后一页
前一页
回目录
第六章 借刀


  宋中已经是个死人。
  宋中虽然还没有死,却已等于是个死人。
  柳若松看见他的时候,觉得很惊讶。柳夫人看见他的时候,也觉得很惊讶。
  无论准都看得出他已变了,冷酷而骄傲的宋中,忽然变得憔悴而迟钝。
  本来滴酒不沾的宋中,现在居然在找酒喝,找到了一杯酒,立刻就一饮而尽。
  等他喝了三杯下去,柳若松才微笑道:“这次你一定辛苦了,我再敬你一杯。”
  他对宋中还是很有信心,他相信这次任务一定已圆满完成。
  柳夫人也微笑道:“我要敬你三杯,因为你以前从来不喝酒的。她对他更有信心,她亲眼看见过他杀人。他杀人不但干净冽落,而且从未失手过。他杀人出手不但准确迅速,而且动作优美。她至今犹未看见过第二个人比得上他。宋中在喝酒,不停地喝,他以前不喝,并不是因为不能喝,而是不愿喝。一个杀人的人,手一定要稳,如果喝多了酒,手一定不会稳。他看见过很多酒鬼手抖得连酒杯都拿不稳的样子。他一直在奇怪,他们为什么还要喝?他觉得他们不但可怜,而且可笑。可是现在他已经知道那些酒鬼为什么会变成酒鬼了。现在他还没有醉,但是像他这种喝法,迟早总是要醉的。柳若松终于问到了正题:“最近西湖的秋色正好,你是不是已经到那里去过了?”
  宋中道已“我去过!”
  柳若松笑道:“秋高气爽,湖畔试剑,你此行想必愉快得很。”
  宋中道:“不愉快。”
  柳夫人道:“可是我记得你好像说过,秋高气爽,正是杀人的好天气;名湖胜景,也正是杀人的好地方。天时地利,快意杀人,岂非是件很愉快的事?”
  宋中道:“不愉快。”
  柳夫人道:“为什么?”
  宋中道:“因为我要杀的那个人,是杀不得的。柳夫人道:“丁鹏是个杀不得的人?”
  宋中道:“绝对杀不得。”
  宋中道:“因为我还不想死!”
  他又喝了两杯,忽然用力一拍桌子,大声道:“我只有一条命,我为什么要死!”
  柳若松皱了皱眉,柳夫人道:“显然你已试过,难道你不是丁鹏的对手?”
  宋中道:“我不必试,也不能试,我只要一出手,现在就已是个死人。”
  柳夫人看看柳若松,柳若松在看着自己的手。
  柳夫人忽然笑了:“我不信以你的剑法,以你的脾气,怎么会怕别人?”
  宋中冷笑道,“我几时怕过别人?谁我都不怕。”
  又干了儿杯后,他的豪气又生,大声道:“若不是有那四个人在,不管丁鹏有多大本事,我都要他死在我的剑下。”
  柳夫人道:“有哪四个人在?”
  未中道:“孙伏虎、林祥熊、南宫华树、钟展。”
  柳若松的脸色变了,大多数人听见这四个人的名字,脸色都会变的。
  宋中却偏偏还要问:“你也知道他们?”
  柳若松叹了口气,苦笑道:“不知道他们的人,恐怕还没有几个。”
  江湖中不知道他们的人确实不多。
  孙伏虎是南宗少林的俗家大弟于,以天生的神力,练少林的伏虎神拳。
  他不但能伏虎,而且还能伏人,隐然已是岭南一带的武林领袖。
  林祥熊是孙伏虎的结义兄弟,一身钢筋铁骨,做人却八面玲瑰。
  五年前,江南六省八大镖局联营,一致公推他为第一任总镖头。江南武林黑白两道的朋友,连一个反对的人都没有。
  南宫华树的门第更高。
  南宫世家近年来虽然已渐没落,但是百足之虫,死而不僵,他的武功和气派,仍不是一般人能比得上的。
  至于“飞云剑客”钟展,更是远在二十年前就已名满江湖了。
  柳夫人道:“他们都在西湖?”
