后一页
前一页
回目录
第二十章 不祥预兆




  竹叶青道:「因为像你这样的女人,我是死也舍不得送给别人的。」
  紫铃笑了,用春葱般的指尖,轻戳他的鼻子:「不管怎样,灌米场的本事,你总可以算天下第一。」
  竹叶青道:「别的本事难道我就比别人差了!」
  紫铃媚笑道:「你若不比别人强,我怎会死心塌地的踉著你!」
  她的笑声如铃:「我笑那个老乌龟,居然叫我到你这里来做奸细,他若知道我们的事,不气得跳楼才怪!」
  竹叶青也笑了:「那也只因为你实在太会做戏,居然能让他以为你最讨厌我,居然能让他做了活王八还在自鸣得意。」
  紫铃的指尖已落在他胸膛上,轻轻的划著圈子:「可是我也弄不懂你究竟在搞什?」
  竹叶青道:「我搞了什鬼?.」紫铃道;「你是不是又替那老乌龟约了一批帮手来!」
  竹叶青道;「嗯!」
  紫铃道:「你约的是些什人!」
  竹叶青道:「你有没有听说『黑杀』两个字?」
  紫铃摇摇头,反问道:「黑杀是一个人!」
  竹叶青道:「不是一个人,是一群人!」.紫铃道;「他们为什要替自己取这不吉祥的名字?」
  竹叶青道:「因为他们本来就像是瘟疫一样,无论谁遇著他们,都很难保住性命!」
  紫铃道:「他们是些什样的人!」
  竹叶青道:「各式各样的人都有,有的出身下五门,也有些是从武当.少林这些名门正派中被逐出的弟子,甚至有些是从东海扶桑岛上,流落到中土来的浪人!」
  紫铃道;「难道他们每个人都有一身好功夫!」
  竹叶青点点头,道:「可是他们真正可怕的地方,不是他们的武功!」
  紫铃道:「是什?」.竹叶青道:「是他们既不要脸,也不要命!」
  紫铃叹了口气,也不能不承认:「这种人的确很难对付!」
  竹叶青道:「所以你才奇怪,我为什要他们来帮那老乌龟对付阿吉!」
  紫铃道:「嗯!」
  竹叶青微笑道:「你为什不想想,现在连铁虎都已死了,若没有这些人来保护他,他怎敢去见阿吉?阿吉若连他的面都见不到,怎能要他死!」
  紫铃立刻明白了他的意思,却又忍不住问:「有了这些人来保护他,他还会死!」
  竹叶青道;「只有死得更快些!」
  紫铃道;「难道连这些人都不是阿吉的对手!」
  竹叶青道;「绝不是。」
  紫铃道:「所以这次他已死定了!」
  竹叶青道:「大概是的。」
  紫铃跳起来,压在他身上,忽又皱起眉,道:「可是你还忘了一点。」
  竹叶青道;「哦!」
  紫铃道:「大老板死了后,阿吉要对付的人就是你了!」
  竹叶青道:「很可能!」
  紫铃道:「到了那时侯,你准备怎办!」
  竹叶青微笑不语。
  紫铃道:「难道你已经有了对付他的法子!」
  竹叶青并不否认。
  紫铃道:「你有把握!」
  竹叶青道:「我几时做过没有把握的事?」
  紫铃松了口气,用眼角瞟著他:「等到这件事一过去,你当然就是大老板了,我呢!」
  竹叶青笑道:「你当然就是老板娘!」
  紫铃笑了,整个人压下去,轻轻咬住了他的耳朵:「你最好记住,老板娘只有一个,否则」
  她的话还没有说完,竹叶青忽然掩住了她的嘴,压住声音问:「谁!」
  窗外人影一闪,一个沙哑冷酷的声音回答:「是我崔老三。」
  竹叶青吐出口气;「请进来!」
  窗外人影子一闪,窗户「格」的一声,灯光也一闪,已有个人到他们面前,灯光恰巧照著他铁青的脸,和残酷的嘴。
  他的一只眼睛,却藏在斗笠下的阴影里,盯著紫铃赤裸的肩。
  紫铃大半个人虽已缩进被里,可是无论谁看见她露出被外的一部分,都可以想像到她整个人都一定是完全赤裸的,也可以想像到她整个胴体都一定和她的肩同样光滑柔软。
  她当然也知道男人们在看著她的时候,心里在想什?可是她并没有把露在被外的那部分缩进去,她喜欢男人看她。
  崔老三将头上的斗笠又压低了些,冷冷的问:「这个女人是谁!」
