难事,只怕有心人。
  这是句老掉了牙的话,连不识字的老婆婆都会用来教训她的孙儿的。
  一句话能被人如此广泛地运用,应该是有颠扑不破的真理了,至少它的确是百分之百地被人肯定了。
  但有时它却未必尽然。
  至少柳若松就有这个感觉。
  他赔尽了小心,着实地休养了几天,而且还找到了一个以往的相识,一个下五门的采花贼,要来了一剂金枪不倒的龙虎妙药。
  出了两身大汗,好不容易把两头饿虎、两个骚媚无比的小娘们儿摆布得娇喘连连,终于让他见到了青青。
  那是在一个月夜,一个下弦的残月之夜。
  青青手抚亭栏,对月想着心事。
  柳若松整整衣襟,恭恭敬敬地走过去。
  虽然他的眼前已冒着金星,脚步也虚浮不定。
  那一剂金枪不倒的妙药虽然使他勇不可当,像是降龙伏虎的天神。
  可是他亏损的体力却也够瞧的。
  但是他不在乎,他知道只要能接近那个女主人,他就可以踏上成功之途。
  青青看了他一眼,毫无表情他说:“你来做什么?”
  “弟子特来问候师母。”
  青青皱皱眉头,不胜厌恶地道:“我很好,用不着人来问候!”
  柳若松并不意外,他知道一开始是不可能立刻就取得青青的好感的,所以他仍是谦卑地道:“弟子还要向师母禀报一下师父的消息。”
  “这个也无须你来说,我知道得很清楚。”
  “师母足不出户……”
  青青打断他的话道:“我有我的方法,至于是什么方法,总用不着向你详细说明了吧?”
  柳若松连连恭声道:“是……是的,只不过师母所得到的只是片面的消息,不如弟子所知道的精确。”
  “我倒不信你的消息会比我更确实!”
  柳若松诌笑道:“师母如若不信,且容弟子说说,跟师母知道的对照一下如何?那时师母便知弟子所言不虚。”
  青青略一迟疑才道:“好!你说说看!”
  柳若松很得意地道:“师父一路行去,每天只走百来里。所停之处,必然会做出一些惊人的举动。”
  青青的眉头深皱道:“我知道,他的目的在引人注意。”
  “师父曾经在一家最大的酒楼上摆下筵席,邀集能请到的江湖女杰,包括那些已经嫁人的,却把她们的丈夫或情人摒诸门外。”
  青青居然笑了起来道:“那也没什么关系,至少他并没有强邀,是那些女人们自己愿意去的,而且她们的丈夫也没有反对。”
  “快到席终时,师父却把其中十二位较为年轻的强行留下,陪他聊天直到中宵。”
  “那一定很有趣,只是我知道他并没有强留,被留下的也没有什么不高兴,反倒是那些没被留下的感到很不高兴,认为没面子。”
  “可是那十二人中,有五个是有夫之妇,还有三个是已经订了亲的。”
  青青笑了起来,道:“她们的丈夫跟未婚夫并没有为此而感到不安,反而沾沾自喜而感到光荣。所谓白道中的豪杰,都是这副嘴脸,为了达到某种目的,就算叫他们的老婆去陪人睡觉,他们也都不在乎的。”
  柳若松的脸红了,像是被掴了一掌。
  青青虽然没有明指,却的确是在说他。
  为了要得到丁鹏那一招“天外流星”剑招,他就叫他的老婆秦可情化名可笑,布下了一个可笑的圈套。
  结果他虽然得到剑招,却失去更多。
  而且还成就了丁鹏,为他自己招致了这么惨痛的报复。想到这些,柳若松恨不得给自己两个大嘴巴。
  他不是后悔自己的那些作为。
  而是恨自己的运气怎么会如此不济,丁鹏的那些奇遇,怎么不落在自己身上。
  幸好,丁鹏并没有守在青青身边,而且还撇下了她,一个人出去扬名了。
  留下这个非常难得的机会来给自己,如果不好好地把握住,自己就真是土狗了。
  因此,他并不就此放弃努力,笑着道:“师父已经是享有盛名的人了,如此糟蹋他得来不易的名声,殊为不智……”
  青青一笑道:“他的事不用你我未操心,他是个大男人,自己知道该怎么做的。”
  “可是师父这种做法,太对不起师母了。”
  青青的脸沉下来:“这些话不该你说的!”
  柳若松连忙道:“弟子只是为师母感到不值。”
  青青冷冷地道:“我信任他。”
  这一句话封住了柳若松的嘴。
  青青又道:“假如你知道的只有这些,就不必再说了。”
  柳若松道:“弟于还听说五大门派的掌门人都已经惊动,兼程赶到神剑山庄去。”
  青青笑了一下道:“这也不算是新闻。有人向谢晓峰挑战,总是一件大事,他们总要去赶热闹的。”
  “他们不是看热闹去的。”
  青青“哦”了一声道:“他们去干吗?总不会是去帮谢晓峰的忙吧?”