  宋中道:“不但都在西湖,而且都在半闲堂、红梅阁。”
  他又喝酒:“我去了五天,他们好像时时刻刻都在那位丁公子左右。”
  柳夫人也叹了口气,道:“士别三日。真是应该刮目相看,想不到丁鹏居然能请得到他们四攸这样的贵客。”
  宋中道,“他们不是他的贵客。”
  柳夫人道:“他们不是?”
  宋中道:“他们最多也只不过是他的保镖。”
  他冷笑:“看他们的样子,简直好像随时都会跪下去吻他的脚。”
  柳夫人不说话了。
  她又看了看柳若松。柳若松已经不在看着自己的手;而在看着宋中的手。
  宋中的手握得很紧很紧,指甲都已握得发白,就好像千里在握着一柄看不见的剑,正在面对着一个看不见的对手。
  一个他自己也知道绝不是他能击败的对手。
  柳若松忽然道:“如果我是你,如果我看见他们四位在,我也绝不敢出手的。”
  宋中道:“你当然不敖。”
  柳若松道:“这并不是件很丢人的事。”
  宋中道:“本来就不是。”
  柳若松道:“但是你却好橡觉得很丢人、很难受,我实在想不通你是为了什么。”
  宋中不说话,只喝酒,拼命地喝。
  只有一个连自己都觉得自己很丢人的人,才会跟自己过不去。
  柳若松道:“你在那里究竟遇到了什么事?为什么会这样难受?,宋中忽然站起来,大声道:“不错,我是很难受,因为我自己知道我已经完了。”
  冷酒都化作了热泪。
  这个冷酷、倔强、骄傲的年轻人,居然也会流泪,也会哭。
  他哭起来就像是个孩子。
  他说了实活,也像是个孩子一样,把心里的话都说了出来:“其实我并不怕他们,孙伏虎和林样熊只有一身横肉,南宫和钟展只会装模作样。在我眼中看来,他们根本连一个钱都不值。”
  “可是我拍丁鹏。”现在我才知道,就算我再苦练一辈子,也休想能比得上他。”
  “我去找过他,按照江湖规矩去找他比武,让他不能拒绝。”
  “这就是我去找他的结果。”他忽然撕开了衣襟,露出了胸膛。
  他的胸膛宽阔而健壮。。
  “她”看过他的胸膛,也曾伏在他的胸膛上呻吟、喘息、低语。
  现在他的胸膛上已多了七道刀痕,弯弯的刀痕就像是新月。
  “他用的是刀,一把弯弯的刀。我从来没有看见过那样的刀,也从来没有看见过那样的刀法。”
  “我给了他七七四十九剑,他只还了我一刀。”
  “这就是那一刀的结果。”
  “我平生从未败得如此惨,也从未想到我会像这么样惨败。”
  “我知道就算再苦练一百年,也休想能接得住他这一刀。”
  “我求他杀了我,逼他杀了我。”
  “他却只对我笑了笑。”
  “他虽然没有说什么,可是我却看得出,他不杀我,只因为我还不配死在他的刀下。”
  “从那一瞬间开始,我就知道我完了。”
  柳若松默默地听着,什么活都不再问,什么活都不再说。听完了他也开始喝酒,不停地喝。
  他喝得也不比宋中少。
  所以他们都醉了,烂醉如泥。喝醉并不能解决任何事,但是至少可以让人暂时忘记很多事。
  这一天是十一月十六。
  从这一天开始,柳若松就一连串遇到很多他连喝醉都忘不了的事。
  十一月十六。
  柳若松醒来时不但头痛如裂,而且虚火上升,第一个想到的人居然不是丁鹏,而是他朋友从乐户中买来送给他的那个年轻女人。
  那个女人只有十五岁,本来只不过是个女孩子,可是在乐户中长大的女孩子,十五岁就已经是个发育得很好的女人了。
