后一页
前一页
回目录
第三章 千蛇怪剑




  大人们走了进去,一个青衣小帽,长得很清秀的孩子,却走了出来,拿出一根大红色的丝带,在外面的树枝上打了个结。小孩也走入林木深处,燕十三就叹了口气,道;”看来我们还是换个地方去喝酒的好。”
  乌鸦道∶”这地方不好?”
  燕十三道∶”很好!”
  乌鸦道∶”既然很好,为什麽要换?”
  燕十三道∶”因为这个。”
  他指了指树枝上的红丝带。乌鸦道.”这是什麽意思!”燕十王道∶”这意思就是说,这地方暂时已成了禁地,谁都不能再进去。”
  乌鸦冷笑,道∶”这是那里的规矩?”
  燕十三远没有开口,树林中忽然有琴声传了出来,悠扬悦耳的琴声,充满了幸福愉悦。
  乌鸦的手却已握紧。
  就在这时,道路上忽然奔来了十一骑快马,马上的骑士一身劲装,剽悍凶猛,每个人背上都有柄大刀,刀上的红绸迎风飞舞。快马一冲入树林,骑士就翻身下马每个人的动作都很矫健。
  江湖中真正的高手并不多,这十一人看来却都是高手。动作最快的是条独臂大汉,一冲入树林,就厉声大喝,“你们拿命来吧!”树林里的琴声没有停,听来远是那麽悠扬悦耳,令人欢悦。
  十一条大汉已冲进去。
  乌鸦道∶”这些人是不是太行来的?”燕十王道∶”嗯。”
  乌鸦道∶”太行大刀果然有胆子。”
  燕十三道;”嗯。”
  乌鸦道;”你看他们是干什麽来的?”
  燕十三道;”是来送死的!”
  一这句话刚说完,树林里就有个人飞了出来,重重的摔在地上。
  一摔在地上就不动了,连叫都没有叫出来。
  这个人正是那最剽悍凶猛的独臂大汉。
  悠扬的琴声还没有停。
  树林里却不停的有人飞出来,一个接着一个,一共是十一个。
  十一个人一飞出来,就摔在地上,连动都不会动了。
  他们冲过去时,动作都很快。
  他们出来得更快。
  乌鸦冷冷道∶”他们果然是来送死的。”
  燕十三道∶”想来送死的好像还不止他们这几个。”
  乌鸦道;”还有我。”
  燕十三道∶”现在还轮不到你。”
  乌鸦没有问下去。
  他已经看见两个人从路上走过来,一个大人,一个小孩。大人的年纪并不大,最多也只不过三十岁左右,而且是个女人。看起来很娇弱,很秀气的女人,脸上带着说不出的悲伤之色。小的比刚才出来结丝带的孩子还要小,一双大眼睛的溜溜的转。无论谁都看得出这是个很聪明的孩子,又聪明,又可爱。
  可是他要做的事却好像不太聪明。
  他们正在往树林里走。
  连乌鸦都不忍眼看着他们去送死,已经准备去拦阻他们。
  他们也看见了树枝上的红丝带,那翠衫少妇忽然道∶”解下来!”孩子就垫起脚去解了下来,却拿出根翠绿的丝带系了上去,也打了个结。
  然後两个人就慢慢的走入了树林。
  两个人好像都没有看见地上的死尸,也没有看见乌鸦和燕十三。乌鸦本来准备去拦住他们的,现在不知为了什麽,已改变了主意。燕十三更连动都没有动。
  可是他们眼睛里却都露出种很奇怪的表情。
  就在这时,树林里的琴声突然停顿。
  风吹木叶,阳光满地。
  琴声停顿後,过了很久很久,树林里都没有声音传出来。
  谁也不知道里面究竟发生了什麽事。
  抚琴的人是谁?
  琴声为什麽会忽然停顿?
  那少女和童子是不是也会像太行大刀们一样被抛出来?
  一这些事无论推都一定很想知道的,乌鸦和燕十三也不例外。
  所以也们还没有走,就连踉在後面的车夫,鄱磴着双眼睛在等着看热闹。
  没有热闹看。没有人被抛出来。
  他们只听见了一阵脚步声,踏在落叶上,走得很轻,很慢。走在最前面的就是刚才把红丝带系上树枝的那个人孩子。两个人慢慢的跟在他身後,一男一女,看来像是对夫妻。他们的年纪都不太大,衣着都很考究,风度都很好。
  男的腰悬长剑,看来英俊而潇洒,女的不但美丽,而且温柔。如果他们真的是夫妻,实在是很令人羡慕的一对,只不过现在两个人的脸都有点发白,心里彷佛有点气恼。
  他们本来是准备上车的,看了看树林外的乌鸦和燕十三,又改变了主意。
  两个人低声咐了那孩子两句话,孩子就跑过来,用一双大跟睛瞪着他们,道;”你们是不是已经来了很久?”
