后一页
前一页
回目录
第五章 狮子开口




  人沈默,林木静寂。
  燕十三凝视着她手里的枯枝,彷佛在沈思。
  慕容秋荻道∶”你为何还不拔剑?”
  燕十三道∶”我的剑已在手,随时都可以拔出来,你呢?”
  慕容秋荻道∶”这就是我的剑。”
  燕十三道∶”这不是。”
  慕容秋荻道∶”在我手里,这就是杀人的利器。”
  燕十三道∶”我知道你能用它杀人,但是它本身却只不过是段枯枝。”
  慕容秋荻道∶”只要杀人,枯枝和剑有什麽分别。”
  燕十三道∶”有。”
  慕容秋荻道∶”你说。”
  燕十三道∶”它能杀人,可是它并没有杀过人,我的剑却不同。”
  他轻抚着他的剑∶”这柄剑跟随我已十九牛,死在这柄剑下的,已有六十三个人。”
  慕容秋荻道;”我知道你杀的人不少。”.燕十三道∶”这本来也只不过是柄很平凡的剑,可是现在它已饮过六十三个人的血,六十三个无情的杀手,六十三条厉鬼冤魂。”
  他仍然在轻抚着他的剑,慢慢的接着道∶”似乎现在这柄剑本身已有了生命,渴望再能尝到别人的血,渴望别人死在它的剑锋下。”
  慕容秋荻冷笑道;”它告诉过你?”燕十三道∶”它没有,可是我能感觉得到。”
  慕容秋荻道∶”感觉到什麽?”燕十三道;”只要它一出鞘,就一定要杀人,有时甚至连我自己都无法控制。”
  他说的并不是虚玄的神话。你若也有这麽样一柄剑,若是也杀过六十三个人,你一定也会有这种感觉。
  燕十三再次凝视着她手里的枯枝,道∶”你手里这段枯枝却是死的,绝不会有杀人的渴望,你自己也并不是真的想杀了我。”
  他抬起头,凝视着她的眼睛,道∶”因为你根本也不是谢晓峰。”
  慕容秋荻的嘴唇已发白。
  一片落叶飘下,她默默的站起来,道∶”现在这片叶子是不是也死了?”
  燕十三道∶”是。”
  慕容秋荻道∶”可是它刚刚还在树枝上,还是活的。”
  树叶只要还没有凋落,就还有生命!
  慕容秋荻道∶”人的生命岂非也跟这片叶子一样?”
  燕十三道∶”我明白你的意思。”
  慕容秋荻道∶”你真的明白?”
  燕十三道∶”你为了生育那孩子,一定受了不少苦,所以你对他的爱,绝对此不上你心里的怨恨。”
  慕容秋荻并没有否认。
  燕十三道∶”所以你对自己的生命已毫无留恋,只要我能破得了这一剑,你就算死在我剑下,也是心甘情愿的。”
  他长长叹息,又道∶”可是你错了。”
  慕容秋荻道∶”我错了?”
  燕十三道∶”因为我就算能破得了你这一剑,也末必能破谢晓峰的剑。”
  他盯着她的眼睛∶”因为你用的并不是杀人的剑,你也不是谢晓峰。”
  慕容秋荻的手忽然垂下,杀气忽然消失,眼泪已流下面颊。
  燕十三道;”可是我答应你,只要我有机会,我一定杀了他!”慕容秋荻精神又一振,道;”你自觉有几成把握?”燕十三苦笑道;”本来连一成都没有!”慕容秋荻道∶”现在呢亍.”燕十三道∶”现在至少已有了四五成。”,慕容秋荻道;”你已想出了破法?”
  燕十三忽然也折下段枯枝,道;”你看着。”他的动作简单而笨拙,可是慕容秋荻眼睛里却发出了光。
  她知道他已找到了。三少爷的剑法若是一把锁,他已找到开锁的钥匙。
  一剑刺出,有风吹过。
  燕十三手里的枯枝忽然变成了粉末,瞬间就被吹得无形无踪。
  他手里拿着的若是一把剑,这一剑刺出,是什磨样的力量!