  他想到她的长腿细腰,想到她婉转娇啼时那种又痛苦又快乐的表。
  情。
  于是他就像是匹春情己发动的种马般跑了出去,去找她。
  他找到的是条母狗。
  他用后花园角落里的一栋小房子,做藏娇的金屋,布置精致的闺房里还特地准备了一张宽大舒服而柔软的床。
  他以为她一定会在床上等着她。
  在床上等着他的却是条洗得干干净净的母狗。
  那个长腿细腰的大姑娘竟已不见了。
  万松山庄虽然没有蜀中唐家堡、长江十二连环坞那么警卫森严,但还是有五六十个受过严格训练的家丁,大多数都有一身很好的武功。
  其中有四十八个人,分成了六班,不分日夜在庄子里守卫巡逻。
  他们都没有看见她走出过那个院子。
  没有人知道她是怎么会失踪了的,也没有人知道那条母狗怎么会到了她的床上。
  这是个奇案。
  于是柳若松想到了丁鹏。
  十一月十九。
  经过了两天的搜查和盘问,那件奇案还是没有一点头绪。
  柳若松决定暂时放开这件事。
  他又想喝酒。
  他们夫妻部喜欢喝两杯,喝的当然都是好酒。在这方面,他们两个都可以算是专家,万松山庄的藏酒也是一向很有名的。
  根据酒窖管事最近的记录,他们窖藏的美洒一共还有两百二十二坛,都是二十五斤装的大坛于,倒出来足足可以淹死十来个人。
  今天他要人去拿酒的时候,酒窖里却已连一滴酒部没有了。
  他窖藏多年的两百二十二坛美酒,竟己全部变成了污水。
  女人绝不会忽然变成母狗,美酒也绝不会忽然变成污水。
  酒到哪里去了?污水是从哪里来的?
  没有人知道。酒窖的管事指天誓日,这两天绝没有人到酒窖里去过。
  就算有人进去过,要把两百多坛酒都换成污水,也不是件容易事。
  这又是件奇案。
  于是柳若松又想到了丁鹏。
  万松山庄的厨房后面有块地,除了晾衣服外,还养着些猪、牛、鸡、鸭。
  这一天厨房的管事起来时,忽然发现所有的猪、牛、鸡、鸭都在一夜间死得干干净净。
  前几天一连发生那两件怪事后,大家本来已经在心里哺咕,现在更是人心惶惶,嘴里虽然不敢说出来,暗地里的传说更可怕。
  大家都已猜到,主人有个极厉害的对头已经找上门来。
  现在畜牲都已死去,是不是就要轮到人了?
  连柳若松自己都不能不这么想,这种想法实在让人受不了。
  十一月二十二。
  跟着柳若松已有二十年的门房早上醒来时,忽然发现自己竟被脱得赤棵裸地睡在猪栏里,嘴里还被人塞了一嘴烂泥。
  十一月二十六。
  这几天发生的怪事亘多,晚上明明睡在床上的人,早上醒来已被人吊在树上。
  明明洗得干干净净的一锅米,煮成饭时里面竟多了十七八只死老鼠。
  柳若松最喜欢的几个丫头,忽然一起脱得精光,跳下了荷池。
  柴房忽然起了火,米仓忽然淹了水,摆在库房里的几匹绸缎,忽然全部被剪成一条条碎布,挂在树梢花枝上。
  柳夫人早上起来推开窗子一看,满园红红绿绿的碎布迎风飞舞,其中有的竟是她的衣裳。
  十一月二十七。
  六十多个家丁和四十多个丫头老妈子,已经有一半俏消地溜了。
  谁也不想再跟着受这种罪。
  早上起来的时候,忽然发现自己不是睡在床上,而是睡在床底下。
  这种事有谁能忍受?
  没有走的人也全都变成了惊弓之鸟,听见有人敲门就会被吓得半死。这种日子淮能过得下去?