  柳若松笑道:“谢晓峰不会要人帮忙,如果他的剑胜不了师父的刀,谁都帮不上忙,他们是去阻止这一场决斗的!”
  青青笑道:“那很好,最好他们能阻止。这一场决斗实在很没意思,只是我了解丁鹏,恐怕他们阻止不了。”
  柳若松笑笑道:“据弟子所知,他们似乎有很大的把握,因为他们是应铁燕双飞之请而去的。”
  青青的脸微微一变道:“他们怎么会跟铁燕双飞那种人搭在一起?”
  “这个弟于不知道,但是那天在圆月山庄上,师父将铁燕双飞击败后,他们曾经亮出了免死铁牌,那是五大门派的掌门人共同具名颁下的,想必五大门派跟他们定有非常密切的关系!”
  青青的神色不再那么安定了,忙问道:“你还听说了什么?”
  柳若松知道时机将近成熟了,笑着道:“弟子知道他们如果无法劝阻师父与谢晓峰之斗,就将动用全力,在决斗之前除掉师父。”
  青青冷笑道:“他们没那个本事!”
  柳若松道:“他们单身独个自然不是师父的对手,可是若将他们所属的门人都投入进来,就是很可怕的力量。”
  青青冷笑道:“让他们来好了,除非他们不怕死!”
  柳若松进一步道:“五大门派虽然人数众多,但是也抵不住师父手中那一柄神刀,问题是另一个可怕的人物。”
  “谁?”
  “谢晓峰,谢三少爷。”
  “他又怎么样?他近年来已经不过问江湖中事。”
  “但是神剑山庄依然是武林中的圣地,谢三少爷仍然是武林中的正义支柱,对整个武林有一种责任。只要师父伤害了五位掌门人中任何一位,谢晓峰就不会坐视,必定要挺身而出了。”
  青青的脸色略现激动道:“他出来也没什么,相公本就是去找他决斗的,他的一柄剑神出鬼没,但未必能胜过相公手中的刀。”
  柳若松笑笑道:“谢晓峰如果是正面跟师父决斗,胜负在于一决,倒也没什么可怕,问题是谢晓峰不正面邀斗……”
  青青摇头道:“以神剑山庄主人的身份,他难道还会偷袭暗算不成!”
  柳若松道:“如果为了一个重大的理由,谢晓峰会做任何事的。”
  青青陷入了沉思之中。柳若松道:“目前唯一的办法,是设法破坏五大门派的结盟,叫他们联不起手来。”
  “有这个办法吗?”
  “自然是有的。五大门派虽然表面上合作无间,骨子里仍有许多矛盾。譬如少林武当,由于地位超然,狂妄自大,使其余三家心中很不痛快。只要再加以煽拨一下,使他们自己先乱起来,谢晓峰也不会再管他们那些狗皮倒灶的事了……”
  青青道:“这件事做起来很不容易。”
  柳若松笑笑道:“师母如果允许弟子放手去做,弟子自信可以做得天衣无缝的。”
  他终于暴露了自己的目的,青青一笑道:“你一定有什么条件吧?”
  柳若松心头微震,知道这个看来美丽无邪的小女人,并不是那么容易对付的,自己必须还要下一番功夫。
  因此他笑了一下道:“弟子是为师门尽心,怎敢提条件呢!”
  青青看了他一眼道:“你没有任何的要求?”
  柳若松道:“没有……弟子一心只想为师母做点事以表微忱。”
  青青一笑道:“你不是一个忠心的人,如果没有好处,你连点一下头都不肯浪费力气的,因此我倒不敢麻烦你了。”
  柳若松知道不能再装下去了,笑道:“弟子本身是不敢有任何要求的,只是为了使行事方便起见,弟子必须要有使人相信的地方。”
  青青斩钉截铁地道:“说!你要什么?”
  柳若松心中一阵欢乐,知道已经接近关键了,这时可不能要得大多,但是也不能要得太少。
  如何讨价呢?
  青青也在打量着这个卑劣而又可厌的男人,她正在估量着他会提出什么要求。
  经过一阵沉默之后,柳若松终于道:“弟子此刻在一般人的心目中,已是名声扫地,半个大钱也不值了!”
  青青笑了一笑道:“那要看什么人。在有些人的眼中,你是个大可造就之才,在皮厚心黑这一点上,你足可成为当代宗师,无人能及……”
  柳若松的脸上又是一红,虽然他对世人的笑骂与不齿已能淡然处之,但是在面对着一个绝世的美人之前,他多少也想充起一点面子的。
  可是,在青青面前,他居然像是个刚出世的婴儿,赤裸裸的,连一点秘密都藏不住,这总是件难堪的事。
  因此他只有一阵苦笑,然后才道:“有些事弟子自己无法去做,一定要假手于人。要想使人相信,弟子必须要有个可靠的身份。”
  “做丁鹏的弟子,这个身份还不够吗?”