  慕容秋荻轻轻吐出口气,慢慢的坐了下来,道∶”你去吧。”
  燕十三走出树林时,小讨厌远在外面逛。
  ,只有小讨厌一个人,左手拿着根鸡腿,嘴里还啃着个梨。附近根本没有卖水果卤菜的摊子,一这些东西也不知他是从那里变出来的。
  燕十三一看见这孩子就很喜欢,想到他的身世,更觉得同情。幸好这孩子现在就好像已经很会照顽自己。小讨厌正瞪着双大眼睛在看他。
  燕十三走过去拍了拍他的头,道;”快回去吧,你姊姊在等你。”
  小讨厌道∶”她等我干什麽?”
  燕十三道∶”因为……因为她关心你。”
  小讨厌道∶”她关心我干什麽?”
  燕十三道∶”难道你认为从来都没有人关心过你?”
  小讨厌道;”从来也没有,连半个人郁没有,我是个小讨厌,讨厌我的人倒不少。”
  他又啃了口鸡眯,道∶”可是我一点都不在乎。”
  燕十三看着他甜甜的小脸,心里忽然觉得有点酸酸的。
  附近连个人影都没有,他又忍不住问∶”我那朋友呢?”
  小讨厌道∶”你那个朋友?”
  燕十三道∶”乌鸦!”
  小讨厌道∶”这树林里没有乌鸦,只有麻雀。”
  燕十三道;”我是说刚才跟我在一起的,那个呻乌鸦的人!”
  小讨厌眨了眨眼,道∶”你有没有付我保管费亍请我保管他?”
  燕十三道∶”没有!”
  小讨厌道∶”既然没有,你凭什麽问我!”
  燕十三道∶”因为……因为我想你一定知道他到那里去了。“小讨厌道∶”我当然知道,可是我凭什麽一定要告诉你?”燕十三只有苦笑。
  这孩子问的话,竟常常让他回答不出来。
  小讨厌又啃了口梨,忽然道∶”可是我也并不是一定不能告诉你。”
  燕十三道∶”要怎麽样你才肯告诉我。”
  小讨厌道;”你要问我的话,多多少少总得付我一点问话费。”
  燕十三已经在摸口袋,摸了半天,什麽东西都没有摸出来。
  小讨厌道∶”看你穿得还蛮像样的,难道只不过是个空壳子。”
  燕十三苦笑道∶”因为从来也没有人要收过我的问话费。”
  小讨厌叹了口气,道:”木头里既然榨不出油来,我也只好认倒楣了,你就写张欠条来吧。”
  燕十三道∶”欠条?”
  小讨厌道∶”你要问话,就得付问话费,现在你没钱,以後总会有的。”
  燕十三道;”这里又没有纸笔,欠条怎麽写?”
  小讨厌道∶”你的剑削块树皮,再用你的剑把字写在树皮上。”
  燕十三苦笑∶”你倒想得真周到。”
  他只有写!
  “写多少?”
  小讨厌道∶”一个字也是写,十个字也是写,既然是欠账,就得多写点。”
  他眼珠子转了转,道∶”你就马马虎虎给我写个一万两吧。”
  燕十三看着他,仔仔细细,上上下下看了好几遍。
  一个七岁的孩子,一开口就是一万两,这孩子长大了怎麽得了。
  小讨厌道∶”我知道你现在心里一定在想,现在我就这麽会敲竹扛,长大了怎麽得了?”燕十三道∶”你怎麽知道我心里在想?”
  小讨厌道;”因为这些话已经不知道有多少人问过我了。”
  燕十三道;”你怎麽说?”小讨厌道;”现在我就会敲竹扛,长大了当然就是大富翁,这麽简单的道理难道你都不憧!”