  十一月二十八。初雪。
  雪已经停了,天气晴朗干冷。平常这个时候,柳若松早已起来了很久。
  他一向起床很早。
  因为他已决心要做一个受人尊敬的人,他的行为都要做别人的表率。
  可是今天他还躺在被窝里。
  昨天晚上他一直辗转反侧,不能成眠,天亮了之后才睡着。
  他实在起不来,也懒得起来。
  起来之后怎么样?说不定又有坏消息在等着他。
  屋里虽然很温暖,空气却很坏,所有的窗户都已被封死。
  他不想再去看对面山坡上那片一天比一天华丽壮观的庄院。
  他已经不是以前那个生气蓬勃、容光焕发、对每件事都充满信心的人了。
  现在他已变得暴躁易怒,心神不安,听见敲门的声音也会吓一跳。
  他怕,怕推门进来的人是丁鹏。
  现在就有人在敲门,推门进来的人不是丁鹏,是他的妻子秦可情。
  他看得出她也瘦了,本来丰满而嫣红的脸颊,现在已苍白凹陷。
  虽然她在笑,可是连她的笑容都已不像昔日那么甜美动人。
  她坐下来,坐在他的床头,看着他,忽然道:“我们走吧!”
  柳若松道:“走?”
  柳夫人道:“你心里一定也跟我一样明白,那些事都是丁鹏干的。”
  柳若松冷笑,道:“你真的相信他忽然变得有这么大本事?”
  柳夫人道:“如果他能让孙伏虎和钟展那些人那么服他,还有什么事做不出?”
  柳若松不说话了。
  他实在也想不出第二个人。他们夫妻的人缘一向不错,出手一向很慷慨,江沏中很少有人比他们更会交朋友。
  柳夫人道:“这两天我想了很多,那次我们也实在做得太过分了些。他只要还有一口气在,就绝不会放过我们的。”
  她叹了口气,道:“所以现在他也要我们受点罪,故意先用这种法子来折磨我们,把我们逼得发疯,然后再出手。柳若松还是不说话。柳夫人道:“如果我们留在这里,以后绝不会再有一天好日子过。”
  柳若松道:“我们能到哪里去?”
  柳夫人道:我们还有钱,还有朋友,随便什么地方都可以去。”
  柳若松道:“既然他有这么大的本事,随便我们到哪里去,他还是一样可以找得到我们。”
  他冷笑道,“除非我们像缩头乌龟一样躲起来,一辈予都不再露面。”
  柳夫人遭:“那至少总比被逼死的好。”
  柳若松又不说话了。
  柳夫人道:“你为什么不到武当去?”
  柳若松沉默着,过了很久才摇头道:“我不能去,因为……”
  柳大人道:“因为你想做武当掌门,这种事如果闹了出去,被武当的同门知道,你就完全没有希望了。”
  柳若松不否认。
  柳夫人道:“你也舍不得这片家产,更舍不得你的名头,你还想跟他斗一斗。”
  柳若松道:“就算我一个人斗不过他,我也可以去找朋友。”
  柳夫人道:“你能去找谁?谁愿意来趟这淌浑水?现在连钟展都已经投靠他了,何况明枪易躲,暗箭难防,就算你能这样提心吊胆地过一辈子,别人也不会永远陪着你的。”
  柳若松道,“你呢?”
  柳夫人道:“我已经受不了,你不走,我也要走。”她慢慢地站起来,慢慢地走出去,“我可以再等你两天,月底之前我非走不可。我们虽然是夫妻,但是我还不想死在这里。”
  夫妻本是同林鸟,大难临头各自飞。
  看着她头也不回地走出去,想到了这句话,柳若松心里也不知是什么滋味。”
  忽然间,他听到一个人带着笑道:“夫妻本是同林鸟,大难临头各自飞。现在你是不是已经想到这句话了?”
  柳夫人出去的时候,已经将门关上。
  窗户五天前就已被封死。
  如果有人躲在这屋里,一定走不出去。
  柳若松虽然听不出是谁在说话,也听不出说话的人在哪里,但是这个人无疑是在这间屋子里。
  因为说话的声音显然距离他很近,每个字他都听得很清楚。
  他慢慢地站起来,先把门从里面栓上,然后就开始找。
  他这一生中经过的凶险已不少,他相信自己无论在什么情况下,都不会慌张失措的。
  他己听出这个人是个女人,而且是个陌生的女人,因为他以前绝对没有听见过她说话的声音。
  一个陌生的女人,怎么会到了他屋里,他居然一点动静部没有发觉?