  燕十三点点头。
  孩子道;”刚才的事,你们都看见了?”
  乌鸦点点头。
  孩子道∶”你知道咱们是从那里来的?”燕十三道∶”火焰山,红云谷,夏侯山庄。”
  孩子叹了口气,道∶”你知道的事看来倒还真不少。”
  他的声音虽然还是个孩子,口气神情却都老练得很。
  燕十三道∶”你叫什麽名字?”
  孩子板着脸,”你不必问我的名字,我也不是跟你们攀交情来的!”乌鸦道∶”你是干什麽来的?”孩子道∶”我们公子想要问你们借三样东酉,每个人三样!”乌鸦道∶”那三样?”孩子道;”一根舌头,两只眼睛。”
  燕十三笑了。
  乌鸦居然也笑了。
  两个人忽然同时出手,一个人抓臂,一个人抓腿,同时低喝!“飞吧,小子。”
  孩子就飞了上去,”呼”的一声;就像是炮弹般直冲上天。
  那位公子背负着只手,好像根本没有看见,但他的妻子却皱了皱眉。
  这时侯孩子才落下来。
  乌鸦和燕十三又同时出手,轻轻的将他接住,轻轻的放在地上。孩子已吓得两眼发直,连裤裆都湿了。
  燕十三微笑着拍了拍他的头,道∶”没关系,我小时就常常被大人这样抛上去。”
  乌鸦道∶”这麽样可以练胆子。”
  孩子翻了翻白眼,已经准备开溜。
  燕十三道∶”你要来拿的东西,没有拿走,回去怎麽交代!”孩子道∶”我……”燕十三道∶”我可以教你个法子。”
  孩子在听着。
  燕十三道∶”你们的公子,是不是夏侯公子?”孩子点头。
  孩子不停点头。
  燕十三道∶”是不是他要你来拿的?”燕十三道∶”那麽你就可以回去问他,既然是他想要这三样东西,他为什麽不自己来拿?”孩子不点头了,掉头就跑。
  夏侯公子脸上还是没有表情,他的妻子却走了过来。她走路的姿态优雅而高贵,声音也很动听,柔声道∶”我叫薛可人,站在那边的,就是我丈夫夏侯星。”
  燕十三淡淡道∶”原来是红云谷的少庄主。”
  薛可人道∶”两位既然听说过他的名字,也该知道他是个什麽样的人?”
  燕十三道∶”我不知道。”
  薛可人道∶”他是个天才,不但文武双全,剑法之高,更少有人能比得上。”
  女人们就算佩服自己的丈夫,也很少会在别人面前这麽样称赞自己的丈夫,就算称赞了几句,也难免会有点脸红。她却一点都不脸红,连一点难为情的样子都没有,美丽的眼睛里,充满了对她丈夫的爱慕和尊敬。
  燕十三心里在叹息——能娶到这麽样一个女人,真是好福气。
  薛可人又道;”像他这麽样一个人,两位当然是不会跟他动手的!”
  燕十三道∶”哦?”
  薛可人道∶”因为他不但家世显赫,自己又那麽了不起,两位踉他动手,岂非鸡蛋碰石头,所以我劝两位还是……”燕十三道∶”还是乖乖的割下舌头,剜出眼睛来送给他?”
  薛可人叹了口气,道∶”那样子虽然有点不方便,至少总比送掉性命的好。”
  燕十三又笑了,忽然道∶”你这位文武双全的公子爷是不是哑巴?”
  薛可人道∶”当然不是!”
  燕十三道∶”那麽这些话他为什麽不自己来说?”
  乌鸦冷冷道;”就算他是个哑巴,屁眼总有的,这些屁他为什麽不自己来放?”
  夏侯星的脸色变了。
  燕十三道∶”他既然不过来,我们为什麽不能过去?”
  乌鸦道∶”能!”
  燕十三道∶”是你去?还是我去?”
  乌鸦道∶”你!”
  燕十三道∶”据说他的藕断丝连,满天星雨千蛇剑,不但是把好剑,而且是把怪剑。”
  乌鸦道∶”嗯!”
  燕十三道∶”他若死了,他的剑归谁?”乌鸦道;”归你!”
  燕十三道∶”你不想要那把剑?”
  乌鸦道∶”想T,”燕十三道∶”你为什麽不抢着出手?”
  乌鸦道∶”因为我懒得踉这种兔崽子交手,我一看他就讨厌。”
  一句话没说完,跟前人影一闪,夏侯星已到了也面前,铁青着脸,冷冷道∶”我要找的却是你!”
  乌鸦道∶”那就快拔你的剑!”