  柳若松苦笑道:“师母,你知道是不够的,因为弟子知道,连师父自己也不明白他的身份。”
  青青神色一变道:“他还有什么身份?”
  柳若松鼓起勇气,他知道此刻一句话不对,自己很可能就会咽下一口气后,再也没有第二口了:“圆月弯刀主人的身份。”
  “这算得了什么!他身上挂着那把刀……”
  “可是刀身上刻着‘小楼一夜听春雨’七个字!”
  青青的脸色再变,厉声道:“这七个字有什么特别意义?”
  “知道它有什么特别意义的人不多,可是有些人听见那七个字后,就会脸色大变,寝食难安,像那天的铁燕双飞就是个例子。”
  “你知道这七个字的意义吗?”
  “弟子不知道,可是知道五大门派的掌门人都是为了这七个字而来的。青青沉吟片刻才道:“你要什么?”
  “弟子想如果也能代表这七个字,至少在做某些事时,能够给人一种保证,或是一种警告。”
  青青立刻摇头道:“那不行,你不够资格,我也没这个权利!”
  “但师母可以为弟子请得这个资格。”
  青青道:“也不行。圆月弯刀上的那句诗,此刻已经不代表任何意义了,它只是刻在刀上的一句诗而已,没有任何的资格了。你明白吗?”
  “弟子明白,但只怕别的人不会相信。”
  “随他们的便,反正我绝不能给你什么。”
  柳若松微感失望地道:“那弟子只有退而求其次,不再找人帮忙,自己去做某些事情了。”
  “你要做哪些事?”
  “一些使五大门派手忙脚乱的事。比如说,让他们中间一两个重要的人平白地失了脑袋,然后再留下警告的字句,要他们知难而退。”
  “不行,绝不能做这种事。”
  “能的,弟子拣最弱的一派下手。他们经过两三次的打击后,自然而然地心生怯意,觉得犯不上为了别人而把自己拖得门户灭绝。”
  “这件事并不一定要你去做。”
  柳若松笑道:“弟子做最适合,因为此刻大家已经风声鹤唳,提高了警觉,别的人很难去接近他们,只有弟子不会受到怀疑,而且弟子究竟还有些朋友,可以作为弟子的掩护……”
  青青笑了一下道:“听来这个办法的确不错,那你就去做吧。”
  柳若松笑道:“可是弟子的那几手剑法只是二三流的玩意儿,而弟子要对付的却是一流高手。”
  青青明白了,笑道:“你是要我传授你剑法?”
  “不是剑法,是刀法,能叫人一刀分成两片的刀法。”
  “我没有那么大的本事,那手刀法只有相公一个人学成了,连我都没有学会。”
  柳若松忙道:“弟子不敢妄求跟师父一样,但是至少能有像铁燕长老那样的身手,才能使人相信。”
  “你以为那是一天就可以练成的吗?”
  柳若松笑道:“弟子虽不成才,但是只要能懂得诀窍,三五天内必可小有所成,因为弟子已经研究揣摩过那种刀法了……”
  。几0青青“咯咯”地笑了起来:“你倒是个有心人。”
  柳若松谦逊地道:“弟子多年来一直都在力争上游,只苦于没有机会,因此对能够充实自己的事情一直部很留心。”
  青青神色忽地一变道:“不行,我既不能传你刀法,也不要你做什么,而且更不要你留在这里。你这个人太危险,从现在起,你就离开圆月山庄。”
  柳若松大失所望地道:“师母,弟于是一片忠心。”
  青青笑道:“我知道你的忠心,所以对你多少有点报酬的。在飞来峰下,我还有片庄院,那就送给你。还有,你很喜欢我那两个丫头,我也送给你。”
  柳若松大惊失色地道:“师母厚赐,弟子实不敢拜受。”
  青青一笑道:“你不必客气,这是你应该得到的。从今后,你不必再说是丁鹏的弟子,更别叫我师母,我听见这两个字就恶心。还有,我那两个丫头虽然好说话,醋劲却是很重的,今后你多陪陪她们,别跟人多搭腔。女人固然不行,男人也不行,否则她们是很会修理人的。你去吧。”
  她只拍了拍手,两朵云轻轻地飘了进来,一边一个,架住了柳若松。
  她们不但手劲大得惊人,而且还懂得拿捏穴道,握住了柳若松,使他半点力气都使不出来。
  这时候柳若松才知道自己犯了多大的错误,他以为自己够聪明,但是却一直都在青青的算计之中。
  被架着出去时,他只感到一阵晕眩,不知道究竟还能活几天。
  此刻他觉得自己就像是一只被人抓着翅膀、马上就要抓去宰掉的公鸡。
后一页
前一页
回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