  这又是件怪事。
  可是这一次他一定能把真相查出来。
  他找得很仔细,屋子里每个角落他都找遍了,甚至连衣柜和床底下都找过,除了他自己之外,屋子里连个人影子部没有。
  刚才说话的那个女人到哪里去了?
  外面又开始在下雪。
  雪花一片片打在窗纸上,对面山坡上还在“叮叮咚咚”地敲打。
  屋子里却连一点声音都没有,静得就像是座随时都有鬼会出现的坟墓。
  大多数人在这各情况下都不会再留在这里的,但柳若松不是那些人。
  他居然又躺了下去。
  不管刚才说话的那个女人是谁,她既然已来了,绝不会是为了说那么样一句风凉话来的。
  他相信她一定还有话要说。他没有猜错。
  他刚躺下去,居然就立刻又听到了她那飘忽而优雅的笑声。
  她说:“我果然没有看错你,你这个人的确与众不同,只不过你还是找不到我的。”
  声音还是距离他很近,现在他已完全确定,说话的人就在他帐子顶上。
  可是等到他再跳起来去看时,帐顶上还是没有人影。
  柳若松忽然觉得背脊后面发冷,因为他已感觉到背后有个人。
  他一直看不到她,只因为他背后没有长眼睛。
  他用最快的速度转身,她还是在他背后,这个女人的身法竟像是鬼魅般的飘忽轻灵。
  柳若松叹了口气,道:“我认输了。”
  这女人笑道:“好,自己肯认输的人都是聪明人,我喜欢聪明人。”
  柳若松道:“你也喜欢我柳……”
  这女人道:“如果我不喜欢你,你现在已经是个死人了。”
  她的声音还是很温和、很优雅,柳若松却听得有点毛骨悚然。
  她就在他背后,他甚至可以感觉到他说话时的呼吸。
  但他却看不见她。
  如果她真的想要他的命,看来并不是件很困难的事。
  他忍不住问:“你已经知道我是谁了?”
  “我当然知道,我本来就是要来找你的。”
  “你呢?你是谁?”
  “我是个女人,是个很好看的女人。”
  她银铃般笑着道,“我保证你从来都没有看见过像我这么好看的女人。”
  对于好看的女人,柳若松一向最有兴趣。
  他相信她说的不是假话,难看的女人绝不会有这么好听的声音。
  他忍不住又试探地问:“你能让我看看你?”
  “你真的想看我?”
  “真的!”
  JJ”“可是你看见我之后,如果被我迷注了怎么办?”
  “就算被你迷死我也愿意。”
  能够被一个很好看的女人迷死,的确不能算是件痛苦的享。
  “你不后悔?”
  “我绝不后悔。”
  “可是以后你如果不听我的话,你就会后悔了。”她说得很绝,“我最讨厌不听活的男人。”
  “我听话。”
  “那么你现在就赶快躺到床上去,用棉被蒙住头。”
  “用棉破蒙住了头,怎么还能看得见你?”
  “现在虽然看不见,今天晚上就会看见了。”
  她冷冷地接着道:“如果你不听活,你一辈子部休想看见我。”
  柳若松立刻躺上床,用棉被蒙住了头。
  她又笑了:“今天晚上子时,如果你到后花园去,就一定会看见我的。”
  “我一定去。”
  柳若松已经不是个孩子了。
  他在别人都还是孩子的年纪时,就已经不是孩子了。
  可是今天晚上他居然好像又变成了个孩子,像孩子那么听话,而且像孩子那么兴奋。
  他不是没有见过女人。从他真的还是个孩子时,他就已经接触过各式各样的女人。
  他一向对女人有兴趣,女人好像也对他很有兴趣。
  他的妻子就是个女人中的女人。
  可是今天他为了这个还没有看见过的女人,竟忽然变成了个孩子。
  这个女人实在太神秘,来得神秘、去得神秘,武功更神秘。
  最主要的一点,他相信这个女人对他绝对没有恶意。
  这个女人是谁?为什么来找他?