  燕十三笑了,真的笑了,这孩子真的会照顾自己。
  一个没有人照顾的孩子,若是连自己都不会照顾自己,那才真的不得了。
  所以燕十三写的欠条不是一万两,是五万两。
  小讨厌也笑了,道∶”要一万,给五万,看来你的人虽穷,出手倒不小。”
  燕十三道;”出手小的人,怎麽会穷?”
  小讨厌道∶”有理。”
  燕十三道∶”有理的话,你就应该记在心里,你若不想穷,出手就不能太大方,更不能乱花钱。”
  小讨厌道∶”有了钱不花干什麽?那跟没有钱又有什麽分别?”
  燕十三又笑了。他真的很喜欢这孩子,但是他却没有想到一点——他也很想去杀这孩子的父亲o真的很想。
  一这就是江湖人。
  江湖人的想法,常常会让人莫名其妙的!
  五万两的欠条,一定可以收得到钱的欠条,小讨厌却随随便便的就往衣襟里一塞,就好像把它当做废纸。
  燕十三道:”我现在虽然没钱,可是我随时都会有钱的。”
  小讨厌道:”我看得出,否则我怎麽会收你的欠条。”
  燕十三道:”你随时看见我,都可以向我收钱。”
  小讨厌道:”我知道。”
  燕十三道:”所以你就该把这张字条好好收起来,免得掉了。”
  小讨厌道:”掉了就算你走运,我倒楣。那也没甚麽了不起。”
  他又眨了眨眼,道:”就好像你若很快就死了,我也只好自认倒楣J样,像你这种人,本来随时都会死的。”
  燕十三大笑。他是真的在笑,可是他心里究竟是甚麽滋味?又有谁知道?
  人在江湖,岂非本就像是风中的落叶,水中的浮萍?
  等他笑完,小讨厌才说:“你那个朋友到前面那山坡後去了!”
  燕十三道:“去干甚麽?”
  小讨厌道:“好像是去拚命!”
  燕十三道:“拚命十去跟谁拚命?”
  小讨厌道:“好像是个叫甚麽冰的小子。”
  是曹冰?
  难道他一直都在跟着他们,难道这一路上的账都是他付的?那麽他现在为甚座要找乌鸦拚命?燕十三并没有为乌鸦担心,他知道曹冰绝不是乌鸦对手的。可是他错了。
  山坡後的草包已衰,血色却还是鲜红的。
  是乌鸦的血。乌鸦已倒了下去,倒在山坡上,鲜血染红了秋草,也染红了他的女襟。
  血是从他咽喉下的锁骨间流出来的,距离他咽喉只有三寸。就因为差了这三寸,所以他还活着。
  刺伤他的人是谁亍.燕十三冲过去∶”是曹冰?”
  乌鸦点头。燕十三吃鹫的看着他,道∶”是不是你故意让他的?”
  乌鸦摇头。
  燕十三更吃鹚。这明明是真的事,他还是无法相信!
  乌鸦苦笑道∶”我知道你不信,连我自己都不信,我看过那小子出手。”
  燕十三道∶”可是你……”乌鸦道;”我本来有把握可以在三招内让他倒下去的。绝对有把握。”
  燕十三道∶”可是现在倒下去的却是你!”
  乌鸦道∶”那只因为我错了!”
  燕十三道∶”那点错了?”
  乌鸦道∶”我看过他出手,他剑法中的变化我也已摸清,点苍派的剑法绝对伤不了我的毫发。”
  燕十三道∶”他用的不是点苍剑法?”
  乌鸦道∶”绝不是。”
  燕十三道∶”他用的是甚麽剑法?”
  乌鸦道∶”不知道。”
  燕十三道∶”连你都看不出?”
  乌鸦道∶”那一招的变化,我非但看不出,连想都想不到。”
  燕十三道∶”那一招?他只出手一招,你就伤在他的剑下?”
  乌鸦冷冷道∶”如果是你,你也一样接不住那一招的。”
  他忽又长长叹息,道;”到现在我还想不出有谁能接得住那一招?”
  燕十三没有再开口。可是他的人已有了动作。
后一页
前一页
回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