  竹叶青道:「她是我们自己人,没关系!」
  紫铃的嘴扬了扬,忽然也问道:「这个崔老三,就是那个『云中金刚』崔老三!」
  竹叶青微笑点头,道;「我们多年前在辽北道上就已认得。」
  紫铃道:「所以你早就知道铁虎不是他。」
  一提起铁虎,崔老三的双拳立刻握紧。
  竹叶青笑道:「现在不管铁虎是谁,都没关系了,我已经替你杀了他。」
  崔老三道:「他的尸体还在不在!」
  竹叶青道;「就在外面,你随时都可以带走!」
  崔老三「哼」了一声,人死了之后,连尸体他都不肯放过,可见他们之间的怨毒之深。
  竹叶青又问:「我要的人呢!」
  崔老三道:「我说过负责带他们来,他们就一定会来。」
  竹叶青道:「九个人都来!」
  崔老三道:「一个都不会少!」
  竹叶青道:「在那里见面!」
  崔老三道:「他们也喜欢女人,他们都听说过这里有个韩大奶奶。」
  竹叶青微笑,道;「现在韩大奶奶虽已不在了,我还是保证可以让他们满意。」
  崔老三的眼睛刀一般在斗笠下盯著他,冷冷道:「你应该让他们满意,因为这已是他们最后一次。」
  竹叶青娥眉道:「怎会是最后一次!」
  崔老三冷笑道:「你自己应该知道,他们这次来,并不是来杀人,而是来送死的!」
  竹叶青道:「送死!」
  崔老三道:「那个阿吉既然能杀铁虎,就一定也可以杀他们!」
  竹叶青又笑了:「看来我好像什事都瞒不过你。」
  崔老三冷冷道:「我能够活到现在,并不是全靠运气。」
  竹叶青道:「所以你一定还能活下去。」
  崔老三道:「哼!」
  竹叶青道:「而且我保证你一定会活得此以前逍遥自在。」
  崔老三道;「哦!」
  竹叶青道:「所以别人就真不幸死了,你也不必要伤心。」
  崔老三又盯著他看了很久,才徐徐道:「我虽然也入了黑教,那些人却不是我的朋友!」
  竹叶青道:「他们还不配做你的朋友。」
  崔老三道:「我根本就没有朋友,连一个朋友都没有,因为我从不相信任何人。」
  竹叶青立刻明白:「所以我说的话,你也不太相信!」
  崔老三冷笑。
  竹叶青道:「但是我可以给你保证!」
  崔老三道;「什保证!」
  竹叶青道:「你要什都行!」
  崔老三道:「我要你亲笔写一张字据,说明你要我做了些什!」
  竹叶青想也不想,立刻道:「行!」
  崔老三道:「我要你在明天中午之前,把十万两现银存入『利源』银号我的帐户里去!」
  竹叶青道:「行!」
  崔老三目光又忽落在紫铃赤裸的肩头上:「我还要这个女人。」
  竹叶青又笑了:「这一点更容易,你现在就可以把她带走!」
  也忽然掀起了紫铃身上的被,冷风从窗外吹进来,她身子又开始像蛇一般颤抖。
  崔老三忽然觉得喉头涌起一阵热意,这女人身上的其他部分,远比他想像中更美好。
  她的身子颤抖时,双腿已夹紧。他的咽喉彷佛也已被夹紧。
  就在这时,掀起的棉被下忽然有剑光一闪,一柄剑闪电般飞出,刺入了他的咽喉。
  他的双眼立刻凸出,皑著竹叶青。
  竹叶青面不改色,佚淡道;「你一定想不到我还会用剑!」
  崔老三喉咙里「格格」的响,却已连一个字都说不出来。
  他能活到现在并不容易,死得却容易极了。
  剑尖还带著血。
  紫铃忽又叹了口气,道;「非但他想不到,连我都想不到!」
  竹叶青道:「想不到我会用剑!」
  紫铃道:「你非但会用剑,而且还一定是个高手!」
  竹叶青冷冷道:「现在你总该已明白了,我不但是高手,而且还是高手中的高手!」
  紫铃目中忽然露出恐惧之色,忽然扑过抹抱住他,用赤裸的胴体紧贴他的:「可是你一定知道我绝不会泄漏你的嵇密,就好像我早就知道你绝不会把我送给别人一样!」
  竹叶青渖默了很久,终于伸手搂住了她的腰,柔声道;「我知道!」