  女人都想利用男人,就正如男人都想利用女人一样,她也许想利用他去做某一件事。
  他更想利用她。
  他一向认为,人与人之间的关系,本就是彼此建立在互相利用上的。
  如果这种关系对彼此却有利,他绝不反对。
  所以还不到子时,他就已到了后花园,他果然见到了她。
  她果然是个女人,很好看的女人。
  十一月已经很冷了,下雪的时候冷,雪停了以后更冷。
  她却只穿着件薄薄的轻纱衣裳,薄得就好像是透明的一样。
  她并不觉得冷。
  她来的时候就像是一阵风、一朵云、一片雪花,忽然就已出现在柳若松眼前。
  柳若松看见她的时候,非但说不出话,连呼吸都已停顿。
  他见过无数女人,可是他从未见过这么美丽、这么高贵的女人。
  虽然她脸上还蒙着层轻纱,他还看不见她的脸,可是她的风姿、她的仪态,在人间已无处找寻。。
  他看着她,仿佛已看得痴了。
  她就让他痴痴地看着。
  也不知过了多久,她忽然又发出那种清悦如银铃的笑声:“你看够了吗?”
  柳若松点点头,又摇摇头。
  “如果你看够了,我再带你去看一个人。”
  “看谁?”柳若松问,“这世界上还有比你更好看的人?”
  “那个人并不好看,可是我知道你一定很想去看看他的。”
  她忽然飘过来,挽住了他的臂。
  他立刻觉得整个人都腾云驾雾般被托起,身不由主地跟着她向前飘了出去,飘过积雪的庭园,飘过高墙,飘过结了冰的小河……
  他的身子仿佛已变得很轻,变成了一片雪花、一朵云。
  他做过这样的梦,梦见自己会飞。每个孩子几乎都做过这样的梦。
  可是现在他并不是做梦。
  等他从迷惘中清醒时,他们已到了对面的山坡上,到了那片华丽壮观的庄院里。
  在雪夜中看来,这片庄院也仿佛是个梦境。和这片庄院比起来,他的万松山庄只不过是个破落户的小木屋而已。
  华厦和庭园已将完成,已不必再急着赶工,在如此寒夜里,工匠们都已睡了。
  她带着他一个地方一个地方看过去,他几乎已开始怀疑自己是否仍在人间。
  她忽然问:“你知道这片庄院是谁的?”
  “我知道。”
  “你想不想看看这里的主人?”
  “他在这里?”
  “因为庄院已提早落成,所以他也提早来了。”
  她的身子忽然一落,落在一根积雪的树梢上,积雪竟没有波他们踏落。
  他也练过轻功,可是他从未想到过人世间竟有这样的轻功。她只用一只手挽着他,可是他的人仿佛也变得轻若无物。这是不是魔法?
  虽然无星无月,可是凭雪光反映,他还是能否出很远。远处有块很大的青石,看来光滑而坚硬。
  柳若松忍不住问:“丁鹏会到这里来?”
  “他一定会来的。”
  “如此深夜,他到这里来于什么?”
  “用这块石头来试他的刀!”
  “你怎么知道的?”
  她笑了笑:“我当然知道,只要我想知道的事,我就会知道。”
  每个人都有很多想知道的事,可惜真正能知道的却不多。她为什么能知道她想知道的一切?是不是因为她有一种超越常人的魔力?柳若松不敢问,也没有机会问了。
  他已经看见了丁鹏。
  丁鹏已经变了,已经不再是以前那个冲动无知的年轻人。现在不但已变得成熟而稳定,而且带着种超越一切的自信。他施施然走过来,仿佛是通宵不能成眠,到雪地上来漫步,可是他走过的雪地上却看不见足迹。他的腰带上斜插着一把刀,一把形式很奇特的刀,刀身仿佛有点弯曲。
  ——那不是青青的弯刀,这把刀是他重回人间后铸成的,是凡人用凡铁铸成的。
  ——但是现在他不管用什么刀,都已必将无敌于天下。
  走过青石时,这把刀忽然出鞘。柳若松根本没有看见他拔刀,可是这把刀已出鞘。刀光一闪,带省种奇异的弧度,往那块青石劈了下去。
  这一刀只不过是随随便便出手的,可是一刀劈下奇迹就出现了。那块看来比钢铁还硬的青石,竟在刀光下被劈成了两半。
  刀已入鞘。丁鹏已走出很远,看来还是在漫步,可是一瞬间就已走出很远。雪他上连一个脚印都没有,就好像根本没有人来过。
  她已带着柳若松跃下树梢:“你去看看那块石块。”
  用手摸过之后,他才知道这块石块远比看上去还要坚硬。
  可是现在这块比人还高、比圆桌还大的石头,竟被丁鹏随随便便一刀劈成了两半。
  夜更深,风更冷,柳若松却在流汗,全身上下都在冒着冷汗。
  这个穿着身初雪般纯白纱衣的女人道:“他用的不是魔法,他用的是刀。”
  柳若松慢慢地点了点头,道,“我看得出用的是刀。”
  雪衣女道,“你看不看得出那一刀的变化?”