  夏侯星的剑已出鞘。
  藕断丝连,满天星雨千蛇剑。
  一这的确是把怪剑。
  他的手一抖,一把剑就真的好像化成了千百条银蛇,化成了满天星雨。这柄剑竟像是突然碎成了无数片,每一片打的都是要害。
  乌鸦的要害。
  乌鸦会飞,却已飞不起来,身子一转,一道剑光飞出,护住了身子。
  只听”卡”的一响,千百片碎剑忽然又合了起来,刺向他的咽喉。这柄剑上竟装着有种奇巧特别的机簧,可合可分,合起来是一柄剑,分开来时就变成了千百道暗器,用一根银丝联系。当银丝抽紧,机簧发动,又变成一柄剑。
  燕十三在叹气,道∶”这一战应该让我来,这柄剑我也想要。”
  忽然间,一连串”叮叮”声笞,如密雨敲窗,珠落玉盘。
  就在这一刹那间,乌鸦也刺出了七七四十九剑,每一剑都刺在千蛇剑的一片碎剑上。
  千蛇剑就软了下来,就像是条银光闪闪的长鞭,乌鸦的剑已卷住鞭梢。夏侯星的脸色变了,身子一转,凌空飞起,鞭梢已随着他身子的转动脱出剑鞘,”卡”的一响,又合成了一柄剑。
  燕十三立即抢着道∶”这一战你们就算不分胜负,现在由我来!”
  夏侯星冷笑,目光四顾,脸色又变了,变得比刚才还惨。
  旭忽然发现少了一个人。
  孩子躺在地上,似已被人点住了穴道,薛可人却已不见了。
  夏侯星一脚开他穴道,厉声道∶”这是谁下的手?”
  孩子脸色发白,道∶”是……夫人!”
  夏侯星道∶”夫人呢?”
  孩子道;”夫人已跑了。”
  孩子还坐在地上哭,夏侯星已追了下去,燕十三和乌鸦并没有拦阻。
  一个人的老婆忽然跑了,心里是什麽滋味?他们能想得到。可是他们却连做梦都想不到,一个那麽温柔贤慧,那麽佩服自己丈夫的女人,竟会在自己丈夫踉人拚命的时候忽然跑了。看起来他们本是郎才女貌,天生的佳偶,连燕十三心里都羡慕得很。
  她为什麽要跑?燕十三忽然觉得很悲哀,绝不是为了自己,更不是为了那位大少爷。
  他悲哀,是为了人。
  人类。
  谁知道人类有多少不如意,不幸福,不快乐的事,是隐藏在如意、幸福、快乐中的?
  谁知道?
  坐在地上哭的孩子已走了,另外一个更小的孩子却笑嘻嘻的跑了出来。他跑得并不快,可是一下子就到燕十三和乌鸦面前。他最多只有七八岁。
  一个七八岁的孩子,能够有这麽样的轻功,谁都不会相信。燕十三和乌鸦却不能不信,因为这是他们亲眼看见的。
  孩子也在看着他们笑,笑得真可爱。
  乌鸦通常都不喜欢孩子。他一向认为小孩子就像是小猫小狗一样,男子汉只要一看见,就应该走得远远的。这次他居然没有走,反而问∶”你叫什麽名字?”
  孩子道∶”我叫小讨厌。”
  乌鸦道∶”你明明一点都不讨厌,为什麽要叫小讨厌?”
  小讨厌道∶”你明明是个人,为什麽要呻乌鸦?”
  乌鸦想笑,却没有笑。
  乌鸦岂非也正是人人都讨厌的?这世上喜欢听老实话的又有几个人?燕十三忍不住道∶”你知道他叫乌鸦?”
  小讨厌道∶”废话。”
  燕十三问的倒真是废话,小讨厌若是不知道他叫乌鸦,怎麽会叫他乌鸦。
  小讨厌又道∶”我不但知道他叫乌鸦,还知道你叫燕十三,因为从前有个人叫燕七,又有个人叫燕五,你自己觉得比他们两个人加起来还要强一点,所以你就叫燕十三。”
  燕十三怔住!这的确是他的本意,也是他的秘密,他猜不透这小讨厌怎麽会知道的。
  小讨厌道∶”其实我根本不知道你是老几,这件事我只不过是听我姊姊说的!”这一点又很出意外。刚才跟他一起走入树林的少妇,看起来本来像是他母亲。
  燕十三道∶”你姊姊有没有名字?”
  小讨厌道∶”当然有。”
  燕十三道;”她叫什麽名字?”
  小讨厌道;”你是不是哑巴?”燕十三摇摇头。
  小讨厌道∶”你有没有腿?”
  燕十三低下头,好像真的也想看看自己是不是还有腿。
  小讨厌道;”你既然有腿,又不是哑巴,为什麽不自己问她去?”
  燕十三笑了笑,道∶”因为我也不是瞎子,我还看得见。”
  小讨厌道∶”看得见什麽?”
  燕十三指了指摘枝上的绿丝带,道∶”这个结既然是你打的,你当然应该明白它的意思。”
  小讨厌道∶”这意思就是说,这地盘已是我们的,不是哑巴的进去也会变成哑巴,有腿的进去也会变成没有腿。”
后一页
前一页
回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