  紫铃吐出口气,道;「只要你信任我,什事我都替你做!」
  竹叶青道:「现在我就有样事要你做!」
  紫铃道:「什事!」
  竹叶青道:「去替韩大奶奶招呼黑杀的兄弟,想法子要他们一切满意,他们才会为大老板拚命,拚命去杀阿吉,阿吉就绝不会放过他们了!」
  他忽又笑了笑;「只不过这都是明天下午的事,现在我们当然还有别的事要做。」
  囗囗
  如果你真正征服了一个女人,她的确是什事都肯为你做的。
  紫铃醒来时,只觉得全身无力,腰肢酸疼,几乎连眼睛都睁不开。
  等她张开眼睛,才发现枕畔的竹叶青已不见了,地上的血泊和尸身也不见了。
  她又缩在被里耽了很久,彷佛还在回味著昨夜的疯狂和剌激。
  可是等到她能确定竹叶青不在屋里时,她就很快的跳了起来,只披上件长衫,就赤著足奔出。
  她推开门就怔住。
  一个白发苍苍的驼背老人,正在门外看著她,一张满布刀疤的脸上,带著种阴森而诡秘的笑声。
  紫铃失声道:「你是什人?.」驼背老人的一音远比崔老三还沙哑冷酷:「我是来报讯的!」
  紫铃长长吸一口气!.「是什事!」
  驼背老人道:「黑杀的兄弟日提早到了,正在韩大奶奶那里等著姑娘去!.」紫铃道:「,是不是要陪我去!」
  驼背老人笑得更可怕,道:「叶先生再三吩咐,只要我离开姑娘一步,我这两条腿就要被砍掉喂狗。」
  囗
  不是杨柳府,没有晓风残月。
  阿吉也没有醉。
  昨夜他几乎已醉了,却没有醉。他走过许多卖酒的地方,他有许多次想停下来买醉,可是他忍住。
  一直忍耐到午夜,他已将忍不住时,他就去找娃娃和苗子,他相信这时候去找他们一定已经很安全。
  因为大牛虽然不是个很正常的人,他的家庭却是个很正常的家庭。
  正当而平凡。
  像这样的家庭,在午夜时,都已应该睡了,都不应该再有访客。那他就可以悄悄的溜进去,去握一握苗子的手,看一看娃娃的眼睛,纵然惊醒了大牛的妻子,他也可以说一声道歉再溜走,他见过大牛的妻子,那也是个平凡而拙朴的妇人,只要自己的丈夫和儿女过得好,她就已满一意。
  她们的家,就是她凭著这种爱心节省,和一双会做针线的手买下来的。那是憧很简陋的平房子,三间房,一个厅,丫头住最小的一间,她和儿陪丈夫住最大的一间,剩下的一间让她的长子和女儿同住。
  她的长子才十一岁。阿吉到他们家去过一次,送娃娃和苗子去的,看了他们的冢庭,阿吉心里不但有很多感触,也很奇怪━━为什一个人有了这样的一个家之后,还会去做那种事。
  「我为了养家!」
  大牛解释:「为了要活下去,让大家活下去,我什事都做!」
  他说的也许是真话,也许不是,阿吉听了心里都觉得有点酸酸的。经过了这一段艰辛的日子后,他才发觉一个人要活下去确实不像他以前想像中那容易,确实要被迫做某些自己并不想做的事!虽然他只去过一次,这个家庭却已让他留下很深刻的印像,所以这次他再去的时候,还特地买了些糖果给他们的子女。
  可是现在糖果却已掉落在地上!因为大牛夫妻都不在,他们的子女也不在,甚至连丫头都不在。事实上,这幢屋子里,只有苗子一个人痴痴的坐在客厅里,面对著一张摆满酒菜的桌子。两眼发直。
  客厅里布置得也很简陋,神龛里供著的是两位无论什地方都没有相同之处的神祗━━观世音菩萨和关夫子。
  神龛就在这张桌子前面的墙上。
  一张很破旧简陋的桌子,现在却摆著很丰富奢侈的酒菜,绝不是他们这种人家所能负担的酒菜。二十年陈的竹叶青,再加上从洋澄湖快马运来的大闸蟹和红烧鱼翅。
  苗子正对著这一桌酒菜发怔,一双眼睛里空空洞洞的,完全没有表情。
  阿吉的心立刻沉了下去。
  他已从这双空洞的眼睛里,看出了某种不祥的预兆和灾祸。
  苗子只抬头看了他一眼,忽然道:「坐。」他对面有个空位,阿吉就坐了下去。
后一页
前一页
回目录