  柳若松道:“我看不出。”
  雪衣女微笑,道:“你当然看不出,因为那一刀根本没有变化。”
  那一刀虽然是柳若松平生所见过的最惊人、最可怕的一刀,但是那一刀的确没有变化。
  那一刀劈出,简单、单纯、直接,却已发挥出一柄刀所能发出的最大威力。
  如果柳若松不是亲眼看见,绝不会相信一柄凡铁铸成的刀竟有如此可怕的威力。
  雪衣女道:“这一刀虽然没有变化,却包含了刀法中所有变化的精萃。”
  柳若松道:“为什么?”
  雪衣女道:“因为这一刀出手时所用的刀法,部位、时间、力量、速度都是经过精确计算的,恰好能将他所有的力量发挥到极限。”
  这并不是种很玄妙的说法,速度、方法、时间本来就可以使一件物体的力量改变。这本来就是武功的真义,所以武功才能以慢打快、以弱胜强。如果你能将一件物体的力量发挥到极限,用一根枯草也可以穿透坚甲。
  雪衣女道:“要练成这完全没有变化的一刀,就一定先要通透刀法中所有的变化。我知道丁鹏已练了很久。”
  她笑了笑:“可是他这一刀并不是用来对付你的。”
  柳若松道:“我知道,要对付我,根本用不着这种刀怯。”
  雪衣女道:“他练这一刀,为的是想对付谢家三少爷。”
  柳若松失声道:“神剑山庄的谢晓峰?”
  雪衣女道:“除了他还有椎?”
  她又道:“因为他的剑法,已穷尽剑法中所有的变化,所以丁鹏只有用这一招完全没有变化的刀法对付他。”
  柳若松苦笑道:“如果我没有看见他那一刀,我一定会认为他疯了。”
  只有疯子,才会想到要去击败谢晓峰。
  可是现在他已看见了那一刀,不管那一刀是否能击败谢晓峰,要取他的人头却不难。
  雪衣女道:“你有没有想到他能在短短四年之中练成这样的刀法?”
  柳若松道:“我想不到。”
  他叹了口气接道:“我简直连做梦都想不到。”
  雪衣女道:“你当然想不到,因为人世间根本没有这样的刀法。”
  柳若松道:“人世间既然没有这样的刀法,他是怎么练成的?”
  雪衣女不回答,反问道:“你以前有没有想到过,他能在短短凡个月中建造出这么样一片庄院?”
  柳若松道:“我也想不到。”
  雪衣女道:“可是这座庄院现在已落成了。”
  她慢慢地接着道:“这些本来绝不是人力所能做到的事,他都己做到,如果他要用这种力量来对付你,你准备怎么办?”
  柳若松惑然道:“我……我好像只有等死。”
  雪夜女道:“你想下想死?”
  柳若松道:“不想。”
  雪衣女叹了口气,道:“只可惜你好像已经死定了。”
  柳若松道:“他为什么还不下手?”
  雪衣女道:“因为他要等到下个月的十五。”
  柳若松道,“他为什么耍等到那一天?”
  雪衣女道:“那一天他要在这里大宴宾客,他要当着天下英雄之面。先揭穿你那件阴谋。他不但要你死,还要你身败名裂。”
  柳若松道:“我那件阴谋?什么阴谋?”
  雪衣女道:“你自己应该知道那是件什么阴谋,你也用不着瞒着我。”
  她冷冷地接着道:“也许你还认为他拿不出证据来,就没法子让别人相信,可是现在他说的话就是证据,因为他已比你更有钱、更有势。如果他说那一招‘天外流垦’是他创出来的,有谁会不信?淮敢不信?”
  听到“天外流星”这四个字,柳若松脸色变得更惨:“这件事你怎么会知道的?”
  雪衣女道:“我说过,只要是我想知道的事,我就能知道。”
  柳若松道:“你究竟是什么人?”
  雪衣女道:“我是你的救星,唯一的救星。”
  柳若松道:“救星?”
  雪衣女道:“现在你虽然已死定了,可是我还能救你。”
  她淡淡地接着道:“现在也只有我能救你,因为除了我之外,世上绝没有第二个人能够对付得了青青。”
  青青。
  这是柳若松第一次听到这个名字,他当然忍不住要问,“青青?青青是谁?”
  “青青就是丁鹏的妻子。丁鹏能够做出这些本来绝不是人力能做到的事,就因为他有青青。”
  她的声音忽然变得很奇怪:“真正可怕的不是丁鹏,是青青。我可以保证,你绝对永远都想不到她有多可怕。”
  柳若松道:“可是我从来都没有听说过江湖中有她这么样一个人。”
  雪衣女道:“你当然没有听说过,因为她根本就不是人。”
  柳若松道,“她不是人?”
  雪衣女道:“她不是人,我也可以保证,她绝不是人。”
  柳若松道:“难道她是鬼?”
  雪衣女道:“她也不是鬼,鬼也没有她那么大的本事。”
  她想了想,又道:“我知道绍兴有个鬼曾经把人家埋在地下的十二坛女儿红全部偷偷喝了,再把请水装进去;张家口有个鬼曾经把一批从口外赶来的肥羊全都弄死,可是天上地下。绝没有一个鬼能把一个活生生的大姑娘变成母狗。”
  柳若松听呆了。
  他想到了那个细腰长腿的女孩子,想到了她婉转承欢时那种既痛苦又快乐的表情。他又想到了那条母狗,想到了他曾经吃过的狗肉“他也不知道是想哭、想笑、还是想吐。他决定把那条母狗远远地送走,送到他永远看不见的地方去。如果他再看见那条母狗,他说不定会发疯。雪衣女叹了口气,道:“现在你总该知道她有多么可怕了,不但人怕她,连鬼都怕。”
  柳若松道:“她究竟是什么?”
  雪衣女道:“她是狐!”
  柳若松道:“狐?”
  雪衣女道,“你难道从来没有听说过世上有狐?”
  柳若松听说过。有关于狐的那些荒唐而离奇的传说,他从小就听过很多。他总认为这些事只有乡下老太婆才会相信。可是现在他自己也不能不信了,因为他亲眼看见的事,远比那些传说更荒唐离奇。现在站在他身旁的这个又高贵又美丽的女人难道也是狐?
  他不敢问。
  无论这个女人是人还是狐,看来的确都已是他唯一的救星。除了她之外,他实在想不出还有第二个人能够救得了他。
  但他却忍不住要问:“你为什么要来救我?”
  雪衣女笑了笑道:“这一点的确很重要,你的确应该问的。”
  柳若松道:“你当然不会无缘无故来救我。”
  雪衣女道:“我当然不会。”
  她又笑了笑道:“如果我说我看上了你所以才来救你,你当然也不会相信,我看得出你并不是个很喜欢自我陶醉的男人。”
  柳若松也笑了笑,道:“我年轻的时候也曾经自我陶醉过,幸好那种时候现在已经过去了。”
  雪衣亥谊:“那里有棵大树,你只要躲在树后面等一筹,你就会知道我为什么要救你了。”
  她又道,“可是你一定要记住,不管你看见什么事,都绝不能发出一点声音,更不能动,否则就连我也没法于救你了。”
  于是柳若松就躲在树后面等,等了没多久,就看见一个人从黑暗中走了出来。
  一个身材很苗条的女人,穿着身淡青色的衣裙,美得就像是图画中的仙女。
后一页
前一页
回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